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7, 2020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再今年2月希盟中央政府倒台国盟上台执政后,各州的政权也随着希盟的倒台而易手,霹雳也是其中一州之一。以土团党署理主席阿末费沙为主的霹州国盟政府,在背叛希盟选择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后,土团党和巫统的关系也多次传出闹出分裂的问题。如今,霹州国盟与盟友国阵分裂危机再度加剧了。根据网媒《透视大马》报道,一名巫统州议员正式向霹州务大臣阿末费沙在州议会上提呈不信任动议,以便测试这位大臣是否拥有足够的支持率。根据一封信函,来自霹州巫统孟加兰峇鲁区州议员阿都玛纳夫提呈不信任动议,在霹州议会测试阿末费沙在州内的支持率。根据报道,阿都玛纳夫是援引霹雳州议会常规第27(3)条文提呈动议,以确定积莪营州议员阿末费沙是否持有足够州议员的支持出任州务大臣。阿末费沙在今年曾在没有与巫统协商下,委任巫统高乌区州议员阿兹聂依布拉欣作为其政治秘书,进而加剧激怒巫统的怒火。随后,阿末费沙反驳霹雳巫统合谋逼宫他。目前,土团党在霹雳州只有5名州议员,巫统有25名州议员以及伊斯兰党有23名州议员。国盟在今年3月夺得霹州政权后,阿末费沙在随即再被委任为州务大臣。目前,霹雳议会共有59个州议席,当中国盟占8席、并获得国阵(25席)、民政党议员(1席)和独立州议员(1议席)的支持。至于,霹雳州的反对党则由24名州议员组成,分别是行动党(16人)、诚信党(5人)以及公正党(3人)。据知,霹雳州议会会议将于12月4日开始召开,预计将举行5天。

今天是国会下议院将对国盟政府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进行二度表决,尽管巫统是国盟政府的成员,但过去数星期都曾多次放话,如果国盟无法接纳巫统的2项财案建议,该党就不会支持财案。然而,在国会预料将在下午就会表决这份财案之际,向来被巫统领袖指责亲慕尤丁的国阵总秘书安努亚慕沙放话,指谁不支持财案的人就是“人民叛徒”。他今天在财案表决前夕,在其推特上写道:“国阵的所有国会议员都已表明立场,即支持这份财案,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份财案对人民极为重要。”“当国阵还是反对党时,我们也没有拒绝财案。”“况且,如果我们拒绝财案将造成国家不稳定,到时人民则成了受害者。”根据报道,安努亚慕沙在推特贴出一张巫统领袖,包括了他本身以及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以及森布隆国会议员兼外长希山慕丁在开会的照片。他也直言,在经过今天的财案表决之后,就可知道“谁是人民的叛徒”。“今天下午,我们就可以看到谁是人民叛徒…!”他透露,今天的财案表决只是政策阶段,还未进入修正内容环节,只要表决不获通过,便无法针对有关项目做出修正。“反对党说他们不完全反对财案,只是特定项目,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如大家今日应该让表决通过。”“因为目前我们只是政策决断,还没有进入修改阶段,如果不通过,就无法进行修正,很多人不明白。”昨天,巫统4大高层领袖曾会见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并预告他今天会有新宣布。

1 min read

在今年2月因为土团党主席慕尤丁的背叛,在辞去首相职务的马哈迪,从此就与他水火不容。然而,马哈迪今天在接受《Astro Awani》专访时就指出,就算他与慕尤丁政见不同,但身为政治领袖,理应在国难当前时携手合作。他今天抱持开放态度表明,自己不排除再度与慕尤丁合作的可能。访问中,马哈迪以英国工党及保守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为例指出,当时他们为了国家利益放下成见,并一同对抗德国纳粹的侵略。“要合作是有办法的,但我不需要说明那些重新跟他合作的方法是什么。”“我在想,在这充满挑战的当下,当我们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和经济衰退时,但我们需要减些政治角力,尤其政党政治,并以国家为重。那才是我们应该专注的事。”此外,马哈迪也揭露,在过去几个月前,国盟政府曾派人向他伸出橄榄枝,但他表明,自己不愿跟身在国盟的6名面对刑事提控的巫统领袖合作,所以他拒绝了相关献议。“他们尝试找过我,但我说条件必须正确的。因为他们想把我说得好像我加入了他们,但这是不对的方式,所以当我发现很多事情都不对。”“我要提的是,有一点是这个政府跟过去的纳吉政权差不多,用钱收买民意代表来推翻政府。”“我不能接受这种做法。他们说要成立国盟政府,并要求我领导。我拒绝了。”

昨天,来自东马沙巴的国家团结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因为被人揭发,指他提早结束居家隔离,还大摇大摆的若无其事赴国会,结果引来巨大风波。 在引起争议后,杰菲里吉丁岸曾出示一份由卫生官员所签署的信件,指他获得卫生部的批准提早结束隔离。 针对此事,卫生总监诺希山在记者会上表示,根据法令阐明,卫生官员有权谕令任何一位接触者,在已确定无危及公众的情况下,考虑让接触者提早放行。 他引述法令指出,卫生部官员可考虑允准提前结束14天隔离期的申请。 “根据1988年控制法令(342号法令)第15(1)条文阐明,一名卫生官员有权谕令任何接触者,在任何地点接受期限合理的观察,或进行观察至该名接触者就可被放行。” “所以,如果有提出缩短隔离期的申请,我们会加以考虑。” 根据《马新社》的报道,诺希山外进一步说明,大马的隔离标准作业程序的隔离期是14天,并会在隔离首天和第13天进行检测。 “如果需处理要事如参与考试,卫生部可考虑缩短此期限。” 另外,诺希山也表示,如果有隔离者申请提前结束隔离,当局将考量他们所提供的原因,并可能会在隔离第11或12天为他们进行检测。 “如果对方没有出现症状和身体状况良好,卫生部或许将予以放行。”

1 min read

最新一期由国际透明组织在2019年7月到2020年6月的民意调查出炉,根据这份民调显示,在大马有绝大多数的国人认为,在国盟政府的执政下,国内的未来数年的贪污问题会持续攀升。根据这项名为“2020年亚洲之全球贪污晴雨表”的民调,这次参与访问的一共覆盖17个国家和涉及2万名参与者。而民调发现,多达71%的大马人民认为,政府的贪污问题日渐严重。今天,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发文告指出,比起警方的30%,在马来西亚人眼中,国会有大约36%国人认为比警方更贪污。至于政府官员方面,多达28%民众认为,涉嫌贪污排名最高的公共机构。“所有的公共机构、国会、警方以及政府办事处显示,在贪污印象中高居榜首,分别占36%、30%和28%。”另一方面,多达36%的国人认为,国会议员会越变越腐败,另外有39%的人则认为贪污问题会持续攀升。根据民调,尽管调查发现国人对政府有着负面印象,但仍有67%的人认可政府为打击贪污付出的努力。这段过去1年的期间,大马在经历过政权更替,先是推动反贪运动的希盟执政,然后由国盟取而代之,再由多宗丑闻缠身的巫统是成员党之一。根据报道,这或许解释了何以这项民调会显示,多达67%受访者认为,政府在打击贪污方面做得不错。大马国际透明组织主席莫哈末莫汉表示:““执法机构如反贪会采取基进措施,国家施政、廉正及反贪中心(GIACC)和NACP也推出不错的政策,所以调查的反应还算正面。”尽管如此,根据调查显示,仅有7%的国人曾因为投票而受贿,只占亚洲平均指数的一半。此外,该机构也发现,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国家中,有多大39%的印度在过去12个月中,认为公共服务用户有贿赂的行为。反观,马尔代夫和日本的贿赂是最低的国家,仅有2%。虽然在这项调查中有正面的回响,但也反映人民对政治深根蒂固的印象。“尽管之前希盟曾推动廉政治理,而公众对于国家反贪计划(NACP)也有信心,但是在新任政府执政后,关键在于执行力,而且非常缓慢。”“所以,普遍而言,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要走。虽然反贪会追查公务员,但更重要的是,民众希望那些大人物的案件可以结案,而且处以判刑。”“但是,至于最近的政治人物和他们的官员时,民调显示马来西亚人的期望指数则略有下降。”“这很可能与政治不稳定、政党跳槽、各种金钱政治的指控,以及政治人物涉及贪腐丑闻有关。”“如果,政府希望改善它在人民心中的形象,则需要付诸行动。”他认为,政府需要执行和落实NACP,但不要拖延或U转,不要修订和稀释内容。“警察独立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也是如此。”他补充,如果马来西亚要以廉政而非贪污为名,政府就需要拿出强大的政治意愿推动。在2018年希盟执政期间,多名政治领袖陆续被控,前首相纳吉涉贪案就是其一,甚至在今年7月,纳吉获判SRC案七项罪名成立,入狱合共72年与罚款2亿1000万令吉。尽管如此,由于所有监禁刑期将同时执行,那意味着纳吉若上诉失败,则最多只需入狱12年。此外,目前还有涉贪案的政治人物包括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总秘书东姑安南和前沙巴首长慕沙阿曼。

明天就是国会表决财案的时刻了,就在这个关键性的时刻,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今天开腔向所有国会议员喊话了。今天,诺希山在召开记者会时表示,针对这份国盟政府的2021年财政预算,他希望所有国会议员能够顾及人民利益,并能够在财案表决环节中作出“明智投票”。他指出,所有卫生部都希望,国会议员“能够为了人民福祉与国家对抗新冠肺炎疫情,能够用智慧来投票”。他说:“卫生部深信,他们(国会议员)必定清楚知道,目前国家正在面对疫情和经济的状况。“所以我们希望,他们能够明智投票。”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曾在日前说过,如果国盟政府所提呈的财案在国会下议院闯关失败的话,那么恐怕会影响前线人员和公务员的薪资。明天的2021年财案表决,将成为慕尤丁政府的终极考验,因为在西敏寺制度下,一旦财案无法闯关,这表示政府必须下台。

1 min read

明天预料国会下议院将会进行第一轮财案表决之际,前青体部长兼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在此时竟会晤前首相纳吉共商财案事宜,此举耐人寻味。 根据报道,今天赛沙迪在其推特上,贴出与纳吉的合照后并写道,自称自己是跨党派合作的中坚分子。 他表示,自己在担任青体部长时期,曾为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法案与纳吉合作过,现在又能同桌商讨2021年财案。 他直言:“大马就是需要发扬跨党派合作文化。为了国家利益坐在一起没有错,大马优先!” 他透露,他们两人今天的会面时讨论了不少课题,当中包括公积金、贷款缓还措施延长和特别事务局拨款和大学生福利等等。 此外,他也代表统民党(MUDA)表示,他们的责任其会晤任何政党的国会议员,目的就是为了政治工作。 他说:“我搁下政治的自我中心,为国家寻找最好的出路。” 尽管如此,在贴文中赛沙迪也无说明会否支持财案,仅是要求网民留言表明支持与否的立场。 较后,纳吉也在社交媒体贴出上述会晤的照片,同时简短写道:“今日家有访客,双方互相交流意见。” 其实,昨天赛沙迪也同时在国会里会晤了多党领袖,比如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组织秘书陆兆福、前首相马哈迪、人力资源部长沙拉瓦南等等。 他表示,自己与任何议员交流或会面都无问题,更指若有巫统或伊党成员愿意,他肯定跟他们会晤。

尽管预料国会下议院将在明天(26日)表决2021年财案,但有报道指出,也有可能国会明天不会表决财案,而是改期至下周才表决。 然而就在此时,今天巫统4个高层领袖会见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后宣布,希望扎夫鲁明天会有新宣布。 根据报道,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今天在推文发帖文表示,自己与另外3名巫统领袖今天在国会大厦会晤扎夫鲁。 根据照片显示,这次的会者除了有扎夫鲁及阿末玛斯兰本人之外,当中还有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与亚娄国会议员沙希旦。 玛斯兰在推文中写道,今天双方在会面上谈及巫统的两项财案建议。 一是自动延长缓还贷款措施,另外是扩大雇员公积金第一户口提款政策。 “所以,我们就等他在周四的宣布。希望会有好消息。”

明天就是周四是2021年财政预算案表决的关键时刻,今晚前首相兼浮罗交怡国会议员马哈迪代表其领导的国家斗士党正式宣布,他们表明拒绝支持2021年财政预算案。他今天在其部落格撰文指出,自己是基于秉持为民服务责任,所以才会拒绝这份财案。他在文告表示,如果明天的财案不获得通过,首先将会发生2件事。1)证明政府失去合法性,因为没有足够的多数议员支持通过预算案。“在发生这种情况时,如果首相是有尊严,他应该辞职。”2)在正常情况下,可以建议国家元首解散国会。他说:“依目前情况来看,国家受到疫情冲击,以沙巴州选举的经验来看,举行全国大选不是一种好的选择,即使当选了也会带来巨大伤害。”“所以,目前我们可以考虑的情况是,通过现有的国会议员来拥戴多数议员支持的人来出任首相。”“所以,若元首陛下同意获得多数议员支持的人,那么那个人就可以被推举为首相,并且任职到本届届满,即举行第15届全国大选。“这样就可以确保新政府具有合法性,不会像后门政府那样备受质疑。”此外,敦马也表明,一旦新政府成立,到时就可以提出新财政预算案,或采用被否决的进行修正。“所有这些工作可以在国会特别会议上完成,并且不会花费长时间。”有鉴于此,马哈迪说,他与其同僚本着为民服务的责任和信任,将会否决2021年财案。另一方面,马哈迪也派定心丸表示,就算明天的财案不获得通过,但公务员与前线人员的薪金、津贴和退休金,或对人民的援助也不会受到影响。他以以1999年全国大选为例,当年在10月提呈2000年财政预算案,还没在国会辩论,国会就在11月解散,并举行第10届全国大选。大选之后,新政府还是获得了国会下议院的批准,让政府支出两至三个月的提前拨款,同时在2000年2月举行特别财案国会会议。目前,国盟政府拥有112名国会议员,在野党有108人。

教育部所谓的制度化拨款,对母语教育并不公平,淡小拨款相比起2020年财案减少了2002万令吉,华教拨款则少了7388万令吉,各类型宗教学校拨款也同样遭到削减,而独中再次被排除在制度外。 教育部昨日公布明年起将以学校数量为基础来分配拨款,让全国1万223间学校平分6亿2000万令吉,使得母语教育的拨款出现下滑。 仅以学校数量这一项准则作为考量点,而未考虑到各源流学校面对的问题、设备、及最关键的学生人数因素,即不公平也不全面。 在这个新制度下,华教方面仅有华小拨款出现增加,获得7407万令吉。 至于华中的拨款从2020年财案的2000万令吉减至411万令吉,即减少了1589万令吉或79.45%,而教会学校从5000万令吉减至2094万令吉,即减少了2906万令吉或58%,拨款减少的幅度令人咋舌。 以学校数量来进行分配,听起来好像很公平,但是对于我国74所华中而言,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国华中数量不多,但是每一间学校的学生人数却都近乎爆满,但他们却只能跟其他学校一样拿到相同数额的平均拨款,这样真的公平吗? 至于独中则再次被排在拨款体制外,从2020年财案的1500万拨款,于2021年财案变为0拨款,而搬迁增建华小的2000万令吉、水电及排污费1200万令吉及三所民办大学,即南方、新纪元和韩江的600万令吉拨款也通通被取消。 发展开销增38% 华教拨款减42% 这意味着,2021年财案的华教拨款9912万令吉,相比起2020年财案的1亿7300万令吉,少了7388万令吉! 当全国的发展开销拨款,从2020年的500亿令吉(修定后),增加到2021年的690亿令吉,增幅为38%时,华教拨款却不增反减,少了7388万令吉或42%。 在新制度下,华小拨款有所增长固然是好事,可是搬迁增建华小及水电及排污费拨款却被取消,华小所得拨款其实是变相在减少。 而其他种类学校拨款也都是不增反减,华中、淡小、教会学校等的拨款都大幅度下降,其中华中拨款降幅为79.45%,令人难以接受。 至于独中,则再次被政府排除在外,不获任何拨款。 为什么不是各校的拨款都获得增加呢? 仅仅以华小拨款有所增长,就断定新制度是个好制度,是在以偏盖全。 这项所谓的公平制度,仅以学校数量来进行平分,却未考虑到各源流学校面对的问题、设备、及最关键的学生人数因素,就已为各校设下拨款上限,即不公平也不全面,变相在歧视各源流学校。 在这种变相歧视之下,如果有人还认为新制度是合理而公平,是做到了一视同仁,那根本是在自欺欺人,在意图漂白国盟政府的做法,准备成为马华的帮凶,助纣为虐。 林冠英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