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在2013年9月16日在泰国合艾病逝的陈平,其老战友于509变天后组成“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并经过一年的奔波,终在两个月前的916大马日,将其骨灰带返实兆远老家,完成其遗愿。 “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负责人蔡建福是在今日于怡保召开记者会,公布陈平骨灰已回家的消息,并指陈平的历史,正式画上圆满的句号。 他透露,陈平的骨灰其实已在2个月前的大马日,运抵实兆远,并在当天举行追思会, 而老战友们在陈平实兆远的老家前合照后,将骨灰带往红土坎本律华人义山,让陈平“拜祭”父母。 “老战友们过后也乘船到红土坎码头与邦咯岛之间的海域,将部分骨灰撒入大海,相隔2天后,将剩余骨灰撒到位于和丰的蒂蒂旺沙山脉山脚下,令陈平的一生正式画上句号。” 另外蔡建福也强调,协助陈平骨灰回国并非要让希盟政府难看,而且他相信希盟政府与国阵前朝政府不同。 蔡建福周二在怡保召开记者会时表示,陈平6年前逝世时国阵政府严防马泰边境,禁止陈平骨灰归国。 但当时媒体曾报道,马哈迪和安华都认为当局应该允许陈平骨灰回国。 蔡建福也说,“509变天后,马哈迪当了首相,情况应该变化了。” “我们不是犯法,马哈迪也说可以运(骨灰)回来嘛……我们对希盟充满希望,也真的(把骨灰)运回来了。” “我们相信这个政府不对付我们,我们对希盟有希望,有信心。” “这么老了要捉就捉” 在旁的另一名老战友许育(74岁)笑言,就算政府真的要对付他们,最多也只能把年迈的他们捉走。 “我们都这样老了,捉不就捉咯,我们都80多岁了。” 另一名小组负责人汤毅(82岁)相信,新政府会有新作风,不像国阵以前那样禁止陈平回国。 “如果好像过去一样,那么人民(在大选)推翻国阵不就做错了?”

前马共总书记陈平他在逝世6年后终于回到家乡实兆远,完成生前想要“生于斯,死于斯”回到大马的心愿。 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发言人蔡建福周二在怡保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这项消息。 根据《光华日报》报道,陈平的骨灰于今年9月16日,已从泰国运回家乡实兆远,一部分洒在离开红土坎约3公里之遥的大海,一部份洒在中央主干山脉山脚森林处。 当天来自外国和全马各地的亲属友好、老友和同志们一百多人,在怡保举办庄严的仪式,堂堂正正的迎接陈平回家,实现了他生前的心愿,也实现了我们大家的共同愿望。 运送骨灰的车子途径陈平位于实兆远老家、陈平父母和哥哥嫂嫂的总坟所在的实兆远华人义山,算是完成了陈平的遗愿。 原名王文华的陈平,17岁参与马来亚共产党,24岁受委为马共总书记,进行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反英殖民地统治斗争,过后得到英国协助,进行反日本侵略游击战。 1955年华玲会谈破裂后进入森林抗战,陈平自此销声匿迹,在1989年与大马政府签订和平协议时才再次露面。 陈平是于2013年9月16日在泰国曼谷一家医院因癌症病逝,享年89岁。 他生前曾表示想回到大马终老,但时任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坚决拒绝让陈平的骨灰,带返大马安葬。 由于被政府禁止回国,其骨灰暂时安奉在其生前在曼谷的最后居所。 他生前曾表露想要“生于斯、死于斯”、回到大马终老。 以下是陈平遗书全文: 我的遗愿 我亲爱的同志们、我亲爱的同胞们: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人世。 原本我打算将后事交由亲人办理并静静地离开,但2011年10月初媒体误传我病危造成的影响,使我感到有需要留下这封信。 自从我加入马来亚共产党并最终成为其总书记,我已将我的身心完全付托给党所代表的事业,即是: 为建议一个基于社会主义理想的更公平、更美好的社会而奋斗。现在,随着我的逝世,该是时候将我的躯体归还给我的家人。 我感到无限欣慰,孩子们愿意照顾一个在他们出世后就一直无法提供家庭关爱、温暖和保护的父亲。 可惜我只能在放下政治和公众责任之后,才能作为父亲回馈他们的爱。奈何那却是在我已无任何剩余生命可以给与他们的时刻。...

1 min read

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今午在其脸书专页谴责大马篮总的失误,并直言“不能接受失误的解释”。 他说 ,他已经指示体育专员署调查并采取行动。 他在帖文说:“我不能接受‘错置国旗’的解释,连5岁小孩子都懂得哪一个才是大马国旗。 “我已经下令体育专员署尽快采取行动调查此事,如果是外国人放错大马国旗,我们也会生气。更何况现在是在本国发生。” 大马篮总总会长拿督赖俊瀚指出,虽说“2019年林文泽杯U15篮球赛”直播工作交由外包公司负责,但篮总会为“五角星国旗”事件,负起全部责任。 周一晚在大马篮总体育馆进行的“林文泽杯U15篮球赛”开幕礼上大荧幕直播出现失误, 在荧幕上出现的国旗里14角星仅剩5角,同时也被眼尖的观众看到拍照上传社交媒体后,引起国人不满。 由于原本的14角星是代表大马的13州加联邦直辖区,但是五角星则让人敏感地联想到中国的国旗。 除了五角星之外,还有观众发现就连条纹数也是错误的仅有10条,正确的辉煌条纹应该有14条才对。 大马篮总在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已经发文告致歉,周二赖俊瀚再度召开记者会郑重道歉,他强调,篮总只是一个想推广篮运的体育团体。 绝对没有不尊重我国国旗的意图,希望不会被政治化与种族化。 “我希望大马人民能够原谅我们的错误,这并非是故意造成的,身为篮总总会长, 我真诚向全国人民道歉,并希望各方理解,篮总会负起全部责任,并向承包直播工作公司追究责任。” 负责直播的Thewolesale公司总执行长张国皓表示:“我谨代表我公司全体员工,对这次的失误向大众表达歉意。 由于人手不足而匆忙的缘故,负责的员工没意识到五角星国旗的错误。” “不过这确实是我方的失误,会负起所有的责任并吸取教训不会再犯!” 早前外交部长拿督赛夫丁表示,尽管大马篮总已经对这起国旗错放事件做出了解释和道歉,但仍需要进一步调查。 本年度15岁以下美禄林文泽杯篮球赛开幕礼,错将我国辉煌条文左上角的14角星,改为5角星; 吉隆坡总警长拿督斯里玛兹南指出,警方已于周二早上召见篮总总会长赖俊瀚,并且建议篮总向警方报案。...

农长所涉及的直接发放总值14亿令吉的合约风波,今天他表明愿为这案件负起所有法律责任。 他表示,在致函要求首相颁发14亿令吉的合约给国家农民组织,是依据程序及条规。 “截止今天为止公开招标的程序仍未有最终定案。 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得到有关合约。我所做的一切都依据程序。” “有关招标程序显示最终决定在财政部手中。若我有违法,就採取法律行动。” 沙拉胡丁是于今日在国会下议院回答西蒂再拉的提问时,这么指出。 他说,其仅为履行农长的职责,协助代表全国92万名农民的国家农民组织。 他续说,有关组织在希盟执政后被暂停职务,直到今年1月才再度活跃。 国家农民组织因涉及15宗贪污滥权案而被暂停业务。 “随着国家农民组织重新投入,我们将确保其将更透明及依循程序。” 他补充,该组织已从合作社转为公共公司经营。 “身为农业部长,照顾为农民谋福利的国家农民组织是我的责任。”

1 min read

教育部部长马智礼在国会问答环节他坦承,承认统考并不容易,但教育部会确保所有的学生都会学习和谐、教育法令、宪法及团结的精神。 教育部长马智礼乐观表示,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PPDUEC)会在今年内,把统考研究报告提呈给教育部。 他透露,该委员会针对承认独中统考文凭课题,已经向406人咨询了意见和建议。 他说,包括17名领袖(教育、政治和社会人士)、27个非政府组织、5个政党、12个政府机构和14个公立和私立高等教育机构。 “委员会也举办2个咨询会议,让青年和青年组织针对此问题提供意见。今年10月,也邀请了国会议员出席会议,让国会议员发表自身意见。” 马智礼周二在国会下议院部长问答环节,回应土著团结党乌鲁登嘉楼国会议员拿督洛索瓦希的提问时,如是表示。 他指出,目前该委员会在完整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研究报告,这是进入公立高等教育机构的基本要求。 “这份报告也会有附件,包括每次会面的笔录。” 他补充,必须要仔细去整理每次会议的必须,以完整正确的研究报告。 “我感到乐观,报告会在今年提交至教育部并进行审查,然后再提呈至内阁作出最终决定。”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2019年11月25日针对“华淡小四年级马来文课本介绍爪夷字单元”发表以下文告: 1. 希盟政府和教育部在收集了各方的意见和多次进行对话后通过内阁在今年八月议决,华淡小四年级马来文课本的三页“介绍爪夷字”趣味单元,只有在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同意的情况下,才会进行。 2. 希盟政府针对爪夷书法的教学做出的几项更改包括: (一)“爪夷书法”的单元简化为“介绍爪夷字”; (二)将原本六页的内容删减至三页; (三)相关单元不进行评估和考试; (四)华淡小拥有选择权是否进行介绍爪夷字单元教学,只有在家教协会、家长和学生都同意的情况下,才会教导该三页内容。 3. 在今年十一月初的内阁会议中,考量到有部分的华淡小没有家教协会,尤其在东马沙巴和砂拉越,内阁已经同意,将这些学校的董事部纳为决策者之一。 4. 必须注意的是,自2015年开始,华淡小的五年级马来文课本就已经开始“爪夷文艺术”单元。教育部更在2016年修订课纲时,将“爪夷书法”列入四年级马来文的趣味语文教学。 5. 可是,希望联盟在咨询各方之后,已经调整政策,大幅修改内容,以介绍为主,即认识国徽、钞票和邮票等日常物品出现的爪夷字,不涉及书写。 同时,赋权校方与家长选择是否教导。 6. 综上,从过去六页的“爪夷书法”强制教学, 如今三页的“介绍爪夷字”活动单元为不读、不写、不考试、不强制,并且让学校拥有选择权是否进行教导。

1 min read

安华今日表明,昨天在甲州会议上,公正党文庙州议员贾拉尼和马接州议员林秀凌他们缺席动议委任哈林巴仄担任上议员的票决,是不能被接受的。 他指出,将会与贾拉尼和林秀凌会面,了解她们缺席票决的来龙去脉。 “我与她们保持联系,我应该会在今天与他们见面或交流。” “显然这是不能接受的(缺席票决),因为她们必须尊重州政府的决定,而我们的立场是她们必须支持首席部长的决定。” 询及两人缺席票决是否与党内斗有关,安华认为,内斗不应该成为两人缺席票决的理由。 他说:“内斗与否,两人都必须尊重党和州政府的议决。” 安华也是波德申国会议员,他是在国会走廊向媒体发表谈话。 马六甲首席部长阿德里周一(25日)在甲州议会,动议委任哈林巴仄担任上议员,并由甲州行政议员郑国球附议。 不料,两名来自公正党行政议员突然离席,导致动议无法被通过。 哈林巴仄也是公正党马六甲州主席,他从25名州议员手中仅获得12票支持,其余13张则是来自巫统的反对票。 根据了解,有3名州议员没有参与投票,其中两人为甲州旅游、文化及遗产事务行政议员贾拉尼及掌管妇女、 福利及乡区发展事务行政议员林秀凌突然离席;而涉及斯里兰卡极端组织“泰米尔之虎”(LTTE)的甲州行政议员沙米被扣查,无法出席州议会。 无论如何,这项动议被否决后,议长威拉奥玛嘉化宣布休会。 马六甲州政府昨日动议推荐公正党甲州主席阿都哈林担任上议员,然而却以一票之差被驳回,公正党将要求两名在表决前离开议会厅的州议员解释。 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今日在国会走廊指出,公正党马接州议员兼行政议员林秀凌以及文庙州议员兼行政议员莫哈末再拉尼,必须针对上述事件解释。 “马六甲州议会还在进行中,我们会加速处理此事,包括通过电话要求他们给口头解释。” 针对公正党新山国会议员阿克玛的服务中心被泼红漆及丢死鸡恐吓一事,法米表示不愿意揣测,交由警方调查。 在昨日,当甲州政府提呈动议推荐阿都哈林当上议员时,结果是12支持票对13反对票,导致动议被驳回。 在表决前,林秀凌与莫哈末再拉尼却离开议会厅,被指是导致动议被驳回的原因。 林秀凌较后向媒体指出,她在离开议会厅前,...

1 min read

砂拉越富商布斯达利尤索夫今日上缴370万令吉给反贪会,解决1MDB相关案件的资产充公案。 副检察司亚伦苏曼告诉吉隆坡高庭法官,反贪会昨日已经获得总值368万3117令吉94仙的支票。 承审法官柯林瑟奎拉也批准主控官撤销对布斯达利的控诉。 亚伦今日也告诉法庭说:“控方也已经下令,解冻相关的户口。” 布斯达利的辩护律师为尤索夫再纳阿比丁及蒂亚拉卡特琳娜。 反贪会是在今年7月入禀法庭,申请没收布斯达利总值 1192万令吉的资产。 布斯达利的代表律师后来也致函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其中就谈到和解的建议。 布斯达利是前首相纳吉的密友,同时也是前任工程部长法迪拉尤索夫的兄长,他今日并没有前往法庭。 布斯达利被指在去年5月9日,希盟执政后,就已经离开大马。 今日的审讯是反贪会向41个机构和个人索回总值2亿7000万的1MDB资产相关案件的其一部分。 随后,吉隆坡高庭法官科林劳伦斯(Collin Lawrence Sequerah)宣布,撤销政府对布斯达里采取的充公诉讼,并感激双方达成和解。 布斯达里是前工程部长法迪拉尤索夫(Fadillah Yusof)胞兄,也是前首相纳吉的密友。 反贪会主席拉蒂花是于今年6月21日召开上任后的第一场记者会,宣布援引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向法庭入禀诉讼, 向马来西亚国内41个人与单位追讨遭挪用的一马公司款项,数额达2亿7000万令吉。 其中,反贪会就指控布斯达里收取一马公司的1190万令吉。 无论如何,其中几项诉讼已经陆续和解,比如拉哈基金会(Yayasan...

前马共总书记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陈平的骨灰于今年9月16日已经从泰国运回家乡实兆远,一部分洒在离开红土坎约3公里之遥的大海,一部份洒在中央主干山脉山脚森林处。 同一天也在怡保谦街举行了追思会。 该工作组负责人蔡建福说,负责小组追思会后,即前往洒骨灰,运送骨灰的车子途径陈平实兆远老家、陈平父母和哥哥嫂嫂的总坟所在的实兆远华人义山。 他也在新闻发布会上念出陈平的遗愿时表示,陈平在2013年9月16日去世,他生前有一个心愿,就是踏上可爱祖国的土地,回到故乡实兆远去拜祭在那里的父母。 他说,在《合艾和平协议》签署后,开始处理回马登记时,陈平第一个报名回马,保障回马同志都能顺利地按协议回家,他选择最后一个回马。 当最后一批同志回马后,政府当局却说他错过了报名回马的日期。 陈平原名为王文华,17岁参与马来亚共产党,24岁受委为马共总书记,1955年华玲会谈破裂后进入森林抗战,自此销声匿迹,在1989年与大马政府签订和平协议时才再次露面。 他生前曾表示“生于斯,死于斯”,想回到大马终老。 他是于2013年9月16日在泰国曼谷一家医院因癌症病逝,享年89岁,时任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坚决拒绝让陈平骨灰带返大马。

1 min read

公正党内讧闹到州会议!昨天甲首长的动议因蓝眼议员扯后腿的关系,导致来自安华阵营的甲州主席哈林巴仄,在甲州议会无法获得足够支持担任上议员。 马六甲首席部长阿德里在甲州议会,动议委任哈林巴仄担任上议员,并由甲州行政议员郑国球附议。 不料,两名来自公正党行政议员突然离席,导致动议无法被通过。 哈林巴仄也是公正党马六甲州主席,他从25名州议员手中仅获得12票支持,其余13张则是来自巫统的反对票。 根据了解,有3名州议员没有参与投票,其中两人为甲州旅游、文化及遗产事务行政议员贾拉尼及掌管妇女、 福利及乡区发展事务行政议员林秀凌突然离席;而涉及斯里兰卡极端组织“泰米尔之虎”(LTTE)的甲州行政议员沙米被扣查,无法出席州议会。 根据《透视大马》掌握的党内部消息,缺席投票的贾拉尼及林秀凌,都是亲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的派系。 由于无法获得贾拉尼及林秀凌的支持,所以动议哈林巴仄担任上议员无法获得通过。 不愿具名的人士说:“我们都支持,林秀凌是阿兹敏的忠实支持者,而且贾拉尼对阿兹敏的支持也是不同质疑。” “当首席部长提呈动议时,两人并不在议会厅内。” “安华曾力荐哈林巴仄出任上议员,而他们(阿兹敏阵营)不想来自安华阵营的人士担任上议员。” 另外,来自巫统的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伦则提到,13名巫统州议员不支持哈林巴仄与扯后腿无关。 他坦言,巫统议员不支持哈林巴仄,主要是不满公正党甲州署理主席兼吉里望州议员魏世德在议会参与辩论时,把问题都归咎于国阵。 他说:“我们没有密谋要拒绝首席部长动议的上议员人选,我们拒绝哈林巴仄主要是吉里望州议员魏世德在参与辩论时,把问题都归咎于国阵。” “我没有策划任何行动,我和贾拉尼关系不佳,与林秀凌也没有任何交际。” 无论如何,这项动议被否决后,议长威拉奥玛嘉化宣布休会。 目前,《透视大马》正联络贾拉尼及林秀凌对扯后腿的指控作出回应。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