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7,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刚刚结束的行动党改选如今却出师不利,从秘书长转当行动党全国主席的林冠英,如今被行动党柔佛州委巫程豪公开呼吁下台。 根据巫程豪,他在一封致党各级领袖和党员的公开信中坦言感到难过,必须开诚布公和谦恭的表明个人立场,即党主席个人必须面对官司,而不是拖着整个党来面对官司,这才是“世界级领袖“应有的做法。 信函中,他促请党资政林吉祥应该劝导主席林冠英拒绝继续担任党主席,以免接下来被审判的是党的整体价值观,而不是被控贪污案的党主席个人。 他以新加坡的反对党工人党和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为例表示,两党都采取采取一致的标准和行动,对付凡是有性丑闻和刑事案官司在身的党员和领袖。 “他们不是必须自请离去(退党),否则就是会被开除党籍,以便把个人领袖的错误行事,和党本身清廉一贯性立场划清界限,这才是世界级领袖和政党的处事方式。” 他披露,行动党本身和党主席必须采取和世界级政党和领袖相同的做法,暂时辞职党主席一职,以个人身份面对官司,这将让党的公信力得以保存。 “我个人谦恭的认为:除了党主席因为官司在身,必须卸下党主席一职外,党署理主席居于利益冲突的关系,就必须辞去党主席的代表律师一职,而在党主席辞职后接任党主席一职。” “否则,如果被控者是党主席,而辩护律师是党署理主席的话,在外人眼里如同整个党被审判。如此利益冲突处理不当,这不是我党一贯来清廉理政的立场,而我党必须遵守世界级政党的标准,才能实现开创世界级的马来西亚。” 另一方面,巫程豪也阐明,罗马城不是一日建成的道理,行动党的成就也是世世代代全体行动党人的血汗建成的,也不能因为包容一两位领袖的失误,而毁了党的公信力。 他强调,党必须立志成为世界级的政党,马来西亚才有望成为世界级的民主国家和经济体。 他表示,如果以世界级的民主标准来说,有刑事案官司在身的领袖,不应该继续担任要职,尤其是牵涉贪污官司和任何丑闻者,都会依照惯例引咎辞职,以免传送错误的价值观给公众,也避免影响党在来届大选的公信力。 他坦言,如果有任何贪污案官司或其他丑闻在身的领袖,真正爱党的话就必须裸退,而不是以老手法的“政治迫害“为由来博取用情。 “选民将会如何看待党立场的一贯性和公信力呢?” “如果行动党继续维护有刑事官司在身的领袖领导,来继续标榜党的价值观,将影响党的形象。” 巫程豪认为,以“政治迫害“作为理由,间接上是借用政治势力向司法制度施压,违反了党提倡维护司法独立的立场和原则。 他坚持,这对党和党主席个人是件好事,尤其党不能以巫统领袖的行事准则作为标准,而必须以世界级政党的准则为标准。 巫程豪解释,根据根据法律原则,党主席是清白一直到被法庭定罪为止。 此外,他还以前首相马哈迪东山再起,二度出任首相的事迹为例,促林冠英先证明自己清白后才回归行动党领导层。 “我相信党主席是个有能力的政治领袖,随时都能东山再起。就如马哈迪在2003年辞职首相一职,却在15年后的2018年重新担任首相,他是党主席最好的学习榜样。” “然而,根据世界级民主政治,任何有丑闻或因刑事罪,被提控上庭的党领袖必须辞职面对个人官司。”...

1 min read

较早前,在希盟执政的22个月期间担任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政治秘书的潘俭伟在党选中意外落马,随后便发表长文对结果感到失望,但坦言这就是党代表的决定,他也愿意接受。 根据报道,潘俭伟当时认为,中委会在扩大至30人后他仍落选,表示党代表已拒绝他,所以他不会接受任何受委。 针对此事,行动党新任秘书长陆兆福今日公开向潘俭伟喊话,指尽管他在周日的党选中失利,但后者仍旧是该党的“重要资产”。 根据陆兆福,他在面子书发贴文透露,自己已联系潘俭伟,并向后者表明自己非常理解潘俭伟对落选的失落,即就好像是“对党的贡献没有得到重视”。 然而,陆兆福说:“这就是政治。我们的努力并不总是会得到应有的认可,更何况是赞赏。正如潘俭伟所说,必须以开放的心态接受代表的决定。” “我必须公开地说,潘俭伟是党重要的资产,党仍然非常需要他的服务和贡献。我希望他能继续帮助党和我一起面对面前的每一个挑战,尤其是第15届全国大选。” 陆兆福也表示,潘俭伟在国会直言不讳地揭露涉及政府项目的各种问题和丑闻,并以事实和数据来支持自己的说法。 他还指出,潘俭伟自2008年来一直担任行动党每年财政预算案的发言人,不断向公众、媒体甚至是行动党议员解释预算案的细节。 “国人在2016年至2017年间还不怎么了解一马公司(1MDB)的问题之前,潘俭伟愿意走遍全国,在各种讲座和论坛中说明此事。” 他说,因此,毫无疑问的潘俭伟在一马公司的问题上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为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此外,陆兆福也赞扬潘俭伟在担任行动党中委期间,是一位忠诚和负责任的领袖。 “因为我深深理解他沮丧的心情,在为党贡献了15年的时间和精力之后,其付出在上周日的党选中似乎没有得到认可。” “但是,我们的努力不总是得到回报或赞赏,正如潘俭伟昨天所说,应该以开放的心态接受党代表们的决定。”

行动党最新领导班底于上周正式出炉后,尽管外界有传闻指“林氏王朝”势力依然会笼罩行动党,当中包括前秘书长林冠英转任主席,而父亲林吉祥受委党资政。 但是,从这最新中委会阵容显示,新任秘书长陆兆福的不仅实力雄厚,而且亦涵盖其他各股势力的人马,而他也将在此后正式开启“后林冠英时代”。 根据最新在30名票选中委中名单,陆兆福的阵营人马或支持者最多,包括张聒翔、黄思汉、苏建祥、林立迎、伍薪荣、陈泓宾等人。 而从秘书长转任党主席的林冠英,在中委会里的嫡系只剩下胞妹林慧英、沈志强等少数几人。 至于其他的子弟兵如潘俭伟、王建民、杨美盈都败选,也没有以受委方式进入中委会。 不久,潘俭伟也表明接受代表的决定,而他已经通知陆兆福,不会接受委任中委。 因此,从整体上看来,行动党新届中委会包含了不同世代、路线与派系的领袖,可谓融合各路人马,在领导层排阵上也可看出一定程度的平衡。 根据报道,陆兆福出任秘书长后,他原本所留下的两大要职——国会领袖与组织秘书,分别由倪可敏与沈志强担任。 行动党国会领袖扮演党鞭的角色;而组织秘书则处理组织党务,包括成立新支部等事宜。 与此同时,这也是沈志强首次中选为中委,即出任党内要职,显示行动党有意大力栽培他。沈志强也属于林冠英嫡系。 另一方面,陆兆福的部分人马都是行动党组织局的资深成员,如苏建祥与邱培栋则曾担任副组织秘书,伍薪荣则是组织局前秘书。 而且,沈志强要在党内让其他领袖信服,相信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努力。 根据行动党党选,该党是采用复选制,即由代表先行选出30名中委,之后再由中选的中委投票,以选出中委会里各党职的人选。 这也意味着,在这种机制下,换票绑桩成了胜负关键。 在党选前4天,陆兆福在面子书专页上载一张照片,透露他与倪可敏聚餐会商,商讨行动党的未来,结果这场聚餐旋即引起各种揣测。 据了解,在党选前,曾有多股党内势力试图促成“陆星倪”的新领导组合,即由陆兆福出任秘书长,哥宾星当主席,倪可敏担任署理主席。 此外,消息也表明,一些原本亲近林冠英的中央领袖也主张大换血,试图劝告林冠英别转任党主席。 不过,由于哥宾星没有出任主席的意愿,加上林吉祥在改选前夕宣布退休,这个计划最终没有成事。 另外,林吉祥宣布退休的同一天傍晚,获得新届中委会委任为“资政”,引来政敌与批评者质疑行动党难逃“林家王朝”。 然而,党内领袖表示,资政只是一个虚位,并无决策权,只是表达他们对林吉祥的尊敬。...

昨天,行动党在举行党选时,更换了全新领导层班底,包括前秘书长林冠英任党主席,而党元老林吉祥则宣布退出改选不再上阵大选等。 然而,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却在本次的改选时因意外落榜未入选中委,让他感到遗憾和痛心。 他昨天深夜发表文告时可见,除了难掩自身的失落,他更并表明不会接受受委重回中委会。 文告中,潘俭伟也细数他在行动党的付出所落实的计划,并表示尽管在这15年来有许多挑战和难关。 他指出,这是他自2008年加入行动党以来,首次党选未能进入中委会,特别是这届的中委会扩大,成员从20人增至30人。 他直言,自己已经通知新任秘书长陆兆福,不接受提名成为受委中委。 “原因很简单,不像其他的候选人无法取得足够的票数晋级,对我而言,鉴于我原本在党内的职位,党代表明显是选择了拒绝我。“ ”所以,若我选择通过受委回到中委会,这将是有违党代表的决定。“ 他也表示,尽管自己对于昨天的结果感到意外和失望,但他接受党代表的决定,同时向投票给他的党代表言谢。 “尽管我没想要在今天(昨天)获得高票,但我也绝对没想到我会无法胜出,尤其是增加了中委会名额。” “这无疑让人感到失望,但是,我还是会以开放的态度接受党代表的决定。” ”事实上,我一点也不觉得后悔,因为我在过去15年已付出所有。哪怕是今天的结果让人沮丧,我也不会后悔。“ 他指出,尽管在这15年来有许多挑战和难关,但也给了他巨大的快乐,尤其是成功在2018年大选打倒了国阵。 对此,他也呼吁所有党员和支持者,给予陆兆福全力支持。 ”我会继续全力支持陆兆福,包括了提供他所需要的任何援助,尤其是备战下届大选。“ ”唯一的不同是,我会以普通党员的身份帮忙,而不是作为中委会领袖。“ 根据行动党改选的最新名单显示,除了宣布退选的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和没有竞选的邓章钦,章瑛、倪可汉、再里尔与西华古玛也都落选中委。 随后,新任秘书长陆兆福较后宣布,委任林吉祥为党的资政,而卸下全国主席棒子的陈国伟,也受委为行动党顾问。 至于卸下行动党秘书长的林冠英则转任党主席,最高票中选中委的哥宾星则续任署理主席。

1 min read

从政56年,为人民为党付出半世纪的行动党元老兼现任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今日正式宣布退出政坛。 根据报道,林吉祥今日在行动党改选时震撼宣布,他将会退出本次的中委会选举,同时宣布不会在来届大选上阵。 “我要趁著现在这个机会宣布退休,我退出今天的中委会选举,请将您手中的候选人名单第39号删除。” “同时,我也不会在接下来的国会及州议会选举上阵。” 他在致词时宣布退出中委后,也促请请各位将他参选的号码39号删除,同时,也强调在往后也不会上阵任何国州议席。 他感慨叙述,自己在行动党内已有56年,看着行动党从一个小小的反对党,在1969年全国大选初试啼声,到2018年成为一个主流政党,连同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夺下中央以及7个州的执政权。 他感叹,自己踏入政坛已56年,过去积极为各族争取平等权益,虽然行动党曾入主布城,惟仍无法实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梦。 他叮嘱行动党员,必须继续为党斗争做奋斗,绝不能让马来西亚倒退,甚至成为盗贼统治的国家。 “实现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梦,就交给你们了!” 根据报道,在林吉祥完成致词后,行动党领袖纷纷给予他拥抱,而会场内的党员也高呼林吉祥的名字,展示不舍之情。 “刚刚过去的柔佛州选举再次提醒我们,要实现一个团结、民主、公正及世界级的伟大马来西亚理想是个很漫长的政治斗争,我们面对许多的起起伏伏、有所得亦有所失。” “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目标一致,对我们的原则与理念绝不退让。” “我们代表着马来西亚人民的希望与理想。人民渴望看到马来西亚,因为我们在各个领域达到的骄人成就、或是因为善用我国的多元种族、宗教、文化及文明最优秀的价值和条件,而受到全世界的敬仰。” “而不是成为国际社会鄙视和嘲笑的对象,只因为我们沦落为一个由盗贼及无能政府统治的失败国家。” 他说,行动党必须重燃对未来的展望与信心,坚定的相信政党手中其实握有改变在过去半个世记节节后退的国运力量。 “自民主行动党创党以来,没有任何时刻比当下更有必要确保党的团结、互助、信念和决心,以实现我们的马来西亚梦。” 以下是林吉祥56年从政的背景: 林吉祥于1941年2月20日在柔佛峇株巴辖出生,父亲林宝山和母亲张九年从中国南下谋生,在马来亚落地生根。 根据《火箭报》报道,他从小经历了日据时期(1942年至1945年)、英殖民马来亚联邦(1946年)至马来亚联合邦(1948年)的改变。童年时的林吉祥曾在华小就读两年后,转读英小,并双管齐下在夜校中继续华文教育,一直到中学为止。 而在他中学少年期间就对于独立运动感到印象深刻,因为当时全球各地兴起独立热潮,纷纷争取摆脱殖民统治,马来亚也不例外。...

1 min read

随着开斋节即将来临,尽管在多名朝野议员纷纷向沙比里政府喊话促再让公积金会员提领存款,但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如今坚决表明,政府已关闭提款大门。 根据报道,东姑扎夫鲁是于今天在国会为部门总结时强调,政府绝不会再让雇员们提款,因为这将对未提领的会员不公平。 他指出,如果政府第四度允会员提款计划,公积金局或被迫抛售更多的国外资产来变现。 他也揭露,去年公积金局原可派息高达6.7%说道:若非之前3次的提领计划,去年的公积金派息将可高达6.7%,而非实际公布的6.1%。”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之前的3轮提领,公积金可有额外的54亿令吉可派给所有会员。” “因为失去的这54亿令吉,导致530万名之前没有提领存款的会员,被迫收到较低的派息。“ ”我想要问所有议员们,你们也代表未提领存款的公积金会员,这又是否公平?“ “如果我们再允许单一次提领1万令吉,有资格提款的会员大约是630万人,因此涉及的数额可高达630亿令吉。” “如果真这么做,公积金局将不得不实施投资组合平衡,而其影响可能超过价值630亿令吉的提领数额。“ “要知道,为了准备这630亿令吉的款项,公积金局也必须在动荡的市场中,出售更多的海外资产,特别是当下正发生俄罗斯与乌克兰危机。” 他表示,i-Sinar丶i-Citra和i-Lestari提款计划,2021年公积金派息率将高于公布的6.1%。 他也说,公积金也将需要在短期和中期内停止在国内的投资。 “在新冠疫情期间推出的提取计划,共有高达1010亿令吉的公积金存款被提取,这使超过7.3%至58%的公积金成员受惠。” 他透露,提款计划也使55岁以下的公积金会员中,有48%的人在账户中的存款不足1万令吉。 根据报道,多名国会议员之前在参与国会辩论时,都呼吁政府允许公积金会员再提领存款。 这些议员包括了行动党峇眼议员林冠英、伊党巴西马议员阿末法德里、巫统北根议员纳吉、民兴党吧巴国会议员阿末哈山、巫统华玲议员阿都阿兹、巫统京那巴当岸议员邦莫达、巫统马章议员阿末玛兹兰、行动党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以及伊党士兆国会议员沙哈里祖基纳因。

1 min read

继3次的州选希盟连接吃败仗后,多位反对党领袖都皆认为,主要原因是投票率低所致,行动党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则不认为。 根据拉玛沙米,他今日表明,反对党持续在选举中落败,主要是未能突出人民关注的议题,反而继续用一马发展公司弊案争取选票。 他指出,尽管打击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和前首相纳吉的策略可能在上届大选奏效,但在补选和州选却没有取得效果。 “反对党过份关注一马发展公司的课题了,以致忽略人民切身关注的其他课题。” “希盟无法打破支持国阵/巫统的文化障碍,从而降低不利影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曾经的政治恶棍兼前首相纳吉已经成为部份马来选民和非马来选民的民间英雄。” 对此,他阐明,随着国阵在马六甲和柔佛州选取得胜利,显示金融腐败的课题,已经无法对巫统和国阵造成任何打击。 他强调,不要理会州选中出现低投票率的问题,而事实是国阵在柔州56个州议席中,赢得40个州议席,这显示我国的政治体系确实出现问题。 他重申,将低投票率作为无法推翻国阵的藉口是没有任何意义。 他坦言,在巫统积极施压举办全国大选之际,希盟必须采取行动,确保能够成为强大和可信的反对党。 因此,他建议,希盟必须解决内部分歧,当中包括在选举中使用上阵旗帜等简单的议题。 “公正党在柔佛州选使用本身的旗帜上阵,似乎没有带来任何影响或效果。” 他直言,从国阵最近在马六甲和柔佛州选的胜利显示,所有关于巫统或国阵的贪腐不端行为的负面宣传,都不足以将此联盟从大马政治主流中驱逐出去。 “无需介意柔佛州选举中的低投票率,因为国阵在56个州席中赢得了40个绝对多数的事实已表明,马来西亚的政治体系确实存在问题。” 他认为,将略高于50%的低投票率和选票的增加,归咎于未能推翻国阵的原因,是毫无意义的。 “反对党全面关注1MDB丑闻,而忽略了选民所面对的其他重要问题。” 根据报道,继马六甲州选举后,国阵在大马半岛的第二个州选举以三分二强大优势,重新执政柔佛州。

继在此前的马六甲和柔佛州选伊党都选择跟国盟站在一起,不惜与巫统对垒,两党领袖也不停地互批指责至今。 随着国盟则遭遇选举重挫,国阵更在前天的柔佛州选一举拿下40席,以超过三分二议会优势的姿态重新执掌柔州政权后,如今再引起伊党的不满。 当中,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直言,虽然巫统与伊党常有争端,但伊该党从未想要放弃两党合创的“国民和谐”阵营。 沙努西也是伊党选举主任,他认为,随着国阵接连在数场选举获胜,这也意味着两党的合作关系将加速瓦解。 “尽管两党看起来常有争端,但伊党从未想要终止国谐。” “而且,我看到国阵接连在州选胜出,这将加速他们为国谐插上墓碑。” “但是,伊党由始自终都不想要结束这个(国谐)联盟。“ ”所以,我们就等等看巫统是不是要插上墓碑(终止国谐),如果发生了,我们也只能在坟墓前祈祷了。“ 根据报道,伊党与巫统于2019年成立国民和谐,原意是合作备战第15届大选。 但是,在两年前大马爆发“喜来登政变”后,伊党就慢慢倾向与土团党合作,并共同成立国盟;巫统则反对与团结党合作。 此后,两党间的裂痕逐渐加深,更曾多次公开在媒体上相互攻击。

就在巫统副主席沙比里面对党内的强大“大选压力”之际,被指亲前首相慕尤丁的巫统格底里国会议员安努亚慕沙终于出面护主。 根据报道,也是前国谐总秘书兼通讯与多媒体部长的安努亚今天发文告声明,国家目前不适合举行大选,并不点名批评党内“法庭族”给于沙比里压力。 他表明,尽管自己同意必须着手准备大选,但至于何时大选则要等备战工作完成后再议。 “我同意是时候准备举行大选,如果我们真的准备好,我想应该尽快举行大选。” 他直言,支持者不应该施压依斯迈公开何时大选,否则巫统是“在自己项上套绳”,自取灭亡。 “执政党需要保密解散国会的日期,这种做法仿佛在自己的项上套绳。大选时机必须保密,而首相有权决断。” 他指出,巫统最高领导层的责任是给依斯迈建议,这是因为沙比里拥有决定大选日期的权力。 “至于具体日期,则应该交给首相与最高理事会深入探讨后,再由首相决断。” 他也警告,如果巫统一意孤行触发全国大选,那么到时国阵恐怕无法复制马六甲与柔佛州选的效应。 “(马六甲与柔佛巫统)可以依靠巫统母体、首相、所有正副部长、部门主任、州务大臣和全国各区部主席的支持。” “没有任何政党能够抵挡这种竞选机制,尤其是候选人获得首相与政府的支持。” 安努亚也认为,说大选时期党领袖与各区部将忙于各自的选区,无暇顾及他人。 “如果我们准备不足,尤其是资源与资金不够,整个竞选机制都会瘫痪。” 他举例,柔佛的一些地区基础设施不足,甚至没有手提电脑与网络供应,但靠着来自各州的竞选团队援助,才得以撑过投票日。 “再加上巫统在国会只有微弱席位,在执政联盟的116名国席中只占42席,但沙比里所领导的政权却能获得绝大部分议员的支持。” “大选不是小事,更何况要解散的是获得几乎所有国会议员支持的政权。” 他也指出,施压闪选者必须理解,当前的政府并非由单一政党组成,因此要解散国会必须寻求其他执政盟党的意见。 “因此,沙比里必须考虑民情,毕竟马六甲与柔佛选民的投票倾向,未必等同于全国选民的倾向。” “如果我们做的决定不符合人民意愿,他们就会透过投票箱来表达。” 另外,安努亚也盛赞沙比里的“做好准备才大选”回应有智慧且成熟。...

柔佛州选刚落幕不久,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和前首相纳吉这几年来已不得不忍受关于他们腐败的指控,如今他们利用柔佛州选来推动他们的个人议程。 然而,如今这两名领袖继续宣传国阵政治稳定的信息似乎奏效了。 而随着州选国阵在大捷,以阿末扎希为首的“法庭族”声势更加浩大,并将逐步加强施压副主席沙比里,以便尽快举行大选。 根据媒体报道,昨晚一众巫统领袖在国阵指挥中心唸出捷报时,国阵支持者除了纷纷高喊“解散国会”之余,沙比里更在记者会上被当透明。 根据照片显示,沙比里在参与在大合照时,阿末扎希甚至刻意将纳吉拉来身边合照。 针对此事,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日认为,在柔佛州选胜选后,国阵里面的矛盾和斗争也已开始。 他直言,从国阵胜选后沙比里进去国阵指挥中心的那一刻已显露出巫统内讧已达到严重地步。 “他(沙比里)全程竟然脸黑黑,而且,昨晚在国阵胜选后,连发言的机会都没有。” “在拍大合照照时也不是站在第一排,请问哪里有首相这样的?” 对此,林冠英认为,巫统“法庭族”在柔佛州选狂胜后施压沙比里尽快举办全国大选,其真正目的是要换首相。 “因为这对阿末扎希在早前已说明,未来首相未必是沙比里。” “此外,相信巫统也是因为担心当疫情过去,边界开放后,希盟可自由进行讲座等活动,有时间向民众解释,届时巫统会失去优势。” 据了解,沙比里目前并无尽快大选的动力,因为后者才在去年8月当上首相,至今还未满一年。 但是,巫统大会就在不远的本周三(16日)启动,而阿末扎希势必会推动大会议决,进一步施压 依斯迈提早大选。 根据观察,沙比里昨晚出现在国阵竞选中心后,脸上一直面无表情,而在胜选记者会上,他就一直脸黑的站在一旁。 根据报道,扎希在上台致词,在致感谢词时,也多次遗漏沙比里的名字。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