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巫统议员安努亚慕沙今天改变昨天的立场,他坚决反对陈平的骨灰返马。他更把总检察长拖下水! 不但如此,他更抛出“死灰能复燃”的指控,质疑运回骨灰者企图复兴共产主义。 安努亚慕沙表示,他支持内政部及警方介入彻查, 并公布究竟是何者当局批准了陈平骨灰回国。 “我们也要政府保证,希盟政府没有受到共产主义思想或同情者,或者其他恐怖组织的渗透。” “马来西亚人民不可忘却陈平及马来亚共产党的残暴,希望这些骨灰不会再复燃起来……” 总检察长汤米汤姆后者是否有利用自己如今的职位,实现陈平的斗争? 因为汤米汤姆斯过去曾经担任陈平的律师。 “我们也知道如今当上总检察长的汤米汤姆斯,曾经是陈平的辩护律师。 他是否利用目前的地位来实现其当事人的斗争?” 昨天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才表示,世人最重要的任务是照顾活着的人,而不是把精力花在已逝者身上。 他说:“不过若从宗教角度来看,先知若面对非穆斯林的遗体,他也会给予尊重。这意味,只要不违反伊斯兰,先知从宗教角度尊敬已逝者。” “我想,我们不是执政党,可以用政党或个人角度处理。” “我想,只要不违法,我们应该需要尊重家属的意愿。” “我们没掌权,没有问题。” 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今日正式运回国。纳吉今日炮轰希盟政府批准陈平骨灰返马,更声称此事将加剧国内种族关系的紧张。 纳吉说,负责任的政府应该照顾国家的安宁与和平,而前朝国阵政府不允许陈平骨灰回国,必然有其道理。 “我们知道,许多大马人民对此课题十分看重和愤怒。 因此,我们当时不允许(陈平骨灰回国)。” 纳吉进一步表示,第14届大选之后,种族关系更加紧绷和敏感,因此他不解为何希盟政府依然做些有争议的事情,进而火上加油。...

1 min read

就在朝野政党为前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运回国一事引起强烈争议之际,行动党拿督倪可汉今日在国会质问政府,前朝国阵政府拒绝让陈平回国,是否违反了当年大马政府、泰国政府以及马共三方于1989年签订的《合艾和平协议》。 倪可汉今日在国会下议院说:“副议长,我只想问政府一件事。 国阵领导下的大马政府,是否真的违反了政府与马共在1989年12月2日所签署的和平协议?” “我想读出这份协议,它只有四段。 我希望得到政府的解释,以便大马人了解真相,了解(协议里)同意了什么, 这样我们可以明白,已故陈平的骨灰被带回来是有所依据的。” 根据大马政府、泰国政府以及马共在1989年12月2日签订的《合艾和平协议》, 马共自愿解除武装,其成员则被允许返马定居,或回来拜访。 其中,被政府允许回国的前马共成员包括马共主席阿都拉西迪(Abdullah CD)。 虽然同为马共高层,不过陈平与阿都拉西迪的待遇,却有天渊之别。 他多次试图通过法律途径申请回国,均遭到政府拒绝。 原名王文华的陈平于2005年入禀法庭申请回国安享晚年, 并要求宣布《合艾和平协议》对政府有约束力的诉讼,以失败告终。 上诉庭在2008年驳回陈平的上诉,理由是陈平无法出示文件证明在马来亚出生, 而陈平则声称其证件在1948年警方突击中被充公。 联邦法院在2009年4月以同样理由驳回陈平的申请,使他最终回国无望。 2013年9月16日,陈平在泰国首都曼谷的一家私人医院病逝,享年89岁。 媒体昨日报导,陈平的骨灰已在今年9月16日被运回实兆远家乡, 一部分撒在离开红土坎约3公里外的大海,一部份撒在中央主干山脉山脚森林处。...

国会反对党领袖依斯迈沙比里今日批评陈平为“恐怖分子”,他反对陈平骨灰返马。 他指出,马共的受害者部分至今还依然在世,因此政府不该允许“恐怖分子”的骨灰回到马来西亚。 “虽然那只是骨灰,但我们须明白,从历史角度来看,陈平是我们国家的恐怖分子。” “所以(不该)允许带回他的骨灰……虽然他已经去世,但也不改他是恐怖分子的事实。” “陈平在领导马共的时期,曾经多次袭击军警,造成数千军警乃至一般民众死伤。” “他们(受害者)的家属还在,可能是孩子、妻子,或是孙子辈都还在。 在袭击军人事件中,丧生者可能就是他们父亲,对他们来说一定无法释怀。” 当年的部分受伤者,如被砍掉手脚的受害者更还在世,因此带回陈平骨灰的做法,形同不尊重死伤者及他们的家属。 国阵执政时期,内阁曾经议决禁止将陈平的骨灰带回大马。 “我读到内政部副部长的声明说,旧的议决仍然有效。我不知道内政部之后要怎么做。” “人民质疑,他们悄悄带回骨灰已经违反内政部的指示,我们要知道政府将会采取什么行动。”

1 min read

随着霹州希盟政府与中国推动境内的稀土开采,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他认为,霹州开采稀土与莱纳斯的情况不能相提并论。 他说:“我认为,莱纳斯与我们的稀土不同。 莱纳斯(的情况)是我们进口所谓的稀土,我们进口辐射;而如果我们是挖掘自己的土地,辐射本就已在那里了。” “最重要的是,当他们挖掘我们的稀土时, 我们必须确保辐射废料获恰当的管制和处理,以便污染不受环境。” “所以,最终我们还是要照顾环境。” 霹雳大臣机构与中国铝业公司日前签署谅解备忘录,以系统化方式开发霹雳州稀土资源。 水源、土地与天然资源部表示,该部致力于发展我国的铝土矿业和管理国家天然资源,并努力探索全新且对国家经济有利的天然资源。 基于此,水源、土地与天然资源部长长拿督赛维尔周五见证了霹雳大臣机构与中国铝业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以系统化地方式开发霹雳州稀土资源。 文告指出,签订这项备忘录乃积极举措,将让我国的铝土矿业能够迈向更高水平。 大马环境之友主席美娜拉曼今日发文告批评,霹州政府似乎没有从红泥山辐射污染事件的“惨痛教训”中学习。 她举例,红泥山事件造成许多孩子因患上白血病和癌症而死亡、居民血液里含有高浓度铅、及许多流产案例。 “只是把’永续’两字放在开发稀土过程,不会让原本就危险和高风险的活动变得安全,特别是含辐射的钍(thorium)及铀(uranium)废料,会对下一代持续造成环境危害。” “纵使有红泥山事件和争议的莱纳斯稀土厂,霹州政府及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门竟然还联手推广有害环境投资如稀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她表示,大马环境之友非常关注这个事件的发展。 她提醒,霹雳已是埋藏红泥山亚洲稀土厂“危险和有毒废料”的地点,这些废料遗害万年,并对霹州人民带来极大风险。 为此,她促请霹州政府和天然资源部门,停止上述投资,因为那只会带来短期利益,但遗害世世代代。 “反之,我们应该推广的投资是对环境友善,又能短期和长期为大众和环境带来好处。”

陈平骨灰运回国风波闹大!内政部副部长莫哈末阿吉斯今日透露,已经有人针对前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带回国向警方报案。 他说:“我有被告知此事,但我需要再次确认,有人告诉我已经有人报案,我们就交给警方去调查。” 他在国会走廊告诉媒体,调查的事情警方最熟练,那就交给他们处理。 “在政策上,我要说的和部长慕尤丁的谈话一样,政府没有允许把骨灰带回大马,这个政策和前朝的一样。” 他重申,警方也是通过媒体的报道才知道陈平的骨灰已经被带回国。 另外,纳吉昨天炮轰希盟政府批准陈平骨灰返马,更声称此事将加剧国内种族关系的紧张。 纳吉说,负责任的政府应该照顾国家的安宁与和平,而前朝国阵政府不允许陈平骨灰回国,必然有其道理。 “我们知道,许多大马人民对此课题十分看重和愤怒。 因此,我们当时不允许(陈平骨灰回国)。” 纳吉进一步表示,第14届大选之后,种族关系更加紧绷和敏感,因此他不解为何希盟政府依然做些有争议的事情,进而火上加油。 “为何希盟政府如此狗急跳墙,要允许陈平的骨灰在此时情悄悄地回国?” 纳吉也质问,“希盟政府里头的什么人批准这种事情?” “希盟政府去年建立日本英雄碑,引起许多人的愤怒。今年,你们是故意再来的吗?为了什么?” 纳吉也质问,“这种举动能够恢复日益萎缩的国家经济吗?” 在2013年9月16日在泰国合艾病逝的陈平,其老战友于509变天后组成“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 并经过一年的奔波,终在两个月前的916大马日,将其骨灰带返实兆远老家,完成其遗愿。 “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负责人蔡建福是在今日于怡保召开记者会,公布陈平骨灰已回家的消息,并指陈平的历史,正式画上圆满的句号。 他透露,陈平的骨灰其实已在2个月前的大马日,运抵实兆远,并在当天举行追思会, 而老战友们在陈平实兆远的老家前合照后,将骨灰带往红土坎本律华人义山,让陈平“拜祭”父母。 “老战友们过后也乘船到红土坎码头与邦咯岛之间的海域,将部分骨灰撒入大海,相隔2天后,将剩余骨灰撒到位于和丰的蒂蒂旺沙山脉山脚下,令陈平的一生正式画上句号。”...

1 min read

甲州蓝眼内讧燃烧到州议会事件终于落幕!两人今日正式向安华当面解释与道歉,获得党的接纳。 安华他今日在八打灵再也办公室接见两人后,召开记者会宣布,甲州公正党内部分歧落幕。 “两名行政议员林秀凌和再拉尼已经解释,并且为混局而道歉。” “他们要遵循正确管道,而且依旧支持首长阿德里领导的州政府。因此,希盟州政府没有分裂。” “至于州主席阿都哈林受委甲州上议员一事,此事会根据州议会议事表,暂时搁下。” “此事需要通过党内部正常管道处理,而且明年3月才会召开州议会会议,无需操之过急。” 较早前在甲州会议上,公正党文庙州议员贾拉尼和马接州议员林秀凌他们缺席动议委任哈林巴仄担任上议员的票决,是不能被接受的。 他指出,将会与贾拉尼和林秀凌会面,了解她们缺席票决的来龙去脉。 “我与她们保持联系,我应该会在今天与他们见面或交流。” “显然这是不能接受的(缺席票决),因为她们必须尊重州政府的决定,而我们的立场是她们必须支持首席部长的决定。” 询及两人缺席票决是否与党内斗有关,安华认为,内斗不应该成为两人缺席票决的理由。 他说:“内斗与否,两人都必须尊重党和州政府的议决。” 安华也是波德申国会议员,他是在国会走廊向媒体发表谈话。 马六甲首席部长阿德里周一(25日)在甲州议会,动议委任哈林巴仄担任上议员,并由甲州行政议员郑国球附议。 不料,两名来自公正党行政议员突然离席,导致动议无法被通过。 哈林巴仄也是公正党马六甲州主席,他从25名州议员手中仅获得12票支持,其余13张则是来自巫统的反对票。 根据了解,有3名州议员没有参与投票,其中两人为甲州旅游、文化及遗产事务行政议员贾拉尼及掌管妇女、 福利及乡区发展事务行政议员林秀凌突然离席;而涉及斯里兰卡极端组织“泰米尔之虎”(LTTE)的甲州行政议员沙米被扣查,无法出席州议会。 无论如何,这项动议被否决后,议长威拉奥玛嘉化宣布休会。 马六甲州政府昨日动议推荐公正党甲州主席阿都哈林担任上议员,然而却以一票之差被驳回,公正党将要求两名在表决前离开议会厅的州议员解释。...

1 min read

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今日表示,RON95汽油价格将从明年1月开始分阶段涨价,即每星期涨价1或2仙,直到符合市价,以便不为消费者带来负担。 “这个让油价浮动的决定(每周涨1仙)是为了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也避免物价飙涨。” 张健仁今日在国会下议院回答土保党哥打三马拉汉区国会议员鲁比雅的问题时指出,这项措施是为了减轻人民的负担。 “逐步调整汽油价格除了能够防止物价飙涨,也能减轻人民生活成本负担。” “我们将会分阶段让油价浮动,每星期1到2仙,直到RON95汽油价格与市价一致。” 鲁比亚是询问贸消部如何防止在新的汽油津贴机制落实后,如何确保物价不会腾涨。 张健仁强调,油价自由浮动机制不会在东马落实,砂拉越、沙巴及纳闽依然可享有维持每公升2令吉8仙的RON95汽油价格。 政府将从明年开始实行燃油津贴计划(Program Subsidi Petrol,PSP),届时,除了东马人民与半岛符合资格的目标群体外, 一般人将不再享有RON95汽油津贴,即汽油价格将会自由浮动,而东马和符合资格的目标群体,则可以领取每个月30令吉的汽油补贴。 新的燃油津贴计划将从明年1月1日开始实行, 汽油价格也会分阶段调整到符合市价格,只有东马的RON95汽油仍将维持每公升2令吉08分的顶价。 贸消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今年10月也曾表示,每周油价的涨幅不会太大,比如只会涨1至4仙。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日表示,行动党的立场是希盟大选宣言必须要实践,当中包括列入大选宣言之承认统考在内。 他也是峇眼国会议员。他今日(27日)发文告指出,对于承认统考,行动党重申三个重点: 一、承认统考是希盟的大选宣言。行动党领袖已经数次在内阁提起承认统考兑现诺言的必要。 二、我在内阁最近一次提出要承认统考兑现大选宣言的时候,教育部长当时说,在年底之前向内阁提交最终研究报告。 三、我将在本周内阁会议提出其时间表是否有改变。 教育部长昨天(26日)在国会回答时并没有说不承认统考,他只是坦诚不容易做, 但将在今年呈上内阁核准,这与他较早前在内阁所说是相一致的。 林冠英说:“我较早前在内阁已经提出要承认统考以兑现大选宣言,教育部长称将在年底之前向内阁提交最终研究报告。 我也将在本周内阁会议提出其时间表是否有何改变。”

1 min read

霹雳大臣机构与中国铝业公司日前签署谅解备忘录,以系统化方式开发霹雳州稀土资源。 水源、土地与天然资源部表示,该部致力于发展我国的铝土矿业和管理国家天然资源,并努力探索全新且对国家经济有利的天然资源。 基于此,水源、土地与天然资源部长长拿督赛维尔周五见证了霹雳大臣机构与中国铝业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以系统化地方式开发霹雳州稀土资源。 文告指出,签订这项备忘录乃积极举措,将让我国的铝土矿业能够迈向更高水平。 大马环境之友主席美娜拉曼今日发文告批评,霹州政府似乎没有从红泥山辐射污染事件的“惨痛教训”中学习。 她举例,红泥山事件造成许多孩子因患上白血病和癌症而死亡、居民血液里含有高浓度铅、及许多流产案例。 “只是把’永续’两字放在开发稀土过程,不会让原本就危险和高风险的活动变得安全,特别是含辐射的钍(thorium)及铀(uranium)废料,会对下一代持续造成环境危害。” “纵使有红泥山事件和争议的莱纳斯稀土厂,霹州政府及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门竟然还联手推广有害环境投资如稀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她表示,大马环境之友非常关注这个事件的发展。 她提醒,霹雳已是埋藏红泥山亚洲稀土厂“危险和有毒废料”的地点,这些废料遗害万年,并对霹州人民带来极大风险。 为此,她促请霹州政府和天然资源部门,停止上述投资,因为那只会带来短期利益,但遗害世世代代。 “反之,我们应该推广的投资是对环境友善,又能短期和长期为大众和环境带来好处。”

1 min read

就在希盟执政一年半之后,饱受批评表现不佳无法改善经济,元老理事会主席达因认为,这是因为执政联盟当了太长时间的反对党,而且在未执政前自认可以比前朝政府做得更好。 “希盟在未执政前认为自己可以比前朝政府做得更好,然而在执政后才发现,很多事情不如想像中容易。” 他说,过去的反对党认为换政府很容易,自认可以比前朝政府做得更好,然而在换了政府后才知道,原来当政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达因是今日出席“马来西亚贫穷:事实VS印象”座谈会上,这么指出。 他向希盟政府提出建议,要求政府用人不疑,因为没有人是蓄意要来制造问题。 另外,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部前主席拉蒙询问达因,为何后者在政商领域拥有丰富经验,但是其建议不被政府采纳。 达因回答:“他不是政治人物。” 达因先感谢拉蒙的夸奖,并指自己只是一名领袖不是政治人物。 “任何成功的领袖,并不是靠个人的努力,而是需要一班得力助手的协助,才可以取得成功。” 他不忘强调,政府需要公务员的支持。 接着,达因说,现任的政府认为他们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财政部长林冠英早前就坦言,各政府部门存在“暗势力”扯后腿,让希盟执政面对许多阻碍。 当时,他说,希盟执政至今18个月,但有时候在宣布的政策后面对执行问题,阻力来自这些暗势力或公务员; 不过,林冠英相信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希盟政府肯定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他在担任槟州首席部长初期也面临过类似的情况。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