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1, 2020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为了对抗新冠肺炎疫情,这位人称“大马第一抗疫英雄”的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今天在记者会上唉声直言:“我们真的很累了…”诺希山今天在记者会上透露,自新冠肺炎疫情在今年2月在大马爆发以来,他和其他前线人员都已有10个月都进入永无止境的工作,没有休假。他表示,为了应战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他和卫生部属下的官员在高压下夜晚都辗转难眠。他说:“因为,大家要思考如何更好用更有效的对策去抗疫。”“当然觉得累,因为压力真的很大,就连卫生总监也会累的,甚至有时候压力太大,导致一直在想著如何解决问题而睡不著。”“有时候,甚至到半夜3、4点起床,来思考解决方法。”他表示,随着抗疫工作已连续超过了有10个月之久,今天卫生部终于承认,部分官员和前线抗疫人员目前已出现了精神和身体疲劳。尽管如此,他也强调,虽然前线人员的斗气依然不减,但在工作安排上出现了缺陷。“就算是在休假的人员,也从未真正放松过一秒。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的官员都面对高压力,就连夜晚都辗转难眠了。”“我们连续打了10个月的仗,没有休假、每天都要工作和开会,每个阶层的卫生官员都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他也直言,上述的问题也成为了卫生部在抗疫工作上,所面临的挑战之一。“没有休假,每一天都要开会商讨行动,好让卫生部各层面的职员能够执行工作。”此外,诺希山也透露,在经过卫生部的努力之下,国内的全国冠病基本传染数,如今已降至1.1。“这也证明了,如今在沙巴州和巴生谷,自本月14日落实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举措有效的。”

国盟政府即将在来临的国会下议院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今天开腔谕令所有国会议员必须马上“停止政治纠纷”全力支持让这项财案顺利过关。针对此事,今天公正党也正式表态,他们一定会尊奉陛下的这个谕令,更强调该党将会全面和仔细研究财案的每个项目。根据媒体报道,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纳苏丁表明了该党的立场,即他们会要尊奉元首谕令,就必须全面和详细地研究财案。赛夫丁表示,因为财案都是在使用着人民的公帑。他说:“从王宫发出的谕令,只要是来自明君的劝告,我们都需要尊奉。”“对国会议员而言,所谓的尊奉劝告的方式,那就是仔细检查每个句子、每项开销数据,钱和收入到底从哪里来,又要花在哪里?”“之后,我们才会在国会内做出决定。因为这些每一分都是人民的钱。”针对明天希盟召开的主席理事会,赛夫丁也表明,此事将会带上会议上讨论陛下的劝告。他指出,这是国会议员的职责,即在支持或反对财案前,都有义务先研究其内容,然后才在国会内辩论。“因为除了财案是涉及政策和数据,同时它也关乎着国家收入和开销,因为我们花的可是人民的钱财。”

1 min read

为了优先阻断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率,政府在较早前宣布在雪州,吉隆坡和布城实行有条件限行令(CMCO)。 然而,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却接获一名来自增江小贩的申诉,指这名小贩在当天准备收档后在返家途中打包食物,当时就遇到路障后被警方开出一千令吉的罚单。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林立迎今天说出了这名小贩在日前(26日)时的遭遇,他认为,此举已显示警方似乎有矫枉过正,甚至滥权之嫌。 根据报道,这名小贩名为吴永泰,他是在吉隆坡增江北区一间茶室经营西餐档口。 报道指出,他申诉在前天(26日)下午4点多左右,当时他已收档并回家,只是在途中打包食物,但却在途中遭到警方开出1000令吉的罚单。 据知,吴永泰的家位于泗岩沫,而增江则属于甲洞国会选区,他之后也向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求助。 林立迎表示,吴永泰是在回家途中,即在其住家附近打包食物,紧接着他却在泗岩沬路的启智华小外遇到警方路障。 报道指出,林立迎透露,当时这位小贩被大约6名警察截停。 据知,当时这些值勤的警员要求吴永泰出示公司发出的信函或工作证件,但他却向警员解释,自己只是一名小贩,所以并没有任何公司发出的信函。 “当时,警员仍然指吴永泰违反了《2020年预防与控制传染病法令(疫区内措施)》条文,而向他开出一张1000令吉的罚单。” 林立迎还透露,这些警员当时询问这位小贩,是否需要minta tolong(求助)。 因此林立迎质疑,这其中有索贿的嫌疑。 根据报道,林立迎表示,当时这位小贩已坚持自己没错,所以拒绝向警员“求助”后,这些警察才开罚单。 他表示,根据高级部长沙比里之前的宣布,民众在吉隆坡内跨越各区无需申请跨县令。 因此,他认为,警方不能向吴永泰开罚单。 “当天沙比里已清楚说明,即在吉隆坡内跨区移动不需要准证,所以为何警方还要刁难他?” 林立迎也透露,这位小贩的西餐档口生意才起步,结果就在几个星期前遇到条限令,如今再要缴付这1000令吉的罚款。 “他告诉我,当时他很生气,因为他的西餐档口生意才开始营业不到一个月,条限令已经导致生意惨淡了” 林立迎表示,由于这是非常不公平的事件,因此他将代表这名小贩要求武吉阿曼全国警察总部撤销这张罚单。...

日前,巫统召开最高理事会后一致决议,将会继续支持国盟政府以对抗新冠肺炎疫情。 然而,有消息传出巫统的“政治停火”看来仅是权宜之计,慕尤丁能够稳住政权也只是暂时的事情。 如今,再有消息人士向媒体透露,尽管巫统已表明会继续支持国盟,但他们对慕尤丁的谈判依然还没终止。 根据报道,巫统较早前向慕尤丁提出委任该党的国会议员位副首相的这个“合作条件”,目前依然生效。 据知,慕尤丁为了不再受到巫统的要挟,他有意委任一名副首相,但根据日前媒体的报道,慕尤丁已拒绝有贪腐案缠身的巫统国会议员出任副首相一职,而此人正是巫统主席阿末扎希。 根据报道,巫统在争取副首相职目前依旧立场不变,而面对副首相人选的问题,该党也会派出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和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负责与土团党谈合作条件。 消息透露,如果这次的谈判顺利的话,那么副首相一职已经是巫统最有利的谈判条件了。 消息称,巫统已有两位副首相人选,他们分别是末哈山和刚刚上任国阵总财政的希山慕丁。 据知,慕尤丁属意的副揆人选,呼声最高的是外交部长希山慕丁。 根据一名接近慕尤丁的消息人士也透露,原则上慕尤丁已答应巫统的要求,即委任副首相职,而他心中的人选正好也是希山慕丁。 他说:“据知,慕尤丁想要的人正是希山慕丁但这必须等到巫统提交人选后,他才能作出进一步考虑。” 尽管如此,这位消息人士直言:“但此人(副首相)肯定不是阿末扎希。” 另外,根据的土团党消息人士表示,由于国盟政府的内阁在今年3月才初步成立。心在未来一年该党主席慕尤丁没有改组内阁的打算。 “但随着巫统在过去一周不断的施压,那么慕尤丁唯有考虑增设副揆一职去满足他们。” 据知,土团党的消息也透露。他们已要求慕尤丁别向巫统妥协,但慕尤丁为了自己能够自己的政权能够更长久,因此他已答应作适当调整。” 此外,巫统的“合作条件”不只是要求副首相职位而已,他们也同样向慕尤丁提出要求,即委任更多该党的领袖出政联公司的要职。 “此外,我们也希望两党能在疫情好转后,能够在下届全国大选联手合作。”

1 min read

较早前,行动党双溪比力州议员刘天球因为在几天前在其面子书发了数张泰国的示威照片后,写道:《当前曼谷:他们对王说不》。结果,昨天武吉安曼刑事罪案调查部总监胡兹尔指出,刘天球因为涉嫌在其面子书题为《当前曼谷:他们对王说不》的发文中有侮辱陛下之嫌,因此将传召他录供以便调查此案。今天,刘天球也今早10时30分,在一班律师的陪同下主动前往八打灵再也警区总部协助警方调查。然而,警方却在就刘天球在录口供时以煽动罪名逮捕了他。针对此事,行动党全国署理主席哥宾星今日在面子书发文,促请警方尽快释放刘天球。他表示,刘天球并没有犯下任何的错误,因为后者在被警方传召时,他主动现身警局录供,也愿意给予配合到警局录供。他说:“刘天球已经作好准备给予配合,协助警方进行调查。因此警方没有必要逮捕刘天球。”“我们将与刘天球站在同一阵线,而且我们的律师团队也作好一切准备提供援助,尽快帮助他解决问题。”此外,刘天球的律师之一的雪州前议员张菲倩也向警方喊话,在今天之内释放刘天球。张菲倩表示,刘天球是自愿联络警方助查,而且也无意逃跑,因此警方应该尽快释放他。她也强调,刘天球是在两个星期前分享泰国示威者要求君主体制改革的图片,与近期大马元首拒绝颁布紧急状态无关。张菲倩说,“可能有些人紧张跑去报警还是怎样,我觉得这是无中生有。”此外,武吉阿曼刑事调查局(CID)副总监米奥法力证实此事,雪州议员刘天球正被扣留在八打灵再也警区总部。他表示,警方是根据《煽动法》和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展开调查和逮捕行动。报道指出,尽管刘天球一度遭警方逮捕,但他在录供结束后,警方于下午1时左右,完成录供后将其释放。

较早前,有媒体引述消息人士指出,土团党主席慕尤丁有意委任来自巫统的国会议员出任副首相一职,来满足巫统的要求,但却指明排除了巫统主席阿末扎希。 针对此事,雪州国阵宣传主任依山加里尔今日在面子书上发文警告慕尤丁,不能在委任巫统国会议员出任副首相一职时,把该党主席排除在外。 他表示,既然巫统已承诺会继续支持慕尤丁,那么他就不该在献议给巫统出任副首相时,附带任何条件。 他直言,慕尤丁指明除了阿末扎希之外,可考虑其他巫统议员出任副首相的条件,这个说法是不真诚的。 他说:“首相兼土团党主席所提出的建议最好是没有条件的。那么这样看起来会更真诚,并让所有巫统从草根到领导层去决定并达到共识。” 此外,加里尔也声明,以上言论仅是他个人提出的观点,并不代表巫统。 他表示,巫统必须权衡慕尤丁的条件,即除阿末扎希以外的巫统领袖都可以担任副首相。 “当巫统主席被外人边缘化时,特别是土团党这将造成巫统内部分歧。” “此外,这还将加强慕尤丁与土团党在政府中的地位,并将在第15届大选中影响巫统和国阵。” 根据媒体引述消息人士指出,慕尤丁打算开放让巫统领袖出任副首相,但提前是不会接受目前面对法庭控状的阿末扎希作为人选。 尽管如此,此事至今仍无首相周遭的人或土团党证实此。

即将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21年财政预算案的国盟政府,随着多位反对党领袖也响应之前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的谕令后,陛下今天再度针对此事开腔,劝告朝野国会议员支持财案。 根据国家王宫今午发表的文告,元首表示,为了照顾人民福祉和复苏经济,这项2021年财案对政府与当局而言相当重要。 “尤其是前线人员十分重要,这项财政预算案为的就是能够继续推行各种抗疫措施。” “苏丹阿都拉陛下也借此劝告所有国会议员,必须尊奉谕令立刻停止政治纠纷。” “国会议员们必须注重人民福利与国家福祉,以便2021年财案能够在不受干扰下通过。” 此外,王宫总管阿末法迪也在文告中提及,陛下强调,这次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对政府很重要,因为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威胁的前线人员。 “陛下为此呼吁国会议员,尊重陛下的命令,以人民的福祉和国家的安宁作为优先考量。尤其是让前线人员来延续和落实各种政策,以限制和应对可能持续扩散疫情。” 根据报道,这也是国家元首与慕尤丁今早进行了内阁会议前的会面,持续时长大约1小会谈。 据知,慕尤丁也汇报了即将在11月6日提呈国会的财案内容。 此外,陛下也强调,在这个受到疫情和政治障碍冲击的挑战时候时,必须坚定支持慕尤丁。 “苏丹阿都拉陛下也对首相慕尤丁在国家被国家备受各种危机考验时的领导力,依然表达全然的信任。”

彭亨劳勿猫山王农民的司法审核再次出现逆转胜! 今天,彭亨关丹高庭正式宣布,同意延长庭令到今年12月9日后,才裁定是否批准农民入闸获得司法审核的申请。 这也意味着,州政府,土地局和财团在这段时间,依然不能对农民采取任何驱赶或清芭行动。 抢救猫山王联盟透露,关丹高庭宣布延长庭令到12月9日才裁定是否批准农民入闸获得司法审核的申请。 行动党都赖州议员邹宇晖表示:“这段期间,州政府、土地局和财团依然不能对农民采取驱赶或清芭行动。” 根据报道,高庭原定在今天裁决是否批准榴莲农的申请,以决定他们是否成功推翻彭亨州政府和财团的征地行动。 但是,邹宇晖透露,如今法官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研究此案,因此宣布展延裁决日期。 这意味着,农民可以在12月9日之前继续使用榴莲芭地。

1 min read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在2020年10月28日发表文告:行动党将寻求与其他政党合作,向首相慕尤丁施压将延期偿还贷款计划延长6个月。林延长延期偿还贷款计划是有必要得,以挽救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的企业和就业。首相慕尤丁在上个在总值100亿令吉的关怀人民刺激经济配套(PRIHATIN)附加配套时,国盟政府未能延长延期偿还贷款计划,令许多马来西亚人失望。新冠疫情确诊病例近期频频创纪绿,“我们关怀”的一揽子计划不太可能有助于刺激经济。第3波疫情已经抑制了经济复苏的萌芽,特别是小企业。此举需要立即采取经济和金融措施,以避免今年最后一个季度的经济再次下滑。出于这个原因,自动延长贷款延期还款计划6个月至2021年3月31日,是应对经济增长下滑的必要措施。”今年9月30日结束的贷款延期还款计划有助于减轻受新冠疫情企业和家庭的负担。6个月的贷款延期还款计划是由国盟政府推出,以帮助人民对新冠疫情和行动限制令造成的经济放缓。第三波的冠病疫情放缓了刚复苏的经济,特别是小商家。因此,我们必须需刻不容缓地采取经济和金融措施,避免今年最后一季面临又一轮的经济衰退。毕竟,该项今年9月30日期满的政策,曾让商家和家庭延迟偿还房屋和租赁贷款,而减轻他们的负担。这项涉及800万人和企业的缓还贷款措施牵涉到900亿令吉,如此庞大的金融援助可以拯救人民的生计、生意和工作。虽然慕尤丁声称9月30日后实施的针对性贷款缓还措施,协助了140万名借贷者,但相比起自动缓还贷款6个月措施的800万名受惠者仍然很低。自动缓还贷款措施的成本为64亿令吉,2019年共获得320亿令吉盈利的银行界其实仍负担得起。就算他们不肯肩负此企业社会责任,政府也应该介入。相比起3050亿令吉关怀援助配套,或者800万名个人和企业借贷者享获的900亿令吉缓还贷款额,63亿令吉又算什么呢?如今,马来西亚已在今年第二季的国内生产总值成长面临17.1%的萎缩,为东盟地区最糟糕的国家,而且共有100万大马人失业。假设慕尤丁拒绝聆听借贷者的心声,所有政党就须联手施压延长贷款缓还措施半年。

大马在今年2月发生“喜来登政变”,由公正党叛将阿兹敏与祖莱达等人连同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与国阵联手推翻执政了22个月的希盟政府。在上个月,公正党正式向那些在今年2月背叛党的国会议员索取1000万的“叛党费”,更表示已向吉隆坡高庭入禀提呈这项诉讼。然而,公正党的律师梁志坚表示,尽管他们已入禀诉讼近一个月,但起诉人(公正党)至今仍未成功移交诉状给其中一名叛将——祖莱达。他表示,该党曾尝试到祖莱达的办公室和住址移交文件,但最终却吃闭门羹唯,更没回复该党的信件。他说:“我们见不到她(祖莱达),她没回复更没委托一家律师楼接领法庭的文件。”“目前,我们正写另一封信给她,但如果仍她再没回复,我们将申请庭令作为替代的传递方式。”“当时。我们的做法将是在报纸上登广告。”根据报道,较早前公正党已通过挂号信要求祖莱达,委任或指示一间律师楼代领法律文件。此外,梁志坚也表示,该党正安排祖莱达接收文件,然后在下一次案件管理向法庭汇报案件的进展,并寻求接下来的指示。针对被批“闪避”的前公正党副主席祖莱达,她今天正式开腔回应,并否认她“闪避”的指控。她指责公正党,把此事政治化了!她表示,公正党必须按照法律程序行事,别公开评论和政治化向她索取1000万令吉“叛党费”的诉讼案。“这是个需根据法庭条例来处理的法律程序。我劝他们遵从法庭的条规,不是向媒体发表声明。”“尚有许多重要的课题有待公众关注和审视。牵涉一个政党和前党员的诉讼案不值得社会关注。”“这纯粹是在玩政治,但我没有躲避。”根据2018年4月25日的“契约”条款,祖莱达表明也同意,只要她退党的话,或者加入其他政党或成为独立人士,则须缴付1000万令吉给公正党。公正党在9月28日入禀法庭,向祖莱达索讨1000万令吉的叛党补偿。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