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5,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1 min read

随着指控统民党(Muda)是民主行动党的“爪牙”之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今晚再度语出惊人向柔佛选民发出严厉告诫,任何投选贪腐领袖的人将会被上苍“诅咒”。 根据哈迪,他今天在面子书发帖文提醒选民,切勿受金钱政治所惑而投选特定领袖,不然的话国家势必会深陷危机。 尽管哈迪在帖文中没有点名,但他似乎再剑指巫统多名领袖涉及贪腐案件,包括党主席阿末扎希、前首相纳吉等人。 他强调,金钱政治乃灾害,伴随而来的是“贪腐病”,其他罪恶也会随之而来。 “当有人监守自盗,不仅是人民会被收买,领袖也可以收买。因为伴随而来的是一连串的社会问题,摧毁所有事物,尤其破坏发展与环境。” 哈迪接着说,金钱政治“疾病”若笼罩国家,则贪腐就再难消除。 “(在这种情况下)要预防(贪腐),那就像只会在沟渠旁打蚊子,却不盖起沟渠,蚊子数量只会倍增。” 贴文中,哈迪也举例,上苍选出有品德的国王,但犹太人却因国王没有财产而拒绝他。 “不仅如此,哈迪说犹太人的金钱政治文化最终衍生贪腐文化,这些举动最终让上苍愤怒。” “人民因为物质观念与金钱政治而投选领袖,势必会遭遇毁灭。” “这是因为他们可以透过贪腐和欺诈来买卖,一味追求奢华,早已没有道德。”应该根据品德选领袖 他表明,品德才是选领袖的重要条件,因为有品德的人有办法获得资产,没有品德的领袖却无法管理资产与治理社会。 他认为,一个国家若没有祈祷师与清真寺,而仅靠经济与虚假的品德支撑的话,势必无法长久且随时崩塌。 “因此,上苍诅咒贪腐受惠者、施贿者以及所有涉及的人,包括投选贪腐领袖与贪腐文化的人民。”

随着柔佛行动党候选人排阵引爆巨大争议与纠纷后,再加上本地有数家中文媒体有太多片面消息或错误报道,行动党中央领导层决定委派“中间人”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公开整起事件的始末,包括多轮内部谈判的细节以正视听。 根据报道,陆兆福逐一披露和反驳中文报与其他媒体的报道,并揭露党中委派他公开一切,还原事实真相。 根据陆兆福,在整起事件中,自己代表党中央扮演“中间人”角色,协助柔佛行动党州委会与陈泓宾等5名原任州议员协商沟通。 因此,他清楚知道所有的细节,并开腔驳斥种种谣言。 他强调,事实上柔州行动党主席刘镇东从未建议除名陈泓宾阵营的所有5名原任议员。 而且,他也澄清,陈泓宾等5人并没拿“罢选”或退党来要挟党领导层。 陆兆福指出,刘镇东更与向党中央领导层放话“若无法按这排阵,宁可辞职”。 尽管如此,陆兆福则证实,在谈判过程中陈泓宾阵营曾建议5人全都不上阵。 此外,陆兆福也表示,陈泓宾也曾建议本身放弃竞选士姑来州席与来届大选的拉美士国席,以换取其阵营的另4人都可在本届州选中上阵。 然而,再经过中央领导层的多番斡旋下,柔佛行动党州委会与陈泓宾阵营达成共识,采用所谓的“留三”方案。 这也意味着,在这个方案下,黄益豪(文打烟)、黄俊历(东甲)与杨敦祥(北干那那)将留在原区守土。 此外,陈泓宾不会在州选中捍卫士姑来州席,但将在来届大选转战拉美士国席,而柏岭原任州议员邹裕豪则会遭到除名。 对此,陆兆福认为,这次斡旋成功,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费了许多努力与尝试最终双方愿意妥协,确保行动党能以团队姿态出战州选。 据了解,林冠英预定今午3点在新山召开“重要记者会”,并两个阵营将重新携手,营造大团结气氛。 根据报道,以下是陆兆福公布的完整事件始末: 行动党的最初建议是,让黄俊历与杨敦祥原区上阵;黄益豪移师到利民达州席。 至于陈泓宾则不上阵州选,留待来届大选转战拉美士国席;而邹裕豪被除名。 柔佛州议会在1月22日解散后,刘镇东与州委会向中委会建议,由于一些原任议员如周碧珠隐退或不会上阵,候选人排阵将有一些更动。 在这项建议下,陈泓宾将在来届大选转战拉美士国席;黄益豪移师到利民达上阵。 此外,杨敦详与黄俊历则会在原区北干那那及东甲守土;只有邹裕豪遭到除名。...

随着在日前已公布多位候选人之后,行动党今晚再宣布两名2区可获得在本次的柔佛中原区守土的候选人。当中,这两位曾在2013年开始就代表行动党上阵的候选人,即士都兰原任州议员曾笳恩和柔佛再也原任州议员廖彩彤可原区守土。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表示,这也是两人第三度代表党披甲上阵。根据报道,林冠英是在今晚7时30分出席士都兰新春团拜活动时,率先宣布曾笳恩为士都兰州选区候选人。不久他出席柔佛再也新春团拜活动,宣布彩彤继续在柔佛再也州选区守土。林冠英表示,如果行动党要胜选就必须在每个议席派出最理想的候选人,而曾笳恩和廖彩彤的表现有目共睹,因此希望他们能够捍卫原区。林冠英也希望,为当地选民所熟悉的廖彩彤,能够捍卫柔佛再也州席。此外,林冠英还呼吁所有柔佛选民出来投票。“柔佛州选非常重要,因为它将影响来临大选。”随后,廖彩彤较后致词时披露,在今晚的晚宴开始前,接获警方的一通电话,指今晚的晚宴,身为政治人物不能在台上,只能在座位上演讲。“为何其他政党例如国阵的政治人物可以办宴会并在舞台上演讲,行动党就不行?”这也是柔佛行动党州选换将风波延烧超过两个星期后,行动党原任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原任柏伶州议席邹裕豪、原任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是原任东甲州议员黄俊历,及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等人,在本次的州选,不获上阵或被调至其他选区上阵。自2013年起,廖彩彤在连续两届大选有幸获得选民委托,两次担任柔佛再也州议员,进入州议会为小市民发声,同时努力耕耘和勤勉地服务柔佛再也。当年,廖彩彤在全国大选以新兵姿态出征,并以1460票微差多数票胜选,击倒在柔佛再也扎根已久的马华领袖陈书北。而且,这场险胜的战局被形容为“小刀锯大树”,2018年大选两人再次对垒,上演“陈大树”与“廖小刀”的2.0之战,她再度以1万5565张多数票狂胜。另外,第14届全国大选,曾笳恩以2万4002张选票获胜,打败马华候选人洪文兴,多数票为1万2470张。目前,行动党在较早前所公布的4个州席候选人,分别是巴罗原任州议员谢奥马、明吉摩原任州议员周忠信、帆加兰原任州议员颜碧贞和东甲原任州议员黄俊历,4人皆在原区守土。

1 min read

由于我国自从爆发新冠肺炎疫情至今已有三年之久,因此相信有部分民众都已开始松懈不再时刻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 对此,一位疫苗临床试验者今日分享了自身的亲身经历,并透露尽管他已经接种了两支加强剂疫苗,但他依然不幸中招。 根据行动党加影市议员陈狄源面子书,他今日分享一位曾和他参与新冠疫苗临床试验计划的电召车司机朋友的染疫事实,勿请民众轻视病毒 这位现龄33岁的王建兴,他也是一名参与该计划的志愿者,并曾在接种第三针后因为有关临床试验提早结束,但面对MySejahtera疫苗接种电子证书的问题,因此院方为他接种第四针。 王建兴在面子书去发帖文证实自己终于阳了:“没开玩笑,我真的阳了。 当初我认为我打了两支加强针后,我就不轻易染上的。可是我还是染上了。” 他表示,自己是在本月15日如常在清晨时分外出载客,直到早上7时许感觉喉咙痒和咳嗽就回家。 “然而,当我在家休息时不断咳嗽和流鼻水,我起初以为是感冒,服用感冒药就休息。” 然而,一直到了第二天后情况无改善,于是他赶紧自我检测出现两条线,随后再进行PCR检测,并在房内自我隔离。 “一直到周五(17日)早上5时16分,我收到讯息通知证实感染,我瞬间懵了,不敢相信这件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后来在中午12时许,收到短讯通知阳性反应报告结果,MySejahtera也由蓝色变成了红色。” 他表示,自己休息了两天,咳嗽没那么严重,只是觉得喉咙有点痛。 “我在这里写出我的经历只是想提醒那些有没有打疫苗的人都要小心。” “因为病毒现在是无处不在。我也清楚2年前开始的时候,每个人都很跟SOP。现在大多数都很麻木了,开始放松了。” “我在这里跟你们说,你们放松了就是有机会给病毒进入你的身体然后再变异再传给下一个人。” “就算你打了2支,3支或4支疫苗也好,只要新冠病毒还在我们的身边都不能放松。”

1 min read

马来西亚2名本地男网红因为涉嫌在昨晚(17日)9时54分,在面子书上载6张疑似在新山武吉士林王宫前方的草地拍摄的“照片”以及一则10秒的视频,结果在引发争议后的不到一天,就已经被警方逮捕归案。 根据报道,柔佛州总警长卡玛鲁扎曼证实,在面子去署名“Byran Wee”与“Decon Chai”的两名男子,涉嫌在18日于社交媒体账号上载,两人在柔佛王宫前广场拍摄的不雅贴文。 他也证实,遭到民众检举后,他们才被警方逮捕助查。 他表示,警方将援引多条法令调查上述案件,包括刑法典505(b)条文,一旦罪成,两人将面对最高监禁两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此外,由于两人将所拍摄的照片与视频上载至社交媒体,涉嫌抵触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一旦罪成,可被判处最高一年监禁,或罚款5万令吉。 值得一提的是,警方在逮捕两人后进行例行检测结果后,证实两人对du呈阳。 “对此,警方将援引1952年法令第15(1)条文调查上述案件,一旦罪成,可被判罚款不超过5000令吉,或监禁最高两年。” “这两名分别年龄为24岁与27岁的男网红已被警方扣留,以协助进一步调查案件。” “因此,柔佛警方借此呼吁民众成为睿智的网络使用者,勿用社交媒体散播任何会引起社会焦虑或恐惧的图像或信息,企图破坏国家和谐。” “我们不会对任何蓄意破坏公共秩序与安全的个人或单位妥协,并将采取严厉的行动对付冥顽不灵人士。” 根据报道,有关网红经常以男扮女装博流量,而且这次更在柔佛王宫前拍摄照片,结果引起网民不满纷纷群起批评。 从两人在面子书发布多达6张在王宫前的照片,可见两人身穿薄纱,在王宫前大玩多种“拍照姿势”。 不仅如此,相关人士更在王宫前拍摄一段10秒视频以抚媚方式大声高喊已抵达新山。 此外,他们更不时发出“嗯啊、我爱你”的呻吟声。 结果在引起惹议后,网民纷纷批评两人不尊敬且侮辱柔佛王室,甚至有网民标签柔佛苏丹、柔佛王储粉丝俱乐部、大马皇家警察等面子书专页。

一名来自印尼东爪哇玛琅的女佣在2021年12月曾揭露遭一名拥有“丹斯里”头衔的本地雇主拖欠12年薪水案件曝光后引起大使馆关注,并协助女佣追讨回欠薪。在经过两个月的介入后,就在这名印尼女佣准备起诉拖欠薪水12年的“丹斯里”之际,印尼驻马大使馆介成功协助后者讨回逾10万令吉欠薪。报道指出,女佣表示,自己非常感谢大使馆介入,才得以让她追讨回被拖欠12年的薪水。她表示,自己非常期待返乡与父母团聚,将父母名下土地开辟成菜园,聘请数名员工帮忙种菜。“因此,我会公平对待员工,让他们享有应有的假期,以及安排好工作时间。”此外,根据媒体引述印尼驻马大使馆消息表示,该名女佣获得的款项,是根据每年的最低薪金计算。随后,她的薪水在扣除特定费用后,12年下来的固定收入。此外,女佣也补充,目前她还没有计划要结婚。另外,消息来源也表示,大使馆以受害女佣的利益为优先,在此事件上当事人希望索回被拖欠的薪金。根据报道,这位不愿具名的43岁女佣控诉,在过去12年为该名“丹斯里”打工以来,她每天清晨5点起床,没吃早餐就得开始工作,否则会被女雇主责备不仅如此,她也指控自己每天必须忙到深夜,直到女雇主入睡才能休息。她也控诉表示,在过去的12年里她长期承受身体疲劳。随后,女佣因不堪为雇主工作18小时而逃离“丹斯里”位于雪兰莪八打灵哥打白沙罗的住家,到驻吉隆坡的印尼大使馆寻求庇护。

1 min read

随着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单日确诊病例越来越严重近日来连续破2万大关后,为了让国人克服恐惧,卫生部长凯里今日正式宣布,从明日(18日)起,卫生部将不会再把单日确诊病例在当天下午公布。根据报道,凯里是在今天下午召开记者会时表明,卫生部已决议国内的单日确诊病例将会改为隔天早上10时才公布。他解释,将单日确诊病例与其他数据一同公布,可以展现出每日数据的全貌,包括病床使用率等和入院率的。“这意味,从明天(星期五)开始,确诊数会在第二天,即星期六早上才公布。”凯里指出,此举是要慢慢教育社会大众,不要只关注确诊数字,而要学会解读其他数据。“(民众)可以同时看单日病例和进院的数字,以减少对日增病例的恐惧。“(不管是)2万还是3万宗,要学会看其他所有的数据,比如住院、加护病房和死亡数字,还有病例等级,才会对(疫情走势)有更清晰的画面。”他强调,这也是其他国家通报新冠数据的方式,比如新加坡是在午夜同时发布所有数据。另外,凯里也宣布,目前卫生总监诺希山已发布通令,即那些属于确诊者的密切接触者但无症状的医护人员,不需要再隔离。他强调,那些无症状的医护人员日后只需要自行检测。另外,凯里也鼓励私人界雇主效仿卫生部的做法,让无症状密切接触者,进行自行检测,但是不需要进行隔离。他表示,随着冠病例增加,需要隔离的情况也更频繁,会严重冲击经济和工作管理。“卫生总监诺希山早前也向卫生部的医护人员发出通令,宣布新的近距隔离者规定,也就是,只要没有症状,医护人员只需在特定天数内接受检测,而无需隔离。”他指出,时机一旦成熟,卫生部也会让社会大众落实上述相同的新规定。“也已要求诺希山通知私人界的医护人员,以落实同样的隔离规定。”“是因为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对经济与工作安排带来明显的干扰。”另一方面,凯里也提及,该部将设立实体的吾安程式(MySejahtera)服务台,以协助民众解决包括接种证书在内的技术问题。他指出,首个实体服务台将于2月19日在吉隆坡世界贸易中心疫苗接种中心投入运作,下一个则是2月26日在莎阿南Ideal会展中心(IDCC)启动。他表示,实体服务台将在近期扩展至其他州。根据卫生部目前就密切接触者采取的隔离措施,那些已完成接种加强剂,若无症状只需隔离5天。至于已完成接种冠病疫苗则是7天,至于不曾接种或未接种者的隔离时间长达10天。

1 min read

继在这数天来我国的新冠肺炎单日确诊病例都突破2万大关后,今日的病例同样连续6天维持在两万水平,即新日新增2万7831宗确诊。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我国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单日最高确诊记录。根据过去6天的记录为2月10日的1万9090宗、11日2万零939宗、12日2万2802宗、13日2万1072宗,14日2万1315宗和15日2万2133宗。至于第二高的则是日增病例为去年8月26日的2万4599宗。根据卫生总监诺希山医生发文告,目前全国累积病例已达311万1514宗。另外,诺希山也提及,今日的新增病例当中,第一级患者占7606宗(27.33%),以及第二级达2万零128宗(72.32%)。他披露,在重症病例方面,第三级患者占59宗(0.21%)、第四级28宗(0.10%),以及第五级10宗(0.04%)。这也意味着,我国的冠病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今日创下疫情两年前爆发以来的新高纪录。此外,诺希山也提及,截至2月16日下午5时,有1269宗确诊病例入院接受治疗,其中841宗(66.3%)为第一和第二阶段患者。他今日在社交媒体发文指出,另有428宗(33.7%)是第三至第五阶段的患者。他强调,虽然大部分新增病例属于轻症患者,比如今天通报99.65%的病例是第一和第二阶段的患者。“但是,我国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有些病例可能会恶化到更高的阶段。”“因此,他们需要到冠病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PKRC)或医院接受治疗。”对此,诺希山也警告,在我国的高疫苗接种覆盖率和从冠病感染中恢复人的自然免疫力之后,民众已经为群体免疫方法做好了准备。“我们必需迎向这场Omicron风暴,并希望这场风暴很快会过去,从而让我们迈入地方流行病阶段。”“本区域很多国家(的病例)都呈上升趋势,请遵守所有的公共卫生和社交措施(标准作业程序),以迎向Omicron风暴。”他也在推特拟文,再次呼吁所有人接种疫苗和加强剂,以保护好自己和挚爱的人。“请大家接种疫苗及接种加强剂,以保护您自己和您所爱的人。”他也提到,本日新增28个感染群,迄今累积6657个,6190个已脱离观察,活跃感染群录得467个。 他分析,在今天的新增病例当中,97宗或0.35%是属于第三、四和五级患者的重症病例,多达2万7734宗或99.65%是第一(无症状)和第二级(轻症)患者。

1 min read

尽管国人已听从卫生部的指示积极参与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加强剂,但部分民众认为,一旦接种后就可以到处趴趴走,甚至还认为可以“与病毒共存”。 然而,一名身为人母的妇女日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文,亲自叙述自己和女儿因为趴趴走后不幸染疫后入院的情况,并提醒民众勿抱着侥幸心态到处趴趴走。 根据“马来西亚新冠病毒COVID-19病毒分享消息站”面子书群组,一位目前上载了一张自己女儿入院时的照片,呼吁民众不要被一些“假正能量”的话洗脑,特别是那句“与病共存。” 她在贴文中形容,当自己与女儿入院后亲眼目睹了医院的“人间悲剧”,并透露其女儿确诊是属于第三阶段的重症者,出现高烧及呕吐情况,需要入院。 她坦承,自己在入院之后才知道医院内的恐怖,指病房住满孩童,遍布孩子们受苦、受折磨的惨叫声和妈妈们心痛的哭声,犹如人间地狱。 “因为当你和孩子在医院的时候,你们认为你们还想和它共存吗?” “还有些轻微确诊者说,中了也没有什么事,那是你幸运,而我女儿就没有那么幸运。” “因为她属于Cat3 高烧+呕吐,所以要进院 ,因此大家不要抱着侥幸的心态…” 她感到懊悔表示,虽然说再小心也会确诊,但是若她小心防疫同时也会减低很多为他人带来的不便。 “这样的话,我心里也不会那么难受,如果我小心防疫我可以减低风险,也许我孩子也不会受折磨。” “不仅如此,我还亲眼目睹一个9个月大的宝宝突然无法呼吸在抢救,她的母亲哭到跪地,猛捶自己的胸口,担心孩子抢救不过来。” 对此,她直言,在孩子确诊染疫入院后,自己真的深深后悔带孩子出门。 “为什么我要出门?!为什么我要堂食?!我为什么不听我妹妹的劝告别乱带孩子出门?!” “都忍了两年了,也不差那一时!!” 她提醒父母,就算许多孩子还没有接种疫苗,更别以为接种了两剂疫苗和加强针就不会被感染,不会带病菌回家传染孩子。 “要记得,孩子还没有打疫苗,更加不要以为你打了两针疫苗+加强剂,你就不会被感染,你就不会带病菌回去给孩子,这是大错特错。”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柔佛州选近在眉睫,但行动党因候选人名单而陷入争吵,全国组织局秘书伍薪荣与柔州主席刘镇东因此隔空交锋。 继柔佛行动党主席刘镇东日前发表“候选人名单乃领导层事务论”招来争议之后,如今行动党全国组织局秘书伍薪荣更质疑并暗批刘镇东漠视基层的付出与努力。 根据报道,刘镇东随后重申,支行动党历史悠久,自有一套候选人遴选规范,因此个别候选人不应为自己争取竞选资格时,动员和煽动基层声讨州领袖。 尽管如此,伍薪荣并不满意刘镇东的说辞,并再贴文反击谴责刘镇东拒绝内部沟通,基层才被迫透过媒体“寻找州主席”。 他指出,所谓的候选人遴选机制,一般是由各支部提呈候选人给州领导层,惟柔佛行动党这次并没有这么做。 如此一来,来自一来一往地隔空在社交媒体交锋。 根据刘镇东,他日前受询若再有基层邀请,会否愿意出席公开对话时表明,候选人名单是领导层的事务,因此没必要动员基层。 尽管如此,伍薪荣并不买账并在面子书不点名批评刘镇东“嚣张跋扈”,谴责“这位州主席”将基层视为无物。 他也在贴文附上媒体的报道截图,惟将“刘镇东”的名字涂掉。 “从什么时候开始,行动党在处理候选人名单时不必咨询基层意见?” “‘候选人名单是领导层的事务’这句如此嚣张跋扈的言论竟然出自某州州主席,而且还是一位行动党中委,真的不敢相信。” “行动党之所以有今时今日辉煌的成就,全靠过去五六十年来全国各地默默付出的基层撑起来的,没有这些基层的付出和努力,行动党什么都不是!” “这位州主席,既然如今你说出候选人名单和基层无关,那么未来你有什么党务工作也不必找基层了,反正在你眼里基层什么都不是!” 然而,相隔一小时半后,刘镇东在面子书贴文感谢伍薪荣对其言论提出看法,惟重申行动党自有一套候选人遴选的规范。 他指出,行动党各级领袖应该克制,避免为了个人的候选人资格而动员基层抗议,还强调“这不是行动党的文化”。 ”我不认同,个别候选人在争取竞选资格时,需要动员和煽动基层党员拉布条抗议、举办声讨州领袖的公审大会。“ ”党领袖们要清楚,我们应该动员党员枪口对外,不动员党员枪口对内。“ ”民主行动党的基层领袖是有智慧,也有独立判断的。他们在每一件事上,都有他们的看法和意见。” “民主行动党的各级领袖,都应该克制,避免为了个人的候选人资格而动员基层党员举行抗议活动。这不是行动党的文化。“ 随后,伍薪荣不到一小时再贴文,感谢刘镇东“迅速的对号入座”和回应。...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