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1 min read

我国政局一直风云变幻,第15届全国大选一触即发。 日前,土著团结党宣传主任旺赛夫在出席闭门对话会前,对土团党和巫统是否应该在第15届全国大选以沙巴人民联盟-国阵(GRS-BN)的结盟方式继续合作,向媒体发表谈话。 旺赛夫表明,土团党以开放的态度看待,在来届全国大选与其他政党结盟合作,并暗讽巫统拒绝结盟合作。 他坦言,土团党已经阐明,希望在全国大选和其他政党维持伙伴关系。 “我们始终希望与他人建立稳定和紧密的伙伴关系,因此我们希望其他政党也有相同感受。”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有些政党坚持,不希望政党之间保持结盟合作。 去年旺赛夫在土团党基层对话会曾强调,土团党不会放弃与巫统修复关系。 他认为,马来政党之间相互合作至关重要,如若彼此分道扬镳,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另一方面,土团党沙巴宣传主任凯鲁认同,沙巴人民联盟-国阵应该维持结盟关系。 “GRS和国阵的关系不曾削弱,因为我们的主要重点在于发展州和照顾人民福利。” 目前,沙巴人民联盟(GRS)由土团党、沙巴团结党(PBS)、立新党(STAR)与沙巴进步党(SAPP)组成。

1 min read

人力资源副部长阿旺哈欣在国会上议院回答问题时参杂英语词汇,而遭到国会上议院主席丹斯里莱士雅丁斥责,并要求他谨慎发言。 阿旺哈欣在上议院回答土团党上议员加兹里时提到“Job Karnival”(工作嘉年华)、“Free” (免费) 一词,遭到莱士雅丁打岔和纠正,并要求副部长以马来文重复有关词汇。 莱士雅丁再次化身 “马来语老师”,纠正阿旺哈欣说:“Job Karnival(工作嘉年华)……马来文正确用法是‘Pesta Kerja’。” 莱士雅丁也再三叮咛副部长及其他部长,在回答问题时尽可能以 “正宗” 马来语发言,而不是 “英文化” 的马来语。 早前以马来语为由责难记者的阿旺哈欣聆听上议院主席的教诲之后,也如 “学生” 般虚心受教,并且露出 “恍然大悟” 之情,说:“我和官员们想了很久,我们一直在构思‘工作嘉年华’的马来文正确用法,今天我们终于有答案了!” 随后,他更即场转身向部门官员说:“记得,以后‘Job...

1 min read

尽管卫生部长凯里在早前阐明,卫生部并没有与任何一方共享MySejahtera的用户数据。 然而,随着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质疑后,如今已导致网民极度不满政府擅自把该应用程序卖给私人企业。 根据安华,他于昨日指控,政府在没有进行公开招标的情况下,擅自将Mysejahtera应用程序出售给私人公司。 对此,网民也对个人隐私表达担忧,并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对此事表达不满,更扬言将停用。 根据报道,大部分网民质疑,这可收集到民众通过MySejahtera签到和注册的公众数据。 当中,网民@gorweijigeouss声称,“他们想把MySejahtera卖给一家私人公司?它几乎拥有马来西亚公民的所有敏感和个人的数据。 另一位推特用户@frederikwolter还点出了,MySejahtera收集用户数据的几种方式。 “不只是名字或电话号码,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而是这3年来,你去过哪里,做过什么,你所有的‘购物和活动行为’数据,MySejahtera都有。” “记住,就像发现新油田那样,这些数据是非常的有价值。” 此外,用户@farhannnM说,“数据隐私和安全在马来西亚似乎毫无意义。MySejahtera只是个更大骗局的工具。” 至于@localrkyt说:“MySejahtera已出售给私人公司,我们能做什么?” “我可以报警吗?我们的数据在那里,感觉就像我们都已经没有秘密了,以后其他人都会知道。” @uwaisaiman2902表示,“我们现在可能会收到诈骗者的电话,而不只是税收局或关税局。哈咯,我们有记录表明您尚未解决SOP的违规罚款。” 而另一名推特用户@OmgItsSaraa_则建议说,政府倒不如完全取消MySejahtera的应用程序。 “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再需要MySejahtera,因为其他国家也不会使用‘签到’来追踪病毒的来源。”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无法再检测到病毒,就像任何地方那样,无需检测病毒在哪里。” 另一方面,网民@Adbkyrie则揶揄说,MySejahtera已不再和谐(sejahtera) 昨晚,安华发文披露,在去年11月26日召开的内阁会议,政府决定放弃对MySejahtera应用程序的控制权,并批准任命MySJ私人有限公司通过直接谈判接管MySejahtera应用程序。

1 min read

伊斯兰党上议员凯里尔尼占建议政府修改联邦宪法,规定只有信奉伊斯兰的人士才出任首相一职。 过去,伊党也曾针对首相是否必须信奉穆斯林一事做出回应。当时伊党表示,他们不会阻止非穆斯林出任首相,因为宪法并未注明非穆斯林不得出任首相。 当时的伊党认为,这是宪法课题,政党无法阻止宪法。而且,根据国会议席的分布,非穆斯林出任首相一事难以成真。 “只要穆斯林占据多数议席,就不存在非穆斯林出任首相的问题。” 然而,如今身为伊党上议员,也是伊党宣传主任的凯里尔尼,却在面子书撰文提出首相必须信奉穆斯林的这项建议。而且他认为,这项建议并非极端主义。他说,伊斯兰是国家官方宗教,因此有必要捍卫与维护伊斯兰的神圣性。 他以登嘉楼、吉打、森美兰、玻璃市和彭亨举例,他说这些州属都委任信奉伊斯兰者为州务大臣,因此政府应提出修正案,阐明首相职一定要由信奉伊斯兰者担任。 据网媒《The Vibes》报道,尽管凯里尔强调这项建议不具种族主义,宪法律师梁信友对此并不认同。 梁信友指出,即使修正案通过会成为合法的法律,但这不意味着它不具有种族主义或歧视性的。 他以南非种族隔离和纳粹德国迫害犹太人为例,说明合法性并不能证明歧视行为是正当的。 梁信友也对凯里尔“某些州属的州务大臣职仅限穆斯林”的说法表示怀疑,认为这是政治问题,而非法律问题。 另外,前法学教授拿督古迪尔星担心,这样的法律从根本上与我国政府制度自相矛盾。 “根据联邦宪法,在国家元首看来,首相是获得下议院大多数人支持的国会议员。如果纯粹是因为自身的信仰而被委任为首相,那将破坏整个西敏寺民主模式运作的基础。” 也是国家人权协会主席的他提醒,这样的法律将进一步导致事情的复杂化,因为多数同意规则对议会进程顺利而言至关重要。“若那人没有以多数议席执掌政府,以后就会面临被投不信任票的危机。”

1 min read

有鉴于希盟在本次的柔佛州选时采用“一国两制”策略,行动党与诚信党用希盟旗帜,而公正党采取自家党旗上阵,导致州选兵败如山倒,政治分析员认为,下届大选希盟的命运将会更堪忧。 根据报道,政治分析员一致认为,如果希盟在全国第十五届大选时仍不能重回团队,那么他们就会有失去执政的雪兰莪、槟城及森美兰之忧。 此外,他们不排除,若在马六甲及柔佛的投票模式会出现在第15届全国大选中。 当中,独立民调机构巧思中心执行主任希索慕丁预测,如果公正党在下月进入党选模式情况会更恶劣,因为每次党选都无法避免的出现分裂。 “在第15届全国大选前举行党选只会造成党分裂而削弱党的力量。” “公正党必须有复兴的程序,如果人民还是处于同样的模式即厌倦政治、害怕冠病,再加上投票率低,我担心无论在中央或希盟执政的州属,如雪兰莪、森美兰和槟城或落入对方手中。” 希索慕丁表示,选举期间发生的内斗事件也让人们厌倦了该党的政治文化。 “公正党的铁粉依然会忠心耿耿,但对于普通选民及中间选民来说,他们已经厌倦这个永不停止内斗的政党。 “他们必须改善政党本身,否则一旦这种持续内斗的形象留在选民心中,他们会失去政府,这是最辉煌的成就。” 他指出,过去两场的州选显示希盟还没有整顿零零散散的竞选机关。 “希盟确实以各自竞选的机关闻名,他们无法在竞选机关团结一致,在选民心目中,若提及国盟或国阵,他们就会看到一个政党。” “但若提到希盟,选民会看到不同的政党,如国家诚信党、民主行动党、公正党,希盟盟党之间没有良好的协调。” 他直言,森美兰和雪兰莪的公正党政府也没有显示该党承诺的体制改革。 “如果单看公正党的负面角度,执政两个州属的他们若在党内有何改革,人民就会质疑他们对雪兰莪和森美兰的改革议程。” 另外,政治分析员阿旺阿兹曼也有同感表示,政府提供的免费水和其他援助等计划无法保住他们的地位。 透露认为,任何政府都可以为人民提供这种做法。 “政府可以提供这些援助,但如欲巩固地位就得有A计划和B计划,可更胸有成足的向前迈进。” ”在雪兰莪,公正党执政了近三届,州政府为人民提供了30多项涵盖福利、健康、家庭、职业、商业及房屋的计划。 报道指出,阿旺阿兹曼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并建议希盟寻找新盟友来巩固其地位及捍卫他们掌控的州属。 “柔佛和马六甲的局势将影响雪兰莪的局势,虽然雪兰莪是公正党的堡垒区,但他们仍需做好准备,以增强公正党在雪兰莪的地位。”...

在去年被指因为党争失利而退出行动党的2叛将,即斯里丹绒州议员黄勇斌及伊罗普拉州议员张克骏突然昨天宣布加盟民兴党,进而引起沙巴行动党的强烈不满。 对于两人加入民兴党的举动,沙巴行动党对此感到震撼,并发文告炮轰两人为跳槽自圆其说,更狠批民兴党不停挖角该党议员的民兴党原形毕露。 文告指出,事实上历史早已证明,跳槽者终究会试着合理化和正当化其理由。 对此,沙巴行动党表明,随着国会即将在4月11日提呈的反跳槽法,张克骏和黄勇斌(上图)将成为法案通过前的最后一批跳槽者,让沙巴的政治能够真正回到尊重选民的意愿,以人民为本,重拾人民对政治的希望。 他们形容,反跳槽法将是马来西亚民主史上很重要的里程碑,因此冀望朝野政党携手通过修宪,让马来西亚贪污腐败和政治乱想的祸首 —— 青蛙政治从此走入坟墓。 “就像喜来登政变时那些青蛙,哪一个不都说自己是‘为了人民’?青蛙的套路都是如此相似,总是把原属的政党描黑和贬低地一文不值,殊不知人民清楚看见,跳槽就是跳槽,任何堂而皇之的理由,都掩盖不了自己‘背叛选民’的事实!“ “特别沙巴人民最能感同身受,深切理解青蛙跳槽腐败风气所带来的祸害。” “从上世纪的沙巴团结党政府垮台,到2020年,泛民兴党政府倒台的主因皆因青蛙跳槽。” “由此可见,跳槽已然成为沙巴人嗤之以鼻的毒瘤文化,应该尽早而除之。” 对于民兴党,沙巴行动党表示,从柔佛选举西渡攻打希盟赢下的6个议席。 “而且,民兴党更在这期间更不停挖角行动党的领袖跳槽,乃至后来宣布另寻伙伴。” “这也不禁令该党感叹,民兴党已经露出其真面目。” “我们一再强调,柔佛和马六甲的选举成绩结果显示,巫统国阵霸权正在强势回归,唯有在野党摒弃歧见,团结一致,乃至所有‘反巫统政党’联合起来,才可能力阻巫统霸权归来。” “然而如今的情境,却让人失望和悲观,因为(民兴党主席)沙菲益曾是巫统最高领袖之一,他清楚知道,巫统霸权回归的结果是什么。” 我们都知道,如果不能够团结一致,巫统国阵的回归,只是时间问题。” ”无论如何,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只能祝张黄二人好运,他们的政途将交给选民决定。“希望是最后一批跳槽者 根据报道,黄勇斌及张克骏昨天双双宣布加盟民兴党,当时他们解释,退党不是因为个人利益,而是行动党已经迷失方向及发生严重内斗。

前首相敦马哈迪日前在面子书撰文,指自己对于国人对国家被英国统制的历史一知半解感到失望,因为他们对英国人的了解是主要来自英国历史学家撰写的历史书。 文中,马哈迪表示,尽管马来西亚已经独立超过60年,但显然,大多数马来西亚人没有经历过外国统治,特别是英国统治。 “他们对英国人的了解是主要由英国历史学家撰写的历史书告诉他们的。” “英国人自然而然会美化他们的制度和成就,而不大强调他们的统治是独裁,没有民主的。” 他指出,在殖民地时代,当地的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并不觉得缺乏民主有什么问题。而英国人利用了他们,对英国政府所做的一切的温顺接受。 “当时行政机构由英国官员领导。他们执行了剥夺当地人权利的政策。特别是他们把华人排除在经济之外。” “英国人在接管行政部门后立即规定,所有的政府采购必须通过英国的半政府机构,即设在伦敦的皇家代理商来进行。” “当地人,特别是有进取心的华人完全被排除在这一有利可图的业务之外。” 他指出,当时所有的大企业都被英国的大公司所垄断,而这包括运输丶贸易和航运。大型政府项目也被限制在英国公司手中,这包括新柔长堤和政府办公大楼。 “大片的林地被出售或租赁给英国公司,以开辟橡胶和油棕园。英国公司可以获得多达2万5000英亩的所有权和批准,而当地人只能购买200或300英亩。” “采矿用地的情况也是如此。当时道路和港口的建设是为了方便运输英国种植园和矿场的产品出口。” “最受欢迎的港口是新加坡,马来半岛港口的增长和发展受到了阻碍。” 马哈迪也强调,殖民时代的英国公司是在伦敦注册和上市。没有所得税或公司税。马来半岛的商业收益并不归予马来亚政府。 “在这期间,有谣言说如果马来亚独立,马来人将没收华人的财产。这导致许多槟城华人组成了他们所谓的海峡华人英国协会。” “他们认为自己是英女王和国王的子民,并努力争取英国的保证,如果马来亚独立,海峡华人可以移民到英国。” 他说,当东姑阿都拉曼提出马来亚独立时,几乎没有任何华人支持。实际上,华人的担心是没有根据的。 “因为历史已证明,在马来人统治下,华人获得更多的权益和经商机会,而且各州的马来统治者对过去的华人移民很友好。” “而且,东姑阿都拉曼在独立时没有夺取华人的财产,实际上授予了100万个不符合资格的华裔和印裔公民身份。” “因此,从历史至今的各种证据显示,华人在马来统治下比在英国殖民时期更繁荣。” “实际上,马来政府对华商的态度比英国政府更为宽松,不仅没有没收华人的财产,而且华人获得了更多的财产和公民身份。”...

1 min read

随着巫统和伊斯兰党在数场州选时已决议分道扬镳,进而导致国民和谐(MN)阵营的的合作已名存实亡。 针对此事,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如今把矛头指向巫统特定领袖,是让两党合作告吹的罪魁祸首。 他在面子书发帖文表明,事实上,在巫统内有特定人士要改变两党早前同意的隐藏“团结议程”。 惟哈迪并未点名所谓的特定人士是何人,以及隐藏“团结议程”是何事。 哈迪也是伊党马江国会议员,他指出,上述事件导致两党的政策和方向遭到破坏。 他强调,伊党对两党所签署的事项始终如一,而所合作的事项也有其界限,包括只是涉及依据伊斯兰的穆斯林大团结,只做好事不做坏事。 “但是,伊党坚持不展开罪恶的合作,例如继续树敌和不觉醒地把罪恶收藏起来。” “伊党也不会向贪污、政治献金、要求职位和滥权等事项妥协。” 哈迪也表示,国盟比国盟和谐还要更早存在,尽管有人要拉倒全民和谐的合作,但伊党还是会努力捍卫。 他指出,伊党会拒绝任何乖离了“可兰经指引”的人士,这些人将在来届大选吸取到教训,包括失去权力和议席。 他指出,伊党不会因为在几次的选举中失利而倒下,因为其路途还未到尽头。 根据报道,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此前曾表明,至今无论是巫统或伊党任何一方,都没有宣布解散或退出国民和谐。 伊党与巫统于2019年成立国民和谐,原意是合作备战第15届大选,惟伊党后来慢慢倾向与土团党合作,并共同成立国盟;巫统则反对与团结党合作。 在此前的马六甲和柔佛州选,伊党都选择跟国盟站在一起,不惜跟巫统对垒,两党领袖也不断互批指责。

1 min read

随着全国第15届大选已逼近,在日前宣布将全面回归政坛的公正党猛将拉菲兹正式推介“Ayuh Malaysia”运动,助希盟以争取中间选民支持。然而,对于被前首相纳吉的嘲讽并被冠以“歪理之王”的称号,拉菲兹今日开腔反讥指出,尽管身为执政党的巫统有一堆部长,但却没有解决人民议题的方案。他强调,一个内阁部长如果毫无想法,就算有再多部长也对国家和人民没有意义。“至少我有方程式,但你(巫统)有一大堆的部长,却连一个方程式也没有,脑袋放在哪里?”他认为,有方程式尤其重要,因为这能够让政府为问题找到解决方案。“为何方程式重要?因为当我们提出想法时(必须能够让人明白)。因为巫统是不明白这些想法的,他们只晓得(重复)方程式(但没有想法)。”根据报道,拉菲兹因为在此前力促希盟从前首相纳吉夺回舆论主导权后,遭到纳吉嘲讽,希盟大可拿回舆论主导权,反正他也没兴趣当“歪理之王”。他指出,无论纳吉的网络声誉如何,人民对他仍有负面看法。“当你询问选民或受访者:‘对纳吉是持有负面或正面看法时?’,相较于其他政治人物,大众仍对纳吉持有最多的负面看法。”“截至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真的受欢迎,但我认为,他真的是编排了这一切,即是当他走访某些地方时,他会确保当地出现人潮聚集的情况,他也拥有庞大的社交媒体团队,助他回应或留言。”“这并非是他一人(策划),这很明显,我认为他有很多钱,能这么做。”他也认为,在野党缺乏“反叙述”,无法胜过纳吉推动的“我的老板”(Bossku)运动,才造就了纳吉的“人气”。他强调,在通过线上平台争取选民支持方面,希盟正落后于国阵和国盟。他直言,在这场网络政治印象战中,希盟必须增进自己的实力,因为大多数人都是通过社交媒体了解情况的。“这就是为什么10年前,甚至在上届大选前,我们是网络印象战的始祖和赢家。”“当时如果在面子书上直播,可以达到5万次观看数,甚至我本身的直播观看数,一周内可达百万次,但在过去两三年里,我们不仅输了,还被(对手)按着打。”另一方面,他也认为,自己要吸引看起来在过去的马六甲和柔佛州选已“政治疲倦”的选民,在来届全国大选出来投票。他表示,与其使用政治攻击的手段,他会选择用生活现实,以吸引上述选民能像在第14届全国大选那样出来投票,进而让希盟执政。“即使无法改变其他政党的看法也无所谓,只要能将投票率提高到70%,国阵或也无法取得大胜,或根本无法取胜。”“很大可能这些不出来投票的选民,是支持我们……我们必须打动和恢复他们的信心,我们需要他们的支持。”“这不是政治领袖要抢夺职位的问题,意思是我们曾经做过,如果能够持续下去,人民会支持。接着两三个月我们将感受得到。”“因为州选举的成绩反映了大部分人民不要理会。”“希盟和公正党必须负起责任改善我们的方式。当到了选民觉得是浪费时间,他们的情况没有改变,选民就真的是失望了,而政治人物也失望。”他指出,通过“Ayuh Malaysia”平台,人民可以施压政治领袖聆听他们的声音。拉菲兹也表示,他们不要专注在政治攻击,而是要重新激起人民要改革的决心。“我们在2018年的全国大选胜出是因为人民的激情……可以看到的是,通过‘Ayuh Malaysia’平台,我们要告诉所有马来西亚人,不是政党的问题,而是你们要支持谁。”“我们必须重谈对的事情,我们要邀请所有大马人,即使我们所支持的政党不同,但我们拥有同样的问题。”他补充说,我们所传承的问题将会瘫痪我们是一样的。根据拉菲兹,“Ayuh Malaysia”活动将专注于5大议程,即确保食品安全、再生能源、技职教育、可负担房屋和民主教育得以落实。

1 min read

为了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政府于数年前开创了”吾安“(Mysejahtera)应用程序,并在至今已掌握至少3800万名用户个资的”吾安“应用程序。 然而,随着政府在去年表明,将会把Mysejahtera出售给一家私人企业后,如今此事再度引发拥有权归属和数据隐私的问题。 根据公正党主席安华,他今日发文告揭露,指MySJ与政商关系密切,并内阁解释为何不把吾安保留给卫生部掌管,反而准备通过直接颁发合约的方式,转售给一家私人公司。 安华指出,政府在未经过公开招标就出售给一家私人企业,此举将触发数据隐私安全及私人卫健资料遭滥用的问题。 他表明,事实上内阁在去年11月26的会议上批准,卫生部通过直接谈判的方式,将吾安转售给MySJ私人有限公司。 “为何政府决定卖吾安给一家私人公司,而不是让卫生部继续管控它?为什么不采取公开招标的形式,确保出售过程透明?” “为什么MySJ公司是这个项目唯一受考虑的公司?” 根据安华,卫生部官员最近在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听证会上供称,MySJ与吾安开发商KPISoft Malaysia私人有限公司无关。 他直言,MySJ不仅与KPISoft有关,而且持有MySJ的个人和公司,跟政府有密切的政商关系。 安华指出,KPISoft两名创办人是间接通过Revolusi Asia私人有限公司,拥有MySJ的81.4%股权。 对此,他质疑政府通过直接谈判颁发合约给MySJ是否合理,以及该公司的工作范围。 “此外,卖吾安给一家私人公司,引发了种种有关数据隐私和潜在滥用卫健数据的担忧。” 他要求内阁解释,政府与这家公司的合约条款,是否依然与卫生部向来的承诺一致,即所有个资仅限于管理和遏制2019冠病,不会向第三方揭露或转至海外,作为商业用途。 ”MySJ的职责义务为何,以确保马来西亚人基于公共委托,而通过吾安所分享的数据,不会作为市场、产品发展、监控和歧视之用途?“ 他也表示,根据卫生部数据,自2020年12月以来,迄今共有110亿笔登记(Check in)资料,内含私密资料如用户个人偏好、消费模式和社交网络。 “我们假设吾安数据库也记录了个人卫健资料,如个人呈报的健康症状和冠病确诊资料。” 他说,根据公账会获悉,所有吾安的数据都是私密且全权由卫生部拥有,而国家网络安全机构(NACSA)和国家安全理事会(NSC)则负责监管。...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