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0,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再较早前被指卷入一宗桃色外遇风波而辞去所有党职的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再不堪压力之下今日正式退出已加入10年的行动党!他今日发表文告宣布,为了不让此事而拖累自己所爱的行动党,他即日起退出行动党,并将以亲行动党和希盟独立州议员身份为民服务。他透露,尽管自己在较早前宣布辞去所有党职后,这段风波会告一段落,但近来网上更出现部分网民针对他个人展开抨击更变本加厉。“我为了保护其妻子、孩子,及我的家人,哟都一直保持缄默。原本以为此事在我辞去所有党职,并自行告假后能得以平息。”“但是,这些都已意料之外却变本加厉,令我所爱的党受到牵连。”他指出,为了不再愿意让深爱的行动党因他个人问题而进一步受到莫名的攻击,经过深思熟虑后,他终于决定即日起退党。“我要再次致歉,我承诺日后会以亲行动党及希盟的雪州独立州议员身份继续在选区服务。”“我从2012年起就加入行动党逾10年,党委任我为加影市议员;2018年更让我有机会,以候选人身份出战莲花苑州议席,因选民对我党支持而使我中选州议员。”“我也非常感激行动党过去的栽培,我希望在我退党后,行动党不再因他个人问题而受牵连。”

1 min read

今天,前首相纳吉的SRC国际公司刑事案罪成提出上诉继审理,辩方律师因为多次重复要点而当面被法官警告“少讲废话”。根据报道,基于纳吉辩护团队一直重复提出相似的论点,结果而遭上诉庭法官阿都卡林当面地警告。“你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相似重点)。请你辩方提出他们在刑事失信控状有利的论点。”由阿都卡林所领导的上诉庭三司包括哈斯扎纳和瓦则尔法官,他也提醒纳吉律师团“厘清情况”并提出与案件有关的重点。此外,法官也也建议,律师团们不要“重叠”要点和实情。“因为我都知道你要强调这些重点,但我们都知道了,因为这是上诉庭!”辩护团一开始就对纳兹兰的“经验不足和无能”进行了论证,称法官的调查结果“错误”。“如果你们一直在重复,会浪费我们很多时间。因为在这几天,有很多(陈词内容)是重复的,都是在陈述同样的事项。”“所以,我们在等着和控状相关的陈词。”而且,他们也提出挪用资金是在第三者逃亡商人刘特佐策划下进行的。报道指出,今天也是第一周的第四天也是最后一天。另外,纳吉在他的上诉请愿书中提出307个理由,说明撤销其控状的原因,北根区国会议员纳吉目前以两名担保人和200万令吉保释金的身份等待上诉。

尽管昨天在社交媒体上流传自己与公正党主席安华“串谋”的一段录音曝光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随即开腔否认录音的人是他后并报警处理,但依然还是有不少巫统领袖要他下台。继纳兹里之后,如今轮到巫统元老兼巫统顾问团主席东姑拉沙里也开腔表明,如果网络流传的阿末扎希与安华的电话音频属实,那么后者就再没有资格继续领导巫统。根据报道,人称姑里的他直言,身为党老大的阿末扎希必须针对此事负起责任,因为党员对他的领导有很高的期望。“依照我看法,这(录音)是不好啦!因为他作为一名领袖,不应该这么做。”“我认为,他必须负责任,因为他人对他的领导能力有着期望。”“但是有关音频,不知道是否真的,但是听声音是很像他的。”“如果真的是他的声音,如果他真的有这样的意图,那么他的不负责任,就没有资格继续留在这里。”据知,姑里与巫统党内的一些人,在音频流传后要求阿末扎希辞职,因扎希的做法已经违反近期巫统大会的议决。不仅如此,就连最高理事查希迪也认为,如果泄漏出来的录音被证明是真的,那么阿末扎希应该辞职。表示,再这段曝光的电话的交谈,反映了阿末扎希的立场,但这并不符合他在巫统大会上的致辞内容。此外,巫统数名青年领袖和巫统女青年团领袖也发出同样的呼吁,希望巫统最高理事会调查录音的真伪。另一方面,霹雳巫统主席沙拉尼也呼吁阿末扎希,必须应解释此事以减少政治争端。他说:“我们必须理智,最重要的是向当事人寻求解释,厘清真假,我们最好等待他的说法。”

1 min read

尽管在上周柔佛巫统主席哈尼斯保证,该党不会在上届大选上阵土团党主席慕尤丁的老巢巴莪选区,但如今巫统巴莪区部却与州领导层立场不同调,表明将夺回巴莪1国2州议席。根据《前锋报》的报道,巫统巴莪区部主席主席依斯迈莫哈末透露,虽然巫统柔佛领导层决定不竞选巴莪选区的议席,但该区部大会已议决会上阵巴莪国会议席。他表示,除了巴莪国席,该区部也决议上阵的议席包括武吉哈逢(N07)和武吉巴西(N08)州议席。他指出,这也是该区部代表一致的决定,而州领导层的立场是竞选柔佛25个州席除了巴莪选区。“然而,巴莪区部依然尊重州委会的立场,但最终还是由巫统最高理事会根据基层的声音来决定。”“无论州领导层的立场是什么,就算他们认为应将巴莪让给慕尤丁,但不管结果怎样,若基层拒绝,我们也没有办法。”他也强调,截至目前,巫统巴莪区部的基层,拒绝与土团党合作。“这也是我与各支部领袖会面时,他们给我的明确立场。我也与投票中心的代表会面,80%拒绝土团党。”他表示,拒绝与土团党合作并非一个早已制定的提案,而是代表提出的紧急动议,这也意味着该党基层不愿与土团党合作。“而且,慕尤丁在巴莪没有获得非马来人的支持,因为我们可以这从他走访选区时,没有太多华裔选民出席相关活动的情况看得出来。“如果华人支持国民和谐联盟,但不代表他们是支持土团党。”“我这样说,这是因为在第13届全国大选,慕尤丁的华裔支持率很糟糕,所以他只能当政府老二。”“到了第14届全国大选,慕尤丁获得华裔选民大力支持,然而这是因为华裔支持希盟,并非慕尤丁。”当慕尤丁还是国阵的副首相时,曾在国会发表他以马来人优先的立场,至今仍被政敌用来攻击慕尤丁,以降低他的非马来人支持率。现任巴莪国会议员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他从1978年担任该区国会议员至今。

1 min read

在两周前巫统大会结束后,从昨天开始社交媒体上就流传一段被指是公正党主席安华有意与巫统串谋破坏国盟的音频。随着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否认并报警处理后,如今安华也开腔严厉否认自己涉及此事,并表明“声音像我但不是我干的”。他强调,这是一名“国家领导人”已开始感到害怕,并策划开始透过各种诽谤和卑鄙的的手段,来破坏希盟成员党之间的合作。他指出,在社交媒体上疯传的音频,事实上是一名“国家领导人”在威胁和贿赂反对党领袖后失败后的诽谤手段。“很显然,这是在诽谤我,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让公正党的人有疑惑,到时行动党和诚信党也会质疑。”尽管如此,安华坚信,行动党和诚信党都是公正党忠诚的朋友,不会受到这样的诽谤所影响。“很幸运的,我忠诚的朋友(行动党与诚信党)不会容易受到诽谤威胁。”“而且,这段流传的音频是个谎言,很明显政治对手目前处于“沮丧”状态。“这也是国家领导人感到担忧,所以使用各种招数、威胁和贿赂。当这些手段失败了,他们就散播谎言。”此外,安华也形容,这套音频疑云是巫统在3月28日议决不在大选中不与土团党合作后,土团党为了对抗巫统这个老牌马来政党的计谋。“这是(土团党)要利用我们对抗巫统。为的就是让土团党得利益而利用疑似我与(巫统主席)扎希对话的音频,攻击巫统。”“事实上,我并没有这么做。因此我会要求助理报案,就让他(警察)调查谁是始作俑者。”另一方面,安华也称,这段音频是土团为打击巫统的“杰作”。“我要说的是,这是“这(音频)不是我干的。所以我会叫我的助理报警。”“这段音频是用来破坏巫统的,用这所谓我和阿末扎希的通话,让土团党可以‘捅’巫统领袖。”“但有人的声音听起来像我,我不管,很显然的,有人企图用卑鄙的手段来诽谤。”在这段音频流出后,阿末扎希第一时间否认此事,并指这是一种龌龊政治手段让人作呕。他指出,日前开始流传的这支音频,让他既感失望也震惊。他表明自己身为巫统主席,他绝不会违反巫统最高理事和巫统代表大会的议决。由巫统领军的国阵决定在来届大选以本身旗帜单打独斗,不与土团党、安华和民主行动党合作。昨天,网媒Insider Malaysia面子书专页上载,长达4分钟17秒的录音中,一个疑似阿末扎希与安华在电话录音中达成了政治合作共识。据了解,这次的通话是在3月28日,即阿末扎希在巫统大会上发表闭幕词数小时后进行。

在去年2月爆发的“喜来登政变”,一个民选的希盟政府被一班为了自身利益的人走后门执政,由土团党主席慕尤丁率领该党宣告退出希盟,再由前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率领10名该党国会议员退党,选择与国阵成员党和伊斯兰党组织国盟政府。 尽管事隔过去已一年多,但身为希盟执政时期被誉为“最受欢迎又能干”的前交通部长的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今日直言,来临的第15届大选希盟的头号敌人将会是国盟。 根据报道,陆兆福今日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列出国盟政府施政的“3大宗罪”后表明,来届大选希盟势必与国盟来场生死之战。 根据陆兆福,他力数国盟政府的“3大宗罪”如下: 1)国盟对国家而言,已构成巨大伤害。 2)如今的国盟内阁的主要领袖,都是一群背叛希盟的人。 3)国盟目前执政的理念主要是成立单一种族政府,所以这是非常坏的局面,因此希盟必须打倒国盟。 他也强调,希盟与国盟在来届大选完全没有任何可以合作空间,因为该党与希盟领袖都无法,更不可能再次与背叛希盟和出卖人民的政棍合作。 他说:“如果有了一次背叛的经验,那么当你要再次成立内阁时,这是完全没有信任度的,因为我们知道他们何时会再背叛你。” “所以,这是(希盟不可能与国盟合作的主要原因。” 至于国阵,陆兆福表明,目前国阵的定位尚未明确,即是否与会继续国盟在一起。 陆兆福也强调,至于国阵是否是希盟的敌人,那么这就必须取决于国阵的定位。 “如果是大选三角战对垒,那么希盟肯定要打倒国阵。” 此外,陆兆福也指出,希盟在当了22个月的政府就倒台后,希盟将会再次重新凝聚人民的支持。 “若我们没有办法喜来登政变,那么或许希盟仍会受很多批评,但在政变发生后,人民可比较国盟与希盟政府。” “这也可评估希盟是否变质,因此希盟在来届大选必须更有效地向人民讲解政治局势,确保我国有一个更稳定的未来。” “一直以来,我们都只是反对党,以课题攻击对手,例如国阵是盗贼、贪污腐败的政权,希盟是新的希望。” “在这两者之间,有着非常鲜明对立选择,目前已不是黑白分明,不只是要批评对方不好,我们也必须要让人民感受到希盟的好。”

尽管巫统在两周前的党代表大会决议,限在国盟内阁担任官职的巫统部长在今年8月前辞官,但向来与党主席阿末扎希不合的国阵前总秘书安努亚慕沙今日表明,自己不会听从党的指示辞官。根据报道,在慕尤丁领导的国盟内阁官拜联邦直辖区部长的安努亚直言,截止目前为止他仍然想为人民服务,因此目前并不存在辞职问题。也是巫统格底里国会议员的他表明,自己是在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见证下宣誓,因此他目前正在努力履行宣誓就职时所承诺的人民议程。他说:“我要强调的是,所谓政治论战和为民服务不应该沦为一谈。”“因为这也是为什么无论巫统内发生什么事,而且,我们是在元首见证下宣誓就职的政府角色中,所以我们必须专注在人民议程。他也强调,所有人民代议士必须采取同样的态度,此举是为了避免人民不会因党内政治问题而被忽略。他表示,马来西亚在当前严峻的形式下,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目前,人民可以享有平静,那是因为首相已表明他对政治争论不感兴趣。”“而且,首相也希望,所有部长专注执行工作以确保人民议程取得成功。”“我们在党按照章程进行党事务时,为了人民的利益,人民议程有很多挑战。”“因为我们还有很多工作,民生课题如失业、物价上涨、疫情后的问题,使我们专注为民服务的工作。”

1 min read

较早前,因为想要辞职但又不知要如何想雇主开口的一名19岁华裔少女,因为向雇主谎称确诊新冠肺炎后再涉篡改确诊报告,结果今天正式被警方逮捕了。 今天,来自依斯干达公主城警区主任祖凯里证实,警方是在昨天接获一名在士姑来的餐厅业雇主投报后,于昨日(6日)展开行动。 根据文告,警方是针对有关业者接获员工通过通讯手机应用程式Whatsapp发送一张确诊新冠肺炎的信函。 他表示,雇主为了要让所有员工检测新冠肺炎,而被逼关闭餐厅,并将12名员工送去进行检测。 结果,在检测报告出炉后,所有员工包括雇主在内结果皆呈阴性。 他说:“较后,雇主询问该名员工后,对方才坦承觉得自己不适合担任侍应生工作,为了不要去上班才撒谎。” “另一方面,这名华裔女青年是在本月5日才刚上班。” “目前,警方正援引刑事法典第420条文(欺骗)和刑事法典第468(为欺骗目的而伪造)条文调查此案。” “不仅如此,这名华裔女子已被警方扣留,而警方也会针对她申请延长扣留令。” 在上述条文下,一旦罪成,可面对监禁至少一年,最高10年,及鞭笞或罚款。 根据媒体报道,这名19岁华裔年轻女员工在咖啡馆上班一天就打算辞职,但是却向雇主谎称自己确诊冠病。 结果,雇主情急之下立刻宣布停业营业,较后马上安排所有员工进行冠病检测。 结果,在雇主发现有疑点追问之下,这名华裔女员工才坦承冠病检测报告是“P上去的”,此举简直让雇主傻眼。 这家位于士姑来五福城商圈的咖啡馆业者,事发后他将店家与女员工的WhatsApp对话内容上载到社交媒体,结果引起网民的热议。 业者基于严重影响业务,结果选择报警处理。

1 min read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目前被控47项控状,当中涉及他的慈善机构Yayasan Akalbudi的数百万令吉。今天,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今日揭露,在希盟执政时期,时任首相敦马哈迪曾向阿末扎希发出最后通牒,如果不解散巫统,那些涉贪的巫统领袖就会被提控。他是在接受《阳光日报》举办的在线节目上时表示,当时马哈迪警告给扎希两条路,即解散巫统、或面对贪污指控风险。他说:“当时,马哈迪开腔要求阿末扎希,一就是解散巫统及加入土团党”。“尽管如此,当时阿末扎希拒绝了马哈迪的解散巫统的要求,结果在10天后他就被法庭起诉了。”“那些对历史有兴趣者,应以开放心态钻研。”在4月1日,扎希声称有人要求他解散巫统,不过他的决定是不解散巫统,以致前路困难重重。此外,玛斯兰及其他前政府领导人也面对贪污指控,并指针对他们的法律诉讼是政治起诉。他说:“这是世界最不公正的起诉。”扎希是在2018年10月19日面对贪污及洗钱等超过40项罪名。根据原有控状,他涉及的是总额688万5300令吉20仙和30张支票,而修改后的控状涉及35张支票,总额为751万1250令吉20仙。控状显示,扎希涉嫌在2016年3月29日和7月15日,在吉隆坡武吉免登Fahrenheit 88购物中心内的Marhaba Enterprise私人有限公司洗黑钱,涉嫌非法收益交易,即指示钱币兑换商奥马阿里阿都拉把总值751万1250令吉20仙现款兑换成35张支票,交给Messrs Lewis & Co律师楼在马银行进行定期存款,而这是来自非法活动的收益。根据所有洗黑钱控状抵触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怖主义融资法令第4(1)(a)条文,一旦罪成,可在相同法令第4(1)条文下判刑,最高刑罚为15年监禁及罚款不超过非法收益5倍或500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1 min read

今天,前总检察长阿班迪针对“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在一则有关一马发展公司(1MDB)文章中诽谤他”的诉讼起诉诽谤案复审。然而,令人出乎预料的是,当起诉人阿班迪出庭供证时,他在庭上回忆2015年至2018年担任总检察长的经历时一度情绪失控而留下男儿泪。根据报道,今天该诉讼案正式迈入第3天的,当时阿班迪在回应其代表律师维斯瓦纳丹的问题时,突然一时之间控制不到自己的情绪失声大哭。根据《马新社》报道,当时阿班迪代表律师维斯瓦纳问到林吉祥的律师昨天挑起外国媒体针对一马公司丑闻的一篇新闻报道。当时,阿班迪回应指出,自己在担任总检察长期间,《纽约时报》在他2016年1月26日召开记者会后就立刻刊登有关报道。他表示,当年自己身为总检察长,还要兼任政府法律顾问和检察司的角色,因此他没太多时间阅读本地和外国的报纸。他透露,自己身为政府的法律顾问,不仅是联邦政府,同时也是大马所有州属的首席法律顾问。他说:“至于检察司的职位,全马各地都有数千份调查报告,我当然下放权力给我在各州的官员(去处理)。”“除了一些备受瞩目的案件,即涉及名人的案件。可想像我当时是多么的忙碌,我几乎不能请假。”“因为这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这肯定是一项重任,且影响了我的健康。”“因为这些压力,搞到我如今需要到国家心脏中心做检查。”他申诉,自己当年65岁才受委为总检察长,但他为了担任关职位做出了一些牺牲。“这不是份可享获退休金的职位。这是个合约性质的职位,我未获得退休金。”“感谢你允许我抒发情绪,因为我一直都避而不谈这些,民众谴责我。”“对不起,我无法继续(供证)。”随后,眼见阿班迪边说边落泪,其代表律师试图安抚他以让他平复情绪。之后,阿班迪也澄清,自己不曾游说担任总检察长一职。“我突然受委为总检察长时,我正担任一名联邦法院的法官,并准备退休。”在2019年7月5日,阿班迪入禀法庭起诉林吉祥诽谤。根据诉状,阿班迪指林吉祥在2019年5月6日撰写并在《当今大马》发表了一篇题为《以为大马迈向廉正是危险的谬论》的文章。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