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0,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马六甲最新的房屋政策出炉,马来房屋固打调高至70%,并在4月1日起生效。根据最新的房屋政策,甲州国盟州政府是以州选区设定土著固打制,当中有多达28个州选区中,就有25个州选区的马来房屋固打制从原本的60%调高至70%。此外,在这项最新的政策下,那些10英亩以下的房屋发展计划,无需兴建廉价屋不过。此外,甲州的土著在购买房屋时也享有优惠。根据最新政策显示,在马来传统土地的房屋发展计划,8万令吉或以上的房屋可享有5%优惠。然而,此事引起甲州行动党格西当州议员谢守钦不满,开腔炮轰国盟政府在最新房屋政策“大开倒车”。他今日发表文告指出,这项政策将进而导致房屋发展商遭受巨大损失。他直言:“尽管我国在新冠肺炎影响市场未全面复苏,但国盟政府却推出这些将导致土著房屋供过于求。”“然而,在非土著房屋供不应求情的政策,州政府的这项新政策最终房屋价格将陷入飙升与降价两难情况。”对此,他促请国盟甲州首长苏莱曼和掌管房屋事务州的行政议员嘉化阿丹对此作出解释。“我希望州政府能收回成命,并拿出长期及短期房屋需求的政见。”“因为州政府现在需要做的,是通过房屋局增建更多让低收入者受惠的房屋,而不是在没有与房地产发展商公会协商下,随意更改房屋固打。”“但是,很遗憾的房屋政策往往受到短期政治考量左右,而妄顾长远的社会经济考量。”他也强调,甲州房屋政策必须符合相关经济与社会的效益,而不是为了浅短的政治目标,而打乱房屋市场。

日前,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开腔炮轰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更多次促后者下台别“拖衰”巫统后,结果如今引起党基层的反弹。根据《自由今日大马》报道,纳兹里透露,开腔促他“闭嘴”的人,正是巫统总秘书拿督斯里阿末玛斯兰。报道指出,纳兹里也随即反击玛斯兰表示,自己不会因为被下“封口令”而因此而噤声,反而怒轰后者“下地狱”。纳兹里表示,他接获来自玛斯兰的讯息,告知他只有3人能代表巫统发言,即党主席阿末扎希、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及他本人。他表示,除了上述三人外,党内的任何人士仅能“为自己”发言。随后,纳兹里直言:“他(玛斯兰)可以下地狱了,因为现在是2021年,巫统更不是共产党。”“所以,我一直都在为自己发言。”纳兹里也表示,他在接获的讯息中也提醒对方,任何个人意见都不应把巫统党员之间的关系复杂化。此外,还“封口令”也表明,任何公开的口角只会在媒体上引起负面报导,这对巫统没有任何好处。而玛斯兰在讯息中告诉纳兹里:“别受到媒体煽动回应敏感课题,我们不需要对他们负责。”因此,纳兹里相信,这是是因早前发表“阿末扎希应下台”论,而接获封口令。他认为阿末扎希应辞职,因后者如今已成为政党沉重的负担。他指出,巫统不能再因阿末扎希所面临的官司而承受负担。

继在两天前社交媒体上流传着一段被指是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与公正党主席安华“串谋”的录音曝光后,如今巫统党内要扎希下台的逼宫事件越演越烈。尽管扎希在事后已第一时间出面澄清并报警以示清白,然而如今再有消息传出,巫统党内有一股势力正在形成,策划在今年8月份之前将阿末扎希与前任主席纳吉推翻。根据《自由今日大马》引述消息人士透露,这股推翻扎希与纳吉的势力被称之为“巫统3.0”,主要是以巫统“部长帮”为首。消息指出,这个全新的“巫统3.0”即将诞生,并扬言在推翻纳吉和扎希后,全新的党领导层将继续与土团党和伊党合作。根据报道,一位接近会谈的消息人士说:“巫统3.0将有新的领导者,并将与土团党和伊党合作。”他补充,要扎希下台的呼吁声在未来几天会越来越大,尤其是巫统部长们的逼宫行动将升级。巫统在1987年分裂后被称为巫统2.0。此外,消息人士也表示:有一些党的领导人依然“顽固地忠于扎希德”,但是,一旦扎希和纳吉被推翻,新的巫统就会强大起来”。他指出,巫统3.0将在下届大选后继续支持首相慕尤丁,并将全力以赴赢得真正的成为国内最大的马来党。尽管如此的,另一位与扎希阵营保持一致的巫统内部人士则表示,支持巫统3.0的人也可能会试图摆脱党的署理主席末哈山,因为如果扎希不再担任总统,他可能是下一任副主席。“他们也将试图摆脱哈山,他们的最终举动是控制巫统并支持土团党。那是巫统想要的吗?” 扎希因为涉嫌与安华录音有关新争议,上个月巫统年度大会结束后,两人都拒绝进行任何谈话。而且,当时扎希还形容,这是为压制巫统的恶意政治手段。

政府应召开国家气候变化研讨会,提出新构思,以恢复我国的气候行动和领导地位。环境及水务部长端依布拉欣未能在气候变化行动方面,展现其领导能力和专业知识,导致马来西亚美国总统拜登排除在将在本月22日及23日举办的气候峰会。端依布拉欣对我国不受邀而做出的解释,显示了他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一样缺乏对气候变化行动的知识和热枕。端依布拉欣指我国不像越南和印尼那样容易遭受气候变化影响,也不是制造了80%温室气体的主要国家,为此才不受邀。当新加坡也不在温室气体排放者或容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范畴里,却受邀参加气候峰会时,部长的这种说辞显然是不可被接受和不诚实的。实际上,所有国家都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差异只在于他们为促进区域内气候变化行动而做出的贡献。显然的,美国并未将我国视为在气候变化行动方便的环境战略伙伴,甚至认为我国的表现还不如越南,且还逐渐成为美国所谓的“干净”塑料垃圾的倾倒场。端依布拉欣不应否认这一点。反之,他应该以负责任和积极的态度寻求援助,恢复我国过往在气候行动的领导地位。如果国会没有不正当遭到停摆,那么国会议员就可以在议会里提出建议。未能认真看待气候变化将带来经济损失。包括剑桥大学在内的一项英国大学研究就预测了,世界上有63个国家,包括马来西亚的主权信用评级将因为气候变化因素而在2030年被下调。该调查进一步预测受影响最严重国家,如中国、智利、马拉西亚和墨西哥的评级可能在本世纪末被下调六个等级。端依布拉欣应该召开国家气候变化研讨会,提出新构思,以恢复我国的气候行动和领导地位。行动党愿意提供帮助和贡献,特别是前希盟部长杨美盈,她在环境和气候变化行动方面的努力是获得国际认可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4月8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较早前,国内外一些非政府组织公开反对大马政府遣返缅甸人回国,引起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的不满。根据报道,韩沙再努丁今日在吉隆坡召开记者会时感到不满表示,既然这些难民已符合遣返条件,他不解为何这些非政府组织还要反对。对此,他质问这些非政府组织,他们是否愿意承担拘留移民的费用。他表明,国盟政府将继续遵照国家法律,按程序遣返滞留马来西亚的移民。他说:“遣返这些犯罪的移民回去,时机到了我们就遣返回去。”“不然,我们还要扣留他们来干嘛?我不解为何有非政府组织要求不要遣返他们,为何?”他揶揄,既然那些非政府组织觉得心疼这些难民想要他们继续留在我国,那么他很乐意把政府收留难民的账单发给这些非政府组织,由他们承担难民费用。“如果这么疼惜(无证移民),他们大可承担(难民)的开销……住酒店都可以。”他也表示,既然移民本身自愿返国,他不解为何其他人却要出言阻拦。“如果他们要回去,为何却有人要阻止他们回国呢?”目前,国际特赦组织与大马寻求庇护组织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政府披露这1200名即将和已遭遣返的缅甸人是否具有难民身份。

1 min read

在去年,由希盟3党与前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国家斗士党和沙巴民兴党所组成的“希盟+”阵营,因为首相人选难产,导致这个组合最终不欢而散。在去年曾力挺马哈迪任相的沙巴民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今日直言,大马人民受够了公正党主席安华和马哈迪,因为首相人选不应只是限在两人身上。他表示,反对党阵营的首相人选理应还有其他选择,包括已准备西渡的民兴党。他指出,民兴党之所以会选择西渡,准备在西马开设分部和招收党员,这是因为希望给人民提供另一个选择。他说:“我们身为大马人,我们已受够了,因为首相人选不应只是安华或马哈迪,十七岁我们还有其他选择的。”“截止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一任首相是来自东马,民兴党西渡目的就是为了提供国人一个选择。”“因为我们最重要的是确保人民的福祉受到关注和照顾。”此外,沙菲益也认为,民兴党西渡的另一个选择,只是为了凝聚人民的力量并与反对党联手共同搞好国家。“所以,这并不代表民兴党或我都是痴迷于权力或相位的权力狂。”“相反的,我们和西马的其他政党,我们有较少的政治包袱和推动多元种族合作,这些正是他们的优势。”“因为在沙巴,我们有来自华裔和其他族群的首长,而且,州内的马来人和土著的权益也受到照顾。”“这些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也透露,民兴党与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的合作,能推动政治年轻化,吸引更多热爱国家的年轻人加入国家建设上。当被询问民兴党与希盟的关系时,沙菲益直言,自己在去年出席与希盟最后一次的会议时,已表明那已是该党最后一次以“希盟+”成员出席会议。“当我宣布时,当时安华、敦马哈迪及希盟领袖均在场。“虽然民兴党已非希盟+成员,但作为反对党,我们依然会为民众和国家利益,与反对党阵营站在同一阵线。”

1 min read

这名被指因为出言污蔑党主席阿末扎希而被巫统冻结党籍的前国阵总秘书安努亚慕沙的新闻秘书顿费沙今日直言,巫统无法与倡导社会主义与平等对待所有人的希望联盟政党合作。也是巫统布城区部署理主席兼前JASA职员的顿费沙认为,巫统无法与来自希盟的公正党和行动党合作,因为联邦宪法赋予马来人和土著特权。根据网媒《透视大马》报道,顿费沙被问及巫统是否可以与希盟合作而作出上述回应。他说:“(巫统)不可能与他们合作(公正党或行动党),除非我们可以协调自己的意识形态。”“可是,我无法想象是否能够办到,因为一方的意思形态是建设在社会主义和平等对待所有人上。”“因为联邦宪法赋予(马来人和土著)特权,并把伊斯兰设在最高的地位。”“所以,我就不相信这些复仇者可以接受这些。”值得一提的是,顿费沙曾在通讯及多媒体特别事务局(JASA)任职,他是针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和《罗马规约》(Rome Statute)一事作出回应。“倘若这不是问题,希盟便不会倒台。这是不可妥协的课题,因此我们不想选错。”根据报道,顿费沙在加入安努亚之前,他经常攻击公正党和行动党试图摆脱马来人特权,挑战伊斯兰在我国地位的行为。与此同时,他曾指责行动党以“基督化议程”吓唬支持巫统的马来人。在希盟执政时期,《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和《罗马规约》由前希盟外交部长赛夫丁提出,他目前受委为国盟的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这项课题,因为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在党代表大会表明不会在下届全国大选,与公正党主席安华、土团党和行动党合作后再次受到关注。此外,费沙也指责阿末扎希,在巫统全国代表大会上在与公正党主席安华的关系上撒谎。“在巫统代表大会时,阿末扎希说他只是遇到安华闲聊和午餐。”他也揭露,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并没有在3月27日至28日的全国代表大会上,解释他为安华写支持信一事。

1 min read

今天在推特上,流传着数张被指是马来西亚驻缅甸大使扎哈里与当地军政府部长会面的照片。 在这数张照片曝光后引起争议,希盟三党及国际维权组织批评国盟政府认可“恐怖分子”,更开腔要求大马外交部长希山慕丁出面交代此事。 根据希盟秘书理事会文告,扎哈里与当地电力能源部长吴昂丹乌的会面,进而导致许多人质疑大马的立场。 “众所周知缅甸军方或缅甸国防军在2月1日推翻缅甸的民选政府。” “因此,我国大使却在此时与当地军政府部长会面,进而导致引起许多人揣测马来西亚认可军政府,这对重振缅甸的民主毫无帮助。” “有鉴于此,希盟要求希山慕丁立即出面回应。” 这份文告是由公正党宣传主任三苏依斯干达、国家诚信党宣传主任卡立沙末和行动党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周四发出联署声明。 文告也表示,目前大马的立场没有改变,以首相慕尤丁早前促尽快释放缅甸国务资政及全国民主联盟(民盟)主席昂山素季为首。 “此外,(慕尤丁)也要求召集紧急东盟会议讨论缅甸政变后的局势,但是这并无落实任何东西。” 此外,一名为Ro Nay San Lwin的社运份子发推文质问:“马来西亚是在承认‘恐怖分子’国家行政委员会(SAC)为合法政府吗?” 而且,大马政治评论员兼研究学者碧莉洁威斯也表示,我国大使与军政府会面的照片,这足以反映出大马认可“参与反人类行为的政府”。 “马来西亚大使是首个与缅甸政变政府会面的东盟外交官,如同赋予他们合法性。” 另一方面,碧莉洁威斯的推文则引起了公正党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玛利亚陈的关注。 玛利亚陈质问:“国盟你是在开玩笑!你没办法辨别什么是军事政变和合法政府。当然与你当初执政时不一样!” 其他推特用户则认为,扎哈里与吴昂丹乌的会面也许为了讨论生意和投资,因为2国有经济利益。 根据报道,两方是在昨日会面,但是目前尚不清楚商讨的议题。 根据网路流传的消息,这是缅甸军方电视台所发出的会面影片,以及罗兴亚自由联盟共同创办人骆乃善在推特发出的截图。...

1 min read

昨天在社交媒体上疯传这一段被指是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和公正党主席安华“串谋”的录音后,政坛上引起巨大风波。尽管安华与阿末扎希在时候相继否认,但曾是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的房地部长祖莱达却表明,凭她过去在该党的20年经验,他一口认定这段音频的主角之一肯定是安华本人。根据报道,祖莱达今天在安邦出席一场活动时,被记者询问到有关录音的内容而作出上述回答。她指出,尽管安华和扎希已否认他们是录音的主角,但她在听了有关录音之后,肯定安华就是主角之一。她说:“我也听了那支音频,而且后来我们看到阿末扎希否认,昨晚安华也表明,这是有心人士的伎俩。”“但是,根据我身在公正党20年、国会和安华身边共事多年的经验,我可以肯定和相信,那(段声音)就是安华的。”她也指出,相关录音内容音内容也是她预料之中的事。“至于(录音)内容,那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哈哈!他们发表任何言论,我们仅视之为生活的一部分。”从昨天开始,巫统党内圈子与媒体就已相续在WhatsApp接获一支两人通话音频,而录音中的其中一把声音疑似安华,而另一把声音则疑似阿末扎希。当中,“安华”甚至开腔赞美“扎希”表示,他在巫统大会的总结演讲让他“非常感动”,为对方“感到骄傲”。目前,扎希和安华已严正否认此事,并表明将指示助理报警备案自清。

1 min read

马来西亚历史新篇章,首相慕尤丁通过通讯与多媒体部长赛夫丁阿都拉和该局总执行长阿末依赞发出最新指示,把东马沙巴和砂拉越从“州”称号改称为“邦”。根据大马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周四(8日)所发出的通知,在慕尤丁的指示下,即日起沙巴和砂拉越从“州”升格为“邦”。根据文告,慕尤丁于4月初出席在砂拉越古晋出席一场活动时,已明确指出:“砂拉越和沙巴是“邦”,而非“州”。”“尽管人民都把沙巴及砂拉越称为州,但实际上沙巴和砂拉越已是“wilayah”或“region”(邦)。”当时,慕尤丁也表示,砂拉越不是州,是邦,而且,砂拉越很大。“尽管砂拉越人口不多,但却是各种族和谐共处的模范。”据知,当时慕尤丁为自己一时口快称砂拉越为“州”而道歉,并认为砂拉越从现在起应当被称为“邦”。此外,慕尤丁也表示,从现在开始要提醒大家别忘记,砂拉越是邦(Wilayah),而不是州(Negeri)。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