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30,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1 min read

由于政府在5周前宣布开放允许跨州越县后,如今卫生部长凯里证实,为了第四波新冠肺炎疫情,卫生部不排除启动“B计划”。 根据凯里,他今日解释,所谓的“B计划”是完成加强针,才属于完整接种新冠疫苗,因为目前新冠疫苗加强针接种率低。 他指出,卫生部不排除启动“B计划”,将“完成接种”的定义改为完成接种加强针,才属于完整接种新冠疫苗。 “由于新冠疫苗加强针接种率偏低,该部为预防新一波冠病疫情,已拟定“B计划”。” 他也表示,“B计划”涵盖修改“完成接种”(fully vaccinated)的定义。 “我无法排除任何的可能性。我必须将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纳入考量。” “第一,我们可说服、鼓励和恳求(来改善加强针接种率),这是现阶段我们采取的措施。” “第二,我们可将接种加强针作为一个条件,即除非你已接种加强针,否则不会被视为已完成接种新冠疫苗者。” “因此,这就是卫生部的‘B计划’。” 凯里也希望,新冠疫苗加强针接种率提高,将有可能形成自然生产免疫力(natural immunity),如同常见的感冒。 “但是,我们还不知道届时的情况,尤其是未知的新变异毒株。” 他表示,如果医学对于抗击冠病无新的突破,每年接种一剂新冠疫苗,很可能成为常态,如同流感疫苗。 “但是,我还不知道,且没有人知道。” 此外,凯里也指出,随着人潮流动率已经回到疫情前的水平,而病毒传播率必须大幅度降低,因此他能预防,下个月爆发病例激增、医疗体系再次紧绷的问题。 他也批评,部分群体认为人们无需再对冠病病毒保持警惕是错误的观念,而欧洲多个国家在取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后,疫情也迅速恶化。 “国内的人潮流动率已经回到疫情前的水平,这是令人担忧的,因为在过去2个星期,医院的病床使用率都超过50%。” “我们的人潮已经回到疫情前的水平,人们移动的频率就如去年3月之前的水平。 “国家疫苗接种计划是成功的,但一些群体如今认为已经不需要保持警惕。”...

两天前,由于国盟在马六甲州选中惨败,上阵28议席仅拿下得2席,进而导致在社交媒体上流传一份由土团党最高理事莫哈末礼端署名,要求党“3人帮”领袖辞职谢罪的声明。 根据该声明中,“礼端”向党内3领袖,即国盟兼团结党主席慕尤丁、总秘书韩沙再努丁和妇女组副主席玛丝,点名要他们三人辞职,以示为马六甲州选失利负责。 此外,假声明称用错策略该假声明也宣称,国盟在马六甲州选的耻辱性失败,显示人民不欢迎该联盟目前的策略。 “国盟需要心胸宽广的领袖,包括愿意和希盟或国阵合作。” “使用慕尤丁作为‘看板’是个大错,宣布一名跳槽的国会议员为首长人选是国盟的愚蠢错误。” 针对此事,莫哈末礼端今日严正否认此事。 根据莫哈末礼端,他发表文告澄清那份声明纯属捏造,并形容这是“造谣者的离间计”。 “社群媒体上广传一封有我署名的声明,要求3人为国盟在马六甲的失利负责。” “我严正否认发出过这份声明。” “这份诽谤声明是那些绝望和沮丧的人所为,企图恶意分裂团结党的领导层。” 在刚结束的马六甲州选中,国阵赢得21席,其中巫统18席、马华2席、国大党1席;希盟则赢得5席。 国盟只靠土团党候选人赢得2席,伊党和民政党在此次州选中全军覆没。

1 min read

自从我国从上个月宣布放宽行动管制,开始允许国人跨州越县后,卫生部长凯里今日坦承,大马爆发第四波新冠肺炎疫情的征兆已非常明显。 为了不让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再爆发,尽尽管已经不起再次全面封锁,但为了应对另一波疫情,凯里表明,卫生部将会在这一两周内宣布在疫情严峻地区落实“高风险警惕系统”(Sistem Amaran Risiko Tinggi)措施。 他表示,卫生部计划在这些地区开始落实最新的警报措施,进一步收紧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 他说:“截止目前为止,我国的各州已进入复苏计划第四阶段,因此在该计划下,没有阶段倒退这回事。” “所以,卫生部会建议在疫情较为严峻的地区采取'高风险警惕系统'应对措施。” 他进一步解释,卫生部令落实该措施的地区,是会在某些方面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将会收紧,以加强抗疫。 “随着大马抗疫情况到了临界点,因此人民必须改变心态和行为,阻止第四波疫情的到来。” 凯里坦承,一旦错过了眼前改变时机,那么大马将会再度出现疫情高峰。 “这是因为执法人员无法每天安排人手到社区展开取缔行动,如对违例民众开罚单,毕竟大家还有其他工作,而抗疫是否凑效,始终取决于人民的态度。” “所以,再卫生部敲向警钟后,如果人民选择听不到、不愿作出改变,那我们想要避免的依然会发生。” “到时候,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将会恶化,确诊、重症和死亡病例会随之上升。” 他直言,尽管很多人对他一再重复警惕民众的言论感到厌倦,但目前不少国家面对疫情反弹,正是因为行动过于自由、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太宽松。 “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以刚结束的马六甲州选为例,卫生部也有向我党主席开出违例罚单,有人问我真的要这样做吗?我说执法单位必须一视同仁。” 他也强调,虽然目前大马的医疗体系还未濒临崩溃,但根据观察,大马已出现相关征兆。 他举例表示,在此之前我国迎来疫情高峰期,其实从去年杪的征兆已可预见,果然成真了。 “如今,我们也看到类似征兆,而且非常明显,因为开放更多经济领域同时带来风险,最近国内单日确诊病例有上升趋势。” “如果这种趋势持续下去,我们不得不增加危重治疗的床位,如加护病床,以及需要氧气供应治疗患者。”...

由巫统主席阿末扎希领导的国阵阵营在昨天以狂风扫落叶之势横扫第15届马六甲州选28议席的21个议席,并成功以超过三分之二的优势重掌甲州政府。 相反的,在上届509大选靠着“吹反风”执政的希望联盟,在昨晚的州选中彻底惨败,仅靠行动党的4议席,和诚信党的1议席共拿下5席。 根据报道,国阵能够在这场压倒性的胜利,可说是在上届大选后最具深远意义的选举,同时也是下届大选的重大借镜。 根据网媒分析,在本次州选中的最大赢家分别是前首相纳吉和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而沦为最大输家的有3人,他们分别是公正党主席安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以及巫统叛将依德利斯哈仑。 以下是网媒经过昨晚的州选进行了一项分析 大赢家:纳吉与阿末扎希 随人纳吉和阿末扎希双双贪腐官司缠身,但国阵分别在去年的沙巴州选和刚落幕的马六甲州选连创佳绩,显示这两名政治领袖开始摆脱贪污恶名,重新获得选民的欢迎。 虽然积极助选的纳吉遭法庭定罪,同时在选举期尾声卷入“向政府索取亿元房地产优待”的争议,但是依然无阻国阵的强势回归。 根据报道,目前沙巴和马六甲的两场选举的胜利无意为国阵注入高昂士气,相信会更进一步鼓动两人重返布城的野心。 至于扎希,由他领导的国阵的选举表现印证了其领导方式可行,有办法为国阵带来胜利。 报道指出,此举或将会有助于他抑制党内的反对势力,特别倾向与土团党合作的巫统最高理事。 最大输家——安华 随着马六甲州选公正党“吞零蛋”后,进而导致安华的政治事业再次遭遇政治重创,而希盟在2018年掌政后,安华原是内定的首相接班人。 在“喜来登政变”爆发后,安华失去最终更上一层楼的机会,因而让他只能当个国会反对党领袖的命水。 即使顶着他希盟主席和国会反对党领袖的头衔,再加上他在去年下旬声称他拥有“强大且令人信服”的多数支持,擦拳磨掌准备重夺政权,但最终却沦为一场笑话。 至于马六甲州选前夕,安华与诚信党更不顾盟友行动党的公开反对,坚持收纳“政治青蛙”。 因此,如今公正党在马六甲州选全军覆没,安华势必需要向盟党交代,以及在来临党选时向基层解释。 第2大输家:哈迪阿旺 在国盟与国阵之间,哈迪阿旺放手一搏,选择了全新的政治联盟——国盟,而非国谐队友兼政治老手巫统。 就算伊党的内部出现异议,但他们已经通过本月初的党选对这些倾向巫统的领袖赶尽杀绝。...

昨天同样在马六甲州上阵28议席仅拿下2选区的国盟在选惨败而归,不敌国阵/巫统后,国盟兼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如今放话,他们绝不会因为这次吃败仗而解散土团党和重返“旧东家”巫统怀抱。 根据报道,慕尤丁是在国盟败选后发表上述声明,并坚持依然会使用国盟旗帜出征下届大选,因此没有重返巫统的计划。 他直言,尽管国盟竞选28个议席惨遭遇重挫只赢得两个议席,但是他们依然是个“有原则”,同时能够提供更优质治理的政党联盟。 事发缘故,巫统前最高理事洛曼曾在昨天甲州选举成绩出炉后,呼吁土团党解散再加入巫统。 对此,慕尤丁回答:“洛曼你当我的‘顾问’,我要感谢你。不过,我要向你道歉,我们依然会继续迈进。” “我们自信,土著团结党与国盟的原则和的根基,能够维持更好的治理。” 此外,他相信国盟所秉持的价值,如施政透明、廉政反贪等,最后会为它带来胜利。 “我应该抛弃这些原则而重返自己的旧政党吗?肯定不(会加入巫统)。” 对于这次的战绩,慕尤丁乐观认为,国盟在甲州有了一定的立足点,但仍没有足够的影响力以组织本身的政府。 他恭贺选举胜利的国阵,同时希望他们兑现选举宣言。 国盟的三个成员党,即土团党、伊党和民政党在甲州选举全面出战28个议席,其中土团党将出征15个州议席,伊党攻打8个,而民政党参选5个。 但是,国盟却在昨天的投票日遭遇惨败,只有土团党的两名新人能在双溪乌浪和望万胜出,至于其两个盟友,即伊党和民政党则一败涂地。

在上届大选全军覆没的马华公会如今在马六甲州选终于破蛋,两名候选人再报捷为国阵拿下2州议席。根据非正式成绩,国阵马华候选人林万锋成功拿下吉里望州席,以4961票或831张多数票抛离希盟公正党候选人魏世德(4130票)。目前,林万锋也是贸工部副部长兼马华副总会长,而魏世德则是原任吉里望州议员。至于国盟则排位第三,得票3812,表现没有太逊色。根据资料,在选票分裂下,国阵坐收渔翁之利,从希盟公正党手中重夺马接再也。国阵掌握的非正式成绩显示,国阵马华候选人魏喜森目前获得3685票,希盟公正党的罗秉浩2776票,而国盟团结党的戴上楺则有1184票。根据报道,马接再也是国阵传统堡垒,一直到2018年全国大选,才由希盟公正党的林秀凌首次攻破。尽管如此,公正党在本次州选弃用林秀凌,改派罗秉浩上阵。

1 min read

尽管今天的马六甲州选投票已按照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进行,但国人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来自马六甲卫生局长鲁斯迪在州选结束后证实,位于亚罗牙也县卫生局是收到Melekek冠病评估中心的通知后,才发现一名选民在亚罗牙也县投票后才接到私立化验室的通知,证实确诊新冠肺炎。根据报道,目前亚罗牙也县卫生局发现问题后,立即通知选委会暂时关闭和全面消毒有关投票地点。他表示,相关选民投票时没有出现任何症状,而目前州卫生局严正看待此事,并会进一步调查和追踪所有近距离接触者和社交接触者。“有一名确诊患者到亚罗牙也县的其中一个投票中心投票。”“他投票后,才接到私立化验室的化验报告。这名患者在投票时,并没没有出现任何症状。”他说,亚罗牙也县卫生局发现此事后,立即通知选委会暂时关闭和全面消毒有风险的相关地点,包括涉及的投票室。此外,他也提到,选委会是在消拯局的配合下完成消毒,同时已经另辟空间设立新的投票室,并提供全新的投票用具。“亚罗牙也县卫生局的监督队伍已到涉及的投票中心勘查,确保消毒工作妥善处理。”“选委会马上另辟新投票渠道,并使用新的器具。亚罗牙也县卫生局监察队已到该投票中心监督,确保消毒工作有条不紊。”“民众欲知详情,可致电卫生部危机准备及应对中心(CPRC)06-2345999或发电邮询问。”他也表示,州卫生局严正看待此事,并会进一步调查和追踪所有近距离接触者和社交接触者。马六甲州选投票程序在下午5点半顺利完成,28个州席的全部217个投票中心随之关闭,而计票程序也紧接启动。

尽管大马法律禁止任何政治人物在选举当天拉票,但希盟在今天揭露,身为内阁部长的房屋和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涉嫌违在投票日公然在一间茶室拉票。根据希盟公正党马接再也候选人罗秉浩,他今早针对祖莱达涉嫌违在投票日依然拉票一事,因此他率领众人前往警局向警方作出投报。根据影片显示,她与戴上楺在咖啡店内向民众问好。“祖莱达与国盟候选人显然违反了选举条例,法律规定在投票日当天所有候选人不得竞选。”罗秉浩表示,身为国盟部长级人马的祖莱达上街为马接再也候选人戴上楺拉票,此举已违反选举法令。“我是接到公众的投诉,指祖莱达一班人于早上10点多,在马接峇鲁第一路的茶室拉票。”“要知道,在投票日拉票的举动,明显已违反了选举法令,希望警方或有关当局采取行动。”他指出,根据《选举法令》,在投票日当天是禁止进行拉票活动,因此,有关2人已违法。“我希望有关当局采取严厉行动对付有关这2人。”“因为我们已拍下上述2人进行拉票的视频,并会在较后将上传到网上。”根据大马《选举罪行法令》第26条文阐明,任何人禁止在投票日当天,以任何形式向选民发表竞选宣言。

1 min read

来自希盟行动党鲁容候选人杨胜利今日在自己选区揭露,位于马六甲特殊学校对面的士马木国小投票,在今早8时发生一段小插曲和一宗疑违反选举法令事件。 根据报道,杨胜利指出,士马木国小投票的第一至三投票渠道电源中断大约半小时。 他表示,有关投票站是于今早8时开始操作后,屡次跳电,导致7间投票室中有3间,即第一至第三投票室频频断电。 “尽管当时断电半小时,但并没有停止让选民进入投票,只是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 他认为,此举并不影响投票过程,他也相信,断电或许是不胜负荷才会发生停电事件。 此外,杨胜利也表示,疑似选委会工作人员涉嫌误导一名年长的选民,教导他在同一张选票内划两个“X”事件,并可能导致有关选票作废。 他直言,无独有偶的是,在同一间课室的投票渠道,有希盟监票员因看手机信息而被选委会官驱赶出去40分钟,因此事发时相信正是该名监票员被赶出去之时。 报道指出,杨胜利是在行动党马六甲州选竞选主任邱培栋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如此指出。 他表示,事发于早上10时左右,有关选民是在马六甲特殊小学的第一渠道投道。 根据他接获选民的投诉,有选委会的工作人员,教一名70岁的男选民投票时指在同一张票里可以划上2个“X”。 他也认为,这意味着,有关选票随时会作废。 “我们并不知道这位选民是不是在一个内打2个'X',如果这样选票还是会受委认;但是,如果是一张选票出现2个格都划'X',那么就被视作废票了。” 他认为,这对希盟是很不公平的,选委会人员可以辅助乐龄人士投票,但绝对不能影响选民投票, “我促请选委会即刻采取行动,并希望有关选民向警方备案,以便当局介入调查。” “这宗案件就在此事发生之前,大约早上8时40分,在同一间投票课室,希盟的监票员因为看手机,结果被委选会官员驱逐出去大约40分钟。” “后来经过争取,还有我们说要请律师协助,选委会官员才允许这名监票员返回课室。” 他也怀疑,发生工作人员教选民在同一张选票内划2个“X”事件时,正是希盟监票员被赶出去之时。

1 min read

一名来自雪兰莪蒲种的28岁华裔青年,尽管他在本月上周三(10日)接种第三针加强剂新冠肺炎疫苗,但不幸的是他在第二天就开始发烧,到了第三天一验才证实确诊冠病。行动党无拉港消毒队队长李凯鸣今晚在面子书上传一段视频证实了此事,并附上了一段他与该名青年对话的视频。视频中李凯鸣透露,这名华青在确诊后其血氧一度掉到86%导致呼吸困难,因此最终被迫送院接受治疗。“打了999,但医院说救护车不够叫我自己去CAC先做评估你可以安排载我去CAC吗,我开不到车(很晕)。”他表示,尽管这名青年上个星期三打了第三挤疫苗,但到了第二天,即星期四开始很累很晕。“尽管他到了星期五开始发烧,但做检验没事,结果在星期六开始没味觉,之后再检验报告呈阳。”“他连续几天发烧不退再加上血氧开始跌,团队来为他做检测的时候血氧93%心跳128。”此外,这名青年也对李凯鸣表示,他在接受第三剂接种前并没有症状,但是否在那之前便已感染则无法确定。“把确诊青年送到医院后,他的血氧量竟然掉到了89%,需要依靠氧气治疗。”李凯鸣指出,由于青年家中还有另外4名成员,在青年登上救护车送院前,他也再三向青年确认,过去逾一星期他都单独留在房内。对此,他向青年解释,他们会针对房子,特别是他的隔离房间进行消毒,并会要求其他家属暂时不要进入青年隔离过的该房间。但不幸的是,李凯鸣及其团队今日仍然接获青年的弟弟也随之确诊冠病的消息。“目前,他们的确诊成员的病源不详,但我们祈愿他们都能尽早康复。”最后,李凯鸣也叮咛所有人,病要从浅中医,一旦出现相关症状,一定要立即接受检测,切勿抱有侥幸心态,终是害人也害己。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