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今日指出,人民的心声永远放在第一位,希盟政府是“三到”,即听到、知道及做到。 因此,政府决定拨款3000万令吉给拉曼大学学院。 他说,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政府拨款3000万令吉,交由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监管的基金会。 “基金会能协助拉曼清寒子弟,有了希盟政府做靠山,学生就不用担心。” “今年给3000万令吉,明年再拨款3000万,总共6000万令吉。”倪可敏也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兼安顺国会议员。 他昨晚受邀为安顺南霹雳福州公会庆祝50周年庆兼承办第33届马来西亚福州社团联合总会暨第19届榕联青及妇女组2019年度代表大会致开幕词时,如是指出。 倪可敏说,政府已听到人民的心声,做得不好的都会改进,希望人民继续给政府机会,能够做到更好。 安顺南霹雳福州公会会长王立光赞扬倪可敏,不仅拨款2万令吉,款项更提前汇入该会户头,讲到做到。 他说,这一年半来,希盟政府对于华教可说是带来建设和改变,尤其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华中与华小。 “我们任内承诺一定会承认统考文凭。 长城不是一天建成,大马是马来西亚福州社团联合总会总会长督斯里刘为强指出, 在安顺举办的福州社团联合总会全国代表大会,是历年来出席率最高的盛会,破了记录。 多元种族国家,这确实非常困难,但困境中一定能找到出路。”

继昨晚7巫统议员发表声明之后,今天再有15名国会议员发表联署声明,他们一致强调在当天晚上夜会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完全无关退党或跳槽。 他们也否认曾指责巫统党领袖失去方向,而且有意退党。 “我们可以证实,国阵议员再会面中曾经提及此事。 相反的,这次的会面主要是讨论各自选区的课题,以确保选民的利益受到维护。” 他们重申完全无意退党或者跳槽到其他政党。 “如果希盟领袖意识到他们已受到人民唾弃,而且民众也对希盟政府的领导失去信心,而诚心诚意要加入巫统与国阵,我们无任欢迎。” 这15名议员说:“我们可以一起恢复希盟执政后陷入困难重重的国家。 更重要的是,为了保障人民和下一代的前途,将国家导回正轨。” 针对首相交棒一事,他们说,由于此事是希盟内部问题,无关反对党,所以在会面中不曾提及这项课题。 阿兹敏事后媒体追问时,称那只是一场普通的会议。 “普通的会议,没有不寻常的事情。” 首相马哈迪周五爆出巫统议员见阿兹敏是因为觉得巫统失去了方向, 不知道何去何从,也不知是否需要跳槽到其它政党。 马哈迪万宜出席一项活动后指出,他已经询问阿兹敏有关对方和反对党见面的事情。 “他说巫统的人感觉巫统失去(方向),不知道要做什么,因此他们看(咨询阿兹敏)是否要加入其它政党。” 在数小时前敦马才爆料说,巫统议员夜会阿兹敏是为了要跳槽希盟。短短数小时,却峰回路转! 这7名巫统国会议员今晚强调,他们当晚并没向阿兹敏提到有意跳槽,反而是他们邀请阿兹敏跳槽。 他们发表联合文告,反驳首相敦马哈迪数小时前的言论。 根据马哈迪的说法,阿兹敏已向他解释,当晚巫统议员透露有意退党,转投其他政党,而且支持马哈迪的领导。 不过,7名巫统国会议员强调,马哈迪的说法完全不符事实。...

尼泊尔教育、科学及科技部长吉里拉兹说,该国拟在学校推介马来文选修课。 不过,他说,此事仍需与尼泊尔内阁及相关单位进一步讨论。 吉里拉兹近期与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举行双边会谈时透露上述意向,也欢迎马智礼的建议,即在该国设立马来文学校教授尼泊尔国民马来文。 马智礼出席于11月19日至21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2019年世界教育革新峰会期间,对马新社说: “目前约有35万7000名尼泊尔人在大马工作,主要从事保安、制造业和酒店业。 “设立学校教导马来文将有助尼泊尔国民在大马觅职,因为他们更能流利沟通,有助他们提升事业。” 马智礼说,他们会谈中也讨论如何改善尼泊尔的技职教育培训。 “尼泊尔部长对我国采纳的德国双元技职培训系统印象深刻,认为这将对他们有帮助。 这是因为尼泊尔希望能培养熟练劳工,若拥有技职证书,在海外工作也能获得更好的薪资。” 他说,尼泊尔也期许有更多机会该国学生到大马深造,并与大马大学合作。 配合尼泊尔2020旅游年,吉里拉兹也邀请马智礼访问该国,并出席明年将在加德满都举行的人工智能大会。

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今日表示,马华可以有1000个政治理由不认同希盟政府把每年至少3000万令吉的拨款交由拉大大学学院校友会(拉大校友会)监管的基金会,但是马华绝对不应该为了合理化本身的政治立场,而质疑拉大校友会成员的诚信。 “马华和行动党在教育不应该与政治挂钩的课题上,拥有不同的立场。 但是,政治辩驳终归政治辩驳,马华却选择把没有政治背景的第三方拉大校友会拖下水,根本没有政治道德可言。” 也是民主行动党中委的黄家和今天发表文告表示,财政部长林冠英在昨天发放3000万令吉拉大拨款的宣布, 是一项两全其美的方案,即没有违反政治与教育分割的政改原则、也让马华不再能够拿学生的利益作挡箭牌。 黄家和表示,纵观由拿督叶国煌领导的拉大校友会的成员,许多都是社会知名和成功人士。 拿督叶国煌本身是跨国公司董事总裁、丹斯里吴明璋是华总荣誉永久顾问、丹斯里林伟才是全球手套最大制造商、 拿督曾华健是上市公司董事总裁,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中都有优越的表现,过人的管理能力绝对毋庸置疑。 同时,最重要的是,这些成员都没有政治背景,能够确保在维护学生利益上没有任何政治的介入。 “相比之下,拉大的信托委员局会员长期以来都由马华总会长担任主席,现在的主席就是魏家祥,而成员们是廖仲莱、 刘衍明、江作汉、冯镇安、何国忠、姚长禄、关炳顺,哪一位没有显赫的马华政治背景?” “马华如何能够否定拉大校友会上述的成员,不能比这些马华的现任及前任领袖,更有能力管理希盟政府所给予的3000万令吉拨款? 同时,这项监管基金会,也将会纳入拉大学生代表,赋权于拉大学生、能够更有效地造福学生。” 黄家和说,马华如果在现阶段不愿放手拉曼大学学院、让教育回归教育也罢, 但是就连希盟政府为了学生利益而正式发放3000万令吉拨款的时候,也不能交给拉大校友会,马华的葫芦在卖什么药,已经不言而喻。 (民主行动党中委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19年11月23日(星期六)在吉隆玻所发表的文告)

1 min read

随着首相马哈迪宣布,可能改组内阁后,大多数读者都希望教育部长马智礼被撤换! 紧接着的是首相署部长瓦塔穆迪,他获得1万1634票。 马智礼当任教长以来,提出的多项政策都不受人民欢迎,其中包括要求全面执行黑校鞋政令及2020年国民型小学的马来文科中,增设爪夷文书法艺术单元。 另一方面,瓦塔慕迪则被批评,没有为种族之间带来改变,种族歧视问题仍然存在。 排在第三位的是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他得到1万1626票,与瓦塔慕迪仅差8票。网民认为,赛沙迪正努力取代前青体部长凯里。 此外,这项民调还有有三位部长获得超过1万张票,分别是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扎希(1万488票)、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1万0118票)及人力资源部长古拉(1万0158票)。 至於94高龄的首相马哈迪也不受网民欢迎,有9123人希望他辞职。同时兼任妇女部长的副首相旺阿兹莎,则在安全线上。 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惨败一周后,马哈迪周三(20日)在记者会上指出,“可能在明年马来西亚主办亚太经合组织峰会(APEC)之前(改组)。” 必须一提的是,卫生部长祖基菲里仅得4683票,是29位内阁部长中得票率最低的一位。 其他获得不到9000票的部长分别包括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6230票)、内政部长慕尤丁(6089票)、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雷京(5434票)、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6547票)、交通部长陆兆福(5596票)、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阿育(6395票)、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部长莫哈末丁(7848票)、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5370票)、企业发展部部长莫哈末礼端(8810票)、 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长赛夫丁纳苏申(6075票)、乡区发展部长丽娜哈仑(7594票)、工程部长巴鲁比安(6198票)、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5659票)、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6290票)。 至於财政部长林冠英、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房屋与地方政府部祖莱达和原产业部长郭素沁,一律都获得超过9000票。 一些网友则呼吁解散国会进行大选,而另一些网友则说,希盟政府没有履行竞选宣言。 希盟政府是在2018年5月上台,但至今却没有履行所有竞选宣言。到目前为止,他们取消了消费税(GST)、但没有取消过路费和PTPTN贷款。 从希盟政府执政短短1年半内,我国共举办了9场补选,其中国阵赢了4场, 而希盟则胜出5场。但在上一场丹绒比艾补选中,多数支持希盟的华裔选民都把票投给了马华候选人黄日昇,这迹象让许多分析员都表示担忧。

国防部副部长兼柔佛州民主行动党主席刘镇东今日发表文告指出,那些对敦马哈迪感到不满的人需要接受,而敦马需要与安华携手巩固民主议程,并尽快落实希盟改革的承诺。 只有马哈迪和安华携手,新政府才会成立。我们需要马哈迪和安华巩固新民主时代。 他表示,自己已经意识到希盟支持者,尤其是是非巫裔已经判断行动党已经沦为“马哈迪的走狗”。 从柔佛州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成绩方面,希盟意外地以15000张多数票落败,反映出马哈迪和希盟在执政18个月以来,出现被拒的现象。 人民应该记得希盟的前身是民联,在伊斯兰党于2015年脱离后变得疲弱。 在同一年,与林吉祥一起,当时为小组领导的我看见需要重振希盟,所以必须支持马哈迪。 刚开始的时候,来自我们阵营对的支持者并不信任马哈迪,还有他的支持者的不信任, 以及广大媒体不想达成这目标,让走在重振的道路历程变得孤单。 在马哈迪丶林吉祥和末沙布以及安华带领下,越过这些障碍。 可能我们必须接受这是马哈迪安华政府的事实。 这个政府的目标非常简单和清晰,改革丶 巩固民主以及打好大马人灰色地带的基础,避免种族议题摧毁国家。 马哈迪是安华曾经是政治宿敌,根据希盟的协议,后者是下届大选之前,未来首相的接班人。 在希盟夺得中央权力后出现的种族议题,让我感到心痛。许多人身同感受,非巫裔则埋怨马哈迪。 “有些人向我发出生气的讯息,我明白他们的感受。” “事实是我们得团结一致和致力让整个联盟保持中立。” “我们不是为了下届大选取胜,而是确保2018年5月的民主收成, 不会再回到前首相纳吉和他的同盟,贪污和独裁政权的手中。”

在数小时前敦马才爆料说,巫统议员夜会阿兹敏是为了要跳槽希盟。短短数小时,却峰回路转! 这7名巫统国会议员今晚强调,他们当晚并没向阿兹敏提到有意跳槽,反而是他们邀请阿兹敏跳槽。 他们发表联合文告,反驳首相敦马哈迪数小时前的言论。 根据马哈迪的说法,阿兹敏已向他解释,当晚巫统议员透露有意退党,转投其他政党,而且支持马哈迪的领导。 不过,7名巫统国会议员强调,马哈迪的说法完全不符事实。 “没有国阵国会议员在会面中提到任何一点。” 这7名巫统国会议员是古楼国会议员依斯迈、仁保国会议员沙林、 日叻务国会议员加拉鲁丁、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蓝利、 边佳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立卑国会议员阿都拉曼,以及江沙国会议员玛斯杜拉。 他们强调,当晚只是讨论政府能够拨款给他们选区,以兴建一些基建工程,如清真寺与民众会堂等。 “此外,随着国阵在丹绒比艾补选大胜, 我们也邀请阿兹敏加入巫统,因为已有证明人民如今更相信巫统与国阵。” “诚如之前所说,我们绝对不会退出巫统,更遑论是跳槽。” 首相敦马哈迪今日指出,夜会巫统议员的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告诉他,出席的巫统议员宣称已经失去方向,询问是否可以入党。 “我问阿兹敏他们的会面谈了什么,他说,这些巫统议员说他们已经失去了方向,不知可以做什么, 他们询问是否可以加入其他政党,有些则发表声明支持马哈迪的领导。” 询及他是否认同阿兹敏会见巫统议员的做法时,马哈迪说:他有权力会见任何人,若他的党(公正党)不赞成就会告诉他,他不是我的党员。” 马哈迪今天(22日)在国立大学举行的“学校未来领导人”活动后,在记者会上如是表示。 询及身为希盟主席的马哈迪可曾向公正党领导层提出建议,以化解党内纷争,马哈迪仅表示不会插手其他政党的事务。 敦马:如有人不支持他可投不信任动议...

1 min read

随着旅游及文化部部长拿督莫哈马丁终于申报财产,他与妻子的资产总额仅为9388令吉,是内阁部长中“最穷”的部长。 反贪会网站最新资料显示,去年曾表示自己“很穷”,没有任何资产科申报的莫哈马丁在今年9月26日向反贪会申报财产。 身为内阁部长的他月收入5万4979令吉53仙,可是他和妻子的总资产仅有9338令吉。 此外,在内阁成员中,最富有的是首相敦马哈迪,他月收入为7万5861令吉57仙,他和妻子敦西蒂哈斯玛的总资产为3235万7900令吉的财产。 紧接著是企业家发展部长拿督斯里礼端,他月收入为6万5407令吉20仙,与妻子的总资产为2307万5000令吉。 副部长方面,最富有的是房地部的拿督拉惹卡玛鲁,他申报自己、妻子与孩子持有的财产数额为1350万9130令吉。 接著是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月收入为4万7000令吉,他申报自己、妻子与孩子持有的财产数额为1367万令吉。 内阁成员中,月收入最高的是财政部长林冠英,为8万6464令吉92仙。 紧接著是工程部长巴鲁比安,月收入为8万3736令吉48仙,马哈迪月收入则为7万5861令吉57仙,排名第三。 希望联盟政府在上台执政后,以首相敦马哈迪为首的内阁反贪特别委员会就在去年8月议决, 要求所有内阁成员、政府行政人员及希盟议员公布个人资产,以展现透明度。 随后反贪会在去年11月于mydeclaration网站公布首批希盟国会议员的财政状况。 根据反贪会网站最新资料显示,希盟内阁已经全体申报了财产。 根据最新的资料显示,掌管国民团结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瓦达慕迪在10月25日申报财产, 他月收入为4万8736令吉48仙,他与妻子总资产为10万5000令吉。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在2月12日申报财产,他月收入为5万1936令吉49仙,他与妻子的总资产为804万令吉。 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则在10月9日申报财产,月收入为5万2504令吉48仙,他与妻子总资产为230万令吉。

在敦马宣布将内阁改组之后,这几天有几个议员蠢蠢欲动发动投马哈迪不信任票的动议,而巫统领袖今日则建议马哈迪与巫统和伊斯兰党组织一个联合政府,放弃火箭。 对此,马哈迪回应说,他知道巫统和伊党议员都支持他任相,若有人不支持的话可以可在国会提呈不信任动议。 “如果党没有破坏名声,那么我会选择巫统。” “但他和他的朋友,比如前首相纳吉,利用巫统找钱。我为何要接纳这个党进入希盟?” 马哈迪在万宜出席活动后,受询及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要求马哈迪在巫统和行动党择其一,以继续掌权。 无论如何,马哈迪反讽感谢巫统和伊党支持其领导。 “我知道,伊党说要支持我,谢谢。巫统也说,要支持我,谢谢。我不知道还有谁来支持我。” “不过,如果他们不支持我,可以随时通过不信任首相动议,而我将会遵守规则。” 在旁的青体部长赛沙迪直言,“团结政府”的概念荒谬。 “这荒谬。我们是希盟一份子,这是打赢第14届大选的联盟。我们因为希盟,才掌政。” “别忘记,这批领袖偷盗公款,现于法庭面控。他们合共超过100项控状,但他们还是领导同样的政党和联盟。” “我所知道的是,伊党和巫统都支持我(任相),谢谢。我不知道有谁不支持我。” “若你(议员)不支持我,他们可以对我提呈不信任动议,我会遵守条规。” 前首相署部长沙希淡建议马哈迪,若要继续掌权应该要和巫伊组织一个联合政府。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巫统总秘书安努亚则说,内阁改组无法解决当下的问题,马哈迪应该选择要和巫统还是行动党合作。

随着首相敦马迪日前表明会考虑进行内阁改组后,网媒《透视大马》进行的网络民调成绩显示,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是名列第三位“应该被撤换”的部长,当事人说内阁改组是首相的权力,他会尊重马哈迪的最终决定。 他在万宜出席活动后,在一场记者会受询时作出上述回应。 记者进一步追问赛沙迪,这是不是意味着他担任部长以来的表现没有获得认可,这名内阁最年轻成员拒绝回应,只说交给人民去判断。 网媒《透视大马》昨日进行了一项民调,让读者投票选出希望被撤换掉的内阁部长, 结果马智礼获得1万2034票高居榜首。紧接着的是首相署部长瓦塔穆迪,他获得1万1634票。 赛沙迪以1万1626票位居第三。 另一方面,关于巫统建议马哈迪和巫统以及伊斯兰党组织一个联合政府的课题,赛沙迪直言这是荒谬的事情。 “希盟是赢得第14届的联盟,一些领袖盗窃人民的钱,被控上法庭,但还是继续担任政党的领袖。” 他说人民要看到的是关注人民的问题,解决青少年的工作问题,而不是组织新政府。 “他们可以提出任何建议,但政府必须专注在本身的任务。”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