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即时头条

祖国斗士党主席兼前首相敦马哈迪说,斗士党在本次柔佛州选举中惨败,是因为没钱买选票。 根据阳光日报报道,马哈迪今日分派斋戒月物资予20名浮罗交怡岛居民后,受询及斗士党在柔州选举惨败的原因时这么回应。 “在柔佛,我们大败是因为我们没有钱,某些(政党)是派钱收买选票。” “当我们打电话要求选民投选斗士党时,该名选民还反问:要给多少?对方说,巫统给200令吉。” “我们说,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没钱,但我们是为民族、为国家而战……结果他不投我们。他们眼中,只有200令吉。” 无论如何,马哈迪表示该党仍会在来届全国大选中派员上阵。 “我们要让人民知道,斗士党不是为了找钱而战斗;其他(政党)或许是为了要当候选人,要当部长,要钱。”

1 min read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公账会)将于4月中旬,针对MySejahtera应用程序的开发及采购展开调查。 公账会主席黄家和发表文告说,公账会将针对有报道揭露,政府以超过3亿令吉的价格,遴选一家私人公司管理MySejahtera应用程序。 他说,公账会首先将传召财政部长查夫鲁和卫生部长凯里出席听证会,以给予解释。 “听证会的时间和日期将在近期内公布。” 他指出,除了遴选私人公司和费用的事宜外,公账会也将要求政府解释关于民众的隐私问题,以避免民众的个人资料被不负责任方取用。 “公账会认为,MySejahtera应用程序的问题必须在公账会透明地做出解释,以照顾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黄家和续说,公账会去年12月1日提呈到国会的采购与冠病疫苗采购报告时,曾指出MySejahtera应用程式的开发商研发初衷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CSR),政府不应在其企业社会责任项目期满后支付费用。 “有鉴于MySejahtera应用程式已经成为我国卫生系统的一部分,政府应该接管该应用程序,就不会产生额外费用的负担。” “除此之外,公账会也得知,2021年11月26日的内阁会议同意批准卫生部以直接谈判的方式委任MYSJ私人有限公司重新落实采购MySejahtera应用程序,而卫生部必须对所委任的公司进行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 他说,与此同时,公账户也质疑MySejahtera的拥有权如何从KPI Soft Malaysia私人有限公司转至MYSJ私人有限公司。 https://youtu.be/7Syehyl0_iA  

1 min read

我国政局一直风云变幻,第15届全国大选一触即发。 日前,土著团结党宣传主任旺赛夫在出席闭门对话会前,对土团党和巫统是否应该在第15届全国大选以沙巴人民联盟-国阵(GRS-BN)的结盟方式继续合作,向媒体发表谈话。 旺赛夫表明,土团党以开放的态度看待,在来届全国大选与其他政党结盟合作,并暗讽巫统拒绝结盟合作。 他坦言,土团党已经阐明,希望在全国大选和其他政党维持伙伴关系。 “我们始终希望与他人建立稳定和紧密的伙伴关系,因此我们希望其他政党也有相同感受。”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有些政党坚持,不希望政党之间保持结盟合作。 去年旺赛夫在土团党基层对话会曾强调,土团党不会放弃与巫统修复关系。 他认为,马来政党之间相互合作至关重要,如若彼此分道扬镳,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另一方面,土团党沙巴宣传主任凯鲁认同,沙巴人民联盟-国阵应该维持结盟关系。 “GRS和国阵的关系不曾削弱,因为我们的主要重点在于发展州和照顾人民福利。” 目前,沙巴人民联盟(GRS)由土团党、沙巴团结党(PBS)、立新党(STAR)与沙巴进步党(SAPP)组成。

1 min read

人力资源副部长阿旺哈欣在国会上议院回答问题时参杂英语词汇,而遭到国会上议院主席丹斯里莱士雅丁斥责,并要求他谨慎发言。 阿旺哈欣在上议院回答土团党上议员加兹里时提到“Job Karnival”(工作嘉年华)、“Free” (免费) 一词,遭到莱士雅丁打岔和纠正,并要求副部长以马来文重复有关词汇。 莱士雅丁再次化身 “马来语老师”,纠正阿旺哈欣说:“Job Karnival(工作嘉年华)……马来文正确用法是‘Pesta Kerja’。” 莱士雅丁也再三叮咛副部长及其他部长,在回答问题时尽可能以 “正宗” 马来语发言,而不是 “英文化” 的马来语。 早前以马来语为由责难记者的阿旺哈欣聆听上议院主席的教诲之后,也如 “学生” 般虚心受教,并且露出 “恍然大悟” 之情,说:“我和官员们想了很久,我们一直在构思‘工作嘉年华’的马来文正确用法,今天我们终于有答案了!” 随后,他更即场转身向部门官员说:“记得,以后‘Job...

1 min read

伊斯兰党上议员凯里尔尼占建议政府修改联邦宪法,规定只有信奉伊斯兰的人士才出任首相一职。 过去,伊党也曾针对首相是否必须信奉穆斯林一事做出回应。当时伊党表示,他们不会阻止非穆斯林出任首相,因为宪法并未注明非穆斯林不得出任首相。 当时的伊党认为,这是宪法课题,政党无法阻止宪法。而且,根据国会议席的分布,非穆斯林出任首相一事难以成真。 “只要穆斯林占据多数议席,就不存在非穆斯林出任首相的问题。” 然而,如今身为伊党上议员,也是伊党宣传主任的凯里尔尼,却在面子书撰文提出首相必须信奉穆斯林的这项建议。而且他认为,这项建议并非极端主义。他说,伊斯兰是国家官方宗教,因此有必要捍卫与维护伊斯兰的神圣性。 他以登嘉楼、吉打、森美兰、玻璃市和彭亨举例,他说这些州属都委任信奉伊斯兰者为州务大臣,因此政府应提出修正案,阐明首相职一定要由信奉伊斯兰者担任。 据网媒《The Vibes》报道,尽管凯里尔强调这项建议不具种族主义,宪法律师梁信友对此并不认同。 梁信友指出,即使修正案通过会成为合法的法律,但这不意味着它不具有种族主义或歧视性的。 他以南非种族隔离和纳粹德国迫害犹太人为例,说明合法性并不能证明歧视行为是正当的。 梁信友也对凯里尔“某些州属的州务大臣职仅限穆斯林”的说法表示怀疑,认为这是政治问题,而非法律问题。 另外,前法学教授拿督古迪尔星担心,这样的法律从根本上与我国政府制度自相矛盾。 “根据联邦宪法,在国家元首看来,首相是获得下议院大多数人支持的国会议员。如果纯粹是因为自身的信仰而被委任为首相,那将破坏整个西敏寺民主模式运作的基础。” 也是国家人权协会主席的他提醒,这样的法律将进一步导致事情的复杂化,因为多数同意规则对议会进程顺利而言至关重要。“若那人没有以多数议席执掌政府,以后就会面临被投不信任票的危机。”

1 min read

作者:谢诗坚 佛州选尘埃落定,除了国阵/巫统东山再起外,也“创造”了多个前所未有的纪录。 其一,巫统在上一届(2018年)的大选只赢得14席(参选37席),首次失去执政权,成绩乏善可乘。后来因为“喜来登政变”(2020年),加入土团党的11席支持及伊斯兰党1席的助阵,才形成28席勉强执政的局面。 本届州选,巫统同样派出37名候选人。这回全面翻盘,赢得33席,已超过半数得以执政(总数56席)。如今再加上马华公会4席及国大党3席,国阵一共赢得40席,超过2/3席的优势,重振昔日雄风。 虽然在这次的选举中,马哈迪及林吉祥集中火力猛烈攻击纳吉和阿末扎希涉及贪腐案件,也不要让他们卷土重来。尽管林吉祥也扬言,若多一周的时间,投票结果会有所不同(指选民会重视1MDB案件带来的坏影响)。但在外界看来,不论是延长多一个月或不延长投票,结果还是没甚差别的。选民不会改变他们的投票倾向,因为一马公司(1MDB)的案件在本次州选中对选民的影响并不大,选民也没有在市面上激起反纳吉浪潮。 对此,身为巫统主席的阿末扎希在祝捷会上不忘感谢“竞选经理”兼国阵顾问主席纳吉的东奔西跑,为国阵候选人拉票。他说,纳吉虽然经历各种考验,也承受被全国人憎恨。但纳吉具有非凡的韧性。 如果我们不善忘的话,在2018年大选时,马哈迪就是以此对纳吉展开无情的攻击,在某个程度上让人觉得不妨换换政府。终于在不利局面下,国阵倒台,纳吉倒台,结束了一个甲子的“天下无敌的神话故事”(巫统是永远的执政党)。 “旧王朝”复辟 今天在纳吉的回归下,他也懂得轻重,不在祝捷会上抢风头,而是站在后边被阿末扎希拉到中间。一位曾经是堂堂的一国首相,竟谦虚得让人看不见,反而是时任首相依斯迈沙比里被挤到一旁。如果纳吉在接下来的日子有更大的角色可以扮演,且促成全国第15届大选提早来临,那么纳吉的回朝不再是神话,而是“旧王朝”的复辟了。 我们不要忘记,除纳吉和阿末扎希外,巫统还有其他接班的人才。例如现任国防部长希山慕丁,也是一位首相候选人。他不但是巫统创办人拿督翁的孙子;第三任首相胡先翁的长子,同时也是纳吉的表弟。 在2016年时,纳吉曾安排其表弟希山慕丁(当时也是国防部长兼任特别任务部长)负责沙巴的安保任务的双重身份,似乎想为希山的接位铺路。不过此项安排在后来不了了之。如今情势又回到2016年,让人有了遐想。 其二,随著巫统终结了土团党的政治“威胁”后,在“喜来登政变”崛起的土团党已不再意气风发了;尤其是在马六甲州选后,更是处于被动状态。而意想不到的是,土团党在此次柔佛州选上演的是一场摔得很痛的“滑铁卢”(参选34席,只赢3席),未来的政途已被蒙上阴影。 与土团党结合的伊党及民政党,在国盟旗帜下也是暗淡无光,前者参选14席只1人中选;后者参选8席全数败落。 土团党在今天不但已无可能取代巫统(马哈迪在2018年重任首相后,发出豪言要以土团党取代巫统,且扬言要吸纳更多巫统议员过档),而且伤痕累累,已经无法形成一股新的马来政治力量。 抑有进者,在柔选后,在巫统看来,土团党是个政治包袱,在马来政治圈内没有合作的必要。 另一方面,若是巫统当权派向依斯迈“逼宫”太紧,强行提早大选就会逼使前者出招而另组团队。目前排队等著与依斯迈首相结盟的除了有土团党外,还有斗士党、伊斯兰党,甚至不排除诚信党乃至公正党的马来议员。这样一来,又会再出现一个新阵线与国阵/巫统对垒。 其三,也是由巫统分裂出来的斗士党是马哈迪及其儿子慕克里兹所创。他们是脱离土团党后另建的新党。无奈此次的州选斗士党几乎扑地不起,42名候选人都失去按柜金,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斗士党如何来一个“起死回生”?很少人会看好。事实上,马哈迪一生斗争了六十载(从1964年参政算起),有24载是头戴光环的首相。他的人生已是无憾。因此我们无法乐观展望在马哈迪领导下的斗士党的前途会柳暗花明。 与此同时,新出现的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全民党、来自沙巴的民兴党中,只有MUDA胜了1席,作用不大。这些小党;特别是来自沙巴的民兴党,该好好的反省了。沙菲益应该吸取1995年沙巴团结党(拜林的党)西渡槟城大选的教训。没想到当年团结党的全军覆没竟没有给沙菲益上了一课。政局发展到如今,也反映出在今后不论政党东渡或西渡,都是浪费资源和时间,没有看头,也找不到长治久安之道。 安华翻身不易...

1 min read

卫生部长凯里今日出席MyCHAMPION推介礼后对媒体指出,报告虚假伪造的新冠检测结果的行为是不负责任的。 他指出,政府允许人民将自我检测的报告上传至MySejahtera,而非进行专业的核酸检测(RT-PCR),都是为进入新冠疫情的过渡阶段做准备。 凯里警告,那些通过MySejahtera应用程序上传伪造的抗原快速检测(RTK-Antigen)结果,以骗取病假的人士,卫生部将采取法律行动。 他表示,若雇主发现员工报告伪造的快筛检测结果,也可向卫生部投报。 “当然,若雇主想检查,也许他(员工)想作弊,那是他的运气不好,因为在MySejahtera中上传虚假的检测结果是违法的。” “当我们进入(地方性)过渡阶段时,我们必须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社区团结以及个人的纪律。这并非政府一直想要突袭检查、采取行动和开罚单。” 凯里呼吁大马人民,当政府赋予你们自我检测的责任时,都必须要诚实,不要只是想著不去上班而报告虚假的检测结果。

1 min read

前首相纳吉这两天在槟城走透透,以展示他在当地华社的人气,却遭希盟领袖讥讽纳吉入狱在即博同情。 槟城公正党通讯主任阿米尔(Amir Ghazali)今日发文告指出,纳吉在槟城的活动虽获上百人出席,但这不能说明华社回流支持纳吉与国阵。 “任何人都可以动员人马或支持者,去出席一场集会或讲座。我们都知道,那些出席者都是一早安排好的’Bossku’支持者,以充场面。如此而已。” “人民懂得判断,一个可能即将入狱的人是怎么去面对自己的控罪。因此,他才会需要一些政治噱头,来博取人民同情。” “然而,槟城人民依然记得在纳吉任相时期,槟城是如何受到歧视和差别对待,只因为槟州政府与他们不同阵营。” 林立迎:十年后才来撇清? 除了阿米尔,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下图)也发文告质疑,为何纳吉要等到快十年之后,才来说明自己不曾发表过“华人还要什么”的言论。 根据林立迎,纳吉昨日否认发表“华人还要什么”(Apa Lagi Cina Mahu),还反指控这是行动党的政治宣传。 不过,林立迎说明,这句话是源自《马来西亚前锋报》在2013年大选后的头版标题,但纳吉却从来不曾与这份巫统喉舌的言论切割,却要等到快十年之后才来澄清。 “我唯一的结论就是,因为第15届大选要到了,他和国阵试图再次欺骗选民。” “当谈到贪污和谎言时,马来西亚选民不是傻瓜,也根本不是国阵所以为的那样。” “很简单,人民已经厌恶国阵的用人唯亲和朋党主义。这一直都是国阵的传统。” 王丽丽:纳吉胡乱造谣 另一方面,行动党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下图)也发文告批评,纳吉在槟城胡乱造谣,无中生有,指控希盟承诺给每名拉曼生每人1000令吉。 “无独偶有,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2019年也说了一样的谎话,还误导国会。一个是前首相一个是现任部长,两人说谎手段如出一辙,国阵的话还能信吗?” “纳吉昨天说希盟承诺给每名拉曼生每人1000令吉,这是断章取义刻意误导民众,NTV7新闻已于2019年播过完整谈话的片段,纳吉虽然不懂中文,但他在发言前难道都不用求证吗?“...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