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随着柔佛州选即将在3月12日全面开打,前首相敦马哈迪今日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一封“致柔佛选民的公开信”,提醒柔佛选民,不要对即将来举行的柔佛州选掉以轻心。他在信函中指出,这场州选很重要,因为会对马来西亚政治和即将举行的全国大选产生巨大影响。“柔佛州选的结果将对大选产生巨大影响,不能掉以轻心。”他续说,一些选民误解,以为柔佛州选不会对他们产生任何影响。“大家的投票将决定哪一方将领导柔佛州政府,重要的是所做出的选择除了需要造福人民外,也不会损害种族、宗教和家园。”“我也深知大家之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无论谁赢下柔州选举都不会对国家政权造成影响。”“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柔州选举对于来届全国大选的影响是巨大的,这点人民不能掉以轻心。”“这场州选是由法庭帮和巫统盗贼所策划的。他们的目的是,在第15届大选之前,巩固他们在各州的地位。”他宣称,法庭帮将利用下届大选的胜利和地位,来解决他们所面临的法庭案件。此外,他也认同选民的观点,即法庭帮没有代表在柔佛州选竞选。“这是真的,不过那些代表巫统和国阵上阵的,将为法庭帮增加势力。”他提醒柔佛选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时,他们拒绝了巫统和国阵候选人,因为他们为前首相(纳吉)涉及的一马发展公司丑闻辩护。他补充,巫统和国阵依然捍卫盗贼统治。他也邀请选民也加入柔佛州选战局,努力阻止盗贼和法庭帮达到他们的目的。“我相信,柔佛选民也会和斗士党一起阻止他们的计划。”柔佛州选将是斗士党在去年7月获得注册批准后,参加的第一场州选。上周,斗士党总裁慕克里宣布,斗士党将在柔佛州选单打独斗,在56个州议席中上阵42席,不会不与其他政党联盟。

尽管在昨天行动党原任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连同其他4名被除名的原任州议员联署表明愿意接受党中央的决议,但柔佛行动党换将风波如今似乎仍未平息,根据陈泓宾,他如今控诉自己当初被州主席刘镇东除名,皆因与党内的派系问题有关。他认为,刘镇东身为一州之首不应针对被标签为他盟友的州议员,将他们调离原区或遭除名。他直言,刘镇东此举对其他人来说并不公平同时,更质问指是否因此与刘镇东心存芥蒂一事,他回应说:“我自认与刘镇东没有任何深仇大恨。”“就算是有(深仇大恨),我认为镇东身为州主席,一州之首,他是不是应该放下私人恩怨?顾全大局,在这次的州选做最好的布局。”“即使他跟我有深仇大恨,杀父仇人都好,为何要牵扯其他人?”“今天被标签为我的盟友的人,都是在选区努力耕耘为党服务,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献议被调离原区或被除名,我觉得对他们来说不公平。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很好的解释为什么。”“然而,事实上综合了各方的意见,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派系的问题。”“若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你对我陈泓宾一个人就好了,那关其他人什么事?为什么要把这么多人拖下水?”他相信,这么做会对行动党带来很大的伤害,或多或少会对党在州选的胜算带来影响,甚至会影响全国大选的成绩。“如果刘镇东能够放下私人恩怨,他可能可以达致更高的成就。”另一方面,陈泓宾坦言,从去年的行动党柔州党选,至今时今日的州选举,党内部的分歧点在于要走怎么样的路线。“我们认为深耕选区是胜选的秘诀,有些人是不相信,或不屑这一路线,他们认为耍耍嘴炮,发发文告,漂亮的排兵布阵,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就能够赢了。”他强调,有党内的领袖甚至对勤恳进入马来甘榜服务的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不屑,甚至听信耳语,污蔑后者没有做工。尽管如此,陈泓宾表示,身为州主席的刘镇东在即将来临的州选上阵的无可厚非的事,若刘镇东要参选,所有原任或潜在候选人都必须让路。同时,他也预测,刘镇东若上阵柔州选,将会选择行动党全柔中胜算最高的选区——士姑来。他也坦言,行动党这次面对的是逆风战,在士气不高的情况下,刘镇东必须身先士卒,冲锋陷阵,这样多少能够带动党内的士气。他预测,刘镇东会上阵士姑来,是基于行动党于上届大选,在该选区获得最多的多数票,是该党胜算最高的选区。陈泓宾在第14届大选时赢得4万7359张选票,得票率达79.47%,击退仅获1万2233张选票的国大党候选人——卡南,多数票为3万5120张。

1 min read

柔佛州选在即巫统如今“出师不利”,位于丰盛港区部的办公室遭人破门而入行窃,多个重要物品包括选战资料等被盗走! 根据报道,丰盛港区部的办公室爆失窃案,当中偷走6部手机,甚至连办公室内装有贵重物品的白色包包也不翼而飞。 巫统丰盛港区部女青年团团长丽娜法哈娜今日证实,该区部办公室遭遇盗窃案。 她透露,正当自己于周一(14日)上午8时与另一名职员到办公室准备工作时,突然发现办公室的大门未锁,门锁更被人破坏。 “当我看到办公室大门门锁已被破坏后,才发现里面一个装有6部诺基亚手机全不见了。” 除了手机,其他物品如10张各家电信公司的手机SIM卡、柔佛州选资料、工作人员慰劳券和一份工作人员名单及态度报告的包包同样也被盗走。 对此,丽娜法哈娜指这是“非一般”的行窃,因为白色包包旁摆放的数台笔记本电脑,原封不动的摆放在原位。 “而且,我的办公室内也看似一切正常,也没有被翻得乱七八糟。” 无论如何,丰盛港警区主任西里尔艾德华表示,该警区已经接获失窃案投报,并且已经展开调查。

随着雪州目前在巴生区已有4间独中已出现有更多人寻求所需的学校后,雪州务大臣阿米鲁丁如今为州内华社捎来佳音,宣布希盟州政府将会再增建一所华文独立中学。 根据报道,阿米鲁丁认为,这是为了以取得更良好的教育发展。 他表示,州政府常年拨款7800万令吉作为教育拨款和用途,同时根据所需关注的事项分配这些款项。 “所以,雪州今后计划在州内再兴建一所华文独中。” 报道指出,雪州目前共有4间独中,皆坐落在巴生区,分别是滨华独中、兴华独中、光华独中和中华独中。 对此,阿米鲁丁在八打灵育群华小礼堂举办的“人民公正党新春晚宴”上致词时表示,自己明白更多人寻求所需的学校。 “所以,我相信雪州在不久的将来可再增添一间新独中,以便取得更良好的教育发展。” 根据记录,雪州政府自2009年起制度化教育拨款给各源流学校,依据各校的需求和学生人数发出相应的款项,作为提升和维修基本建设用途,让孩子们在安心舒适的环境学习知识。 此外,州政府在2021年杪发放2320万令吉的特别拨款,援助637间各源流学校。 这也包括114间华小获得600万令吉、4所独中200万令吉、国民型中学和教会学校100万令吉。

就在柔佛行动党爆发州选换将内斗风波长达两个星期之后,如今5位遭撤换上阵州选的原任州议员参与联署正式表态,他们将尊重和服从党领导层关于柔佛州选的决定。 根据文告,这五名原任议员是陈泓宾(士姑来)、黄益豪(文打烟)、邹裕豪(柏岭)、黄俊历(东甲)与杨敦祥(北干那那)。 文告证实,他们5人确实在上星期三(2月9日)前往吉隆坡行动党全国总部,正式会见全国主席陈国伟及秘书长林冠英为首的“五人小组”候选人遴选委员会。 “在长达两小时的会议中,我们表达了对柔佛州选举的迎战策略及候选人排阵的看法。” 文告强调,当时他们为了大局而向遴选委员会提出共赢的替代方案。 “整个会面过程气氛融洽、正面。我们感谢党中央给予机会,让所有与会者畅所欲言,发表意见。党对此次柔佛州选的决定,我们尊重及服从。” 尽管如此,文告没有说明,党中央的“五人小组”是否接纳五人提出的“共赢替代方案”。 “我们也感谢基层和选民支持,以争取再次上阵,但为过程中所引发的争议表示遗憾。” “对大家的爱护和鼓励,我们由衷感激。我们始终支持基层踊跃发言、参与决策的权利。” “基层也先后清楚表明立场,提出让原区议员上阵以为州选增加胜算。” “过程中,外界或误以为有所争议。为此,我们感到遗憾。” 此外,他们也坦言,个人荣辱比不上人民和国家的未来出路。 “无论结果为何,我们希望大家都必须保持冷静和克制。捍卫行动党的所有议席是一项艰巨的挑战。我们希望党内上下一心,迎战州选。” 今日较早前,柔佛行动党主席刘镇东说明,中央领导层已经给予陈泓宾等五人“非常清楚的方案”,如今就等这五人的回应,以解决这场风波。

1 min read

大家平时在购买RTK快筛检测和自费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等时,是否有把相关收据收好?如果没有的话,从即日起你们就要开始“收藏”了。 因为根据内陆税收局的官方网站的第9项阐明,只要你们是纳税人,为本身、配偶和子女检测冠病以及接种疫苗,一律都可获所得税减免。 税收局强调,当中个人可获得最高1000令吉的扣税。 而且,财政部副部长莫哈末沙哈去年12月在国会提呈2021年财政法案时曾表示,进行冠病检测的个人最高可获1000令吉的扣税。 他当时也指出,这项修正法案将于2022年及2023年期间生效。 此外,税收局也表明,在个人税务减免的栏目,个人、配偶和子女的医药开销所得税扣税上限为8000令吉。 而第8项阐明,纳税人不仅可在接种疫苗可扣税,所得税减免上限为1000令吉,一些包括肺炎球菌、、流感、水痘、脑膜炎球菌和新冠肺炎等疫苗,一律都可扣税。 另一方面,税务专家孔令龙也呼吁民众,由于这项税务减免可让纳税人自己、配偶或子女申请收益,因此他建议民众勿只留着检测收据。 “其实大家也可把一些已用过的试剂盒后方在盒子写上自己、配偶或孩子的名字,并拍照储存下来作为审计文件证据,这样做可避免后患。” 他强调,此举是为了向税收局证明,这些试剂盒真的是买来自己用的,而有关收据或照片可储存在手机或电脑,以备税收局的后续检查。 至于企业,他则表示,公司一样可在为员工提供试剂盒或PCR检测后,申请税务减免,且没有上限。 “不仅如此,这些公司甚至还可为员工接种疫苗、购买个人防护装备、口罩、搓手液或消毒液申请税务减免。”

1 min read

随着我国在农历新年之后,Omicron变种病毒导致疫情但是确诊病例在连续数天内破两万,如今卫生专家认为,如果新增病例中需要住院的病患大增,我国将面对医疗人力不足问题。 根据报道,自从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到面对来势汹汹的变异株Omicron,医护人员始终坚守最前线岗位,努力抗疫。 然而,医护人员已经在这场与病毒对抗的战役中将近两年,公共卫生专家担心,医疗人力的问题。 当中,来自博特拉大学公共卫生专家玛丽娜教授预计,随着Omicron潮已来袭,对此她呼吁政府立刻暂时重启限行令(MCO)来指控疫情传播。 根据玛丽娜,她在经过分析感染数据后预计,我国未来两周的确诊病例将会暴增至25万宗。 她认为,这是因为Omicron将导致高风险群体,孕妇、孩童与乐龄人士持续增加染疫。 “因此,我建议政府落实暂时性的行管令,严格控制国家入境处,以期能舒缓疫情。“ “如果政府不重新落实MCO,极有很大可能会有更多确诊者因病情恶化,被逼送入医院甚至加护病房。” 她坦承,尽管她深知这个建议肯定不受欢迎,但她认为,政府有必要严格掌控边界和监督高风险群的确诊情况。 “因为我担心的是,若政府允许更多外籍人士入境,我不排除住院率会提高的可能。” “我担心一旦病例增加,会重演医疗体系不胜负荷的历史。” 至于外国已经放松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甚至不再强制民众戴口罩,玛丽娜表明,我国不可以仿傚外国,毕竟大马的医疗体系与健康系统与外国有别。 另外,马来西亚私人医院协会(APHM)主席古吉星说,如果我国再次爆发疫情,该协会将做好支持公共医疗保健的准备。 他指出,医协愿意像去年一样,从公共医疗系统接收非新冠肺炎患者,以腾出空间,减轻政府应对疫情的负担。 “我们会像去年一样,所以一旦病例增加,我们将看到非冠病患者,可以从政府医院转移到私人医院。” “由于保险没有涵盖冠病,所以那些愿意支付新冠肺炎治疗费用的患者,我们也愿意视乎当时情况和能力接收他们。”

1 min read

继今天在柔佛国阵州竞选机器推介礼上被指违反标准作业程序(SOP)而被卫生部长凯里亲自下令开出千元罚单后,如今当中两名领袖也随即回应了。 当中,身为国阵巨头的高级国防部部长希山慕丁今晚针对柔佛选举的政治活动难以控制人潮及场面,导致他违反SOP而公开认错。 他认为,选举委员应该对此进行探讨,制定相应的标准作业程序(SOP)。 他辩解,指事实上自己事前并不知道今天的推介礼上会迎来人潮。 “尽管我到来之前也没有预料到今天的场面,但是我错了就是错了,我坦然接受这个罚单。” “对此,我也呼吁当局今后针对各政党竞选活动,严厉执法。” “因为在大马没有人凌驾于法律之上,当然这也包括我在内,同时这也应该是我们所有人的教训。” 据了解,柔佛国大党今日下午在依斯干达教育城体育馆举行大型选前造势活动及启动柔佛州“国大党青年兵旅”,而希山慕丁在活动结束后,在保镖的护送下匆匆步离会场。 根据报道,希山被在场的大批媒体包围,一度婉拒采访,不过最终回应几句。 另一方面,国大党主席威尼斯瓦兰的说法与凯里有出入,他指自己无法预料今天的人潮拥挤的场面,但是据他理解,当局只开出一张罚单。 至于巫统要求上阵原属国大党竞选的甘蜜和加亨州席,以及国大党将在柔佛州选竞选4个州席或5个州席时,威尼斯瓦兰表示,这些还在进行中。 “尽管我们有成员党之间的基层都要求在一些议席上阵,但我相信在最终国阵一家人的精神下,议席分配的问题会妥善处理好。” 另外,柔州巫统主席哈斯尼则在活动结束后离场,媒体来不及追问。

1 min read

在去年12月的砂拉越州选,砂盟在阿邦佐哈里领导下取得狂风扫落叶的胜利再度赢下政权后,如今砂拉越政府将提呈修宪案,寻求把“首长”职改称“总理” 。 根据报道,砂拉越将在明天开始召开州议会,到时执政党并在隔天提呈修宪案,以将砂拉越”首席部长“一职改称为“总理”(Premier)。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州议会也是砂盟在州选中狂胜后,首次召开的州议会会议。 报道指出,砂拉越旅游、创意工业和表演艺术部部长阿都卡林将负责在周二提呈有关修宪案,并在同一天完成二读和三读。 据了解,有关《2022年砂拉越州宪法(修订)法案》将涉及修改砂州宪法第6(3)条,将“首席部长”一词替换为“总理”。 此外,修宪案也建议修改第44条文,将“总理”定义为第6(3)条下委任的首席部长,而任何成文法中提到的首席部长都是指“总理”。 不仅如此,修宪案也寻求修订宪法第7A条文,把“助理部长”的名称改为“副部长”。 这也意味着,一旦获批,砂州26名助理部长将改称副部长。 在去年州选狂胜的砂盟,在82个议席中囊括76席,因此修宪案预料将轻易通关。

1 min read

根据网媒《透视大马》报道,由伊斯兰党执政登嘉楼至今已4年余,但当地华社则控诉,指自己在伊党执政期间备受忽略,多次申请经济援助惨被拒绝。对此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今日向伊党开炮,质问为什么在登嘉楼的少数族群公民没能得到经济援助,但马来西亚却可以向阿富汗的极端主义塔利班政府伸出援手,提供援助给对方。他发布声明指出,根据《透视大马》一篇题为“登嘉楼华人感到被伊党政府边缘化”的报道,有关文章突出了一件悲惨的事实,即国盟和国阵分别在州属及联邦层级,推出了充满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政策,导致华社备受排斥和忽视。他披露,非马来人所面临的种种歧视对待包括了他们的发展和经济援助遭到剥夺,而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登嘉楼,许多州属也面临一样的问题。他坦言,这种歧视对待不仅对公民和纳税人不公平,而且已经违宪。“这引发了问题,为什么在登嘉楼的少数族群公民没能得到经济援助,但马来西亚却可以向阿富汗的极端主义塔利班政府伸出援手,提供援助给对方?”根据报道,一名来自热浪岛一家度假村业者70岁的韩先生指控,自己在过去两年的限行令期间曾多次向州政府申请援助以挽救他受疫情影响的业务但都失败。他指出,自己为了弥补亏损不惜卖掉了其他资产,包括一块土地和汽车。他直言,自己州政府在没有给于任何解释的情况下拒绝感到非常失望。“这些是让华社感到被伊党领导的州政府边缘化的原因。 ”“确实,自从伊党执政登嘉楼以来,该党并没有为其他社区做太多事情。”“任何的预算案或拨款都没有把我们涵盖在内,许多政策也没有使州内华社受惠。”他指出,从最近的农历新年已经显示州政府甚少关注该少数族群。在其他州,地方议会配合节庆而在市镇布置,但在瓜拉登嘉楼不见有任何布置,这种现象之前不曾出现。“他们以冠病疫情为由,那么还有什么是当地华人的节日吗?根本没有。”他强调,在自己的祖先来到瓜拉登嘉楼的华人新村落脚至今已经来到第六代。“我们的父母穿着纱笼,我们的孩子说着一口流利的登嘉楼马来文,身穿峇迪,也吃着吃布都(BUDU,登嘉楼或吉兰丹友族同胞特制的辣椒酱,香辣无比)。”“我们很自豪登嘉楼华人与其他州的其他华人不同。”尽管如此,韩先生了强调,伊党州政府的做法并没有影响马来人和华人之间的良好关系,因为这两个族群在州政府更迭的过程中一直紧密合作。对此,林冠英表明,在吉打,其州务大臣公然无视非穆斯林的敏感,拆除兴都教寺庙并禁止博彩商店营业。“另一边厢,联邦政府则对在咖啡店销售啤酒实施限制,要求申请执照。”他进一步说明,在吉隆坡方面,中药行和杂货店被禁售卖烈酒。“事实上,中药行和杂货店过去,甚至是1957年独立以前,它们售卖烈酒一直都相安无事,没有受到干扰。”他强调,国阵和国盟通过干预非穆斯林的日常商业行为和生活习俗来转移视线,希望掩盖他们领导失败和治理不善的事实,他们以牺牲少数族群为代价,来获取一个社群的支持。他重申,国阵和国盟所掌管的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已经忘记了他们不仅是一个社群的领导人,而是根据联邦宪法,代表所有马来西亚人。他认为,非马来人或非穆斯林社群如今已感受到边缘化甚至是被忽视,若首相依斯迈仍拒绝解决这问题,他的“大马一家”口号就算喊得再响亮,依然缺乏可信度。林冠英也提到,占国家人口约30%非马来人,对于2022年国家预算案中仅获得拨款3.45亿令吉,或占2022年总值3320亿令吉预算的0.1%感到相当不满。他感到疑惑,没有人反对政府推出各种计划和财政援助来帮助土著,但是,马来西亚半岛以及沙巴和砂拉越的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事实上,这并非伊党首次执政登嘉楼,心我会该党曾于1999年到2004年执政了登州,并在这期间尝试了一些有争议的举措,例如让非穆斯林支付额外的税款,称为哈拉吉(kharraj)。后来, 国阵在2004年大选中重夺登州直至2018年,登州再度落入伊党手中。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