May 20,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今早(22日)8时觐见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进行第30次内阁会议前会。 国家皇宫总管拿督阿末法迪今天发文告说,这项会前会在布城行宫进行,为时45分钟。 “内阁会议的会前会极具意义,因为这是苏丹阿都拉陛下于今年1月获推举为第16任国家元首以来,陛下与首相的第3次会前会。” “这显示苏丹阿都拉陛下不仅非常重视国家行政管理事务,更是关注民祉。” “苏丹阿都拉陛下也非常严谨,每次的会前会的前一天,陛下都会抽空研究备忘录、内阁部长笔记和报告。” 阿末法迪说,陛下在与首相开会时,都会用笔记本记录。 他说,陛下选择在布城行宫而非国家皇宫进行会前会也是考虑周全,让首相免于长途劳顿,无需从布城办公室前往国家皇宫。 阿末法迪说,今早7时15分从国家皇宫出发, 于7时50分抵达布城行宫,准备出席于早上8时开始的会前会。 他说,陛下也促请民众耐心和信任首相和内阁部长,确保国泰民安。

1 min read

全国爱国者协会今日发表文告表明,人民已经透过丹绒比艾国席补选对希盟政府的执政问题表达不满,可是希盟政府在补选后进行种种的政治内斗让人感到恶心。 该协会主席阿斯哈发表文告指出,人民已经受够希盟内部不断争吵和政治动荡,这足以破坏了新马来西亚希望,和正朝向自我毁灭。 他认为,国家经济值得更多关注,政治领袖必须采取行动。 他提到,首相职的继承权应留给希盟主席理事会处理,并停止所有政治斗争、甚至与敌对党策划和秘密会议。 他补充,国家有太多问题需要关注,我国不能容下没有领导能力的政治人物, 特别是不积极进取,并且只有在问题发生后才作出反应及玩弄政治手段。 “如果政客有良心,应该在丹绒比艾选民发表心声后,感到羞耻。” 阿斯哈也炮轰,政治人物争权夺位,玩弄手段,甚至与反对党政可达成秘密协议,但对现实的贫困线却一无所知。 他怒斥,政治人物漠视先波(Pos Simpor)原住民的困境,并将其他种族视为敌人。 他也抨击,这些政客对世界经济萧条无动于衷,而这些都会对社会经济福利产生负面影响。 “作为一个民族,我们就和活死人一样。 我们没有骄傲和荣誉。当政治人物只关心政治以确保权力时, 已经表达了他们的贪婪丶疯狂的权力追求丶自私丶冷漠和无能。” 他说,我国曾在1970年代曾经与日本、韩国和新加坡处于同一联盟, 而这些国家已经发展成为高收入国家,但我国却只能看到国家领袖在玩弄民族宗教政治中一流的手段。 配合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各族群都必须有能力,为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和国家建设做出贡献。 阿兹哈说,但目前国家教育水平下降丶 缺乏穿心和技能以及生产力停止不前,一再困扰着国家经济的发展。 他强调,内阁成员必须领导人民,提高教育水平丶为工业改革4.0做好准备。...

巫统林茂区国会议员凯里54671提呈私人动议,就首相敦马哈迪和公正党主席安华接班日期一事,在国会下议院进行辩论。 据《星报》探悉,此项私人动议已提呈予国会秘书罗斯米韩沙。 “我,作为林茂区代表,就辩论首相(浮罗交怡国会议员)和波德申国会议员安华的接班日期一事,提呈动议。” 据探悉,这封提呈辩论私人动议的信函,是于11月20日发给国会,而国会也已盖章注明11月21日接获此信。 但,议长莫哈末阿里夫却不愿对此表态,仅说:“请向林茂(凯里)确认。” 消息人士向《星报》证实此事,不过当事人凯里并未作出任何回应。 任何国会议员均可提呈私人动议在国会辩论,但一般上会优先考虑政府事务。 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重挫,引发要求马哈迪立即下台交棒呼声,惟安华昨天会晤马哈迪30分钟后表明,两人都坚持原来的交棒计划。 安华强调,两人不同意任何试图使交棒协议脱轨的作为,更反对任何人利用他们个别名义来推动自己的诡计。 此外,他也表示,马哈迪也关注有部长滥权,或者通过颁发计划来捞取政治支持的指控。 希盟去年执政联邦之后,马哈迪会否根据选前协议交棒给安华的课题, 就一直纠缠着这个政治联盟,同时引发内部紧张。 政坛上个月就传出“保马行动”政治阴谋论,跟安华不咬弦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联同巫统森布隆国会议员希山慕丁等领袖, 试图确保马哈迪满任,同时筹组成“后门政府”,即排除行动党及诚信党的政府。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今日正式宣布,教育部发放400万令吉的拨款协助槟州威北瓜拉姆拉光育华小的搬迁计划。 张念群在本月2日会见了董事部成员后,并在本月5日通知校方获得建筑准证的公函, 也在短短的1个星期内,即12日把第一笔拨款200万令吉汇进该校董事部户口。 根据迁校程序,学校首先需取得搬迁准证,再取得教育部的建筑准证, 之后就可以向地方政府申请规划准证,进行招标和展开兴建学校工程。 “光育华小已在今年4月取得搬迁准证,建筑准证也已经到手! 我敦促该校董事部尽快向地方政府申请规划许可,就可立即展开建校工作。” 拨款不拖延 教育部秉持着拨款不拖延的做事方式,以协助光育华小顺利完成建校工程。 张念群表示,希望光育华小能够在明年开始动工兴建,并在2022年开课,以容纳更多的学生,以及造福槟州当地的莘莘学子。 张念群指出,教育部先在今年拨款200万令吉,其余的拨款将陆续根据建校进度发放,教育部和槟州政府将会尽全力协助光育华小。 “教育部给予光育华小的200万令吉拨款,是来自希盟政府在2018年开始设立的每年2000万令吉华小搬迁和增建基金的拨款。” 光育华小将迁校至威南峇都加湾,而峇都加湾光育华小要兴建24间课室的规模, 中央政府将拨款400万令吉,以协助光育华小顺利完成建校工程。 希盟政府在华文教育的发展上不遗余力, 想尽办法帮助全国的华小迁校和建校,其中包括提供拨款和减少繁文缛节,加速批准申请程序。

财政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日炮轰伊斯兰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正在玩弄政治情绪,只为了建议内阁撤掉他的内阁部长职务。 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给予槟城的发展拨款是9亿7950万令吉,并不是指控的100亿令吉, 而清真工业的相关计划或倡议拨款是1亿2520万令吉,非指控的1000万令吉。 他披露,这项建议与伊党称非穆斯林没资格成为决策的内阁部长的立场一致, 特别是不可以胜任财政部长或首席部长的重要职务。 他狠批,伊斯兰党与国阵在欢庆丹绒比艾补选获得华裔选民强烈支持后, 如今伊党反而越来越得寸进尺肆无忌惮进行这种狭隘的政策及操弄政治情绪。 “我要回答端依布拉欣所作出的恶劣污蔑,谎称国家预算案拨款100亿令吉给予槟城作为发展,但只拨款1000万令吉予清真枢纽。 这种指控是很不负责任的,因为它毫无根据而且错误连连。 如果他有认真地详阅2020年预算案,槟州的发展支出拨款将是9亿7950万令吉而不是100亿令吉, 而与清真产业相关的计划/倡议则是1亿2520万令吉而非1000万令吉。” 他说:“端依布拉欣还声称,财政部的拨款不平等,特别是东海岸的州属没有得到对等的待遇。 这一指控是一个恶毒的指控,伊党治下的吉兰丹州和登嘉楼州明明分别获得15亿令吉及12亿令吉的发展支出拨款,这些拨款都比槟城得到的还要来得多。” 他认为,如果端依布拉欣是一个正直和有道德的人,他应该为这种虚假的指控和诽谤而做出道歉。 “还是因为我是非穆斯林,伊党的领导认为非穆斯林不能担任财政部长,就有权任意对我作出各种虚假指控和诽谤?”

1 min read

尽管一马公司(1MDB)最终稽查报告所有副本被指示销毁,然而总稽查署审计部主任诺莎娃妮仍决定保存着最后一份副本。 她昨日在高庭上供证时说,这本印有编号9的副本,理应在2016年被销毁,以免有者将内容“泄漏”给媒体。 前朝政府曾将总稽查署的1MDB报告列为官方机密,任何媒体或人士,只要报导或宣传该报告内容,都会在官方机密法令下被提控。 不过,诺莎娃妮仍保留着一份副本,并传递给现任总稽查司丹斯里玛蒂娜莫哈末。 “我是怀着一颗诚挚的心,交出1MDB稽查报告,以便总稽查司能全面了解稽查团队所得的稽查结果。” 她说,这最后一份原本由总稽查署保管的副本,在被移交给玛蒂娜后,也于2018年11月2日呈交给反贪污委员会。 诺莎娃妮昨日表示,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7人当中,接获1MDB最终稽查报告草稿的人之一;至于其他副本已被销毁了。 除了纳吉,持有草稿的人还包括纳吉前首席私人秘书丹斯里苏克里、前总稽查司丹斯里安比林、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查、 前总检察长拿督祖基菲里、1MDB前总执行长阿鲁甘达和总审计司丹斯里玛蒂娜莫哈末。 总稽查署稽查主任(管理)诺莎瓦妮今日在高庭指出,自己对在2016年2月24日录下会议对话内容,得悉高层要求删除一马发展公司(1MDB)部分的稽查报告内容感到震惊。 诺莎瓦妮在副检察司哥巴斯里南盘问时形容,当时的会议显得“不寻常”。 诺莎瓦妮是第五名证人,64的她告诉高庭,自己当时偷偷地把录音器藏在稽查总监莎达杜娜菲莎的铅笔盒,并指自己不是高阶级官员,所以没有被邀参与会议。 哥巴斯里南:妳在会议后有取回录音器吗? 诺莎瓦妮:莎达杜娜菲莎女士离开会议后,我从她的铅笔盒取回录音器。 我关掉录音器,与我的稽查团队返回我的办公室,随即与其他成员会面并聆听录音内容,探讨会议内发生什么事。 “我们聆听会议录音后感到震惊,随即,我便拷贝一份到部门的硬盘内。” 哥巴斯里南:妳为什么震惊? 诺莎瓦妮:我们对发生的事感到惊讶,稽查报告的内容……有人要求将其删除,有人要求要求不许出现在报告里。 哥巴斯里南:妳在部门服务21年里,共出席多少次总结会议(审计师与客人会面商讨内容和提出建议)? 诺莎瓦妮:每年,超过20次。...

1 min read

华裔选民对于希盟政府的支持率猛挫40%,是输掉丹绒比艾国席补选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 根据独立民调机构巧思中心(Ilham Centre)进行的民调显示, 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丹绒比艾选民给予希盟踊跃的支持, 惟对希盟政府过去18个月的表现感到不满愤怒,所以转向支持国阵。 独立民调机构巧思中心研究主任尤斯里依布拉欣指出, 巫裔选民对希盟的支持维持不变,只是微幅下降5.1%。 他披露,丹绒比艾各族选民对于希盟的愤怒“非同寻常”,几乎是非理性。 “选民向我们表达他们的愤怒,他们对希盟感到愤怒。 他们已经达到一个愤怒的极点,甚至无法形容为何感到愤怒。” 尤斯里是对选民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的投票反应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谈话。 首相敦马哈迪日前放话,若希盟领导层觉得革除他的首相职务是对国家最好的决定,那么他欢迎希盟这么做。 “这取决于党。如果他们要的话,可以开除我。” 他今日在主持土团党最高理事会会议之后,在记者会上被询及希盟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惨败后, 是否会考虑权力移交时,如是回应。 另外,他也感谢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反驳了希盟领袖正密谋推翻马哈迪领导的传闻。 “谢谢(安华)。但是,如果有人想这样做,他们可以这样做。” “我们是一个自由、民主的政党和国家。 任何人都可以对我投不信任票,也可以投信任票。” 当记者进一步追问他所获的支持时,马哈迪保持镇定,...

1 min read

去年喊穷的12月旅游部长莫哈末汀可达比,他在9月已完成申报财产了。去年他自称自己毫无资产可以申报。 根据反贪会网站显示,他与太太的财产加起来才只有9338令吉。 网站也显示,他的月收入为5万4979令吉53仙。 若要比较的话,全国家庭收入的中位数为2308令吉,而最低月薪则是1200令吉。 去年首轮申报财产中,共有25名正副部长迟迟未申报,而莫哈末丁柯达比正是其一。 当时,他告诉媒体说:“我很穷…… 就目前而言,我没有财产,我什么也没得申报。穷人没有财产。” 莫哈末汀可达比曾是执业律师,从1980年代开始活跃政坛。他最初加入沙巴团结党(PBS),曾在1985年担任党的副秘书长。 目前,他是沙巴民兴党党员。 根据反贪会网站,所有正副部长和政治秘书已申报财产。

1 min read

民航局禁止“飞行车”上天,企业家发展部长礼端昨日只能闭门参观“飞行车”。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认为,整起事件只能以“羞耻”两字来形容。首先我要先注明一点:我并不是以国会公账会副主席的身分写这篇文章,而是作为一名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给出评论。我受到议会常规的规限,不可揭露公账会的机密内容。对此,我以下的评论,是根据企业发展部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礼端过去发表的言论,无论是记载在新闻或国会记录,而这些都属正式和公开的文件。国会记录的相关日期包括2019年3月28日、7月2日、10月17日及10月31日。大马民航管理局(CAAM)对原定今日的飞行车试飞活动发出禁飞指令。从部长去年末/今年初首次宣布飞行车计划,直到如今被民航局禁飞,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羞耻!若要我再加上另外的两个字,也是:羞耻!企业发展部长曾多次强调及澄清,此项目没有动用人民纳税钱,并且是私人界发展项目,不是政府项目。同时,他也曾在国会表示该部门有责任协助和鼓励企业推动他们的创新概念。我十分赞同,这确实是该部门的职责,而我们也不能够抹杀任何好的创想。事实上,这是很好的创新概念和计划,而相关科技在其他国家已是相当普遍。我国企业去拓展此科技产品也属好事,但来到企业发展部这环,这却最终成为了一个大问题!在过去的一年来,企业发展部长看起来已经把飞行车计划当作是干儿子,以错误的方向对这计划高谈阔论,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同时已经让投选我们的人民感到愤怒。在部长宣布飞行车计划的时候,许多人都会问我:为何我国第三国产车计划是个飞行车计划?这就是混淆所在,同时部长给人民的感觉就是,政府是在进行一个国家计划,但事实上却完全不是。既然不是国家计划,就不要说到好像是国家计划一样。这飞行车的概念,其实可能就是也政府或部门每天接到众多私人企业企划书的其中一个计划,就这样简单。我也曾咨询一些律师界的朋友关于飞行车要飞的法律。我问,车子行驶在路上,我们有《陆路交通法令》;飞机飞行在天上,我们有《民航法令》。若说飞行车要飞行,我们有相应的法规吗?答案是:没有。部长也曾说从吉隆坡到槟城,飞行车仅需1小时航程。其实在现在同样的旅程,乘搭福克(Fokker)螺旋桨飞机需要1小时,部长是否在说飞行车可以和福克以同样的速度飞行?人民并不是笨蛋,究竟谁会相信?现在,民航局发出禁飞指令,飞行车试飞喊卡。明显的,这个计划并没有准备好,我们也没有准备好,但为何部长每天都把计划形容得已经准备就绪一样?每当这个课题在国会中提及,在野党议员就会借机谈笑嘲讽。我并不担心他们把部长当成笑柄,我只担心会议厅外的人民,会用什么眼光看我们政府,特别是实际上这计划与政府毫无关联。

内阁可能改组的消息传开后,财长林冠英受询是否会担心自己被搁置时,回应记者“下一道问题,谢谢”,引起在场媒体哄堂大笑。 林冠英坦承,自己也是通过媒体才获知内阁可能改组的消息,希望媒体给希盟一些时间讨论。 首相马哈迪则在记者会上笑称,“我想媒体比起内阁部长们更关注改组的事。” 尽管伊党要求首相在内阁改组中换掉财政部长林冠英,但是首相马哈迪他说,任何人都可以提出意见,但最终还是需要希望联盟和沙巴复兴党讨论同意后,他才做决定。 马哈迪在布城出席活动受询有关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建议换财长一事做出回应。 马哈迪在简短的回应中说,“任何人都可以发表意见。” “但我会做出(最终)决定,若这是执政联盟所同意的事情。” 在希望联盟于丹绒比艾国席补选遭遇重挫后,首相马哈迪表明,可能会考虑进行内阁改组。 “我作为首相必须对内阁改组负责。 我已经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并将考虑他们对内阁改组的要求。” “这不会在今天或明天发生,而是在考察及观察了现有部长的表现后,再作出议决。” 马哈迪是在20日主持土团党最高理事会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向媒体发表谈话。 就在敦马昨日表明会考虑内阁改组之后,伊斯兰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他认为,最应该被换掉的是财政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他说,当内阁改组消息一传开,网络即进行民调,短短的一小时内,就有数千人支持要换掉财政部长。 他认为,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惨败,可能是因为行动党。 端依布拉欣也是伊党古邦阁亮国会议员,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受询时,这么指出。 询及为何他会认为需要撤换财政部长,他说,财长所提呈的财政预算案,是个失败的预算案。 “槟城的发展拨款有100亿令吉,但是发展清真事务的拨款仅有1000万令吉, 国内发展拨款无法取得平衡,东海岸区并没有发展项目以推动当地的经济。” 另一方面,询及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原定在日前到博特拉大学进行交流会遭临时取消,端依布拉欣认为,政府应该采取开放态度来处理此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