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7,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1 min read

随着我国的开学日将至,教育部高级部长莫哈末拉兹今日召开记者会,宣布一系列的返校标准作业程序(SOP)和全国开学的日期。根据拉兹,全国的学校将从10月3日或4日分阶段开学,而且是必须根据各自州属的国家复苏计划阶段。他指出,A组的返校日期是10月3日,至于B组则是在10月4日,而且是以逐步轮流返校的方式复课。拉兹表示率先从10月3或4日起回校上课的是:A)组学校是柔佛、吉打、吉兰丹和登嘉楼B)组学校则是玻璃市、槟城、霹雳、雪兰莪、森美兰、马六甲、彭亨、沙巴、砂拉越、吉隆坡、纳闽和布城。1)国家复苏计划第二阶段的中小学特殊教育学生,以及中六第二期学生2)国家复苏计划第三阶段的学前教育学生(轮流)、中小学特殊教育学生,以及考试班学生(轮流)3)国家复苏计划第四阶段的中小学特殊教育学生、学前教育学生(轮流),以及考试班学生(轮流)根据报道,前实行第二阶段的分别是雪兰莪、吉隆坡、布城、马六甲、霹雳、吉兰丹、登嘉楼、彭亨、槟城和沙巴。至于实行第三阶段的州属,则是森美兰、玻璃市和砂拉越目前属于第一阶段的吉打和柔佛,学校将继续全面关闭,中小学所有年级的学生将继续居家上课。他表示,全国学校都将采取轮流制返校上课,即校内和课室内的学生人数都将维持50%出席率。他举例,若一班有36人,那么就会分为A组学生18人及B组学生18人,第一个星期A组学生会面对面上课。“我举例,5A班有36名学生,将被分为两组,A组和B组各有18人,第一个星期A组回去学校上课,B组则在家网课,两组每周轮流交替。”他也指出,处在第一阶段的州属中小学学生,都会继续维持居家网课教学,学校不会重开。“至于B组学生,则就选择居家学习,而第二个星期,就会轮到B组学生面对面上课,A组学生居家学习。”他指出,每个班级的学生将被分为两组,第一组学生到校上实体课一个星期,之后再轮到第二组学生。

1 min read

在沙比里日前突然抛出“7大合作改革献议”后,希盟主席理事会昨晚声明,为了人民的生计和生命,他们有意接受这些合作提议,但必须再加以讨论才能签署信任与供应协议(CSA)。 针对此事,行动党中委拉玛沙米今日向希盟发出严厉警告,若希盟一意孤行信任与供应协议(CSA),在第十五届大选时恐会失利。 他发文告表明,自己反对希盟过于仓促与政府签署CSA,那是因为沙比里政府包含巫统的“盗贼帮”领袖以及有份策划“喜来登政变”的原公正党领袖叛徒。 他直言,一旦希盟与沙比里政府签署协议,那么万一政府有任何出错,希盟就会无法向支持者交待,进而可能在下届大选失利。 “我明白,关注公共卫生与经济是重要的,但希盟不应让支持者认为,我们支持策划喜来登政变的要角,又或是支持上届大选推翻的前首相纳吉。” “这是因为希盟支持者奋力对抗喜来登政变策划人及盗贼统治者。” “因此,如果我们与他们签订信任与供应协议,希盟领袖要如何向基层支持者解释?” 他也引述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的说法,即慕尤丁受委掌管国家复苏理事会(MPN)及纳吉可能受委首相经济顾问,更应警惕希盟不该与依斯迈签署信任与供应协议。 此外,拉玛沙米也不点名批评,部分希盟领袖急切要求签署协议。 “签署信任与供应协议并不急。我不明白为何一些人要尽快让此事尘埃落定。” “我不同意。记住,如果协议有什么差错,希盟可能无法面对下届大选。” “简言之,我不信任当前政府与他们的新伙伴,因为首相信任动议未有定论。” “目前还不确定会不会有针对依斯迈的信任动议。从宪法角度而言,这是不能妥协的事。” “希盟在考虑信任与动议协议前,是否要让信任动议成为先决条件?” 他强调,自己并不反对在社会危机时刻与政府合作,但他怀疑政府是否真的会推动七项改革计划与面对信任动议。

1 min read

在经过数小时的会议之后,希盟最高领导层一致决议,为了挽救人民的生命和生计,希盟原则上同意与沙比里政府合作。根据报道,希盟3党高层在今天下午5点召开了这场会议,主要是讨论沙比里昨天所开出的“7大合作改革献议”。随后,希盟3巨头,即公正党主席安华,诚信党主席末沙布以及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联合发文告说明希盟对沙比里的立场。文告强调,希盟最高领导层在今天开会后决议,原则上会较倾向与政府签署信任与供应协议。尽管如此,希盟指出,双方还需要进一步确定协议的细节后才能定夺。希盟透露,在8月25日,双方已签署了谅解备忘录。“昨天,我们与政府的会议讨论了一些政策问题和具体计划,其中还强调需要在经济和公共卫生领域进行改革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此外,会议双方还讨论了议会旅行、合法以及与改善政府治理有关的问题。”“希盟认为,政府应在现有的650亿令吉的 新冠肺炎基金,再追加450亿令吉的财政注资抗疫,因为该基金目前仅剩86亿令吉。”“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人民必须被政府提供财政援助。”“此外,B40 和 M40 群体暂停银行贷款的利息支付应得到豁免。”希盟也表示,目前政府委员会还讨论了需要纳入备忘录的政治改革措施,例如加强现行18票的实施、议会改革和司法独立等。“代表们还讨论了信任投票问题以及监督本谅解备忘录执行情况的机制。”“为了人民的生命与生计,我们愿与政府合作抗疫和复苏国家经济。”“原则上我们同意,为了拯救人民的生命和生计,希盟倾向于同意接受信任与供应协议(CSA)。”“但是,在未有最终决定前,我们双方还需要修改一些草案。““因此,让我们倾注全力应付新冠肺炎疫情,并克服重创国家经济衰退的问题。”文告也强调,昨天参与会议的双方领袖分别是政府的代表有: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能源及天然资源部长达基尤丁哈山、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安努亚慕沙和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至于来自希盟,则有来自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纳苏申、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行动党全国署理主席哥宾星、公正党宣传主任三苏依斯干达以及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

1 min read

自从沙比里任相之后,在社交媒体上就有关传言指前首相纳吉有意回到政府内部,出任首相经济顾问职位。 对此,向来有精准分析的资深媒体人卡迪耶欣今日向沙比里发出忠告,由于后者因或欠下朝野政党派太多“人情”,因此此举或成为这些政党领袖的棋子。 他今日在其面子书贴文指出,基于巫统“法庭”和“盗贼”的群体早前成功扳倒前首相慕尤丁,并支持依斯迈沙比里任相,对此后者根本无法忽视这批领袖。 他表示,在纳吉被传出即将出任首相经济顾问之后,他希望沙比里勿向这班“法庭与盗贼群”妥协。 “如今,已有关传言指前首相纳吉有意回到政府内部仅是‘法庭’和‘我的老板’(Bossku)这伙人的议程之一。” “因此,我希望这仅是测试依斯迈沙比里的立场。” “他们已让沙比里陷入两难的状况,因此若沙比里选择屈服于‘法庭’和‘盗贼’派领袖,那么他仅会是一个仆人,且受到挑战。“ 他直言,沙比里成功任相是因为还有早前失去大多数议员支持的慕尤丁,但这名前首相依然坚定拒绝与“法庭”和“盗贼”派的领袖合作。 “然而,这名‘外来’(Outsider)首相(沙比里)还是有其优势,希望他可以好好利用,并成为一名好首相。” 另外,针对沙比里昨日宣布,指政府将落实国会及政府行政改革,包括修宪限制首相任期最长10年一事,卡迪耶欣非常欢迎这项改革计划。 “这意味著,有关改革是首相在9月13日国会复会前,向反对党伸出橄榄枝的举动。” 他希望,沙比里通过这项改革可以证明自己拥有平息国家的政治状态的决心,确保我国不会回到盗贼统治的时代。 昨天,沙比里突然发出文告指出,政府将会在国会提呈反跳槽法案及在近期内落实18岁投票。 “因此,政府将会进行修宪,确保改革获得落实,而且,内阁已经同意落实国会与政府行政改革。”

1 min read

吉打铅县(Yan)和瓜拉姆达(Kuala Muda)县在8月18日下午3时许,基于一场逾一小时的暴雨,引发日莱峰土崩。 根据媒体报道,当时大量山雨洪水犹如巨大瀑布般往下冲,直冲山脚民宅,特别是铅县知名旅游胜地知知哈运及㐷莫数个甘榜区发生严重水灾。 然而,如今有媒体报道指出,吉打州这两个地区之所以会爆发土崩,皆因某人士的一些迷信,如财神发财(买万字)等。 针对此事,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依德利斯阿末今日严厉警告相关人士,必须立即停止在莪仑日来峰一带展开的膜拜和迷信行为。 根据报道,依德利斯阿末直言,这些膜拜求财的行为已违反伊斯兰教义,而且影响个人信仰。 他也表示,这些迷信行为不仅会危害膜拜者本身,甚至还会影响整个社群。 依德利斯阿末今日巡视最近发生严重水灾的知知哈运后,召开记者会时如是指出。 对此,依德利斯阿末也下令吉打宗教局会竭尽所能执法,竭尽所能遏制这种迷信活动。 根据媒体在8月22日的报道,指日来峰一带的居民要求一些人停止在当地展开迷信活动。 据悉,当地有些居民认为,吉打铅县和瓜拉姆达县之所以发生水灾,是在“警告”一些人停止迷信行为,例如膜拜求财(彩票)及在日来峰一带冲花水。

自从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疫情在数个月前的单日确诊病例破2万宗之后,如今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团队预测,我国疫情将会在11月17日起大爆发,总确诊突破400万大关 根据该团队的《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科学预测系统公测版》对我国新冠肺炎预测结果数据显示,一旦国内未来数日的确诊病例累计突破200万大关,那么接下来的单日预计平均增加2万7000宗确诊病例。 根据资料,钟南山团队也表明,马来西亚到了10月底,即从30日起,每10人中就会有一人确诊冠病。 根据这次最新预测,马来西亚10月20日确诊人数破300万。 此外,钟南山团队也预测,到了9月13日我国确诊人数破200万。 根据该团队的此前预测,马来西亚在9月初突破200万确诊病例;但根据今日(11日)的最新预测,国内将在10月20日迎来300万大关。 “然后,马来西亚将会在11月17日迎来400万人染疫的数据。” 根据马来西亚如今的单日确诊数据显示,徘徊在1万多至2万多例之间,而今日我国新增1万9550病例。 截止目前为止,马来西亚一共累计196万0500确诊病例,这也意味着我国已直逼200万大关。 此外,钟南山团队也预测,我国将在10月30日累计334万1266人感染。 根据马来西亚国家统计局不久前的报告,我国2021年的总人口为3270万人。 若照这样的推算,马来西亚到了10月30日,就会有约10.2%人口确诊。 这些数据已表明,在1030后,在我国每10人当中,就会有一人确诊冠病。

1 min read

自从马来西亚在去年2月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后,政府为了阻断病毒宣布全国实行限行令(MCO1.0),进而导致国内许多行业不得营运。 然而,许多家庭因为一家之柱失去工作而导致生活陷入困境,让原本让平日生活辛苦的家庭雪上加霜。 当中,一名在数年前从中国远嫁来我国的妇女,她的一家天伦之乐被一场无情的疫情导致她失去了家庭的依靠。 来自雪州行政议员兼金銮州议员黄思汉今天在面子书揭发了此事,并表明基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后,甚至还也带走了她丈夫的性命。 他指出,这名远嫁来马的中国籍妇女,原本一家四口靠卖水饺为生,但由于我国爆发疫情,大大影响了生意,因此丈夫为了家计只好去当临时工人。 “然而,令人万万没料到的是,他的丈夫也因此确诊而离世了。” 根据黄思汉,他透露指自从失去一家支柱之后,进而导致这名妇女已失去了人生方向。 “因为她已不知道该如何养育一对12和10岁的子女长大了。” 他表示,在他的团队接到投报后,便于金銮关爱团队连同福利部官员进行家访。 “妇女在丈夫病逝后即失去人生方向,同时她也更不懂未来该如何养育一对只有12和10岁的子女长大。” “在我们获得求助个案后,便与金銮关爱团队即连同福利部官员到中国籍妇女的家中做家访,以了解他们家庭目前的处境。” 黄思汉表示,原本的小康之家因为疫情而遭逢巨变,但她悲从中来,团队拍拍她的肩膀。 “我们已鼓励她为了孩子要振作,也鼓励她继续买饺子为生。” 他指出,在经过这次的家访后,他们已献上深切的慰问。 “同时,我们也已成功为她向福利局申请福利,我们承诺只要能力所及都会给她100%支持和帮助!”

在上个月辞去首相一职进而导致国盟政府倒台的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今天放话,尽管自己丢失政权,但他会在来临的第15届大选再披甲上阵,势必让国盟“东山再起”。根据报道,慕尤丁今晚在土著团结党的5周年线上党庆致词时表示,以他为由的国盟政府势必在来临大选卷土重来再度执政中央。他揭露,自己当初选择辞职后支持巫统副主席沙比里任相,皆因是为了稳定政局。他指出,为了阻止希盟在盗贼统治者支持下执政,再避免土团党和国盟沦为反对党,因此必须在失去多数议席的情况下“忍痛”辞去相位。“我这样做,可让土团党和国盟成员党将继续留在政府和延续复苏国家的努力。”“直到在一个安全的时机举行大选,让人民重新选出新政府。”“到时候,身为国盟主席的我将参与大选,但愿在上苍保佑和人民的支持下,我们将卷土重来。”慕尤丁进一步揭露,自己在辞去相位后,原本可以选择沉默和袖手旁观。“因为我已竭尽所能捍卫国盟政府的地位了,但我身为土团党和国盟主席的我仍肩负着责任。”“因此,若我和全体党的国会议员在遴选新首相和成立新政府时拒绝表态,结果会怎样呢?”“第一、到时候国家政局会继续动荡,因为当时的状况显示,无人获得多数支持。”“第二、希盟可能会凭着盗贼统治者的支持,而重新成为政府,我党则沦为在野党。”“因此,我理性思考后决议,土团党的国会议员、国盟成员党,即伊党、沙巴国家团结党,沙巴进步党和民政党的领袖,以及其他友党如砂盟和沙巴人民团结党的领导层商讨,以提名支持沙比里为新首相。”此外,他也强调,随着政府的抗疫行动逐渐见效,他领导的国盟政府并没有失败,只是批评者希望看到他们失败而已。“当我们忙着对抗新冠肺炎疫情2和照顾人民的福利之际,他们忙着密谋推翻政府。”“我知道有很多人民不喜欢他们的举动,土团党的党员也要我继续留任领导国盟政府,但我必须遵从联邦宪法。”“当我在国会下议院失去多数支持,我就必须辞职,我就是这样做。”“土团党是为了捍卫价值和原则才做出牺牲,因此不需惶恐不安或失望,未来甚至可能会得到回报。”“我们千辛万苦建设这个政党,是因为我们要让国家摆脱盗贼统治。我们在第14届大选办到了。”“由于不愿典当原则和作为党斗争基础的价值,我们如今再度做出牺牲。”“因此,我们做对了,虽然被逼失去地位和职权,却拒绝屈服于施压和牺牲原则。”“做对的事不是政治所需,而是宗教的规定。”他也表示,土团党的政策是不会单打独斗,并需要国盟成员党甚至是友党的支持来赢得大选和成立政府。目前的国盟政府是由巫统来领导的,而慕尤丁是在15名巫统国会议员撤回对他的支持后,明显失去了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加上他所提的朝野跨党派献议,也被反对党拒绝了,无奈下只能辞去首相之位。

1 min read

继昨天卫生部长凯里宣布推出“COVIDNOW”最新网站后,今天该网站公布了一系列最新的我国各种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品牌的数据。 根据“COVIDNOW”网站显示,我国那些已完成接种的人士仍会出现“突破感染”死亡病例,当中以打中国科兴疫苗的人士居多。 根据统计,整体上一共有922名完成接种者病逝,占全国1万8802宗死亡病例中的4.9%。 根据我国卫生部数据,而截至昨天,过半马来西亚人口已完成接种。 而且,这些发生在6月7日至9月6日的“突破感染”死亡病例,主要是乐龄者(744宗,80.6%)、有慢疾病者(750宗,81.3%)或两者兼具(605宗,65.6%)。 相反的,那些年龄低于60岁且没慢性疾病者只占33宗(3.6%)。 根据分析,我国已完成接种科兴者一共占了922宗“突破感染”死亡病例中的710宗(77%)。 (尽管截至9月6日,接种该款疫苗者只占所有完成接种者的51.5%。) 因此,在所有完成接种者中占43.6%的辉瑞接种者,只发生206宗“突破感染”死亡病例(22.3%)。 这也说明,在每10万名科兴接种者中有10.11宗“突破感染”死亡病例;辉瑞是3.47宗。 至于辉瑞接种者,只占3宗(9%);其余30宗(90.9%)宗为科兴接种者。 根据数据,尽管有部分州属更广泛使用科兴疫苗,但其他因素或会影响疫苗的功效,比如居住环境、职业、社会经济地位、教育程度及对冠病的醒觉等。 尽管如此,比起未接种者,“突破感染”死亡病例仍然罕见。 根据数据,大马在发生首宗“突破感染”死亡病例至最新的案例期间,同时有1万零211名未接种者病逝,为所有“突破感染”死亡病例的11倍多。 此外,在这期间共有3443名已接种一剂疫苗者不幸因冠病逝世。 至于“突破感染”死亡病例的时间方面,大多数辉瑞接种者是在完成接种后的第7或第8周病逝或确诊,随后的确诊和死亡病例就相对罕见。 “当中,有多大305宗(43.0%)科兴接种者是在完成接种后的第3和第4周死亡或确诊,而之后的案例也相对稀有。” 至于阿斯利康接种者,至今只录得6宗(0.7%)“突破感染”死亡病例,这意味每10万名阿斯利康完成接种者中只有0.91宗死亡病例。 另一方面,阿斯利康疫苗较迟纳入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两剂的相隔时间也相对长,除非获得特别批准。 不然的话,该疫苗接种者只在7月7日才开始施打第二剂,而反观,辉瑞和科兴早在三四个月前,已开始为接种者施打第二剂。...

1 min read

马来西亚新冠肺炎日益严重,随着印度“Delta”变种病毒入侵我国导致单日确诊病例一直飙升至今后,如今国内再发现新的A型境外输入病例。来自纳闽的卫生局总监伊斯穆尼今日发文告透露,纳闽预料已出现疑似“Mu”和“Lambda”变种病毒。他在文告中指出,卫生局是在本周二(7日)为一艘船的船员进行新冠肺炎检测时,发现了两宗确诊病例。他强调,这两宗病例是一个私人医疗团队在9月6日登船接受检测时发现。”随着发现该2宗病例,船上28名船员必须留在船上隔离。”他表示,在该船在入境我国前所停靠的国家,如今已被检测出“Mu”和“Lambda”变种病毒。“结果,我们在进行的冠病检测时,发现当中的2宗A型(涉及外国人)境外输入病例,发现疑似Mu和Lambda变种病毒。”“这2宗病例的其中一个病例可能会引发高感染率,因此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将样本送到西马分析。”“目前,那些所有入境纳闽的船员都需强制接受聚合酶链反应(RT-PCR)检测。根据伊斯穆尼,他进一步揭露,纳闽卫生局当局于本月8日发现5宗涉及外国船员的新增境外输入病例,其中一些样本也已送往分析。目前,纳闽处于国家复苏计划第四阶段,而该岛在过去的35天,每天新增确诊病例为个位数,但没有新的死亡病例。根据卫生总监诺希山今日的帖文,截止目前为止,我国累计确诊病例已达194万950宗。过去一周,我国单日新增病例分别是,9月9日的2万9307宗、9月8日1万9733宗、9月7日1万8547宗、9月6日1万7352宗、9月5日2万396宗、9月4日1万9057宗、以及9月3日1万9378宗。至于东马,砂拉越今日继续位居全国之冠,新增3734宗,其次则是雪州的3595宗,而纳闽则新增6宗。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