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1,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1 min read

随着教育部宣布在本月初全国各地的学校开始上课后,如今大马今天新增13个新冠肺炎感染群当中,有2个涉及教育机构。 根据卫生总监诺希山,大马迄今通报5560个冠病感染群,4649个已脱离观察,911个簇群仍活跃。 他在文告中透露,截止今日为止,我国今日新增13个新冠肺炎感染群,当中8个与职场相关,3个源自社区和2个涉及教育机构。 他表示,上述感染群分布柔佛、吉兰丹、森美兰、槟州、雪兰莪、彭亨、和吉打, 他透露,2个教育机构爆发感染群当中,一共有43人确诊冠病,而这些感染群分别在吉打和吉兰丹的学府所发生。 当中,位于吉兰丹巴西马的Lubok Tapah感染群源自一所学府的学生,共有10人接受筛检,10人全确诊。 此外,跨吉打居林、瓜拉慕达和华玲的打依山花园(Dah Taman Ihsan)簇群源自一所学府的教职员和学生,共有201人接受筛检,33人确诊。 根据卫生部汇报,这位零号确诊者是2岁女童,她同时也是吉州首名年龄最小的感染群零号确诊者。 诺希山表示,这个新增的Dah Taman Ihsan感染群爆发于居林县英莎园内一间教育机构的职员和学生。 “零号患者2岁女童在9月30日出现症状后接受检测,本月4日证实确诊,此感染群病例分布区域居林县、瓜拉姆拉县和华玲县。” 而吉打州的新增病例的县区有华玲53宗、万拉峇鲁14宗、哥打士打85宗、瓜拉姆拉91宗、古邦巴素45宗、居林93宗、浮罗交怡33宗、巴东得腊11宗、本同26宗、锡29宗以及铅23宗。 此外,诺希山也公布全国感染群的详情,如下: 职场(153人确诊): 吉兰丹丹那美拉的甘榜武吉武雅(Kampung Bukit...

1 min read

继国际记者日前以“潘多拉文件”揭露马来西亚有多位政商富贾拥有离岸账户,并将资产存放在避税天堂后,如今我国终于首次被欧盟列入“不合作税收地区”的灰色名单。 根据这份欧盟的10月5日文件显示,除了马来西亚之外,其他同样在灰色地区名单的国家包括:哥斯达黎加、香港、卡塔尔和乌拉圭。 至于欧盟也将避税天堂安圭拉(Anguilla)、多米尼加(Dominica)和塞舌尔(Seychelles),则被欧盟从黑名单移至灰名单。 根据报道,欧盟所谓的“不合作税收地区名单”,是一种解决合法避税手段,或骗税、洗钱等非法手段,以及隐瞒非法收入来源的工具。 而且,根据欧盟文件,马来西亚承诺在2022年12月31日之前修改或废除“有害的外国收入豁免制度”。 因此,这是马来西亚第一次被列入欧盟的不合作税收地区名单。 根据世界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安永会计(EY),灰色名单意指这些国家“尚未遵守所有国际税务标准,但已承诺改革税收政策”;黑名单则是被视为“不合作”的地区。 此外,这份榜单是在2017年设立,旨在打击逃税,并定期更新。 根据安永会计,如果要符合欧盟的要求,马来西亚必须检讨《1967年所得税法令》第六附录(Schedule 6)第28段所提及的外国收入来源豁免缴税的条款。 值得一提的是,安永会计在给客户的咨询报告中提醒,尽管欧盟承认这类豁免制度是为了避免海外收入遭双重征税;但欧盟也发现这种豁免不仅可以避免双重征税,也会导致拥有海外收入者可“双重避税”。 此外,安永会计则继称,欧盟特别关注被动收入豁免缴税的问题,“因为这可能导致围栏效应以及缺乏经济实益。” “欧盟也关注源自国外的主动收入豁免缴税一事,因为这不符合国际税收原则。” “不仅如此,欧盟的指南也包括,税收制度必需有健全法律来防止滥用,并在豁免缴税一事上,取消行政酌量权。” 根据这份文件显示,由于已经改革税制,欧盟也将澳洲、埃斯旺蒂尼和马尔代夫从灰色名单中移除。 而被名列黑名单的国家则有美属萨摩亚(American Samoa)、斐济、关岛、帕劳(Palau)、巴拿马、萨摩亚(Samoa)、特立尼达和多巴哥(Trinidad and Tobago)、美属维尔京群岛和瓦努阿图(Vanuatu)。 根据媒体报道,“潘多拉文件”是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与其伙伴所掌握的一批企业外泄文件。...

1 min read

随着国内的新冠肺炎疫苗接种率已就快达90%的目标后,卫生部长凯里宣布,只要政府一开放跨州或者旅游,执法当局再也无法对于那些拒绝接种疫苗,但是要跨州的人士进行冠病检测。他今天召开记者会时形容,政府要那些反对接种疫苗的人在跨州前做冠病检测,此举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他直言,目前未有任何法律和措施强制民众检测才获准跨州,但为了避免把病毒带回乡,卫生部才建议民众可事先善用试剂盒自行检测。他指出,一旦政府允许民众跨州,那么只能遵守国家安全理事会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当中包括只给完成接种疫苗的人士特定的便利等。他也强调,政府一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执行有关建议,但是又不可能再用设立路障的方式。他直言,如果为了做冠病检测和设下路障,这将会造成交通阻塞,到时候人民就会愤怒。“这表示,要检查每个使用马路跨州的人民。不可能在每个进入城市的马路上进行检查。”“要知道,这不是浮罗交怡的泡泡游,可以在机场进行检测,如果在路途中设立路障检测,或要求他们当场检测,其他人民会对大排长龙感到愤怒。”“因此,执法当局已无法设立路障检查跨州的人是否接种疫苗,又或者要求还未接种者现场自我检测,因此只能靠人民自律。”“在跨州方面,政府不能再用太多SOP管制,人民已经等了很久想要跨州,因此一旦成年人口达致90%接种率,政府允许跨州。”他也表明,政府如今只能要求人民遵守现有的SOP,意即还未接种者不能堂食。他也透露,警方将会继续采取执法行动,抽样到食肆检查堂食的顾客是否已经接种疫苗,至于其他的SOP也是如此。“就好像是你在还未接种疫苗的情况下跨州回乡,然后与父母外出堂食,那么你就会受到对付,而且餐馆业者也会受到惩罚。”另一方面,凯里也宣布,卫生部和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已经对自助冠病检测试剂盒顶价达致共识,新的控制价格将会在不久后公布。他指出,目前已经设有一个顶价,对消费人和供应商都好。“我们需要有一段过渡期,以便供应商可以销售完他们现有的试剂盒的存货。这是为了避免像之前降价所引起的不便和混淆。”此外,凯里也谈到卫生部今天与默沙东药厂签署采购口服抗冠病病毒药物“莫那比拉韦”的保证函。凯里表示,政府是根据预测推算,采购供15万名患者的治疗配套,而这是免费提供给病患。“药厂第三期临床实验显示,该药丸对第三至第五阶段重症和出现症状5天的冠病患者具有疗效。”至于施打加强针一事,凯里则表明,无论是否施打加强针,并不会影响已完成接种疫苗的地位(status)。他也指出,由于疫苗的保护作用随着时间推移稍微下降,政府非常鼓励符合资格的特定群体在施打第二剂疫苗的6个月后接种加强针,但不会强制。

1 min read

天有不测风云,一对年轻夫妇在昨晚(6日)在放工后应朋友之约一同外出,岂不知在回家途中遇车祸后,进而导致轿车失控翻覆着火酿两人不幸身亡。 根据媒体报道,这对年轻夫妇为米都炭烧炒鸳鸯接班人,他们分别是林锜渶(21岁),和陈善文(19岁)。 报道指出,两人正是米都著名炭烧炒鸳鸯接班人,随着不幸身亡后,他们如今遗下一名3岁女儿。 据知,这起意外事件于周三凌晨约3时许在米都默贡苏丹后峇希雅大道(靠近特易购)的红绿灯处发生。 据了解,林锜渶昨晚(6日)如常在档口开档至晚上8时许收档,之后再应朋友之约与妻子一同外出,两人较后在回家途中遇车祸。 根据报道,在事发时,两人的幼小女儿不在身边,交由家人照顾,而男死者的母亲也正从新加坡赶著回来。 警方是于凌晨约4时到两人位于寻梦园的住家,通知其家人噩耗。 据知,林锜渶是米都新乐天茶室著名炭烧炒鸳鸯的接班人,早年由其祖母经营档口,近年来传承给他接手。 至于其妻子,也在档口帮忙,并在约2个月前有本地网红曾到来拍摄及介绍林锜渶的炭烧炒鸳鸯。 而根据亲友透露,林锜渶的母亲在新加坡工作,女死者陈善文的父母也在新加坡,而两人的遗体分别由林锜渶的祖母及陈善文的姐姐到太平间认领。 根据哥打士打警区主任阿末苏克里,哥打士打交警是于周三(7日)凌晨约3时15分接获交通意外的投报。 根据初步调查,警方怀疑肇祸轿车是从默贡特易购红绿灯方向驶往“Raden”红绿灯,相信失控而撞向左边分界堤及广告牌柱子,之后往右翻覆到大路后停下时着火。 他表示,这对年轻夫妇在车内当场离世,而轿车车头全面烧损,警方从女死者手袋中取得资料,至于男死者的资料则由家属提供。 他指出,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援引1987年陆路交通局法令第41(1)条文展开调查。 而吉打消拯局随后也发文告指出,这起意外事件的轿车烧毁程度80%。 该局是于周四(10月7日)凌晨约3时11分接获投报,派员前往现场,发现一辆轿车失控后着火。 报道指出,消拯人员于凌晨约3时25分扑灭火势,分别于凌晨4时55分及4时59分把女乘客和男司机救出,到场的医护人员证实两人已离世。 据知,他们都与祖母同居住在米都寻梦园。 而男子的婆婆白头人送黑头人,难忍悲痛哭泣,声声自责昨晚没有叮嘱孙子和孙媳早点回家。 男子的婆婆今早由亲友陪同到苏丹娜峇希雅政府医院太平间办理领尸手续。...

由于巫统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仑前天(4日)率领三名议员撤回对同党籍的甲州首长苏莱曼的支持进而导致州政府失去议会多数后,如今土团党决议,即日起开除直落垵州议员诺依芬迪。 根据土团党总秘书韩沙再努丁,他今晚发文告透露,随着甲州政府倒台后,该党政治局今日召开会议。 他表示,目前土团党已议决,即时革除甲州土团党直落垵州议员诺依芬迪的党籍。 他强调,该党政治局是援引党章第10条作出上述议决,该议决将带上接下来的党最高理事会会议核实。 他指出,以甲州目前的政治动荡局势,应通过甲州宪法及联邦宪法,及考量到人民利益之下来解决。 “土团党认为,甲州政治危机肇因在于特定政党的内部问题所引发,更甚是有些人根本就无视于人民在复苏初步阶段底下的福祉和国家利益。” “他们确定而企图从中捞取利益,则导致问题更趋于严重。 “然而,在目前全民奋力抗击疫情下,我们对4名州议员宣布撤回对马六甲首长的支持,导致被逼解散州议会的后果表示十分失望。” “此外,土团党政治局认为,甲州政治危机源于某些政党的内部问题,而且被其他方所利用是,情况变得更糟糕。” “他们在没有考虑到人民的福祉和国家利益,尤其是此时仍处于复苏阶段。”

1 min read

随着由国盟领导的马六甲州政府在日前因为4名州议员撤回支持而宣告倒台之后,如今甲州巫统联委会主席阿都拉勿意有所指的指控,是民主行动党导致巫统丢失该州政权 根据报道,阿都拉勿揭露,事实上巫统在获知有自家人开始叛变后,该党为了“力求保命”而向行动党求救。 他指出,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巫统主导的甲州政府得以“续命”。 他强调,巫统在“兵变”前与甲州行动党高层会谈,包括献议各种“解决方案”以保住州政权。 “尽管如此,我们当时的献议统统都被行动党推拒了。” “我直接了当向他们(行动党高层)提出献议,提出解决方案以力保州政权。 “然而,很不幸的他们当时拒绝了我的献议。这不是州的问题,而是党与党的国家政治问题。 他质问行动党:“为何此时要让州政府倒台?” 另一方面,阿都拉勿也表示,选委会可以决定选举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并交由国安会和卫生部进一步的决定。 他也说,州选日期等事宜,一切交给选委会做主。

尽管目前正在处于自我隔离,但马六甲州元首莫哈末阿里最终同意原任首长苏莱曼的建议解散州议会后,此举引起4叛变州议员的不满,如今更表明将会向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告状”。 根据报道,4名叛变州议员今日宣布,基于他们不满莫哈末阿里最终同意苏莱曼“不负责任”解散州议会,因此明天(7日)他们将会联同希盟11名州议员觐见国家元首。 报道指出,一名要求匿名的甲州希盟州议员指出,目前没有听闻此事。 而一名有份推翻甲州国盟政府的前行动党彭加兰峇株州议员诺希占指出,甲州议会不应仓促解散,失去多数支持的州政府更不该仍受委看守政府。 “因为根据报道,州元首必须隔离到周四为止,但昨天甲州议长就宣布获得州元首首肯解散议会。” “然而,我们四人不满这项宣布,因为我们及另11名州议员没有机会会晤州元首,商讨首长失去多数支持一事。” “事实上,可以通过网络会面,但迄今我们尚未收到州元首办公室的答复,因此我们认为,(州元首)是以双重标准对待我们与州政府。” “对此,我们15名民意代表依法已经掌握议会多数,但因为这种双重标准而沦为受害者。” 不仅如此,诺希占也宣称,甲州议会仓促解散,与国家元首之前处理联邦政治危机的做法相冲突。 “当时,国家元首在做决定前已事先咨询选委会、卫生部、联邦首席大法官、总检察署等人的意见。 “然而,马六甲没这样做!(州元首)反而不负责任地决定解散州议会,再交由选委会决定要在60天内州选,抑或效仿砂拉越颁布紧急状态推迟州选。” “砂拉越和马六甲的情况不同,他们的政府在颁布紧急状态时仍有多数支持。但马六甲政府已经倒台,委任他们作为看守政府并不公平。” “因此,在等待选委会决定之际,依德里斯哈仑建议我们15名州议员觐见国家元首。各方已同意这项建议,明天我们会乘搭巴士,前往(国家)王宫。” 尽管如此,一名甲州希盟州议员告诉《当今大马》,目前尚未收到此消息。 目前,希盟在马六甲28席州议席中占据11席,即行动党7席、公正党2席、诚信党2席。 因此,若获得上述4名州议员转向支持后,他们将得以微弱多数支持,组成新政府。

尽管随着马六甲国盟州政府濒临倒台危机,而甲州元首莫哈末阿里因为正在隔离,但甲州议会反对党领袖阿德里今日表明,他在昨天(4日)下午致函州元首办公室,以寻求觐见州。根据阿德里,他今早在面子书贴出这封信函,显示州元首办公室是在昨日下午2点半收悉。他写道:“昨天我已经致函给甲州元首办公室(以寻求觐见)。”“诚如我们所知,州元首还在自行隔离当中。希望州元首一家人时刻安康。”根据信函,阿德里以为了“讨论甲州政局”,以确保“政治稳定和经济复苏顺畅”,寻求觐见莫哈末阿里。另一方面,甲州元首特别秘书努阿兹米今日也说明,莫哈末阿里因为近距离接触到2019冠病患者,需从9月30日起隔离到本周四(7日)为止。“至于要接见谁,就得看他重返办公室后的决定。”“如果他在这个星期五回来,或许他就会决定要不要接见外人,全胥视他的决定。”此外,努阿兹米也证实,他们已经收到阿德里寻求觐见州元首的信函。根据报道,巫统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仑等4名执政党州议员昨日宣布撤回对甲州首长苏莱曼的支持。随后,阿德里随之与四人召开联合记者会,一同宣布甲州政府垮台,并有传闻指依德利斯是新联合政府的唯一首长的人选。尽管如此,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主张解散甲州议会和举行州选,甲州巫统主席兼州议长阿都拉勿也阐明,州元首有权解散州议会。

尽管甲州巫统主席阿都拉勿今日表明,该州政变风波将交由州元首莫哈末阿里决定如何解决目前的政治风波,但有报道指出,州元首在短期内无法觐见任何人。 根据报道,甲州元首特别秘书诺阿兹米阿末向媒体透露,尽管王宫至今未接到任何有关于甲州国盟政府倒台的信函,但他已收到一封来自“州政府”所提呈的信函。 他表示,截止目前为止他仅接到甲州政府呈给州元首的信函,但从今天早上至下午他都无接到任何政治人物前来王宫呈交信函给他。 他强调,由于甲州王宫仅接获现有州政府的信函,再加上州元首敦莫哈末阿里正自我隔离,因此这次的政变风波恐无法在短内解决。 除了甲州巫统之外,希盟主席兼前首长阿德里在今天与4名宣布退出甲州国盟的州议员共同召开记者会表示,他们已获得多数议席,因此他们将会尽快觐见州元首以商讨共组新州政府事宜。 尽管如此,诺阿兹米表示,任何人要想觐见州元首,都必须提早预约。 “任何要觐见州元首者,都必须提早申请预约,同时也要获得州元首同意,但是,他从上星期四开始就已在隔离中。” “目前,我也不清楚甲州政府所呈交的信函内容,但我已经直接把交给州元首。” 今天,巫统双溪乌浪州议员兼前甲州首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哈仑、巫统班底昆罗州议员拿督诺阿兹曼,联同独立的彭加兰峇株州议员拿督诺希占,以及土团党直落马士州议员拿督诺艾芬迪,在一家酒店召开记者会,宣布撤回对苏莱曼的支持。 此举导致州政府因失去大多数议员支持而面临倒台,甲州政权“变天”在即。

随着巫统籍马六甲首长苏莱曼领导的州政府失去多数被指宣告倒台之后,如今甲州巫统已动刀革除2名州议员的党籍,即日起生效。 根据甲州巫统主席阿都拉勿,这将被被党革除党籍的领袖分别是巫统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仑,和班台昆罗州议员诺阿兹曼。 阿都拉勿指出,这两人因为有份参与推翻甲州政府行动,因此根据巫统党章,他们已自动被开除党籍。 他在记者会上表示,依德利斯哈仑及诺阿兹曼两人都公开表示他们不再与甲州政府合作。 “因此“,当他们2人在记者会上公开表明与非执政党一起推翻甲州政府,这意味著他们自动被开除党籍。” 根据报道,阿都拉勿显然十分不满依德利斯四人“造反”,公开与甲州希盟宣布州政府倒台的举动。 他更形容,现有的甲州行政议会阵容并没有问题,若依德利斯等人有所不满,实则应该回到行政议会内部讨论和解决。 他也批评,甲州政府在努力抗疫和复苏经济之际,却突然面对这样的政治压力,甲州巫统和国阵将坚决捍卫甲州政府的政权。 “既然这些人已经背叛巫统,我们将会拒绝这样的领袖,并誓死捍卫这个州属的政权!” 此外,他也说明,甲州巫统将交由州元首莫哈末阿里,决定如何解决目前的政治风波。 “马六甲巫统交由州元首来明智解决当前的政治风波。” 他也指出,根据马六甲州宪法第19(2)条文,当州政府失去多数支持时,州元首可以解散议会。 阿都拉勿也是甲州议长。他今日下午与甲州首长苏莱曼等执政党议员一起召开记者会时,对媒体这么表示。 与此同时,原任甲州首长苏莱曼也指出,本身长期以来与巫统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等四名州议员关系良好,也一直都有满足和执行他们在行政上的要求。 “现在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上星期的行政议会我们也照样进行,当今天他们这么宣布时,我交由巫统州联委会和国阵决定甲州政府的方向。” 另外,苏莱曼也否认甲州政府遭到外人干预的指控,并强调所有行政议会的决定都是集体决定。 “肯定的,时局艰难下,众所皆知,我们竭力恢复马六甲,但他们却来推翻政府……”。 而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今天也在国会下议院表示,他主张解散甲州议会并举行州选,以便还政于民。 在此之前。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之前已警告,如果有巫统议员被发现参与推翻现有甲州政府的行动,他们将自动被开除党籍。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