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 Sep 23rd, 2020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1 min read

在希望联盟政府执政一年之后,不少部长有“怨言,指一股“暗势力”正在扯后腿,导致政府被指服务迟缓和没有效率,然而在丹绒比艾补选希盟惨败后,政府严正看待问题症结。 近这一年来,坊间流传的“第三势力”甚嚣尘上,而这一股第三势力并不是指的小党,而是游离在朝野政党之间的政治势力,伺机而动, 这一股真正的第三势力指的是“公务员”,其杀伤力轻则可伤政党的元气,让政党的公共形象蒙污招损,重则可令其改朝换代,分崩离析。 据了解,内阁曾经多次讨论公务员扯后腿的议程,随着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被马华亚依淡国会议员魏家祥“揭”颁发工程给朋党后,上周召开的内阁会议有谈及官方信函外泄的事宜,认为是公务员泄露信函,有感事态严重。 据悉,目前有不少部长要求“申请”更换部门秘书长及官员,知情人士透露,12月将陆续有针对部门秘书长调任的消息公布。 知情人士透露,至少有8个部门“希望”调换秘书长,即乡村发展部、旅游、艺术及文化部、人力资源部、企业发展部、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工程部、教育部,以及通讯及多媒体部。 “不仅仅是8个部门,还有更多部门要求撤换官员。” 农长沙拉胡丁也是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他被指控“私相授受”事件后,曾经有一名诚信党领袖为他抱不平,指有“高官”扯后腿。 不仅如此,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日前末指农业内部出现“内奸”,蓄意在该部部长不知情之下,取消工程招标并将它“私相授受”。 但是,沙拉胡丁接受媒体访问时,自己则不愿意回应。 其实,财政部长林冠英早前就坦言,各政府部门存在“暗势力”扯后腿,让希盟执政面对许多阻碍。 当时,他说,希盟执政至今18个月,但有时候在宣布的政策后面对执行问题,阻力来自这些暗势力或公务员; 不过,林冠英相信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希盟政府肯定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他在担任槟州首席部长初期也面临过类似的情况。 副首相旺阿兹莎也曾提醒持有不同政见的公务员,不要扯后腿搞破坏。 她说,希盟政府知道有一批公务员是支持前朝政府,公务员可以持有不同政见,但为了服务人民,不应该以不同群体、种族及宗教的差异作为障碍。 旅游部因受到此影响,已有1年之久没有召开部门内阁后会议;该部秘书长依桑依萨早在10月1日,已在交通部走马上任,未有正式宣布,目前旅游部秘书长一职悬空。 其实,早在希盟执政后8个月,即出现第一次部门秘书长人事洗牌, 当时,政府首席秘书依斯迈巴卡指出,这次的部门秘书长人事变动,分别是因为出现职缺(原任者达到强制退休年龄或任期结束),还有因应部门之间的例常互调。 根据一名资深公务员透露,调任属正常程序,一些还未被确定调职何处的秘书长都会先安置在公共服务局内“游水”,公务员彼此间称之为“Berenang di...

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表示,世人最重要的任务是照顾活着的人,而不是把精力花在已逝者身上。 他说:“不过若从宗教角度来看,先知若面对非穆斯林的遗体,他也会给予尊重。这意味,只要不违反伊斯兰,先知从宗教角度尊敬已逝者。” “我想,我们不是执政党,可以用政党或个人角度处理。” “我想,只要不违法,我们应该需要尊重家属的意愿。” “我们没掌权,没有问题。” 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今日正式运回国。纳吉今日炮轰希盟政府批准陈平骨灰返马,更声称此事将加剧国内种族关系的紧张。 纳吉说,负责任的政府应该照顾国家的安宁与和平,而前朝国阵政府不允许陈平骨灰回国,必然有其道理。 “我们知道,许多大马人民对此课题十分看重和愤怒。 因此,我们当时不允许(陈平骨灰回国)。” 纳吉进一步表示,第14届大选之后,种族关系更加紧绷和敏感,因此他不解为何希盟政府依然做些有争议的事情,进而火上加油。 “为何希盟政府如此狗急跳墙,要允许陈平的骨灰在此时情悄悄地回国?” 纳吉也质问,“希盟政府里头的什么人批准这种事情?” “希盟政府去年建立日本英雄碑,引起许多人的愤怒。今年,你们是故意再来的吗?为了什么?” 纳吉也质问,“这种举动能够恢复日益萎缩的国家经济吗?” 在2013年9月16日在泰国合艾病逝的陈平,其老战友于509变天后组成“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 并经过一年的奔波,终在两个月前的916大马日,将其骨灰带返实兆远老家,完成其遗愿。 “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负责人蔡建福是在今日于怡保召开记者会,公布陈平骨灰已回家的消息,并指陈平的历史,正式画上圆满的句号。 他透露,陈平的骨灰其实已在2个月前的大马日,运抵实兆远,并在当天举行追思会, 而老战友们在陈平实兆远的老家前合照后,将骨灰带往红土坎本律华人义山,让陈平“拜祭”父母。 “老战友们过后也乘船到红土坎码头与邦咯岛之间的海域,将部分骨灰撒入大海,相隔2天后,将剩余骨灰撒到位于和丰的蒂蒂旺沙山脉山脚下,令陈平的一生正式画上句号。”...

反对党昨晚两度要求对妇女及家庭发展部拨款进行表决,以阻止拨款获得通过,但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在首轮的投票时,该拨款获得后座议员以32票对28票获得通过。 然而,国阵对此感到不满并要求进行第二轮投票,惟这一次因为有更多后座议员在场,最终以45票对28票获得通过。 这场长达45的闹剧是在国阵国会议员相信希盟不够后座议员支持,可以给对方一个惊吓的情况下,要求进行投票。 反对党领袖依斯邁沙比里是在妇女部副部长杨巧双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部门总结委员会阶段回答问题后,提出投票的要求。 随后,副议长拉昔响铃并开始进行投票,而希盟显然不够票数。现场可见在场的希盟议员开始拿起手机致电给同僚。 许多的后座议员已经外出用餐,这并非不寻常之事。 首次计票耗时20分钟,以致数名国阵医院高喊为何只有那么少国会议员在场,却需要那么久的时间来计票。 在取得胜利后,后座议员开始讽刺国阵议员,并询问对方自身领袖在何处? “黄日昇在哪里?浪费选票把他送进国会。” 巫统玲珑国会议员三苏安努亚则回应指反对党要给希盟一个教训。 “我们只是要给你们一个教训。” 他说,后座议员应该听从首相马哈迪的话,出席国会会议。 在投票结束后,国会下议院继续开会。 杨巧双较后在面子书贴文抨击在野党为了达到政治目的,不惜试图扼杀给孩童、伤健人士和长者的拨款。 “改天再玩政治,不要针对穷人玩弄政治,他们亟需每月的金钱援助!!” 另一边厢,亚依淡国会议员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昨晚也立即在面子书贴文,批评希盟政府不认真看待财政预算案,因为29位内阁部长当时都缺席国会。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部长是尊贵的副首相旺阿茲沙,部长确实简直‘不给脸’,倘若今晚财政预算案不获通过,一些西方国家肯定解散国会,举行大选。” “其实,执政党的任务是必须确保议会拥有足够的法定人数进行会议,同时更要确保明年度财政预算案获得通过。” “希盟部长及议员,为什么就不能认真一点,把正经事做好?”反对党今晚两度要求对妇女及家庭发展部拨款进行表决,以阻止拨款获得通过,惟最终还是无功而返。...

针对陈平骨灰今天运返大马事件,内政部副部长阿兹加曼今日放话,内政部从未接获任何的相关申请,因此会调查并对付涉及的人士。 根据《新海峡时报》报道,他强调希盟政府从未撤销陈平骨灰归国的禁令。 “迄今,我们没有接获任何申请。内政部不晓得陈平骨灰在9月16日返回大马,一如某家新闻网站所报道那样。” “当我们接获媒体等询问后,才知晓此事。” “这项调查将会核实指控真伪,那些把(陈平)骨灰带返和撒放的人,可以受到法律对付。” 在2013年9月16日在泰国合艾病逝的陈平,其老战友于509变天后组成“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 并经过一年的奔波,终在两个月前的916大马日,将其骨灰带返实兆远老家,完成其遗愿。 “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负责人蔡建福是在今日于怡保召开记者会,公布陈平骨灰已回家的消息,并指陈平的历史,正式画上圆满的句号。 他透露,陈平的骨灰其实已在2个月前的大马日,运抵实兆远,并在当天举行追思会, 而老战友们在陈平实兆远的老家前合照后,将骨灰带往红土坎本律华人义山,让陈平“拜祭”父母。 “老战友们过后也乘船到红土坎码头与邦咯岛之间的海域,将部分骨灰撒入大海,相隔2天后,将剩余骨灰撒到位于和丰的蒂蒂旺沙山脉山脚下,令陈平的一生正式画上句号。” 另外蔡建福也强调,协助陈平骨灰回国并非要让希盟政府难看,而且他相信希盟政府与国阵前朝政府不同。 蔡建福周二在怡保召开记者会时表示,陈平6年前逝世时国阵政府严防马泰边境,禁止陈平骨灰归国。 但当时媒体曾报道,马哈迪和安华都认为当局应该允许陈平骨灰回国。 蔡建福也说,“509变天后,马哈迪当了首相,情况应该变化了。” “我们不是犯法,马哈迪也说可以运(骨灰)回来嘛……我们对希盟充满希望,也真的(把骨灰)运回来了。” “我们相信这个政府不对付我们,我们对希盟有希望,有信心。” “这么老了要捉就捉” 在旁的另一名老战友许育(74岁)笑言,就算政府真的要对付他们,最多也只能把年迈的他们捉走。 “我们都这样老了,捉不就捉咯,我们都80多岁了。”...

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今日正式运回国。纳吉今日炮轰希盟政府批准陈平骨灰返马,更声称此事将加剧国内种族关系的紧张。 纳吉说,负责任的政府应该照顾国家的安宁与和平,而前朝国阵政府不允许陈平骨灰回国,必然有其道理。 “我们知道,许多大马人民对此课题十分看重和愤怒。 因此,我们当时不允许(陈平骨灰回国)。” 纳吉进一步表示,第14届大选之后,种族关系更加紧绷和敏感,因此他不解为何希盟政府依然做些有争议的事情,进而火上加油。 “为何希盟政府如此狗急跳墙,要允许陈平的骨灰在此时情悄悄地回国?” 纳吉也质问,“希盟政府里头的什么人批准这种事情?” “希盟政府去年建立日本英雄碑,引起许多人的愤怒。今年,你们是故意再来的吗?为了什么?” 纳吉也质问,“这种举动能够恢复日益萎缩的国家经济吗?” 在2013年9月16日在泰国合艾病逝的陈平,其老战友于509变天后组成“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 并经过一年的奔波,终在两个月前的916大马日,将其骨灰带返实兆远老家,完成其遗愿。 “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负责人蔡建福是在今日于怡保召开记者会,公布陈平骨灰已回家的消息,并指陈平的历史,正式画上圆满的句号。 他透露,陈平的骨灰其实已在2个月前的大马日,运抵实兆远,并在当天举行追思会, 而老战友们在陈平实兆远的老家前合照后,将骨灰带往红土坎本律华人义山,让陈平“拜祭”父母。 “老战友们过后也乘船到红土坎码头与邦咯岛之间的海域,将部分骨灰撒入大海,相隔2天后,将剩余骨灰撒到位于和丰的蒂蒂旺沙山脉山脚下,令陈平的一生正式画上句号。” 另外蔡建福也强调,协助陈平骨灰回国并非要让希盟政府难看,而且他相信希盟政府与国阵前朝政府不同。 蔡建福周二在怡保召开记者会时表示,陈平6年前逝世时国阵政府严防马泰边境,禁止陈平骨灰归国。 但当时媒体曾报道,马哈迪和安华都认为当局应该允许陈平骨灰回国。 蔡建福也说,“509变天后,马哈迪当了首相,情况应该变化了。” “我们不是犯法,马哈迪也说可以运(骨灰)回来嘛……我们对希盟充满希望,也真的(把骨灰)运回来了。”...

大马穆斯林消费人协会主席拿督纳辛佐汉今日建议政府和地方政府应该共同商讨制定一项严禁人们公开饮酒的特别法律。 他认为,由于因饮酒而引起的社会问题日益严重,因此法令的制定是必要的。 “国会议员需要将该法案带上国会,而地方当局也应该积极和更严格的执法,因为饮酒引发很多与周围人争吵、危险驾驶导致发生意外等事件。” 他向马新社说,大马应该效仿澳洲和英国等国家严禁公开销售和饮酒,只能在店里饮用,也不能用酒瓶喝,必须要用杯喝。 他是针对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指该部无权禁止民众在特定场所喝酒,这是地方政府的权限问题,如是回应。 促投报公开喝酒 他促请公众若发现有人在公共场所公开喝酒,而不是在规定的场所内饮酒,就向地方政府作出投报,以便采取严厉的行动。 “这是因为饮酒涉及种族和宗教敏感性问题,彷佛不尊重他人。” 与此同时,大马消费人协会联合会副主席莫哈末尤索夫则认为地方当局应该加强如禁止在餐馆和食店喝酒的禁酒区管制。 “地方当局有权收紧无酒精区,他们可以监督卖酒和喝酒的场所,诸如禁止咖啡店和餐馆卖酒。” 他也认为应该对公开饮酒行为施于高罚款,好比新加坡般处以最高1万新元的罚款。

1 min read

大马第五任首相敦阿都拉他于今日庆祝80岁诞辰,引来网友们亲切祝福“伯拉”(Pak Lah)生日快乐,寿比南山! 虽然阿都拉打从2009年4月2日就卸下首相一职, 但他亲切温和的形象,让网友们纷纷在面子书专页Penang Kini为他献上生日祝福。 在短短5小时内,就吸引1万多位网友按赞,480多条留言祝福他健康及长命百岁。 身为土生土长槟城人的他是于1939年11月26日出世,曾任我国第五任首相(2003-2009)。 由于他在任期内积极肃贪,因此有“廉洁之父”之称。 此外,身为阿都拉女婿的巫统林茂国会议员凯里更是在今早10时就在IG祝岳父80岁生日快乐:愿上苍每天保佑你。

1 min read

巫统署理主席拿督莫哈末哈山今日针对错置“五角星”国旗事件,直指至今仍有人民不珍惜国家和自己的身份。 莫哈末哈山今日在面子书撰文时说,国家独立已62年,仍有人民不了解我国辉煌条纹背后的真实象征和精神,实在让人遗憾。 “大马国旗的新月和星星,象征伊斯兰在我国的地位, 而14角星代表马来西亚13个州属与联邦直辖区,而14角星的深层含义是所有州属承认伊斯兰在我国的地位。” 他说,尽管有人质疑这5角星的设计含有种族或共产主义元素,但他觉得这比较像是无知所致。 “无知,是因为我们没关心和真正关爱这个国家, 我们将数十年来所争取到的繁荣视为理所当然。” 他也感谢马来西篮球总会(MABA)昨晚为此事迅速道歉。 “不过篮总也该意识到,国民有权质疑昨晚发生的失误。 “这是因为篮总被看做由特定族群所垄断,也不尊重我国身份。 “篮总在面子书专页只上传英文和中文道歉启事,而比赛的海报也只放大英文和华文字。 “虽然只是15岁以下的球员比赛,但听闻昨晚的仪式也不用国语(马来文)进行。 “更羞耻的是,篮总道歉启事只有中英文。 “若篮总想要全民原谅,它应该藉着尊重国语和辉煌条纹,进而树立榜样。”

在2013年9月16日在泰国合艾病逝的陈平,其老战友于509变天后组成“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并经过一年的奔波,终在两个月前的916大马日,将其骨灰带返实兆远老家,完成其遗愿。 “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负责人蔡建福是在今日于怡保召开记者会,公布陈平骨灰已回家的消息,并指陈平的历史,正式画上圆满的句号。 他透露,陈平的骨灰其实已在2个月前的大马日,运抵实兆远,并在当天举行追思会, 而老战友们在陈平实兆远的老家前合照后,将骨灰带往红土坎本律华人义山,让陈平“拜祭”父母。 “老战友们过后也乘船到红土坎码头与邦咯岛之间的海域,将部分骨灰撒入大海,相隔2天后,将剩余骨灰撒到位于和丰的蒂蒂旺沙山脉山脚下,令陈平的一生正式画上句号。” 另外蔡建福也强调,协助陈平骨灰回国并非要让希盟政府难看,而且他相信希盟政府与国阵前朝政府不同。 蔡建福周二在怡保召开记者会时表示,陈平6年前逝世时国阵政府严防马泰边境,禁止陈平骨灰归国。 但当时媒体曾报道,马哈迪和安华都认为当局应该允许陈平骨灰回国。 蔡建福也说,“509变天后,马哈迪当了首相,情况应该变化了。” “我们不是犯法,马哈迪也说可以运(骨灰)回来嘛……我们对希盟充满希望,也真的(把骨灰)运回来了。” “我们相信这个政府不对付我们,我们对希盟有希望,有信心。” “这么老了要捉就捉” 在旁的另一名老战友许育(74岁)笑言,就算政府真的要对付他们,最多也只能把年迈的他们捉走。 “我们都这样老了,捉不就捉咯,我们都80多岁了。” 另一名小组负责人汤毅(82岁)相信,新政府会有新作风,不像国阵以前那样禁止陈平回国。 “如果好像过去一样,那么人民(在大选)推翻国阵不就做错了?”

前马共总书记陈平他在逝世6年后终于回到家乡实兆远,完成生前想要“生于斯,死于斯”回到大马的心愿。 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发言人蔡建福周二在怡保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这项消息。 根据《光华日报》报道,陈平的骨灰于今年9月16日,已从泰国运回家乡实兆远,一部分洒在离开红土坎约3公里之遥的大海,一部份洒在中央主干山脉山脚森林处。 当天来自外国和全马各地的亲属友好、老友和同志们一百多人,在怡保举办庄严的仪式,堂堂正正的迎接陈平回家,实现了他生前的心愿,也实现了我们大家的共同愿望。 运送骨灰的车子途径陈平位于实兆远老家、陈平父母和哥哥嫂嫂的总坟所在的实兆远华人义山,算是完成了陈平的遗愿。 原名王文华的陈平,17岁参与马来亚共产党,24岁受委为马共总书记,进行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反英殖民地统治斗争,过后得到英国协助,进行反日本侵略游击战。 1955年华玲会谈破裂后进入森林抗战,陈平自此销声匿迹,在1989年与大马政府签订和平协议时才再次露面。 陈平是于2013年9月16日在泰国曼谷一家医院因癌症病逝,享年89岁。 他生前曾表示想回到大马终老,但时任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坚决拒绝让陈平的骨灰,带返大马安葬。 由于被政府禁止回国,其骨灰暂时安奉在其生前在曼谷的最后居所。 他生前曾表露想要“生于斯、死于斯”、回到大马终老。 以下是陈平遗书全文: 我的遗愿 我亲爱的同志们、我亲爱的同胞们: 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人世。 原本我打算将后事交由亲人办理并静静地离开,但2011年10月初媒体误传我病危造成的影响,使我感到有需要留下这封信。 自从我加入马来亚共产党并最终成为其总书记,我已将我的身心完全付托给党所代表的事业,即是: 为建议一个基于社会主义理想的更公平、更美好的社会而奋斗。现在,随着我的逝世,该是时候将我的躯体归还给我的家人。 我感到无限欣慰,孩子们愿意照顾一个在他们出世后就一直无法提供家庭关爱、温暖和保护的父亲。 可惜我只能在放下政治和公众责任之后,才能作为父亲回馈他们的爱。奈何那却是在我已无任何剩余生命可以给与他们的时刻。...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