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1, 2020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事隔一个月后,希盟3党在今天下午再度召开希盟主席理事会,以讨论2021年财政预算案。在经过数小时的会议后,希盟3党巨头,即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诚信党主席末沙布和公正党主席安华发表联合文告声明,慕尤丁必须在国会提呈财案之前,先行会晤在野党讨论财案。根据文告,这次的希盟主席理事会并未阐明会否支持2021年财案。文告表示,慕尤丁必须马上会晤在野党,以完成商谈财案内容,目的是为了达成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所期盼的目的。此外,希盟也感谢元首御令全体议员支持财案。“新冠肺炎疫情当前,这次的2021年财案应专注于前线人员的需求,同时照顾到数百万失业者和贫穷户,当中包括暂缓还债的延长。”“此外,希盟主席理事会同意元首的御词,需知,财案非常重要且须严正看待,应在提呈国会之前先与在野党商议。”“首相应尊奉元首的御词,即在11月6日财案提呈到国会之前,尽速与在野党讨论磋商财案的内容,以达致元首期盼的目的。”“希盟全体国会议员会在财案辩论时,确保财案有利于国家及人民,且忠于元首的意愿。”自从今年10月开始,慕尤丁面对内外夹攻,一边厢是安华宣称掌握国会多数,另一边厢是巫统公开要挟撤回对国盟的支持。同时,他还必须面对国会不信任动议或财案阴沟翻船的风险。较早前,国家元首劝告所有国会议员支持即将提呈的2021年财案,以维护人民福祉和复苏经济目前,国盟政府只有2个国席优势,在巫统重申支持后,慕尤丁政府的下一个挑战将是下周五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因此,如果慕尤丁无法在国会通过财案,意即他已失去国会多数支持。

1 min read

随着巫统在日前宣布继续支持国盟政府,国会下议院将在下星期一召开后,原本以为大马政治动荡可告一段落之际,如今再度传出敦马再有最新的行动。 根据一名来自亲近前首相马哈迪办公室的消息人士证实,在国会下议院复会前夕,马哈迪曾会晤数名朝野政治领袖,以探讨成立联合政府的可能。 根据这名消息人士透露,马哈迪先是在周一(10月26日)会晤巫统元老姑里,紧接着在周二(27日)时,会见国盟的首相署部长兼上议员祖吉菲里,之后在昨天(28日)会晤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 消息说:“据知,他们主要讨论方向是要成立一个联合政府。” 据知,他们是在马哈迪位于雪州史里肯邦安的住家接见三人。 至于为何没有会晤行动党代表,消息表示,目前马哈迪只会晤了这三人。 尽管如此,消息透露,马哈迪的“门仍打开“,欢迎任何有意者跟他洽谈。 此前,亲马哈迪支持者开设的面子书专页“Kelab Che Det”同时也上载了马哈迪会晤三人的照片。 这个专页表示:“目前,国家面对考验,联合政府是最好的方案。现在需要搁置政党,专注在国家利益。这也迎合国家元首要求停止玩政治的良好呼吁。” “如果成立联合政府,希望不仅是捍卫马来西亚多元族群的权益与福利。” “同时,此举也能够专注复苏经济,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动荡与全球经济不稳下经济挑战巨大。”

在巫统将在今晚召开特别最高理事会前的数小时,被传出指将获得慕尤丁提拔出任大马副首相的国阵总财政希山慕丁,他正式作出否认此事。 针对自己被传将出任副首相一职,希山慕丁今天在其面子书开腔否认,自己争取出任副首相,更表明他如今只想专心抗疫。 他强调,在国盟政府成立之时,巫统当时推举他出任部长,他已心存感激,因此他已无意再争取出任副首相。 他认为,《星洲日报》的报道属不实:“他们报道说我是其中一名副首相人选,结果引起许多疑问与回应。” “在此我要表明,我其实无意争取这件事。事实上,党支持我代表巫统出任部长,我已心存感谢。” 他表示,目前最紧要的就是政府与巫统专注在国会、在来临的国会上提呈2021年财案与对抗新冠肺炎疫情,而不是争权夺位。 他指出,自己这样做也符合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与巫统最高理事会的立场,即尊奉国家元首的劝告,停止政争并齐心抗疫。 “这个立场与巫统主席所发表的声明和最高理事会当天议决一致。” 他表示,自己身为巫统党员,一直都是以党为先,过去现在与未来皆是如此。 根据报道,目前党内盛传有三名副首相人选,即署理主席末哈山、副主席沙比里与希山慕丁。 据知,巫统将会三者择一,但消息透露,希山慕丁出线的机会不高。

随着在日前巫统召开会议宣布继续支持国盟政府后,如今预料巫统最高理事将会再度召开特别会议。 根据媒体报道,这次的特别会议,预料将讨论副首相人选,同时也是给慕尤丁“最后的通牒”。 根据巫统消息人士透露,今晚巫统的这场特别会议,将讨论准备向慕尤丁提交最新的合作条件,当中包括巫统领袖曾多次提及的的“副首相”人选。 此外,消息人士也透露,这是巫统给慕尤丁的最后通牒,因此若慕尤丁再拒绝的话,那么该党将考虑其它方案。 另一方面,巫统消息人士告知,告诉星洲日报,巫统将讨论并提名党主席阿末扎希受委为副首相。 据知,该党目前有盛传3名副首相人选,即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副主席沙比里和国阵总财政希山慕丁,当中巫统将会三者择其一。 根据报道,消息说:“没错,我们今晚最高理事会特别会议预料将讨论这件事。” “而巫统领导层将开会定夺要提呈的名字,还有准备提交给慕尤丁的条件。” 有媒体报道,慕尤丁的副首相人选是希山慕丁,但消息却透露希山的出线机会不高。 他说:“希山获得提名的机会不高,因为有很多巫统领袖可能会不大自在。” “所以,我们目前考虑的人选是末哈山与依斯迈。” 所以,究竟巫统的“新条件”是什么,至今未曾明文公开。 消息也说,慕尤丁正等待巫统提呈副首相人选,但拒绝被控贪腐案缠身的党主席阿末扎希。 另一方面,传慕尤丁不愿委任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为副首相进而引起巫统基层反弹一事,国阵总秘书安努亚慕沙表示,各方不应施压首相。 他强调:“首相有权决定是否要委任副首相,如果首相觉得有必要,就让首相有足够的空间委任适合人选。” “如果首相认为没必要而选择维持4名高级部长的决定,我们也应该尊重。”

国盟政府即将将在11月6日,提呈他们从执政以来第一次的2021年财案。由于提呈财政预算案能够证明一个政府是否有足够的国会议员支持,所以此事对于这位从今年3月走后门执政的慕尤丁和国盟政府来说,是一件令人感到担忧的事情。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日前也谕令,由于这次的财政预算案关乎大马前线人员的抗疫预算,因此陛下希望所有国会议员能够“停止政治纠纷”让财案顺利闯关。然而,如今有有消息传出,为了能够让财案能够“万无一失”通过,慕尤丁昨天在主持一场内阁会议时,“表现非常激动”。根据《星报》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昨天的内阁会议主要是讨论财政预算案为主,而主持会议的慕尤丁要政府提出一个无人能够挑剔的财政预算案。“慕尤丁说,他要确保这个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不被反对党破坏,而且已定在11月6日提呈国会。”“在会议上,他一直呼吁所有人抛弃成见,全神贯注在这次的财政预算案上,因为这关乎到国家和人民的福祉。”“尤其是在面对冠病疫情,而且又要确保经济能够在适当调整的财政预算案下获得复苏。”“在会议上,慕尤丁也向在座的每一位人士表示,在这段时间内人民正在密切关注国盟政府在领导国家方面采取的每一步。”“所以,部长们必须确保各部门发挥完美的作用。”另一方面,消息也透露,当时表现非常激动的慕尤丁说:“现在是时候让国盟政府的所有部门,证明我们能够应付当下(疫情)的情况,因为这次的财案将是他们的成与败。”此外,消息也指出,慕尤丁正是因为反对党议员的威胁,即不让财政预算案通过才会有如此表现。“所以,最终内阁一致支持财政预算案中应包括更多举措,为低收入群体和中小型企业提供更多拨款和免税。”根据报道,慕尤丁还在会议上透露当天他和国家元首会面时所发生的事情。“他告诉我们,陛下对财案的看法,陛下希望这次的财政预算案中,都应与人民的福祉有关。”

最新一季的国会下议院议会,将在来临的下周一11月2日复会,国盟政府将在11月6日提呈2021年财案,随后在11月9日至12月10日之间辩论这次的财案。 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昨天谕令,所有国会议员必须确保这次的财政预算案顺利过关,并谕令所有议员“停止政治纠纷”。 根据报道,一份来自国会的暂定的议事表显示,国会目前一共收到25项分别来自反对党的对慕尤丁投不信任票动议。 然而,另外有两名来自国盟的后座议员,同时也已入禀国会,对慕尤丁提呈信任动议。 根据这份议事表显示,提呈信任动议的分别来自国阵巫统的亚娄国会议员沙希旦,和来自伊党的巴西富地国会议员聂扎瓦威。 报道指出,这只是暂定的议事表,不排除未来这几天的正式版本出炉时或会有变化。 报道称,25项来自反对党提呈的倒慕动议分别有5项来自前首相马哈迪阵营国家斗士党、民兴党7项、诚信党11项、公正党1项,和行动党1项。 据知,诚信党沙亚南末沙布国会议员与雪邦国会议员哈尼巴各别提呈两项不信任动议。 根据暂定的议事表显示,第一项不信任动议来自斗士党的古邦巴素国会议员阿米鲁丁,排在第18位。 紧接着,就是来自伊党聂扎瓦威的对慕尤丁的信任动议。 据知,无论是信任或不信任动议,预料都将无法在国会“见光”辩论的机会。 因为根据议会常规,国会必须先行处理政府事务,即政府提呈的新法案或修正案。 如果有一名部长动议放行,或个人议员法案或动议才有机会挪前,以让朝野国会议员辩论及表决。

1 min read

较早前,行动党双溪比力州议员刘天球因在其面子书上分享了有关于泰国抗争集会照片,结果他在昨天到警局配合警方录供时,遭大马警方以煽动法令逮捕。针对此事,如今大马人民之声等三个维权组织今日联合发表文告,谴责警方这次的逮捕行动于法不合,更有逾越大马法律权限之嫌。根据文告,他们批评警方逮捕和调查刘天球,此举在大马法律脉络内根本毫无意义。他们说:“警方只是根据社交媒体描述另一个国家政治情况的贴文,就对刘天球采取逮捕行动和立案调查,这也是毫无意义的。”“警方和所谓的投诉人,他们在看了贴文并暗示说这个贴文可理解为是冒犯大马君主制,这是一件非常牵强的事。”文告指出,由于大马的“煽动法令”权限仅限于规范本国领土范围的事务,所以有关外国政府的评论并没违反该法。文告中,三个组织也要求警方给于合理的解释,即为何以能援引煽动法令逮捕刘天球。“若警方没能解释,这也意味着警方就是恣意行事,并且违反了马来西亚法律和马来西亚利益。”“因为,他们只因人民代议士告知邻国政治发展情况,就逮捕和扣留他,此举完全没有正当理由。”这份文告是由大马三个组织的联署文告,分别是:1)人民之声执行董事斯文2)净选盟执行总监叶瑞生3)独立新闻中心(CIJ)执行总监瓦莎奈度

1 min read

霹州即将爆发“逼宫换大臣”风波?在今年3月随着中央政权替换后,霹州也跟随中央的脚步,原本是希盟州务大臣的阿末费沙,选择“叛变”与国盟领袖联手,推翻自己的同盟再重新受委担任霹州务大臣一职。如今才从后门执政不到一年,就已传出阿末费沙的举动已引起霹州巫统的巨大不满,当中他在近期委任国阵巫统州议员作为他州务大臣的政治秘书,是导致霹州巫统怒火中烧的主要原因。根据《SuaraTV》引述消息人士爆料,如果阿末费沙与霹州巫统的关系仍然无法修复,那么霹州将在短时间内再度更换州务大臣。根据报道,巫统霹雳州主席沙阿拉尼已前后多次与巫统领袖谈及霹州国盟政府领导数项课题。据知,沙阿拉尼向基层反映,指如果再没有转变,那么将会正式采取行动。根据巫统内部消息透露,沙阿拉尼已经拥有足够的支持推翻阿末费沙,包括公正党和行动党的州议员支持。根据报道,沙阿拉尼除了获得公正党和行动党的4州议席支持外,同时也获得伊党3州议席的支持。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这项报道无误的话,这意味着虽然沙阿拉尼没获得土团党4名州议员的支持,但他仍然拥有超过指定的人数,推翻阿末费沙受委担任州务大臣。“委任国阵州议员作为州务大臣的政治秘书是导致霹州巫统怒火中烧的事情,这件事并没有与巫统商量,同时早前委任沙巴首长一事也是导火线。”“阿末费沙委任高乌阿兹聂依布拉欣作为其政治秘书的行为是一个分裂巫统团结的做法,而且也没有给予谈判的空间。”目前,霹州国盟政府是由国阵、土团党、伊斯兰党、民政党和独立人士所组成。执政党在59个州议席中,他们获得35个多数议席。35名巫统、伊党3席、土团党4席,而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巫统应该获得州务大臣的职位。“因此,我们在恢复国家管理和霹雳州管理方面一直都是秉持谦让的态度。”“看看沙巴是什么情况?我们在沙巴国盟只有4席,而他们完全也不礼让。”此外,巫统消息人士也表示,沙巴所发生的一切就是土团党的政治文化所造成的。”“那就是他们政治分裂以及他们认为只有本身有资任领袖,因为巫统支持慕尤丁担任首相。”“就如他们在上届大选偷走我们的人民代议士,在沙巴也是如此。他们吸引获胜的独立人士候选人对抗我们,这就是政治联盟?”

今天,高级贸易部长阿兹敏发表文告,呼吁朝野上下搁置分歧,与国盟一同联手抗疫。 结果,他的这番言论不仅惹来希盟议员的批评。 根据《当今大马》报道,阿兹敏前同僚——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纳苏丁针对阿兹敏的言论时直言,“叫阿兹敏先照镜子反省!” 他批评阿兹敏说道:“这句话是来自他的呼吁,算我们恕难从命!相反的,借用他对安华所过的一句话:先照镜自省。 ” 另一方面,今天诚信党主席末沙布也针对阿兹敏的言论表示,他大可不必这样呼吁,因为毕竟全民在这非常时期都会彼此合作的抗疫。 “我们所有人民,都受疫情影响,所以阿兹敏无需呼吁。” “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我们所有人都合作,不必由谁来呼吁。我们会一起承担责任,任何人都无需呼吁!” 此外,诚信党通讯局主任卡立沙末也批评阿兹敏,指他的这项声明只是一厢情愿。 “就比如,他叫我们‘不要玩政治,别玩政治’,然后国盟就在柔佛、霹雳、马六甲、吉打,最后是在沙巴夺权。” “他们就是在这种呼吁我们,‘停止政治操弄’了。”

为了对抗新冠肺炎疫情,这位人称“大马第一抗疫英雄”的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今天在记者会上唉声直言:“我们真的很累了…”诺希山今天在记者会上透露,自新冠肺炎疫情在今年2月在大马爆发以来,他和其他前线人员都已有10个月都进入永无止境的工作,没有休假。他表示,为了应战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他和卫生部属下的官员在高压下夜晚都辗转难眠。他说:“因为,大家要思考如何更好用更有效的对策去抗疫。”“当然觉得累,因为压力真的很大,就连卫生总监也会累的,甚至有时候压力太大,导致一直在想著如何解决问题而睡不著。”“有时候,甚至到半夜3、4点起床,来思考解决方法。”他表示,随着抗疫工作已连续超过了有10个月之久,今天卫生部终于承认,部分官员和前线抗疫人员目前已出现了精神和身体疲劳。尽管如此,他也强调,虽然前线人员的斗气依然不减,但在工作安排上出现了缺陷。“就算是在休假的人员,也从未真正放松过一秒。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的官员都面对高压力,就连夜晚都辗转难眠了。”“我们连续打了10个月的仗,没有休假、每天都要工作和开会,每个阶层的卫生官员都尽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他也直言,上述的问题也成为了卫生部在抗疫工作上,所面临的挑战之一。“没有休假,每一天都要开会商讨行动,好让卫生部各层面的职员能够执行工作。”此外,诺希山也透露,在经过卫生部的努力之下,国内的全国冠病基本传染数,如今已降至1.1。“这也证明了,如今在沙巴州和巴生谷,自本月14日落实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举措有效的。”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