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 Sep 23rd, 2020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时事热点

1 min read

在今年7月,选择加入由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所发动的政变行动而背叛公正党的原任下南南州选区的蔡德和,随后即被公正党开除党籍。 当沙巴看守首长沙菲益宣布解散州议会后,慕沙的政变计划宣告失败,导致蔡德和与一群政治青蛙变成无党籍的人士上阵这次的沙巴州选。 就在距离沙巴州选还有最后4天之际,这位从提名日开始就以独立人士自居,上阵下南南州选区的公正党叛将蔡德和,今日正式宣布,他已加入沙巴立新党(STAR)。 根据报道,蔡德和在今天傍晚宣布这项消息。 根据《马来邮报》的报道,蔡德和是在立新党宣传主任杰菲里古明见证下,在孟加达的社区礼堂举行入党仪式。 蔡德和表示,尽管自己以独立人士的身份参选,但一旦胜出,这个议席将归属立新党所有。 “若我以独立人士的身份赢了这个议席,这个议席将属于他们的。” 此外,蔡德和表示:“我加入一个全国政党超过10年了,现在我觉得,尽管你可在很多课题上做出贡献,但你最好是回到你最原初的地方。” 其实,蔡德和之所以会选择加入沙巴立新党,早就有迹可寻。 因为他在此前两天就表示自己是在国盟祝福下上阵,而立新党主席杰菲里也表示了支持蔡德和的说法。 在9月16日,菲里吉丁岸证实该党和国盟正支援下南南原任议员蔡德和及数名原任州议员。 当时,杰菲里也证实,蔡德和确实曾向他寻求支持和协助。 他说“是的,他有来问我。据我所知,国盟内部达成共识让原任议员能够继续上阵,所以我支持他。” 原任下南南州议员蔡德和,他是在上届大选时,以希盟公正党旗帜下上阵该选区。 随着沙巴举行闪电大选的到来,原本有意自己选区上阵的他,因为叛变而没获得任何政党支持,最终导致他选择以独立人士身份上阵。

较早前,反贪会由于推出了中文官方网站后,随即引来马来政党的批评,炮轰反贪会不尊重马来文在大马的地位。 除了有土著权威党,巫青团长,土青团宣传主任的批评,今天更有一批土著权威党成员到布城反贪会总部,抗议他们在上周五推介中文网站,贬低了马来文的地位。 针对此事,反贪污委员会副首席专员山顺巴哈林今日指出,民众从社交媒体上所看到反贪会近日所推介的中文版官网,其实在5前年就已推出,而并非新创建。 根据报道,山顺巴哈林表示,这是经过反贪会改进和更新后被重新激活的页面。 他透露,中文版的官方网站早就在于2015年创设,但随后在2018年暂时关闭,目的就是为了加以改进,以确保将反贪信息传递给更多的民众知道。 他说:“当时,中文版的尚未更新我们就在2018年关闭了。” “但如今我们已重新激活该页面,因为现在已有官员负责管理它。” “若我们有足够的资源,甚至还会推出淡米尔语文的网站。” 此外,山顺巴哈林也强调,尽管还提供其他语言的选项,但反贪会从成立至今都坚持将马来文作为其官网的主要语言, “所以,这不应该成为议题,因为马来文仍然是反贪会官网上的主要语言。”

1 min read

自从国盟在今年3月走后门上台执政后,慕尤丁已多次暗示他将尽快举行第十五届大选,以洗脱“后门政府”的骂名。 可是,这次慕尤丁不再以暗示的方式来卖关子了,这次他已明示说明,第十五届大选即将来临。 根据报道,今天人在沙巴州的慕尤丁正式放话,只要由国盟、国阵和沙巴团结党组成的“沙民阵”(GRS)拿下这次的沙巴州政权,那么他将打铁趁热宣布全国大选。 他说:“若这次我们在沙巴赢了,到时我们会打铁趁热地举行大选。” “我知道媒体会怎样报道的,所以就让他们去揣测吧!” “尽管如此,沙巴州选是我们目前最优先和重要做的事。” “这次的沙巴州选,人民须发出一个讯号,即说我们支持国盟、我们要慕尤丁继续任相。” “我们要国家更进步,所以唯一方法就是与我同在。” 据知,慕尤丁在此之前都是暗示,指国盟必须以“明天就要大选”的心态积极备战选举。

即将在9月26日的沙巴州选,各阵营都展开浑身解数的拉票行动,以期望能够获得选民的支持进而拿下州政权。目前已人在沙巴为民兴党+阵营助选的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昨晚他在一场政治讲座会时,对国盟和国阵这班政治人物开炮。根据报道,林冠英这次在沙巴助选时,先是炮打沙巴的金钱政治和青蛙政治,后来更他呼吁选民在来临的沙巴州选中展开“斩青蛙”行动。林冠英调侃说道:“钱都可把人变成青蛙,人民都说,美女可以把青蛙变成王子,但如今在沙巴,金钱却可把一个人变成青蛙。”“这样太过分,因为我们不能接受青蛙政治。”“沙菲益说,他不能接受青蛙政治,所以他说,他要借人民的力量,把这些青蛙全部斩掉,好不好?”他表示,希望人民可以在9月26日沙巴州选那天,用手中的一票把这些政治青蛙斩到‘十八碌’。“所以,在26号当天,你们必须用你们的选票给沙菲益多一个议席,把这些政治青蛙斩到‘十八碌’。”与此同时,国盟主席慕尤丁也呼吁沙巴人民,因为沙巴需要一个有行动力的政府帮助人民减轻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因此人民必须借助这次的州选来投选与联邦政府同阵营的州政府,以来实现增加拨款数额。慕尤丁也表示,沙巴人民必须投选与国盟同阵营的州政府,因为此举能够让国盟联邦政府证明他们有能力帮助人民应对疫情引发的问题。针对此事,林冠英现场挑战慕尤丁,有本事就提高联邦对沙巴州的拨款,否则慕尤丁就应该闭嘴。林冠英透露,在国阵时期,联邦政府只给沙巴11亿令吉的拨款。“但到了希盟执政后,我身为财政部长就把拨款调高到超过50亿,足足增加了40亿。”因此,林冠英挑战慕尤丁效仿希盟的做法,如果做不到就他就应该闭嘴。“目前在沙巴州选,两大阵营都各有突出宣传的领袖,民兴+阵营在街道路边设立的看板,尽是沙菲益,但反对党阵营的看板却是慕尤丁。”“所以,事实就摆在眼前,沙巴人必须要当家自主,就得全力支持沙菲益。“沙巴绝不能让布城政权操控,如果支持国阵及青蛙党,不但典当沙巴自主权,也典当孩子未来。”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9月15日(星期二)所发布的文告: 伊斯兰党籍部长凯鲁丁休假的原因是否为了等候警方调查?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导,关于原产业部部长凯鲁丁的状况众说纷纭,他目前正受到调查在从国外返回时没有遵守新冠肺炎标准作业程序。 来自政府高层的消息来源告诉《当今大马》,这名伊斯兰党领袖目前正在休假,以等候警方调查结果出炉,而这个决定已经在上周转告内阁。 然而,部长助理莫哈末弗阿兹却否认他的上司正在休假,并表示他如常办公。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应该解释他的原产业部部长是否正在休假。 在我们欢庆马来西亚日和纪念国家原则金禧周年的当儿,首相针对他的部长是否休假等候警方调查结果出炉抱持缄默,是非常奇怪和异乎寻常的。 试问还有比这更清楚的案例来表现出目前的首相是国家自63年前独立以来最软弱的吗? 我已经质疑倘若凯鲁丁没有向伊斯兰党捐献5万令吉的话,该党的第66届全国代表大会是否会漠视他在7月7日从土耳其返国后违反新冠肺炎隔离标准作业程序的事件。 我的这个疑问如今随着《当今大马》的报导而更加强。 伊斯兰党大会常任主席胡欣依斯迈是在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于上周的伊斯兰党大会上发表演讲后,宣布凯鲁丁的捐献事宜。 政治分析员预期伊斯兰党大会会触及凯鲁丁丑闻,以及伊斯兰党部长目前为止在国盟政府里的表现等议题,因为直到现在为止人民都对内阁里的伊斯兰党部长的能力没有信心,而巫统部长和副部长的表现似乎较好。 但上周末的伊斯兰党大会却没有提起凯鲁丁事件。 我心里的另一个疑问就是,为何有关当局耗时这么久才完成他们对凯鲁丁违反新冠肺炎隔离标准作业程序的调查? 警方在两周前宣布他们很快就会完成对凯鲁丁7月7日案件的调查,那个时候武吉阿曼刑事调查部副主任米奥还说道,警方不久将会把他们的调查结果呈上给总检察署。 米奥如今却表示总检察署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就警方的调查书知会警方。 为何总检察署在定夺凯鲁丁的案件上要耗时这么久? 这是否是因为总检察署隶属于一名伊斯兰党籍部长的权限呢? 林吉祥

昨天的伊党代表大会上,由伊斯兰党妇女组通过一项议案,即促政府全面禁止在国内的赌博业。根据报道,昨天这位来自伊斯兰党国会上议员阿斯末表示:“从事赌博的老板,他们一般上都是华人,并在马来人当中找代理。”“他们这样做,主要目的是为了能够在甘榜推销他们的赌博产品。”“而且,网上赌博也在年复一年加剧,特别是在限行令期间。”“根据我在上议院的经验,赌博不仅涉及国内的穆斯林,就连非穆斯林代表也反对它,可见赌博导致社会深受其害。”“因此,我等代表伊党妇女组动议,必会控制减少和消除鼓励合法赌博的源头,以致力完全消除国内的赌博业。”

1 min read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于2020年9月12日发出的文告: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表示,2018年是马来西亚第一次的改朝换代,让我国从原本的两线制,演变成今天的多元政治,这乃是国家民主的一大步。 他说,虽然希盟执政只有短短的22个月,不过,改朝换代的一小步却影响深远,让马来西亚从数十年的霸权政治变成今天多元政治的新格局。 “在今天的政局中,政治的结合变化莫测,没有一个政党能够独大,也没有一个政党可以唯我独尊,过去国阵和巫统在选举中,未战已赢或狂胜的情况已不复存在,这是国家民主的一大进步。” “如今看来,每个政党就会更加注重选民的要求和意愿,极力争取选民的支持,并巩固政治势力。” 张健仁是昨晚出席行动党朋岭和肯雅兰支部常年大会上致词时,如是表示。 他指出,许多国家在经历几十年的霸权政治后的改朝换代过程中难免会发生流xue事件,政局也要经过一段长时间的颠覆,才会慢慢稳定。 “马来西亚是幸运的,我们在2018年大选以和平的方式推翻统治了50、60年的霸权,过程中并没有流一滴xue,只是流了很多汗。” 他说,希盟政府被推翻,令很多选民大为失望,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行动党的42位民选国会议员站稳立场,挺直腰杆,并没有背叛和辜负选民。 “虽然我们没有5年的时间对国家进行正面的改革与发展,不过,我们可以很肯定的告诉选民,行动党没有任何一位国会议员跳槽。” 张健仁强调,行动党在整个政治污流中出淤泥而不染,因为我们坚守纪律、坚持原则及信念。 这也是行动党给予马来西亚人民的一个希望。 “在目前的政治局势中,行动党的国会议员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人民,我们并没有背叛及辜负选民,所以,选民在国选所投的那一票绝对是值得的。”

1 min read

沙巴人民,请记得用你手中的一篇拒绝极端和可耻的后门政棍,将他们驱赶出沙巴,绝不能让他们把肮脏极端的文化污染沙巴。 这次一定要狠狠拒绝后门政棍,请投正义之士“民兴党+”所有候选人神圣一票,才能有繁荣昌盛的沙巴。 沙巴州选提名日今日正式举行,如今在沙巴州选竞选7州议席的行动党,如今委派黄仕平的儿子,现年28岁的黄勇斌扛民兴党旗帜征战斯里丹绒州议席。 而黄勇斌也是原任斯里丹绒州议员黄仕平的儿子。 根据《诗华日报》的报道,黄勇斌在过去协助其父亲处理当地事务,当中包括斗湖乃至沙巴全州的地契问题。 在沙巴的反对党联盟是由国民联盟、国阵、沙巴立新党(STAR)、沙巴团结党、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所组成。 而执政党的民兴党+阵营,则由民兴党、希盟3党和沙巴民统党(UPKO)组成。 “民兴党+”是由看守沙巴首席部长沙菲益领导,而反对党方面则还没有首长人选。 如今,沙巴州选将于今日全面开打,投票日落在9月26日,根据选委会指出,沙巴共有112万选民。 由于在上个月有13名州议员退出民兴党州政府后,前沙巴慕沙阿曼试图接管沙巴。 但在被沙菲益祭出解散州议会后,他们的夺权计划最终宣告失败。

再过2天就是沙巴州选提名日了,今天因为不满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宣布“民兴党+”阵营时,沙巴公正党只获分配7个州议席而不满。 针对此事,沙巴公青团通讯主任今天发表文告,狠批民兴党“贪图议席”,更为希盟盟友行动党与诚信党抱打不平批评沙菲益。 拉兹在文告中指出,就算公正党在昨天已率先宣布他们将以自家旗帜出战的14个议席,但民兴党今天的宣布却与公正党要上阵的议席“相撞”,此举有违团结精神。 他说:“民兴党在今天所宣布参选兵达善、必达卡士、林巴浩、王麻骨、双溪马尼拉及昔加麦,而金马旺议席则让给民统党。” 他狠批沙菲益,指责对方平时只会把“团结精神“挂在嘴边。 “我要问沙菲益,当他这样做,此举已明显与友党的议席重叠。” 此外,他也在文告中也对希盟盟友打抱不平。 他表示,尽管行动党和诚信党在此之前作出许多牺牲以配合沙菲益,但他们却仍然未能获得相应的回报。 随后,拉兹也表示,指希盟今年原本打算重新夺会政权,但这两党不惜推翻希盟首相人选,并支持马哈迪的建议让沙菲益出任首相。 他直言:“日前,行动党和诚信党已愿放低身段,更放弃使用自己政党和希盟旗帜上阵州选。” 然而,尽管行动党和诚信党已有所牺牲,但这些所分派的议席却没能给予两党适当的机会。 “你看,诚信党只得丹绒克拉莫一席的机会,更放弃了原本具潜力的必达士及实贡议席。” “至于行动党,他们原本也有好几席都被民兴党抢了。” 他宣称,就算这次公正党所分的议席数量很少,但他表明,公正党并不为此担忧。 “我们只希望民兴党+的阵营能秉持公平及团结共识。 他直言:“人民都在看着我们,当他们看到民兴党仿如是这样一个贪图议席的政党,人民甚至民兴党支持者投下抗议票,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今天,民兴党阵营的民统党和希盟在沙巴州选携手合作对抗国盟,但在沙菲益公布候选人名单之际,公正党领袖疑不满议席分配而最终中途离场。 随后,沙巴公正党今晚作出重大宣布,他们最终妥协同意沙菲益所分配给他们的7个州议席,并放弃他们早前宣布上阵的14个议席要求。 今天傍晚,沙巴公正党主席刘静芝发表声明,在经过该党的州联委会议决与盟友民兴党达成竞选共识,才会作出上述宣布。 “这项决定已获得党主席安华和总秘书赛沙丁的同意与支持。” “这也是公正党从团结至上和对沙巴最有利所做出的考量。” 此外,她也在文告中指出,他们认同沙菲益所宣布给公正党上阵的7席,分别是马东贡、担巴索、担波罗里、下南南、亚庇亚庇、克里雅斯和苏克。 她也声明,沙巴公正党至今的最终决定还是会继续使用本身党旗上阵,并希望选民会继续支持“民兴党+”。 根据报道,在上届2018年全国大选时,公正党在沙巴上阵8个州议席。 民兴党主席沙菲益今日宣布,由于公正党在上届大选只赢得两席,因此本届州选最终只得7席,比上届州选少了一席。 据知,这次的沙巴州选一共增加了13个新划出的议席,即73个州议席。 据知,原本公正党要出战其中4个,即昔加麦、林巴浩、双溪马尼拉和兵达善。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