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5,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阿汉峇峇比较马来西亚与英国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再次像“温水”般出丑,因为过去一周,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是英国的11倍。 阿汉昨天在新山说,英国最近成功创下新冠肺炎零死亡病例的记录,这让马来西亚政府对国家新冠肺炎免疫计划的有效性充满信心。 我不知道阿汉在说什么,首先,从过去一周开始,英国将新冠肺炎的每日死亡人数减少到两位数或个位数。 其中一天的死亡人数为零,但马来西亚于6月2日创下了126人死亡的新记录,如下图所示: 在疫苗接种方面,马来西亚远远落后于英国。 全球 176 个国家接种了超过21.2亿剂疫苗,最新的接种速度为每天约3,890万剂。 英国接种了大约6,800万剂疫苗,但马来西亚接种了不到350万剂疫苗。 因此,英国41.4%人口已完成疫苗接种,60.4%的人口已接种一剂疫苗,反观马来西亚,只有3.5% 的人口接种了疫苗,7.3%的人口接种了一剂疫苗。 如果我们要将马来西亚与英国相提并论,必须具备两个条件——首先,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死亡率必须急剧下降;其次,必须大幅度加快全国疫苗接种计划。 根据上周的一篇报道,为75%的人口接种疫苗以实现群体免疫所需的时间,英国为两个月,而马来西亚需要22个月。 阿汉是否会说明马来西亚何时实现群体免疫,并交出每个州实现群体免疫的时间表? 我早就提议,我们应该加速推动疫苗接种,在2021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日之前完成全国疫苗接种计划。 阿汉会支持这个在马来西亚日完成全国疫苗接种的目标吗? 我也问过马来西亚是否正在走向马来西亚每天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多于美国的情况。 这不是一个学术问题,因为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从2021年1月12日的4,462 人高峰,降至昨天的158人——大幅度下降了96.5%! 阿汉应该确保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单日死亡人数不会超过美国,如果这种情况成为现实,将是他终身的耻辱!...

1 min read

尽管巫统在今年3月已决议,继续留在国盟政府并会在今年8月间退出内阁,但如今依然有巫统高层领袖批评政府政策欠佳,结果引来网民嘲笑“没有WhatsApp群组吗?” 针对此事,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直言,巫统作为组建国盟的最大政党,有权利和义务确保其领袖全力为民服务,因此,巫统有责任监督政府施政,甚至有权利退出政府。 卡立诺丁表示,每当有巫统领袖批评国盟政府时,总有人反问“为何要批评国盟?巫统不是也在政府内吗?没有WhatsApp群组吗?” 他解释:“巫统是组成国盟政府的最大党。喜欢与否这是个事实,因此,巫统有权利、职责与道德责任,确保国盟与国盟政府内的巫统领袖为人民提供最好表现。” “巫统不只是批评,如果情况没有改善的话,巫统有权利退出。” “尽管有人认为巫统与国盟“同坐一条船”而不可以批评国盟,但这种静静文化要不得的。” 他认为,就算是自己的团队有人犯错,巫统也必须开腔纠正。 他表示,巫统不能只是批评别人的小错,而对自己人的大过视若无睹。 “巫统注重的是人民与国家。任何人做了不利国家的事情,将会受到巫统批评、抨击,甚至踹踢。” “我和其他巫统领袖相信,必须要维持这种道德责任。巫统将继续批评,不能静静。” 对此,他也警告,如果国盟政府在面对巫统的批评后没有作出任何改善,巫统不排除巫统将会退出国盟政府。 “巫统有权利、义务和道义责任,确保国盟和国阵领袖为人民尽最大努力。” “不只是谴责,如果情况没有好转,巫统有权退出。我们不能因为当中有我们自己人,就对于任何无益的行为不予理睬,沉默以对。” “巫统不能这么做,因为城门失火,秧及池鱼。” 此外,他也强调,先知穆罕默德教导祂的子民,即便真相苦涩,那也得实话实说。 “显然,巫统的焦点是人民和国家,所以任何做出没有给国家带来最大利益的事情的人,都会继续受到谴责和批评,甚至反对。” “总而言之,巫统将继续谴责,不能保持沉默,因为这都是为了共同利益。” 巫统大会在今年3月28日议决,来届大选不再与土著团结党合作,并委托党主席和最高理事会决定退出政府的适当时间。 但是,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再度加剧,政治氛围也稍微冷却,但巫统与国盟政府内部依然暗流汹涌。

随着今年2月和4月因为病情不稳前后两次入院治疗的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如今他又再入住国家心脏中心治疗。 此消息获得哈迪的儿子卡里尔证实,他今天在面子书发贴文恳请民众为其父祈祷以盼他早日康复。 根据卡里尔的面子书贴文,目前今年73岁,也是马江国会议员的哈迪正在国家心脏中心疗养,尽管他的病情算稳定,但依然必须继续住院接受治疗与医生观察。 他声明并促请党员与民众进行特别祈祷,让其父亲迅速康复。 他写道:“请大家为我父亲祈祷,希望他早日康复。” 此外,他也否认父亲已经陷入昏迷状况表示:“他(哈迪)在医院情况稳定,他需要进一步治疗和医生密切观察。” “有人问我这些流传的消息,其中很多都是不实与夸大的流言。我将会不时汇报关于他的最新状况。” 哈迪在短短半年内就已入院3次,第一次是在2月15日,当时他因为呼吸困难入院。 在经过4天治疗后,他于2月19日出院。 但是,到了在4月杪他又再度进入国家心脏中心作后续的治疗,但是没有对外说明任何入院的原因。

1 min read

今天,来自公正党的青年团和妇女组代表们,分别透过线上举行的2020年公青团大会和2020年公正党妇女组大会,异口同声地向该党基层喊话,指来届大选必须停止与前首相敦马哈迪有任何形式的政治合作。 根据报道,这次线上大会分别有来自全国各地的783名代表参与,他们一致认为,希盟不能再让悲剧历史重演,让马哈迪成为希盟的一员。 当中,来自马六甲的代表林伟汉在辩论公青团长阿克玛的政策演词时认为,公正党应该全面拒绝与马哈迪合作。 “我想提醒领导层,我们必须要提防马哈迪,因为他最近发文告说,他的斗士党不想要与希盟合作。 “所以,希盟领导层还想从他身上期盼什么?他早该退休了,不过他的动机是保持活跃,他肯定想要得到些什么。” 另一方面,来自彭亨的代表阿末赛夫拉表示,他今天所提呈的拒绝马哈迪动议也代表着彭亨14个区部的心声。 对此,他逐一列出公正党“必拒绝马哈迪的5大理由”,如下: 1)马哈迪背叛了当年的协议,他没把希盟政权移交给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 2)马哈迪没为改革的理想主义斗争 3)不管他加入什么政党,都会变成那个党的累赘。 4)当年马哈迪在没有跟希盟成员党领袖讨论的情况下,就辞去首相职位 5)马哈迪不再怀抱理想主义,也没有继续当政治领袖的清晰方向。” 另一方面,来自登嘉楼的代表尤斯莱尼指出,公青团立场向来保持一致,即如果有其他政党想重新提名马哈迪为反对党首相人选,公青团是不会同意的。 “因为我们不想要历史重演,公青团向来都支持安华为首相。” 同样的,来自沙巴的代表温迪也提醒公正党最高领导层和希盟成员党,必须继续加强双方合作,不要跪求其他人和政党,包括马哈迪和民兴党。 有14名代表参与辩论公青团团长的政策演说,大会也通过7个议案: -提升年轻人的角色,全国第十五届大选突出更多公青团候选人。 -国家行政一团乱,国会必须即刻开会。 -年轻人的经济越来越差,必须立刻解决失业、最低薪资问题及强化零工经济。 -捍卫人民斗争,支持安华出任首相。...

1 min read

昨天,社交媒体上流传了一张照片显示,一群执勤的警员在开出罚单给一名疑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的女民众时,反而被当事人拍下自己“犯罪”的证据反击,结果此事引起警方的注意。 根据媒体报道,此案件发生在彭亨关丹,一位名为“ROSMALELA MUHAMAT YUSOFF”的女网民,因为她没有保持人身距离,结果被警员当场开出一张5000令吉的罚单。 然而,相信不满警方向她开出罚单的她,竟然在其面子书上载了当时执勤的警方也无守防疫SOP的照片。 贴文中,她表示,当自己接到警方的“情书”,即一张5000令吉罚单后,她的心情也不知该高兴、悲伤,还是哭。 “当警方来到时,刚好有同事在身旁,主要执行工作,而非闲谈,但警方无情讲,直接指示到警局。” “结果,另一边厢警方自己都不守SOP,没有戴口罩、没有人身距离、却没事一般?这样也没关系吗,想问而已。” 她指出,当她在等待接罚单时,自己的同行随手拍下警员不守防疫SOP的一幕。 针对此事,今天关丹警区主任莫哈末诺助理总监发表文告声明,任何违反防疫SOP者,无论是警官、警员及自愿警察,一律依法采取严厉行动对付,绝不妥协。 他表示,这些被相中值勤的志愿后备警察值勤确实是没有守防疫SOP。 他强调,在关丹加强管控令期间,任何人一旦抵触2021年防范及控制传染病条例第17(1)条文,即没有人身距离及没有正确戴好口罩,个人将面对罚款5000令吉,至于违例公司将面对2万5000令吉罚款。

1 min read

今天,前首相纳吉基于不满国盟政府在对抗新冠肺炎疫情而实行全面式限行令期间批准国内12万公司营运,在其面子书列出政府在过去实行MCO期间的“6大失败”铁证。 他今日在其专页发贴文炮轰国盟,在抗疫时一致不停重犯着一样的错误,没吸取过去失败的教训经验。 “因为他们已重复多次后已经证明失败,而且已得到不一样的结果,这是疯狂的行为。” 他表示,国盟政府已抗疫一年多,且也实行了多次的限行令,但至今依然没有醒觉。 “马来西亚的累计确诊人数已经在5月12日的MCO 3.0开始,就已攀升到15万至60万宗左右了。” 他表示,大马更在上个月成为新冠疫情来袭后,成为最严重的第39个国家,超越沙特阿拉伯、尼泊尔、黎巴嫩和摩洛哥。 “新的确诊病例方面我们是全球第8名。马来西亚无法也不可以再重犯错误了。” 对此,纳吉今天一一列出政府在疫情期间,落实被视为6中失败的抗疫措施。 1)1月9日:全国执行有条件行限制令(PKPB)(失败) 972宗,8人死亡。 2)1月13日:紧急状态和限行令2.0(失败)2983宗,4人死亡。 3)5月12日:全国实施限行令3.0 (失败)4765宗,39人死亡。 4)5月21日:实施收紧的限行令3.1(失败)6493宗,1人死亡。 5)6月1日:全面封锁 7105宗,71人死亡。 6)6月3日:8209宗,103人死亡 他在贴文的结尾特别标记指:“这不包括12万8150家获得批准运作的公司”。

1 min read

短短数小时的期间,国盟政府的售卖啤酒政策多次U转,如今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与国家安全理事会一致宣布,那些拥有卖酒执照的便利店、超市及迷你市场,可在全面式限行令(FMCO)期间向非穆斯林出售酒精饮品了。 根据贸消部在周五发布的文告,超市、迷你市场、便利店被列为关键服务领域。 “这些领域能够销售各种粮食与必需品的,所以是获准继续营业的领域。因此,所有政府没禁止超市、迷你市场或便利店出售酒精饮品。“ “这也是国家安全理事会特别会议议决,即只要持有售酒执照的便利店,国安会依然准许销售酒精饮品。但是,那些酒精专卖店必须停止营业。” “因为在全面封锁期间,政府是禁止酒精饮品专卖店、酿酒厂售酒和营运工厂营运。” 不仅如此,文告也提到,贸消部是遵从国安会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作出上述决定,任何被当局列入必要领域的商品和服务,是获准继续营业的。 此外,基于香烟被列入关键领域商店内的销售品,因此,香烟依然获准出售给消费人。 另一方面,在下午才声称政府禁止所有店铺在全面封锁的14天期间售酒精饮品的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罗索华希,他在数小时后改口表明,当局不禁超市及便利店售卖酒精饮料。 他今晚发表文告澄清,国安会只是禁止酿酒厂运作以及酒精饮料专卖店。 “国安会决定允许拥有售酒执照的商店卖酒。根据国安会的标准作业程序,他们只是禁止在6月16日开始的全面封锁期间,让酿酒厂及只是售酒的店运作。” “国安会的标准作业程序也包括禁止专门售酒的场所及夜店运作。” “然而,那些持有售酒执照的超市、迷你商店及便利店依然可以售卖酒精饮料于非穆斯林。” “这是因为这些同时售卖必需品的超市、迷你商店及便利店可以在MCO3.0期间运作。”

上星期,高级国防部长沙比里宣布,在全面封锁期间政府决议关闭所有国内的酒厂。 然而,来自贸消部的副部长鲁索却声称,政府允许商店“可卖烟但禁售酒”结果引起反弹。 事后,鲁索发表文告解释,只要超市、迷你市场与便利店只要拥有酒牌,就可以向非穆斯林顾客卖酒。” 针对此事,公正党全国副主席郑立慷今日促请国盟部长,别再全面封锁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再做废事。 他今日在推特上发文,批评国盟政府全面封锁期间禁止售卖酒精的政策,并此举并无助压低国内的感染数。 他指出,政府禁止卖酒,可是允许售卖香烟,是否认为卖酒就会加重吸烟者的负担。 他写道:“国盟部长停止耍废吗?禁止售酒可以减少国内的确诊数字?” “贸消部副部长罗索瓦希证实,在全面封锁期间,所有商店禁止售卖酒精饮料,因为国家安全理事会把酒类列为非必需商品。” 他质问,国盟部长可以停止刷废吗? 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的标准作业程序显示,国内的酒厂与纯卖酒的商店,一律都不能在6月1日开始的现有限行令下运作及营业。 此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丹斯里安努亚慕沙也表示,在联邦直辖区尤其是吉隆坡并未禁止销售酒类。 另外,吉隆坡市政局也说明,全国封锁期间各大超市和便利商店,只要有售酒执照,就可出售酒精饮料。 尽管如此,市政局了表明,那些专门售卖酒精饮品的商店不能运营。

1 min read

较早前,国家团结部副部长郑联科强调,非穆斯林殡葬业者申请执勤信函事宜由该部门负责批准相关信函。 他表示,国际贸易及工业部也已经将殡葬业纳入了属于国家团结部管辖下的可营运领域名单内。 尽管如此,马来西亚殡葬礼协会今日控诉,基于国盟政府的政策朝令夕改改来改去,进而导致全国殡葬业者无法在6月1日开始的全国封锁措施下正常及合法上路工作被迫从今天起开始停摆。 该协会的会长江忝壕发文炮轰政府,没有把殡葬业纳入可营运领域内。 他指出,如今全国殡葬业者从来没有被纳入可营运领域的固定名单内。 “但是,如今全国每天有人往生,需要殡葬业者处理身后事,结果导致现在殡葬业者必须想尽办法申请批准信才能出勤工作。” 他透露,事实上该会已在上个月的30日接获政府宣布消息,指没有在17可营业领域的服务业者,必须个别向有关部门申请工作准证。 “随后,我们已第一时间联络上国家团结部,并已获得官员指示,引导业者提呈相关资料提出申请。” “然而,我们从30日晚上开始忙碌,接听及回复超过上百通来自全国各地会员拨打给我们的询问电话,犹如热窝上蚂蚁,甚至焦虑到失眠。” 他直言,全国业者好不容易在31日根据国家团结部的指示,完成提呈文件程序,等到傍晚都没有获得回复。 “到了晚上,一封公函通知业者,所有申请又失效,需要等到6月1日,政府通过MITI宣布最新的申请工作信函方式。” 他表示,全国单位业者每天都会接到往生者身后事处理个案工作,包括今天(31日)都有业者接获家属的要求,以处理往生者身后事。 “但是,基于1日是全国封锁开始期,业者也没有获得更新及最新的工作信函,造成明天起,殡葬业者无法上路工作无法为逝者安排身后事。” “本协会深感遗憾,殡葬业从来在疫情期间,都不属于可营运领域,到底政府懂不懂什么是殡葬业?” “殡葬是每天发生,每天有人出世,有人往生,出世的婴儿由医生护士接生,逝者遗体只有殡葬业者安排下葬,政府官员,到底知不知道?” 他失望指出,新冠疫情蔓延至今,国家疫苗接种程序犹如蜗牛爬行般缓慢,殡葬业者带著逝者遗体,下葬信、死亡证书副本上路安排身后事,还需要通过复杂的过程申请政府公函,来向马路上的执法人员证明本身为殡葬行业。 “疫情时期,冠病逝者去世都是由殡葬业者处理,冒著风险服务,从来没有得到政府的关注。” “我们提出需要尽速注射疫苗的建议,竟被解读成我们要插队,难道我们殡葬业者那么不重要?” “我们是除了医护人员外,接触冠病逝者最高次数的业者。” 他也强调,殡葬业者是送行者,是良心企业,一旦接到逝者身后事的个案,必定认真完成家属委托,有尊严的送逝者最后一程,绝不马虎。...

1 min read

昨天,国家安全理事会昨日宣布,在全面封锁期间获准继续营业的必要领域须通过贸工部负责的CIMS 3.0系统,提出新的批准营运信函。 随后,来自武吉阿曼内部安全及公共秩序部(行动组)高级助理总监斯里古玛今日表明,任何手持有由国际贸易及工业部(MITI)发出的“全面封锁”工作信函的人,必须附上二维码(QR Codes )。 根据报道,斯里古玛指出,警方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有人伪造证件跨州越县。 他表示,当民众遇到在路障站岗的警员时,必须透过二维码当场鉴定该信函的合法。 他说:“只要扫码,就会立即要求输入一个只有警员才拥有的密码。” “而且,当你输入那个密码,你就知道确认工作信函的真伪。” 此外,他也否认以双重标准来对待想要跨州跨县的人士或群体。 “警方不理你是高阶人还是低阶人,只要你拥有合法证件和有力证据,就能批准你跨州跨县的申请。” 在5月31日,国安会表明,由慕尤丁主持的国安会特别会议决定,由国际贸易及工业部与所有相关政府部门合作成立一个一站式中心,以便协调向各单位发出批准信。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