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1,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尽管政府已决议从即日起(11日)全国正式开放跨州允许那些已经接种民众跨州,并且已无需再向警方申请准证,但警方今日强烈警告,任何未接种新冠肺炎的人士一旦被警方发现擅自跨州,执法人员将毫不犹豫直接开罚单。根据报道,武吉安曼内部安全及公共秩序部总监哈扎尼今日透露,随着政府在昨日已批准开放跨州后,警方将会从即日起强加巡视人群聚集的地点。他透露,警方将会在各大大道休息站,检查民众是否已经完成完整疫苗接种。“除此之外,警方也会在购物中心和人群聚集的地点加强巡逻。”他也表明,警方将会继续加强监督,已确保民众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同时也严防未接种疫苗的民众伺机违规。“随意政府的宣布阐明跨州的民众必须完整接种疫苗,因此民众必须遵守这项规则。”“因此,这次警方将不会再给予任何警告,而是会直接向那些未完整接种疫苗而跨州的人士开出罚单。”此外,武吉安曼交通调查及执法部总监拿督威拉曼卡欣也指出,随著民众获准跨州,当局预料全国的大道交通流量将会提升。他也表示,基于今天是上班日,不是在周末,因此难以预料实际的轿车数量。“交警将在各个大道与主要道路执勤,确保交通顺畅。”最后,他也促请准备长途驾驶的民众,严守交通规则。另一方面,大道局总监莫哈末苏海米也透露,该局已准备好及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大道交通顺畅,特别是在周末及10月19日先知穆罕默德诞辰公共假期。他指出,该局已指示大道特许经营公司编订维修工作及避免车道关闭。“特别是在周末或公共假期的南北大道、吉隆坡加叻大道、东海岸大道及加影芙

1 min read

在马来西亚出生为非穆斯林,到底是诅咒还是恩赐? 一位伊斯兰传教士把所有的非穆斯林标签为马来西亚伊斯兰教的敌人,他还加言非穆斯林正在谋划啥穆斯林。 因此他呼吁每一个穆斯林要对抗非穆斯林来保护伊斯兰教,多数人要低压少数人来保护自己的信仰的说法是非常可笑的。 至今,已有过千来自非政府组织和众人向警方报案却还没看到对这位传教士有任何法律或执法的行动。 这是一个可悲的现实,因为非马来人在马来西亚被欺压是件常事。 看回以前的伊斯兰传教士扎基尔和赞里都不时的公开侮辱他族与他们的信仰,却到现在还是逍遥法外。 最近,我国的羽球健将吉苏娜被种族主义政客公辱还以村庄吉灵”Keling”人标签,可见他们的想法肤浅。 印族在马来西亚的历史里对发展的贡献是处处可见的。 打从橡胶业,运输业(铁路建设),政府部门服务,建筑发展还有前代印族对不同领域的贡献去发展才有今天马来西亚的辉煌。 当政府宣布要加51%土著股权于货运代理这个政策,而首相还明言这个土族股只能变卖给土族而已。 这根本是个雪上加霜的举动,另外还有一个部门(TERAJU)在2011年创造于首相部下来推广土著项目获加拨款,而一个部门(MITRA)在2014年创立于首相部下来发展印族的10万马币拨款至今还没拨出,更心疼就是MITRA总裁的官品被贬从JUSA B到Gred54。 刚进我国的印尼人,巴基斯坦人,罗新亚人还别的外国人可以在短短的时间里得到马来西亚国籍。 而从本地出生的印侨,有些的还是我国独立之前出生的都还拿着红登记。 而印校的拨款至今还没得到任何拨款,在SPM和STPM成绩斐然的印侨学生得不到他们想深造的本地大学课程。 拒绝他们的原因就是鼎鼎大名的土著古打制,印校虽说是已纳入国家教育系统但可见的是没得到同等的待遇。 印族也因为种族歧视而不被雇用,在政府部门内也遭遇被忽略提拔而这同类种族歧视的事件也是多不胜数。 很多印族的经济财况正在退缩而政府还没有任何政策去发展印社。我们还需要奋斗自己的权利到几时? 我们几时才能得到马来西亚人该得到的公平对待? 首相所说的第12马来西亚计划是以公平为基础来推行,而这个国家发展计划真的能让每个人公平得益也是个问题。...

1 min read

从日前开始,在社交媒体就已流传出几张豪华警车的照片显示,几辆附有警方标志和装备的豪华轿车,更有者指警方将购买。 根据报道,有关照片引起网民的两极反应,有者赞许警方提升装备;但有者质疑,警方是否有必要在新冠肺炎疫情重挫国家经济之际,如此花费纳税人的金钱。 针对此事,全国总警长阿克里沙尼今日发文告澄清表明,截止目前为止警方并没有购买豪华警车。 他透露,警方是在昨天(7日)收到5辆印有警车专用颜色的轿车,并宣称当时只是在测试相关豪华警车。 他表示,这些汽车将受内部安全及公共秩序局、交通调查及执法组以及随扈组(cawangan pengiring)的测试。 他也强调,警方清楚政府面对财务压力,而警方也尚未决定是否要购置这些汽车。 “这只是用于测试或概念验证(POC),并未有任何购买协议。” “测试期长达两周,包括宝马M3、宝马X3和大众途观(Volkswagen Tiguan)款式的汽车。” “而我们测试的目的,是为了更了解这些汽车是否适合让警方执勤。” 另一方面,武吉阿曼内部安全及公共秩序局总监哈扎尼也披露,有关交通工具是由一家公司所提供。 尽管如此,他也声明,基于考量到政府在疫情下面临财务限制,警方近期内不会采购有关车辆。

随意在上周交通3名州议员推翻马六甲州政府而被巫统开除党籍后,如今前甲州首长兼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仑正式表态,他为了正义准备和“正义之士”合作,因此他宣布自己愿意加入希盟。 根据依德利斯哈仑,他今日发文告抨巫统开除他的决定,更指巫统口口声声说“拒绝行动党,拒绝安华”,但为了延续政权不惜找希盟谈合作。 此外,他也自荐在自己选择支持希盟后,并即将到来的州选担任甲州首长人选。 他形容:“坐在首长的位置并不如换衣服那样(容易),因为这个新群体有着不同的背景,以及能力专长,那是不容易的事情。” “但是,如果他们(希盟)选择我,可能是因为我满足他们想要的素质条件,而不只是受人指使的奴才。” “要知道,在巫统开除之后,我至今依然维持独立议员身份,因此,希盟是我的选项之一,我们先等等,先解决眼前危机。” 此外,他也声明,自己准备跟任何维护社会正义的人站在一起。 他也直言,甲州行政会议的记录足以证明,自己是会议上最敢发言,致力维护施政廉正的一人。 因此,他也批评巫统开除他的决策不公平,因为它无视甲州巫统领导层的违纪行为。 “甲州巫统主席阿都拉勿和署理主席莫哈末阿里为免甲州政府倒台,违背巫统“拒绝行动党,拒绝安华”的议决,跟行动党开会谈判。” “因此,我相信他们不会被采取任何行动。”

随着前行动党叛将彭加兰峇株州议员诺希占昨日自称代表15名马六甲州议员上书代国家元首苏丹纳兹林要求施压甲州元首莫哈末阿里撤回解散州议会决定后,如今这次的风波再不断闹大! 根据甲州行动党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员刘志俍今日在面子书揭露,他宣称自己与多名希盟州议员在联署国家王宫的信函事件上,完全被蒙在鼓里。 他直言,自己随后在今早曾向甲州希盟主席阿德里提出反对,岂不知对方却以得到希盟中央批准为由,捍卫这封信函。 “你(阿德里)要尊重我才对,至少让我先看到信的内容。你不能够这样代表我,因为根本没有问过我的同意,会议也不曾讨论过此事。” 他表示,自己事前对此事毫不知情,更是在看到媒体报道后,才惊觉自己“被代表”了,他也直呼“完全不能接受”。 “我是看到新闻才知道有这回事,然而我却根本不知道信里面的内容。你在信里写这么多东西,至少要问过我们。” “我相信,还有几位州议员都同样不知情。所以,我要宣布,我将会要求撤回这封信所代表我的部分。” “我反对在没有得到我的同意之前,就冒用我的名义发信。” 另一方面,刘志俍今早也强烈反对诺希占代表希盟致函给国家元首。 “我必须再度强调,希盟11名议员从来不曾讨论提交函件给国家元首,而目前马六甲希盟所做的一切已经是沦为个人化。” “我相信,这不仅是我,可能还有一些议员也觉得被利用为权力游戏的棋子。” “我也再度声明,就算希盟要递交信函,也不应该由诺依占代表,因为他是一名背叛、践踏希盟和民主行动党名誉的人。” “因为若由他递交就等于希盟与他狼狈为奸,这将会贬低希盟的形象。” 根据诺希占与直落垵州议员诺依芬迪所召开记者会,他们宣布15名甲州议员已经致函国家王宫,要求代国家元首苏丹纳兹林施压马六甲州元首撤回解散甲州议会之决定。 据知,这封信是由甲州希盟主席兼反对党领袖阿德里签发,并获得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仑、诺希占、诺依芬迪及班台昆罗州议员诺阿兹曼签名支持和同意。

自从沙巴民兴党在去年州选丢失州政权后,如今再有第二名该党州议员出走宣布退党,这次是新都敏州议员尤索夫雅各。 根据报道,尤索夫雅各在今日上午突然召开记者会抛震撼弹,率领多位区部领袖正式宣布退党。 尽管在五天前便尤索夫雅各退党的消息已传开,但民兴党和后者也在随后多次出面否认。 尤索夫雅各在记者会上表明,即日起他将改为亲政府的独立州议员。 他解释,自己是以人民利益及政治稳定,作出上述决定,并随同15名民兴党新都敏部部区委及多名其他区部领袖。 根据报道,5天前沙巴政界在就已盛传尤索夫雅各将会退党;但是当时他仅回应说:“这只是揣测,(可能)迟些吧!” 根据记录,尤索夫雅各在2020年9月26日举行的州选中,代表民兴党上阵的尤索耶谷在六角战中,以5415张票胜出,多数票424张。 此外,现年66岁的他也曾担任过民兴党宣传主任,而在去年已有风声传出他会离开民兴党,他当时做出否认。 尤索夫雅各和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同样为前巫统领袖,并在1995年中选实必丹国会议员,直到2008年,到了2004年至2007年曾担任国会下议院副议长。 在2018年大选前,他突然宣布加入民兴党,同年大选在新都敏上阵,打败巫统原任州议员拿督沙巴威阿末。 在大选后,以民兴党、希盟及沙巴民统党联合执政后,他出任教育及革新部长,直到去年9月闪电州选举产生政权交替。 此外,尤索夫雅各也是自去年沙巴选举以来,第2名民兴党州员退党。 在今年2月,西巴迪州议员哈山干尼以不满党领导层为由宣布退出民兴党,并在2个月后加入土团党。 如今,沙巴共有73州席及6官委州议员。执政的沙盟包括官委议席员在内共有47名州议员,再加上2名亲政府州议员。 另外,民兴党及希盟共控制29席。民兴党布加雅州议员玛妮丝慕卡去年11月病逝,因疫情关系,该席位至今没举行补选。

随着马六甲4名执政党州议员撤回对原任首长苏莱曼的支持后,进而导致巫统领导的政权在数天前宣告倒台。 然而,如今这4名叛变议员则控诉,在他们撤回对甲州政府支持后,不仅受到自家政党对付而开除党籍,就连原本享有的福利也被州政府取消。 针对此事,公正党为这4名抱打不平,更炮轰州政府不该视他们为“国家公敌”。 根据报道,公正党宣传局主任三苏依斯干达召开记者会时,狠批甲州看守政府不公平对待他们,更呼吁停止这类“霸凌”行为,毕竟这些议员对马六甲也有功。 他说:“我们收到这两名前议员(诺希占和诺依芬迪)的汇报,即他们目前在马六甲的待遇犹如国家公敌。” “公正党坚持公正原则,如果州议会解散了,则不能再有任何州议员或行政议员继续使用州政府的设施。别把这些前议员当成是国家的敌人。” 对此,他促请政府首席秘书关注此事,以避免甲州政府出现欺负、惩罚及对前行政议员不公的指示。 报道指出,除了三苏依斯干在公正党主席安华位于八打灵再也加星路的办公室召开记者会时指控外,在场者也包括诺希占和诺依芬迪都有在场。 根据诺希占,甲州政府禁止他们继续使用州政府的资源,还收回他们的官车和服务中心。 “当(州议会解散后)已经没有州议员,没有行政议员。所以,我们已经无法进入马六甲的设施,如服务中心。” “如今官车他们也收回去了。要收回去没关系,毕竟也不属于我的。” “但不公平的是,只有我们三个(撤回支持的)行政议员被逼交出官车和服务中心,其他六名行政议员却还是可以自由使用,好像他爸爸的财产那样。”

由于难以接受亲眼目睹两名船夫在驾驶船只时载着5名乘客包括小孩鲁莽驾驶,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对此感到龙颜大怒,立刻谕令警方逮捕并没收相关船夫的船只。 根据《前锋报》的报道,丰盛港警区主任西里尔今日证实,在柔苏丹谕令后,目前警方已逮捕两名船伕。 他透露,警方是在今早10时逮捕两名男子,他们的年龄分别是22岁和26岁。 “警方拦截有关船只是因为船伕危险驾驶船只,船上当时有5名乘客。” 他表示,该船只已被充公并移交给丰盛港海事局。 随后,陛下今晚在面子书发贴文表示,由于这两名载客的船夫在海上似“失去方向”的危险驾驶,结果被陛下亲眼目睹这一切。 陛下在贴文指出,自己对此感到震怒,并斥责此行径会让柔州旅游业蒙羞,随后便喻令执法当局加强海上巡逻,取缔类似违例船运。 陛下也在贴文中提到,有关两名船夫载客的情况就在他眼前发生,让陛下遗憾。 “朕在拉哇岛附近,看着船夫危险与超速驾着载客船只,当下我指示警方拦下有关船只。” “当时,船里载有一个家庭包括小孩,准备海上活动,随后警方告知朕,这两名船夫的尿检不过关。” 陛下也强调,当局必须采取严厉行动对付这类违例事件,包括吊销船夫执照和没收相关船只。

自从我国在去年2月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的一年多后,国内的冠病死亡率暴增了60倍之多,若以“其他种族”计算属最多,而其次是巫裔。 根据卫生部所提供给行动党万宜区国会议员王建民的数据显示,与去年相比,国内的冠病死亡人数,华裔激增了超过10%。 卫生部指出,在三大种族中,以巫裔死者占最多,达占了8886宗或33.9%、而其次是华裔2815宗或10.73%。 根据数据,2020年我国共录得471宗死亡病例,各族比例为巫裔127宗(29.96%)、华裔56宗(11.90%)、印裔15宗(3.18%) ,“其他种族”则有273宗(57.96%)。 然而,今年截至本月3日,我国共录得2万6212宗死亡病例。 除了巫华裔有明显的激增之外,印裔的冠病死亡人数则达1746宗或6.67%,而“其他种族”则高达1万1765宗或48.7%。 上述资料是由王建民在推特上分享自己向国会提出有关我国人民死于冠病的种族分布数据,获得卫生部书面回答。 尽管如此,网民在看到王建民所提供的数据后,也质疑“其他”不能完全被诠释为非公民。 随后,王建民也留言解释,基于死亡人数突破2万宗,因此他认为,卫生部所提供的数据包含了非公民。 “由于我要求的是公民的死亡数据,因此我仍等待卫生部的确认。” 他进一步表明,从2021年截至10月6日,沙巴和砂拉越的死亡病例分别是2299宗和941宗。 “这也远比雪州9419宗、柔佛3385宗和吉隆坡2509宗少,因此,“其他种族”也可能包括沙巴的非巫裔和砂拉越土著,这些数据应该比非公民少。” “因此,若以之前国会获得的数据,即3个月来,送院前死亡率中的68%是雪州、吉隆坡和沙巴州的非大马公民,这也足以证明其他死亡病例是指非大马公民。”

1 min read

来自吉打州米都的著名炭烧炒鸳鸯21岁接班人陈善文及19岁爱妻林锜渶在一场中车祸身亡的案件发生后,年纪轻轻就离世的遭遇如今不仅令人感叹。根据报道,大马网红“马来堂哥”曾在8月期间才特别到这家位于米都新乐天茶室内的炭烧炒鸳鸯美味可口介绍这道美食,并曾与陈善文做访问。根据视频显示,两位主持人当时介绍米都新乐天茶室内的炭烧炒鸳鸯美味可口,“这是许多亚罗士打人喜欢吃的宵夜之一,而有关档口已经营了50年,烹煮的是老味道。”此外,“马来堂哥”主持人也进行访谈,当中这名年轻少东提及,自己从阿嫲手中接过棒子炒鸳鸯已经炒了3年。陈善文指出,自己之所以会接受祖传的炒鸳鸯,主要原因是因为婆婆脚受伤不能站久,要关掉又不舍。所以,陈善文才会继承了这门手艺,事后主持人也称赞他是孝顺的孙子。根据媒体报道,这起意外事件于周三凌晨约3时许在米都默贡苏丹后峇希雅大道(靠近特易购)的红绿灯处发生。当晚,他的妻子如常在档口开档至晚上8时许收档,之后再应朋友之约与妻子一同外出,两人较后在回家途中遇车祸。根据初步调查,警方怀疑肇祸轿车是从默贡特易购红绿灯方向驶往“Raden”红绿灯,相信失控而撞向左边分界堤及广告牌柱子,之后往右翻覆到大路后停下时着火。报道指出,消拯人员于凌晨约3时25分扑灭火势,分别于凌晨4时55分及4时59分把女乘客和男司机救出,到场的医护人员证实两人已离世。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