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9,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就在巫统将在本月31日召开该党最高理事会针对是否再度与土团党合作事件做出最后定夺之际,如今有消息传出指党主席阿末扎希被人逼宫事件越演越烈。根据网媒报道,为了针对是否与土团党再继续合作,如今的巫统已分裂成两派,一派是支持巫统继与土团党合作,另一派是以阿末扎希为首的支持与土团党一刀两断。根据来自一名不愿具名的巫统最高理事会成员透露,随着扎希的庭案即将开审,如今巫统党内有数名“大粒人”正在背后策划推翻阿末扎希领导的巫统基层。他指出,这数名的“大粒人”目前已尝试拉拢数名巫统最高理事的支持,同时支持该党继续和团党合作,进一步向阿末扎希逼宫。根据这名不具名的巫统最高理事成员表示,向网媒《今日自由大马》透露,党内有数名“大人物”在试图拉拢全面的支持,要阿末扎希下台。这位匿名的最高理事成员向《今日自由大马》指出,他们不是在讨论土团党的领袖,而是巫统的领袖他们是否在分裂自己的党。他说:“如今,党内的两派人马正在和我们讨论,而且其中一派甚至要我们同意继续和土团党合作,结果另一派当然是坚持与土团党一刀两断。”此外,这名消息人士也担忧,即如果该党最高理事成员允许自己继续受到这些领导人影响,有更多人或会支持与土团党合作。“如今已经有人质问,我们为何还要继续让扎希领导巫统。”另一方面,来自国阵成员党的消息人士表示,这些要求阿末扎希告假的人士一共有2位。“这两名反扎希的人,都是在上届大选输了但仍拥有党职的人。”他也指出,该两名领袖之前是支持前党主席纳吉,但随后又转态联合支持土团党的巫统领袖。“他们还说,如果支持扎希巫统就会变得越来越衰弱,因为扎希或会被控,巫统最后会变得如何?”

1 min read

正当政府在其他州属实行限行令的第4天之际,今天贸工部高级部长阿兹敏被揭在这个时候跨州到柔佛边加兰四湾岛甘榜武吉拉惹达拉参与互助活动,结果引来数位希盟国会议员的批评,更指他利用部长职位滥权。根据《马新社》报道,阿兹敏这次的行程引来非议后,公正党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法兹在推文讥讽写道:“哗!原来是跨州,这是什么限行令?”法米认为,政府实施限行令禁止人民跨州之际,而阿兹敏身为身为内阁高级部长更不应该竖立坏榜样。另外,阿兹敏的举动也引起同样来自公正党新山国会议员阿克玛的不满。根据报道,阿克玛在推特贴出一张照片,炮轰阿兹敏又再知法犯法,在限行令期间堂食之余,还没戴口罩与官员近距离吃饭。根据照片显示,可见当时阿兹敏与官员排排坐的照片,坐在一张长桌后的中央位子,在他两旁则坐了一些官员,似乎准备召开记者会。从照片可见,当时阿兹敏等人都戴着口罩,不过每人的桌前都放着矿泉水和包装椰浆饭。对此,阿克玛在推文写道:“听闻在边加兰有聚餐?”“不是说限行令下,普通人要堂食都不允许的?(现在情况却不同)是因为部长的关系吗?”而阿兹敏较后接受访问时澄清,指他的部门已批准10万令吉的拨款,以提升柔佛边加兰和东海岸区的排水系统。他指出,该部前往柔佛哥打丁宜县赈灾是事先获得国家安全理事会批准。“针对赈灾一事,贸工部已提呈信函给国安会。因为这次赈灾对政府来说,是一个非常时刻,以协助灾黎清理他们的房屋,并提供援助。”“国安会批准赈灾,但必须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他也表示,自己也一直提醒其团队必须时刻遵守SOP,包括戴口罩及维持身体距离。他指出,事实上这笔拨款急迫,因为在这两地的排水系统年久失修,同时也是当地本月初水灾的肇因之一。阿兹敏表示,边加兰和东海岸两地最近发生水灾,导致来自149个家庭的542名居民必须疏散到5个救灾中心。

上周,国盟政府祭出以对抗新冠肺炎疫情为由,向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寻求御准颁布紧急状态后,引来巨大风波和希盟的批评。针对此事,来自巫统的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承认,国盟政府向国家元首提议在全国范围颁布紧急状态,并非全部为了抗疫,因为政治动荡也是其中一个因素。根据《前锋报》的报道,安努亚坦言,政治不稳定和新冠肺炎疫情恶化,加剧了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压力,所以内阁才会向陛下提出颁布紧急状态的建议。他表示,如果说政府颁布紧急状态只是为了应对新冠肺炎,这个说词并不完全准确。他解释,一些人把政府颁布紧急状态的决定,被视为避免疫情进一步恶化的解决方案。“所以,如果只是政局不稳,那么可以用政治来解决,如果只是新冠肺炎,那么只要政府稳定,就可以解决。”“但是,每当涨潮时下雨,那么洪水就会变得太大,所以我们需要一个解决方案。”“事实上,有许多没参与应付新冠肺炎的人不理解,为何政府会选择颁布紧急状态,他们只会认为,这其实是为了要挽救首相。”他也阐明,目前的局势与一些可能破坏稳定、民生和人民安全的因素同时发生。“我们从政治角度看,由于政府更迭,执政政府却只获得微弱多数支持,因此有些人制造动荡。”“所以,这种不稳定发生在我国乃至全世界都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时候。这是有联系的。”

1 min read

昨天,马来西亚的单日确诊病例又再次创下史无前例的记录,打破自去年3月以来确诊人数最高达4000多宗。 对此,卫生总监诺希山发文警告,如果政府这次实行为期2星期的限行令(MCO2.0)失效的话,那么人民将会看到国家面临“最悲惨”的一幕。 他在其面子书发出两张警示图,并预言如果人民不自律不守标准作业程序(SOP),甚至无视MCO存在的话,国内各大州属即将全面“染红”。 他表示,如果人民没认真看待此事,那么我国即将发生最可怕的事情,那就是人民会看到各州地区都将沦陷为冠病红区。 对此,他再次相劝国人,必须无时无刻都待在家,有事没事也尽量别外出。 “因为如果我们不能正确执行MCO,最坏的情况即将到来。” “所以,我对所有人的每日提醒就是‘请留在家中’。待在家里,保持安全。” “我们所有人是时候认真对待这个MCO了,不然的话,你就会看到所有州属都成为红区时,到时已不足为奇。” 根据诺希山公布的图表,我国昨日的确诊病例数据,和两张显示东西马各州地区的确诊病例。 根据图表,目前的西马和沙巴几乎全是红区,只有砂拉越还保留着一些绿区。 目前,正在实行限行令的州属分别是,沙巴、雪兰莪、槟城、柔佛和马六甲,吉隆坡、布城,纳闽,吉兰丹和砂州诗巫。

1 min read

随着在3天前号召所有国会议员致函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要求撤回紧急状态后,如今公正党主席安华再有下一步的行动,即他的律师团已准备针对这项颁布而作出司法挑战。他今天发表文告,痛批国盟政府指人民为了配合政府抗疫而已在实行的限行令中受到种种苦难,但国盟却在滥权颁布紧急状态。对此,安华宣布,自己目前已委托律师团准备入禀诉讼,挑战慕尤丁为首的政府颁布紧急状态的决定。他表示,他最近宣布将上书国家元首,同时要求捍卫宪法和人民免于政府的滥权。他说:“此外,律师团已受委托准备(向法庭入禀)申请,挑战慕尤丁政府颁布紧急状态的举措。”文告中,安华表示,目前最令人沮丧的事情,莫过于这个国盟政府的无能,也是慕尤丁政府采取最新的“颁布紧急状态”,让人民陷入绝望当中。他指出,慕尤丁政府颁布紧急状态的举动由于无法达至更加有利的抗疫效果,同时也无法让人民在遭受大流行带来的经济不确定性的困扰。“这是政府的无能为力。人民目前已面对失业,贫困和生存困扰着我们。”“我们一定不能忘记我们失去的那些人,因为目前已有600例死亡是600例死亡。”尽管如此,安华也表示,当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际,慕尤丁政府近期采取的对策反映了当局已无能为力。“最新的限制条例不仅混淆,人民在疫情下更显得茫然无助,但却未获得政府足够的关注,以致贫穷、生计、甚至身心健康、孤寂和网络霸凌等问题继续困扰着每个人民。”“威胁结束后会是怎样的局面?我们的事业会受影响吗?我们的学子能否继续他们的学业?隧道尽头是否有曙光?当今的政府仿佛不能给我们任何的信心,更别说许我们一个更好的未来。”“人民在困局中希望看到确定性和透明度,但政府的各项宣布模糊及仿佛缺乏预先策划而伤害了人民的感受,并引发恐慌和茫然。”他也批评,慕尤丁把国家推向一个充满矛盾的谷底,限行令成为一个徒劳和毫无意义的年度项目,复兴明显只是空口说白话。“结果,我们如今回到了原点,从新开始。这令我想起爱因斯坦的名言:疯狂就是重复做一件事,但期待不同的结果。慕尤丁政府如今把国家置于疯狂的深渊中。”他也指出,国盟政府应该要协助人民和恢复人民的信心,可惜当权者不仅未拉平疫情曲线,反而继续刁难和愚弄人民,把人民当成小孩子。他直言,限行令已让人民不能过正常的生活长达近一年了,这也这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慕尤丁的领导下,这种毫无理性而绝望的紧急宣布,将进而导致人民与政府之间造成了鸿沟。”安华也直言,颁布紧急状态与抗击大流行冠病疫情无关,而这也是慕尤丁为了自保通过非法的后门政府获得的权力。“试问,这样可以说甚至信任吗?我们是否应该这位背叛人民的首相?”“我呼吁最高元首捍卫宪法,避免国盟政府这种严重的权力滥用。”“另外,我也宣布,我们的法律团队已被指示准备针对慕尤丁和国盟政府毫无根据地宣布紧急状态的申请。”“我也恳请马来西亚同胞,不要失望。因为在我国多元文化社会,我们会拥有尽可能多的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我们必须继续遵循SOP,最重要的是正确戴好口罩,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并洗手。最好的话请你礼物待在家里。”“我们也决不能犯下过去一年的错误教训,而必须努力不断改善自己和彼此。”另一方面,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也证实,希盟三党将会共同签署由安华发起,要求国家元首取消紧急状态,并御令国会尽早开议的请愿书。他声明,希盟预料是在明天向国家王宫呈交这份请求。“这也确实是希盟主席理事会在会议上的决定。”据知,目前希盟三党的所有国会议员已经同意联署这份请愿书,并以安华为首呈上信函。

民主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2021年1月17日(星期日)于居銮发表文告:首相应善用3500万令吉拨款为民谋福首相慕尤丁昨日迅速发文告说明关于他个人选区3500万令吉工程拨款事项,证明确有其事。作为我国政府表率,即便该款项是他个人可以完全决定之事项,他也应该好好善用,免得毁了个人形象。更重要的是,这笔拨款理应为经济或公共卫生领域创造更大的价值与回报。昨日,媒体才报道中国政府在面对疫情反弹,感染个案数激增的情况下,迅速在五天之内,盖好一栋拥有1500个床位的新冠肺炎医院。同一时间,马来西亚人从网络上得到的消息却是,首相的选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迎来三座新的社区礼堂。显然,政府错置了应当优先发展的项目。从去年开始,居銮中央医院就被选定为新冠肺炎治疗医院。相较于国内其他医院,哥打丁宜路的居銮中央医院才刚启用十年,的确很新。但是,建俊启用至今,医院十楼始终空置,没有任何床位。我曾被院方告知,该楼层只需要3800万令吉,即可添置38张配有所有设备的完整病床。在疫情严峻的情况下,我国所有政府医院都已经超载,继续提升。我诚心希望首相可以明智果断的决定,取消三栋3500万令吉社区礼堂建设,把这笔钱花在柔佛新冠肺炎医院的提升上,协助第一线医护人员击退病毒。自从居銮中央医院被指定为新冠肺炎医院,居銮区其他病症的病患都被迫转往就近的明吉摩诊所就诊。问题是,明吉摩诊所当年设计建设时,预设每日看诊300人;可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该诊所每日就已经必须负荷800多个门诊病人,去年三月开始,情况更是每况愈下。实际上,县卫生局也有提议利用目前空置的医院旧址,建设新的第三型诊所,总建设费用2500万令吉。值此时刻,增建诊所、提升医院承载,都远比建设社区礼堂更迫切。这是一个简单的政策选择题,我希望首相做出明智选择。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在上周四发表文告,号召所有国会议员发动联署共同致函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以要求立即撤回紧急状态及召开国会。 然而,这位资深律师莫哈末哈聂夫则认为,既然国家元首颁布紧急状态属符合联邦宪法,因此他建议安华,应把集中力聚集在质疑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出任首相的合法性。根据报道,哈聂夫表明:“与其要求撤回紧急状态,倒不如安华不如质问慕尤丁任相的合法性。他认为,安华现阶段号召所有国会议员要求陛下撤回紧急状态不合适。他进一步解释,这是因为国家元首有权在紧急状态下,指示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以接手管理这国家。 他说:“在紧急状态下,陛下也有权在不委任首相或不进行大选,但可成立特别委员。”“还有一些法令如反跳槽法令,可在该委员会下通过,还可以指示银行延长借贷者的摊还期。 ”他也认为,尽管在紧急状态下国会已停摆,但国家依然可以落实更多议程。他说:“事实上,在紧急状态下,依然可以落实许多事情,所以我希望,各国会议员可以更成熟。” 此外,哈聂夫也指出,尽管根据联邦宪法第150(3)条规说明,有关紧急状态必须提呈至国会下议院与上议院,但陛下现有的宣布仍是合法。 “在宣布紧急状态时,国会已被暂停,但对此紧急状态属合法。” “这些都是国会议员能做的,那就是挑战慕尤丁的合法地位。因为在他建议国家元首落实紧急状态时,他已失去了大多数议员的支持。” 然而,另外两名法律专家则不认同哈聂夫的建议。前学者阿兹峇林与律师沙里占约翰一致表示,尽管紧急状态属合法,但一旦国会召开,紧急状态必须提呈到国会。“但是,根据宪法也没有规定,一定要提呈到国会才会生效。”另外,大马律师公会前主席库图布也认同阿兹峇林的观点,并指安华的举动没有违法。 “紧急状态可持续到8月1日,或国内疫情受到控制后,可提早解除。所以,安华可以要求国家元首撤回紧急状态,因已有条规。”

1 min read

昨天,慕尤丁在其面子书上载了数张自己与其他各州大臣和内阁部长在国安理事会上进行视讯会议,以讨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对策。 根据目前在实行MCO的布城,任何人开会都必须戴上口罩,然而根据慕尤丁所上载的数张照片当中,网民却惊讶的发现有多位国盟部长在召开会议时,全程不戴口罩。 而且,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早前所设下的SOP,在限行令期间禁止一切形式的任何面对面的政府会议,而且会议都必须以视讯方式进行。 根据慕尤丁上载照片显示,国盟部长包括高级国防部长沙比里和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高级部长阿兹敏等10人会议室里面,和部长和大臣一样全都没有戴口罩。 报道指出,尽管这也只不过是一场与慕尤丁的视讯会议,但很显然的众多网民认为,既然各州大臣和首长都亲临首相署,多位部长包括卫生部长阿汉峇峇与卫生总监诺希山在内的4名卫生部代表也在另一个会议室等都有在,因此部长们同样也必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没戴口罩的除了有沙比利和阿兹敏之外,就连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和柔佛大臣哈斯尼也将口罩拉到下巴。 至于其他部长、大臣与首长的约10人会议室,大部分人都有戴口罩,但是根据照片显示,只有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赛夫丁没戴口罩。 面对众多国盟部长在开会时没以身作则戴口罩遵守SOP的举动,立刻引起许多网民炮轰,并有多位网民纷纷选择点选“愤怒”表情以示不满。 网民留言写道:“国安会本身和高级部长也没有戴口罩,而是还是面对面地会面。这已显然严重违反自制法律和SOP。”。 也有网民指出,既然夜市和,服装店,自助洗衣店,眼镜店,理发店和发廊,水疗和反射疗法中心,学费班,音乐班,舞蹈班,美术班,修订班,语言班等都不可营业,那么为何部长们却可以面对面且没戴口罩出席会议?” “3人戴口罩而已,其他10个人不需要戴口罩。这图片已一图胜千言!你自己看。非常失望,这种烂政府已让大马卫生部的苦心白白付诸流水了。” 随后,也有网民把炮口对准天天在电视直播上汇报大马政府对付违例民众的沙比里写道:“天天叫人守SOP,每天都可以看到这件红色衬衫(沙比里)的现场直播,但是我什至没有戴口罩。” “这班人不戴口罩,反观诺希山已被人民视为领导人的最佳典范。” “身穿红衬衫的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告诉人民,所有会议必须通过虚拟/在线方式进行。结果到最后却是他自己违反了他的言论。我们对这班领导者还有什么期望?” “请罚款自己未在聚会中戴口罩的人,再罚款其他人” “阿兹敏沙比里在封闭环境中不使用口罩。这是不好的例子,您希望人们会效仿。俗话说,猴子见猴子做。” “法律是他们定下的,也是他们违反的,只在马来西亚。”,“昨日的单日确诊病例已经破4000宗,为何大多数人依然不戴口罩?“ “就算你们的检测结果是阴性,但你们身为立法议员,你们有这样的责任,别成为人民的负资产!” “感觉上这个1月份的SOP,可以马上丢掉了。”

1 min read

昨天,大马卫生部临床试验研究所(ICR)发布了常见问答时已证实,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IMBCAMS)所研发的新冠肺炎疫苗,含有该国的清真认证。 根据卫生部所发布的常见问答录中有提到,中国疫苗已获得“哈啦里认证服务重庆”(HCS)的认证。 此外,卫生部也证实,该国的清真认证同时已获得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承认。 而且,我国还是中国以外首个进行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疫苗临床研究的国家。 另外,卫生部临床试验研究所也表明,大马进行新冠疫苗试验,是为了确认国人在接种后安全性的周期。 对此,卫生部也呼吁3000名志愿者参与新冠肺炎疫苗临床试验。 根据报道,目前只有此前未感染新冠肺炎的青年适合参与临床试验,因为在接种疫苗痊愈后的病患,目前卫生部已证实他们的发展出对抗新冠肺炎的抗体。 卫生部也表明,只要是18岁以上身体健康的成年人都可参与,共病(Comorbidity)受控的青年也获准参与临床试验。 “进行临床试验前会事先检查志愿者的健康状况。” 根据早前的研究,通常民众在接种疫苗后,会引起的常见反应包括:疼痛、红肿和注射部位痕痒、疲惫、发烧、腹泻等。 但卫生部强调,这些症状都只是短暂且可以被治愈。 “因为疫苗的长期安全性是未知数,试验是为了研究疫苗安全性是否可以长达一年周期。” 此外,根据常见问答中也提到,相关单位不会告知志愿者究竟是接受疫苗接种或安慰剂,以维持试验的完整性,避免偏见。 “志愿者会接受两剂注射,第二次注射须在14天后进行。” 此外,志愿者不会获得报酬,他们将获得车马费补偿。

上周,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御准了国盟政府的提议在全国颁布紧急状态后,公正党主席安华在上周四号召所有国会议员发动联署共同致函陛下,要求立即撤回在1月12日宣布的紧急状态并召开国会。据知,安华的这项号召继有盟友行动党响应之后,如今再传出由前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国家斗士党4国会议员将参与这次的号召。根据网媒报道,此消息获得斗士党上议员玛祖基证实,并表示该党将与希盟议员联署,要求国家元首撤销紧急状态。“我们也同意(安华)向国家元首提出诉求,因为很多人民担忧因为紧急状态对经济造成影响。”他说:“预料斗士党将会在周一发出联署诉求。”此外,来自一名不愿具名的诚信党领袖告知,希盟与斗士党这次不会各自提出请求,而是以希盟联署的形式提呈联名诉求。他说:“我认为,我们有必要直接让国家元首知道我们的担忧。”他表明,尽管希盟联署致函陛下,但他强调,此举并非对最高元首谕令提出异议。“我们只是希望,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可以重新考虑紧急状态。”另外,他附和安华的言论,即认为慕尤丁没必要颁布紧急状态,因为现有的法令已经足够。他说:“现有的传染性疾病防范及控制法令下的线性已经够广泛,也能够有效的在去年遏制疫情。”“再来,希盟一贯支持为了应对新冠肺炎而采取的任何合理步骤。”“因此,国家根本就没有必要因为新冠肺炎而动用紧急条例。”根据报道,目前相应安华号召的公正党和行动党中,已经有超过半数国会议员对安华上周的建议表示认同。 目前,希盟共有91名国会议员,而斗士党有4议员,至于民兴党有9议员,但是他们对于此事尚未有决定。其中一名议员也透露,目前尚未获得党主席沙菲益的任何指示。“我同意,可是我们需要等待进一步指示。”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