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5,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针对俄罗斯与乌克兰战火冲突问题,根据外媒27日综合报道,美国总统拜登表明,该国有两个选择,第一就是与俄罗斯开战而开启“第三次世界大战”,第二就是制裁俄罗斯。据美国播客节目在当地时间26日对拜登採访时后者提及,他就俄罗斯总统普丁此前受到的种种制裁话题。对此,拜登向俄罗斯表明:“你有两个选项,开始第三次世界大战,(美国)与俄罗斯开战;第二,你必须确保一个如此违反国际法的国家为此付出代价。”尽管如此,拜登认为,目前还没有可以立即(起效)的制裁措施。“这不是说你可以制裁一个人,然后说你再也不能成为俄罗斯总统了。”“我知道这些制裁是有史以来最广泛的制裁,包括经济制裁和政治制裁。”根据报道引述拜登,他也说道:“我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让北约和欧盟在同一条战线上。”至于美国与欧洲和亚洲盟友的团结和北约与芬兰和瑞典之间日益增长的安全伙伴关系时,拜登强调,普京正在“创造他想要的、完全相反的效果”。他声明,美国必须与其他盟友坚持到底,并以正在向乌克兰提供防御武器和经济援助。根据报道,拜登已在25日向国务院下令,拨出3.5亿美元作为给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资金。

继被两位前首相敦马哈迪和慕尤丁指控“请求干预司法以脱罪”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正式已向两人递交律师信。 根据报道,身为国阵主席的阿末扎希今日证实,自己除了驳斥马哈迪和慕尤丁的“请求脱罪”指控并发出律师信后,如今他再进一步揭露,指自己所以会吃上贪腐案官司,全因他拒绝马哈迪解散巫统的要求。 报道指出,扎希在巴力安尼助选时表明,马哈迪担任首相的时候也是土团党总裁时,曾要求他解散巫统加入土团党。 他进一步指出,由于自己当时拒绝从命,因而在后来付出代价就是挨上87项贪腐罪名的提控。 “当时,我才当巫统主席6个月,结果马哈迪要求我跳槽,他要我解散巫统,但被我拒绝了。” “因为如果我解散巫统,则一旦我去世,我的坟墓会泡水。为什么?因为380万名巫统党员会向我的坟墓吐口水!” “我没有遵循他的指示加入土团党,我捍卫巫统,结果代价高昂,面对87项罪名的提控。” 另一方面,阿末扎希也不忘向慕尤丁开炮,批评他忘恩负义,忘记他所以能够当上首相,靠的是43名国阵国会议员,包括他跟前首相兼北根国会议员纳吉的支持。 “没有43名国阵议员的支持,他别想当首相!” “别忘了我们的协助,别忘了巫统议员的支持,即使是他所讨厌的‘我的老板’(指纳吉)也有支持他。” “当他当上首相后,(却说)‘这人来自法庭簇群,那人来自法庭簇群’。是谁使我们身负庭案?是他的前上司,第七任首相(马哈迪)。” “因此,我已指示律师向慕尤丁和马哈迪递交律师信。两封律师信已在上周寄出,我的律师从他的律师楼把信寄出。” “如果有人问我,有没有寄出律师信,我请他们去问这两名领袖,是我说谎,还是他们都已经收到律师信。” 根据媒体报道,慕尤丁在本月16日指控,他出任首相数日后,阿末扎希便带上一叠法庭文件,要求他帮忙摆平其贪腐案官司。 至于马哈迪,他在周三(23日)声称,坊间传闻他可能出任首相时,阿末扎希同样曾经向他示好,请求撤销控罪,但扎希同样否认这个说法。

1 min read

尽管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进入第四天,但截止目前为止大马政府却被指责至今不敢表态对这场战事有明确的立场,因沙比里的昨天(26日)的文告引发巨大争议。 针对此事,公正党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今日开腔狠批沙比里,指责后者尽管身为大马首相,但却针对这次战争的文告过于软弱,甚至完全没有公开点名谴责入侵者俄罗斯。 他今天发文告直言,沙比里昨天所发布题为“乌克兰局势”的文告,让他感到失望。 “这个文告软弱且缺乏信念,因为这份文告甚至没有点名入侵者俄罗斯。首相为什么那么害怕,不敢点名这个入侵者?” 他表示,从沙比里的这份文告看来,足以揭露了由他领导的联邦政府的现况,即领导层软弱、对国际事务没有立场。愧对MH17死者家属 他指出,因此沙比里的文告无法代表马来西亚的外交立场,即维护和平、依循规则的国际秩序、用和平手段化解冲突。 “因为马来西亚是俄乌冲突的受害者之一,马航MH17客机就是被亲俄罗斯乌克兰叛军所击落。” 沈志勤也感叹,当MH17客机遇难者家属仍在国际法庭寻求真相与公道时,沙比里却发布这种软弱文告,势必令死者家属失望。 “马来西亚必须采取强而有力的立场,与国际社会一同谴责俄罗斯的入侵行动。” 另外,沈志勤也预告,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将在下周传召外交部,汇报大马对乌克兰战局的立场。 他强调,自己身为上述委员会的成员,他会严厉质询外交部,确保大马政府妥当应付这场危机。 根据沙比里昨天发文告,他仅呼吁各方通过对话和谈判,寻求和平及友好方案解决乌克兰“冲突升级”的危机。 随后,首相办公室当晚再发文告谴责网媒《当今大马》的报道乖离原意,转移新闻稿要旨。 然而,沙比里和首相署的这两篇文告都没有提到俄罗斯,同样也没有说明乌克兰是与哪国交战。 根据报道,在2014年7月17日,MH17客机从荷兰阿姆斯特丹飞往吉隆坡,途经乌克兰东部靠近俄罗斯边境领空坠毁,机上283名乘客和15名机组人员全部罹难。 国际刑事调查判定,这架客机是被亲俄的乌克兰分离主义分子所发射的导弹击落。

1 min read

继较早前因为“不请自来”出席多场华社活动为国阵候选人助选而引来巨大风波后,前首相纳吉在柔佛州选进入第二天竞选,再度无畏批评声前充当国阵超级助选员,前往柔南柏岭为国阵/马华候选人陈贤绮拉票。 根据网媒报道,纳吉在今早旋风到达柏岭的武吉英达的一间茶餐室,现场获得近百名民众和支持者的热情欢迎。 根据现场视频显示,大部分华裔民众一见到纳吉的到来后,立刻高呼纳吉的网络绰号“我的老板”,同时也纷纷要求与他合照。 对此,见惯大场面的纳吉则是来者不拒,支持者的热情要求他也以“击拳”(fist-bumped)方式问候。 至于陈贤绮与马华振林山区会主席张秀福,则陪同在纳吉的身侧。 此外,从视频可见,一些支持者更高喊“兴啊”、“发啊”、“冻蒜”等助兴词语,为陈贤绮打气。 不久,纳吉也不断交代在场的民众,势必要投票支持国阵与马华。 面对华裔社群的热烈欢迎,纳吉直言,相比起第14届大选,华裔社群对国阵的支持确实逐渐回流和增加。 他认为,这些支持可以在3月12日当天转换为选票。 “如果是看今日所得到的欢迎,可说是非常热烈的。这是我们(国阵)在第14届大选所看不见的。” “我希望这可以转换为投票日时的支持,希望(马华)有机会在柏岭胜出。” 他指出,国阵是唯一一个有能力带来稳定和有执政经验的政党,因此希望选民可以在投票日当天做正确选择。 至于是否有信心马华可以在本次州选拿到好成绩,纳吉则表示,这次马华胜选的机会确实有所增加。 “相比起第14届大选,我看到马华的机会确实有变多。我不想做出任何揣测,但今天和在其他地方所得到的支持真的很鼓舞人心。只是这些一定要在3月12日转换为选票。” 询及陈贤绮的主要对手会是柔佛行动党主席刘镇东时,纳吉信心满满表示,华裔已经对行动党失望,反之想要回到国阵执政时代,到时或许会有“惊喜”发生。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或许可能会有惊喜发生。因为他们(华裔)已经受骗,所以对行动党感到失望。商人和华裔社群都得不到行动党所承诺的维护……” “现在他们(华裔)都说国阵执政的时代过得比较好。”

1 min read

尽管面对俄罗斯军方的强势压阵,更获得美国的帮助从乌克兰撤离出境,但乌克兰总统坚持泽连斯基拒绝了美国的这项提议。根据中新社报道,泽连斯基今日(26日)在推特上发文透露,指该国的“伙伴国家”正向乌克兰提供武器,以帮助乌方与俄罗斯军队作战。根据美国官员较早前的透露,泽连斯基在与美国总统拜登的电话会谈中针对美方愿意协助他逃离基辅一事曾直白回应。报道称,基于早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担忧持续加剧,基辅和华盛顿已经开始就将泽连斯基转移至该国西部城市利沃夫的计划进行联络。而且,报道也援引两名匿名消息人士的话说,拜登政府成员已经讨论过将泽连斯基转移至利沃夫的可能,而利沃夫是乌克兰的第二大城市,距离波兰边境约50英里。泽连斯基也在推特发文呼吁该国子民务必要支撑下去,因为“来自我们伙伴的武器和装备在运往乌克兰的路上!我们的反战联盟正在运作中!”泽连斯基表示,自己与法国总统马克龙通了电话,“来自我们伙伴国家的武器和设备正在运往乌克兰的路上”。“如今现在是结束长期谈判和决定乌克兰欧盟成员国资格的关键时刻了”据了解,来自捷克政府在今天也已正式批准了给乌克兰运送价值760万欧元的武器弹药,以协助乌克兰防卫。当中,捷克国防部长直言,该国将向乌克兰捐赠机枪、自动及狙击步枪、手枪和弹药。“因此,国防部还将负责运送到乌克兰指定地点,我们的帮助还没有结束。”不仅如此,荷兰政府也宣布,该国将提供给乌克兰大选200枚便携式防空飞弹,以及步枪、弹药、雷达系统和扫雷机器人等。“我们将提供200枚便携式刺针防空飞弹,与我们的盟友一起,国防部的目标是尽快交付这些货物”。“我们将继续寻求外交解决方案, 但在此同时,乌克兰必须能够抵御俄罗斯可能的入侵。””而且,爱沙尼亚也同日也宣布,他们将对乌克兰提供标枪式(Javelin)反坦克飞弹及防空军备。”“我们将提供2.5万份干粮、医疗设备、弹药、标枪式飞弹,以及防空军备。”至于美国总统拜登,他已在昨天(25日)向国务院下令,拨出3.5亿美元作为给乌克兰的军事援助资金。此外,法国总统马克宏也在25日说道:“我们将给予额外的3亿欧元的预算,并将会与乌克兰当局保持联系,提供所需的防卫军备。根据报道,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波多利亚克则在记者发布会上表示,“基辅局势在乌克兰军队和公民的控制之下”。波多利亚克还称,周六晚些时候将决定俄乌停火谈判进程。据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报道,美国政府官员认为泽连斯基的处境“越来越脆弱”。然而,泽连斯基的一位发言人指,泽连斯基和美国总统拜登在通话中,并没有讨论他离开基辅的可能性。

随着巫统与伊斯兰党即将在柔佛州选的多个选区对垒之后,这两个曾是国民和谐阵营盟友的领袖如今又再互相展开隔空骂战。 根据报道,柔佛巫统署理主席诺嘉兹兰今日毫不留情批评伊斯兰党,指该党从政至今到加入内阁当官,只会玩弄宗教课题。 他直言,如果伊党在柔佛选举谈论越多的宗教课题,反观就对国阵就越有利,因为该州的马来人和非马来人人口是非常平衡的。 “如今的伊党已没什么论点了,因为他们只能谈论一夫多妻制,以及建议丈夫用“严厉但温柔的肢体接触”来告诫妻子等荒谬言论。” “要知道,在柔佛我们有很好的多元种族社会,非马来人和其他族群人数是同等的。” “所以,如果伊党要谈论宗教课题,我们是非常欢迎的。他们不懂如何谈论教育或经济,他们只懂得如何谈论宗教。” “去吧!你(伊党)越这么做,就越多非马来人回流国阵。” 诺嘉兹兰表示,即便是柔佛的马来人都没兴趣聆听伊党述说的“宗教故事”,因为他们早上是在政府学校接受正规教育,下午才参与宗教课程。 “这代表柔州马来人是接受了健全的教育,而这是大多数伊党领袖所缺乏的。” 他也认为,担任部长职的伊党领袖也有很可悲的表现,而这些对一般民众而言,都是显而易见的。 “看看他们的领导,(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他是首相对中东特使,但由于他属于伊斯兰里的不同派系,所以被禁止进入任何中东国家。” “之后,他就去卡塔尔会见塔利班领导,尽管马来西亚与他们没有建立任何外交关系。” “更重要的是,他承诺会援助他们,他不应该这么做,因为这属于政府政策。” “在国盟里的伊党,更是一个压在土团党上的錨,导致他们要尽力确保自己在政治上不会沉船。”

1 min read

随着昨天被乌克兰驻马大使内奇塔伊洛点名指大马政府需要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做出更明确的声明后,如今大马首相正式开腔表明,马来西亚向来支持国际友好谈判。根据沙比里,尽管他表明大马政府密切关注俄乌冲突,但令人感到耐人寻味的是,沙比里把这次战事形容为“冲突升级”,而非军事入侵行动,这与邻国印尼和新加坡的谴责声明形成鲜明对比。根据《亚洲新闻台》报道,新加坡外交部前天表示,他们对俄罗斯“没受挑衅却入侵”乌克兰的行动,“严正关切”且“强烈谴责”。1. Adherence to *the purposes and principles of* the UN Charter and International Law, including respect for territorial integrity and...

1 min read

尽管俄罗斯总统表明愿与乌克兰展开谈判,但由于乌方不愿妥协,导致俄军持续向乌克兰首都基辅逼近。根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尽管美国政府准备帮助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从基辅撤离,然而到目前为止,泽连斯基却拒绝离开。据了解,美方警告俄国料会以“铲除总统泽连斯基,推翻现行乌国政府,但泽连斯基强调自己会坚守基辅。根据报道,泽连斯不仅毫无畏惧俄军,他甚至还跑到大街上拍影片鼓舞国民士气。但有外媒指出,泽连斯基已和欧盟领袖进行视讯通话,并宣称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看到他活着。另外,根据美国网媒AXIOS报导,在开会讨论对俄新一波制裁前,泽连斯基与欧盟领袖们进行视讯对话,他向大家坦言“可能是最后一次见到我活着”。报道指出,与会的瑞典首相安德松也向当地媒体提到,当欧盟领袖在和泽伦斯基告别时,心里都大概都清楚可能再也见不到他。另外,英国《金融时报》周五报道也指出,泽连斯基向欧盟领袖坦言,不知道自己能否再和他们谈话。但在对外表现上,泽连斯基持续向全球喊话施压俄罗斯,强调不会出逃。“我会留在首都,我的家人也都在国内。对此,泽连斯甚至冒着生命危险跑到街上录制影片,证明自己仍坚守基辅。⚡️Ukraine’s Zelensky posts a new video of himself and his team outside the presidential administration in Kyiv’s government quarter after...

尽管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昨天宣布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上阵柏岭州议席,但柔佛行动党换将风波似乎依然未尘埃落定。 根据报道,昨天被党委托重任领军上阵柏岭州席的刘镇东,至今依然面对当地基层的不满声浪,而其选区出现了一张抹黑他的横幅。 对此,刘镇东坦言,要基层们重新归队“需要一个过程”,但他希望可以整合所有基层力量,一起面对州选。 “我们其实都在谈着(让基层归队),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去完成),但我想,我们未来的工作和挑战,还有未来两周的竞选期,肯定是有很大挑战。” “所以,我们希望(党员之间)可以有整合。” 至于是否感到担心基层扯后腿,刘镇东强调,一般上党中央做最终决定后,党员和基层都会重新归队,一起面对选举挑战。 “我们尽量都在和党员联系,重要的是我们要一起去面对(选举)。” 不过,询及会否与原任议员邹裕豪配合及接轨对方的团队,刘镇东显得不愿多谈,但强调会与邹裕豪配合经营柏岭。 “会和他配合,因为他的经验也很重要,我们肯定要尽量(与他的团队)接轨,然后越多人来参与(助选)越好。” 他指出,柏岭一共有十万名选民,远比他曾竞选的三个国席——升旗山、居銮和亚依淡的人数来得多,是一个非常大的选区。 “因此,这个选举我们要广结善缘,要有更多的同志一起去面对这个未来的工作。” ”然而,柏岭一带自昨日起开始出现攻击刘镇东的匿名布条,相关照片也在社交媒体上广传。其中一个布条更要刘镇东“滚出柏岭”。” 面对这样的抹黑和攻击,刘镇东表现大度,笑言感谢这些人让他的名字一直出现在柏岭。 “谢谢他们让我的名字每天出现在柏岭,哈哈哈。” “我不晓得(谁放这些布条),但可能是对手看到你党内有分歧而趁机挑破离间或抽水。” “哈哈哈,我要谢谢他们每天让大家记得我的名字。” 至于会否担心这样的攻击手段影响自己的支持率,刘镇东坦言,政治领袖不是明星,总需面对政敌抹黑,更无法得到百分百的欢迎。 但是,他认为本身会在短暂的竞选期内尽可能接触最多的选民,以各种方式去解释和介绍自己,去说服选民。 他强调,面对这种无名无姓,无来由的抹黑与攻击,他通常一概选择不回应,因为本身更想专注讲解对公共舆论有营养的论述。 “我的个人态度是,你要怎样讲由得你。除非你是有头有脸,有具名批评或是很重要的人物,否则我都很少回应,包括党内的言论都是。”...

有鉴于国阵盟友马华在本届柔佛州选把传统议席埔莱士巴当换给巫统竞选,进而导致曾连任3届埔莱士巴当州议员的马华领袖郑修强此次柔佛州选举无缘上阵。 根据报道,郑修强今日针对自己无法上阵埔莱士巴当州议席召开记者会,炮轰马华党中央为个人利益,而他正是党内派系斗争的牺牲者。 据了解,原本的候选人出线大热郑修强今日斥责,自己对于马华中央领导层为了“个人政治议程”才放弃这个议席,致使他成为派系斗争的牺牲者而感到失望。 随后,郑修强今午在召开记者会向支持者三鞠躬道歉,并说道:“对于这次我没有获得提名为国阵候选人,我认为这是一直以来的党内派系斗争所致。” “我是党内派系斗争的牺牲者,因为党领导层做决定的时候,以个人政治利益为考量,而不是为大局着想。” “所以,我想对所有支持者道歉,因为他们寄予我厚望,给我很大支持和鼓励。” “但是,这次我没有机会(胜选后)以州议员的平台来提供服务。我让这些人民失望,尤其是笨珍的选民。” 也是马华笨珍区会主席的郑修强表明,埔莱士巴当则是笨珍国会选区下的两个州席之一,而且也曾出任柔州行政议员,但在2018年大选败阵。 根据报道,在前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掌舵任内,郑修强是蔡细历的政治秘书,为蔡细历的左右手。 对此,郑修强直指,本次柔佛州选,马华候选人大多是当权中央领袖的支持者。 尽管他并没点名是哪名中央领袖,但显然剑指现任总会长魏家祥。 “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中央领导做决定时是为了加强他的派系,所以很多的候选人都是他们的支持者。” “简单来说,(中央领导认为)党选比柔佛州选重要。你们可以看到,这15个(马华)候选人,没有在马华区会担任重要职位,有些甚至没有党职,只是某某部长或副部长的助理而已。” “我要借此机会向那些有潜力、有机会当候选人,却遭到割爱的区会领导人致歉,因为他们在党选期间站在我的阵营,而在这次同样被牺牲。” 尽管如此,他也强调,马华领导层“为了个人政治利益”而换走埔莱士巴当,但他仍然感谢国阵中央和柔州领导所给予他的鼓励和支持。 “党领袖为了个人的政治议程,没有捍卫传统席位埔莱士巴当,我感到非常遗憾。” “有可能因为我做太多工作,而让我们的党领导层感到痛心或不开心。这个是我的错误。” 无论如何,郑修强表示将接受这“残酷的政治现实”。 他也强调将为国阵助选,尤其是在笨珍的两个州选区。 “我要告诉大家,我的情况很好,我状况很好。我是虔诚的佛教徒,我相信如果这一扇门关了,老天会开另一扇门,让我继续走下去。”...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