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1,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他认为,巫统领袖密会经济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是错误的行为,因此他赞同将有关领袖包括其表弟拿督斯里希山慕丁交给党纪局调查。 他说,巫统领袖应该专注于服务人民,成为希盟以来的替代政党选择,而不是见敌对阵营的阿兹敏。 “我们不应这么做。身为反对党,我们的责任是照顾人民。 我们必须让人民觉得,我们是可信赖的替代政党。” “昨晚的(密会),党纪律局应该查。 就如党主席(阿末扎希)所说,任何由党作出的决定,都是为了党的团结与纪律着想。” 纳吉今日在国会受访时说,只要是党员,就应该为党着想,捍卫党的精神。 他说,如果要见面,也应该是官方会面,而不是深夜到阿兹敏的私邸会谈,这样会引起很多揣测。 他强调,只要是跨党的会谈特别是与执政党见面,就应该交给党国会党鞭或反对党领袖去做代表。 在昨日,22名国阵的国会议员包括希山慕丁,与阿兹敏在布城见面,不过会谈内容不详。 根据未经证实的消息,有关会议的目的是拉拢国会议员,支持首相敦马哈迪的领导。

1 min read

对于被指责是希盟在丹绒比艾国席补选落败的罪魁祸首,首相马哈迪对此嗤之以鼻! 询及补选落败是否因他与继承者安华没有明确的权力转移计划所致,他认为,没有人可以确定这件事。 “也许这是我的错(补选落败),可是我怎么知道!” “我们不知道我国是否已经准备接受(权力过渡)。到时机成熟,我们将作出决定。” “当时机到了,我们会决定日期(职权移交)。” 马哈迪是在出席2019年东南亚伊斯兰学者大会(Multaqa Ulama)后向媒体发表谈话。 尽管马哈迪今早出席2019年大马棕油局国际棕油大会及展览开幕时,在记者会半途流鼻血, 导致记者会提早结束,但马哈迪照常出席下午举行的东南亚伊斯兰学者大会闭幕礼。 出席者有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慕查希及大马伊斯兰宣教基金会(Yadim)主席聂奥马。 马哈迪致闭幕词时指出,伊斯兰不仅是一个宗教信仰,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伊斯兰的生活方式; 在伊斯兰文明达到顶峰时,随后衰退及文明崩溃,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伊斯兰国遭到袭击及落入西方人手中。 “确定原因是解决问题的一部分,祈望他人采取行动解决问题,我们则坐享其成,此举属不合理,反之,我们确定自己的错误,更显符合常理。 “我们必须接受本身犯错的事实,否则就会持续错下去,负面情况同样持续;若我们真诚了解问题所在,将会致力改善。” 希盟在周六的丹绒比艾补选中,写下最糟糕的战绩,国阵以1万5086张多数票重夺丹绒比艾国席,使执政未满两年的希盟政府感到巨大压力。 代表国阵竞选的马华丹绒比艾区会主席黄日昇以1万5086张多数票,在柔佛丹绒比艾区国会议席补选中胜出。 黄日昇在6角战中获得2万5466张票,而希盟土著团结党候选人卡敏(卡麦尼)得票1万380张。 其他4位候选人因得票少过12.5%丧失按柜金,分别是民政党候选人温蒂1707票、伊斯兰阵线候选人巴鲁希山850票、独立人士洪俊禄380票和法丽达32票。 这是第14届全国大选后迎来的第9场补选,也是继金马仑区国会议席、士毛月州议席及晏斗区州议席补选后,国阵第4度在补选中获胜。 另外,一批巫统议员在周一晚上,夜会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

1 min read

公正党峇都国会议员柏巴拉卡兰说,即使获得献议100万令吉,他也坚决不会屈服于14个非政府组织要求他辞职,并让出国席的建议。 他透露,当他决定以独立人士参与竞选时,就已经有人向他献议100万令吉。 “我受到选区人民的委托,如果我接受这100万令吉,我必须向100万名居民负责。” 他今日在Sinar Live直播节目上说:“当我以独立人士身份竞选时, 我曾获得上百万令吉的献议,如果我现在接受了,那我的原则是什么?” 他说,如果以金钱为重,他作为一个年轻人就不会进入政坛。 “我只有23岁,我决定竞选国会议员,是为了解决有关选区人民的问题” “如果我想的是金钱,我早已经逃走了。我坚持我的原则,并专注于人民的问题及解决方案。” 询及是否会在下届大选参与竞选有关国席时,他表示,本身还未就此事作出决定。 “让我履行我的任务及责任,让人民自行对我作出评价。” “这也胥视党领导层的决定,让他们做决定吧。” 此前,随着高庭恢复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的参选资格,14个非政府组织促请柏巴拉卡兰辞职,让路蔡添强捍卫原席。 吉隆坡高庭于本月6日,裁定在上届大选因竞选资格被撤销,无缘捍卫峇都国席的蔡添强重获参选资格。 蔡添强目前是大马生产力促进局(MPC)主席,也是工程部长的顾问。 他曾在2008至2018年期间担任峇都区国会议员。

1 min read

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今日促请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就“夜会”向党政治局会议解释清楚,阿兹敏说有需要他会解释,但也要视乎他是否有时间出席会议。阿兹敏受询会不会出席时指出,有需要的话他会去解释。“我检查我的行程表先,一般上如果没有官方任务,我会出席党会议。”被记者追问缺席多少次党中央的会议时,阿兹敏说他公务繁忙,不记得缺席多少次了。“如果我在国内都有详细记录。”他补充,履行公务责任是更重要的事情,毕竟这是他身为部长的责任。安华说,阿兹敏见反对党议员已经引起盟友的许多疑问,他有必要解释清楚。对于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在今午于国会大厦“密会”公正党议员一事,公正党主席安华坦言,对会议的的举行毫不知情,而且也没有受邀。“我不知情,我也没有受邀。”安华也是波德申国会议员,他是在出席东南亚伊斯兰学者大会(Multaqa Ulama)后向媒体发表简短谈话。早前,安华在国会向媒体作出,阿兹敏阿里“夜会”反对党议员已经引起盟友的许多疑问,他有必要解释清楚。“我们当然会要求解释,此事引起很多人的疑问,他应该解释。”他说:“如果是以政府的身份,为何没有邀请执政党议员?”一批巫统议员被指夜会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以商讨在希盟经历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惨败后,力阻企图施压要求首相马哈迪下台的势力。这一批议员周一(18日)晚上9时半左右前往阿兹敏位于布城的住家,双方会面约2个小时,其中一名与会的议员便是森布隆区国会议员希山慕丁,这名巫统前副主席曾被指奔走于希盟与巫统议员之间,以筹组排除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在外的“后门政府”。

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兼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今日坦承昨晚在布城与国会议员会面,并表示这只是一项正常的会晤。他今午在国会旧临时议会厅会见国会议员前,被媒体追问昨晚在布城夜会巫统议员时起初顾左右言他,并表示本身每天接见许多人,但在媒体多次旁敲侧击后,他才表示,昨晚会议只是一项正常的会议。“这只是正常的会议,我以开放的态度与任何要与我会面的人士会面,我见商会、朝野国会议员及人民。”“一个关心民瘼的政府要得到人民与商界对政策的反馈,这不是异常的会议,无需大惊小怪。”他今午出席这场会议前,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追访时,三缄其口,大耍太极。记者:很多人很关心昨晚的会议?阿兹敏:别听谣言。记者:昨晚的会议怎样?阿兹敏:哪个?我有很多会议。记者:昨晚在你家,你会晤很多国阵国会议员。阿兹敏:啊?哦……记者:是的,很多人问那是什么会议?阿兹敏:你应该问他们,为何你要问我?记者:因为那会议是在你家举行。阿兹敏:我见每一个人……记者:那稍后的会议呢?阿兹敏:那很平常。我有很多会议。记者:昨天的会议呢?阿兹敏:昨天?哪个?早上,中午还是下午?记者:昨晚在布城的会议。阿兹敏:那是平常的会议,没有不寻常之处。只是普通会议,我开放看待。任何人要见我,我都会见他们。我也会晤人民,会见商界、希盟或非希盟的国会议员。因为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关心人民的政府,我们必须获得人民与商界的回馈,以得知他们怎样看待政府的政策。这不是什么异常的事情。我每天都会见各种各样的人。记者:昨晚是谁召集那会议?阿兹敏:我也不不知道是谁要求。谁人要求,我都会见他们。就好像现在,媒体要求,不是我要求。媒体要求见我,我就见媒体。没问题。记者:接下来还有同样性质的会议吗?阿兹敏:我每一天都有很多会议,从早到晚。但不同的人,不同的群体。有政治人物、国会议员、商界领袖、外国投资者。这就是部门的职务。我必须见人。记者:稍后的公正党会议呢?阿兹敏:是的,我见巫统国会议员,你生气。当我见公正党国会议员,你又生气。我也不知道要见谁才好,见媒体可以了吧!记者:那么你会出席明日的公正党政治局会议吗?阿兹敏:若有需要,我会说明。我检查我的时间表。一般上,若我没有公务在身,我就会出席党务会议。记者:你缺席(公正党)会议多少次了?阿兹敏:我不记得了。很多工作。但我全都有记录。若我在国内,没有政府公务的话,我就会出席党的活动。但如果有政府公务,我认为那是我的责任,包括出国访问。那很重要。作为政府,我们必须向人介绍希盟。包括向人民或到国外介绍。看看丹绒比艾就知道了。很多人还不知道什么是希盟政府。他们投选希盟,是要我们好好工作。但当观感不好,我们就会受到人民惩罚。所以,虽然党的活动重要,但国家的活动也重要,好让我们亲近人民。

昨晚身在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官邸的人民公正党中委卡玛鲁丁强调,昨晚和反对党进行会议是要讨论我国的前景。 他在国会走廊说,会议并非为了阻止有人向首相马哈迪逼宫。 身兼交通部副部长的他指出,“会议没有讨论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是谈国家的未来,需要团结,要减少玩弄政治,注重在发展国家和稳定局势。” 他说,会议是为了向国阵的国会议员解释2030年共享繁荣政策。 “没什么重要的事,我们讨论国家未来,国家团结的必要,以及需要缓和及减少政治人物之间的政治角力,更专注在发展和政局的稳定,也讨论了共同繁荣的政策。” 卡玛鲁丁声称,该会议不只是见“国阵议员”,而是见了“所有议员”。 “我们见了所有国会议员,不只是国阵的,有些议员有兴趣要来听。” 此外,卡玛鲁丁受询时也否认该会议讨论了支持马哈迪满任事宜。 “不,马哈迪的课题,巫统和伊党已经多次发表文告了,不是吗?” “不须要再讨论了,已经公布了,你知道吧,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早前已经公开表明支持马哈迪坐满任期, 巫统也公开支持了,这不是一个还有冲突或还须讨论的课题。” 一批巫统议员被指夜会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 以商讨在希盟经历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惨败后,力阻企图施压要求首相马哈迪下台的势力。 这一批议员周一(18日)晚上9时半左右前往阿兹敏位于布城的住家,双方会面约2个小时, 其中一名与会的议员便是森布隆区国会议员希山慕丁。 这名巫统前副主席曾被指奔走于希盟与巫统议员之间,以筹组排除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在外的“后门政府”。

国会报道:副首相旺阿兹莎今日在国会透露,有7个州属拒绝联邦政府的建议,以禁止穆斯林与原住民的童婚。 “有7个州属不同意修法。这些州属包括砂拉越、彭亨、登嘉楼、玻璃市、森美兰、吉打以及吉兰丹州。” 她表示,根据联邦宪法,拟定穆斯林与原住民的适婚年龄乃是州政府的权限。 旺阿兹莎透露,目前只有雪州已修法禁止童婚,而联邦直辖区仍处于修法的过程中。 “另外5个州已经同意修法,包括了槟城、沙巴、柔佛、马六甲以及霹雳。” “至于非穆斯林,内政部已经通知我们无须修改《1976年的法律改革(结婚与离婚法)》。” 她也补充,根据现有法令,非穆斯林的适婚年龄是18岁, 除非女生(16岁)以及男生(17岁)获得首席部长或州务大臣的特别允许。

土著团结党主席总裁慕尤丁今日直言,从柔佛丹绒比艾补选成绩中意识到,如果希盟要担任政府超过一届,就必须作出重大改革。 “这包括政府的政策丶落实的方式丶财案政策,领导方式等。” 他在国会走廊向媒体指出,有许多重要的事情政府都需要去关注。 他坦言,对于在补选中,希盟输超过1万5000票感到非常惊讶。 “许多智库的研究和情报局都没有提及,政府会输这么多。” 他认为,人民选择保持沉默,但政府必须从中关注人民发出的讯息。 他透露,明天土团党会议会讨论此事,周末的希盟会议也会讨论。 他相信,届时会有详细的报告出炉,领导会给新指示。 在过去的星期六,代表国阵竞选的黄日昇以1万5086张多数票,在柔佛丹绒比艾区国会议席补选中胜出。 黄日昇在6角战中获得2万5466张票,而希盟土著团结党候选人卡敏(卡麦尼)得票1万380张。 其他4位候选人因得票少过12.5%丧失按柜金,分别是民政党候选人温蒂1707票、 伊斯兰阵线候选人巴鲁希山850票、独立人士洪俊禄380票和法丽达32票。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今日,昨晚巫统议员夜会经济部长阿兹敏,主要会面旨在商讨选区拨款和计划。由于他们未按照国会反对党领袖依斯迈沙比里劝告行事,导致横生诸多揣测。“我收到资讯,根据报告,该会议是为了要求政府通过拨款给国会议员,以落实各项政府计划来满足他们的选民。”“不过,这造成一种观感……反对党领袖之前曾提醒,任何会议都必须要(由在野党联盟)集体举行。”“而会议的地点必须在国会,那比较恰当和正轨。”阿末扎希今午在吉隆坡法庭召开记者会,缓解一众巫统议员夜晤阿兹敏所引起的揣测。尽管如此,阿末扎希表示,巫统已留意到一些党基层对该会面有怨言,而向纪律委员会举报,因为此举把党领导蒙在鼓里。因此,他说,党同意让纪律委员会根据现有的条例展开调查,并交由后者做决定。

首相敦马哈迪他今午在记者会上回答问题时,突然之间流鼻血,但并无大碍,事后已回返办公室工作。 他是出席国际棕油大会后,与原产业部长郭素沁等人一同召开记者会。 他回答数道问题后,突然拿出白色手帕来擦鼻子。 一些靠近的记者观察到,白色手帕上有红色的斑点,相信是血迹。 返办公室如常工作 大约一两分钟后,记者会结束,马哈迪在众人簇拥下离开。 一些记者也观察到,现年94岁的马哈迪在离去时,一直以手帕捂住鼻子。 首相办公室较后通过短讯告知,马哈迪身体并无大碍。 “马哈迪流了一点鼻血,但他身体健康,不需要担心。他如常工作。一些报道指他离去后前往接受治疗,并不正确。” 首相办公室另一则短讯表示,马哈迪已回返办公室工作。 “马哈迪跟我说他健康” 财政部长林冠英于较后的下午,在面子书贴图表示,为了讨论多项时事课题,他会晤了马哈迪,而马哈迪透露自己健康无碍。 “马哈迪跟我说他健康,要继续在办公室工作。马哈迪说,无需担心他,其血压是120/70好得很。”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