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6,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为了一改被指是“华基政党”的影响,尽管行动党在过去近十年一直都非常致力争取马来社会支持,然而多年来所累计的成果并不大。 面对行动党难以获得马来社会的支持,刚上任的行动党新任秘书长陆兆福坦诚,要争取马来社会支持,第一步就是必须要让马来社会了解行动党的斗争方向与目标。 他表示,有鉴于大马选民的结构和大环境,因此行动党已不能再单靠华印裔社群支持。 “所以,行动党怎么吸引马来选民的支持?就是要让他们了解我们的斗争方向、斗争目标。” “因为行动党一直以来面对抹黑,他们认为行动党是个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的政党。” “因此,如果你要改变他们的思维,这肯定需要很多的工作,很多的解释。” “要怎么得到选民的认同呢?你地方上的工作、平时的表现、在国会是否代表他们的声音、选区的服务工作等等,都是重要的因素。” “所以,我认为吸引马来人的支持,不是换了一个新秘书长就能够做到。” 根据报道,陆兆福是昨晚接受行动党喉舌《火箭报》的访谈时也表示,有多个因素影响选民是否认同一个政党,最重要的是捍卫一个公平公正社会的原则。 “我们必须捍卫我们基本的原则、理念,即是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这是我们最重要的价值观。” “我们的价值观,就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够生活在一个和谐、公平的社会。我们的政府必须良好施政、反对贪污;” “我们要政府提供好的服务,一个廉洁的政府,这些是我们最基本的价值观。” “这些价值观是超越各种族的,我不认为马来选民不注重这些价值观。华裔选民肯定支持这些价值观。” “同样的,我认为马来选民也会注重这些价值观,而我们要怎么表达让他们了解、要怎么说服他们,行动党的价值观不会威胁到他们(才是重点)。” “我们是为国家好,为社会好,使国家更廉洁,进而帮助整个社会。” 此外,陆兆福也指出,行动党无法吸引马来人支持者,实际上也是个结构性问题,亦是马来西亚社会的重要课题,即政治能不能够走向种族多元化。 “不管你喜不喜欢,在马来西亚政治的大环境里,种族政治还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很大的考量。” 尽管如此,他也坦承,由于选民结构及大环境发展,仅仅仰赖既有华裔、印裔社群的支持,并非长远之计。 他认为,行动党必须取得马来人的支持,成为一个全民政党。

1 min read

尽管曾在早前反对政府在今年举行全国大选,但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如今却改变主意,并加入巫统的“合唱团”公开呼吁沙比里解散国会提前举大选。根据报道,纳兹里今天在国会下议院指出,这是因为已经失去道德基础继续执政。他在国会针对宪法修正案的辩论是说道:“如今我们很难站在这里治理政府,因为我们已经失去道德基础和修正案。”“我们失去道德基础继续执政,但我把这个课题交给党来决定。”纳兹里直言,尽管他反对今年举行全国大选,但昨天的事故改变了他的主意。“正确的做法是寻求新的授权。现在我们(巫统)有了借口。”他举列说:“如果我们按照英国的惯例行事,即使政府拥有多数票,但当失去一项法案时,政府也会回到人民那里寻求新的授权。”此外,他也同意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所说,即在野党昨日挡下动议并未违反谅解备忘录。他指出,政府也关乎大众观感,因为不管是什么原因,但人民认为“大马一家政府”的动议闯关失败。“事实是,我们的动议闯关失败。现在正确的做法是交回给人民裁断,意即我们如今已拥有理由举行全国大选。”“这不是我的决定,这是我党(巫统)的决定。如果他们认为他们应该交给人民选(新政府),那是他们的权利。”“我认为,就此事而言,我们已经失去道德基础继续执政。所以我交给我党做决定。”内政部昨日动议延长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以2票之差落败,无法过关。在进行记名投票后,结果显示84名国会议员同意及86名议员不同意,由内政部长韩查再努丁所提呈的上述动议因此未能通过。议长阿兹哈在发表投票结果时说,有50名国会议员缺席。一共有16名国会议员参与这项动议的辩论,在野议员普遍上不同意延长,理由是担心该条文遭滥用,以达到政治目的。

1 min read

继昨天沙比里政府在国会下议院提呈延长《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 法令》(SOSMA)第4(5)条文5年的动议,在记名投票环节,以84票对86票之势翻船后,如今在野党国会议员揭开震撼内幕。 根据报道,数名反对党国会议员表示,昨天在国会拦下延长国安法条款的动议后,巫统炮轰希盟未遵守跨党派协议,甚至不断喊话取消或中止有关协议,但其阵营的领袖态度却出现“极度反常”。 这些希盟议员一致反击,指多名巫统领袖如前首相纳吉、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皆缺席昨天的国会会议。 当中,公正党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法兹今天揭露,巫统籍的通讯与多媒体部长安努亚慕沙也因迟到而失去投票权。 至于巫统是否有意扯政府后腿,才会有多名领袖缺席投票,法米指称31名执政党议员缺席国会会议是“非常反常”的。 “今天将就联邦宪法修订案投票,我不清楚他们会不会也扯(政府)后腿。” 另外,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则说,国安法条款昨天无法在国会通过,是政府的过失。 “为什么他们没有指示执政党议员,留下来投票?” “无论是否有人搞破坏,这显示政府的弱点,为何有那么多国会议员缺席?” 也是跨党派协议的技术委员会成员的他也强调,希盟仅仅是履行在野党职责,他们也一直坚持反对无审讯扣留。 他补充,政府不曾与希盟事先协商国安法,而政府同意修订国安法,希盟才会愿意妥协。 根据报道,如果扎希、纳吉、阿末与安努亚昨天都有出席投票,政府就可轻易反超在野党。 然而,扎希、阿末与安努亚如今指责希盟的做法已违反跨党派协议,扎希更要求政府终止跨党派合作协议。

1 min read

在较早前宣布即将回归政坛,并会竞选公正党署理主席职的拉菲兹今日表明,随着希盟在过去4场州选惨败后,该阵营必须摒弃“大帐篷”的概念,在来届大选独自上阵。 根据报道,希盟主席安华今年1月24日曾指出,希盟主席理事会认为,所有反对党包括斗士党、民兴党及MUDA应在“大帐篷”下合作出战柔州选举。 对此,拉菲兹表示,希盟无需与斗士党、民兴党或大马团结民主联盟(MUDA)等政党结盟。 “在过去的4场州选举中,我看不到任何数据显示(与其他反对党合作)会得到更多选票。当中的争议在于现有的希盟及公正党选民。” “有鉴于此,比方说有20%的选民对希盟及公正党不满,那他们就会转投给其他反对党。若我们要胜选,就必须赢得15、20,甚至30%游离选民的支持,他们都不是公正党、巫统或希盟的忠实粉丝。” 他指出,希盟在第15届大选应采取守势,争取维持基本盘,保住至少80个国会议席。 他提醒,唯有如此,希盟才能维持国会最大在野阵营地位,避免沦为第三或第四股势力,步上政治泡沫化的绝路。 他进一步解释,柔佛州选成绩很可能就是全国大选的风向标,因为柔佛的人口组成比例,如城市区、半城乡、乡区,及族群分布,是全国的缩影。 “我认为,希盟必需即刻回到在野党的轨道,针对时局和各项课题提出具体的论述和解方,与民众沟通,争取支持。” “以柔佛州选的情况看来,我们显然已有麻烦。如果现在什么都不做却期待奇迹,那么我们将会严重阵亡。” “若我们接下来三四个月做了对的工作,希望来届大选后,希盟还可以继续成为国会最大在野阵营。” “我们不能输掉选举,还沦为国会第三势力,那代表希盟的重要性已经流失,会很危险。” “所以,现实而言,让我们尝试赢下80个国席。我认为,80席是我们必须放眼的门槛。” 至于公正党主席安华身为首相人选,虽然多次声称掌握多数国会支持,但最终却无力变天而威望下跌一事,拉菲兹也强调,党不需要在来临大选中讨论首相人选。 相反的,他认为,希盟更应推出全新的年轻领导阵容,让有竞争力的领袖说服选民投选该党,而非以首相人选来投票。 “很可能我们不应该去谈首相人选和胜选之类的课题。” “2017年到2018年期间,当我提出这个论点时,人们并不赞同。许多对政治较感兴趣的城市选民会认为,如果你要赢得选举,就必须提出首相人选。” “但是,如今的年轻选民、首投族,即所谓的经济选民,他们并不真的在意这个。特别是现在,他们觉得政治人物都一样,‘我们换了三次首相,还是没办法解决问题’。” 他也表示,无论过去两三年人们如何评价安华,安华目前依然是带领希盟迎接来临大选的最佳首相人选。 “如果安华现在退位,等于是打开潘多拉的盒子,很可能又是无止尽地争论谁是最佳首相人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没有一个人可以获得三党的尊敬。”...

1 min read

继昨天公开点名面对官司的行动党新任主席林冠英立刻卸任后,行动党柔佛州委巫程豪如今饱受四面八方的巨大抨击。 尽管如此,巫程豪今日在面子书发出第二封“含泪的公开信”,指自己是在含着眼泪在写写封信,更点名党内的3名领袖促告状到纪委会。 信函中,巫程豪强调,为了证明本身并不是因为落选中委后不服输,才要求党主席卸职,他促请相关领袖到党的纪委会投诉以示清白。 他直言,指责他是因为没在本次的党选中挤入中委而对林冠英展开批评的这种说法,除了荒谬,目的在模糊焦点。 他在撰写近900字的帖文,进一步说明本身的想法。“我是含着眼泪写这封信的,回忆起20多年前(1998),林冠英同志执意协助15岁马来少女强奸案时,却被以《出版与印刷法令》控上法庭。” “我个人认为,那是很小的技术问题,林冠英被判入狱是令人痛心惋惜的。” “当时我刚入党不久,也自告奋勇的办活动替他请愿。在一场讲座会时,仅有几十位出席者,警方却派了带着M16机关枪的特种部队,站在路边的摩多骑士们,见状马上骑了电单车溜开。” 他说,林冠英如今面对的案子和当年不一样,公众回响也不一样。 “如今林冠英同志面对的是贪污官司,对于行动党的负面冲击非常大,我们必须坦诚和理性面对公众。” “虽然带着伤感的心情,我依然理性的坚持,林冠英必须辞去全国主席一职,放过行动党一马!” 他也认为,很多公众以非常情绪化的指责看待他所强调的议题,面对贪污的官司的领袖必须辞去公职,面对个人的贪污官司,而正是行动党资政林吉祥所强调的“世界级民主惯例“。 “也有人质疑我是在3月20日的党中央委员会选举落选后,因为不服输出自于私心,而发出林冠英必须辞职全国主席的言论,这是人身攻击外。” 他指出,这根本是无稽之谈,目的是让党内外人士模糊了讨论更重大事件的焦点。” “在2018年大选前,我已经公开呼吁有贪污官司案在身的领袖,不应该代表行动党上阵,发出如此言论,我也准备不被行动党委派上阵。” “指我输了党中央改选后,才发表有关林冠英必须辞职主席一职的说法更加荒谬。” “之前我以为林冠英会在秘书长一职任期满后,自动要求裸退来面临自己的贪污案,没有人意料到他会在改选后,继续接受被委全国主席,这也是改选后的事。” “尤其是在希盟和行动党连续输了马六甲、砂拉越和柔佛州选后,行动党和友党领袖都必须检讨自己的失误。” “这也不是我第一次竞选中委落败,我竞选中委会6次,落败3次,成功中选,也曾在竞选柔佛州州委会时以特别情况落败,但我从来没有记在心上。” “有任何同志认为我是因为私心而提出林冠英必须辞职一事,包括郭素沁、林立迎和李存孝同志,并认为我的言论有危害党的利益的话,我欢迎他们投诉党纪律委员会,我将勇敢面对纪律委员会的调查,并给我机会厘清他们的谴责。” 行动党中委会是在3月20日完成改选,陆兆福中选为新任秘书长,而林冠英则转任主席。...

1 min read

昨天,沙比里政府在延长国安法条款的动议昨天在国会闯关失败翻船之后,如今已引起数名巫统国会议员的不满。 继安努亚慕沙昨日批评政府与希盟签署的谅解备忘录已经失效,这将能加快举行第15届全国大选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和署理主席末哈山也再催促沙比里即刻举办全国大选。 当中,阿末扎希今日发文表示,政府在SOSMA闯关失败是“巨大耻辱”,同时也显示在野党无意维持政治稳定。 对此,他认为沙比里政府也不必继续维持与在野党的跨党派合作协议。 “对于政府《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 法令》(SOSMA)第4(5)条文5年的动议在国会遭挡下,让人感到震惊,且对政府来说是个耻辱。” 他直言,根据政府与希盟签署的谅解备忘录第3条,清楚说明在野党必须同意政府所提出的任何提案,以维持当下的政治稳定。 “因此,当这个动议未获得在野党的支持而无法过关,我们所有人可以合理总结,他们(在野党)已经违背承诺,完全无视他们之前的协议。“ 他指出,昨天这件事也反映了在野党无意维持现有的政治稳定。 “希盟其实非常想要忘了他们的承诺与协议。在我看来,继续对他们守诺也没有用。“ ”第二,政府必须要有自己的大多数。要有足够强大的多数议席,不必依赖与在野党协商。处在这境地的政府不会获得尊重,也不会稳定,无法顺利和成功落实好的政策。“ “所以,在我看来,这两件事已清楚证明,现任政府已经不获尊重。政府与在野党之间的备忘录,也只剩纸上谈兵。“ 尽管如此,扎希也表示,巫统大会日前的立场和议决,还是理性及有根据的。 根据报道,巫统大会在上周六议决,政府必须兑现跟希盟签署的谅解备忘录,即在备忘录至7月31日的有效期限之前,不会解散国会举行大选。 另外,扎希也在贴文中提醒,巫统必须重新崛起成为强大的政治力量,以便不必依赖在野党的合作,可以靠巫统和国阵的力量推动政策。 “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对政府来说是个耻辱,也激励我们必须利用策略性和直接的方式,加强自己的力量。“ 另一方面,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也狠批希盟是一个不可信任的联盟,违背承诺是他们的习惯。 他今日在面子书贴文说,无法通过的结果令人出乎意料,也是一件令政府非常尴尬的事情。 “希盟毫不犹豫违反了他们的立场和承诺,这也说明,政府有理由重新评估和希盟合作的立场。” 他指出,同时这也显示,政府和反对党的合作,很难有效管理。...

刚刚结束的行动党改选如今却出师不利,从秘书长转当行动党全国主席的林冠英,如今被行动党柔佛州委巫程豪公开呼吁下台。 根据巫程豪,他在一封致党各级领袖和党员的公开信中坦言感到难过,必须开诚布公和谦恭的表明个人立场,即党主席个人必须面对官司,而不是拖着整个党来面对官司,这才是“世界级领袖“应有的做法。 信函中,他促请党资政林吉祥应该劝导主席林冠英拒绝继续担任党主席,以免接下来被审判的是党的整体价值观,而不是被控贪污案的党主席个人。 他以新加坡的反对党工人党和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为例表示,两党都采取采取一致的标准和行动,对付凡是有性丑闻和刑事案官司在身的党员和领袖。 “他们不是必须自请离去(退党),否则就是会被开除党籍,以便把个人领袖的错误行事,和党本身清廉一贯性立场划清界限,这才是世界级领袖和政党的处事方式。” 他披露,行动党本身和党主席必须采取和世界级政党和领袖相同的做法,暂时辞职党主席一职,以个人身份面对官司,这将让党的公信力得以保存。 “我个人谦恭的认为:除了党主席因为官司在身,必须卸下党主席一职外,党署理主席居于利益冲突的关系,就必须辞去党主席的代表律师一职,而在党主席辞职后接任党主席一职。” “否则,如果被控者是党主席,而辩护律师是党署理主席的话,在外人眼里如同整个党被审判。如此利益冲突处理不当,这不是我党一贯来清廉理政的立场,而我党必须遵守世界级政党的标准,才能实现开创世界级的马来西亚。” 另一方面,巫程豪也阐明,罗马城不是一日建成的道理,行动党的成就也是世世代代全体行动党人的血汗建成的,也不能因为包容一两位领袖的失误,而毁了党的公信力。 他强调,党必须立志成为世界级的政党,马来西亚才有望成为世界级的民主国家和经济体。 他表示,如果以世界级的民主标准来说,有刑事案官司在身的领袖,不应该继续担任要职,尤其是牵涉贪污官司和任何丑闻者,都会依照惯例引咎辞职,以免传送错误的价值观给公众,也避免影响党在来届大选的公信力。 他坦言,如果有任何贪污案官司或其他丑闻在身的领袖,真正爱党的话就必须裸退,而不是以老手法的“政治迫害“为由来博取用情。 “选民将会如何看待党立场的一贯性和公信力呢?” “如果行动党继续维护有刑事官司在身的领袖领导,来继续标榜党的价值观,将影响党的形象。” 巫程豪认为,以“政治迫害“作为理由,间接上是借用政治势力向司法制度施压,违反了党提倡维护司法独立的立场和原则。 他坚持,这对党和党主席个人是件好事,尤其党不能以巫统领袖的行事准则作为标准,而必须以世界级政党的准则为标准。 巫程豪解释,根据根据法律原则,党主席是清白一直到被法庭定罪为止。 此外,他还以前首相马哈迪东山再起,二度出任首相的事迹为例,促林冠英先证明自己清白后才回归行动党领导层。 “我相信党主席是个有能力的政治领袖,随时都能东山再起。就如马哈迪在2003年辞职首相一职,却在15年后的2018年重新担任首相,他是党主席最好的学习榜样。” “然而,根据世界级民主政治,任何有丑闻或因刑事罪,被提控上庭的党领袖必须辞职面对个人官司。”...

1 min read

较早前,在希盟执政的22个月期间担任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政治秘书的潘俭伟在党选中意外落马,随后便发表长文对结果感到失望,但坦言这就是党代表的决定,他也愿意接受。 根据报道,潘俭伟当时认为,中委会在扩大至30人后他仍落选,表示党代表已拒绝他,所以他不会接受任何受委。 针对此事,行动党新任秘书长陆兆福今日公开向潘俭伟喊话,指尽管他在周日的党选中失利,但后者仍旧是该党的“重要资产”。 根据陆兆福,他在面子书发贴文透露,自己已联系潘俭伟,并向后者表明自己非常理解潘俭伟对落选的失落,即就好像是“对党的贡献没有得到重视”。 然而,陆兆福说:“这就是政治。我们的努力并不总是会得到应有的认可,更何况是赞赏。正如潘俭伟所说,必须以开放的心态接受代表的决定。” “我必须公开地说,潘俭伟是党重要的资产,党仍然非常需要他的服务和贡献。我希望他能继续帮助党和我一起面对面前的每一个挑战,尤其是第15届全国大选。” 陆兆福也表示,潘俭伟在国会直言不讳地揭露涉及政府项目的各种问题和丑闻,并以事实和数据来支持自己的说法。 他还指出,潘俭伟自2008年来一直担任行动党每年财政预算案的发言人,不断向公众、媒体甚至是行动党议员解释预算案的细节。 “国人在2016年至2017年间还不怎么了解一马公司(1MDB)的问题之前,潘俭伟愿意走遍全国,在各种讲座和论坛中说明此事。” 他说,因此,毫无疑问的潘俭伟在一马公司的问题上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为希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此外,陆兆福也赞扬潘俭伟在担任行动党中委期间,是一位忠诚和负责任的领袖。 “因为我深深理解他沮丧的心情,在为党贡献了15年的时间和精力之后,其付出在上周日的党选中似乎没有得到认可。” “但是,我们的努力不总是得到回报或赞赏,正如潘俭伟昨天所说,应该以开放的心态接受党代表们的决定。”

行动党最新领导班底于上周正式出炉后,尽管外界有传闻指“林氏王朝”势力依然会笼罩行动党,当中包括前秘书长林冠英转任主席,而父亲林吉祥受委党资政。 但是,从这最新中委会阵容显示,新任秘书长陆兆福的不仅实力雄厚,而且亦涵盖其他各股势力的人马,而他也将在此后正式开启“后林冠英时代”。 根据最新在30名票选中委中名单,陆兆福的阵营人马或支持者最多,包括张聒翔、黄思汉、苏建祥、林立迎、伍薪荣、陈泓宾等人。 而从秘书长转任党主席的林冠英,在中委会里的嫡系只剩下胞妹林慧英、沈志强等少数几人。 至于其他的子弟兵如潘俭伟、王建民、杨美盈都败选,也没有以受委方式进入中委会。 不久,潘俭伟也表明接受代表的决定,而他已经通知陆兆福,不会接受委任中委。 因此,从整体上看来,行动党新届中委会包含了不同世代、路线与派系的领袖,可谓融合各路人马,在领导层排阵上也可看出一定程度的平衡。 根据报道,陆兆福出任秘书长后,他原本所留下的两大要职——国会领袖与组织秘书,分别由倪可敏与沈志强担任。 行动党国会领袖扮演党鞭的角色;而组织秘书则处理组织党务,包括成立新支部等事宜。 与此同时,这也是沈志强首次中选为中委,即出任党内要职,显示行动党有意大力栽培他。沈志强也属于林冠英嫡系。 另一方面,陆兆福的部分人马都是行动党组织局的资深成员,如苏建祥与邱培栋则曾担任副组织秘书,伍薪荣则是组织局前秘书。 而且,沈志强要在党内让其他领袖信服,相信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努力。 根据行动党党选,该党是采用复选制,即由代表先行选出30名中委,之后再由中选的中委投票,以选出中委会里各党职的人选。 这也意味着,在这种机制下,换票绑桩成了胜负关键。 在党选前4天,陆兆福在面子书专页上载一张照片,透露他与倪可敏聚餐会商,商讨行动党的未来,结果这场聚餐旋即引起各种揣测。 据了解,在党选前,曾有多股党内势力试图促成“陆星倪”的新领导组合,即由陆兆福出任秘书长,哥宾星当主席,倪可敏担任署理主席。 此外,消息也表明,一些原本亲近林冠英的中央领袖也主张大换血,试图劝告林冠英别转任党主席。 不过,由于哥宾星没有出任主席的意愿,加上林吉祥在改选前夕宣布退休,这个计划最终没有成事。 另外,林吉祥宣布退休的同一天傍晚,获得新届中委会委任为“资政”,引来政敌与批评者质疑行动党难逃“林家王朝”。 然而,党内领袖表示,资政只是一个虚位,并无决策权,只是表达他们对林吉祥的尊敬。...

昨天,行动党在举行党选时,更换了全新领导层班底,包括前秘书长林冠英任党主席,而党元老林吉祥则宣布退出改选不再上阵大选等。 然而,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却在本次的改选时因意外落榜未入选中委,让他感到遗憾和痛心。 他昨天深夜发表文告时可见,除了难掩自身的失落,他更并表明不会接受受委重回中委会。 文告中,潘俭伟也细数他在行动党的付出所落实的计划,并表示尽管在这15年来有许多挑战和难关。 他指出,这是他自2008年加入行动党以来,首次党选未能进入中委会,特别是这届的中委会扩大,成员从20人增至30人。 他直言,自己已经通知新任秘书长陆兆福,不接受提名成为受委中委。 “原因很简单,不像其他的候选人无法取得足够的票数晋级,对我而言,鉴于我原本在党内的职位,党代表明显是选择了拒绝我。“ ”所以,若我选择通过受委回到中委会,这将是有违党代表的决定。“ 他也表示,尽管自己对于昨天的结果感到意外和失望,但他接受党代表的决定,同时向投票给他的党代表言谢。 “尽管我没想要在今天(昨天)获得高票,但我也绝对没想到我会无法胜出,尤其是增加了中委会名额。” “这无疑让人感到失望,但是,我还是会以开放的态度接受党代表的决定。” ”事实上,我一点也不觉得后悔,因为我在过去15年已付出所有。哪怕是今天的结果让人沮丧,我也不会后悔。“ 他指出,尽管在这15年来有许多挑战和难关,但也给了他巨大的快乐,尤其是成功在2018年大选打倒了国阵。 对此,他也呼吁所有党员和支持者,给予陆兆福全力支持。 ”我会继续全力支持陆兆福,包括了提供他所需要的任何援助,尤其是备战下届大选。“ ”唯一的不同是,我会以普通党员的身份帮忙,而不是作为中委会领袖。“ 根据行动党改选的最新名单显示,除了宣布退选的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和没有竞选的邓章钦,章瑛、倪可汉、再里尔与西华古玛也都落选中委。 随后,新任秘书长陆兆福较后宣布,委任林吉祥为党的资政,而卸下全国主席棒子的陈国伟,也受委为行动党顾问。 至于卸下行动党秘书长的林冠英则转任党主席,最高票中选中委的哥宾星则续任署理主席。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