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1,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1 min read

随着马六甲州选已落在11月20日后,如今政坛再盛传出砂拉越州议会或许会在今天(21日)解散,以举行第12届州选。 根据媒体引述“可靠消息”报道透露,砂州议会将在今天解散,而第12届州选将会在下个月举行。 不仅如此,该网媒还引述匿名消息人士称,砂州选举将会在11月13日提名,11月27日投票。 这也意味着,如果消息属实,11月将有两场州选,因为选委会之前已经宣布,马六甲州选将在11月8日提名,20日投票。 此外,多名砂盟领袖受询时并不知情而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说,在现有的法律下,砂拉越州元首可以和国家元首协商,以提早解除紧急状态。 另一方面,根据消息宣称,目前砂拉越政党阵线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指出,砂阵选举秘书处已经要求候选人,向党总部提呈最新的资料。 此外,另一名消息人士透露,首长阿邦佐哈里已经觐见国家元首,寻求解散州议会。 根据探知,一些政党人士及一些潜能候选人打听,得到的答案是:“消息准确!” 而且,砂盟的一些潜能候选人也说:“(选举)真的很近了!” 另一方面,针对被子将会在今天解散州议会一事,阿邦佐哈里以揶揄的方式表明,由于西马政治不稳定,并指砂州选举还未举行,西马又有州属要举行州选举了。 他也声明,自己在近日来确实听到许多有关砂州选举的“声音”,甚至是许多不同版本的“故事”。 尽管如此,他强调自己将由人民来评估表现。 “这非为了我,而是我们的砂拉越,砂拉越的未来将由人民来决定;砂拉越是不是要继续的发展,由人民来决定。” 此外,他也承诺会继续努力,无论是在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或砂自主权争取上将尽全力,确保砂拉越获得保护。 今年7月31日,基于我国的新冠疫情还未减缓,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砂拉越颁布紧急状态延长半年,由8月2日起生效至2022年2月2日。 根据宪报,砂宪法第21(3)条文规定砂拉越议会应在今年6月7日解散,唯2021年紧急状态(必需权力)第15(1)(a)条文暂缓砂议会解散。

1 min read

较早前,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对于希盟政府在执政时期对国际法庭在白礁岛课题上的裁决案件放弃上诉感到龙颜大怒,并点名前首相敦马哈迪指如同“未战先降”,更谕令政府彻查该案。 针对此事,马哈迪日前以不点名的方式回应表明,如果马来西亚不尊重国际法庭在白礁岛课题上的裁决,那么我国将被视为“贱民国”(Pariah)。 他在个人部落格对白礁岛事件引发的争议拟文回应指出,只有那些没尊严的国家才会违背承诺。 他披露,事实上在白礁岛拥有权的课题上,大马和新加坡已经同意交由国际法庭裁决,并达致协议遵守国际法庭任何裁决。 他认为,如果将浮罗交怡与白礁岛的拥有权进行比较,这是不公平的。 “裁决就是裁决。任何不遵守承诺的国家无法再与其他国家达成协议。这将是一个下贱的国家。” “要知道,海牙国际法庭的裁决就是最终的结果,而各方必须要尊重法庭的决定。 “一个受尊重的国家,必须信守承诺。只有不光荣的国家,才会违背诺言。这已经是有最终结果了。” 针对苏丹依布拉欣批评他在2018年所领导的希盟政府,未尊重柔佛的主权,反之待柔佛如继子。 马哈迪强调,不若白礁岛,大马与泰国从未对浮罗交怡岛有任何争议,而且泰国也从未申诉说该岛屿属于泰国。 他认为,我国不应拿白礁岛与浮罗交怡相比,因为浮罗交怡受承认为大马拥有,而白礁岛主权是由两个国家争夺。 “泰国不曾争取浮罗交怡,而吉打州政府不曾告诉泰国,浮罗交怡不属于吉打。” “相反的,柔州政府通过信函表示柔佛不争取白礁岛,接著马来西亚声称白礁岛由马来西亚拥有。” “因此,新加坡会质疑矛盾就这么发生,马来西亚已尝试谈判以争取白礁岛,但多年来都不成功。” “新加坡还指白礁岛由新加坡拥有,我们有什么选择?我们可以开战以夺回白礁岛,但成本和精神代价很高。” “我们无法接受,何况我们也未必战胜。我们持续谈判,但没有结果。” 值得一提的是,马哈迪也不点名讽刺表明,在国内或海中挖土并卖给其他国家,是其中一个导致国家消失的方式。 “我们间接把国家一部分卖给其他国家,但如果所卖的土地是为了填土和扩大其他国家,这无异于把部分国土卖给其他国家。” “今天,我们也卖水和泥土给其他国家使用,以扩大他们的国家。” 较早前,苏丹依布拉欣陛下谕令中央政府,针对马哈迪在2018年执政时期,撤回要求国际法庭司法审核白礁岛主权判决的案件,进行彻查并给予清楚的解释。...

1 min read

尽管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单日确诊病例已有下降,但许多人依然防不胜防不幸中招。 位于吉隆坡Taman Bukit Anggerik的一家修车厂老板,在得知已完成接种疫苗的员工确诊冠病后,立刻选择关门暂停营业,同时也在第一时间联络曾与染疫员工接触的顾客,以策安全。 根据行动党无拉港特别行动队队长李凯鸣今天在面子书透露,这家修车厂的老板特别叮嘱他的团队,要求他们把自己车厂爆发感染群的案件公诸于世。 他指出,这家修车店有3名本地员工已证实确诊,而感染源头怀疑是来自要顾客群。 “老板,说做人做生意一定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人。” “因此,这家车厂老板要求我们把车厂员工确诊事件公开,希望借此可警惕更多人小心抗疫。” 他也引述业者的话表示,他们也在员工染疫后,已马上联络近期与他们有接触的客户。 他指出,目前车厂的老板已安排所有员工做检测,而获得的检测报告是其他人暂时呈阴。 “目前,修车店已自我关闭了几天了,所有员工暂时在家隔离。” “老板也透露,所有员工已接种疫苗,3名确诊员工也都属于轻微病患(第一级)。” 他表示,没人想要中招,但为了糊口所有员工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来上班。 根据李凯鸣,车厂业者也告知,他们也会在开业前再次给其他员工做检验。 “这样做是为了确保无人再被感染后才继续营业,以免再有人被感染。” 对于这家车厂老板的举动,李凯鸣也忍不住大赞对方做了一个好榜样! “一样米养百种人,我们现在已接受了与病毒共存亡(无法不接受)。” 对此,李凯鸣也警惕民众,尽管很多人怕被白眼就千方百计来隐瞒疫情,但病从浅中医,自私只会害人害己。

1 min read

随着马六甲州选即将在11月20日全面开打之后,如今各阵营已展开启动竞选活动,并陆续商讨这次应对选举的策略如议席分配等。 尽管如此,根据一名来自国阵的消息人士透露,由于这次的甲州选除了巫统之外,盟友马华和国大党也打算插一脚,并计划派员上阵马六甲州选,因此不排除若互不让步的话将会爆发内讧。 根据媒体引述消息报道指出,虽然马华在2018年大选时上阵马六甲的8个议席全军覆没,但马华这次依然要委派候选人竞选这至少8个甲州议席。 消息表示,这些议席都是该党在上届大选中输掉的议席,而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更以“联邦政府部长”的身份和国盟成员党合作。 “如果可以的话,马华也想要捍卫其之前竞选的议席。” 此外,消息也透露,由于国阵成员党欲上阵的议席重叠,因此马华与友党,特别是巫统之间或会发生争执。 根据马华消息人士,目前国阵中央领导层必须介入州议席分配的谈判,以便成员党能达成共识。 “巫统不想牺牲议席,而且要竞选一个赢面高的议席,如果是这样的话,马华可能被迫让出议席,因为马华势力并没有巫统强大。” “除非马华能说服他们,称自己的候选人是最佳选择,且保证能取胜。” 值得一提的是,消息也指出,魏家祥有意以国盟形式合作,因为他目前是联邦政府的部长之一。 另外,国大党总秘书阿苏占也表示,该党有意上阵其传统议席,即牙力选区。 “在候选人方面,国大党必定不会随意选择,我们会从学历、经验、沟通技巧和年龄方面来考量。” “唯一的问题是,我们还未见面讨论,而任何决定都必须由国阵拍板,我们不曾抛弃国阵的合作原则。” 在2018年第14届大选中,马华分别上阵马接再也(Machap Jaya)、吉里望(Klebang)、爱极乐(Ayer Keroh)、格西当(Kesidang)、哥打拉沙玛那(Kota Laksamana)、鲁容(Duyong)、甲市区(Bandar Hilir)和文曼(Bemban)。 因此,马华也可能会因为不够巫统强而被迫放手。 无论如何,消息也指出,国阵中央领导层将插手协助进行议席协商。...

随着原任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仑为首的马六甲叛变“四人帮”表明愿意用希盟旗帜上阵这次的州选后,如今希盟主席理事会预料将在今天下午开会讨论。 根据媒体报道,多位希盟阵营的领袖今日证实,希盟中央在今天下午4点半有一场会议,并预料会讨论是否接纳这四人帮,以便让他们在下个月的州选中代表希盟上阵。 报道指出,这场会议将于雪州八打灵再也的公正党总部举行,而马六甲州选将是会议主要议程,同时也预料会谈及应否接纳依德利斯四人帮。 当中,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也证实,他自己将出席今日的希盟会议,参与讨论甲州州选的事务。 所谓的马六甲四人帮指的是依德利斯、原任彭加兰峇株州议员诺希占、原任直落垵州议员诺依芬迪及原任班台昆罗州议员诺阿兹曼。 当中的两人,即诺希占与诺依芬迪曾在去年喜来登政变期间背叛希盟,进而拉倒当时的希盟甲州政府。 根据报道,这四人帮在前晚受邀出席马六甲公正党的造势活动,甚至还受到英雄式欢迎。 尽管如此,此举已陆续引起希盟内部不满,一些行动党和公正党领袖已相继表态,强烈反对希盟招纳“青蛙”。 此外,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昨日也强调,行动党拒绝诺希占成为州选候选人,而公正党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更斥责希盟中央,处理甲州政治危机的手法和立场不当。

1 min read

尽管已接种新冠肺炎疫苗,但许多人依然防不胜防在外不小心被感染,进而导致返家后传染给家人。 一户来自柔佛新山的华裔家庭,一家三口因为父亲每天必须外出到工地谋生赚取家计,结果疑在外染疫后把病毒带回家,导致妻子和一名10岁的小孩不幸中招。 当中,行动党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昨日在面子书透露了此事,并说明日前其团队在接获一位民众的来电,指他53岁的朋友卢先生确诊了。 在经过了解之后,这名53岁工厂的员工因为不幸感染病毒传染家中妻儿,当中其10岁儿子因无法接种疫苗,进而导致出现发烧呕吐症状,令人感到非常心疼。 “卢先生因感觉身体不适,前天就到诊所进行PCR检测,今早被告知报告呈阳。” 廖彩彤表示,目前与卢太太和孩子在家很无助,太太和孩子都还没有进行检测,不知道如何是好。 “于是,我的团队志工马上联络了卢先生,接着把“柔佛再也居家隔离包” 和 唾液抗原快速检测剂(RTK-AG)送到他们家门口,让卢太太和孩子都进行检测。” “据我了解,卢先生为了谋生他必须每天出外工作,因此始终是防不胜防在外染疫。” “由于他们夫妻已接种疫苗,因此症状较轻,相反的他们的10岁儿子感染症状较明显。” 她也透露,卢先生已经在今天上午已带妻儿到诊所进行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医生开药给男童,以便药物协助减缓病症。 “卢先生非常担忧儿子情况,因他的儿子尚未接种疫苗。因此,卢先生目前一家三口已居家隔离,我会一直跟进他们的状况,以便适时提供援助。” “不幸的是,通过自行检测后,卢先生通知我说太太和10岁的孩子也出现“两条线”(确诊)。” “由于孩子还没有获得疫苗接种,卢先生十分担心。” “我安抚了卢先生,也请他时刻检测血氧,如果持续低于95就马上求医。” 最后,廖彩彤也提醒民众,尽管目前经济领域已开放,但大家切勿掉以轻心,出门在外必须时刻保护自己也保护家人。

1 min read

大马国产威士忌“Timah”课题近日来在国内引起巨大风波,而身为执政党的伊斯兰党和一些穆斯林群体在针对此事提出强烈,更施压政府把酒厂的产品名字换掉。 针对此事,向来以调侃我国政治人物和各种话题的著名谐星林有信,今日也忍不住在面子书发帖文调侃一番。 根据林有信,他在贴文中把中国康希诺(Cansino)疫苗的名字与赌场(Casino)联想在一起,并表明两者之间的名字非常相似。 他也在贴文中附上一张图调侃Timah风波的图,并质问这款疫苗由于与英文字“赌场”相似,因此而质问是否也要换名, 他写道:“哈哈,够力咯!Cansino这个字体看起来像Casino(赌场),这也会让人混淆的。” “看来,我回要求在这14天内换名字了。” 贴文中,林有信也标签着:“lawakbodoh ”(美丽的愚蠢)#onlyinmalaysia(只发生在马来西亚) 截止目前为止,林有信的这则贴文获得大批网民的认可,并一共获得约4000多个赞,数百条留言。 众多网民也纷纷认可他的贴文,并留言写道:“马来语是国家官方语言,每个人都必须要学不针对种族宗教,但为什么以马来语来为一个产品取名却被认为是针对某单一种族呢?” “难道他族就不需要使用这一语言,难道他族不能使用这一语言所取名的产品?”

1 min read

随着大马国产威士忌Timah在去年活动国际奖意外后,如今却引发国内多个穆斯林团体的不满,有些甚至批评身为执政党的伊党在朝监管不力。 针对此事,伊斯兰党今日感到不满表明,“某些人”试图将“Timah”威士忌产品与该党联系起来的做法,目的只是要攻击伊党的迫切之举。 当中,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指出,尽管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大课题,但是却有一些人因为已经没有资本攻击伊党,进而导致该党沦为“受害者”。 他强调,有关指控旨在玷污伊党的良好声誉,因为伊党的原则就是反对一切形式恶行。 “事实上,反对恶行也并不只是伊党的责任。反之,这是所有穆斯林的责任。” 他指出,那些攻击伊党的人更应该去教育伊斯兰社群远离任何品牌的酒类。 尽管如此,他也强调,非穆斯林饮酒的权利也必须受到考虑。 他直言,“Timah”威士忌的品牌名字与标志确实可能会引起混淆,因此,希望酒厂可以对此进行检讨。 “‘Timah’一词并不是伊斯兰名字,也不是人名。它是一种金属的名称,而更明显的是该酒的商标是一名男子的肖像,因为没有男子的名字会叫Timah。” 也是环境与水务部长的端依布拉欣也表示,这不仅仅是伊党的职责,每个穆斯林都有责任反对不符合教义的事。 他补充,穆斯林社群应该受教导远离酒精饮料,无论是什么品牌。

1 min read

随着沙比里在较早前于国会下议院透露,政府将会在今年4月起开始支付MySejahtera开发商费用后,公账会如今表明反对“从免费变需缴费”。 根据报道,公账会主席黄家和今日指出,该会对于Mysejahtera不再免费的情况表示不能认同。 他表示,从去年3月推出至今1年多以来,民众已习惯了免费使用,更成为了民众的生活最重要的手机软件,而且在未来的日子将会继续成为国家卫生和健康体制的一部分。 因此,他认为政府应该全面接手监管和运作,保障MySejahtera在国家卫生体制中的持续性。 他也表示,政府曾经在去年的国会中保证MySejahtera的个人资料会获得保障,而软件开发是通过开发商的企业社会责任(CSR)开发,根本不花到政府分毫。 “但是,正当首相在国会给予最新答复,即该软件的企业社会责任已经在今年4月完毕后政府将会缴付费用给开发商,这是令人震惊的事情。” “因为从头到尾,政府都是告诉国民软件开发是免费的,一年过去后现在却被告知需要付费。 “而且,一旦这个先例一开,日后惹着私人公司是否就能够以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之名,绕过政府的正常采购程序,获得政府的合约?” “所以,这完全不符透明化的原则,也是公账会不能接受的。” “因此,在这情况下,政府对于MySejahtera的使用和依赖已经没有U转余地。” “政府需做的就是跟开发商讲一声感谢,然后全面接手MySejahtera的运作,而不是开始付费。” 另一方面,黄家和也透露,公账会未来3个月时间编排已经完成,并将在国会复会的第2周着手完成新冠疫苗采购的最终报告,并估计在11月中提呈国会。 他也表示,在过程中公账会两度传召两任卫生部长凯里、阿汉巴巴、以及卫生总监诺希山,针对疫苗采购价格、疫苗分配等课题进行聆讯。”

1 min read

尽管我国至今没有任何法律可以对付反对接种新冠肺炎疫苗者,但随着卫生部长凯里在较早前放话“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之后,如今再有反疫苗人士“猖狂”到自揭如何伪造MySejahtera应用程序里的“完成接种”电子证书。 根据一位自称为“拿督”的反疫苗者买家向网媒揭露,一个新冠疫苗完成接种的状态及电子证书只需要价值3000令吉。 根据报道,这项非法活动是透过可以进入MySejahtera的个人售卖,有关人士通过Telegram等社交平台秘密进行。 根据这位没有接种疫苗的“拿督”级商人告知,自己向卫生部的某人支付了3000令吉,以在他的 MySejahtera上注明“完全接种”状态。 “起初,我在Telegram群组中向一个宣称可以修正我的Mysejatera状态的人士支付了1500令吉,但结果证明这是一个骗局。” “然后,我认识了卫生部的一个人,他说他可在获支付3000令吉下办到这回事;我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给那个人后,这次真的实现了,看起来是真的。” 尽管如此,他表明,自己的MySejahtera状态和疫苗证书,是在他付费的一个月后才更新。 他解释,自己拒绝冠病疫苗的理由是因为,他认为它是国际阴谋的一部分。 目前,该网媒也向武吉阿曼刑事调查部任阿都加里尔哈山,后者也承诺会展开调查。 至于卫生总监诺希山,他在受询时仅说:“去找警察。” 根据报道,我国警方也从8月开始彻查假电子疫苗证书的案件。 上个月,Telegram 流传一个截图宣称可以提供不同类型的假疫苗接种证书,价格为 1500令吉、400令吉或200令吉。 政府是透过允许完全接种疫苗者可享有堂食、入住酒店和度假、跨州和出国旅行的便利来强制接种疫苗。 另一方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48岁男子也抨击政府制造威胁。 他说他“目前”不想要任何冠病疫苗,因为目前的疫苗研究仍然有限。 “是政府说疫苗接种并非强制,现在,这个政府又强迫人们接种疫苗。” “他们有脑袋的吗?他们起初说没关系(不是强制性的),而不是说你必须接受它。”...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