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30,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1 min read

尽管中国电影《长津湖》在该国的票房获得好评,但大马内政部今天在国会下议院正式,政府已禁止这段影片在我国上映。 根据报道,来自行动党的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今日在国会下议院向内政部质询问,为何电检局部不归属通讯及多媒体部,以及电检局去年和今年禁止了多少的电影在本地上映。 对此,内政部副部长依斯迈透露,截止今年至今大马只禁止了一部电影在本地上映,即中国电影《长津湖》。 根据报道,政府在去年禁止一共禁止了6部电影上映,而今年只有禁止一部电影,共7部电影。 另外,依斯迈也说明,去年禁止的电影包括如下: 1)《权力》(Daulat) 2)《真爱》(Real Love) 3)《真雄起》(Shubh Mangal Zyada Saavdhan) 4)《帕卢帕达玛帕图卡》(Pallu Padama Paathuka) 5)《白眼》(White Eye) 6)《菠萝蜜》(Boluomi) 另一方面,依斯迈也指出,电检局没有归属通讯及多媒体部,因为其功能只限于过滤已杀青准备上映的影片内容。 他强调,电检局没有涉及影片的制作和出品,反之这些部分直接由隶属通讯部的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所执行。...

继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在两天前倡议希盟在来届大选用回各自的党旗上阵之后,如今公正党在今晚召开该党的内部会议是时,有领袖倡议希盟三党应在第十五届大选用回公正党的标志上阵。 根据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他今天发文告透露,在经过今天的公正党中央理事会开会后一致议决,就像509大选时用该党的旗帜上阵。 他指出,公正党会把这项建议带到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上,跟其他盟友进一步商议甲州选举事宜。 他也强调,公正党中央理事会今天在月度会议上,讨论到甲州选举成绩乃至希盟标志事宜。 “根据公正党领导层初步分析发现,在甲州选举的严格竞选规定下,他们难以向选民介绍新候选人,和这次改用不同于2018年大选的标志上阵。” “因此,公正党领袖和基层从甲州选举初期就已强调此事。但是,由于公正党理解希盟盟友当时的态度,所以同意使用那个标志上阵。” “可是,公正党认为,未来应该再次使用我党标志上阵。” “这也是基于11月20日马六甲州选中使用希盟标志旗帜惨败后而萌生的想法。” “公正党认为未来应该再次使用公正党标志。所以,此事将会在来临的希盟会议上进一步讨论。” 根据报道,希盟主席理事会在10月29日一致决定,所有成员将使用希盟旗帜上阵马六甲州选举。 当时安华指出,他们考虑了所有党领袖的意见,因此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同意使用希盟旗帜上阵。 在2018年全国大选中,希盟由于无法注册所以四党在大马半岛统一采用公正党标志上阵。 然而,在2018年大选希盟成功执政后,获得社团注册局批准注册,随后希盟也顺理成章在接下来的多场补选和最近的甲州选举中,采用希盟的标志上阵。 值得一提的是,陆兆福也认为,随着大马政局变化,希盟应该开始检讨是否还要沿用共同旗帜上阵的竞选模式。 他甚至进一步主张,希盟各成员党应该使用自家标志上阵。 “509(2018年全国大选)的时候,大家一定要有同样的标志,必须要有一个首相人选,我们才能给选民信心,(让他们)支持我们成为替代政府。” “但是,你经过509、三次政变,现在的模式应该要有改变。所谓的改变,就是我们下一届打的模式,是不是一定要用同样的标志?” 他认为,希盟应该回到2008年和2013年的大选模式,各成员党采用自家旗帜上阵,然后再整合彼此的力量。 “我认为,如果现在这个阶段,大家用回自己的标志,是最好的情况。” “回到好像308、505那个情况,当时大家还是能够赢,虽然没有共同的标志,我们还是能够个别赢得我们的选区。”

1 min read

有鉴于近日来百货涨价,当中包括蔬菜、面包、肌肉、汽车零件、建筑材料、冰块等物品价格上涨的消息传出政府却毫无作为,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认为,这些部长应该被革职。 根据法米,他认为由于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长南达林奇无法就物价上涨采取相关应对措施,因此沙比里应撤换这位内阁部长。 他表示,根据统计局发布10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按年上涨2.9%显示,国内物价日渐上扬,然而,但南达林奇却认为“商品价格仍处于正常水平”。 “因此,我对部长一系列包括‘物价处于正常水平’的言论感到遗憾。” “他甚至声称,贸消部已经达成100%关键绩效指标。” 对此,他认为,部长显然在状况外且并不关心“大马一家”成员的处境。 “各大新闻和社交媒体充斥着蔬菜、面包、肌肉、汽车零件、建筑材料、冰块等物品价格上涨的消息。” “就连近期的朝圣经费上涨,这种消息真叫人感到失望。” “可是,到现在我们只听到各种理由,部门和政府的反应缓慢。” 他直言,许多国人因为失去工作和收入感到沮丧,为了生存也选择提取公积金或进行借贷,他认为,贸消部必须对此负责任。 “鉴于他在位已经过了100天且只会拖延,没有明确和快速的行动,首相应该兑现承诺,换掉这名失败的贸消部部长。” “与此同时,首相也必须说明政府会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商品价格获得管控。”

近日来,国内有媒体报道指蔬菜价格飙涨到非常离谱至100%后,如今菜农和贩商也感到无奈,并认为这是因为劳工问题所致。 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长亚历山大昨天透露,政府近期将为农业业者提供财务援助,以减轻运营成本负担,进而降低市场商品价格。 尽管如此,国内的大部分菜农要求政府正视根本因素,即劳工问题,以便协助业者解决人工短缺等课题。 当中,来自彭州金马仑菜农公会总务蔡依锰直言,事实上在当地有多大2000名菜农严重缺乏人手问题。 他透露,就算雇主将月薪提高30%至1800令吉,他们仍然难以聘雇劳工。 “政府自2018年起冻结移工引进申请,种植业和建筑业也面对人手短缺的问题,再加上如今经济解封复业后,各行各业竞相抬高薪资争聘移工。” “但是,菜农未必能负担得起这个工资水平,有人甚至出月薪3000令吉聘请移工。” “我们(菜农)无法开这个价格,种植业有能力这么做,因为棕油未来价格飙涨到一公吨5000令吉。” “所以,我们哪里贴得起?现在付1800令吉,他们都要走。” 根据蔡依锰,一个占地2至3英亩的小菜园需要3至4人工作。 至于超过10英亩的菜园,则需要8至10人工作,当中还包括加工包装。 “因此,我们没有人手,就把部分菜园空着,缩小规模来做,产量也跟着减少了。” 他也指出,有鉴于政府的政策朝夕令改,加上合法移工逃跑,令依循合法途径的雇主经营困难。 “我们花了一笔钱申请工人进来,结果他们(又因为高薪)就拜拜走人了…” “尽管我们已经很配合政府采取合法行径,但他们还是跑掉了,我们也不能做什么。” “跑掉的移工变成非法的,政府又来叫非法的合法化,所以这样下去永远搞这个东西。” 他相信,政府必须介入处理这些问题,不然的话这对奉公守法的菜农不公。 “我们无法与财力雄厚的建筑和种植领域的业者比拼。” 另一方面,蔡依锰也解释,再加上天气恶劣、雨季土崩、低温阴天、闪电水灾等因素造成金马仑蔬菜产量变慢变少,最终导致菜价飙涨。 “因为今年雨季特别长,2月到4月都是雨季,影响蔬菜的成长和产量。”...

随着希盟在公正党主席安华的领军下,在马六甲州选惨败,公正党吞蛋和诚信党输剩一席后,如今两党受促“二合为一”合并成为全国最大的政党。 根据报道,这位有博士学位的政治学者黄进发大胆倡议,公正党和诚信党或许可以考虑合并,因为他认为,这不仅能够解决希盟内部问题,同时也能以更壮大的形式对抗国阵或国盟。 黄进发也直言,如果希盟要从州选中吸取教训,那么这两党将有必要合并,而且公正党与诚信党必须加强自身,同时提供一个明确愿景迎接第15届大选。 他也直言,希盟不能再继续沉醉在“归还人民委托”的旧有论述,甚或尝试与伊党竞争,比如在酒和赌博课题挑战伊党的立场。 “所以,诚信党想要比伊党更伊党(伊斯兰),伊党支持者依然会投票给伊党,但非马来选民和自由派却会唾弃他们。” “最终,他们只会得不偿失两头不到岸,如果两党没有合并,希盟或许会难以与国阵或者国盟竞争,因为这两个政治联盟如今也在讨论改革和稳定。” 他相信,希盟特别是公正党和诚信党,应该专注经济和收入差距的问题。 他说:“当精英过着高档生活,许多人却陷入财务困境时,许多普通马来人感到失望与不安。” “所以,希盟必须着重在日常生活议题如通膨,但不能只是煽动人民的不满,而必须提供解决方案,这包括在自己执政的三个州属行使权力去解决。” “尽管有很多马来人对新兴政党和派系的崛起感到困惑和沮丧,但公正党和诚信党两个方向相近的政党,可以考虑合并增效,特别是能够(增加)郊外选区的支持。” 此外,他也声明,公正党是烈火莫熄运动下的产物,而诚信党一些创党人也是公正党主席安华的支持者,甚至可以追溯到1998年的烈火莫熄时代。 “因此,如果两党合并,那么这个新政党就能取代42席的行动党,以46席成为国会最大党。” “这样也能消除政敌的议程,即所谓希盟是由行动党主导的指控。” 尽管如此,黄进发也坦承,要两党合并或许会消耗很长时间,甚至可能在第15届大选后才有机会实现。 “然而,最重要的是,希盟不能只是期望甲选的惨败经历不会重演,除非他们先开始做出改变。” “由于希盟如今在马六甲只有五个州议席,因此他们有必要认真考虑这项建议。” “看回马六甲州选,希盟在13个议席的表现落后于国阵和国盟,另在10个议席的成绩排名第二。” “这也意味着,如今国盟已经取代希盟成为国阵头号敌人,在马来选区更是明显。” “在12个拥有70%以上马来选民的议席,希盟只在瓜拉宁宜和万里茂(诚信党竞选)排在第二位。” “在11个拥有超过60%马来选民的议席,希盟只在武吉加地胜出,同样也是诚信党竞选。”...

1 min read

有鉴于4名吉州居民日前针对吉打州务大臣沙努鲁“不再批准和更新博彩中心的商业执照”的宣布,他们正式通过行动党法律局入禀亚罗士打高庭,要求司法检讨。 针对此事,今天有大约20个伊斯兰非政府组织拉大队到吉打行政大厦提呈备忘录,并促沙努鲁勿向相关人士妥协。 根据报道,自称来自吉打代表20个伊斯兰组织的巴达尔特攻队(Squad Badar)表明,他们愿成为大臣后盾,并力挺州政府落实禁赌和限制售酒决定。 此外,他们也希望,我国的其他州属也跟随吉州步伐继续实行禁赌政策。 据知,今天出席的这20组织包括巴达尔特攻队(Squad Badar)、大马回教福利及宣教组织(Pekida)。 报道指出,他们一行逾50人今早前往达鲁阿曼州行政大厦,移交支持禁赌备忘录给吉州大臣莫哈末沙努西。 随后,由于大臣已到杜拜公干,于是这份备忘录由吉州大臣秘书署代表祖基菲力接领。 当中,巴达尔特攻队首领阿兹哈在记者会上指出,赌博会让千万家庭支离破碎,衍生偷窃和欠债问题,以及使到政治不稳定。 “尽管有反对者入禀法庭提出挑战,但我们希望大臣和州政府不受动摇站稳立场。” 此外,Pekida主席拿督斯里耶谷也强调,他们并非反种族者。 “而且,禁赌和禁酒也无关宗教,这是为了塑造安宁和谐和健康的社会。” 他强调,备忘录内容还包括希望大臣不要撤回有关政策,并坚持落实下去,以便吉州能继续和睦安宁。 “赌博只会带来危害比如造成离婚、争吵、政治不稳定、偷窃等悲剧发生。” “因此,我们伊斯兰非政府组织全力支持大臣及州政府落实禁赌政策。”

基于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在较早前宣称,希盟不应坚持只让希盟主席兼公正党主席安华出任首相人选后,如今这番言论再度遭到公正党领袖讨伐。 随着安华女儿努鲁依莎等人后,公正党加埔区国会议员阿都拉沙尼也痛批陆兆福斥责“不懂数据就最好给我闭嘴”。 根据报道,阿都拉沙尼对于陆兆福的这番言论大感不满,并反问行动党,是否还要提名该党秘书长林冠英,又或者前首相敦马哈迪为首相人选? 他认为,希盟在马六甲州选败选的主因并不是安华,因此若把错算在安华头上不公平。 他相信,马六甲选民是因为没拿到薪水,因此无法返乡投票。 他强调,公正党的立场依然坚定,即在下届全国大选继续提名安华为首相人选。 “因此,如果把希盟在甲州选举的失败全都归咎于安华是不公平的,因为败选的原因有很多。” “对我而言,那些谈论公正党落败的人并不了解数据,许多全国领袖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但他们根本没研究。” “所以,如果你(陆兆福)不懂数据,那就闭嘴!” “很多人在11月20日没领到薪水,无法回乡投票,还有许多其他因素。” 此外,他也询问行动党,除了安华,是否还有其他来自行动党或诚信党的首相人选? “对我来说,只有安华,我不知道林冠英或莫哈末沙布是否想成为首相,这取决于他们。” “或者你想再次提名马哈迪?现在的重点应该是生活必需品涨价的课题。” “如今人们要吃饭,我们却忙于首相职位,用用脑吧!” “而且,11月20日那天,很多人选民还没有领到工资,无法回家投票。”

较早前,彭亨教育局最近委任承包商为北根县内的两间华小安置新校牌,但却被揭发这个新校牌只有国文和爪夷文,中文校名则消失不见。 此消息传出后,立刻引起华教团体不满,而反对党国会议员也纷纷向沙比里政府开炮。 针对彭亨州教育局为全津华小更换没华文字的校牌的争议,身为国家团结部长的哈丽玛今日表明,他不仅不会介入此事,而且还提醒各方,马来文才是大马的官方语言。 根据报道,哈丽玛拒绝介入此事后,更把球踢回给教育部。 她强调,此事应由教育部与州政府决定,而非她掌管的团结部算了说。 “马来文才是国语,如果要放其他语文,那得交由上述部门来决定。” “此外,就州属层次来说,这跟州政府有关。” “所以,如果有需要的话,就交给部门(教育部)与州政府决定。但马来文是国语。” “因此,既然这件事归教育部与州政府所管,她所领导的团结部不便多做评论。” 根据报道,当她被询及以团结部长的身份来看,会否认为这件事显示彭亨教育局不尊重多元社会,哈丽玛也婉拒回应。 “就责任来说,这是教育机构的课题。任何决定,都是上述部门(教育部)所做。所以我无法回答。” 根据多家中文报近日报道,多名行动党领袖为此谴责政府。 随后,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查问彭亨州教育局后获悉,教育局将为州内所有政府学校包括国小、淡小和全津华小提供印有国文与爪夷文字的校牌,而这些招牌统一由承包商制作。 马汉顺也表示,经过沟通后,彭州教育局长同意在华淡小的校牌加上中文或淡米尔文的校名。

1 min read

如果国内贸易和消费人事务部长拿督斯里亚历山大无法扭转基本必需品价格飙升的趋势,诸如蔬菜涨幅超过100%等问题,那么,他会因此辞职下台吗? 今天早上,我到峇眼国会选区向贫困居民发放了近 400 个食物篮,有关居民皆受到基本必需品价格上涨的严重冲击。 我要特别感谢企业赞助商的资助,为民众做出贡献。 马来西亚人从未见过鸡蛋、鸡肉、面包、蔬菜甚至冰块等日用品的价格,飙至如此之高。 必须慎重提醒联邦政府,这些日用品从不是什么奢侈品,但是,现在的价格却俨然奢侈品的水平。 更糟糕的是,联邦政府要么显得漠不关心,要么效率低下,对遏制物价上涨无所作为。 现在人民去菜市场时,无不感到天人交战。 生活必需品的价格如今已经飙升到记忆中的最高水平,远远高于希盟执政时的水平,这已严重削弱了人民的购买能力。 不只是B40群体,很多属于M40群体的民众在去菜市场时,看到菜心的价格上涨100%之际,顿时感到前路茫茫,不知接下来要如何是好。 峇眼国会选区的许多受助人也质问,如果他们的薪水不上涨,他们该如何承受这些铺天盖地而来的物价上涨? 国内贸易和消费人事务部长拿督斯里亚历山大将此事怪罪于供应链运营成本的抬高,他言之凿凿地向马来西亚人保证,日用品价格飙升的问题将在12月9日之前得到解决。 如果到了12月9日价格仍不下降,那么联邦政府就应承担全部责任。 政府此时此刻理应立即采取行动,马上设法压低价格,而不是等到 12 月 9 日。 慕尤丁因无法应对新冠疫情和经济衰退,而被称为失败的政府和首相。新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是否会重蹈慕尤丁的覆辙,成为另一个失败者?...

1 min read

继较早前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表明,尽管在选择与土团党联手后在马六甲州选惨败,但他坚持伊党将坚守国盟,而拒绝“不完整的”国谐。 随后,部分巫统领袖指控伊党“一脚踏两船”,在同一时间与巫统和土团党合作,以巩固自己在执政联盟地位的说法。 对此,新任伊青团长阿末法德里今日开腔反驳表示,伊党将会坚定支持党主席哈迪阿旺的立场。 他今日发文告指出,伊党选择与土团党同在目的是为了确保该党不会再被希盟“撬走”,以致让希盟再有机会执政中央。 他直言,只要能确保希盟不再掌权和保障穆斯林团结,那么该党不介意伊党被批评“一脚踏两船”,甚至也扬言要“一脚踏十船”都没问题。 他强调,任何不符合党主席立场的言论,都不算是伊党的正式立场,而且,伊党并不是为了地位和职位,才同时与巫统及土团党合作。 “伊党靠近土团党是为了确保他们不会再被希盟撬走,让希盟有机会在第15届全国大选掌权。” “所以,如果你们要质疑我们是为了职位,这个问题不存在,因为在慕尤丁掌权时,我们和砂政盟(GPS)同样有18个国会议席。” “尽管GPS有部长,伊党没有部长,但我们也没有因为不满而杯葛,所以这无关职位,而是关乎穆斯林的团结和生存。” “要知道,当伊党被逼和国盟一起,在马六甲州选对抗巫统,伊党其实很不舒服。” 他质问,伊党和国盟靠边站已别无他选,因为当巫统拒绝土团党时,土团党却能推翻希盟。 “所以,如此劳苦功高,难道我们要排斥土团党?如果我们这么做,土团党肯定会越走越远。” “而且,他们甚至有可能回到希盟怀抱,但伊党今天在国盟中和土团党一起(情况就不会发生)。” 对此,他呼吁巫统,勿因为马六甲州选大胜,而选择单独上阵第15届全国大选。 “这是因为州选与全国大选情况不同,全国大选或出现更多游离选民和非马来票。” “如果巫统说他们已重回势力,国阵已变得强大,他们需要坦诚面对甲州选数据,那些数据若放到全国大选来看,国阵还不足够强大以治国。” 他也强调,大家必须看投票率下降,只有60%投票,为何伊党得票剧增,而巫统得票下降? “如果投票率达70%,那么巫统就不能获胜了,如果有75%民众出来投票,巫统岌岌可危。谁能保证在第15届全国大选,投票率不能达到75%?” 他也分析,如果巫统要在第15届全国大选独自上阵分散马来票,那么希盟料有能力通过非马来票或游离选票,而再次组成政府。 “如果以人民今天对政治感到厌倦的情况,希盟还是有可能会胜出大选,我们也要考量到,马来选民或不出来投票,导致相关议席落入希盟手中。”...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