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1,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1 min read

尽管4名来自国盟的州议员撤回对甲州首长苏莱曼的支持,更宣称国盟州政府已倒台,但如今有传闻指出,前甲州首长依德利将回归重新担任此职。 根据网媒引述消息透露,4名执政党州议员撤回对甲州首长苏莱曼支持拟与希盟合作组成新政府,但对方开出的条件是依德利斯哈仑必须是该联合政府的唯一首长人选。 据探悉,为获得更多国阵议员支持,从而使即将组成的新政府更为稳固,依德利斯哈仑是希盟和上述四名议员的唯一首席部长人选。 因此,依德利斯哈伦极大可能获得甲州多数州议席的支持,在甲州国民联盟垮台后,出任新一任甲州首长。 据知,目前有部分州议员所签署的法定声明(SD)内容阐明,除了不再给予现任甲州首长苏莱曼的领导支持外,签署者必须给予依德利斯哈伦全力的支持。 “必须让依德利斯哈伦受委为甲州第13任首长,直到第14届州议会届满为止。” 另一方面,公正党宣传局主任三苏依斯干达也证实,将有数名议员跟随撤回对苏莱曼的支持,但他却拒绝透露更多详情。 “我们深信将有更多(的议员),在改革的框架中,(和我们)一起共同来组成(新的)州政府。” 他也表示,预计将在近期公布此事,尔后将觐见马六甲州元首莫哈末阿里(Mohd Ali Mohd Rustam)。 “马六甲政府已然倒台。按照(前首相)慕尤丁在联邦层级的先例,首席部长将辞职。” 他也预计,马六甲新政府组建的谜团将很快揭晓。 也是双溪乌浪(Sungai Udang)州议员的依德利斯哈仑于今日早前宣布,和另三名议员对苏莱曼及其领导的政府失去信心,是故撤回对苏莱曼支持。 他称,将筹组对民更有利的“阵线”以领导马六甲,并将会与其他11名希盟议员请求觐见马六甲州元首,预计是为了与州元首商讨组建新政府事宜。 目前,希盟在马六甲28席州议席中占据11席,即行动党7席、公正党2席、诚信党2席。 获得上述4名州议员转向支持后,他们将得以微弱多数支持,组成新政府。

1 min read

随着4名执政党在刚才下午突然召开记者会宣布撤回对马六甲州首长苏莱曼支持后,如今轮到该州希盟表明,目前国盟州政府已倒台,并将寻求觐见甲州元首莫哈末阿里以便讨论组新政府。 根据报道,甲州希盟主席兼前首长阿德里在记者会上,促请原任首长苏莱曼立刻辞职,并宣称此举是为了维持马六甲的“政治稳定”,和确保甲州政府的行政顺畅。 他也说明,既然巫统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等四名州议员已经撤回对苏莱曼的支持,那么苏莱曼所领导的政府“不再享有大部分州议员的信任,以继续执政马六甲。” 尽管如此,当被询问新任首长人选时,阿德里则三缄其口,仅称委任首长是州元首的权力。 报道指出,这场记者会除了有甲州希盟11名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仑和另外三名州议员都在场,即无党籍的彭加兰峇株州议员诺希占、土著团结党直落垵州议员诺依芬迪,和巫统班台昆罗州议员诺阿兹曼。 此外,阿德里则指出,政治稳定是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和复苏国家经济的重大基础。 “我们还在面对疫情,人民的健康和经济深受影响,因此,马六甲希盟的当务之急就是维护甲州政治稳定,以便落实精明、负责任和透明的行政。” “对此,我们11名希盟州议员和4名独立议员有意觐见甲州元首,以讨论确保甲州政治稳定的方法,确保行政流畅。” 他也强调,希盟将会致函寻求觐见并会等待甲州王宫的消息。 此外,当记者多次提出问题,阿德里以“维护甲州政治稳定”挡驾,并称只有人民选出的政府,才是稳定的政府。 “我们都知道,国家这几年来的政治不稳定,都是因为人民所给予的委托已经瓦解。” “目前,希盟的任务是不管在任何情况,我们都会确保这个州属和国家拥有政治稳定。” “为了马六甲的利益,我们会觐见州元首,以寻找和谈论(此事)。” 根据报道,阿德里是在今午2时,在甲市区La Crista酒店,与希盟11名议员,以及4名退出国盟的议员召开联合记者会。

随着在数天前传出马六甲即将变天之后,如今终于证实该州有4名国盟州议员正式宣布撤回对首长苏莱曼的支持。根据报道,4名州议员今日连同希盟领袖召开记者会宣布,由于他们已撤回支持和辞去现有的官职,这也意味着甲州国盟政府已宣告倒台。报道指出,以巫统双溪乌浪区州议员兼前首长依德里斯哈伦为首的4名州议员,已在今天召开的记者会宣布这项消息。而有份出席这项记者会的还包括有班台昆罗区州议员诺阿兹曼丶彭加兰峇鲁区议员诺希占哈山和直落马区州议员诺阿凡迪。他们一致在记者会上指出,他们四人对苏莱曼和整个甲州政府失去信任。“对此,我们已经向首席部长发出了一封关于撤回支持的决定的信件。”“我们今天也出席了记者会,展现对州政府领导的不信任。”“我们也宣布,辞去了州政府行政议员的职务,这意味着州政府已经不存在了。”据知,马六甲希盟领导层预计也将在稍后召开新闻发布会。不过,依德利斯说明,他和诺阿兹曼依然留在巫统。他进一步透露,自己和其他州议员之所以选择退出国盟,接种他们不满现任州政府在一些课题上的犹豫不决的决定,导致州以及人民处于动荡。“而且,州政府决定了的事没有执行,同时我们也不能有一山藏二虎的情况出现,这引发我们的担忧。”“因此,我们决定改变现有的情况。但是,目前我和班底昆罗州议员拿督诺阿兹曼,截至此刻,依然是巫统党员。”“所以,我们已经做好面对党纪律处的任何决定及结果的准备,但我们以人民的利益为优先。”目前,马六甲共有28个州议席,其中巫统和国盟原本掌握17席,而希盟掌握剩余的11席。

1 min read

随着巫统和土团党近日来互相隔空放话,在来临的第十五届大选将会“决一死战”后,如今选委会前副主席拿旺阿末旺奥玛警告,若国内的3大马来政党,即巫统,土团党和伊斯兰党不联手合作的话,将会难以在大选拿下三分二国会议席。 他认为,巫统、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可能需要达成协议,才能赢得三分之二国会议席,因为在来临的全国大选,大马多达95%的华裔依然会投行动党。 对此,旺阿末建议,这3大马来政党可以签订谅解备忘录,并与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和沙巴人民联盟(GRS)合作组成一支强大的队伍,这样才能赢得逾148个议席。 “只有这3大马来穆斯林政党签署政治协议的话,保证能第15届大选大获全胜。” “因为民众已意识到,只要掌握三分之二多数议席,就会产生一个强大的政府,进而促成政治稳定,继续执行对人民和国家有益的项目。” 他相信,政府与希盟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似乎是大大有利于反对党,并为希盟提供了政治推动力,因为后者并不需要像政府一样,努力履行承诺。 “因此,在落实18岁投票政策和选民自动登记系统后,第15届大选预计有2100万名选民,其中65%会是土著或马来选民。” 他直言,如果马来选票分裂则会带来损害,而95%的华裔选民依旧会支持行动党,而不是马华。 “到时候,华裔依然会支持行动党,但马来人的投票意向则会分散至8个政党(巫统、伊党、土团党、国家诚信党、大马土著党、国家斗士党、马来西亚团结民主联盟和公正党)。”

1 min read

根据国际调查记者联盟(ICIJ)在本月3日公布的“潘多拉文件”报告显示,有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政府领导人与国家元首和名人被点名拥有岸外账户。 当中,“潘多拉文件”揭露,大马有多位政要与富商持有岸外公司或信托,当中包括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财政部副部长兼慕沙阿曼的儿子亚玛尼、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砂拉越元首泰益的长子贝基尔,以及女儿哈尼法泰益等。 据知,“潘多拉文件”(Pandora Papers)是由匿名消息人士通过2.94太字节(TB)的档案,分享给国际调查记者同盟与其媒体伙伴。 当中,网媒《当今大马》是我国其中一个同盟的媒体伙伴,而且这个档案源自14个专门助人在避税港设立与管理离岸信托或空壳公司的信托公司。 文件中也包含逾1190万份文件与记录。这些公司当中,有部分是新加坡公司。 此外,新加坡正是许多大马权贵富贾转移资产到避税港的重要通道,而新加坡两家信托公司——盛亚信托公司以及恒泰信托公司的外泄文件中,逾一万份文件涉及大马人。 尽管如此,这些文件并非都涉及岸外信托或企业事宜,部分名列文件内的大马人只是作为其他人的背景调查资料出现。 不仅如此,部分大马权贵富贾的名字则出现在香港与加勒比海地区信托公司的外泄文件里。 根据报道,尽管这些被点名的人士拥有岸外公司、信托或账户并不违法,然而有时候,这种做法或涉及逃税或避税,又或是为了保密,而且避税港提供低税优惠。 根据《当今大马》报道,以下是潘多拉文件提及的部分大马权贵富贾: ——大马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 东姑扎夫鲁曾担任“资本投资银行(纳闽)有限公司”的董事,而这是一家设于纳闽离岸司法管辖区的精品投资银行。 扎夫鲁的名字首次出现在ICIJ的2013年“离岸泄密文件”系列报导中,其中揭露扎夫鲁在2009年受委资本投资银行董事。 根据潘多拉文件中,也再次提到这份资料。巴拿马律师事务所“Aleman, Cordero, Galindo & Lee”(简称Algocal)的一份泄密文件中,扎夫鲁名列一份“官员”(officers)名单上。 报道指出,在2013年扎夫鲁的叔叔兼时任联邦直辖区部长拉惹农仄(Raja...

1 min read

就在涉嫌公开在面子书发帖文针对我国羽球女单吉苏娜发表种族歧视言论,称她为“吉灵”的男网民“Borhan Che Rahim”,被指为了维护土团党的声誉,目前正式辞去吉兰丹巴西富地区部副主席一职。 根据报道,土著团结党一名基层领袖在网上以种族主义言论攻击大马羽球员吉苏娜,目前在饱受抨击后已辞去党职。 当中,土团党署理主席兼青体部长阿末费沙今晚已证实,该名党基层领袖已辞职并会为此道歉。 “我获告知,该名领袖已经呈辞职信给巴西富地区部。他也会公开道歉。” 据悉,该名基层领袖是吉兰丹团结党巴西富地区部署理主席。 此外,阿末费沙也表示,对于所发生的事感到遗憾。 “希望所有大马人民要小心行事,以免破坏大马的和谐。” 据知,“莫汉”在事情发酵后不仅迅速删除个人面子书账号和Instagram,如今一封更被指是他的“公开向全马印裔道歉”的网传公开信。 而此“道歉信”是由大马谐星哈利伊斯甘达所上传,并指这是一封账号“Borhan Che Rahim”宣布辞去党职的道歉信。 这封“公开信”提及,“莫汉”自称承认自己日前在面子书账号为“Borhan Che Rahim”发帖文公开羞辱一名羽球国手而公开道歉。 “我承认自己不该发表这些言论,在我经过多次的反省之后,发现自己真的做错了。” “对此,为了为我自己犯下的错误,我在此宣布即日起已辞去土团党区部副主席的职务。” 根据信函,他向全国人民公开道歉,并决定引咎辞职,以捍卫土团党的良好名声。 “我也要在此向被我羞辱和全马人民公开道歉,因为这是我的无心之过。”...

随着巫统与土团党在近日来互相放话在全国第十五届大选将会“剿灭”对方后,如今身为国盟成员的伊斯兰党介入充当“和事佬”。 根据报道,伊党大长老哈欣耶新今日发文告,促请巫统在与土团党闹翻之前,必须三思而后行。 他指出,目前伊党正在尝试挽救这两个伊党盟友之间的关系。 他表示,巫统目前最重要的是保持冷静,并重新考虑“拒绝土团党”的决定。 他指出,一旦土团党和巫统在来届大选开战,此举将会引发三角战,进而让希盟渔翁得利。 此外,哈欣耶也表示,伊党的立场十分清楚,即加强穆斯林的团结,尤其是伊党、巫统、土团党三党的关系。 “(巫统必须)重新评估,究竟谁是敌、谁是友,不要再拒绝(与土团党)合作,这只会让敌人有好处。” “如果我们目前不团结一致,我们会在第15届大选面对挑战。” “而且,如果出现三角战,有好处的不会是穆斯林,而是敌方。” “所以,一旦我们分裂,那么希盟就会得利。” 此外,他也呼吁巫统,勿忘巫伊两党当初成立“国谐”所面对的困难。 上个月的30日,土团党主席慕尤丁直言,国盟五党已达致共识,要协商分配下届大选的国州议席,但国盟目前尚未知道巫统或国阵是否愿意协商大选的议席分配。 随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放话,巫统将捍卫上届大选赢得的国州议席,同时邀请土团党的前巫统党员回归巫统。

1 min read

在巫统过去的“妖魔化”下,民主行动党已在大部分的马来土著眼中被视为“反马来人与伊斯兰教”的政党,进而导致该党多次被政敌借此借口展开攻击。 针对此事,与行动党合作超过20多年的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为该党抱打不平的表示,在希盟执政时期,党秘书长林冠英才是那个为了国家最大利益,而拯救朝圣基金局(Tabung Haji)的华人财政部长。 根据报道,莫哈末沙布在一场“与诚信党主席闲聊”线上讲座会指出,其昔日同僚林冠英于2019年说服希盟内阁“拯救”朝圣基金局总值超过800亿令吉的资金。 莫哈末沙布批评伊斯兰党和巫统,尽管两党口口声声说捍卫伊斯兰教和马来土著权益,但却无法捍卫朝圣基金局。 他直言:“如果不是他(林冠英)致力拯救朝圣基金局,大马信用评级会下降。所以他才争取拯救这个穆斯林的机构。” “正因如此,当时的内阁决定拯救朝圣基金局,并注入数十亿令吉。” 他指出,自己知道当时林冠英饱受巫统和伊党批评,并指这些人指责林冠英和希盟政府把朝圣基金局卖给中国。 “因此,很多巫统和伊党的“宗教师”一直针对朝圣基金局,在金马仑高原国席补选、士毛月州席补选及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时发表毫无根据的指控,以及“攻击”林冠英、行动党及希盟。” “他们说政府已(把朝圣基金局)卖给中国,行动党如今控制政府,伊斯兰岌岌可危。” 对此,末沙布指责伊党领袖,在攻击林冠英和行动党时“最野蛮”,还说伊党藉此营造一个印象,即马来人必须团结来“拯救大马,免受华人威胁”。 他还说,其实是秉持民主社会主义的行动党,捍卫伊斯兰价值和推动反赌博政策。 “所以,槟城才对赌博说不!即使其他州属都说‘可以’。林冠英把特别开彩从22次减少至8次。” 他强调,伊党领袖“不关心”此事,反而继续将希盟政府映射成反伊斯兰,需要被推翻。 他说,自从换了政府后,特别开彩又恢复昔日的22次。 他批评伊党领袖虚伪,因为伊党如今已是新政府的一分子。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伊党感到羞耻。” 他也指责,伊党利用宗教为私己谋取利益,并认为伊党应仿效非回教政府态度,如日本、芬兰、纽西兰及挪威等。

1 min read

昨天,马来西亚羽球队在时隔12年晋级苏迪曼杯半决赛,但由于我国队伍当中的一位女单吉苏娜在东运会女单冠军吉苏娜在第二场比赛以20比22、21比18、19比21惜败予格蕾戈丽雅后,如今她却在社交媒体上,成了种族歧视的受害者。 根据报道,由于比赛中吉苏娜输了,进而成了某些大马网民讨伐及针对的目标。 据知,一些极端的网民在脸书上以“Keling”嘲讽吉苏娜,其中有名为Borhan Che Rahim的网民写道:“大马羽总从乡区捡来的“吉灵”(意指贬低印裔)如何能担任大马队主力?” 据了解,这名署名“Borhan Che Rahim”的网民,是丹州土团党巴西富地区部的领袖。 由于这名网民充满种族歧视的帖子截图在社交媒体上疯传后,进而导致也遭受到众多网民的讨伐的对象,也被朝野领袖批评。 针对此事,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在推特表明,大马必须要摆脱种族政治及种族歧视,否则无法成为令人尊敬的先进国。 他直言,种族政党及政治都是国家进步及团结的绊脚石与致命伤,各族只有互相尊重及体谅,国民才能团结及进步。 倪可敏也指出,尽管吉苏娜在四强赛中直落两局落败,但已尽力对抗,虽败犹荣,并表明国家应该不能再姑息种族歧视者,应该采取行动对付,该网民也必须作出道歉。 “令人欣慰的是其他网友包括巫裔网友也谴责上述的行为,这证明了我国各族都可以成为一家人,只要种族政治及种族极端分子不要在背后煽风点火。” 另一方面,土团党署理主席兼青年及体育部长阿末费沙也看不过眼,开腔狠批这位署名“Borhan Che Rahim”的丹州土团党巴西富地区部的领袖。 根据报道,费沙严厉谴责向苏迪曼杯印裔羽球员吉苏娜发出种族歧视言论的男网民,同时揶揄对方的态度傲慢及愚蠢,且不善言辞。 “从对方的贴文可见,他绝非理智的大马人,有关言论也无法反映出大马一家的精神。 “这是因为大马一家就如一串香蕉,有好的有坏的,当中也有我们的家人是不懂得好好说话的傲慢及愚蠢之人。” “要知道,我国有巫裔、华裔、印裔、卡达山、杜顺及姆鲁人,绝不应该侮辱任何正在为国家奋斗人士的种族、肤色或宗教。”...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宣传秘书冯晋哲发表文告批评董总主席陈大锦,在独中拨款课题上显得如此卑躬屈膝,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尽管马华和国盟政府无能将独中和三院的拨款制度化纳入2021预算案,陈大锦不但没拿出实际作为来力争这笔希望联盟执政时的拨款。 而如今,眼看独中拨款在各造的努力和争取下终于到手,就迫不及待地“感谢”马华公会总会长魏家祥和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 根据报导,独中延续2019年和2020年获得联邦政府的拨款,今年同样获得1500万令吉。 社青团提醒,这笔拨款是因509改朝换代后,希望联盟执政后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首开先河纳入联邦预算案内,从此开启“制度化拨款独中”的先例。 去年年底,国盟靠“喜来登政变”后上台提呈首份2021预算案,结果这项拨款消失在预算案里,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甚至证实了政府没有纳入对独中和三院的拨款。 陈大锦除了发文告“表示失望”,却对马华公会部长领袖的无能只字不提。到现在,拖了九个月才得到迟到的批准,就第一时间站出来感谢马华,似乎董总在避重就轻。 社青团要强调,尽管这笔钱还是批准了下来、也拨了出去,但是这不代表就等同于“制度化拨款”。 因为2021年的预算案中是没有清楚写明独中拨款的,换言之,即将提呈的2022预算案是否还会继续这项希盟时期的善政,还是一个大问号。 有鉴于此,陈大锦最好是能够靠这种卑躬屈膝的态度,争取到制度化拨款,否则陈大锦应该挺直腰板,严辞批评马华的无能。 况且,社青团声明,这笔拨款之所以成功批准,主要还是归功于2021年9月13日希望联盟和联邦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前财政部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积极争取得来的。 然而,陈大锦却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行动党和林冠英的努力,仅为马华领袖搽脂抹粉,这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 同样双重标准的还有,当时希望联盟执政时破天荒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和三院,陈大锦虽然有赞赏,但却直言1200万的拨款乃“杯水车薪”,不敷独中营运的庞大开销。 而这一次,迟到了不说,没有增加拨款也不说,却大力赞扬马华,形容这笔钱是“及时雨”,这不但是双重标准,也让人不禁怀疑,如今的董总是不是变成了马华的附庸品。 陈大锦在去年预算案出炉后说过,希望争取到2000万令吉,“以解独中和三院在疫情影响下的燃眉之急”,结果没有任何回应。 而如今,马华不但没有争取增加到拨款,还姗姗来迟,陈大锦却对此没有任何表示,仅表“皇恩浩荡”感谢马华,实在让人感到心寒。 相比之下,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不但首度制度化拨款独中,短短两年任期内,从第一次2019年的1200万,增加到2020年的1500万。 而且,预算案通过后,新年伊始,一月份就陆续发放拨款,这才是真正为华教发展谋福利的领袖和政党。 陈大锦如果不是双重标准,那就是沦为政党附庸品,为特定政党漂白背书,背后不是华教利益,而是政党隐议程。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宣传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于2021年10月1日在亚庇发表文告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