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5,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1 min read

昨天,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谕令国盟政府必须尽快召开国会,但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却捍卫政府的决定,即在9月召开国会的决定是没错的。 他今天针对陛下的谕令表明,国盟政府早前计划的9月的决定是可被接受,而且他也认为,到了9月才处理国家危机问题尚未算太迟。 “首相有权力在经过国家元首同意下,决定召开国会的日期。” “因为按照宪法,(首相)他有权利召开国会。而且,事实上他也合理地说明为何相关时间表是合适的。” “然而,(重开国会)的其中一个原因是高企的新冠病毒确诊数字。至于国会,我们会在稍后定夺议会召开的日期。” “当中包括冠病例的数据等,因此国会方面,我们就等开议日期确定下来。” 数天前,慕尤丁曾指出,按照政府的最新复苏计划,国会预料会在9月或10月复会,而且要遵守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SOP)。 昨天,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周三与马来统治者开会后表示,应该尽早召开国会,以让国会议员辩论紧急状态令和国家复苏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马来统治者也在较后表明,支持国家元首的谕令,要求政府立刻重开开议,同时他们也认为,各州议会一样应尽快开议。 但是,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却辩称,国家元首在文告中只提到“国会需尽快开议”,但没说明国会需要在哪个月份开会,因此9月开国会也符合元首的建议。

今天,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将与各州统治者召开特别会议,以商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和紧急状态的各种措施。 就在此时,巫统话望生国会东姑拉沙里公开向统治者喊话,呼吁找出有能力的领导者,以带领国家走出经济和公共卫生危机,并促撤换慕尤丁的相位。 他今日发文告表明,根据联邦宪法阐述,在国家当前的危机情况,马来统治者有责任找出“有能力的领导”。 “国家存亡之时,统治者肩负重要的宪赋责任。国家元首是受(马来)统治者推举的代表,而该责任是在宣誓就任时所产生的。” “(国家元首)的考量需超脱私利、政党政治及个人考量,以便觅找有能力的领袖。该领袖需有愿景,且深入掌握现有的形势,以便领导政府及带领人民走出现有的情况。” 尽管如此,姑里的文告并无明确提出特定的国家危机解方,不过隐约透露召开国会不能解决既有的危机。 他表示,目前国会下议院有缺陷,而且如今的执政党掌握多数议席并不明朗,再加上一些国会议员也有“金钱利益纠葛”,因此他认为,国家必须又一个能者来领导。 “按照《1952年国会(权力及特权)法令》应该予以解职,相当多的议员有违选举付托,违反宪法,形同欺诈。” “不管是宪法或是其他法律,目前都没有任何解方,能处理这样的缺陷。” 他认为,马来西亚面临多重危机,经济面临崩溃,食物、医疗和安全等基本供应和设施也陷入困境。 “我们要么应难而上,解决这项危机;抑或遭击败而倒下。领导攸关国家存亡及人民的福祉。历史上有很多失败的领导例子。我们不能失败。” 对此,姑里表明,国家元首应当挑选有能力、愿景和深入了解当下情况之人来领导政府,协助人民解决目前面对的糟糕状况。 他也强调,国家的走向和人民福祉都是由领袖来决定,而我国现阶段不容许有失败的可能。 “这个责任需要选出一个没有个人利益、政党或是个人考量的领袖。这个领袖必须有能力、愿景和深入了解现况,以领导一个能够协助我们解决人民现在遭遇糟糕事态的政府。” “我国的宪法和各个机构并不是在类似目前的状况下建立,而现有机构能否解决现有的情况让人存疑,而当下的领导素质都被打上问号。” 他提及,国会作为宪法下授权最终决定来从代议士中挑选首相人选的机构,目前存在三大缺陷。 “这包括有部分国会议员存在金钱利益,根据1952年国会法令已经失去资格,导致国会未能全面运作。” “而且,目前属于停摆状态,且没有人拥有可以决断的多数支持;部分议员在选举上并没有依据宪法,而这是对于宪法的欺骗。” “联邦宪法或是任何法律内没有条文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人民的不满逐渐加剧,即使他们现在没有提出。” “这个沉默的群体反映了人民对于领袖失去信心,我们不应让这个情况蔓延开来。”...

1 min read

一名来自国内的一所私立大学医大学生今日申诉,指自己因为还未获得通知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结果被校方当场请出考场禁止她参与考试。 根据报道,这位名为聂法拉依丽莎的医系大学生今日在大马伊斯兰消费人协会前往十五碑警局报案,并声称自己被校方以“未接种疫苗”为由禁止她参加考试 这名22岁的聂法拉依丽莎在报警后,在警局外与前巫统最高理事会洛曼和 大马穆斯林消费者协会(PPIM)主席拿督纳兹因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作出上述指控。 她表示,自己在较早前已告知校方,身为医学系学生的她其实是不想接种疫苗。 “然而,大学坚持让我接种疫苗。” “于是,我在被大学逼迫下,最终同意接种我选择的品牌的疫苗,并安排在4月份将我的决定告知了大学。” 尽管如此,聂法拉依丽莎表示,截至6月8日的检查日期,她依然无法获得疫苗的预约日期。 她说:“截至6月8日至9日的考试日期,我更无法预约接种疫苗的日期。” “结果,大学禁止我参加重要考试并要求我离开考场。” 根据聂法拉依丽莎,她声称自己虽然曾提出单独参加考试的上诉,但她的请求被校方拒绝了。 因此,她今天前往前往十五碑警局报案。 另一方面,大马穆斯林消费者协会主席拿督纳兹也敦促警方彻底调查这起事件。 他说:“这是一名医学生,她也了解疫苗的利弊。因此,当她拒绝接种疫苗时,她自己会明白所面对的风险。” 他也指出,大学不应该强迫学生,而应该教育他们,友好地向他们解释。 “为什么他们要为难学生很?她有未来,将来可以为国家做出贡献,”

1 min read

上个月因为在轻快铁意外被指控出言不逊而被财政部革除国家基建公司主席的达祖丁,他今日放话将揪出那些破坏其名声的人士。 根据报道,达祖丁今日表明,他对于自己被外界批评与讥讽感到极度不满,并扬言将起诉损害其声誉的人。 他控诉,基于网上流传的报道和视频不实,且没有完整呈现在5月25日记者会实际情形,此举有意破坏其声誉之嫌。 他直言:“我在全马人面前受尽羞辱,仿佛我是无能、不敏感、种族主义、不遵照SOP的领袖,甚至有人发动联署要我辞职。” “而且,这些全都是有攻击意图,甚至有人藉机报警。” “这对我根本就不公平,有一天我会找出究竟是谁声罪致讨,然后依据法律采取行动对付他们。” 他表示,自己未召开记者会以前就对轻快铁意外事故感到难过。 他也透露,当时国家基建公司也已经立即召开会议,为伤者承担医药费,并且愿意为这起意外事故而失业的人提供特别援助金。 “因此,不关心伤者说法不正确,我挑战他们重看记者会视频,然后证明我如何表现得麻木不仁。” “难道我开一点玩笑,形容两个相撞列车是在相吻,他们就依此说我不关心、不敏感吗?” “而且,了解我的人清楚我的为人,但不了解我的人操弄课题,似乎有政治议程,要诋毁我的声誉。” 不仅如此,达祖丁还表示,自己不会因为遭革除国家基建公司主席职而怀恨在心。 他直言,自己在政坛多年,在1987年曾遭援引《内安法令》逮捕、1995年遭巫统开除,早已习以为常。 “因此。这对我而言并不成问题,我也不会怀恨在心,因为我的立场是“有理故而勇猛,让时间来证明真相。” 上个月,达祖丁因为在召开记者会时的言行掀起争议,他也没有根据防疫规定戴口罩,而只是带上透明的面罩,以及戏称发生事故的两辆列车“只是相吻而已”。 较后,逾11万网民联署要求达祖丁辞职,财政部在5月26日宣布革除达祖丁的国家基建公司主席职务。

自从我国在2019年开始扣留一些通过非法入境的罗兴亚难民后,大马移民局总监凯鲁今日透露,在这3年内政府一共扣押了1998名难民, 根据报道,凯鲁直言,基于截止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愿意收留这些难民,因此导致我国政府以无法强迫方式遣返这些罗兴亚难民。 “这是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缅甸)愿意接受这个群体。” 他也透露,这也意味着罗兴亚人会继续视大马为他们逃离缅甸的首选目的地,因为每个国家都不愿收留来自我国的罗兴亚难民,为此移民局无法将他们驱逐出境。 “自2019年,所有被扣留的罗兴亚难民,都被关押在全国各地的移民局扣留营。 “截止目前为止,我们的移民局扣留营有1998名难民。” 他表示,所有被关押在移民局扣留营的罗兴亚难民,不会被遣返至缅甸因为缅甸不愿意接收这些人。 此外,他也透露,如果非法移工遣返计划及漂白计划能延长至年底,将会有更多非法移民在该计划下被遣返,目前已将近10万非法移民遣返回国。 “这是由于新冠疫情和国家封锁已阻碍了现有申请的处理,移民局需要更多的时间,因此延长是必要的。” “因此,随着时间的延长,我们预计会有更多的无证移民接受回国的提议了。” “而且,我们也希望雇主能占用额外的时间为他们的移工登记,给他们一份合法的文件。” “截至目前,接受遣返提议的9万7892名非法移民中,8万0284人已经返国,其余的人等待离开的时间。”

1 min read

财政部长扎夫鲁去年11月承诺的15万台免费手提电脑,截止今年6月5日,只派了1万2887台或8.6%。 国家冠病免疫计划协调部长凯里三月承诺,教师将优先列入第二阶段的接种疫苗计划当中。 截至6月5日,只有7万名隶属于教育部的教师,或只有16.2%已经接种。其余83.8%的教师要何时接种呢? 隶属其他管理单位的国家学民办宗教学校、州立宗教学校、玛拉初级学院、皇家军事学院、私立学校、国际学校、私人宗教学校、华文独中等的教师,又要等到何时才能接种? 我们有8万9696名教师,在私人领域或由政府其他单位所管理的学校执教。 我们也有3万1626名学术人员在政府大学服务,他们是否将优先列入第二阶段的接种疫苗计划当中? 15万台手提电脑是否能及时下放,将决定居家学习的教学质量,对于B40家庭的学子更为重要。 是否能及时为教师接种,则是打造一个安全教学环境的关键,如今,第四阶段的接种计划将于6月16日开始,然而至今仍有近84%的教师,仍未获接种。 国盟执政下,教育部一分为二,即教育部和高教部。部长也从1正1副,增加至2正3副。 纵使许多职务已经由高教部分担,我们的教育部长和2名副部长,依然无法照顾好中小学师生的安全与福利。 不仅没有监督学校接种疫苗计划的落实进度,也无法确保15万台手提电脑如期发放。 真是“领白薪”和“失灵政府”的典型例子。 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

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正式从今日起至周五,将会分批召见各政党党魁而引起外界的关注。 根据《阳光日报》引述一名不愿具名的消息透露,陛下与各政党党魁会面,也有可能与组织联合政府有关,直至国会于2023年到期为止。 就在此时,尽管已在去年因为首相人选课题而难道的前首相敦马哈廸与公正党主席安华,但斗士党今日证实,他们两人已在觐见陛下之前曾通过电话。 根据报道,斗士党总秘书马祖基证实了此事,并透露是安华致电给敦马。 他强调,两人不是讨论任何有关合作课题,而仅是咨询敦马意见要如何抗疫。 他说:“是的,两人曾通电话的时候是在开斋节期间,他们就彼此问好。” “我还知道,是安华有问敦马现在要怎么做,给他一些意见。” 至于所谓的“怎么做”,玛祖基表明,是安华询问敦马要如何对抗新冠肺炎疫情。 另外,他呢不愿针对元首接见党领袖事件做出诸多揣测。 尽管如此,他相信陛下这次与各政党党魁会面并不是要他们表态支持谁当首相人选的平台。 “因为斗士党从未针对此事而与公正党或希盟合作课题有任何讨论,而且我们也不会有合作关系。” 另外,一名不愿具名的公正党领袖也证实,该党主席曾在上个月29日的最高理事会会议上向党员透露,马哈廸曾在5月28日致电给他。 他说:“是的,安华曾告知敦马有打电话给他,但他们只是互相问候而已,当中并无透露对话详情。” 此外,另一名公正党领袖则表明,最高元首在这时候召见各政党党魁相信是要聆听该党领袖针对抗疫的建议。 他则认为,若国盟政府在紧急状态期间仍没有能力解决疫情,反而确诊病例高企不下,那么元首在联邦宪法下被赋予权力 他还说:“另有一种做法是,我们可以组成联合政府,同时把反对党议员纳入内阁。” 尽管如此,这名消息人士表明,希盟是不会支持联合政府的这个做法。 “因为希盟不想半途被国盟政府拖下水。” 根据《阳光日报》引述消息透露,陛下将在会面中提起3个,即新冠肺炎疫情的最新进展、紧急状态和召开国会的课题。 消息也表示,按照目前的逻辑,这是3个对国家非常重要的课题再加上紧急状态将在8月1日就结束。...

1 min read

较早前,大部分消费者都一致投诉国内的食用油突然大幅度涨价,但原产业部长凯鲁丁与副贸易部部长罗索华希则认为,国人大可改为使用包装油。 当中,凯鲁丁更捍卫政府涨价的举动,并表明M40和T20群体过去一直已享受者便宜的食用油,反观小园主付出血汗后却换来微薄的收入,因此这次涨价属合情合理。 针对此事,在希盟执政时期担任国內贸易及消费人事务的前部长赛夫丁纳苏丁今日向两位正副部长开炮,指大马是身为世界最大的棕油出产国的国家但涨幅却超过100%,他直呼“不合理”。 他今天发表文告呼吁国盟政府,以补贴食用油方式以便人民不会受到食用油价格上涨而造成负担。 他指出,由于成本限制而无法制定政策,折中办法就是实行“一次性”的补贴,既可以立即降低食用油的价格,而不会为人民造成负担。 对此,赛夫丁建议政府,对棕油实行两个级别定价届时食用油会比较便宜。 “此举不仅没有补贴的食用油会便宜,而且政府承担的补贴也会减少。” “我认为,这个提议是合理,为了达到700亿令吉的出口额,100万吨的油棕用于此目的,2000万吨棕油出口。” 他也以2019年12月的价格和如今的相比表示,超过100%的涨幅是不合理,政府应立即采取行动。 赛夫丁也认为,政府可以通过价格控制及反暴力法令来限制食用油涨价。 他强调,B40和M40群体受到疫情影响最大,失业率造成此群体的消费能力下降,而且他们每月收支有40%是用于购买日常用品。 “当商品价格上涨时,此群体所承受的经济压力自然会更重,这就是为何政府需要急迫解决食用油上涨的问题。” 他直言,马来西亚是世界做大油棕出口国之一,出口2700万吨棕油,100万吨用于本地消费特别是食用油用途。 “在这100万吨宗,补贴约70吨的食用油,剩下30万吨是无补贴的食用油。” 他也解释,市场上要辨认补贴食用油很容易,1公斤的塑料包装固定价格为2令吉50仙。 “政府每年拨款补贴费为4亿令吉,1公斤或5公斤的瓶装或超过1公斤塑料包装食用油是没有补贴。” “正是这种食用油出现异常的价格上涨,才会引起人们的不安和愤怒。 近期,消费者投诉食用油大幅度涨价,但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则认为,精炼棕油价格飙高下,5公斤瓶装食用油目前要价30令吉属合理。 昨天,凯鲁丁指出,基于原棕油(MSM)现有平均价格介于每吨4000令吉至4500令吉,而精炼棕油的价格更增至每吨5000令吉左右。 因此,工厂产出的食用油价格也处于每公斤4令吉50仙至5令吉之间。...

国会反对党领袖料公正党主席安华在觐见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近一小时后,他在步出王宫时透露,自己已向陛下提及立刻终止紧急状态的情愿。 根据报道,安华也认为,基于新冠肺炎疫情日渐严重,因此任何关于组织新政府一事并不是现在应提及的课题。 他说:“这不是现在谈(组新政府)的时候,因为在紧急状态下人民会继续受苦” 他表示,自从国家颁布紧急状态后造成了经济损失,这对人民,尤其是穷人来说很难生活。 “这只会给国家造成损失而已,因此紧急状态必须立刻终止,别将紧急状态延长至8月1日以后。” “所有(防疫)措施并不需要紧急状态,因此我们恳请元首设法终结(紧急状态)。” “无论如何,元首表明他必须遵循宪法精神,依照首相的劝告行事。” 他也重申,元首在数个月前已同意在紧急状态期间召开国会,惟需待首相择订日期。 安华也表示,召见乃是元首的权力,但根据他刚才与陛下的交流,元首是想要开放地聆听不同的意见。 此外,安华也透露,他跟元首会晤时也谈到国家现况、人民与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等课题。 他是在今日上午10时35分抵达国家王宫觐见国家元首,并在早上11时50分离开耗时逾1小时。 随着安华已接见国家元首,接下来陛下将召见的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据知他会在今日下午将进宫觐见。

1 min read

较早前,公青团长阿克玛在公青团大会中主张,建议希盟在来届大选中统一使用公正党标志,以凝聚力量及恢复人民的信心。 结果,公青团的这项提议引起希盟成员党—行动党的抨击,当中该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和社青团长李存孝反对。 当中,陆兆福认为,希盟成员早已在此事上取得普遍共识(general understanding),现在不是讨论第15届大选政党上阵的标志的合适时机。 至于社青团长李存孝,他认为这项建议本身是违背希盟成员党及选民,因此社青团不能接受如此分裂联盟团结的献议。 值得一提的是,一名希盟支持者名为法汉的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对希盟内讧一事感到失望。 针对此事,诚信党今日警告希盟成员及支持者,不能再为公青团提议在下届大选使用公正党标志上阵一事而争论不休进而引发分歧。 诚信党宣传主任卡立沙末今日在推特上发文直言,一个联盟应致力于重建其优势,因此他认为,现阶段希盟成员党不能够为了上阵大选标志一事而争执。 他直言,希盟不属于前首相敦马哈迪或希盟主席拿督斯里安华的。 他写道:“希盟成员党不应仅剑指本身的标志和表现,相反地,我们应该建立团结一致,致力于宣传希盟的优势。” 他也指出,当初人民投选希盟是因为要推翻腐败的国阵,诉求一个干净的政府,因此希盟在现阶段团结一致,不能因为上阵大选一事而争论不休。 “希盟不是敦马或安华的,希盟是属于我们大家,所有欲打倒国阵诉求干净政府的。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