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 Feb 26th, 2020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Lion

1 min read

K头条26.2.2020 近日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不时行为失控的台湾歌手谢和弦,于6日透过自己IG发布“ Weed Kills Corona Virus”、“大麻可杀死武汉肺炎病毒”,昨遭调查局依违反传染病防治法送办。 其实谢和弦不只被调查局约谈,连刑事局也找上他,将他依违反社会秩序维护法函送法办。 谢和弦到案后表示,他是收到一名加拿大籍ABC有人传给他上述贴图,觉得很有趣,加上认为大麻应该除罪化才会转贴,强调并未散播假疫情资讯。 根据刑事局表示,谢和弦PO图经民众向疾管署检举,疾管署认为谢男行为尚未达违反传染病防治法,故警方依社维法63条散播谣言函送新北地方法院简易庭裁处。

1 min read

K头条26.2.2020 这起意外在昨天(25日)晚上约10时25分发生在瓜登市巴西班占路一个羽球馆,40逾岁的逝者在登州化学局工作,他是与一班友人在晚上9时到球馆打球时出事。 根据《星洲日报》记者向逝者友人了解,出事前,死者和另外一名友人搭档打了三场球,之后便到场边坐下休息。 逝者与友人在场边闲聊时,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向前倒地不省人事,吓坏众人。当时在球馆打球的众人赶紧前往给予急救,对死者进行心肺复苏近20分钟,不过他没有恢复意识。 他之后由救护车送到苏丹娜诺查希拉医院抢救,不过最终还是没能被抢救回来,宣告不治。

1 min read

K头条26.2.2020 由于中国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引发市场对疫情大流行的疑虑,而投资人大量抛售,美国股市24日重挫,美国5大科技巨头合并损失逾2380亿美元(约1兆令吉)。 根据《CNBC》报导,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升温,美国24日开盘重挫,道琼工业指数暴跌1031点、标普500指数收盘重挫3.35%。 图:(互联网)对于不久前还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市场,跳水来得迅雷不及掩耳。不到两天时间,美国股市已经损失了超过1兆美元(约4.22兆令吉)的市值。 美国5大科技股苹果(Apple)、脸书(Facebook)、亚马逊(Amazon)、微软(Microsoft)和Google母公司Alphabet,这5家科技公司占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的近5分之一,随着大盘重挫,预估合并损失逾2380亿美元。 根据报导提到,由于苹果产品仰赖中国供应商生产,加上中国为重要消费客群,苹果受中国市场的影响最大,苹果大跌4.75%至298.18美元。 苹果低开7.22%,按照此跌幅计算,苹果在开盘瞬间就蒸发了990亿美元(约4180亿令吉)市值。尽管脸书、谷歌未进入中国市场,不过,市场对经济成长的担忧,微软、脸书、谷歌和亚马逊跌幅仍跌逾4%。

1 min read

K头条26.2.2020 因为疫情担忧引发美股大跌,全球最富有的500名富豪身价一日蒸发了约1390亿美元(约5870亿令吉)。 这也是自2016年10月彭博亿万富豪指数开始追踪这一数据以来,全球富豪单日损失最多的一天。标普500指数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周一的跌幅均超过3%,创两年多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图:(互联网)根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亚马逊创始人兼CEO贝佐斯和法国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集团董事长伯纳德·阿诺特周一均损失了48.4亿美元,为个人净资产减少最多的两位富豪。 截至周一收盘,贝佐斯的净资产为1230亿美元,在全球富豪中仍排名第一;阿诺特的净资产为914亿美元,在全球富豪中排名第三。前10大富豪的个人净资产最少减少了23亿美元。 市场下跌对邮轮运营商的股票打击尤其严重,嘉年华邮轮公司、皇家加勒比邮轮公司和挪威邮轮公司的股价各下跌约9%。 嘉年华董事长米基·阿里森(Micky Arison)的净资产下降4.06亿美元,至106亿美元。此前,隶属于该公司的“钻石公主号”邮轮被查出有数百人感染新冠肺炎。 在科技富豪当中,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的净资产减少了23.4亿美元,至1160亿美元;Facebook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的净资产减少34.8亿美元,至767亿美元,位居第五。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的净资产分别减少了27.4亿美元和26.4亿美元,分别降至680亿美元和660亿美元,在排行榜上分别位居第7和第8位;微软前CEO史蒂夫·鲍尔默的净资产减少25.9亿美元,至624亿美元,在排行榜中位居第九。 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的净资产减少了20.6亿美元,至600亿美元,在排行榜中位居第11。马云净资产减少了9.17亿美元,至458亿美元,在排行榜中位居第19。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的净资产减少了26亿美元,至427亿美元,在排行榜中位居第20。

1 min read

K头条25.2.2020 约100人今晚聚集在吉隆坡独立广场,参与“民主已死,走吧上街去!”临时集会,抗议我国政治乱象。大约100名出席者是于今晚8时许开始,在吉隆坡独立广场前聚集。 数名相信是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及大学生代表在集会现场致词。警方和吉隆坡市政局等执法人员也在现场驻守,维持社会秩序。 社交媒体从今早开始流传一张号召集会的海报,主题为:“民主已死,走吧上街去!”,呼吁民众出席参与这场集会。 金马警区主任受询时表示,虽然警方并未收到主办方的通知,但已接获公众提供社交媒体流传的海报,因此会派出足够的警力到现场监督,确保社会秩序及安全。

1 min read

K头条25.2.2020 这起掠夺案是于今日下午2时许,在大山脚某华小校门前发生。 目击事发过程的该校一名食堂业者说,当时先看到一名女家长把轿车停在学校大门,等待在补习的孩子下课。 他说,当女家长走出车外朝食堂走来时,其中一名劫匪敲破女家长轿车的副座车窗、抢走车内的手提袋,然后快速坐上同党的摩哆逃离现场。 “我听到有人大喊,转身去看,看到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微胖、身穿黑色外套的男子敲破车窗,从车内拿走一个手提袋后逃走。” 该名女家长接走孩子后,赶往警局报案。而至于社交媒体流传一个视频,指劫匪敲破车窗时,女事主的孩子也在车内,令孩子受到惊吓,该校校长受询时则澄清,当时车上无人,而非如网上传言劫匪当著孩童面前抢劫。

1 min read

K头条25.2.2020 这宗工业意外于今早8时许,在高渊某纸厂发生。伤者是51岁的巫裔男子。高渊消拯局接获投报后,迅速派员赶抵现场施援。 根据该局发文告说,伤者当时在机器处,进行搬动东西的工作,岂料右手臂却不幸遭机器夹住。 “伤者当场昏迷,消拯局紧急医疗及拯救(EMRS)队赶抵后,立即为伤者施救,随后送往霹雳巴里文打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1 min read

K头条25.2.2020 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引述卫生部指出,神召会恩典堂首宗病例的28岁教会男职员(新加坡第66宗病例),追踪显示他曾于1月25日在美苑通道农历新年聚会上,接触一名54岁新加坡籍男子(第83宗)和他的妻子。 据调查发现,夫妻俩早在1月19日在新加坡基督生命堂曾接触2名来自武汉的旅客(第8和第9宗病例)。 上述54岁男子的妻子今日(25日)被列为第91宗确诊病例,但她早在2月18日的化验结果已证实她体内没有病毒,已经康复。 卫生部说,她是在1月23日出现症状,26日到盛港综合医院求医,意味着她从发病到化验这段期间发病后康复。 “这有可能是第83和第91宗先从第8和第9宗处感染,再传染给第66宗,之后再传染给神召会恩典堂的同事。” 根据卫生部说法,他们是使用新的血清试验找到这些源头。

1 min read

K头条25.2.2020 因为受马来西亚政坛动荡影响,新元兑换跌破3令吉大关 ,但兑换商说,局势仍不稳定,不会大手笔买令吉,会保守换钱。 据彭博社(Bloomberg)网站资料,截至今早10时,令吉汇率报一新元兑3.0202令吉,较上次收市时的3.0147低,兑美元也下挫至4.2170。 根据牛车水珍珠坊Crante钱币兑换商合伙人黄素珍受访本报时指出,以往令吉跌破3令吉,兑换商普遍会购买更多令吉存货,“就算买多50%也不怕”。 基于大马政坛局势仍不明朗,再加上疫情给市场带来的冲击,黄素珍认为,尽管令吉汇率吸引人,普遍兑换商都会较保守一些,她也只会购买多10%至20%的存活。 “局势每天都在变化,目前我不会买3天的存货,而是单天来购入,同时也要看供应商所开出的价格。” “本地令吉购买主力分为4批,分别是长者、在新大马工作者、在马经商者和大马置业者。” “长者有较多时间可以往返新马两地,尽管个别兑换货币总额不高,但重在量大,成为令吉的购买主力。不过疫情打击 新加坡和大马双边的旅游流动 ,相信这批人今年也会大大减少。”

1 min read

K头条25.2.2020 韩国的武汉肺炎疫情失控,如今韩国确诊人数突破800人,传染专家周一指现在封关防止疫情流行或已太迟,但仍然主张尽早封关,将禁令扩大至全中国,又警告病毒已变种适应韩国宿主,令传播能力大大提高。 韩国在本月4日确诊人数仅16人,但截至周一,国内确诊病例已超过830宗。韩国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e Pasteur Korea)前行政总裁贾巴拉(Hakim Djaballah)早于4日已促请韩国当局封关。 他周一坦言:不幸地,这或已经太迟,因为引发COVID-19病毒的SARS-Co2在韩国已落地生根,现在主要问题是政府会如何应对这个严峻情况、控制疫情。大邱感染群体正在增长,可能进一步扩散到更南的釜山,以及向北扩散到首尔。 自从病毒约两个月前在武汉出现以来,已造成超过2,400人死亡,在全球感染近八万人。 贾巴拉说:政府至今采取的措施明显失败。但我仍相信政府现在应该采取行动,关闭边境禁止中国和其他出现集体感染地方的人入境,例如是香港和新加坡,希望尽量减少从这些地方传入新病毒。 根据韩国衞生部副部长金刚立周一在记者会上说,政府不会一刀切对所有来自中国的访客实施入境禁令,虽然舆论炮轰现时的防疫措施不足,政府只从2日起限制来自或经中国湖北省到访人士入境。 2015年同样由冠状病毒引起的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爆发期间,贾巴拉负责领导韩国巴斯德研究所,他相信SARS-CoV2病毒已变种来适应韩国宿主。 与数年前MERS-CoV的情况相似,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必须透过变异,好让它在韩国的传染性比原先预计的更高。我强烈相信,SARS-CoV2已经变种,而且多国人传人时不断变异。令人担忧的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对在武汉的零号病人仍然一无所知。 贾巴拉并非唯一提出武汉肺炎病毒可能变种的专家,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研究此病毒的科学家,上月29日在《国家科学评论》(National Science Review)发表的新研究也指出,人传人过程中可能出现病毒进化,研究人员说,他们在去年12月30日至1月末,探测到中国各地有17宗非同义变种,需要密切监测病毒如何突变、演化和适应。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