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就在上周日,来自马来西亚的世界排名第40的混双陈堂杰/白燕薇,在印度公开赛决赛原本要突破拿下首个超级500赛冠军,但却遭新加坡世界排名第182的夫妻档许永凯/陈薇涵以21比15、21比18击退铩羽。 因此,此举已导致马来西亚羽毛球队让“骆建佑式悲剧”再次上演在本次的赛事。 根据刚结束的印度公开赛,来自大马籍的新加坡许永凯,与妻子陈薇涵的夫妻档在混双决赛,以21比15、21比18战胜大马的陈堂杰与白燕薇夺下冠军。 由于许永凯与世界冠军骆建佑一样在大马槟城出生与长大,而他刚新婚不久的妻子陈薇涵则是道地新加坡人,结果被中国媒体批评“不重视人才的后果”。 根据中国媒体,这也是马来西亚不重视人才导致流失到新加坡的后果。 据了解,有鉴于许永凯与骆建佑都是马来西亚人,如今却为邻国夺冠,结果大马这么多年来花费巨资,都无法带来一个世界冠军(单项),包括李宗伟在巅峰时期。 “连续两次原大马人为其他国家夺冠,想必一定会让大马羽总痛定思痛,重视人才的培养。” 此外,中媒也不忘提醒,中国羽协必须引以为戒要重视人才的培养,避免人才像大马般流失。 另外,根据《星报》报导,这是新加坡在世界巡回赛史上首个混双冠军,仅距离他们出了一个男单世界冠军骆建佑,才那么一个月的时间。 而且,这对混双的教练,就是我国前国羽队总教练叶锦福,来自大马的陈堂杰/白燕薇是目前在国家队中除了世界排名第23的许邦荣/谢宜茜之外最资深的混双。

1 min read

继警方在较早前位于登嘉楼揭发首宗私人诊所医生被揭发出售假疫苗证书的案件后,如今雪兰莪警方再度取缔一间涉嫌非法提供新冠疫苗证书的私人诊所。 根据媒体报道,这也是我国第二宗最大的出售假新冠肺炎疫苗案件,并在这次的取缔行动中成功扣留7人包括医生及职员助查。 当中,雪州总警长阿祖奈迪今日召开记者会透露,警方在雪州一带展开取缔行动,被扣留的嫌犯年龄20岁至35岁包括3名女子。 此外,警方也在现场充公相信用于替顾客输入资料至MySejahtera系统的手提电脑设备。 他表示,虽然该诊所接获卫生部提供的疫苗,但将疫苗倒掉及归还空瓶予卫生部,以显示已接种及发出证书。 “该诊所是通过Whatsapp转发及熟客介绍取得新顾客,而不愿接种疫苗者最初须缴付高达3000令吉费以获取接种证书,之后降价至500令吉。” 他强调,警方是根据Whatsapp转发疫苗接种登记服务讯息展开取缔行动,不排除还有其他人士提供相同服务而出现价格竞争。 “在检查充公手提电脑发现,有5601人已在MySejahtera系统登记为接种者,目前进一步调查,以确认没接种登记人数。” 他说,警方已援引刑事法典第269条文和1988年控制法令第22(d)条文调查此案。 “警方是在调查有关付费购买疫苗接种证书的信息时,循迹查到这间位于鹅唛地区的私人诊所,并逮捕包括医生在内的7名男女助查。” 他表示,沙亚南警方接获投报后立即展开调查,在掌握可靠情报后突击鹅唛地区一间私人诊所, “根据调差,他们如果以最低价格500令吉一人,有关者已牟利150万令吉,岁哦最高价格3000令吉一人,则牟利1500万令吉。” 此外,阿祖奈迪也呼吁有类似情报的民众,立刻向警方举报。

以东马为主的沙巴民兴党自从在去年年杪西渡半岛,目前加紧于各州招收各族党员,而且更已在槟城、雪州、柔佛以及其他地区招收成员。 对于民兴党的“西渡”举动,来自行动党的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今日直言,民兴党在西马插旗成为多元性政党,此举将会与希盟,特别是行动党产生冲突。 他今日发表声明指出,民兴党争取非巫裔选民的支持是导火线。 他强调,民兴党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希望能够“西渡”西马,争取更多的非巫裔选民支持。 他披露,民兴党计划通过进入希盟建立一个更好的多种族国家,意味着希盟的多种族主义,并没有获得民兴党所接受。 “目前,民兴党已经在槟城、雪兰莪和柔佛等州属招募党员,而且他们在槟城河雪州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争取非穆斯林,特别是华裔的支持。” “这也意味着,民兴党将赢得不满和支持行动党的人士支持。” “尽管行动党曾与民兴党合作,可是民兴党的举动将对行动党带来严重的冲击。” 根据拉玛沙米,他质疑民兴党“西渡”西马的另一个争议点是,民兴党主席沙菲益与祖国斗士党创党人兼主席敦马哈迪有明显的秘密协议。 他表明,由于沙菲益与马哈迪关系密切,如果没有获得后者的支持,民兴党不可能有信心“西渡”西马。 他重申,在争取非巫裔选民支持的原则下,民兴党选择与斗士党合作,这可能是政治自杀的举动。 “如果有人怀疑马哈迪是民兴党‘西渡’西马的幕后黑手,民兴党要如何获得非巫裔选民的支持。” 他补充,尽管欢迎民兴党进入西马,可是并不相信在多元种族的品牌上,民兴党会比行动党和公正党更具有优势。 尽管如此,拉玛沙米认为,民兴党的多元族群色彩,未比行动党或公正党来得鲜明。 “尽管我欢迎民兴党西渡半岛,但我还看不到民兴党能够给大马政治带来哪些新元素,或能否取代希盟的角色。” “民兴党可以给国家政治带来改变吗?它在多元族群及多元宗教方面是否能比其他在野政党做得更好?” “我不确定是否有任何人,包括民兴党领袖,可以有效回答这个问题。” 此外,拉玛沙米也指出,民兴党西渡的其中一个论点就是,要把沙巴砂拉越更为进步的多元族群理念带来半岛。 “他们公布一些知名的人物会加入该党,但我没看到印裔大规模离开其他政党,加盟民兴党。” “只是一名前国大党领袖的儿子加入民兴党,没有迹象显示印裔支持民兴党。”...

1 min read

根据网媒报道,一位年迈的83岁华裔老妇因为在22年前领养一名马来女婴儿的跨种族领养事件引起社会大众的关注后,如今此事感动了政府,因此这名马来少女罗哈娜预料将成功获得领证。 报道指出,罗哈娜现年22岁,父亲是大马人,而母亲则是印尼籍,但她在1999年出生不久后,生父就消失不见。 据了解,罗哈娜的生母原本在一家幼儿园担任清洁工,她较后将2个月大的罗哈娜遗留在那里,犹幸罗哈娜获得幼儿园老师徐慧兰收养。 根据报道,今年83岁的徐慧兰一直单身,不仅将罗哈娜视如己出,还确保罗哈娜履行穆斯林应有的生活习俗,包括到宗教义务基础班(KAFA)上课,也维持穆斯林的清真饮食。 由于罗哈娜没有合法身份证件,加上亲生父母失踪,进而导致她一直无法获得大马公民的身份。 据知,她曾在2016年向国民登记局申请公民权,但一直没有下文。由于罗哈娜没有合法身份证件,加上亲生父母失踪,她一直无法获得大马公民的身份。 由于一直无法获得身份证,此事不仅遗弃首相沙比里的慰问,更获得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的相助。 根据报道,韩沙再获悉此事后也直言深受感动,并已要求属下探讨罗哈娜的身份证件问题。 “我上周获悉此案后,非常感动。因此我已指示我的官员,先调查有关资讯是否准确无误,再做决定。” 根据媒体报道,罗哈娜的身世近日经媒体报导后,沙比里也深受感动,更亲自拨电慰问。 根据报道,沙比里表示,他会在她争取大马公民权问题上给予协助,结果此举令她受宠若惊。 “还记得那天下午,当我接到首相沙比里的来电时我受宠若惊。简直不敢相信,与我对话的,就是国家领导人。” 报道指出,沙比里和罗哈娜的通话长达6分钟,而沙比里询问了她的日常生活,也询及了把她抚养长大的华裔幼儿园老师的近况。 “我万万没想到,我的经历会引起首相的关注,而且我也没有被通知说首相会联络我,实在令我难以置信。” “首相在通话中表示,应允会尽力协助我(解决公民权问题),并指短期内,国民登记局官员就会安排与我的养母徐贺兰会面,以索取相关资料。” 基于意识到宗教的不同,徐贺兰允许罗哈娜的成长过程,都是接触清真食品,且老师还花费,把她送到宗教义务基础班上课。 罗哈娜虽以“老师”称呼这位终身未嫁的养母,但养母仍旧给予她非常多的疼爱,更期望她能获得大马公民权及身份证,还有看见她嫁人成家。

1 min read

为了能够有效的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尽管卫生部已积极实行促国人接种第三剂新冠疫苗,但依然有不少人在接种加强剂后不幸染疫。当中,马来西亚歌手兼创作才女罗忆诗今日在面子书证实,尽管自己已接种3剂科兴疫苗,但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仍不幸染疫。根据罗忆诗,她今日在面子书专页发文透露自己已不幸确诊消息,并上载视频分享自己的确诊经过,以及目前的身体状况。她表示,目前正居家隔离的她表示精神方面算不错,只是因狂咳嗽导致胸口有点痛!“尽管我已接种了3剂疫苗,但还是确诊了!我是因为录音,没办法要脱口罩,结果就在那2小时“中”了!”她在贴文中乐观地说:“随遇而安,会没事的,但大家病毒肆虐,因为传播率越来越高,农历新年将至,这段时间能够的话尽量减少外出。”此外,罗忆诗也上载一段自拍视频,分享确诊经过,以及目前的身体状况。只见她在这个“日防夜防,我还是确诊”的视频中,不断地咳嗽,她坦言:“胸口咳到有点痛,也有很多很粘稠的痰需要吐出来,基本上还是有胃口吃东西的,精神等等也还好。”据了解,罗忆诗的第三剂加强针为科兴(Sinovac)疫苗,但时间间隔不到一个月。根据报道,其经纪人表示,罗忆诗星期一晚前往录音期间被要求摘下口罩进行录音,但没想到隔天收到录音师确诊的消息。“当时,录音师星期六去参与一个拍摄工作,结果同场6个人中有5个人确诊,他在星期二接到确诊通知…”“而忆诗因为是密切接触者,加上录音时没有戴口罩,接到消息后马上进行自我检验,星期三又到诊所做聚合酶链反应检测,结果都是呈阴。”“当时出现两条线她很紧张了,第二天(星期五)再去做一次PCR,结果收到确诊通知。”她透露,罗忆诗目前已紧急停工在家隔离至本月24日,并说道:“她现在出现喉咙干、咳嗽等症状,讲话有点吃力。”据知,尽管其经纪人周一没有一起去录音室,但由于隔天曾与罗忆诗在公司接触,因此他也已在周四做了PCR检验,结果呈阴性,目前一样居家隔离中。

随着前柔佛大臣兼土团党甘拔士州议员奥斯曼沙比安在上个月离世后,该州议会就已柔开始盛传会举行闪电州选。 根据网媒引述一名亲近中央领导层的柔佛巫统领袖,他相信闪电州选的传闻。 这名领袖匿名受访时说,巫统确实有在备战州选,并且正等待适当时机解散州议会。 “巫统已准备好应对一场州选,以便重新向人民取得强稳的政治委托。” “我们有信心能够取得人民的支持。我们只是在等待‘绿灯’(指许可),以便解散州议会。” 另外,根据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他预测柔州政府可能在农历新年,即2月1日的大年初一解散州议会,以举行闪电州选。 也是蒲来国会议员的沙拉胡丁今日透露,有可靠消息人士告诉他,巫统将指示柔州大臣哈斯尼解散州议会,以举行州选。 他强调,柔州国阵政府预料会在“一、两周后”,即农历新年后解散州议会。 “它可能在短期内解散(州议会),他们延迟(解散州议会)是因为他们害怕民众会斥责。” “因为人民对半岛大水灾以及上周冲击柔佛的水灾感到难过,并且正忙于灾后复原。” 他直言,一旦柔佛触动州选,那么他将会毫不犹豫的撤回对首相沙比里的支持。 “到时候,我们将会撤回政府与希盟签署“政治转型与稳定”了解备忘录的支持。” “目前柔佛面对洪水问题尚未解决,加上冠病疫情还未缓解,现阶段不适合举行州选举,政府应体恤人民。” “假设他们鲁莽地在柔佛、霹雳或其他州属解散州议会,我或会撤回之前给予备忘录的支持。” 此外,他也相信解散州议会可能在近期落实,执政党担忧许多遭遇水灾的选民无法理解,才推迟解散州议会的时机。 这也意味着,如果柔佛举行闪电州选,那将会是2018年大选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举行的第四场州选。 另一方面,前柔大臣兼土团党武吉哈蓬州议员沙鲁丁和优景镇州议员玛兹兰则认为不会有闪电州选。 “目前没有迹象显示柔州议会会解散,那些纯属揣测。” 柔佛是土团党的大本营,在上届大选共赢得8席,如今则有11名州议员,而柔佛州议会到2023年5月才届满。 根据报道,哈斯尼当时指出,将会见沙比里汇报州政府当前情况,即现在只比在野党多一个议席,担心州政府地位更加不稳定。

1 min read

距离华人农历新年还有两个星期,随着脚步渐近,我国的各大商场也一如往年般的换上新装。 尽管这些精美及具有中国风的农历新年装饰不仅增添了佳节气氛,也成为城中人民打卡的热门地点,但位于吉隆坡阳光广场(Suria KLCC)的新年装饰却引来公众。 根据该广场面子书专页,他们在较早前贴出数张新年的装饰遭到华裔网民的冷嘲热讽。 从照片可见,网民认为该广场今年的农历新年装饰一眼望去,与华人在清明节祭祖用的纸扎品颇为相似。 结果,大部分华裔网民看了之后,不禁要说一声:“大吉利是”! 据知,这个摆放在阳光广场外的新年装饰外形看似效仿中国紫禁城的宫殿设计,并以红色为主色调,配上华人传统的青砖碧瓦,设计上是没有问题。 然而,其制作所选用的物料却使整个装饰物如同是华人清明祭祖时焚化的纸扎大屋。 对此,在该专页贴出数张照片之后,这一设计也在社交媒体上引起热议,当中不少华裔网民留言讽刺。 “阳光广场的新年装饰可以一物两用,在过完年后,可以留到清明节再烧掉。” 网民Ngai Ting Ting在脸书留言说:“新年过后可以留着清明用!留的”清明“在,哪怕没财huat!” 另一名网民周倢妤则直言,这个新年装饰好像烧给“阿飘”的大屋。 至于网民Dryl Cheng,则上传了万达广场(1 Utama)去年的采用类以主题与设计的的农历新年装饰照片与阳光广场的新年装饰做比较。 “有budget做和没budget做的分别…真是大吉利是你咯!” “做到纸扎那样,宁愿你换过另外一个design &...

1 min read

在昨天因为在一家夜店被警方突击时检测不过关而被逮捕的巴硕勿打马州议员特伦斯乃都,今日终于打破沉默说出“实情”。根据报道,槟城警方昨日证实逮捕一名涉嫌霹雳50多岁的男州议员,在晚上9点于夜店被捕。随后,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证实此事,并说“是的,他(特伦斯乃都)被捕。”“今天,我出席延长扣留的(司法)程序。”“他们(警方)要求四天,我反对延长扣留。法庭谕令释放他。”根据报道,特伦斯乃都今年54岁,并已担任巴硕勿打马(Pasir Bedamar)两届州议员,也曾担任律师。然而,特伦斯乃都在今日终于开腔表态,指事实上自己在被警方逮捕后的第二天有目击者告知,有人趁他离开座位时在饮料“加料”。他在文告中公开承认,指自己就是昨天被警方在槟城北赖一家夜店展开取缔行动时被捕的州议员。“作为两届州议员,我深知一名人民代议士的责任,同时也必须奉公守法。”“隔日,我被告知原来我离开坐位上厕所时,有人来到桌子在自己的饮料动手脚。当时我只是喝了一点点,因该饮料的味道非常‘奇怪’。”他指出,有鑑于此,自己被释放后也马上向警方报案,而且目睹此事的证人,也向警方清楚讲述自己所见的事。“但是,事实上我是受到朋友兼客户的邀请才会前往槟城参与农历新年前聚餐,在我抵步北赖后,被客户带往一家夜店。”他强调,自己当时在犹豫是否要进入,惟最后还是进入该夜店,但他否认自己有服用任何违禁物品。“然而,在警方上门展开取缔行动时,我被告知感到惊讶,因为我是一个连香烟都不吸的人。”他表示,自己当时被递上一杯“奇怪”的饮料,在尝了少许后就没有继续喝下去,直到14日,有目击者告知有人趁他离开座位时,来到他的桌子并为饮料进行添加。“我是在14日下午获得警方给予保释后,并已联同该名目击证人前往警局作出投报,因为已接触到可疑的“元素”,因此我要求警方展开周查。”“因为目击证人已接受警方的录供,也向警方证实他目击的情况,随著此事,我要求警方彻查此案。”“因此,我希望民众可根据我向警方作出的投报来进行评估。”“在此希望警方撤查此事,因人民眼睛是雪亮的,他们也会就此事有所判断。”“虽然已有许多人认为我有错,但在此必须捍卫自己,自己并没有违法。”泰伦斯也感谢霹雳行动党领导层的信任,以及聆听自己的解释。“作为行动党议员,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即党将撤销自己的党籍,以免政敌将此事攻击行动党。”“在此也向选民与支持者道歉,因将自己置放在一个危险的位置。”

自从国家体育理事会向民众宣布不再续约144名国家运动员之后,便引起不小争议。 网民和朝野领袖纷纷炮轰政府为了省钱,不砍臃肿内阁,反而牺牲运动员的生涯。 如今,更多运动员一字一句说出他们这一路走来的心酸,认为政府不珍惜人才,仿佛他们就是用完就丢弃的物品。 国家柔道队选手张伟富揭露出很多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让人不禁感叹,原来政府一直以来都在亏待运动员。 张伟富曾在五年前的吉隆坡东运会上为马来西亚摘下银牌。 离金牌只有一步之遥,政府不但没有投入更多资金培训国家柔道队,反而给他们更差的待遇。 这么近那么远,离金牌只有一步之遥,张伟富在比赛结束后,黯然坐在赛场边,满是失落。 “输了这场比赛后,国家柔道队再难争取训练经费。” “我与队友往后拿不到政府的援助,连训练场地都成问题。“ 更令人痛心的是,就算他在训练时拉伤肌肉,也无法像其他运动项目的国手一样获得理疗师的治疗与按摩,只能冰敷自救。 赢得银牌,政府却将其成绩视为输了比赛停了所有资助。 张伟富却依然想重新站上国际比赛的舞台,继续为国争光。 张伟富并没放弃梦想,仍然刻苦训练,但没有了津贴,他被迫依赖自己的储蓄,并自行找赞助,才能继续培训。 在这种训练生活下,张伟富在隔届的2019年东运会再次落败,不仅摘金梦碎,甚至进不了半决赛。 网民不禁感叹,一个有潜力的银牌选手,给不惜人才的政府折腾到如此,令人非常心疼。 张伟富表示,他如今正在备战今年5月的越南东运会,他一边训练备赛,一边卖保险,同时还得兼任柔道教练来维生。 “运动员花很长时间在练习,一天早晚加起来要5个小时,中间的间隔则需要休息让身体恢复。” “像我这样很难全职练柔道,我有时间就训练,(毕竟)我现在也开始做工了……说老实话,我知道我不能全心投入,我也是有热情,但没有以前那么强烈,因为没有钱去‘烧’(指维持热情)。” “一直以来,国家柔道队都不受关注与栽培,属于冷门竞技运动项目,也不曾与国家体育理事会签署长期的培训计划。” 虽然他是代表国家出赛的“国手”,但不获体理会签约则意味着他的地位与资源不同于其他国手。...

大马民主阵线主席赛沙迪早前开直播,指因为成员亲自派送物资给灾民,没依据赈灾流程做申请,反遭警方开案调查,让他觉得不可理喻。 毕竟灾难当前,当局当务之急是要救人,繁重的程序只会拖慢救援工作。 无论如何,赛沙迪已针对有关事件公开道歉,也强调当局应该放宽规定,以确保水灾灾黎能够获得即时援助。 没想到,即便赛沙迪和党员都奉公守法,事前交上申请表格,依然被政府拒绝。 为此,赛沙迪抨击麻坡县署持双重标准,拒绝其团队申请协助灾黎重整家园与派送物资的申请,却让国盟政治人物身著党服到访灾黎住家。 赛沙迪也是麻坡区国会议员,他质疑为何身为该区国会议员的自己,无法被获准进入自己的选区内赈灾。 “他们拒绝了我的团队提出下周为水灾灾黎清理房屋的申请,且没有给出任何的理由,同时也表示只有在我们能够提供受影响者名单的情况下,才能够向灾黎提供物资援助。” 他不禁抨击,当局拒绝其在选区内进行赈灾活动含有政治目的,并认为有关双标举措十分“恶心”。 “很多照片显示国盟、巫统和其他政党的领导人穿著党服探访灾黎,并提供清理房屋和物资援助等福利。” “无论是我们向有关当局申请与否,大马民主阵线都不被允许向水灾灾黎施援,未申请时遭警方调查,申请时却又被无故拒绝。” 大马民主阵线遭受了当局的不平等对待,为此,赛沙迪质疑由巫统所领导的柔州政府出于政治目的,而拒绝了该党对灾黎的援助。 “这是极其不公平的做法,柔州政府为何要惧怕大马民主阵线帮助受苦的人民?” “尽管我们无法获得当局的许可,但我们依旧会尽可能地为选区内的灾黎提供援助。” 他说,尽管摆在眼前的阻碍甚多,但该党将不惧强权继续前进,为有需要者提供援助。 “我将带上我们的职工团队,一路与他们战斗,而我们自始至终只是为了帮助人民,如果仅仅是因为我们想帮助人民就像对待罪犯一样惩罚我们,那就顺其自然吧。”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