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 Apr 8th, 2020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1 min read

K头条22.2.2020 警方在嫌犯车内搜出2把攻击性武器及破屋行窃等犯案工具,案件已交由查案官接手调查。 古晋中央警署局长昨晚率队在哈志达哈路展开设路障取缔行动时,发现1辆可疑的白色灵鹿时,准备将车截停检查,心虚的司机拒停受检闯路障逃。 警员则随后展开追捕,并很快就将是辆灵鹿追上截停,发现车内共有2男1女,即24岁来自辉盛花园的华裔男子,25岁来自辉盛的印裔男子及24岁来自伯特拉再也甘榜双溪拉鲁的巫裔女子。 而警方在进一步调查发现,2名男嫌犯乃警牢长客,曾涉及多宗刑事案件,包括破屋行窃,偷车及涉及d品案件。 3名嫌犯被逮捕后,警员在对车子进行搜查时,发现2把锋利的巴冷刀,5把大小钳子,1把长铁尺,1把螺丝起子及2个开轮胎的工具。 警方相信,3名嫌犯是在寻找下手犯案的目标,惟不巧遇上警方设路障,结果拒停接受检查闯路障而被追捕落网。 3名嫌犯料将在近日由查案官援引刑事程序法典117条文带上法庭申请还押助查。

1 min read

K头条22.2.2020 越南胡志明市有一对新人结婚花了40分钟才将金饰戴完,而这49件金饰都是新娘的姊姊Nguyễn Thị Ánh Ngọc送的。 影片中,新娘每只手指都分别戴上5到7只金戒指,让她捧着花束的手几乎重的举不起来。 新娘家里有4个姊妹,大手笔送金饰的是她第2个姊姊。影片里,姊姊为新娘Nguyen Thi Ngoc Anh和新郎Tran Nguyen Dang Khoa戴上金饰。 她穿着低胸礼服,站在一排红色金饰盒前,看着穿着白纱的妹妹笑的十分开心。姊姊像在串珠子一样的把戒指一个个戴到妹妹手上,脖子上戴着一圈圈的金项链,像极一条金色丝巾,让白色的婚纱添上庄重与贵气。 这份沉重的爱戴了40分钟之久,让在场宾客看傻了眼,新人在进行仪式时,也因为金子太过沉重,搞得满头大汗。 新娘的姊姊今年32岁,从事金融相关工作,还拥有一家美容水疗中心、化妆品公司、美甲沙龙中心。她的脸书拥有34万人追踪,上面常常PO一些旅行和购物的奢华照片,在2019年她更以一张杀猪公流出满地钞票的照片,得到许多关注。 https://www.facebook.com/anhngoc0512/videos/2719157361633031/?t=0

1 min read

K头条22.2.2020/新加坡 四名年轻男女涉嫌在互联网上以售卖口罩、消毒液和其他商品为饵,诈骗超过12万元(约36万)而当中年纪最小的只有15岁。四人全在本月20日落网,而其中三个本月21日被控。 根据警方说,15岁嫌犯涉及至少5起诈骗案,涉及金额超过1万6000元。他在Gumtree、Carousell等平台刊登广告,声称售卖口罩、护肤品、酒店客房配套等,但在买家付款后不知所踪。少年将在本月24日被控。 图:(示意图)而另外三名已经被控的嫌犯年龄介于22和37岁之间。其中24岁的女嫌犯涉及约40起、以售卖口罩为饵的诈骗案,骗走1万1000多元。另一名22岁男嫌犯则利用售卖口罩和演唱会门票行骗,诈骗金额超过8000元(约24千马币)。 还有一名37岁的男嫌犯涉及至少两百起诈骗案,他在Carousell设骗局,指手头上有口罩、消毒液、温度计等商品,骗走受害人9万多新元。 新闻来源:8视界新闻

1 min read

K头条22.2.2020 这项取缔行动是于昨天(21日)晚上11时30分开始展开,直到今日凌晨5时许才结束。移民局官员检查了70名外劳,当中45名不是没有准证,就是逾期逗留者。 根据雪州移民局主任莫哈末苏克里说,该局此次突击主要是着重在雪州史里肯邦岸批发公市内的非法外劳,共有83名雪州移民局和5名登记局官员参与。 “官员当场检查70名外劳,当中38名缅甸、4名印尼和3名孟加拉,各别因为没有准证和逾期逗留,被官员逮捕调查。” “在取缔进行时,部份外劳试图逃跑,有些人躲藏在罗厘底下、蔬菜箱和沟渠内,但是都逃不过法眼,逐一被揪出来。” 据莫哈末苏克里说,被捕外劳将被延扣14天和送往士毛月扣留营关押,而当局也会援引相关法令,调查和对付那些庇护非法外劳的雇主,一旦掌握证据,必会将触犯法律者控上法庭。

1 min read

K头条22.2.2020/新加坡 根据新国贪污调查局昨天(2月21日)发文告说,新加坡籍罗厘司机张德荣(Teo Teck Yong,62岁)因试图贿赂诗瓦苏利亚(Shivasuria s/o Maniam Kesaval)警曹现金100元(约300百令吉),以换取免接未系安全带罚单的处罚,于去年11月27日被控上法庭。张德荣昨天被判坐牢四周。 根据调查显示,去年8月18日,诗瓦苏利亚警曹发现张德荣驾驶罗厘时未系安全带,并指示他停车。张德荣屡次献上100新元现金,但诗瓦苏利亚警曹拒绝接受,并将此事向贪污调查局举报。 贪污调查局表扬诗瓦苏利亚警曹的诚实行为,并提醒公众,一旦贪污罪名成立,可被判罚款高达10万元,或长达五年监禁,或两者兼施。公众可实名或匿名向该局举报贪污行为。(人名译音)

1 min read

K头条22.2.2020 吉打州反贪污委员会逮捕一名拿督斯里商人,以及一名副警监,以调查商人涉嫌以61万5000令吉,贿赂一名警阶为助理总监的警官案件。 吉州反贪会官员于本月19日下午4时左右,先逮捕一名39岁的副警监,再于同一天下午约6时,在吉州反贪会办事处逮捕另一名46岁的商人。 吉打州反贪会已将2名嫌犯,押往亚罗士打法庭申请延长扣留。据了解,该名警官被指在去年3月期间,收受了华裔商人的贿金,以作为不对付其抵触国家安全罪行法令的侄儿之报酬。

1 min read

K头条22.2.2020 盛传英超联赛有意踏入串流市场,但分析员预计,事成与否都不影响与ASTRO公司(ASTRO,6399,主板电讯媒体组)之间的关系,但是公司主要威胁仍是盗版内容猖獗,进而维持“买进”评级。 根据联昌研究指出,近期多家媒体透露英超联赛有意提供自身串流服务,并为之取名“Premfix”。其中英国卫报报道显示,英超联赛首席执行员理查德马斯特斯表示正准备进入直接面向消费者(DTC)的业务。 但随后英超联赛的执行董事比尔布斯澄清,表明相比直接面向消费者,足球机构仍然更喜欢转播协议,默认他们对于所处的大部份市场仍不如当地广播公司了如指掌。 根据联昌指出,尽管亚洲有大量英超粉丝,但发展中国家的串流行业的盈利能力尚未被证实,还未踏入高收入阶层的粉丝中串流渗透率仅有个位数低水平。 联昌表示,大马在2019年的渗透率只有2%,然而却有24个视频点播(SVOD)服务商争夺地盘。 “事实上,大马市场的真正竞争对手是盗版内容的相关串流平台和优管,因为它们免费。” 图:(互联网)据联昌表示,近来本地高收入家庭订户断订成风,而ASTRO正致力阻止,已与多个全球媒体公司商洽,以渗透本地串流市场。 随着串流公司竞争渐升温,现有的S V O D服务商可能会因缺乏知识产权而消失,反倒是ASTRO有望透过合作的SVOD伙伴囤积最流行的内容。 “我们相信随着取得更多SVOD服务,购买串流频道的2%大马人将有兴趣订购ASTRO。” 但是分析员也以最糟糕的假设情况做出预测,若所有订购运动配套的观众纷纷取消,公司的全年净利将面临11.8%的潜在下滑。 但该行强调,即使英超联赛决定将串流服务带来本地,仍需要ASTRO“引路”,维持目标价1令吉75仙。

1 min read

K头条22.2.2020 在新冠肺炎疫情之际,正当人人抢购口罩及免洗消毒液,蒜头也顿时需求提高,掀起涨价潮,涨幅多达25%! 多国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有上升迹象,而印度确诊病例只维持3宗,有专家不排除是当地人饮食习惯因素,令不少人对于印度的饮食习惯感到好奇。 印度国民素来喜欢辛辣口味,喜欢在佳肴上添加天然香料,如洋葱、蒜头及辣椒等。而如今随着蒜头被传拥有杀菌功能之后,蒜头在市场上的需求提高,惟中国是蒜头主要出口国,面对货源停止供应下,批发商或业者只有待至出口国出口解禁后,才恢复供应。 根据槟泰贸易(槟城)有限公司董事经理黄伟雄接受《光华日报》记者电访时表示,该公司批发的蒜头来自中国,自从中国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后,许多雇员也没有工作,导致当地业者就坐地起价,也造成许多蒜头无法出口至其他国家。 他表示,该公司所进口的农作品(干粮)都是批发槟城市场,入货数量都是依据市场需求而定,蒜头平时至少60吨,目前120吨,而价格也从一公斤6令吉涨至8令吉,涨幅25%。 “中国是供应蒜头给各国,新冠肺炎疫情前,市场所售卖的蒜头都是上一季盛收(去年5至6月),现在中国无法出口,大马也对于蒜头需求量高,目前该公司也面临蒜头没货情况。” 询及是否入口他国蒜头以供应所需,他说,基于只有中国出产的蒜头比较适用于我国,所以需待至中国重新出口后,方才引进蒜头。 “只要中国当地越来越多雇员工作,就会恢复生产,届时蒜头恢复出口后,价格就会逐步稳定。” 根据来自吉灵万山杂货店东主方明德(72岁)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蒜头被传出有杀菌功能,就在这个月起,不少民众开始购买囤货。 蒜头原产自中国,随着需求量提高,平时一周入货量也从平时20公斤(1包10公斤),提高至30公斤,价格也从一公斤约9令吉,涨至约12令吉,也不排除会进一步涨价。 他续说,除了中国,就没有向替代国家购买蒜头,一旦蒜头售罄后,就会停止售卖直至中国恢复供应。 根据在五条路市政厅巴刹经营干粮的陈先生(68岁)指出,他说,一周平均售出10公斤,平日价格从7令吉50仙涨至10令吉,虽然一天卖不多,不过不排除往后市场蒜头短缺可能性。

1 min read

K头条22.2.2020 根据居林副警区主任沙夫安今日发文告说,警方昨晚11时30分左右,在双溪里茂路与陆路交通局展开一项联合路检行动,逮捕一名可疑的18岁摩哆 骑士,搜出14包葛冬叶水。 他说,警察相信,有关葛冬叶水,是出售及供自己使用。警察援引1952年毒药法令第30(3)条文调查此案。该青年发现有检举时,试图掉头并丢掉几包葛冬叶水,但不得逞。 他补充,在此联合陆路交通局展开的检查古董动中,共检查超过200辆卡车,并发出123张触犯该条例的罚单。

1 min read

K头条22.2.2020 柔南越堤族组织主席韦衍清呼吁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不应把自己称为“马劳”,无形中已为自己设限,而承受无谓的压力。 根据他指出,现在普遍上社会大众对于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民有两种称呼,即“马劳”或“越堤族”。 “马劳”可被译为大马外劳,或大马劳工,该词彙让人直接联想至低阶层非技术性的外劳,含有贬义。 他说,我须对几十万一起在新加坡做工的朋友喊话,我们不应把自己称为‘马劳’,若日常月累把这个名词植入我们的思维,无形中我们已为自己设限,而承受无谓的压力。 “我也呼吁社会各界,以‘越堤族’统称在新加坡打拼的朋友,摒弃‘马劳’一词。” 根据韦衍清今日发文告声明指出,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当中,不乏白领阶级的精英以及中管阶层,马劳一词并不恰当。 “就算是那些在新加坡从事蓝领阶层工作的朋友,该领域也应被视为一种专业,所谓行行出状元,各种行业对社会的贡献是不能抹灭。” “新加坡政府已经把从事蓝领阶层工作的外籍人士称为‘外籍客工’或‘外籍工友’,而非‘外劳’,以认可他们对新加坡发展所做出的贡献,这也相当程度减少各阶层间的距离感与摩擦。” 他说,若马来西亚社会大众依然以‘马劳’称呼在新加坡打拼的马来西亚人,这叫人情何以堪。 韦衍清说,越堤族课题目前已获马来西亚政府与各界正视,这是值得欣慰的事。 “我们瞭解越堤课题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课题,但我希望各界先从这个小改变做起,请称呼我们为‘越堤族’。”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