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1 min read

随着巫统和伊斯兰党在数场州选时已决议分道扬镳,进而导致国民和谐(MN)阵营的的合作已名存实亡。 针对此事,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如今把矛头指向巫统特定领袖,是让两党合作告吹的罪魁祸首。 他在面子书发帖文表明,事实上,在巫统内有特定人士要改变两党早前同意的隐藏“团结议程”。 惟哈迪并未点名所谓的特定人士是何人,以及隐藏“团结议程”是何事。 哈迪也是伊党马江国会议员,他指出,上述事件导致两党的政策和方向遭到破坏。 他强调,伊党对两党所签署的事项始终如一,而所合作的事项也有其界限,包括只是涉及依据伊斯兰的穆斯林大团结,只做好事不做坏事。 “但是,伊党坚持不展开罪恶的合作,例如继续树敌和不觉醒地把罪恶收藏起来。” “伊党也不会向贪污、政治献金、要求职位和滥权等事项妥协。” 哈迪也表示,国盟比国盟和谐还要更早存在,尽管有人要拉倒全民和谐的合作,但伊党还是会努力捍卫。 他指出,伊党会拒绝任何乖离了“可兰经指引”的人士,这些人将在来届大选吸取到教训,包括失去权力和议席。 他指出,伊党不会因为在几次的选举中失利而倒下,因为其路途还未到尽头。 根据报道,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此前曾表明,至今无论是巫统或伊党任何一方,都没有宣布解散或退出国民和谐。 伊党与巫统于2019年成立国民和谐,原意是合作备战第15届大选,惟伊党后来慢慢倾向与土团党合作,并共同成立国盟;巫统则反对与团结党合作。 在此前的马六甲和柔佛州选,伊党都选择跟国盟站在一起,不惜跟巫统对垒,两党领袖也不断互批指责。

1 min read

随着全国第15届大选已逼近,在日前宣布将全面回归政坛的公正党猛将拉菲兹正式推介“Ayuh Malaysia”运动,助希盟以争取中间选民支持。然而,对于被前首相纳吉的嘲讽并被冠以“歪理之王”的称号,拉菲兹今日开腔反讥指出,尽管身为执政党的巫统有一堆部长,但却没有解决人民议题的方案。他强调,一个内阁部长如果毫无想法,就算有再多部长也对国家和人民没有意义。“至少我有方程式,但你(巫统)有一大堆的部长,却连一个方程式也没有,脑袋放在哪里?”他认为,有方程式尤其重要,因为这能够让政府为问题找到解决方案。“为何方程式重要?因为当我们提出想法时(必须能够让人明白)。因为巫统是不明白这些想法的,他们只晓得(重复)方程式(但没有想法)。”根据报道,拉菲兹因为在此前力促希盟从前首相纳吉夺回舆论主导权后,遭到纳吉嘲讽,希盟大可拿回舆论主导权,反正他也没兴趣当“歪理之王”。他指出,无论纳吉的网络声誉如何,人民对他仍有负面看法。“当你询问选民或受访者:‘对纳吉是持有负面或正面看法时?’,相较于其他政治人物,大众仍对纳吉持有最多的负面看法。”“截至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真的受欢迎,但我认为,他真的是编排了这一切,即是当他走访某些地方时,他会确保当地出现人潮聚集的情况,他也拥有庞大的社交媒体团队,助他回应或留言。”“这并非是他一人(策划),这很明显,我认为他有很多钱,能这么做。”他也认为,在野党缺乏“反叙述”,无法胜过纳吉推动的“我的老板”(Bossku)运动,才造就了纳吉的“人气”。他强调,在通过线上平台争取选民支持方面,希盟正落后于国阵和国盟。他直言,在这场网络政治印象战中,希盟必须增进自己的实力,因为大多数人都是通过社交媒体了解情况的。“这就是为什么10年前,甚至在上届大选前,我们是网络印象战的始祖和赢家。”“当时如果在面子书上直播,可以达到5万次观看数,甚至我本身的直播观看数,一周内可达百万次,但在过去两三年里,我们不仅输了,还被(对手)按着打。”另一方面,他也认为,自己要吸引看起来在过去的马六甲和柔佛州选已“政治疲倦”的选民,在来届全国大选出来投票。他表示,与其使用政治攻击的手段,他会选择用生活现实,以吸引上述选民能像在第14届全国大选那样出来投票,进而让希盟执政。“即使无法改变其他政党的看法也无所谓,只要能将投票率提高到70%,国阵或也无法取得大胜,或根本无法取胜。”“很大可能这些不出来投票的选民,是支持我们……我们必须打动和恢复他们的信心,我们需要他们的支持。”“这不是政治领袖要抢夺职位的问题,意思是我们曾经做过,如果能够持续下去,人民会支持。接着两三个月我们将感受得到。”“因为州选举的成绩反映了大部分人民不要理会。”“希盟和公正党必须负起责任改善我们的方式。当到了选民觉得是浪费时间,他们的情况没有改变,选民就真的是失望了,而政治人物也失望。”他指出,通过“Ayuh Malaysia”平台,人民可以施压政治领袖聆听他们的声音。拉菲兹也表示,他们不要专注在政治攻击,而是要重新激起人民要改革的决心。“我们在2018年的全国大选胜出是因为人民的激情……可以看到的是,通过‘Ayuh Malaysia’平台,我们要告诉所有马来西亚人,不是政党的问题,而是你们要支持谁。”“我们必须重谈对的事情,我们要邀请所有大马人,即使我们所支持的政党不同,但我们拥有同样的问题。”他补充说,我们所传承的问题将会瘫痪我们是一样的。根据拉菲兹,“Ayuh Malaysia”活动将专注于5大议程,即确保食品安全、再生能源、技职教育、可负担房屋和民主教育得以落实。

1 min read

为了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政府于数年前开创了”吾安“(Mysejahtera)应用程序,并在至今已掌握至少3800万名用户个资的”吾安“应用程序。 然而,随着政府在去年表明,将会把Mysejahtera出售给一家私人企业后,如今此事再度引发拥有权归属和数据隐私的问题。 根据公正党主席安华,他今日发文告揭露,指MySJ与政商关系密切,并内阁解释为何不把吾安保留给卫生部掌管,反而准备通过直接颁发合约的方式,转售给一家私人公司。 安华指出,政府在未经过公开招标就出售给一家私人企业,此举将触发数据隐私安全及私人卫健资料遭滥用的问题。 他表明,事实上内阁在去年11月26的会议上批准,卫生部通过直接谈判的方式,将吾安转售给MySJ私人有限公司。 “为何政府决定卖吾安给一家私人公司,而不是让卫生部继续管控它?为什么不采取公开招标的形式,确保出售过程透明?” “为什么MySJ公司是这个项目唯一受考虑的公司?” 根据安华,卫生部官员最近在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听证会上供称,MySJ与吾安开发商KPISoft Malaysia私人有限公司无关。 他直言,MySJ不仅与KPISoft有关,而且持有MySJ的个人和公司,跟政府有密切的政商关系。 安华指出,KPISoft两名创办人是间接通过Revolusi Asia私人有限公司,拥有MySJ的81.4%股权。 对此,他质疑政府通过直接谈判颁发合约给MySJ是否合理,以及该公司的工作范围。 “此外,卖吾安给一家私人公司,引发了种种有关数据隐私和潜在滥用卫健数据的担忧。” 他要求内阁解释,政府与这家公司的合约条款,是否依然与卫生部向来的承诺一致,即所有个资仅限于管理和遏制2019冠病,不会向第三方揭露或转至海外,作为商业用途。 ”MySJ的职责义务为何,以确保马来西亚人基于公共委托,而通过吾安所分享的数据,不会作为市场、产品发展、监控和歧视之用途?“ 他也表示,根据卫生部数据,自2020年12月以来,迄今共有110亿笔登记(Check in)资料,内含私密资料如用户个人偏好、消费模式和社交网络。 “我们假设吾安数据库也记录了个人卫健资料,如个人呈报的健康症状和冠病确诊资料。” 他说,根据公账会获悉,所有吾安的数据都是私密且全权由卫生部拥有,而国家网络安全机构(NACSA)和国家安全理事会(NSC)则负责监管。...

1 min read

作者:谢诗坚 佛州选尘埃落定,除了国阵/巫统东山再起外,也“创造”了多个前所未有的纪录。 其一,巫统在上一届(2018年)的大选只赢得14席(参选37席),首次失去执政权,成绩乏善可乘。后来因为“喜来登政变”(2020年),加入土团党的11席支持及伊斯兰党1席的助阵,才形成28席勉强执政的局面。 本届州选,巫统同样派出37名候选人。这回全面翻盘,赢得33席,已超过半数得以执政(总数56席)。如今再加上马华公会4席及国大党3席,国阵一共赢得40席,超过2/3席的优势,重振昔日雄风。 虽然在这次的选举中,马哈迪及林吉祥集中火力猛烈攻击纳吉和阿末扎希涉及贪腐案件,也不要让他们卷土重来。尽管林吉祥也扬言,若多一周的时间,投票结果会有所不同(指选民会重视1MDB案件带来的坏影响)。但在外界看来,不论是延长多一个月或不延长投票,结果还是没甚差别的。选民不会改变他们的投票倾向,因为一马公司(1MDB)的案件在本次州选中对选民的影响并不大,选民也没有在市面上激起反纳吉浪潮。 对此,身为巫统主席的阿末扎希在祝捷会上不忘感谢“竞选经理”兼国阵顾问主席纳吉的东奔西跑,为国阵候选人拉票。他说,纳吉虽然经历各种考验,也承受被全国人憎恨。但纳吉具有非凡的韧性。 如果我们不善忘的话,在2018年大选时,马哈迪就是以此对纳吉展开无情的攻击,在某个程度上让人觉得不妨换换政府。终于在不利局面下,国阵倒台,纳吉倒台,结束了一个甲子的“天下无敌的神话故事”(巫统是永远的执政党)。 “旧王朝”复辟 今天在纳吉的回归下,他也懂得轻重,不在祝捷会上抢风头,而是站在后边被阿末扎希拉到中间。一位曾经是堂堂的一国首相,竟谦虚得让人看不见,反而是时任首相依斯迈沙比里被挤到一旁。如果纳吉在接下来的日子有更大的角色可以扮演,且促成全国第15届大选提早来临,那么纳吉的回朝不再是神话,而是“旧王朝”的复辟了。 我们不要忘记,除纳吉和阿末扎希外,巫统还有其他接班的人才。例如现任国防部长希山慕丁,也是一位首相候选人。他不但是巫统创办人拿督翁的孙子;第三任首相胡先翁的长子,同时也是纳吉的表弟。 在2016年时,纳吉曾安排其表弟希山慕丁(当时也是国防部长兼任特别任务部长)负责沙巴的安保任务的双重身份,似乎想为希山的接位铺路。不过此项安排在后来不了了之。如今情势又回到2016年,让人有了遐想。 其二,随著巫统终结了土团党的政治“威胁”后,在“喜来登政变”崛起的土团党已不再意气风发了;尤其是在马六甲州选后,更是处于被动状态。而意想不到的是,土团党在此次柔佛州选上演的是一场摔得很痛的“滑铁卢”(参选34席,只赢3席),未来的政途已被蒙上阴影。 与土团党结合的伊党及民政党,在国盟旗帜下也是暗淡无光,前者参选14席只1人中选;后者参选8席全数败落。 土团党在今天不但已无可能取代巫统(马哈迪在2018年重任首相后,发出豪言要以土团党取代巫统,且扬言要吸纳更多巫统议员过档),而且伤痕累累,已经无法形成一股新的马来政治力量。 抑有进者,在柔选后,在巫统看来,土团党是个政治包袱,在马来政治圈内没有合作的必要。 另一方面,若是巫统当权派向依斯迈“逼宫”太紧,强行提早大选就会逼使前者出招而另组团队。目前排队等著与依斯迈首相结盟的除了有土团党外,还有斗士党、伊斯兰党,甚至不排除诚信党乃至公正党的马来议员。这样一来,又会再出现一个新阵线与国阵/巫统对垒。 其三,也是由巫统分裂出来的斗士党是马哈迪及其儿子慕克里兹所创。他们是脱离土团党后另建的新党。无奈此次的州选斗士党几乎扑地不起,42名候选人都失去按柜金,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斗士党如何来一个“起死回生”?很少人会看好。事实上,马哈迪一生斗争了六十载(从1964年参政算起),有24载是头戴光环的首相。他的人生已是无憾。因此我们无法乐观展望在马哈迪领导下的斗士党的前途会柳暗花明。 与此同时,新出现的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全民党、来自沙巴的民兴党中,只有MUDA胜了1席,作用不大。这些小党;特别是来自沙巴的民兴党,该好好的反省了。沙菲益应该吸取1995年沙巴团结党(拜林的党)西渡槟城大选的教训。没想到当年团结党的全军覆没竟没有给沙菲益上了一课。政局发展到如今,也反映出在今后不论政党东渡或西渡,都是浪费资源和时间,没有看头,也找不到长治久安之道。 安华翻身不易...

随着外界有传闻指大马的全国第十五届大选即将在本年7月后举行,行动党主席林冠英今日透露,该党预计将在来临全国大选失去五个国会议席。 根据媒体报道,刚从柔佛州选的成绩看来,林冠英认为,该党将痛失的5个国会议席当中,而其中一个是拉美士国席。 他指出,尽管如此,但该党目前依然还有时间冲刺,因为他认为,只要可以集中力量共同对抗国阵,则还有机会全面保留行动党的42个议席。 “在全国层面,行动党预计现有的42个国会议席中,我们会失去多达5个席位。” “但是,若如果我们现在努力工作,并找到可以集中力量而不是相互厮杀的公式来对抗国阵,我们就还有时间冲刺,去保留这42个席位。” “所以,凭借正确的信息、领导力和团队合作,我们一定可以再次赢得在2018年所赢得的席位。” 此外,林冠英进一步透露,以上估算是行动党根据柔佛州选成绩,而推断的结果。 他解释,行动党是根据柔佛州选成绩,计算该党在每个国席的总票数,以及选民依然支持同一政党的前提下,发现拉美士是唯一可能会输掉的议席。 “所以,从这个推断去看全国议席时,我们可能会总共失去5个议席。但我们还是有时间去挽救。而这只是大概的估算。” 根据报道,拉美士国席底下共有两个州议席,分别是彼咯及丁能,而两个原属于行动党与土著团结党的州席,都已在柔佛州选中重新落入国阵手中。 他也强调,这只是粗略的估计,但他却拒绝透露,另外四个可能会失去的议席名字。 报道指出,如果看回第14届大选成绩,行动党大多数议席的多数票都有五位数,但有六个议席的多数票少于5000张。 这也意味着,除了拉美士(3408票)之外,其余国席包括劳勿(3159票)、玛士加丁(3024票)、泗里街(2570票)、文冬(2032票)及丹南(1133票)。 当中,行动党已经连续两届赢得劳勿与泗里街。 另一方面,林冠英也强调,希盟必须团结一致,共用同一标志才能赢下更多议席。 “所以,如果行动党或公正党各自使用自己的标志,赢得一些席位,但彼此却无法共同拿下政权,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因此,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共同标志。柔佛州选举也证明,希盟的共同标志比其他在野党赢得更多席位。” 他也强调,在野党必须从马六甲、砂拉越和柔佛的州选成绩中吸取教训,不能再怪罪投票率低。 “我们是要反问自己,为什么我们没能动员支持者出来投票。” “我们必须找出我们与人民沟通的弱点,不能只关注一项问题而已,还要解决对人民至关重要的生活成本问题。”

1 min read

卫生部长凯里今日出席MyCHAMPION推介礼后对媒体指出,报告虚假伪造的新冠检测结果的行为是不负责任的。 他指出,政府允许人民将自我检测的报告上传至MySejahtera,而非进行专业的核酸检测(RT-PCR),都是为进入新冠疫情的过渡阶段做准备。 凯里警告,那些通过MySejahtera应用程序上传伪造的抗原快速检测(RTK-Antigen)结果,以骗取病假的人士,卫生部将采取法律行动。 他表示,若雇主发现员工报告伪造的快筛检测结果,也可向卫生部投报。 “当然,若雇主想检查,也许他(员工)想作弊,那是他的运气不好,因为在MySejahtera中上传虚假的检测结果是违法的。” “当我们进入(地方性)过渡阶段时,我们必须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社区团结以及个人的纪律。这并非政府一直想要突袭检查、采取行动和开罚单。” 凯里呼吁大马人民,当政府赋予你们自我检测的责任时,都必须要诚实,不要只是想著不去上班而报告虚假的检测结果。

1 min read

前首相纳吉这两天在槟城走透透,以展示他在当地华社的人气,却遭希盟领袖讥讽纳吉入狱在即博同情。 槟城公正党通讯主任阿米尔(Amir Ghazali)今日发文告指出,纳吉在槟城的活动虽获上百人出席,但这不能说明华社回流支持纳吉与国阵。 “任何人都可以动员人马或支持者,去出席一场集会或讲座。我们都知道,那些出席者都是一早安排好的’Bossku’支持者,以充场面。如此而已。” “人民懂得判断,一个可能即将入狱的人是怎么去面对自己的控罪。因此,他才会需要一些政治噱头,来博取人民同情。” “然而,槟城人民依然记得在纳吉任相时期,槟城是如何受到歧视和差别对待,只因为槟州政府与他们不同阵营。” 林立迎:十年后才来撇清? 除了阿米尔,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下图)也发文告质疑,为何纳吉要等到快十年之后,才来说明自己不曾发表过“华人还要什么”的言论。 根据林立迎,纳吉昨日否认发表“华人还要什么”(Apa Lagi Cina Mahu),还反指控这是行动党的政治宣传。 不过,林立迎说明,这句话是源自《马来西亚前锋报》在2013年大选后的头版标题,但纳吉却从来不曾与这份巫统喉舌的言论切割,却要等到快十年之后才来澄清。 “我唯一的结论就是,因为第15届大选要到了,他和国阵试图再次欺骗选民。” “当谈到贪污和谎言时,马来西亚选民不是傻瓜,也根本不是国阵所以为的那样。” “很简单,人民已经厌恶国阵的用人唯亲和朋党主义。这一直都是国阵的传统。” 王丽丽:纳吉胡乱造谣 另一方面,行动党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下图)也发文告批评,纳吉在槟城胡乱造谣,无中生有,指控希盟承诺给每名拉曼生每人1000令吉。 “无独偶有,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2019年也说了一样的谎话,还误导国会。一个是前首相一个是现任部长,两人说谎手段如出一辙,国阵的话还能信吗?” “纳吉昨天说希盟承诺给每名拉曼生每人1000令吉,这是断章取义刻意误导民众,NTV7新闻已于2019年播过完整谈话的片段,纳吉虽然不懂中文,但他在发言前难道都不用求证吗?“...

为了一改被指是“华基政党”的影响,尽管行动党在过去近十年一直都非常致力争取马来社会支持,然而多年来所累计的成果并不大。 面对行动党难以获得马来社会的支持,刚上任的行动党新任秘书长陆兆福坦诚,要争取马来社会支持,第一步就是必须要让马来社会了解行动党的斗争方向与目标。 他表示,有鉴于大马选民的结构和大环境,因此行动党已不能再单靠华印裔社群支持。 “所以,行动党怎么吸引马来选民的支持?就是要让他们了解我们的斗争方向、斗争目标。” “因为行动党一直以来面对抹黑,他们认为行动党是个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的政党。” “因此,如果你要改变他们的思维,这肯定需要很多的工作,很多的解释。” “要怎么得到选民的认同呢?你地方上的工作、平时的表现、在国会是否代表他们的声音、选区的服务工作等等,都是重要的因素。” “所以,我认为吸引马来人的支持,不是换了一个新秘书长就能够做到。” 根据报道,陆兆福是昨晚接受行动党喉舌《火箭报》的访谈时也表示,有多个因素影响选民是否认同一个政党,最重要的是捍卫一个公平公正社会的原则。 “我们必须捍卫我们基本的原则、理念,即是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价值观。” “我们的价值观,就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够生活在一个和谐、公平的社会。我们的政府必须良好施政、反对贪污;” “我们要政府提供好的服务,一个廉洁的政府,这些是我们最基本的价值观。” “这些价值观是超越各种族的,我不认为马来选民不注重这些价值观。华裔选民肯定支持这些价值观。” “同样的,我认为马来选民也会注重这些价值观,而我们要怎么表达让他们了解、要怎么说服他们,行动党的价值观不会威胁到他们(才是重点)。” “我们是为国家好,为社会好,使国家更廉洁,进而帮助整个社会。” 此外,陆兆福也指出,行动党无法吸引马来人支持者,实际上也是个结构性问题,亦是马来西亚社会的重要课题,即政治能不能够走向种族多元化。 “不管你喜不喜欢,在马来西亚政治的大环境里,种族政治还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很大的考量。” 尽管如此,他也坦承,由于选民结构及大环境发展,仅仅仰赖既有华裔、印裔社群的支持,并非长远之计。 他认为,行动党必须取得马来人的支持,成为一个全民政党。

1 min read

尽管曾在早前反对政府在今年举行全国大选,但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如今却改变主意,并加入巫统的“合唱团”公开呼吁沙比里解散国会提前举大选。根据报道,纳兹里今天在国会下议院指出,这是因为已经失去道德基础继续执政。他在国会针对宪法修正案的辩论是说道:“如今我们很难站在这里治理政府,因为我们已经失去道德基础和修正案。”“我们失去道德基础继续执政,但我把这个课题交给党来决定。”纳兹里直言,尽管他反对今年举行全国大选,但昨天的事故改变了他的主意。“正确的做法是寻求新的授权。现在我们(巫统)有了借口。”他举列说:“如果我们按照英国的惯例行事,即使政府拥有多数票,但当失去一项法案时,政府也会回到人民那里寻求新的授权。”此外,他也同意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所说,即在野党昨日挡下动议并未违反谅解备忘录。他指出,政府也关乎大众观感,因为不管是什么原因,但人民认为“大马一家政府”的动议闯关失败。“事实是,我们的动议闯关失败。现在正确的做法是交回给人民裁断,意即我们如今已拥有理由举行全国大选。”“这不是我的决定,这是我党(巫统)的决定。如果他们认为他们应该交给人民选(新政府),那是他们的权利。”“我认为,就此事而言,我们已经失去道德基础继续执政。所以我交给我党做决定。”内政部昨日动议延长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以2票之差落败,无法过关。在进行记名投票后,结果显示84名国会议员同意及86名议员不同意,由内政部长韩查再努丁所提呈的上述动议因此未能通过。议长阿兹哈在发表投票结果时说,有50名国会议员缺席。一共有16名国会议员参与这项动议的辩论,在野议员普遍上不同意延长,理由是担心该条文遭滥用,以达到政治目的。

1 min read

继昨天沙比里政府在国会下议院提呈延长《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 法令》(SOSMA)第4(5)条文5年的动议,在记名投票环节,以84票对86票之势翻船后,如今在野党国会议员揭开震撼内幕。 根据报道,数名反对党国会议员表示,昨天在国会拦下延长国安法条款的动议后,巫统炮轰希盟未遵守跨党派协议,甚至不断喊话取消或中止有关协议,但其阵营的领袖态度却出现“极度反常”。 这些希盟议员一致反击,指多名巫统领袖如前首相纳吉、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皆缺席昨天的国会会议。 当中,公正党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法兹今天揭露,巫统籍的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安努亚慕沙也因迟到而失去投票权。 至于巫统是否有意扯政府后腿,才会有多名领袖缺席投票,法米指称31名执政党议员缺席国会会议是“非常反常”的。 “今天将就联邦宪法修订案投票,我不清楚他们会不会也扯(政府)后腿。” 另外,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则说,国安法条款昨天无法在国会通过,是政府的过失。 “为什么他们没有指示执政党议员,留下来投票?” “无论是否有人搞破坏,这显示政府的弱点,为何有那么多国会议员缺席?” 也是跨党派协议的技术委员会成员的他也强调,希盟仅仅是履行在野党职责,他们也一直坚持反对无审讯扣留。 他补充,政府不曾与希盟事先协商国安法,而政府同意修订国安法,希盟才会愿意妥协。 根据报道,如果扎希、纳吉、阿末与安努亚昨天都有出席投票,政府就可轻易反超在野党。 然而,扎希、阿末与安努亚如今指责希盟的做法已违反跨党派协议,扎希更要求政府终止跨党派合作协议。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