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即时头条

1 min read

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担心一马房屋(PR1MA)滞销卖不出,因此他呼吁政府考虑减价促销,或者出租外劳。 据报道,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房屋(PR1MA)有超过1万间屋子滞销,市场价值20亿令吉。 达祖丁说,根据他向PR1MA首席执行员的了解,后者说约有2万单位卖不出,他遂要求房屋部说明实际数额解决方案,或者可以考虑降低滞销的屋价或出租给外劳。 达祖丁今天在国会下议院提问房地部,究竟有多少间一马房屋单位无法卖出。他也询问这些房屋的市值。 房地部副部长依斯迈慕达利(Ismail Abd Muttalib)表示,目前已售出3万6721间一马房屋单位,仍有1万零386个单位无法售出。 他补充,这些滞销单位总值20亿令吉。   达祖丁于是追问,倘若这些单位在接下来四到五年卖不出,一马房屋公司需要承担多少利息。 “若四、五年内卖不出,利息成本是多少?一马房屋公司被迫承担上亿万令吉的利息成本。” “与其承担这些成本,不如以更低廉价格卖出这些单位,一马房屋公司无需承担利息成本。” “如刚刚所说,20亿令吉一年的利息是10%,那就是2亿令吉。若五年就相当于10亿令吉。” “若早点以便宜的价格卖出,一马房屋公司与政府就不需要承担这些利息。拜托,要有点商业头脑!” 土著团结党亚罗牙也国会议员礼端也指出,他选区内滞销的一马房屋荒废已久。 “在我的选区马六甲的亚罗牙也,一马房屋建竣五年了却卖不出……窗户和门都不见了,各种装饰都丢了,这就是刚刚所说的成本。” “政府有何计划确保人们买到舒适的住家?我们有何计划,避免有房屋却没人买?” 对于达祖丁与礼端的提问,依斯迈仅表明政府通过“先租后买”(rent-to-own)的方式,解决房屋滞销问题。 “我们会继续这种做法。”

1 min read

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依德利斯阿末上个月引述大马伊斯兰发展局研究,称日本盆舞节含有宗教元素,劝告国内穆斯林不要参与该节日活动,结果遭雪州苏丹沙拉夫丁殿下点名训斥。 如今,依德利斯阿末再重申,国内所有穆斯林不应出席日本盆舞节(Bon Odori)活动,因为根据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观察发现,盆舞节含有违反宗教元素。 此外,依德里斯阿末更表示,我国不应允许举办售卖酒精饮料,公开向公众开放的10月啤酒节(Oktoberfest)。 “尽管非穆斯林不被禁止饮酒,但政府认为将酒精饮料当作节日,并公开向公众开放的行为,不应该被允许。” “因为酒精被认为能够破坏社会的和谐、秩序和安全,而引起社会问题。” “酒精的影响也显现在家庭暴力、交通事故、贫困、打架、健康问题甚至工作表现问题等方面。” 依德里斯阿末以书面回复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的提问,有关首相对于啤酒节以及日本盆舞节(Bon Odori)的立场时指出,穆斯林受促不要参与任何非穆斯林的庆祝活动,也不要参与违反伊斯兰教义和美化其宗教教义的仪式。 他说,各方应尊重大马以伊斯兰作为联邦宗教的规则和法律。 依德里斯阿末也说,政府不阻止日本大使馆举办盆舞庆祝活动,因为这是日本社区基于他们世代相传的信仰和传统举行的庆祝活动。 “但是,政府特别建议穆斯林不要参与仪式,因为根据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的初步研究和研究,这个节日包含其他宗教的‘模 仿’(Tasyabbuh)元素,以及违背伊斯兰教的仪式和行为。”

早前,巫统巴西沙叻区国会议员达祖丁遭党撤除最高理事会职后,即公开爆料有人曾密谋推翻党主席阿末扎希,也让大家认为巫统分裂越来越严重。 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日前在面子书上传一张该党最高领导人会面的合照,否认5名领导人分裂的传言。 他指出,外界一直指巫统最高领袖四分五裂,甚至分为官司派等说法,但事实上这传言根本不正确。 “这些照片也证明每一次5名最高领袖的会面都是和谐,并以开放的方式洽商。” “我们皆以国家与党利益为主达成共识。” 图中领袖包括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副主席兼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副主席马哈兹尔卡立和卡立诺丁。 巫统副主席马哈兹尔卡立也表明,巫统没有出现分裂,他也认为,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的最高理事职位被革除,是巫统最高理事会的一致议决。 他指出,巫统并没有出现各种派系和阵营,所以不能指责巫统出现分裂,这个情况没有发生。 “巫统没有危机,没有出现分裂。”  

1 min read

公务文员职工总会(CUEPACS)促政府,在国会解散前调涨公务员的薪资,否则该组织将动员公仆示威抗议。 “若国会解散前没有检讨他们的薪水,公务文员职工总会准备与公务员一起到布城示威。” 安南说,这场示威活动的诉求,包括了在大选前抑制物价。 安南此前表示,公务员目前的薪资,不足以负担日渐高涨的生活开销,这令公务员感到不满。 公务员只是在2012年丶2013年及2016年获得年度加薪。 他说,政府有能力落实该会的这项要求。 他指出,由于生活成本高涨及薪金缩水,公务员的日子日感负担沉重。 “由于物价上涨,公务员只获得两次加薪。通过职公会的研究显示,公务员的支出增加了148令吉。因此,支出的增加只相当于每年的加薪,这不是奢侈的加薪要求,只是缓解物价上涨所带来的负担。” 同时,他也捍卫民事雇员职工总会要求常年加薪及1800令吉最低薪金的诉求是合理的。 据《自由今日大马》报道,公务文员职工总会主席安南末(Adnan Mat)表示,他们多次向公共服务局提呈建议,以调高第19级至第29级公务员的薪水,惟当局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他强调,目前的公务员薪资制度是2002年落实的,因此有必要重新评估,确保薪资制度符合现况。 安南补充,政府是时候兑现承诺,落实惠利公务员的措施。 这些建议包括:公务员的最低薪金调高至1800令吉、每年两次涨薪、更全面公平的退休制度。 除此之外,他也要求政府给予公务员各种工作津贴、峇迪与其他民族服饰津贴、立即填补行政助理职务空缺,并且将行政助理命名为文书官员。

祖国斗士党主席兼前首相敦马哈迪说,斗士党在本次柔佛州选举中惨败,是因为没钱买选票。 根据阳光日报报道,马哈迪今日分派斋戒月物资予20名浮罗交怡岛居民后,受询及斗士党在柔州选举惨败的原因时这么回应。 “在柔佛,我们大败是因为我们没有钱,某些(政党)是派钱收买选票。” “当我们打电话要求选民投选斗士党时,该名选民还反问:要给多少?对方说,巫统给200令吉。” “我们说,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没钱,但我们是为民族、为国家而战……结果他不投我们。他们眼中,只有200令吉。” 无论如何,马哈迪表示该党仍会在来届全国大选中派员上阵。 “我们要让人民知道,斗士党不是为了找钱而战斗;其他(政党)或许是为了要当候选人,要当部长,要钱。”

1 min read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公账会)将于4月中旬,针对MySejahtera应用程序的开发及采购展开调查。 公账会主席黄家和发表文告说,公账会将针对有报道揭露,政府以超过3亿令吉的价格,遴选一家私人公司管理MySejahtera应用程序。 他说,公账会首先将传召财政部长查夫鲁和卫生部长凯里出席听证会,以给予解释。 “听证会的时间和日期将在近期内公布。” 他指出,除了遴选私人公司和费用的事宜外,公账会也将要求政府解释关于民众的隐私问题,以避免民众的个人资料被不负责任方取用。 “公账会认为,MySejahtera应用程序的问题必须在公账会透明地做出解释,以照顾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黄家和续说,公账会去年12月1日提呈到国会的采购与冠病疫苗采购报告时,曾指出MySejahtera应用程式的开发商研发初衷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CSR),政府不应在其企业社会责任项目期满后支付费用。 “有鉴于MySejahtera应用程式已经成为我国卫生系统的一部分,政府应该接管该应用程序,就不会产生额外费用的负担。” “除此之外,公账会也得知,2021年11月26日的内阁会议同意批准卫生部以直接谈判的方式委任MYSJ私人有限公司重新落实采购MySejahtera应用程序,而卫生部必须对所委任的公司进行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 他说,与此同时,公账户也质疑MySejahtera的拥有权如何从KPI Soft Malaysia私人有限公司转至MYSJ私人有限公司。 https://youtu.be/7Syehyl0_iA  

1 min read

我国政局一直风云变幻,第15届全国大选一触即发。 日前,土著团结党宣传主任旺赛夫在出席闭门对话会前,对土团党和巫统是否应该在第15届全国大选以沙巴人民联盟-国阵(GRS-BN)的结盟方式继续合作,向媒体发表谈话。 旺赛夫表明,土团党以开放的态度看待,在来届全国大选与其他政党结盟合作,并暗讽巫统拒绝结盟合作。 他坦言,土团党已经阐明,希望在全国大选和其他政党维持伙伴关系。 “我们始终希望与他人建立稳定和紧密的伙伴关系,因此我们希望其他政党也有相同感受。”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有些政党坚持,不希望政党之间保持结盟合作。 去年旺赛夫在土团党基层对话会曾强调,土团党不会放弃与巫统修复关系。 他认为,马来政党之间相互合作至关重要,如若彼此分道扬镳,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另一方面,土团党沙巴宣传主任凯鲁认同,沙巴人民联盟-国阵应该维持结盟关系。 “GRS和国阵的关系不曾削弱,因为我们的主要重点在于发展州和照顾人民福利。” 目前,沙巴人民联盟(GRS)由土团党、沙巴团结党(PBS)、立新党(STAR)与沙巴进步党(SAPP)组成。

1 min read

人力资源副部长阿旺哈欣在国会上议院回答问题时参杂英语词汇,而遭到国会上议院主席丹斯里莱士雅丁斥责,并要求他谨慎发言。 阿旺哈欣在上议院回答土团党上议员加兹里时提到“Job Karnival”(工作嘉年华)、“Free” (免费) 一词,遭到莱士雅丁打岔和纠正,并要求副部长以马来文重复有关词汇。 莱士雅丁再次化身 “马来语老师”,纠正阿旺哈欣说:“Job Karnival(工作嘉年华)……马来文正确用法是‘Pesta Kerja’。” 莱士雅丁也再三叮咛副部长及其他部长,在回答问题时尽可能以 “正宗” 马来语发言,而不是 “英文化” 的马来语。 早前以马来语为由责难记者的阿旺哈欣聆听上议院主席的教诲之后,也如 “学生” 般虚心受教,并且露出 “恍然大悟” 之情,说:“我和官员们想了很久,我们一直在构思‘工作嘉年华’的马来文正确用法,今天我们终于有答案了!” 随后,他更即场转身向部门官员说:“记得,以后‘Job...

1 min read

伊斯兰党上议员凯里尔尼占建议政府修改联邦宪法,规定只有信奉伊斯兰的人士才出任首相一职。 过去,伊党也曾针对首相是否必须信奉穆斯林一事做出回应。当时伊党表示,他们不会阻止非穆斯林出任首相,因为宪法并未注明非穆斯林不得出任首相。 当时的伊党认为,这是宪法课题,政党无法阻止宪法。而且,根据国会议席的分布,非穆斯林出任首相一事难以成真。 “只要穆斯林占据多数议席,就不存在非穆斯林出任首相的问题。” 然而,如今身为伊党上议员,也是伊党宣传主任的凯里尔尼,却在面子书撰文提出首相必须信奉穆斯林的这项建议。而且他认为,这项建议并非极端主义。他说,伊斯兰是国家官方宗教,因此有必要捍卫与维护伊斯兰的神圣性。 他以登嘉楼、吉打、森美兰、玻璃市和彭亨举例,他说这些州属都委任信奉伊斯兰者为州务大臣,因此政府应提出修正案,阐明首相职一定要由信奉伊斯兰者担任。 据网媒《The Vibes》报道,尽管凯里尔强调这项建议不具种族主义,宪法律师梁信友对此并不认同。 梁信友指出,即使修正案通过会成为合法的法律,但这不意味着它不具有种族主义或歧视性的。 他以南非种族隔离和纳粹德国迫害犹太人为例,说明合法性并不能证明歧视行为是正当的。 梁信友也对凯里尔“某些州属的州务大臣职仅限穆斯林”的说法表示怀疑,认为这是政治问题,而非法律问题。 另外,前法学教授拿督古迪尔星担心,这样的法律从根本上与我国政府制度自相矛盾。 “根据联邦宪法,在国家元首看来,首相是获得下议院大多数人支持的国会议员。如果纯粹是因为自身的信仰而被委任为首相,那将破坏整个西敏寺民主模式运作的基础。” 也是国家人权协会主席的他提醒,这样的法律将进一步导致事情的复杂化,因为多数同意规则对议会进程顺利而言至关重要。“若那人没有以多数议席执掌政府,以后就会面临被投不信任票的危机。”

1 min read

作者:谢诗坚 佛州选尘埃落定,除了国阵/巫统东山再起外,也“创造”了多个前所未有的纪录。 其一,巫统在上一届(2018年)的大选只赢得14席(参选37席),首次失去执政权,成绩乏善可乘。后来因为“喜来登政变”(2020年),加入土团党的11席支持及伊斯兰党1席的助阵,才形成28席勉强执政的局面。 本届州选,巫统同样派出37名候选人。这回全面翻盘,赢得33席,已超过半数得以执政(总数56席)。如今再加上马华公会4席及国大党3席,国阵一共赢得40席,超过2/3席的优势,重振昔日雄风。 虽然在这次的选举中,马哈迪及林吉祥集中火力猛烈攻击纳吉和阿末扎希涉及贪腐案件,也不要让他们卷土重来。尽管林吉祥也扬言,若多一周的时间,投票结果会有所不同(指选民会重视1MDB案件带来的坏影响)。但在外界看来,不论是延长多一个月或不延长投票,结果还是没甚差别的。选民不会改变他们的投票倾向,因为一马公司(1MDB)的案件在本次州选中对选民的影响并不大,选民也没有在市面上激起反纳吉浪潮。 对此,身为巫统主席的阿末扎希在祝捷会上不忘感谢“竞选经理”兼国阵顾问主席纳吉的东奔西跑,为国阵候选人拉票。他说,纳吉虽然经历各种考验,也承受被全国人憎恨。但纳吉具有非凡的韧性。 如果我们不善忘的话,在2018年大选时,马哈迪就是以此对纳吉展开无情的攻击,在某个程度上让人觉得不妨换换政府。终于在不利局面下,国阵倒台,纳吉倒台,结束了一个甲子的“天下无敌的神话故事”(巫统是永远的执政党)。 “旧王朝”复辟 今天在纳吉的回归下,他也懂得轻重,不在祝捷会上抢风头,而是站在后边被阿末扎希拉到中间。一位曾经是堂堂的一国首相,竟谦虚得让人看不见,反而是时任首相依斯迈沙比里被挤到一旁。如果纳吉在接下来的日子有更大的角色可以扮演,且促成全国第15届大选提早来临,那么纳吉的回朝不再是神话,而是“旧王朝”的复辟了。 我们不要忘记,除纳吉和阿末扎希外,巫统还有其他接班的人才。例如现任国防部长希山慕丁,也是一位首相候选人。他不但是巫统创办人拿督翁的孙子;第三任首相胡先翁的长子,同时也是纳吉的表弟。 在2016年时,纳吉曾安排其表弟希山慕丁(当时也是国防部长兼任特别任务部长)负责沙巴的安保任务的双重身份,似乎想为希山的接位铺路。不过此项安排在后来不了了之。如今情势又回到2016年,让人有了遐想。 其二,随著巫统终结了土团党的政治“威胁”后,在“喜来登政变”崛起的土团党已不再意气风发了;尤其是在马六甲州选后,更是处于被动状态。而意想不到的是,土团党在此次柔佛州选上演的是一场摔得很痛的“滑铁卢”(参选34席,只赢3席),未来的政途已被蒙上阴影。 与土团党结合的伊党及民政党,在国盟旗帜下也是暗淡无光,前者参选14席只1人中选;后者参选8席全数败落。 土团党在今天不但已无可能取代巫统(马哈迪在2018年重任首相后,发出豪言要以土团党取代巫统,且扬言要吸纳更多巫统议员过档),而且伤痕累累,已经无法形成一股新的马来政治力量。 抑有进者,在柔选后,在巫统看来,土团党是个政治包袱,在马来政治圈内没有合作的必要。 另一方面,若是巫统当权派向依斯迈“逼宫”太紧,强行提早大选就会逼使前者出招而另组团队。目前排队等著与依斯迈首相结盟的除了有土团党外,还有斗士党、伊斯兰党,甚至不排除诚信党乃至公正党的马来议员。这样一来,又会再出现一个新阵线与国阵/巫统对垒。 其三,也是由巫统分裂出来的斗士党是马哈迪及其儿子慕克里兹所创。他们是脱离土团党后另建的新党。无奈此次的州选斗士党几乎扑地不起,42名候选人都失去按柜金,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斗士党如何来一个“起死回生”?很少人会看好。事实上,马哈迪一生斗争了六十载(从1964年参政算起),有24载是头戴光环的首相。他的人生已是无憾。因此我们无法乐观展望在马哈迪领导下的斗士党的前途会柳暗花明。 与此同时,新出现的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全民党、来自沙巴的民兴党中,只有MUDA胜了1席,作用不大。这些小党;特别是来自沙巴的民兴党,该好好的反省了。沙菲益应该吸取1995年沙巴团结党(拜林的党)西渡槟城大选的教训。没想到当年团结党的全军覆没竟没有给沙菲益上了一课。政局发展到如今,也反映出在今后不论政党东渡或西渡,都是浪费资源和时间,没有看头,也找不到长治久安之道。 安华翻身不易...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