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 Sep 22nd, 2020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较早前,吉打大臣莫哈末沙努西政治委任“自己人”伊党青年团长凯里尔出任该州内的官联公司,结果此举引来各界的批评。今天,沙努西开腔表态,自己捍卫委任的决定,指他的“稀有的特殊人才”,更辩护指他受委与其党职无关。沙努西也声称,全国只有5人才拥有凯里尔的专业,因此委任他是出于他的“特殊专才”。对他而言,向凯里尔这样的人才如果州政府未能善用,这会导致州政府的损失。他说:“我已确认目前他已经受委,而我也想借机介绍他在安全管理方面的专业。”“其实,他是一名石油和天然气工程师。”“据我了解,全国内用只有5个人有他的专业。”据知,在本月的6日,吉打大臣委任凯里尔出掌吉打建筑官企公司。他放话,除了凯里尔,接下来未来还有更多的该党领袖也会受委担任官职,并魏州政府作出贡献。他表示,自己需要一些时间来委任合适的人选。“如果因为他们有党职而不让这些特出人才有发挥的空间,那么将是州政府的损失。”

前沙巴首长慕沙阿曼在经历两次挑战沙巴州元首解散州议会的司法行动吃败仗后,如今沙巴州选已逼在眼前,这名3次都想重夺沙巴首长宝座的人,据说要上阵州选遇到一些困难。 根据报道,慕沙阿曼必须先在这个星期六的提名日时赢得一席之位。 尽然如此,慕沙却面对一些阻碍,导致他上阵的机会相当渺茫。 据知,慕沙阿曼今天已在其面子书发出简短的动向写道:“我将回去双溪马尼拉。” 根据报道,目前至少2名沙巴巫统领袖透露,其实慕沙并不在国阵候选人名单之中。 来自巫统沙巴主席邦莫达今日表示,慕沙这次并没有在沙巴州选与巫统候选人名单上。 他说,自己没有与任何人讨论过,由慕沙阿曼上阵双溪马尼拉州席一事。 “他的名字不在预定明日公布的国阵候选人名单内。” 尽管目前国阵的议席谈判还未定案,但若慕沙要上阵的话,他或许必须借其他党旗出战州选。 根据报道,一名巫统里巴兰区部领袖也证实,慕沙也不是双溪马尼拉的候选人。 “也许他会以别的旗帜上阵,但我们目前不确定这是什么政党。” 邦莫达也表示:“他要回去双溪马尼拉,但没说他要竞选。可能他只是见见家人吧?” 如果国阵拒绝委任慕沙阿曼上阵,那么他如今只剩下两个选择,即加入土团党或以独立人士身份出战。 据知,慕沙向来组土团党关系友好,因为该党总秘书韩沙再努丁曾觐见沙巴元首祖哈,告知国盟已准备好取代民兴党执政沙巴。

继在9月2日,诚信党的通讯局主任卡立沙末宣布,该党候选人将一律使用民兴党旗帜上阵沙巴州选后,今天行动党也同样宣布,该党也会使用沙巴民兴党旗帜上阵州选。 尽管希盟2盟友已表态,将一致统一战线使用民兴党旗帜,但沙巴公正党似乎未因此而动摇。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沙巴公正党通讯主任辛苏丁再次声明,该党坚持以自家旗帜上阵州选。 他说:“沙巴公正党依然会使用公正党标志。” 这也意味着,在“民兴党+”阵营中,民兴党、行动党和诚信党将统一使用民兴党旗帜上阵,只有公正党和民统党则采用自家党旗上阵。 较早前,公正党主席安华和沙巴公青团长雷蒙已分别声明该党的立场,即公正党会使用蓝眼旗帜上阵州选。 在民统党方面,该党主席马迪奥斯也曾宣布,他们只会使用自己的党旗上阵州选。 除了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之外,较后沙巴行动党代主席潘明丰也发文告强调,该党在今天所作出的决定,此举能够提高“民兴党+”阵营的在这次州选的胜算。

沙巴民主行动党于2020年9月9日在亚庇所发的文告: 行动党候选人将使用民兴党旗帜上阵沙巴选举。 随着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宣布,所有沙巴民主行动党候选人将会使用民兴党标志,沙巴民主行动党谨此强调,此举展示与泛民兴党阵营同舟共济的精神。 虽然我们对放弃传统的“火箭”旗帜感到不舍,进而改用民兴党旗帜,但我们相信,这是正确的抉择。 在与城乡党员和支持者商谈后,我们议决此事。 为了展示盟友之情,以及这场选战关乎全沙巴和国家气运,我们集体议决,接受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的建议,使用民兴党旗帜上阵。 我们盼望,共同旗帜能够在本次选举,提升全体泛民兴党阵营的候选人胜算。 沙巴民主行动党认为,此举彰显我们真诚呼应,沙巴人要求泛民兴党阵营成员党团结一致的呼声。 潘明丰 沙巴民主行动党代主席

即将在来临的沙巴州选提名日,在经过多个星期的考量之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天代表该党宣布,所有行动党的候选人将在这次的沙巴选举中,一致使用民兴党的旗帜上阵。 林冠英今日发表文告声明行动党的立场,即期恢复人民力量和对抗腐败。 “行动党为了彰显‘人民的力量’战胜‘金钱为王’的概念,所以我们才一直决定,接受沙巴行动党州委会的要求,使用共同标志。” 他直言,这对行动党中委会来说是个艰难的决定。 “但是,为了尊重沙巴行动党的意愿,我们的党员及沙巴支持者,我在此正式宣布,所有沙巴行动党候选人将于来临州选中,在民兴党旗帜下参选。” “为了尊重沙巴州行动党委员会、党员和支持者,我在此宣布沙巴行动党将在来临州选竞选的候选人,将会以沙巴民兴党的旗帜出征。” 此外,林冠英也表示,这次的沙巴州选对行动党而言意义重大,该党也绝对不能够承担败选的结果,因此盟党需要统一战线,以传达统一的信息。 他也例出该党决定使用民兴党旗帜的3大理由: 1)沙巴不是政治背叛的地方,我们拒绝可以被金钱收买的民选议员,我们必须支持终于选民的议员。 2)沙巴要的是个由人民选出,且为民服务的政府。只有人民所选出的政府能够服务、协助和捍卫人民及其权益。 充斥着被金钱收买的政治青蛙的政府只会背叛和夺取人民的权力和利益。 3)沙巴现在是大马的希望,选出来的政府可以成为人民的保护者、民主和供证的捍卫者、保卫人民免于贪腐及成为孩子未来的庇护者。 “我们相信,只要行动党的精神和价值将继续成为所有候选人的原则,让我们和民兴党+的盟友一起赢下州选。” 林冠英也说,来临的州选极为重要,因为这将决定沙巴是由首长沙菲益或是金钱政治所影响的政治投机分子所领导。 “沙菲益的胜利将会是很明显的拒绝背叛政治,也就是2018年大选的人民委托可以轻易被背叛、收买和让之无效。” “背叛的政治带来了一个非民选的中央政府,毫无羞耻地允许种族和宗教上的排他主义及极端政策。” “沙巴和大马人民都希望能够胜过背叛政治这种掠夺人民委托的作法,并一致都反对极端种族思想这种不应该存在于大马这个多元种族国家的行为和拒绝法制和社会不公的双重标准。”

1 min read

今天,前首相夫人罗斯玛所涉及的砂校供电弊案续审,由控方的第21名证人理查在大厅上揭露,自己的前雇主罗斯玛由于不堪在网络上被网民污蔑,所以她不惜每月耗费10万,聘请一群网军帮她反击网上不利于她的消息。 也是罗斯玛前助理的理查,今天以污点证人身份在高庭供指出,自己在2012年受罗斯玛的下令之下,成立一支专门为她维护形象的网军。 他直言:“是的,就是我负责管理的这支网军,我会负责监督社交媒体上批评或攻击罗斯玛的所有内容。” “而这个团队也必须在面对不利罗斯玛的指控和诽谤的讯息,他们必须加以反击。” 此外,理查也透露,这支网军是罗斯玛以个人名义所资助。 他亲:“罗斯玛每个月会给我10万令吉的现金,用来资助这个团队。” 他指控,罗斯玛非常在意自己的形象及宣传,经常要媒体报道她的活动。 “她的优先顾虑是她的形象声誉,以及人民任何看待她这位首相夫人。” 此外,理查表示,当年在2009年,自己是通过透过首相署特别成立的(FLOM division)被罗斯玛受雇为她的助理。 他也声称,自己助理的薪资是由政府所支付的。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兼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炮轰国家团结部副部长郑连科指行动党代议士将劳勿榴莲芭课题种族化的言论根本就是做贼喊抓贼,因为将此课题种族化的正是马华的亲密盟友巫统和伊斯兰党。 李政贤也表示,自劳勿无地契榴莲芭课题发生以来,彭亨州行动党领袖就开始给予无地契榴莲农民援助,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更安排律师为农民透过司法途径提出司法抗争,并且获得法庭颁布2个月的暂缓令,让农民可以暂时松一口气。 而行动党不但协助华裔农民争取权益,还协助马来农民报案,以确保他们的生计获得保障;因为行动党始终认为此次的无地契榴莲芭事件是土地正义的争议,无关种族课题,而行动党领袖也多次强调这个论述。 反观,马华的亲密盟友前首相纳吉一开始就在面子书上挑起无地契榴莲芭的种族课题,随后亲巫统的非政府组织又在关丹展开示威,高喊“马来人特权”的口号。 上个星期,更有巫统及伊斯兰党的领袖到劳勿展开集会,并以“不要挑战马来人的土地”作为口号,所有的论述都将将有关课题推向种族化。 他说,身为国家团结部副部长的郑联科对上述将榴莲芭事件种族化的一切行动噤若寒蝉已经是失责的表现,如今还要将榴莲芭种族化的责任推给行动党,这见此人是多么无耻。 他表示,马华现在是中央政府及州政府的一份子,就必须拿出诚意来马上解决劳勿无地契榴莲芭的问题,遗憾的是包含马华在内的州政府非但没有对农民释出善意,还态度强硬的扬言将对无地契榴莲芭农民采取最严厉的行动。 所以他奉劝郑联科,最好尽快解决农民的问题,不要再推卸责任。

通讯及多媒体副部长扎希迪和财政部副部长阿都拉欣因为指责沙巴女大学生薇薇奥娜,结果引来排山倒海的批评。随着妇女部前副部长杨巧双与一众希盟议员为薇薇奥娜报道不平之后,这名同样来自民主行动党上议员阿德里也加入抨击行动,指责国盟的这2名副部长在侮辱沙巴人。阿德里今日发表文告捍卫薇薇奥娜,指她所言不虚,因为在沙巴州的一些乡下地区,确实网络收线不佳而带来的影响。他表示,这名现年18岁在沙巴大学就读薇薇奥娜都是活生生的真实照片,这反映出沙巴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他说:“很多沙巴人都像她这样(网络不佳),但这两位副部长的言论对沙巴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因为他们在漠视沙巴人民真正所面临的问题,尤其是阿都拉欣作为沙巴人民代议士情况下,他更应该接受真正的现实,即许多沙巴人,尤其是乡村地区难以获得网络覆盖。”他指出,目前仍有许多沙巴的乡村面临互联网连接问题,导致在限行令期间线上教育产生巨大影响。“我举例,沙巴丹南的一个小乡村,那里的学生必须爬山30至40分钟才能获得互联网连接。”“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丹南区国会议员诺丽达在当地建立一个庇护所,让那里的孩子能够上网。”

1 min read

日前,劳勿“抢救猫山王联盟”代表榴梿农向彭亨州政府喊话,指为了一劳永逸解决缠绕多年的土地问题,他们愿意与州政府协商寻求办法解决问题。他们也在文告中声明,这些涉及的榴莲农民只会与彭亨州政府协商并赔偿州政府多年来的损失,但首要条件彭亨皇家榴梿集团必须退出这项计划。针对此事,这名来自彭州行动党前任劳勿国会议员阿里夫向彭亨州政府提出疑问,即州政府部门明明可以从这些农民身上,每年赚取5000万令吉的收入,但为何要白白拱手送给“彭亨皇家榴莲资源有限公司”(RPDR)?他今天发表文告指出,从这件事情上,财团就可从农民身上白白赚取数千万令吉的收入,那为何这些收益不是由彭亨州政府取得?“据我所知,目前共有超过2000公顷的土地被州政府列为非法使用,所以若以每0.4公顷每年就需要付款6000令吉给财团的算法,那么这也意味着有3000万令吉的收入。”“而且,每年榴梿农需要付给财团,而不是地方政府。而且种植者也已付款给土地局做土地用途。”“所以我想问州政府,何以要榴梿农付款给财团,而不是由州政府来赚取这笔收入?””所以,榴梿农必须每英亩产出2000公斤,那究竟财团是用什么办法,让一英亩的土地可以产出2吨的榴梿?”“在这2000公斤里面,榴梿农每公斤需要付款2令吉,也就是4000令吉。”“目前在劳勿,有超过2000公顷的榴梿园,这2000公顷乘以1万令吉的收入,这也意味着财团将会有另外2000万令吉的收入。”“如果州政府能够赚到这笔2000万令吉,那为何你们会允许由财团来赚?请告诉我,如果这不是RPDR贪婪的行为。”此外,他也对财团指需要给州政府缴纳每公斤10令吉的费用,而向榴梿农征收每公斤2令吉费用的说法而提出质疑。“请问,究竟哪些商家会有2000万令吉的收入,但是却要付1亿令吉?他怀疑,实际上财团应该只是付了每0.4公顷土地500令吉的农业地费用给州政府,而这也让整个费用成为250万令吉,而他们则可从中获得2000万令吉的额外收入。他警惕,一旦这些榴梿农签署合约,但是他们将变相成为奴隶。“他们必须每天劳苦工作,只要没做到合约的内容,他们就必须受惩罚,他们甚至还不能把成果拿回家派给亲友。”“所以我希望,财团别如此的残酷,因为你们作为唯一的卖家,此举也将成为买方垄断的情况。”“如果真的被财团垄断,他们将A级猫山王的价格顶限设在每公斤30令吉,但是市价却是每公斤53令吉以上。”“而且这也还是在大马,如果在中国可以每公斤卖到100令吉。”他指出,财团此举将进一步迫害这些榴梿农,当中包括把1000公斤的榴梿定为B级,然后再以更低价格购入,而这也会让榴梿农蒙受极大的损失。这名来自劳勿的阿里夫,他从2013年至2018年担任行动党劳勿国会议员,后来因为中风而未有寻求蝉联。

1 min read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9月7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我国失业人士于9月将达到100万人,这显示我国需要实施3项总值314亿令吉的经济防护措施以挽救工作和生计,这包括1000令吉援助金、将贷款延期还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和雇用补贴。 我国6月的失业率为4.9%,失业人数为77万3200人,而人力资源部长拿督斯里沙拉瓦南指出,我国9月的求职人数可能会增加到100万人。 沙拉瓦南指出在这百万名失业人数中,包括35万名毕业生和20万名从国外归国的大马人。 100万名失业人士将创历史最高纪录,需要政府立即采取行动,借贷数百亿推行经济防护措施。 行动党建议推行3项总值314亿令吉的经济防护措施。 第一,立即实施由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提出的,将社会福利局援助金从现有的每月200令吉至300令吉,提高到每月1000令吉,此措施将耗资120亿令吉。这将为失业人士提供即时的安全。 第二,将于9月30日结束的贷款延期还款计划再延长6个月,将耗资64亿令吉,帮助800万名马来西亚个人和企业。 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东姑扎夫鲁指出,截至8月21日,贷款延期还款计划总额达到781亿4000万令吉。 其中,30万企业受益金额达273亿5000万令吉,而770万个人受益金额为507亿9000万令吉。 第三,希盟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建议,为鼓励企业聘用本地雇员,[email protected]为员工提供每月500令吉及雇主每月300令吉的聘雇奖掖。 将这项计划扩大至涵盖60万名大马员工和雇主将耗资130亿令吉。 这也将帮助超过50万名的失业青年,他们占了4.9%失业率的一大部分。 马来西亚今年第二季的国内生产总值按年萎缩17.1%,是东盟国中表现最差的。 为了挽救经济并使其摆脱经济衰退,政府财政重点应从控制债务水平和财政赤字,转变成寻求更多借贷。 借贷314亿令吉以帮助100万名失业人士可能耗费太大,但却是必要的以挽救大马人的工作、企业和生计。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