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5,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1 min read

在经过多番的猜疑后,如今民兴党在今天正式宣布在本次的柔佛州选派出6将上阵,上演在西渡半岛后出征第一场选举。当中,民兴党主席沙菲益今早宣布,该党派出6人上阵柔佛州选举,除了与国阵、国盟较劲,也与昔日希盟盟友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全面开打。他表示,民兴党将上阵彼咯、北干那那、柔佛再也、马哥打、百万镇及武吉峇都。据了解,除了将对垒国阵与国盟,民兴党也将在前三席碰到行动党,于马哥打及百万镇对战诚信党,并在武吉峇都遇到公正党。除了百万镇,另5席的原任州议员皆来自希盟三党。百万镇在上届大选是由土团党于希盟旗帜下所赢得,本届州选希盟将由诚信党上阵此区。值得一提的是,前柔佛公正党青年团领袖李铭伟将代表民兴党上阵武吉峇都,将与公正党的张善深、国阵(国大党)候选人苏巴雅和国盟的黄庆松上演多角战。现年38岁的李铭伟,毕业于澳州南澳大学国际贸易系学士学位,退党前是柔州公青团行政执委、公正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区部秘书,也是自由媒体通讯组主持人。以下是民兴党今天宣布的候选人名单:N06 彼咯:松达拉(Sandara Segaran Arumugam)N29 马哥打:诺苏莱曼(Mohamed Noor Sulaiman)N42 柔佛再也:曾杏階N43 百万镇:莫哈末礼扎(Mohamed Ridza Busu)N51 武吉峇都:李铭伟N55 北干那那:西山慕丁(Hishammuddin Busri)

较早前,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本周四正式宣布对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开展特别军事行动,不久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则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对此,大马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日开腔强烈谴责俄罗斯军队在普京总统指示下,单方面且无端攻乌克兰。 根据林冠英,他今天发文告提及,此举将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反而会酿成无数人伤与无法估计的损失。 “普京入侵(乌克兰)会影响全球供应链稳定的经济和运作,但此时许多国家包括马来西亚,才刚刚要摆脱冠病疫情所造成的经济破坏。” 对此,林冠英要求大马外交部确保在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大马侨民安全,并在有需要时有效撤侨。 除此,林冠英也向美国喊话,要求对方谨慎发言,积极保护乌克兰。 “美国也应该减少发表类似修辞的言论,反而要积极寻求和平解决方案,保护乌克兰的主权和完整的领土。” 根据报道,去年底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紧张加剧,2月21日,俄罗斯普京总统宣布承认上述两个亲俄“共和国”。 随后以维和名义,派军进驻顿巴斯地区。 根据报道,大马首相沙比里也声明,由于俄乌局势不明朗,因此大马将安排乌克兰的11名大马人撤离。 他也表示,马来西亚希望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能够尽快达成最好的和平解决方案,并在随后解决双方之间的军事冲突。

1 min read

尽管时任总警长阿都哈密卸下总警长职位前夕,即在2021年3月18日揭露,指控警队内有一股由年轻警官组成的“暗势力集团”,试图以“不光彩”的手法控制警队,并推翻其领导,但如今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EAIC)表明,此指控不实。 根据报道,该局主席西迪哈山今日发文告声明透露,在经过多个月的调查后,他们无法确认阿都哈密指控警队内部存有“小集团”的说法。 报道指出,西迪哈山同时也三大理由说明,EAIC无法确认阿都哈密批评警队出现小集团指控的原因。 “警队里有“暗势力集团”之说是不存在,因为根据证人口供及EAIC所取得的文件,无法断定警队是否一如阿都哈密指控般存在小集团。” “在EAIC调查发现,虽然确实有一些警员涉及参与犯罪集团,但反贪会和警队都已经开档调查这些官员。” “然而,有关阿都哈密指控这些警员试图在警队内部布局,为了私利夺权的指控,则无法确认。” “这是因为警队和警察委员会(SPP)的遴选/升职/调职机制,是依据详细的程序和经过数层过滤,外界其实难以渗透和介入。” “总警长也是警察委员会的固定成员,警队的任何升职调职建议都必须获得总警长同意。” “而且,阿都哈密身为总警长的地位也不会受到威胁,因为他是国家元首在首相劝告下所委任。” “对此,EAIC的调查结果和决定已经呈交给政府首席秘书。” 根据阿都哈密,他在退休前曾揭露,警队内有一个由年轻警官组成的集团,试图策划一项推翻他的“阴谋”。 他指出,有关由年轻警官组成的势力,试图控制警队来达成自身的目的。 而且,当时阿都哈密承认,自从换政府后,他和韩查再努丁之间不和谐。 他还爆料说,内政部长韩查再努丁干涉武吉阿曼政治部总监职位,包括安插“自己人”担任要职,以保证个人政治利益。 尽管如此,当时的全国副警察总长阿克里沙尼在接下阿都哈密的棒子后,指将会把上述问题转介予EAIC处理。 此外,韩査再努丁在去年通过国会书面也指出,高级警员之间不存在“暗势力”的问题。

1 min read

有鉴于在2月8日,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在国家王宫颁发了“拿督斯里”赐封给涉及赵明福敏命案的反贪会官员希山慕丁哈欣,赵明福民主基金会今日促陛下撤销。 根据该基金会主席黄业华今日发声明,他呼吁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撤回就反贪委员会资深调查总监希山慕丁哈欣的“拿督斯里”(Seri Mahkota Wilayah)赐封。 文告指出,他们担心不负责任的单位误导国家元首,把尊贵的赐封颁给一个涉及命案的嫌犯,将玷污国家元首的良好形象。 “作为珍惜我国宪赋君主制度的民间团体,我们吁请国家元首撤销颁发给希山慕丁哈欣的‘拿督斯里‘赐封。” 他强调,雪兰莪州行政议员助理赵明福被反贪会审问至深夜,导致他在被扣留期间遇难,引发了全国人民的愤概。 “希山慕丁哈欣就是该次调查行动的反贪会总负责人。” “当时,反贪会从2009年7月15日傍晚6时审问赵明福至7月16日凌晨5时,马拉松式审问侵犯了赵明福休息权、食物权和获取律师的权利。” “根据赵明福案皇委会报告,赵明福遇难归咎于‘在希山慕丁哈欣的指挥下,反贪会调查人员采取激进、不停压迫和不负责任的审问’。” “因此,皇委会成员认为,希山慕丁哈欣和两位反贪会调查人员必须对赵明福之死负责。” “该报告也指出,希山慕丁哈欣是‘傲慢的领袖,不知廉耻地撒谎,无所不用其极以达目的’,这些行为也违反公务员守则。” 黄业华也表示,希山慕丁哈欣没有资格获得元首尊贵的赐封,而且如果我国的法治彰显,他应该在刑事法典302或304条文下被提控并被处以监禁刑罚。 他补充,由于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继续高企不下,基金会决定不到王宫呈交备忘录,而改以寄发信件的方式向国家元首转达诉求。

1 min read

尽管才在去年12月宣布受委为少数族群权益党(MIRA)的临时主席,但沙比里胞兄卡玛拉扎曼现已被撤职。 根据报道,卡玛拉扎曼去年12月刚受委为少数权益行动党临时主席,以推动跟人民势力党合并的事宜。 根据了解,卡玛拉扎曼这次被撤职跟党章技术问题有关。 当中,少数权益行动党(Mira)新任临时主席米拉证实这次发展,并强调一人不能同时兼任2党的主席。 “党最高领导层昨天在会议如此议决。这是因为社团注册局还在处理他成立人民势力党的申请。” “因为根据党章,一个人不能同时兼任两个政党的主席职。” “因此,委任卡玛拉扎曼为临时主席的决定已取消和无效。” 根据报道,米拉也是前国大党中委,他强调,Mira将在近期内召开紧急大会,选出新任领导层。 报道指出,Mira去年12月召开党代表大会,议决与人民势力党合并,并委任卡玛拉扎曼为临时主席,米拉则担任署理主席。 二在前首相马哈迪掌权时期,Mira本是亲希盟政党,但2020年2月希盟倒台后,Mira改称自己为中立政党。 至于人民势力党则是亲国阵的新政党,惟目前还在等待社团注册局的批准成立。 根据米拉,Mira在向社团注册局改名之前,将会保留原名。

1 min read

尽管较早前由人权律师西蒂卡欣所领导的独立行动联盟(Gerak Independent,GI)宣布上阵5个选区与希盟抗衡,但这些地区的宣布似乎不买单并冷待,而希盟原任国会议员更表明无畏惧上门挑战。 根据网媒报道,记者日前走访相关选区后发现,这些属希盟选区的选民对于现任议员的服务感到满意,并没有想要改变的意愿。 报道指出,受访问的选民纷纷表示,他们不需要有新的人民代议士,而是希望现任的议员能够继续履行责任。 而根据西蒂卡欣上周宣布,该联盟将在下届全国大选上阵5个国会选区挑战希望联盟,这5个国会选区分别是峇都、梳邦、旺沙马朱、八打灵再也和亚庇。 对此,当地社区领袖阿兹兹表明,任何人都可以参选,前提是必须要有正当的背景。 “我们希望竞选者能够言出必行而不是只会做出试图赢得民心的承诺。” 他表示,公正党峇都区国会议员巴拉峇卡兰的服务出色。 “他很活跃,经常到选区和当地人见面。” 他也透露,作为选民,他较倾向把票投个某个政党的代表,这意味着候选人有足够的后盾和支持。 “在去年限行令期间,巴拉峇卡兰确保当地人民有足够的供给品。” “独立候选人的胜选很低,对我来而言,独立候选人在参选前应该做好基础工作。” 另一方面,来自冼都得社区领袖佐则指出,峇都已经有国会议员,应该让巴拉峇卡兰继续履行职务。 “我们尊重她(西蒂卡欣)作为一名律师,她应该继续保持这个这个良好的工作。” 此外,八打灵再也社区活跃分子赛莫达说,当地选民对于玛丽亚陈作为国会议员感到满意。 他补充,自己并未看到独立行动联盟的候选人为当地做出任何基础工作。 “我们不知道是否有人对现任国会议员或她的政党感到失望。” “和玛丽亚陈的交涉良好,我依赖她。她真诚、谦虚和直率,不像其他人。” “但这取决于选民和他们的偏好。” 另外一名社区领袖罗伊则认为,玛丽亚陈是一个有表现得立法者。...

尽管今日吉隆坡高庭宣判华印混血妇女罗秀凤为3名子女申请人身保护令时胜诉,但有一批约有50名来自各马来组织成员,法官审理时在庭外示威。 根据媒体报道,这批马来非政府组织今早聚集在法庭大厦外示威,有数名代表在发言时情绪激昂,不满行动党挑起宗教仇恨。 他们同时谴责在行动党挑起宗教仇恨不尊重回教,并警告行动党勿借此课题挑起宗教课题。 事缘,行动党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日前为单亲妈妈罗秀凤的遭遇说道,允许父母单方面为未成年孩子改教的过时法律应该被废除,且类似法律是违反宪法。 根据报道,拉玛沙米指出,联邦法院在2018年裁定孩子改教必须获得父母双方同意,允许单方面改教的法律已经变得不合时宜了。 “为什么这样(取消此类州法律)的过程需要这么长时间才能完成,这反映了联邦政府和一些州政府缺乏政治意愿。” 对此,这些马来组织直言,这原本只是一宗家庭纠纷,不应该被放大成宗教课题,影响国家安宁。 “我们从来不强迫任何人信奉回教;如果他们是自愿信奉的,我们就会保障他们的权益。” 他们强调,不管国内的人格种族,只要他们信奉伊斯兰教,马来组织将会一视同仁给予同等的帮助和关爱。 “因为在伊斯兰教,我们从来不强迫任何人信奉伊斯兰教;但如果他们是自愿信奉的,我们就会保障他们的权益。” 此外,他们也在现场中表示,一向来其他种族想要改信佛教、基督教、兴都教等都没有太大问题。 “然而,一旦是改教成伊斯兰教就会引起争议,这样很不公平。我们马来人已经快达到忍耐极限。” “这个课题一直政治化,我们想给予警告,同时也想告知马来政治领袖,别为了争权而导致穆斯林分裂,以至于过后要想办法团结穆斯林。” 他们劝诫各方,并点名拉玛沙米和行动党,不要再邪恶化伊斯兰教,进而导致他人误会伊斯兰教,不然的话他们将采取进一步行动应付。 另一方面,伊党宣传主任凯里尔尼占强烈谴责拉玛沙米的行为,指后者试图挑宗教与种族和谐。 凯里尔尼批评拉玛沙米试图为罗秀凤的3名孩子宗教地位提出异议,是质疑玻璃市宗教局的角色和管辖权。 “(拉玛沙米)可能威胁我国宗教和种族之间的和谐。” 不仅如此,凯里尔尼占呼吁各方应该尊重司法和法律,并且相信透过司法程序来解决问题。 伊党还敦促当局必须监督和严厉打击任何蓄意,在我国挑宗教和种族的政党。

1 min read

涉嫌在本月17日晚上透过面子书专页上载6张位于武吉士林王宫前方草地拍摄的照片及视频引起网民批评被警方逮捕后,如今两名涉案网红韦劭政(Bryan Wee)和蔡诚赋(Deacon Chai)正式公开道歉。 根据报道,韦劭政和蔡诚赋今日针对日前在柔州王宫前拍摄男扮女装照片一事,今午召开记者会公开道歉。 记者会上,他们表明当时自己是因为一时糊涂及贪玩,才犯下了如此大的错误。 尽管如此,他们澄清自己绝对无意冒犯或带给社会不好的影响,因为他们早前也因此事而遭警方逮捕。 当中,韦劭政在记者会上说道:“我们在警局里的3天经过冷静及认真反省后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真的犯下了很严重的错误……” “对于在本月17日晚上在柔州拍摄不雅与搞怪的照片行为做出了不良示范,我们在此真诚向大众道歉。” 他坦承,自己身为网红应把专注力放在工作上,而这次的错误不仅耽误了的工作,对社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我们甚至已会触犯法律,所以愿意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承担责任。” 另一方面,蔡诚赋则表示,经过这次的错误,他们会认真检讨自己的行为。 “今后在处事与行为上,一定会吸取本次教训,三思而后行。我恳请各造原谅我们不成熟与冲动的行为。” 根据报道,蔡诚赋为自己在柔佛王宫前拍摄“性感照”的不当行为今日记者会上3次鞠躬道歉。 蔡诚赋也承认,自己是一时糊涂和贪玩,无意冒犯和带给社会不好影响。 他指出,事后他们有认真检讨自己的行为。韦劭政则说,他们遭警方逮捕的3天,冷静思考后就发现自己犯下严重错误。 “我们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这件事耽误我们的工作。我们愿意承担,承担不起的责任。” 另一方面,韦劭政也表明,尽管这次自己已闯祸,但他会继续保持个人风格。 “我和Deacon Chai认识后觉得我们的风格相似,于是便邀约对方一起拍摄。” “我们在拍摄之前只进行简单的策划,重点也只是要突显我爱柔佛而已。”...

1 min read

被前首相慕尤丁爆料指自己才进入布城任相几天就携带一大叠文件到访要求干预法庭案件细节的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今日在面子书发文反击,更一一列出慕尤丁曾意图“剿灭巫统”例子。 根据扎希,他估计将在下个月举行的柔佛州选举继续成为其政敌的箭靶,并呼吁巫统领袖买定‘爆米花’,等待下一集的上映。 他也否认慕尤丁“携带一大叠文件到访”指控,更表明他愿意在清真寺发誓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指出,讽刺的是所有的指责只会在选举期间出现。 “如果没有选举,则没有事情。没有文件,没有协商。”在这些故事当中,其原则很简单,真相是选择的。” “如果不选择站在他们那边,那么做坏事和滥权才会被认定是错误的。” 因此,他认为很多巫统领袖的故事被指是影响该党诚信的策略,也不稀奇。 “我们就看看,在柔佛竞选期,很多巫统领袖的故事还是会被典当。” “他们的策略,如果不能攻击巫统柔州领袖,那么就转移到全国领袖。让我们买定‘爆米花’,等待下一集的上映。” 扎希也强调,当土团党和希盟掌权时,巫统面对很多压力,尤其是要除掉他和前首相纳吉。 他直言,巫统因为没有参与土团党,就必须面对排山倒海的指责,但巫统的前领袖像慕斯达法(首相署部长)及瑪斯艾米雅蒂(首相署副部长)等人因为跳槽至土团党,就能豁免被指责。 “在被证明犯错之前还不是犯错的原则,只适用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和MUDA主席赛沙迪身上,但不适用于巫统领袖。” 他进一步揭露,事实上慕尤丁在希盟执政担任内政部长期间,曾差点签署撤销巫统注册文件。 “结果,讽刺的是我却联同43名国阵议员签署宣誓书,提名并支持他担任第八任首相。” 此外,他也以慕尤丁献议收买巫统议员的录音为例表示,慕尤丁意图透过各种手段来导致巫统出现内部分裂。 “在希盟执政期间,慕尤丁和希盟就多方面施压巫统,逼迫清算纳吉、我、以及其他和希盟有过节的领袖,并且提控这些领袖,除非他们跳槽土团党,并且会提供福利。”

1 min read

继在上周一发表“致柔佛州选民公开信”后,前首相马哈迪今日再二度发出信函,对前巫统主席纳吉全力开炮,指控他贪腐让马来人和伊斯兰蒙羞。 信函中,马哈迪对纳吉似乎极度不满,并在内容中字字瞄准纳吉,更表明一旦只是提起纳吉的名字,他也感到难堪。 他更表示,为了不再让纳吉重新掌权,因此他还是会继续追击纳吉。 他今天在写给柔佛选民的第二封公开信中承认,自己当年在一马公司案件爆发前,非常支持纳吉,更承认自己为了捧他任相,不惜向时任首相敦阿都拉施压。 他强调,尽管自己与第6任首相纳吉之间没有私怨,但他警惕,为了避免纳吉一旦重新掌权,会再搜刮国家的财富。 “事实上,纳吉的名字让我感到难堪,他让国家、种族和宗教蒙羞。” “不幸的是,他自己并不感到羞愧,甚至伪装成他遭到我和其他人迫害。” “我们必须要阻拦纳吉,否则一旦他重新掌权,这个国家就会由盗贼领袖及法庭簇群治理,他们会进一步抢劫与搜刮国家。” 马哈迪也表示,当初自己是因为相信纳吉的能力,也感激纳吉先父阿都拉萨对他政治事业的提携,所以才会支持纳吉当首相。 “不幸的是,纳吉并不像他的父亲拉萨,他父亲是个有尊严的国家斗士。” “因为纳吉在(一马通缉犯)刘特佐的协助下,窃取国家的钱。” “他甚至被海外报章称为“掠夺白痴”,这与柔佛语中的“低能土匪”意思相若;而上诉庭的判词则形容纳吉“让国家难堪”。” “不仅如此,他的弟弟纳西尔当时还详细描述1MDB丑闻及其兄所犯下的罪行,其新出版的回忆录也表明对此举感到羞耻,同时也揭露了纳吉丑闻。” “就连丹斯里纳西尔也对其胞兄纳吉的“盗窃国家数百万令吉也无感”态度,感到羞耻!” “纳西尔写了很多关于他哥哥在1MDB丑闻中的犯罪行为。他因为家人所承受的耻辱和愧疚感,而揭露这些事。” 他进一步说明,纳西尔相信撰写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及其哥哥纳吉犯下的罪状。 “纳西尔因感家族蒙羞,所以公开撰写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和纳吉的罪状,他详细写纳吉涉及的各项丑闻。” “纳吉也希望大马人觉得他是无辜的,只是一个被政敌迫害的受害者,而那些掉入他陷进的人,会称他‘老板’和亲吻他的手。” “所以,我会继续提纳吉(的案件),或任何试图破坏国家与欺骗人民者。”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