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6,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在上个月辞去首相一职进而导致国盟政府倒台的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今天放话,尽管自己丢失政权,但他会在来临的第15届大选再披甲上阵,势必让国盟“东山再起”。根据报道,慕尤丁今晚在土著团结党的5周年线上党庆致词时表示,以他为由的国盟政府势必在来临大选卷土重来再度执政中央。他揭露,自己当初选择辞职后支持巫统副主席沙比里任相,皆因是为了稳定政局。他指出,为了阻止希盟在盗贼统治者支持下执政,再避免土团党和国盟沦为反对党,因此必须在失去多数议席的情况下“忍痛”辞去相位。“我这样做,可让土团党和国盟成员党将继续留在政府和延续复苏国家的努力。”“直到在一个安全的时机举行大选,让人民重新选出新政府。”“到时候,身为国盟主席的我将参与大选,但愿在上苍保佑和人民的支持下,我们将卷土重来。”慕尤丁进一步揭露,自己在辞去相位后,原本可以选择沉默和袖手旁观。“因为我已竭尽所能捍卫国盟政府的地位了,但我身为土团党和国盟主席的我仍肩负着责任。”“因此,若我和全体党的国会议员在遴选新首相和成立新政府时拒绝表态,结果会怎样呢?”“第一、到时候国家政局会继续动荡,因为当时的状况显示,无人获得多数支持。”“第二、希盟可能会凭着盗贼统治者的支持,而重新成为政府,我党则沦为在野党。”“因此,我理性思考后决议,土团党的国会议员、国盟成员党,即伊党、沙巴国家团结党,沙巴进步党和民政党的领袖,以及其他友党如砂盟和沙巴人民团结党的领导层商讨,以提名支持沙比里为新首相。”此外,他也强调,随着政府的抗疫行动逐渐见效,他领导的国盟政府并没有失败,只是批评者希望看到他们失败而已。“当我们忙着对抗新冠肺炎疫情2和照顾人民的福利之际,他们忙着密谋推翻政府。”“我知道有很多人民不喜欢他们的举动,土团党的党员也要我继续留任领导国盟政府,但我必须遵从联邦宪法。”“当我在国会下议院失去多数支持,我就必须辞职,我就是这样做。”“土团党是为了捍卫价值和原则才做出牺牲,因此不需惶恐不安或失望,未来甚至可能会得到回报。”“我们千辛万苦建设这个政党,是因为我们要让国家摆脱盗贼统治。我们在第14届大选办到了。”“由于不愿典当原则和作为党斗争基础的价值,我们如今再度做出牺牲。”“因此,我们做对了,虽然被逼失去地位和职权,却拒绝屈服于施压和牺牲原则。”“做对的事不是政治所需,而是宗教的规定。”他也表示,土团党的政策是不会单打独斗,并需要国盟成员党甚至是友党的支持来赢得大选和成立政府。目前的国盟政府是由巫统来领导的,而慕尤丁是在15名巫统国会议员撤回对他的支持后,明显失去了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加上他所提的朝野跨党派献议,也被反对党拒绝了,无奈下只能辞去首相之位。

1 min read

继昨天卫生部长凯里宣布推出“COVIDNOW”最新网站后,今天该网站公布了一系列最新的我国各种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品牌的数据。 根据“COVIDNOW”网站显示,我国那些已完成接种的人士仍会出现“突破感染”死亡病例,当中以打中国科兴疫苗的人士居多。 根据统计,整体上一共有922名完成接种者病逝,占全国1万8802宗死亡病例中的4.9%。 根据我国卫生部数据,而截至昨天,过半马来西亚人口已完成接种。 而且,这些发生在6月7日至9月6日的“突破感染”死亡病例,主要是乐龄者(744宗,80.6%)、有慢疾病者(750宗,81.3%)或两者兼具(605宗,65.6%)。 相反的,那些年龄低于60岁且没慢性疾病者只占33宗(3.6%)。 根据分析,我国已完成接种科兴者一共占了922宗“突破感染”死亡病例中的710宗(77%)。 (尽管截至9月6日,接种该款疫苗者只占所有完成接种者的51.5%。) 因此,在所有完成接种者中占43.6%的辉瑞接种者,只发生206宗“突破感染”死亡病例(22.3%)。 这也说明,在每10万名科兴接种者中有10.11宗“突破感染”死亡病例;辉瑞是3.47宗。 至于辉瑞接种者,只占3宗(9%);其余30宗(90.9%)宗为科兴接种者。 根据数据,尽管有部分州属更广泛使用科兴疫苗,但其他因素或会影响疫苗的功效,比如居住环境、职业、社会经济地位、教育程度及对冠病的醒觉等。 尽管如此,比起未接种者,“突破感染”死亡病例仍然罕见。 根据数据,大马在发生首宗“突破感染”死亡病例至最新的案例期间,同时有1万零211名未接种者病逝,为所有“突破感染”死亡病例的11倍多。 此外,在这期间共有3443名已接种一剂疫苗者不幸因冠病逝世。 至于“突破感染”死亡病例的时间方面,大多数辉瑞接种者是在完成接种后的第7或第8周病逝或确诊,随后的确诊和死亡病例就相对罕见。 “当中,有多大305宗(43.0%)科兴接种者是在完成接种后的第3和第4周死亡或确诊,而之后的案例也相对稀有。” 至于阿斯利康接种者,至今只录得6宗(0.7%)“突破感染”死亡病例,这意味每10万名阿斯利康完成接种者中只有0.91宗死亡病例。 另一方面,阿斯利康疫苗较迟纳入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两剂的相隔时间也相对长,除非获得特别批准。 不然的话,该疫苗接种者只在7月7日才开始施打第二剂,而反观,辉瑞和科兴早在三四个月前,已开始为接种者施打第二剂。...

1 min read

马来西亚新冠肺炎日益严重,随着印度“Delta”变种病毒入侵我国导致单日确诊病例一直飙升至今后,如今国内再发现新的A型境外输入病例。来自纳闽的卫生局总监伊斯穆尼今日发文告透露,纳闽预料已出现疑似“Mu”和“Lambda”变种病毒。他在文告中指出,卫生局是在本周二(7日)为一艘船的船员进行新冠肺炎检测时,发现了两宗确诊病例。他强调,这两宗病例是一个私人医疗团队在9月6日登船接受检测时发现。”随着发现该2宗病例,船上28名船员必须留在船上隔离。”他表示,在该船在入境我国前所停靠的国家,如今已被检测出“Mu”和“Lambda”变种病毒。“结果,我们在进行的冠病检测时,发现当中的2宗A型(涉及外国人)境外输入病例,发现疑似Mu和Lambda变种病毒。”“这2宗病例的其中一个病例可能会引发高感染率,因此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将样本送到西马分析。”“目前,那些所有入境纳闽的船员都需强制接受聚合酶链反应(RT-PCR)检测。根据伊斯穆尼,他进一步揭露,纳闽卫生局当局于本月8日发现5宗涉及外国船员的新增境外输入病例,其中一些样本也已送往分析。目前,纳闽处于国家复苏计划第四阶段,而该岛在过去的35天,每天新增确诊病例为个位数,但没有新的死亡病例。根据卫生总监诺希山今日的帖文,截止目前为止,我国累计确诊病例已达194万950宗。过去一周,我国单日新增病例分别是,9月9日的2万9307宗、9月8日1万9733宗、9月7日1万8547宗、9月6日1万7352宗、9月5日2万396宗、9月4日1万9057宗、以及9月3日1万9378宗。至于东马,砂拉越今日继续位居全国之冠,新增3734宗,其次则是雪州的3595宗,而纳闽则新增6宗。

1 min read

昨天,卫生部长凯里突然宣布该部门将取消的每日汇报新冠肺炎疫情的记者会,并启用的新网站“COVIDNOW”取代。 然而,这个新网站的幕后功臣,竟然是一群年轻有为的大马人才。 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在协助卫生部开发“COVIDNOW”网站时竟分文不收,为的只是希望能够为国家抗疫而出一份力量。 根据报道,4名年轻人认为,随着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日益严重,因此身为大马子民的他们是义务创建有关网站。 根据该网站的介绍,网页开发团队是分别如下: 1)前端工程师——林亨力(Henry Lim) 2)后端工程师——林圣翰(译音,Lim Sheng Han) 3)和罗申(Roshen Maghhan) 4)设计师林圣恩(译音,Calum Lim Sheng En) 根据4人在推特发布的帖文,他们透露自己是自愿协助开发此网站。 他们指出,在通过卫生部公开的数据后,在网站呈现出让人人易于理解的疫情相关资讯图。 此外,他们也坚信,数据科学和人工智能在改善人类生活方面的作用。 “事实上,我们从未想要得到报酬,而且我们对于卫生部在官网上认可感到欣喜。”...

1 min read

前首相纳吉与一马公司贪腐案件的吹哨者祖斯多,因为《砂拉越报告》主编凯丽在上个星期日发布的文章中,重提祖斯多2015年入狱的课题,进而导致两人展开隔空骂战。 根据纳吉面子书,他先是指控祖斯多是因不满在2011年遭革职,所以才会选择而盗窃PSI的资料。 根据报道,祖斯多曾是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SI)的前雇员,他也是如今一马公司丑闻爆发的关键源头。 纳吉写道:“祖斯多因为不满自己被解雇,因此他在发生这件事后,就从PSI盗窃了整个电邮档案。” “针对凯丽指控,说我陷害祖斯多入狱,虽然我不曾担任泰国首相,但凯丽几乎忘了,祖斯多是因为在泰国用盗窃的资料来勒索其上司而遭到监禁。” “而且,一名据称与前首相马哈迪有关联的英国公民当时接洽祖斯多,以售卖资料给凯丽。” 尽管如此,针对纳吉的指控,祖斯多也毫不客气在面子书发帖文点出2大要点,驳斥纳吉指PSI解雇他的说法。 他批评,纳吉是名副其实的“国际骗子”,因为他的前公司PSI不曾开除他,相反的是他自愿离职。 他也强调,纳吉的“精神有问题”,因此他促请后者到医院检查。 此外,他甚至上载一张电邮的截图,作为辞职的证明自己不曾被前公司革职。 “纳吉是名骗子,而对方若非试图捏造事实,就是记忆出现毛病。” “第一、我很抱歉地告诉你(纳吉),如今不同国家(瑞士、马来西亚、美国等)的法庭已掌握许多证明你有罪的证据。” “针对第二点,我认为,你该让医生详细检查你的精神健康。” “同时,为了证明言论属实,我在此附上自己向PSI辞职的照片。我希望,这至少能让你停止指控我被解雇。因为正如你所见,我是辞职的。” 至于纳吉昨天的“英国人”,祖斯多坦承,自己就是在马哈迪赢得第14届大选后,才于2018年见到这名男子。 然而,纳吉今天又在面子书发帖文反击祖斯多,指若后者真是吹哨者,为何需等4年后才泄漏PSI的资料给《砂拉越报告》与The Edge媒体集团。 “你是否在2013年会晤和勒索你的雇主?若不是真的,而有关罪行没发生在泰国,为何曼谷法院有权提控和判你入狱3年?” “你为何没批评泰国的司法制度非法禁锢你,又为何没提出上诉呢?” 根据报道,祖斯多曾在2015年,将PSI与一马公司交易的机密文件交给《砂拉越报告》与The...

尽管前首相纳吉身负多宗贪腐案件,但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今日表明,他愿意支持后者担任地位如部长级别的首相。 根据网媒引述消息人士透露,纳吉前日到首相署拜会沙比里近一小时。 消息指出,沙比里有意在近期内委任这位前首相和财政部长为部长级的首相经济顾问。 针对此事,纳兹里直言,基于纳吉拥有9年的任相经验丰富,因此若他受委此职将必会为国家带来巨大贡献。 相反的,他强调,若沙比里无善用纳吉的专业知识,那么这对国家和人民而言是一种损失。 “沙比里必须考虑到纳吉曾在2009年4月至2018年5月期间担任首相的经验,” “因此,如果纳吉受委,这将是一个明智的举动,” “要知道,他在任相期间在国家达到了新的高度,而且经济也蓬勃。” “我希望政府能够善用纳吉曾担任前首相9年的经验,而且在这期间纳吉还担任财政部长。” “此外,人民必须谨记,在纳吉任相期间,大马的经济正在蓬勃发展。” “因此,纳吉若受委(首相经济顾问)对我而言绝对没有问题。” “因为这仅是一个谘询职位,若纳吉受委,他也只不过在利用他的经验而已。 “所以,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就是真正的浪费。” “因此,或许纳吉的委任得不到民众认可,但这对国家来说是最好的。” “特别是在首相必须肩负著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责任的情况下。” “很显然,沙比里需要有经验的人的所有支持和建议,人民必须了解沙比里的立场。” “因此,这对人民来说,虽然我理解他们的情绪,但重要的是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两人曾在上个月因为是否支持慕尤丁任相而闹翻。 当时,纳兹里炮轰纳吉,指控他是“该死的骗子”;至于纳吉,他随后也炮轰纳兹里,指他“为人不可信”。

由于一家三口不幸在上个月感染新冠肺炎,一名华裔男子在短短数周内痛失母亲和弟弟,尽管他被送院治疗一个月后康复出院,但她的肺部已损坏了75%。今天,行动党无拉港特别行动队队长李凯鸣在面子书上传一则视频表示,这名男子在上个月受到新冠肺炎感染时,其血氧跌至51%。他指出,男子一家三口全染疫后,其母亲不幸在睡梦中去世,而22岁的弟弟也不幸昏睡过去,并在数天后病逝。“当时,他们在家失联几个钟后被我们送院院,因为我们接到家住同一座组屋不同楼的姐姐求助电话。”“而在母亲早上睡梦中去世后,如今家里只剩36岁&22岁弟弟。当天中午两位弟弟突然失联怀疑昏迷过去。”李凯鸣表示,当时该团队到他们家里时,这名36岁哥哥血氧跌至51%无法走路,而且22岁弟弟血氧跌至93%但严重泻肚。“由于当时医院不收泻肚只收血氧跌至89%以下的病人所以在劝服了哥哥后马上送他进院。”他表示,他的弟弟就在哥哥送院的第二天病情开始恶化但不肯进院还企图隐瞒姐姐。“我们再度上门时发现其实他的血氧跌至51%,劝服他后马上将他送院。”“结果非常不幸的是,这名22岁弟弟在被送入院两天后就失救了。”他指出,当时基于为了不让急救中的哥哥受到太大打击,因此家人当时不敢让他知道弟弟已经离开的消息。“尽管如此,在一个月后哥哥终于战胜兵毒了,但是有一点令到我们非常担心的就是哥哥的肺部已经损坏了75%。”根据李凯鸣提供的视频显示,这名哥哥在离开医院的当儿,由于肺部严重损坏,因此他在出院时必须坐上轮椅和还需靠着氧气桶。“当时,医生也告知他是不能离开氧气辅助器超过4分钟!当时我们都非常疑惑,为何一个还没完全康复的病患必须那么急着被催出院。”最后,李凯鸣也呼吁,从此求助案件可见缺氧的严重,并重申必须尽早到医院接受治疗。

1 min read

较早前,行动党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重提希盟在执政时拒绝拉曼大学拨款事件,并指若希盟再度执政也会作出同样的决定。 在潘俭伟的言论在社交媒体上传开之后,此举引来在行动党中委刘天球的不满。 根据报道,潘俭伟日前直言,即使历史重演希盟再度执政,也不会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TARUC),但会以更委婉的方式,帮助贫困的学生。 据知,潘俭伟还说,希盟政府在处理拉曼拨款的确有疏忽,当时财政部随后才宣布让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处理3000万令吉拨款给贫困学生,已让政敌有机可乘,抹黑了整件事。 对此,刘天球今日在面子书贴文表明,他对于潘俭伟的言论令人震惊,并强调这不是行动党的立场。 “潘(俭伟)是否忘了,自己之前公开说不拨款给拉曼是公务员的决定不能怪罪当时的财长林冠英,结果今天却又变相承认是他的决定。” “而且,历史重演也不会改变这项大失人心的决定。问题是,他还有这个机会吗?” 他表示,潘俭伟也是前财政部长林冠英的政治秘书,他在一场直播访问中承认,希盟政府执政削减拉曼拨款对希盟和行动党造成政治伤害,不过若有再一次机会做出决定,他仍然会赞成维持同样决定。 他坚信,财政部在处理拉曼拨款的事件上做出合理的决定,无奈希盟是理亏在于没有向人民传达正确的讯息,且遭一些媒体玩弄。 “从政策角度来说,拉曼有6亿令吉储备金,每年盈余2000万令吉,为何需要政府拨款,把拨款用在华小、国中和其他教育学院、独中,还是拉曼好?”

1 min read

在去年被控致伤保安的土团党籍犯人诺阿兹哈,今日被怡保地方法庭宣判允许控方更改控罪,把原有的控罪撤销,改为某撒罪名。根据报道,霹雳州检察局检控主任阿紫莉纳副检察司今日正式向法庭申请撤回早前刑事法典第335条文的控罪,并改以刑事法典第302条文提控被告。报道指出,今早地庭法官诺阿兹琳聆听宣读控状时,诺阿兹哈并没有任何请求,而其代表律师为阿里夫阿扎米。而副检控官阿扎琳娜提出撤回对被告在刑事法典第335条文下的“释放但不等于无罪”的控状。而本案的辩方律师是阿里夫,而保安塔华遗孀菲洛梅娜的代表律师则是行动党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根据报道,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也出庭,代表塔瓦的家人观看法庭程序。在法庭外,古拉指出,家人对他被控感到满意。“通过司法程序来进行,我们会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帮助受害者的妻子。”“这个不幸的事故,正义必须得到伸张。”此外,塔瓦的妻子菲洛米娜同样有出庭,但并没有对媒体发表谈话。随后,法院判决此案件定于10月18日过堂。这也意味着,诺阿兹哈将在刑事法典第302 条文下被控,一旦定罪可被判处si刑。

自从我国在去年爆发新冠疫情后,至今国内有不少的家庭被剥夺无数天伦,进而导致让许多小孩被逼一夜长大。 他们不仅要学习独立自持,而且这些“大小孩”更要肩负起照顾弟妹的责任,颠覆原来的无忧童年。 当中,一名来自槟州的华裔9岁小女孩,基于她的父母不幸相继确诊新冠肺炎后被送往隔离中心,因此只有9岁的她竟然如此勇敢独自在家生活一周。 今天,行动党槟州峇都兰樟州议员王耶宗在面子书揭露此事,并高度赞扬和佩服这小女孩的勇气。 “虽然她年仅9岁,令人出乎预料的是她竟然能够在逆境中独立生活。” 根据王耶宗,小女孩的家人最先确诊的是其父亲,在被送往隔离中心5天后,其母亲也不幸确诊新冠肺炎而被送去隔离。 “当时,她的母亲心急如焚的四处找人求助,直到后来,她的朋友致电找我们帮忙。” 王耶宗表示,即使身处隔离中心,小女孩的母亲每天仍会与她通电,了解她在家中的情况,若其女儿有什么需要,她会联系我们,转告女儿的需求。 值得表扬的是,在小女孩的父母被送往隔离期间,峇都兰樟区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充当“临时保姆”兼爱心“快递员”,为小女孩送上一日三餐。 “不仅如此,我们还帮忙她清理垃圾,确保她的生活起居尽量不受影响。” “与此同时,我们也特地安排了专人,前往他们的家中进行消毒工作。” 王耶宗表示,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经过一星期的治疗与隔离之后,这名小女孩的父母陆续痊愈并获准返家,一家人终于团聚。 “随后,她的母亲还特地拨电感谢我们的帮助,让她与丈夫可以安心在隔离中心治疗。” 事后,王耶宗也表示,尽管其父母不在身旁,但面对一人在空荡无大人照看的家居里生活,这对小学生而言实属不易。 “我非常佩服小女孩的勇气,年仅9岁却能够在逆境中独立生活。”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