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1 min read

随着政府在新年期间允许国人返乡过节后,许多人都会趁此机会跨州返乡与老同学相聚。 尽管如此,一群来自雪州的年轻人,在新年期间与家人团聚后无所事事,于是便找了几个老朋友在家中玩去扑克牌”射龙门”有一种,结果引发新冠肺炎感染群,而12人当中11人中招。 根据行动党无拉港特别行动队队长李凯鸣,他昨天在面子书分享一个当地的确诊个案,指这12名都是年轻人参与。 他形容,这些年轻人在“桌上玩射龙门,在桌下就中Tiang”,在相聚其中11人相继确诊新冠肺炎,唯一幸免的是1名全程戴着口罩的年轻人。 他表示,其中1名确诊的年轻人推算出是年初三回家乡时跟老同学们团聚时中招,更坦言没想到这病毒这么恐怖。 “因为这年轻人说在年初六时就有人在WhatsApps群内提出出现冠病症状,其中一名老同学因为家里的老人家有发烧感冒症状而先去做检验,宣告确诊。” 他强调,随后几天就陆陆续续有同群朋友证实中招,而求助者当时已经回来雪州,并在年初七开始喉咙痛和干咳。 “尽管求助者的自检呈阴性结果,惟仍选择马上在房内隔离,奈何全家进行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PCR)后,自己和儿子确诊,循环数阀值(CT Value)分别是25和22。” 他表示,由于妻子的报告暂时报告呈阴,故两父子一起在房内隔离,同时,求助者向消毒团队提及,群聚的12人当中,唯一没有感染的是在聚会时全程戴着口罩的朋友。 对此,李凯鸣也奉劝求助者,为了尊重朋友所以要求不报家乡地点和其他朋友有多少家人受感染,仅说不庆幸整班朋友都已接种了3剂疫苗,全都属于轻症。 “现在马来西亚疫情大爆发完全没有一个地方是100%安全的,只要离开家门就一定要戴好口罩,口罩已经是我们的最后一道防线。” 他指出,家中目前只有妻子的冠病检测报告呈阴,暂时未确诊。至于两父子确诊后则居家隔离。 “在上述确诊事件中,所幸所有群聚者都已完成接种第三剂疫苗加强针,所以,确诊后仅出现轻微症状。”

一名妇女因为与丈夫在多年前离婚后,被吉隆坡高庭在2021年的3月谕令其3名孩子归母亲抚养,但却因为丈夫在入狱后让她苦寻孩子下落多年,结果她却在近期获悉孩子未经其同意下被改教。 根据报道,行动党峇眼达南州议员沙迪斯与大马印裔之声主席大卫今日在威北警察总部报案后,连同这名35岁华印混血母亲罗秀虹召开记者会,控诉警方未遵从去年法庭的庭令,把3名孩子交给玻璃市的宗教局。 罗秀虹泪崩表示,尽管法庭已发出谕令3名孩子归她,但警方在此事件上没有依庭令采取行动。 对此,罗秀虹泪流要求警方,按庭令采取行动,把交托给玻璃市宗教局的3名孩子归还予她。 她也声泪俱下透露,在她与丈夫离婚后就到云顶找到了工作,并获庭令扶养孩子,然而最近她才发现孩子被改教。 她也申诉,本身为了寻找孩子下落,到5间警局报案却被当“人球”,最终也才获悉前夫在吉兰丹被捕并於马章监狱,唯孩子当时不知去向。 对此,沙迪斯也在记者会上向警方喊话,值必须专业处理,且需根据庭令採取行动将罗氏的3名孩子带到警局。 他强调,警方不不能在此案上“耍太极”,由于案件是在打昔汝莪发生,故要求警方採取行动。 此外,他也引用联邦法院今年1月26日驳回雪州宗教理事会和雪州改教注册局,要求恢复5名遭父亲单方面申请改信伊斯兰儿童的穆斯林身分上诉一案表示,这一宣判表明,18岁以下孩子改教需获父母双方同意,父亲或母亲不能单方面为孩子改教。 “无论如何,罗秀虹孩子的情况根本与宗教局无关,因母亲是穆斯林,也没有理由前往宗教局处理任何事务处理。” 根据报道,罗秀虹是在2008年与一名信奉兴都教的男子结婚,随后并育有一对14岁双胞胎女儿及1名10岁儿子。 然而,她与丈夫於2019年离婚后,程序期间孩子却没交托给她,多次寻找不果。 另一方面,大卫质问警方,为何不依庭令行动,特别是孩子的父亲身在监牢里,孩子却在宗教局里。 “因此,这是否宗教局变成了福利局?” “这类涉及未成年孩子案件,理应交由福利局处理,而不是宗教局。”

1 min read

随着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在农历新年期间再爆发后,自助冠病测试剂盒(RTK)如今再度成为大部分民众的抢手货。 然而,近日来从社交媒体上可见,部分网民认为,自己在使用自助冠病测试剂盒做检测时都认为“不准”的消息。 对此,行动党无拉港特别行动队队长李凯鸣今日在面子书分享了一则有关一名确诊者的真人真事,并解释为何某些牌子的检测一条线某些两条线。 根据这名不幸染疫男子的说法,他是有气管敏感的人,尽管平时都会有一两声咳嗽,但是不知何故他的咳嗽声在最近却繁密了。 于是,为求安心,他就连续5次试用了不同牌子的自助冠病测试剂盒进行检测。 然而,5次检测出来的结果却令人费解,因为他在经过无数次检测后,最终结果是“2次呈阳,3次呈阴”。 最终,他去医院接受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检测证实染疫,而CT值为32以上。 对此,李凯鸣指出,这是因为CT值越高,也代表需要越多时间与循环。 “而病毒需要放大很多倍才能被偵測到,CT值越高代表病毒含量较为少。” “我在8/2下午之后,开始咳嗽频密了,就想着test一下给自己安心,就拿公司的test kit出来test (口水te),一test就positive。” “半小时过后,我就拿另一个牌子(桶鼻孔)出来test,哪里知道出现negative。” “我立即再拿公司的来test(口水),还是positive。 “之后就想到既然口水positive的话,其他牌子一样是positive,就立刻那和第二同一个牌子但用口水方式再test,结果,negative。” “可能因为这样,所以普通test kit test不准” “所以,我认为CT值越高越难被RTK验出来,因此建议有症状者去做个PCR test。”...

1 min read

较早前,卫生部长凯里在推特发帖表示,指自从大马政府在开始推行接种加强剂后,截止目前为止有超过80%的华裔参与,相反的有关加强针在脸书的宣导工作仍要加强,因为巫裔的接种率低于50%。 针对此事,一名来自博特拉大学(UPM)公共卫生专家兼博士哈丽玛杜丝直言,大马华裔之所以成为接种加强针率最高群体,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华裔较注重自身健康。 相反的,她认为有鉴于巫裔成为最脆弱的接种群体,接种他们被一些政党人士误导,利用宗教来拒绝接种加强剂。 “我认为,国内一些政党利用宗教来散播有关冠病的信息,这也是导致到巫裔成为最脆弱和最容易拒绝疫苗的群体。” “然而,基于国内的一项研究指大多数重视健康的社群是华裔,这也反映出国内预计最长寿命的族群是华裔。” “因为在老年人中,进行最多休闲活动的也是华裔社群。” “注重健康同时也是华裔加强针接种率最高的原因之一。” 此外,她也赞扬华裔明智地选择可靠信息,所以加强针的接种率最高。 “我认为,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应该已经知道如何在正确的信息之间做选择,特别是涉及健康的信息。” 根据凯里,尽管加强针的每日接种率有回升的迹象,因此他呼吁民众尽快接种加强针,以得到最佳的保护,特别是在奥密克戎(Omicron)感染潮下。

1 min read

自从民兴党在去年12月开始宣布西渡马来半岛后,该党副主席王鸿俊负责领军专门在雪兰莪与其他州属招揽行动党失意份子,更是多次攻击希盟,进而导致两党的关系逐渐出现裂缝。 在被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批评“抢地盘”后,作为民兴党过去的盟友,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今日呼吁该党是时候收手,并回头是岸放下恩怨,在大帐篷精神下与其他在野党合作,应对来届大选。 根据陈泓缣,他今日发文告时强调,王鸿俊领军下西渡半岛却频频枪口对内,出言攻击行动党,甚至不顾盟党友情。 “他甚至积极在槟城雪兰莪招揽行动党的失意份子,他以为占据道德制高点,批评希盟与巫统政府签署跨党派合作备忘录,还形容希盟投降于巫统政府。” “然而,翻开2021年砂拉越选举时,王鸿俊宣称华裔可以当造王者,给力民兴党后,就倾向跟砂盟(GPS)筹组联邦政府。” “请问现在砂盟是与谁合作?就是王鸿俊口中的三大极端政党:土著团党、巫统和伊党。那么,王鸿俊岂不是绕了一大圈粉饰自己,美其名与砂盟成为婆罗洲阵营。” “然后与巫统、土团党和伊党在选后要同一屋檐下执政?他凭什么抨击希盟签署跨党派备忘录有失原则?” 他指出,自民兴党西渡半岛以来,只有王鸿俊高调出击,不见其他民兴党领袖配合,正是瞄准城市华裔选民厌倦目前困局。 他也认为,王鸿俊只是在推销新瓶所装的旧酒,目标就是选后联手砂盟,再和目前的执政联盟结盟。 对此,陈泓缣提醒王鸿俊,别沉醉于造王者论述,其实心知大选时单打独斗不能凭一己之力胜选,只能拿一些议席待价而沽。 “这样的心态跟沙巴国家团结党(STAR)的杰菲里吉丁岸没两样。 尽管如此,他尊重民兴党不签署备忘录的立场,但备忘录显而易见已经出现正面效果。 “沙巴过去一直争取自主权。如今在希盟支持下,联邦宪法恢复沙巴、砂拉越及半岛三邦平等地位,随着修宪案通过,昨日获得元首御准正式生效。” “民众一直厌恶的政治人物跳槽,终于在3月国会迎来曙光。” “朝野将联手推动反跳槽法令,让选后政治人物能专心服务人民,抗疫拼经济,而不是每天玩数字游戏,打击民众对政治体制的信心。”劝告“回头是岸” 他也强调,王鸿俊曾在行动党旗帜下,2013年大选赢得里卡士州席。 “别忘记,你自己确实是带席跳槽,这是铁一般的历史事实,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虽然希盟与民兴党同属一阵线,但王鸿俊一直有意打击行动党,甚至有意拿下行动党掌握的议席。” “但是,行动党会坚持与民同在,无论有何政治变化,行动党坚守原则,不接受青蛙跳槽。” 最后,他再度奉劝,民兴党内“一部分人”回头是岸,放下对公正党安华的不满,乃至对行动党的恩怨,进而效仿统民党和希盟结盟,一同备战第15届大选。...

1 min read

继较早前土团党与巫统针对州选问题引发骂战之后,如今更是越演越烈!土团党主席党主席慕尤丁今天再度开腔逐一胪列法庭所鉴定的前首相纳吉私用公帑事例,包括还信用卡账单、装修房屋和自我宣传等,总金额近650万令吉。 他今天在面子书发帖文,嘲讽纳吉宣称动用SRC公司资金乃“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简称CSR),但此CSR却非彼CSR。 他也直言,纳吉的CSR乃是Crook's Self en-Richment,即“骗子的自我致富”。 “还有数千万令吉用在个人和政治用途!没错!一些钱给了孤儿,但比起他个人和政治用途(的金额),这只是一笔小数目。” “这还不包括SRC公司从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贷款而来,已消失的40亿令吉。政府最终不得不还款。” “因为在纳吉担任首相和财政部长时,政府担保了这笔贷款。这就是纳吉的CSR——骗子的自我致富!” 另外,慕尤丁也不忘在贴文中引述上诉庭的裁决,指纳吉的行为无关国家利益,而是“国家之耻”。 他也重申,所谓的“叛徒”不是他,而是巫统的法庭簇群。 “纳吉一再指责我背信弃义,但没有法庭宣判我犯下任何罪行。” “他还问我为人民花了多少钱。在我担任首相时,我准备了5300亿令吉的各种援助计划和经济刺激措施。没有一分钱进到我的银行账户。” “跟他不一样,数十亿令吉进了他的银行账户中。这就是你的老板。” “我的老板”(Bossku)是纳吉自我宣传的名号。

1 min read

有鉴于民众在农历新年期间发生多宗因为燃放鞭炮与烟花而造成悲剧,警方今日正式宣布,民众在来临的正月十五元宵节快乐,即下周二(15日)售卖/燃放鞭炮与烟花。 根据全国警察刑事调查局总监督斯里加里尔发表声明提醒民众,由于大马法律禁止在欢庆佳节期间拥有、出售、购买及燃放炮竹及烟花,因此民众在庆祝农历新年期间也不能例外。 他表示,除了“POP POP”和“Happy Boom”不会构成生命危险的烟火及爆竹,公民众禁止在所有佳节期间燃放其他炮竹。 “这也包括农历新年与元宵节,拥有、出售、购买与玩鞭炮及烟花。” “但是,业者需要依法获得相关警区总部的准证,才能出售“POP POP”和“Happy Boom”这两类烟火及爆竹。” 他强调,违法者一律可在1957年法令(宪法207法令)第7与第8条文查案,罪名成立者可被判监禁7年、罚款一万令吉,或两者兼施。 “至于玩耍或燃放禁止的鞭包与烟花,可在1955年轻微罪行法令第3(5)条文下,被判监禁不超过一个月、罚款100令吉或两者兼施。” “对此,警方呼吁民众务必守法,确保社会和谐与和平,以免不愉快事件的发生。

1 min read

在去年10月初爆发的“潘多拉文件”(Pandora Papers)揭露,部分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和富贾设有岸外公司或账户,这包括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前财政部长达因、财政部副部长亚玛尼、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西港控股公司的执行董事长颜纳林甘等。 随后,反对党国会议员曾在国会下议院向议长阿兹哈提出要辩论之际,却被后者驳回。 针对此事,当时有份向阿兹哈提出辩论“潘多拉文件”的公正党主席兼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今日在进一步揭露,指控部份人士资助特定政党,以阻止反腐败的改革。 根据报道,尽管安华接受媒体专访时并未点名任何人,但他认为,若他愿意向这些人妥协,他如今已出任首相。 安华表示,自己在为了反贪污的斗争上,冒了一个很大的风险。 “我们不要低估政治的可能。一些人获得资助参选,纯粹为了破坏改革议程。” “我承认这不容易,没错,我承认自己的努力还没完全开花结果。” “但是,如果我妥协,自己早就成为首相了!” 他也揭露,由于这些金主因其强烈的反腐败立场,进而导致拒他于门外。 “我显然不受(金主)欢迎,因为只要是由安华领导,这些大人物就难以帮助公正党。” “坦白讲,我能够与所有人交朋友,但若对此(腐败)妥协,将会摧毁这个国家。” 此外,他也表示,自己对潘多拉文件的批评,也导致他失去企业家的支持。 “(当时)议长(阿兹哈)禁止我谈论此事,但我要这么做,因为这攸关国家利益。” “数十亿令吉被带到国外,而这些人现今想成为英雄。” “那些想要‘拯救马来人’的人,正是那些将巨款带出国门的人。” “他们有支持者,因为他们有钱。,因为他们获得企业家的帮助。” 根据潘多拉文件揭秘这是是由一名匿名者透过2.94太字节(TB)的档案,分享给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1 min read

随着卫生部长凯里在较早前宣布,政府已允许所有接种科兴疫苗的人士选择与接种相同品牌的加强针后,如今民众终于可以开始直接登门(walk-in)接种了。 根据隶属卫生部管辖的ProtectHealth Corporation有限公司为科兴接种者送“情人节礼物”。 根据文告,那些已经接种科兴疫苗(第一和第二剂)的民众,从2月14日起到国家新冠肺炎免疫计划下的任何疫苗接种中心(PPVs)接种同一品牌的加强针(第3剂)。 声明表示,有资格接种加强针并打算接受科兴疫苗的人士可以浏览www.protecthealth.com.my 查询接种中心的名单。 “从2月14日起,所有Protect Health旗下私人医药机构的外展疫苗接种中心将提供免费接种科兴(Sinovac)疫苗服务。” “对此,民众民众在当天直接上门登门(walk-in)接种科兴加强剂。” “因为这一举措是与卫生部长凯里与2月7日发表的谈话一致,即开放让所有人选择加强剂的疫苗种类。” “因此,那些符合资格,并希望获得科兴疫苗加强剂的人士,可在 ProtectHealth 网站上查看外展接种中心的列表。 ” 此外,文告也宣布,所有该公司旗下的外展疫苗接种中心,都将提供免费接种科兴疫苗的服务。 此前,凯里曾表明,政府此举是为了消除民众对混打辉瑞和阿斯利康疫苗的犹豫不决。 凯里说,有大约350万名科兴疫苗接种者尚未接种加强针。 “然而,卫生部仍然建议科兴疫苗接种者注射辉瑞疫苗加强针,因为它提供了更高的防护效果。”

1 min read

尽管统民党(MUDA)日前获得诚信党分配到优景镇州议席,但柔州公正党领袖却开声要求“归还”结果导致两党在社交媒体上互相批评。 针对此事,统民党主席赛沙迪今日公开向公正党致歉,并表示随着该党已经与诚信党和行动党签署选举协议,因此他们将会继续捍卫所分配到的议席。 根据报道,赛沙迪昨晚在孟沙主持统民党推介礼时强调,尽管引来公正党不满,但该党不会就此放弃,更誓言将捍卫从行动党和诚信党所分配到的州议席。 “我们已经与诚信党和行动党签署了选举契约,因为我们会捍卫(优景镇议席)。” “因此。我们会捍卫我们所签署的协定。” 另一方面,赛沙迪也避谈与公正党谈判议席的进展。 他强调,此事应该闭门协商,一旦有了结果就会通知媒体。 他透露,统民党其实早已回应公正党,而且只要求三个议席。 “我想这件事最好还是闭门处理,但统民党其实也回应公正党很久了。” “在这件事上,统民党确实只要求三个议席,但最重要的还是先闭门讨论。” 他指出,面对公正党的批评,统民党会勇于认错和改进,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专注为柔佛带来改变。 “有关于(与公正党)的冲突,我的作风是我们做错了,我们就道歉。” “公正党领袖提出批评,我们坦然接受,我们会从中学习。” “但是,现在最好是专注为柔佛带来改变,这才是最重要的。” 询及统民党是否也会与民兴党协商议席,赛沙迪同样表示,先闭门协商,时机成熟就会公布消息。 根据媒体报道,MUDA昨晚举行推介礼并公布领导层完整名单,尽管民兴党、行动党和诚信党皆有代表赏脸出席,但却唯独少了公正党与斗士党。 对此,赛沙迪叮咛党领导层与党员必须虚心受教,必须懂得分清谁是敌谁是友。 他表明,要改变马来西亚,不能只空口高谈抗争,而是需要建立桥梁和合作关系。 “我们不能傲慢,虽然有时可以有点狂野,但请务必记住要整顿和改变马来西亚。” “我们需要(各党之间)的团结,我们需要把朋友串联在一起。”...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