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30,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虽然马六甲的选举结果不会改变联邦的权力平衡,但对各个想要借马六甲这场前哨战来一窥大选形势的政党而言,必然意义重大。 这场州选犹如大型补选,但选举结果本身又不一定能预示来届大选的成绩。 2007年4月28日的雪兰莪依约补选,8成印裔选民把票投给国阵、公正党铩羽而归。 随着兴权会大动员并在2007年11月走上街头,隔年3月8日的全国大选,公正党在雪州告捷,与盟党在雪州组成新政府。 全国8成的印裔选民在308大选转向、投票支持在野党,掀起政治海啸。 尽管希望联盟在2016年6月18日的大港及江沙双补选失利,却在2018年的全国大选告捷。 补选可说是大型民意调查,有助于各政党在全国大选前做出艰难的抉择。 1968年12月,时年28岁的林吉祥代表行动党出战沙登补选,因与民政和联盟陷入三角战而惜败。 这场补选的教训促成两个年轻的在野党进行议席谈判,避免自相残杀。 2011年4月,民主行动党在砂拉越州选由原本的6席翻倍至12席,为全国民众注入强心剂,也埋下民联在2013年5月全国大选赢得佳绩的伏笔。 最近,有传闻指砂盟有意解散砂拉越州议会,与马六甲同步举行州选。选委会刚宣布,马六甲州选提名日落在11月8日,投票日在11月20日)。 砂拉越州政府以防止新冠疫情散播为由,要求最高元首颁布紧急状态,并于2021年6月开始、2022年2月1日到期。 提前举行州选,就意味着砂盟能够避开将在今年杪生效的自动选民登记和18岁投票所增加的大量新选民。 巫统的困境 过去,巫统以铁腕掌控半岛的大部分州属,因此联邦和州一般同步举行选举。 即使是当时由反对党执政的州属,如吉兰丹,也因为不想面对巫统—国阵竞选机器的全面围剿,因此往往顺从联邦的日期举行州选。 由于马六甲并非决战,并且考虑到各个政党联盟之间的分歧,我们很可能会见证各政党“实验性”地采取不同策略面对这场州选。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肯定想占主导地位、委派与他同一阵营的候选人。同时,身为首相的依斯迈沙比里很可能也正盘算着如何通过这次州选巩固势力。 阿末扎希宣布,从今起,巫统候选人名单不再由党主席一人决定,而扩大为三人,包括署理主席末哈山和首相依斯迈沙比里。 2018年以前,巫统内部的组织结构将委任候选人的权力集中在兼任首相的党主席手中。今天,马六甲巫统对最终候人选名单有更大的话语权。...

1 min read

尽管卫生部长凯里以“不会让反疫苗者有好日子过”的言论引来四面八方的批评,甚至就连也被公正党主席安华在昨天炮轰,但凯里今日强调,他不会因为这些人士的批评而选择退缩。根据凯里今日针对安华的批评,指他“傲慢歧视反疫苗者”的言论,凯里回敬表示,不管自己遭受到任何责骂他,甚至被人批评他为“邪恶的人”,他都会坚持自己对付拒绝接种疫苗者“生活不好过”立场。他批评,指安华对他自己的言论,并指政府从一开始就提供了有关冠病疫苗有效的所有科学证据。他在推特贴文写道:“要说政府在讲解疫苗方面做得不足,这是不正确的。”Nak kata kerajaan tidak cukup bagi penerangan tentang vaksin tidak betul. Kita dah kemukakan segala bukti saintifik tentang keberkesanan vaksin...

随着政府在本月初决议允许已接种次剂新冠肺炎疫苗的民众可跨州返乡和批准全国行业各自复工,但此举已导致霹州和雪州的7个地区的疫情再度加剧。 为了应对疫情,雪州无拉港消毒队在较早前兵分两路,团队分成3队继续抗,当中一队到霹雳州安顺,两队留守雪州。 根据无拉港消毒队长李凯鸣,他今日在面子书发帖文表示,尽管雪州目前迈入国家复苏第三阶段后政府一宣布允许民众拜访亲戚,但是由于冠病疫情并未消失,结果还是引发了一连串的悲剧发生。 李凯鸣表示,位于雪州甲洞有一85岁老公公因为在政府批准跨州后,其亲戚日前到访家中而不慎中招。 他进一步透露,老公公在确诊后,因血氧跌至90送院治疗,但尽管他已送院后,由于顽固不愿戴氧气管,不幸的是最终丢命。 至于第二宗,同样来自雪州八打灵高原,当中有一家三口中有2人确诊,而家中双亲确诊,爸爸也因缺氧而进院治疗,母亲暂时居家隔离。 第三宗同样来自八打灵高原,一名太太确诊冠病后,其血氧27暂无大碍居家隔离,而夫妻俩已经接种疫苗,目前两人屋内分开隔离。 此外,李凯鸣也透露,第四宗来自甲洞的一相片框架厂,当中有2名本地员工确诊,而工厂因此而关闭10天安排员工做检测,做隔离和全厂消毒。 至于第五宗,位于加影的一间电箱组装厂,当中有4位员工确诊,而2名外劳2名本地员工。 “厂内所有员工已接种了两剂疫苗所以这四名确诊员工没太严重的症状。” “厂长告知我们,先是一名本地员工确诊,隔离了四天后再有另外一名外劳确诊,之后第8天再有两人检验报告呈阳。” 李凯鸣也强调,这2名本地员工在家隔离,2名外劳在宿舍隔离,而厂方也为所有员工做了检验,其他员工暂时呈阴性。 至于第六和第七宗,则是来自龙溪,当中有一户一家八口的家庭中就有4人确诊,但由于家中6岁儿童就读当地幼儿园,院方即立即宣布紧急关闭,并安排进行消毒工作。 他表示,这户家庭最初是事主的弟弟确诊,随后全家安排检测,事主的两名幼童及年迈母亲也宣告确诊。 “事主夫妻俩,年迈的父亲和叔叔暂时无事,但是这家人的防疫意识不足,确诊者与其他人仍一起生活,只在家中隔离不外出。” “而哥哥夫妻二人以及年迈的父亲和叔叔暂无事。但是,这家人对疫情隔离意识不足,还继续一起在家里生活。” “他们只是对外做隔离,因此消毒队唯有即刻教导他们做隔离措施以及让他们知道隔离的重要。” “基于家中6岁幼童确诊,以至所就读的幼儿园也宣布紧急关闭进行消毒,消毒队抵达龙溪时亦最先为幼儿园进行消毒。” 李凯鸣表示,自己分享雪州各大地区所发生的疫情,目的是希望民众在出门请做好防疫措施。 “因为你的一个大意,都随时会将病毒带回去,抗疫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1 min read

尽管在上个月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防疫规定所限,进而导致大马国际电竞赛选手庄进祥差点无法出国参赛,但他在青体部副部长郑联科的协助下后,最终拿到“我的跨境准证”飞赴布加勒斯特。 在经过一个月后,庄进祥如今为国争光,他在出国参加比赛后与其中国PSG.LGD的队友赢得第十届DOTA2国际邀请赛亚军,这也让他一夜间已经成为百万富豪。 根据报道,第十届DOTA2国际邀请赛在今天凌晨落幕,而庄进祥所属的队伍PSG.LGD赢的了520万2400美元(约值马币2163万4180令吉)的奖金。 报道指出,现年20岁的大马选手庄进祥“NothingToSay”,他在队伍里司职中单,他将与4名中国籍队友分享这笔奖金。 尽管如此,据知这笔钱还需要缴税与支付战队费用。 据知,PSG.LGD战队其中一个拥有人是法国足球球会巴黎圣日门,而作为本届赛事的夺冠大热门。 他们在昨晚举行的总决赛中,经历五局激战后,最终不敌黑马——俄罗斯战队“Team Spirit”。 根据赛事,PSG.LGD战队先输掉首两局,尽管在接着连胜两局奋起直追,但他们最终在第5局终局之战败给对手。 根据媒体报道,“Team Spirit”这次拿下全场总冠军,并赢得1820万8300美元(约值马币7571万9215令吉)的奖金。 而第十届DOTA2国际邀请赛的总奖金达到4001万8195美元(约马币1亿6641万令吉)。 这也是全世界奖金额最大的电竞比赛,甚至比一些运动赛事,如2021年环法脚车赛的奖金更多。 报道指出,这次的比赛大马一共有4名选手参加,而日期是在10月7日至17日举行。 除了上述的庄进祥,另三人是陈重健(Oli)、郑竣文(JT-)与黄纪铨(ChYuan)。 陈重健与郑竣文都是Invictus Gaming的队员,而黄纪铨则是Fnatic队的选手。 报道指出,Invictus Gaming队在本届赛事拿下第4名,赢得240万1100美元(约值马币998万7375令吉)的奖金。 至于Fnatic队,他们则无法进入最后8强,并赢得80万零400令吉(约值马币332万9263令吉)的奖金。

1 min read

两周前,一份“潘多拉文件”揭露了我国多位政客和富豪藏富在海外后,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就促请国家银行调查全球金融诚信组织曝光的2006年至2015年间,涉嫌从马来西亚非法流出的1386亿6000万令吉的事件。 针对此事,前首相纳吉批评林冠英在误导和欺骗国人,因为“潘多拉文件”根本没有直接提及全球金融诚信组织报告。 他今日在面子书针对林冠英的言论发文指控,所谓的非法资金流动与潘多拉文件无关,相反的是希盟与行动党在此事上强行挂钩。 此外,他也对行动党将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FI)与泄露的潘多拉文件联系在一起提出质疑。 他披露,根据全球金融诚信组织,这是是一个总部位于华盛顿的智库,缤瑞专注于进出口公司和跨国公司为避税而进行的非法资金流动和贸易错误定价。 对此,他质疑行动党没有关注贸易错误定价的问题。 “为什么希盟废除了可以控制贸易错误定价的消费税?” “最有趣的是,虽然行动党在全球金融诚信报告和自2011年以来价值超过1000亿令吉的非法资金外流问题上大做文章。” “但(前财政部长)林冠英或希盟在执政的22个月内对此只字不提。” 他也提及,潘多拉文件只列出了拥有股份或担任离岸公司董事的人的名字。 “泄露的文件没有提到全球金融诚信组织的报告,因此他们在此课题上愚弄和欺骗国人。” “因此,政府应调查‘潘多拉文件’中,揭示的非法资金流出岸外的证据。” “因此,为什么他(林冠英)只提起直至2015年的情况?” “这是因为政府落实消费税(GST)和公司税务制度后,非法资金流出岸外的数额有明显的减少。” “因此,行动党通过全球金融诚信组织报告,来炒作‘潘多拉文件’、以愚弄人民。” “更糟糕的是,自2011年起,全球金融诚信组织发布的报告及非法资金流出的课题,一直就被希盟和行动党来炒作。” “特别是第14届大选时,称有政治人物将数千亿令吉的资金,流出国外。” “但是,全球金融诚信组织解释,非法资金流出是因为贸易错价导致,也就是大马公司。” “这当中了包括跨国公司等,有机会利用国与国之间的税率差异来避税。” “全球金融诚信组织的报告,揭露更多的是非法资金流出是因为贸易错价,进出口公司利用国与国之间的税率差异来避税。”...

在较早前与反对接种新冠肺炎疫苗扛上的卫生部长凯里昨天誓言要让他们“日子更加不好过”后,此举引起公正党主席安华的不满。 根据安华,他今天针对凯里昨天的言论炮轰后者以高压手段迫使拒接种者就范,因为他认为,政府应提高有关群体对接种疫苗的醒觉。 他批评凯里用高压手段“强逼”反疫苗者接种,并认为拒接种者没有违反任何法律。 他坦承,自己并非支持反疫苗群体,相反的政府应以劝告的方式实行。 “我不是支持他们,但现在的问题是,他们的论述偶尔也很坚决。” “所以,我们就以论述回应他们。他们提出科学报告,我们就用更难以辩驳的科学论证驳斥他们。” “(政府)别只想着惩罚和威胁。这是傲慢的做法,我们不能接受。” 对此,安华建议政府,应先为赞同接种者施打疫苗,之后再尝试说服拒接种者。 “我们必须要接洽他们,先解决要打疫苗的人,剩余的一点,我们需接洽他们和尝试向他们解释。” “但是,根据法律,他们(拒绝接种)并没犯错。我们要如何在他们未犯法下施压他们呢?这是其一。” “第二点,当谈到方法,我们可采用恳求、通过讲解来说服、说明及解答的方式。”

无情的新冠肺炎疫情如今再度摧毁了一个家庭的天伦之乐,位于槟州大山脚的一名怀孕9个月的妇女,她因为确诊冠病后尽管已顺产,但自己却不幸病逝。 根据行动党巴东拉浪区州议员章瑛,她日前在面子书发帖文揭露了上述惨剧,而这名刚出示的女宝宝随着目前的离世后,家属如今只能委托其他人来照顾。 章瑛表示,自己在昨天去探访选区内一个受疫情影响的家庭,而妈妈在怀孕笫九个月时染上新冠肺炎。 “然而,尽管医生抢救了婴儿,但救不了妈妈。” 她指出,基于这户家庭的成员只剩下丈夫和公公,因此婴儿只好托人照顾。 她也表明,为了帮助这家贫苦的家庭,她将会与其服务团队继续协助他们,并宣布将会优先动用自己的选区拨款。 “目前,女婴的爸爸暂时待业中,但我服务中团队协助申请福利支援。” “所以,在我们在等待批下前,我会先动用选区拨款助解燃眉之急。” “这是因为该家庭的成人目前只剩她丈夫和家翁并没有其他女人。” “因此,目前他们只好把刚出世的婴儿托人照顾。”

随着沙比里领导的政府在较早前宣布成立特委会,重新调查消拯员莫哈末阿迪案件后,此举随即引起多位行动党领袖的追问,即政府是否忘了其他还未破案的命案。 根据报道,当中最备受瞩目的是发生于2009年的赵明福案件和2005年阿丹杜雅案件。 据知,实际上赵明福命案发生后,两朝政府,即国阵和希盟都曾分别在2012年、2014年和2018年成立过3个特别委员会,却始终没有破案。 报道指出,由于政府和警方已用了12年都无法把真凶绳之于法,因此赵明福的妹妹赵丽兰透露,目前赵家准备在近期入禀法庭,起诉警方用了12年时间设立了三次特别小组都没有完成调查。 “我们是时候将凶手逮捕归案及提控,勿再空谈!我们希望警方能完成调查,让冤案水落石出,揪出凶手,绳之以法。” 据知,赵丽兰对于政府最近设立特委会调查案的举动表示欢迎,但她感到难过痛心的是,政府何以厚此薄彼? “特委会不应该筛选各别案件,以示公平对待所有公民,同时彰显首相强调的大马一家口号。” “我们赵家全力支持政府重新调查阿迪命案,每个命案都必须真相大白,还死者和家属公道。” “但同时,希望政府可以纳入所有冤案,包括赵明福命案,以便给等待了12年多的国民和赵家一个交代。” 她也认为,只有施行问责制度,让反贪会负起责任,才能恢复人民对执法单位的信心 对此,她建议特委会应该设下调查期限,给予每个案件100天以内必须公布结果的期限(如内阁部长必须在100天公布成绩单)。 “否则这个特委会将跟警方之前三次的特别小组一样没有作为,沦为笑柄,更无法在最短时间给家属一个交代。” 她也提及,希盟执政时期也曾重新开档调查,但就是因为没有制定期限,导致调查工作可以无限期执行,让家属在无限期的煎熬中等待答案。 “希盟执政第一个月宣布重新调查赵明福冤案,第二个月设立了特别小组,调查方针和责任一直在时任总检长,时任内政部长幕尤丁和时任总警长脚下踢来踢去,第十二个月制定以《刑事法典》342条文展开调查。” “一些国会议员都发了文告及在国会询问进展。第16个月会见时任总检察长表达家属对342条文重查的不满,希盟才以需要时间调查和在调查中回复所有询问。” 另一方面,赵明福家人律师蓝卡巴星也表明,政府设立特委会的举动虽好,但是否能有结果,又是另一回事。 他直言,尤其赵明福案件曾设立三次特委会情况下,至今都没有完成调查,让人怀疑特委会的有效。 “无论如何,我们还是欢迎政府的举动,并且想询问政府打算对未获解决的赵明福和阿丹杜雅案件采取什么措施呢?” 根据报道,沙比里在10月2日宣布,内阁决议成立特别委员会、特别调查队以及特工队,负责调查3大课题,即已故消拯员慕哈末阿迪、白礁岛案的法律重新检查,以及前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回忆录的指控。

继马来西亚过去已在2006和2010年两次出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后,如今我国再以183票成功入选并成为2022至2024年的成员之一。 根据沙比里,他今日发文告透露,马来西亚成功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赢得一席之地,这是一个伟大的成功,也是国内人权状况的重要肯定。 他表示,随着大马成功入选后,我国政府准备在调解国际纠纷、促成合作和建立共识上发挥更大的角色,特别是与国际社会共同努力重建阿富汗。 他强调,大马政府也会跟联合国成员国紧密合作,推动联合国人权宣言所阐明的世界人权议程。 他指出,大马目前正在从2019冠病疫情恢复过来,同时设法为未来的永续和有包容的复苏奠定基础,而人权依然会是所有复苏努力的核心。为人道而团结。 此外,外交部也透露,大马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是国际社会对大马促进人权努力的认可和信心。 “因此,我国在出任成员期间,将会计划优先考虑人权理事会的建设性参与、合作、包容性、透明度和相互尊重。” “而我国作为理事会成员,并将优先关注弱势群体,特别是儿童、妇女、原住民和老年人的权利。” “此外,大马也计划推动赋予青年权力,使其在各级决策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并视维护安全、健康和可持续环境的权利,以之作为需要保护和促进的人权。” “至于在国际课题,大马将继续大力倡导反对压迫巴勒斯坦人民和缅甸罗兴亚人等,侵犯人权的行为,并与国际社会共同努力重建阿富汗。” “此外,大马也相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作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特别是现在世界处于重建和从冠病大流行中恢复的情况下,更要确保以人权为中心。”

随着前首相夫人罗丝玛日前以“女儿有分娩并发症史”为由向高庭申请取回护照后,如今吉隆坡高庭正式批准她的这项申请,以便让她能前往新加坡探望女儿。 根据报道,吉隆坡高庭法官莫哈末再尼今日在聆听控辩方的陈词后,批准罗斯玛要求法庭暂时归还护照的申请,让她前往新国陪伴怀孕的女儿,这也是其女儿第二胎。 法官莫哈末再尼限制申请人罗斯玛的护照,将于今日(10月15日)发放,并谕令她之后必须在12月6日前归还。 “而条件是申请人只可从10月22日起前往新加坡,必须在11月21日或之前回国,其中包括14天的隔离期。” 较早前,罗斯玛代表律师加吉星为这项申请陈词,控方慕斯达法副检察司表示无异议。 “申请人(罗斯玛)可以在10月15日(今天)拿回护照,但必须在12月6日前归还法庭。” “申请人只获允在10月21日前往新加坡,必须在11月21日前回到马来西亚。” 根据报道,罗斯玛于10月12日入禀这项申请,并指她必须马上前往新加坡,陪伴即将生产的女儿诺雅娜。 罗斯玛指出,她将在10月底和12月初离开大马,希望警方和移民局给予合作。 据知,诺雅娜与哈萨克斯坦富豪丈夫达尼雅结婚,目前居住在新加坡,而罗斯玛的护照是在2019年被提控时遭到扣留。 罗斯玛面对的砂拉越乡区学校太阳能计划贪污案,目前进入自辩阶段,罗斯玛应该在10月21日出庭自辩。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