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1 min read

较早前,伊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声称“大多数巫统最高理事支持继续维护国谐”的言论后,如今持续引起巫统领袖的极度不满。 当中,巫统元老俱乐部总秘书慕斯达法今天形容,哈迪阿旺的这番言论为“最滑稽的谎言”。 他指控,哈迪眼见在马六甲州选因为挺土团党而惨败之后,如今靠哄骗的伎俩吃回头草。 “哈迪的言论只是从亲国谐及捍卫国盟的最高理事获得消息,然后就说大部分最高理事支持国谐。” “那么我要问哈迪,为何你不问看那些拒绝国谐和国盟的最高理事呢?” 他直言,哈迪阿旺试图哄骗巫统重返国谐,以便继续跟伊党合作。 “随着伊党候选人在马六甲州选,以国盟旗帜上阵败选后,哈迪感受到了压力。” “如今哈迪知道‘花’(意指土团党)无法协助伊党获胜,如今要U转弯来找巫统。” 他也批评哈迪阿旺对巫统的组织架构一无所知,故声称巫统党员必须听从最高理事。 “哈迪不明白,所有区部的动议将带入全国大会,通过后,最高理事必须执行!当中我们有143个区部已通过不要在第15届大选跟伊党合作,并要求巫统单打独斗的动议。” “哈迪是搞不懂这一点吗?哈迪阿旺别班门弄斧了! “更别试图教鸭子游泳,巫统是在自己的泳池内游泳,因为巫统不是在两个池内游泳,巫统更加懂自家池水的深浅。” “所以,哈迪最好闭嘴,别胡扯了!” 由伊党和巫统在2018年透过国谐联手,但这种和谐关系却在2020年喜来登政变后变质,伊党跟巫统的死对头——土著团结党渐走渐近,甚至最终加入国盟。 而且,两党之间的矛盾在不久前的马六甲州选更加尖锐化,伊党当时决定扛国盟旗帜出战,甚至在特定选区跟巫统碰头。

1 min read

随着我国在一周前开始爆发新的致命奥密克戎(B.1.1.529 Omicron)的变种病毒后,如今国人已开始担忧现有的新冠肺炎疫苗是否有效对抗此病毒。 根据报道,目前Omicron已被列为需要关注的冠病变异毒株,而且在南非更被鉴定,同时并在欧洲及亚洲发现;由于突变的数量可能快速传播,进而引起全球的关注。 尽管如此,根据来自智利天主教大学科学家初步研究结果显示,国人在接种二剂冠病疫苗后再接种相同品牌的科兴疫苗作为加强剂,可激活免疫细胞抵抗变异毒株奥密克戎。 当中,发马(PHARMA,7081,主板保健股)今日发文告表明,有关研究以智利天主教大学教授亚历克西斯为首。 而这次主要的研究目的是为了评估科兴加强剂激活的免疫力,即科兴疫苗作为加强剂是否能够识别新变异毒株奥密克戎。 发马在文告中引述亚历克西斯的说法,破格接种科兴加强剂的人士拥有T细胞,而这些T细胞遇到奥密克戎后显示,疫苗包含与变异毒株奥密克戎共享的抗原。 他强调,研究结果显示,淋巴细胞与奥密克戎接触时,能够产生具有强大病毒杀伤能力的γ干扰素。 此外,文告也指出,根据智利研究人员,他们也准备与中国科兴、天主教大学,以及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拉霍亚免疫学研究所合作,研究变异毒株的抗体反应。 “根据研究,在此前接种2剂科兴疫苗者,接种同款品牌疫苗加强针可激活针对Omicron变种病毒的细胞免疫。” “这也意味着,疫苗含有在Omicron变种病毒中发现的抗原,而根据结果显示,当T淋巴细胞和Omicron变种病毒接触时,它们能够产生能够消灭病毒的干扰素伽玛。” 另外,智利天主教大学的智利冠病疫苗科学临床研究学术和科学主任苏珊布埃诺教授也表示,虽然尽管这些变种病毒在智利很普遍,但对这些变种病毒的部分辨识很可能有助于提高疫苗的有效。 “根据人口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科兴疫苗有效控制现有变种病毒。” 此外,发马也在文告提及,科兴加强剂最近已获得药物管制局批准,目前可在选定的私人医疗机构接种。 详情可发送邮件至mailto:[email protected]

1 min read

在12月27日,一名马来妇女因为被一家政府医院以没有这样快生产为由指示她回家,最终导致她被逼丈夫送她入院途中在车上产下一名婴儿,而院方事后更遭网民批评“愚蠢”。 根据一名为“Ramlee Abd Rahman”的网民,他日前在面子书发帖抨击,指因为槟州诗布朗再也医院的“愚蠢”(Bangang)繁琐的医疗程序,进而导致耽搁了孕妇生产。 他在贴文中形容,因为医院“愚蠢”的医疗程序耽误,尽管这名临盆孕妇因为家住很远,即位于槟岛而要求住院,但她被院方命令回家待产。 岂不知当她一到家后突然临盆,在前往槟城医院的路上遇到堵车,最终孕妇在车上产下一名婴儿。 根据网民,上述案件发生在12月27日早上上午11时,由于这名妇女有临盆迹象,因此从峇六拜新港来到上述医院的妇产科挂号登记。 结果,当这家医院的医生自己中午12时半安排孕妇做检查,检查结果是孕妇产道宽度只开了2公分宽。 “然而,就在当天的下午3时45分,院方以孕妇没有这样快生产为由叫她快回家,但妇女告诉医生她住在槟岛上,病希望院方让其住院待产,结果院方却拒绝。” “最终,这名孕妇因为交通堵塞,在下午5时15分回到家;就在傍晚7时孕妇大量见红。” “随后,这名孕妇的丈夫带她赶往槟城中央医院,但是当时因为导航显示前往槟城中央医院的时间需要50分钟;前往诗布朗再也医院需要1小时20分钟。” “由于当时的情况很危急,孕妇的丈夫驱车赶往医院的路上,孕妇在车上产下婴儿,孕妇的丈夫只能将她带往槟城南华医院挂急诊。” 另一方面,槟州卫生局主任马洛夫也针对此事而作出回应表示,当局已在12月31日召开会议。 他承诺,当局会向孕妇亲属获得更多相关消息,然后再内部调查以改善医院的医疗服务。 “这名孕妇确实曾在诗布朗再也医院寻求治疗,但根据检查显示,由于当时她仅有初期的生产迹象,所以被医生指示先回家。” 此外,他也吁请公众若有任何问题、投诉或是建议直接与相关医院联系,以便能够第一时间调查或改进。

尽管巫统与伊斯兰党在两个月前的马六甲州选已正式宣告分道扬镳并选择与国盟联手后,至今依然有伊党领袖主张继续维持国民和谐阵营,以避免在第十五届大选面临“自相残杀”的局面。 根据报道,伊党长老理事会较早前摆出“左右逢源”的立场获得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认同,并揭露巫统最高理事会大部份成员希望加强国谐的合作与伊党携手迎战第15届大选。 根据哈迪,他透露,只要巫统继续在国谐平台与伊党合作,伊党将与巫统协商议席分配,避免在第15届大选中对阵。 “据我所知,虽然不是全部(反对国谐),但大部份巫统最高理事会成员希望(与伊党)团结和合作。” “巫统党员必须听领袖(的指示),而不是区部。区部是基层。那是另一回事。我们不能采用西方民主(的方式)。必须遵循领导层。” 此外,哈迪阿旺也表明,自己支持伊党大长老哈欣耶新的声明,即马来伊斯兰政党须协商议席分配,避免在第15届大选中自相残杀。 “伊党确实不希望三角战,我们希望马来伊斯兰(政党),包括不极端、尊崇宪法的非伊斯兰(政党)能够在选举时加入国盟。我们也邀请了巫统。” 哈迪也相信,可以通过努力的协商促成两党之间合作,避免在来届大选出现三角战。 “这些区部是基层,另当别论,我们不可以使用西方的民主制度,我们得根据领袖们的意愿,多数的巫统领袖都想跟我们团结。” 针对哈迪的言论,巫统宣传主任沙刘今日开腔炮轰后者“闭嘴”,更不满哈迪“自作主张”插手并揭露党内部机密。 他发文告提醒哈迪必须尊重外交礼仪,不应越界代表其他政党发言。 “我不是要冒犯伊党主席,但是我认为,身为其他政党的领袖,哈迪针对多数巫统最高理事的说法,实属不明智。” “因为巫统多数最高理事是否支持或反对一件事情,应该是会议的内部机密,不应该公开张扬,或由外人来证实。” “重要的事情是,党未来的立场和决定。一如其他架构完整的组织,巫统会在聆听所有内部意见后下决定,同时发表正式其立场。” “任何个人在会议的讨论或辩论内容,都是组织内部事宜,不需要其他人加以揣测。更何况巫统最高理事在上任时都宣誓过(必须保密)。” 此外,他也提醒哈迪,伊党才是导致国谐破局的罪魁祸首。 他强调,针对哈迪所提起的国谐关系,巫统从来没有遗弃国谐,而且其2020年党大会已经正式议决巩固国谐的立场。 “只是这个立场不能抵触另外一个正式立场,即巫统拒绝在第15届大选跟土著团结党合作。” “当伊党强调要在大选时继续跟国盟合作,这导致巫统陷入了困境,难以像过去般继续维持国谐,以致必须面对 多角战,更何况伊党在马六甲州选使用国盟的旗帜上阵。”...

1 min read

数天前,刚从外国朝圣反对大马的环境及水务部长端依布拉欣不仅没关心受水灾影响的灾黎,反而还说出一句话“自己不看天气自作自受”,结果反被网民炮轰和挞伐。 针对此事,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直言,身为环境部长的端依布拉欣不该说出这番言论,并指后者“错到很离谱”。 根据报道,纳兹里认为,任何政治人物特别是部长级领袖,把灾难归咎于受灾民众是大错特错! 他强调,端依布拉欣的言论“大错特错”,并指政府有责任通知民众即将发生什么事,尤其是环境部长和他部门辖下的大马气象局。 “在政坛里,责怪民众是一个大忌。按他的逻辑,大家也可质问政府,为何没听从气象局的预警和提早做好准备?” 报道指出,纳兹里在2004年至2013年期间担任首相署部长,也是掌管国家安全理事会的全国天灾管理委员会主席。 这段期间,隶属首相署(特别事务)的国家天灾管理机构(Nadma)还未成立。 对此,他说:“我做了9年的Nadma部长,当年还不叫Nadma。管理天灾是我们的工作,虽然发生了不幸死亡的事件,我们没听到每天到处有浮尸的噩耗。 “虽然装备不及Nadma齐全,但我们(全国天灾管理委员会)一直都处于随时候命状态。这么说来,Nadma必须更加有效率才是。” 另一方面,由于绝大部分网民不满端依布拉欣指责民众没认真看待天气预报和警报,才导致很多居住在东海岸范围以外的人,在发生水灾时猝不及防言论感到极度不满,纷纷涌入社交媒体炮轰。 当中,面子书用户阿里扎表示,如果政府已知道天气预报的程度,那么他们应该至少在事发前两天就动员相关的单位前往救援。 “然而,政府却等到大水灾发生了,灾民被困在灾区好几天,他们才来!” 此外,推特用户@yongjie_ho也认为,如果政府可以根据天气预报就可预测会发生什么事,理应早就采取了预防措施。 “但是,(政府)可使用沙包或什么的来防洪。” 不仅是,网名“@Ruben_E_G”更炮轰端依并写道:“别推卸责任,并在你的人生中承担一次责任。” “别推卸责任,你当时和现在都在海外,所以,你没有主动采取行动。” “按他的逻辑,大家也可质问政府,为何没听从气象局的预警和提早做好准备?”

1 min read

雪州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天灾,进而导致许多人看透了政府机构在救援机制的深入灾区驰援不力的严重问题。除了被指救援活动缓慢,政府机构如今更被揭选择性救人,反观是一些设备不充足的民间救援义工竭尽所能,投入的拼搏精神让灾民着实感动。根据媒体报道,一名来自沙亚南太子园重灾区柏多曼(Pedoman)第25/88路的面子书用户灾民池保伦日前脱困后在社交媒体请发文揭露,尽管政府救援队有进入当地助灾黎脱困,但却因为“选择性”救人才导致救援工作进展缓慢。根据池保伦,他透露自己一家在遇难时,找官方的却一层层推卸,反观是毫无避怨言的义工助他们一家七口脱困。他认为,政府机构理应深入重灾区驰援可以发挥更大作用,但他不解为何官方一直以来的问题不是设备。“我们从一个救灾,说一说马来西亚人在骂着的无能政府,还有灾民们在逆境中的乐天精神。”“(官方)该做的做了,就像考试及格就算了。可以运用的力量只做到了及格线,没让人看到真的尽了力的精神。”池保伦指出,由消拯队和大马天灾特别援助及拯救队(SMART)组成的联合救援队于上周六(18日)凌晨开始在淹水的太子园重灾区出现。“但是,基于数量很少且力量有限,船艇都只是在主要道路航行,没有拐入支路。”“当晚半夜,楼下有个被困在水中的人,他独自站在水中央的铁椅子上喊救命,几乎快被没顶。”“当时,我们和对面楼的人,每当有船经过外面大路,都极力喊Tolong(救命)和用灯光来吸引救援队。”“但是,喊了超过半小时,很多救援船只都没注意到,最后终于被一艘船只发现,楼下的人终于被救,救人的是消拯队和天灾援救队的联合船只。”他进一步揭露表示,从周日(19日)开始,救援船只的数量逐渐增加,到了周一(20日),船只的数量到了顶峰。他指出,当他们一家六人被义工船只救出后,获悉家园附近还有另一家七口被困,于是赶紧去找官方救援队要求救助。“我们去找兵队(军方),兵队几艘船十多个人在那里,他们说要休息,叫我们找Nadma(国家灾难管理机构)。”“我们去找Nadma,他们说他们安排不到,叫我们去找Bomba(消防及拯救队)。”“我们去找Bomba,他们说要去Counter(临时救灾行动室)报案,等当局安排。”“结果我们直接找义工,义工去就把被困的7人救出来了。”对此他不仅感叹,听了太多人在骂政府无能,凭良心说,官方救援的贡献是有。“但明明可以发挥更大的力量,却只做了这一些,里面还有一批又一批的灾民等着官方去驰援的。”“当把我们一家救出的民间义工船只来到救灾中心时,放眼望去的一半以上人数都是义工,只要一看到救援船只回到,有很多义工马上走上前来,帮忙扶灾民下船和搬东西;遇到行动不便的灾民,义工群就一起把人抬出来。”对此,他形容在救灾中心看到许多由义工准备,来自私人界捐献的物资。“当载送物资的空船回抵时,义工马上把这些食物饮料一堆堆地送上船,驶入灾区施援,动作迅速利落。”“虽然看上去义工人数比官方多,就算面临设备不足因素,即使义工拼劲比官方强,但可以做到的还是有限。”他也强调,义工们在这次的救灾中,真的都在尽力,那种拼搏完全展示在他们脸上;官方救援人员的投入气势和精神,完全被比了下去。另一方面,池保伦也笑称,当受困在住家二楼窗口等派物资时,各有派面包、椰浆饭、炒米粉炒饭和饮料的民间船只各别来到、真让他有一种到了泰国水上市场的“奇景”,堪称苦中作乐。另外,太子园也有居民控诉,指他们被水包围救援船只选择性营救,于无奈聘私人船只救老小而愤愤不平。当中,住在灾区太子园的40岁居民大卫,对方失望表示,不需要政府的钱,只求能够取出他的公积金储蓄,重新整顿家园就好,并认为更换家具起码需3万令吉。他进一步阐述了,水位不断上升时,令他愤愤不平的经历,指经过的救援船只选择性的营救。“积水淹进了房子,我自己找船只,付费的,后来我看见救援船只,我呼救,说我有个仅一岁的孩子,但船上载了人,要我等待。”他直言,自己当时为了保命于是就联系了亲友找来了一艘船,接走了他的年迈老母、妻子和两个孩子。“他们的收费2000令吉,虽不能确定船只来自哪里,但能拯救一家老小我甘愿付费!”

一位来自雪州士毛月的60多岁老翁,尽管已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第三针加强剂,但疑因为经常除外喝茶不幸染疫,返家后导致全家8人包括一名仅有四个月的婴儿不幸中招。 根据报道,这位老翁已在12月7日接种第三针疫苗,但由于经常外出喝茶疑在外感染了病毒。 紧接著小叔身体不适去检测也证实染疫,于是全家都去检验,才惊觉共有8人受到感染。 根据行动党无拉港消毒队长李凯鸣的说法,一家人除了这名60多岁的老翁(家公)和小叔中招之外,其他受到感染的家人还包括70多岁的舅舅、嫂嫂的7岁女儿、小姑的5岁和4个月大孩子、事主的8岁和5岁女儿。 李凯鸣也强调,由于这户家人的小叔感觉不舒服去检验也确诊后,目前整家人都去验,结果一验出来8人确诊。 “疫情没因水灾而休息士毛月一户13口,怀疑是家公常出外喝茶中招,尽管家公虽然在7号接种了加强剂,但还是不小心感染了。” 另一方面,李凯鸣也分享另外一单来自无拉港的个案,指一家4口里的62岁老公确诊已经进院(呼吸困难)女儿30几岁接着受感染。 “这是因为女儿很少出门所以怀疑是受到父亲传染。而太太自己跟孙女暂时没事,居家隔离。 此外,同样来自无拉港的一家6人,公公婆婆和4位小孙子都确诊新冠肺炎。 “这位公公确诊67岁,而其孙女7岁确诊,此外,他们的婆婆和3位孙子(8岁,5岁&4岁)暂时没事,但是8岁的有咳嗽。”

随意在数天前宣布西渡马来半岛后,沙巴民兴党如今正式在希盟行动党掌权的槟城插旗,并同时过得逾千位包括前行动党领袖在内的人士入党。 根据报道,民兴党主席沙菲益直言,由他领导的“帆船”将在来临的第十五届全国大选出战槟州有胜算选区,并同时要拿下联邦政权。 他是在民兴党日前位于首都吉隆坡宣布“西渡”后,全国巡回第一站便瞄准槟州如此表示。 沙菲益指出,该党将槟城鉴定有胜算选区,让潜能候选人上阵,并表示一旦时机成熟他将公布详情。 他坦言,自己目前已与来自民政、马华和行动党人接洽,并形容与3党人士同桌是历史一刻,当下氛围正是民兴党的奋斗所向,即团结所有马来西亚人。 “我作为前巫统领袖,相信可拉拢一些槟州巫统旧部加入,不只槟州有各党领袖与党员转投帆船,雪兰莪、玻璃市和柔佛也有各党党员,相继加入民兴党。” 他强调,自己在巫统时代就曾短暂出任吉打巫统主席两年,协助巫统扳倒伊斯兰党,所以对政党组织工作,非常熟练。 “而且,我也知道,槟岛和威省的组织工作不一样,因为两地文化大不同。” 他也向槟州党员承诺,沙巴民兴党不会空降沙巴天兵到槟,会让槟州民兴党“自治”,由槟城人领导和上阵竞选。“沙巴的已够多了,我们不会来抢。” 沙菲益受询及槟州民兴党的党员人数目标时回应,该党将以1500人开始在槟州展开深耕。 此外,沙菲益也借机嘲讽公正党主席安华表示:“当他人在监狱时,我们赢了;他一从监狱出来,我们就输了!” “2018年全国大选时,希盟与民兴党以联盟,赢得联邦政权,但执政22个月便倒台,就因领袖吵架、争做首相。” 他直言,当初希盟赢得政权后,便向国家元首寻求特赦安华,后者也马上获得释放。 他直批,希盟是因相位之争倒台,反对联盟是时候前进,越过敦马哈迪与拿督斯里安华了。 他强调,民兴党拓展成全国政党,是要成为人民在国阵与希望联盟以外的选择。 “公正党,多次在选举中失利,除了沙巴州选外,在马六甲和砂拉越州选都“捧蛋”而归,让人难再追随。” 他也强调,自己不是前首相敦马哈迪的朋党而民兴党不会重蹈希盟覆辙。 “我们要做的是团结所有大马人,在来届全国大选不做反对党,要争得全国政权。” 另一方面,身为行动党前领袖的槟州民兴党协调员吴俊强也认为,帆船登陆短短一个月内便吸纳1500名党员,是比自己身在行动党时,更快招到大量新血。 根据报道,吴俊强是行动党前浮罗山背国会联委会主席,曾受委槟岛市议员。...

1 min read

尽管在雪州大水灾后面临巨大的过百万亏损,更被一些民众“趁水打劫”,但连锁超市Mydin控股董事经理阿米尔阿里今日表明,尽管他不同意抢劫行为,但他会选择原谅该些闯入莎阿南太子园分店抢劫的人。 根据阿米尔阿里,他今日发文告透露,自己位于莎阿南太子园的迈丁(Mydin)的霸市分行于昨日被水灾灾黎破门哄抢,进而导致他面临巨大亏损。 尽管如此,阿米尔认为,这些民众皆因为挨饿所以才会犯错,因此他会选择原谅偷窃的人。 “坦白说,虽然我不同意他们的偷窃行为,但我明白灾黎当下的绝望。” 根据报道,莎阿南警方证实,除了迈丁霸市外,邻近的便利店如KK Mart和7-Eleven,以及Jimat超市都于昨天下午1至2时之间,被涉水的居民洗劫。 对此,阿米尔发文告称,水灾造成了“数百万令吉”的损失。 “在紧急情况下,他们可能别无选择,只能这样做才能活下去。” “因此,我真诚的原谅他们所做的一切,因为在救援迟迟未达的情况下,他们只是想办法活着。” 他指出,他估计水灾造成的损害,和莎阿南太子园分店的抢劫,已让公司蒙受超过100万令吉的损失。 他也透露,国内多州发生水灾,波及该集团旗下多家分店,单单一间分店的损失就达数十万令吉。 据知,Mydin全国有66家分店,阿米尔阿里以水灾重区即莎阿南太子园的分店为例,指该分店至少面对20万至30万令吉的损失,而这还未包括被人抢劫的商品。 “如果再计算店铺的损坏,数额会更大,他们还以刀及巴冷刀为武器,抢走名贵表及电器。” “我们将会向警方报案,但也承诺Mydin会继续提供必需品给水灾灾黎。” 根据报道,警方和普通行动部队成员已受命令看守莎阿南太子园一带商行的治安。

1 min read

雪隆区从昨晚开始就爆发大水灾,但在灾难来袭后位于雪州莎阿南斯里慕达花园的男女老少居民据知目前坐困愁城已经超过24小时。 根据报道,这些受困的莎阿南斯里慕达花园当中的一些居民的粮食目前也已经耗尽,甚至有些人已经两天没有食物裹腹。 据知,尽管他们已经发出了求救信号请求救援船只前来,但是这些受灾人士仍苦等救援。 由于陆续等不到救援,他们纷纷在面子书和推特上充斥着该地区居民的求救信息,一些则是网友代生病和年老的亲属发帖。 当中,拉希米巴拉克里斯南透露,有个一家六口的家庭受困,家里没有食物及电流供应。 此外,网民纪爱玲(译音,Ai Ling Kee)则说,她朋友的家人受困在家两天,而且没有粮食。 她指出,其友人的母亲患有高血压及糖尿病,但是如今没有药物在身边,需要救援。 至于莎露雅,她透露自己一家4名成员,包括一名84岁的老人家自昨晚开始便饿着肚子。 “请帮帮我的家人,他们没有粮食且受困在楼上,那里也没有电流供应和手机讯号。” “自昨天开始饿肚子……请帮帮忙……至少需要食物和水。” 此外,网民珊拉芭比雅家人的情况相似,她70岁的家婆需定时服药,但是已经两天没有食物、药物和电源。 报道指出,在一些受灾严重的地区,水位已经上升到一层楼那么高,一些无助的受害者一直在绝望地等待船只来救援。 据了解,目前该区车辆已经完全被淹没,这使救援过程更加复杂,而该地区目前只能通过船只进入。 THATS MY SISTER AND MY...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