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1 min read

一而再地重复指责他人挑战马来人尊严,以及利用马来人的善良……周而复始地重复这类的故事,不只没有生产力,而且也让人觉得倦怠。 这种情况只有在马来政体被颠覆时才会发生。当国阵在2008年大选中输掉槟城和雪兰莪州政权后,发生了这种情况;10年后,国阵失去联邦政权,这种情况再次出现。 事实上,当我们提到国阵,指的是巫统。 首先,让我们来纠正一些错误观念,马来亚于1957年8月从英殖民手中取得独立,当时达成协议的其中一个事项,是让那时候的100万名华人和印度人得到公民权。假如没有颁予公民权给这些人,我国就不会独立。 这当中并没有任何“慷慨”之说,有的只是政治博弈。 一直到1963年,马来亚、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共组成马来西亚。东马两个州属有许多当地居民,他们后来也获得土著身份。再接下来,新加坡在1965年被逐出马来西亚。 这意味着,马来西亚并不是马来人所拥有。 马来人身为国内最大的族群,在国阵执政时期享受到偏向于他们的政策,却倾诉本身的权益受到威胁。这,其实是极大的谎言。 从落实新经济政策(NEP)、国家发展政策,到后来的2020年宏愿以及前首相纳吉执政时期的经济转型计划,多少的机构和拨款都是为了土著而设。 至于周六刚推介的“2030年共享繁荣愿景”,也有针对土著而拟定的政策。 这一切是如何威胁到了土著尊严? 巫统与伊斯兰党刻意蒙混马来人,以便他们相信有人妒忌马来人在马来西亚的成就和地位。但何以马来学者要在此时闻风起舞? 为什么这些学者如今强调马来人,乃至马来统治者的尊严都受到威胁? 他们是否曾在政府机构公款被盗窃的时候发声?他们是否曾在一些政治人物受到压迫,包括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首相马哈迪、沙巴州首席部长遭到之前的政党开除时声援他们? 若联邦政府为全民服务,是否会导致马来人的尊严受影响? 当马来人透过政府资助的公司去朝圣,是否尊严就不受影响?即使这家公司已经没有盈利,却还能够每个月支付其首席执行员10万令吉薪金,以及给予18个月花红…… 马来西亚如今的发展因为前朝过度挥霍而受到限制,新政府受委托改善阶层、种族和区域之间的差距。 我国所面对的问题,需要全民共同努力来解决,而不是由同一批人,重复着老掉牙的故事,不只要求他人尊重,还期望在逐渐萎缩的经济馅饼中获取更大的份额。 若你想要得到尊重和尊严,那就努力赢得它。 因为马来西亚时属于全体马来西亚人——从玻璃市到柔佛,再横跨南中国海到沙巴、砂拉越。自1963年9月16日起,我们都是平等的。没有任何马来西亚人因为本身的公民身份,而亏欠其他人。

1 min read

除了学者再纳吉林,马来亚大学校长阿都拉欣也因涉嫌在昨日的马来人尊严大会上发表过火言论,而为这场大会掀起更多争议。 马大学生会署理主席叶纹清今早发文告,直指阿都拉欣为种族主义者。 根据叶纹清指控,阿都拉欣在会上指称,2018年改朝换代后,马来人失去政治主权,马来人特权也受到挑战。 马大成了政治棋子 叶纹清谴责,阿都拉欣身为国内顶尖大学的领导,在无能解决大学的财务困境和学生福利之际,却在马来尊严大会上发表种族言论。 “虽然马来亚大学是一所多元文化宗教的大学,但我们的校长却没有致力利用中庸普世价值来团结学生和国民,保护大学免受当权者政治议程的干扰。” “此外,在他领导下的学生事务处,曾在大会之前强迫每所宿舍派出马来学生来参与这场大会。 这是一个侵犯学生自主的举动,学生在大学有权利自行探索各种思想和哲学,不应由校方强迫吸收某种论述。” “在校长领导下,马大已经成为一个政治棋子,在种族关系紧张时,在非马来学生面前玩弄种族课题。” “对于马来亚大学无心保护马来西亚的多元价值观,我们对此深感失望!” 叶纹清也是马大新青年署理主席。他指出,虽然马来人尊严大会号称目的是要以学术角度探讨马来人议题,且无涉及政治,但整场大会却是以种族主义为主轴。 要求政治领袖道歉 他也谴责马来人尊严大会执行秘书再纳吉林(Zainal Kling),在大会上放话指马来人可依据伊斯兰教义驳回社会契约,显然是不尊重大马各种族、文化与宗教。 “发言人除了没有辩证社会契约的真实,也没有解释为何伊斯兰教义能取代普通法。” “为此,我们要求在马来尊严大会发表种族言论的政治领袖,向所有国民道歉。” “马大校长种族主义,且无能管理校园。我们也敦促他引咎辞职!” 马来人尊严大会是由马来亚大学马来辉煌研究中心举办,及三所本地大学联办,即工艺大学(UTM)、博特拉大学(UPM)和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UPSI)。 宣称马来人受挑战 根据《Astro...

1 min read

学者再纳吉林为马来人尊严大会致开幕词时,在一分钟内接连6次都提到马来西亚这片土地是“马来人土地”(Tanah Melayu)。 当他第6次申明时,我转头看着坐在我身边马来人记者友人,我开玩笑的说,“尴尬”。他几乎在同一时间说,“好尴尬”。 再纳吉林也是马来人尊严大会的执行秘书,他在大会中强调马来人的特别地位与主权, 但我提醒我自己,这并非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词。 就在几个星期前,我在太子世贸中心(PWTC)采访巫统与伊党签署合作宪章,数以千计的马来人支持者出席这项穆斯林团结集会,把该建筑挤得水泄不通。 但对我这个记者来说,只是一般的工作情况。 不过,再纳吉林演讲时,我无法摆脱那不舒服的感觉,可是他的演讲却获得沙亚南美拉华蒂体育馆内近5000名出席者的热烈回应。 近乎是仇恨言论 看起来,似乎没有其他人像我一样觉得不适。但后来我发现,许多非马来人记者都有和我一样的感受。 我和其他记者同行商量再纳吉林演讲的新闻价值,以减轻我的不安。 一名马来记者问我,“你会写再纳吉林的演词吗?” 我回答,“我还不确定。 那演词内容没什么新意。”她在专注下一个演说之前对我说,“那演讲,近乎仇恨言论。” 或许她没有发现,那简短的交流以及不经意的声援,确实让我觉得好受一些,至少到下一个演讲者发表有关文化诉求的演说前。 觉得自己是异客 演讲者充满激情地谈到应该对任何不尊重伊斯兰的人采取“严厉行动”,这包括政府要推行的爪夷课和捍卫马来文作为国家语言,现场的出席者都为此鼓掌与欢呼。 我再度感到不适,甚至感到轻微的恶心。 别误会。我确实认为尊重所有宗教与语言是很重要的,而且,我们应该对我们国家的语言感到自豪。但在他们的激情中,有些东西却被排斥了。 我感觉到虽然我们全都坐在同一个礼堂,但我们却生活在马来西亚的平行线上。我想,我感到不适,是因为我在那里觉得自己是个异客。...

1 min read

希盟政府已经努力完成约60%的承诺,当被问及为何还不立刻落实废除大道的竞选承诺, 首相署发出文告澄清,根据希盟推出第14届大选竞选宣言第六条关于废除大道的承诺,《希望宣言》里面写着:希盟将全面检讨所有的收费大道合约,我们会以谈判的方式以最公道的价格逐 一回购所有收费大道的股权,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最终取消大道收费。 《希望宣言》所提及的是希盟会逐步分阶段落实取消大道收费。(参阅国文版:http://kempen.s3.amazonaws.com/pdf/Buku_Harapan.pdf, 第28及29页,中文版:http://kempen.s3.amazonaws.com/pdf/Buku_Harapan.pdf, 第21页) 因为根据国家目前的财政状况,政府无法立刻做到废除大道,因为这需要涉及数百亿令吉的庞大资金。 根据研究显示,如果政府要立即废除大道,是需要立刻花费数百亿令吉收购大道公司。在收购大道公司后,又需要另外花费数百亿令吉用以维修大道和维持运作。 文告指出,“我们一直认为获得特许经营权的大道公司在牟取极高的利润,但事实并非如此,并非所有的大道公司都是赚大钱的,大道公司需要很大笔钱用来维修大道。” 大选后就已经揭露前朝政府弊端重重,导致过兆令吉的国债需要偿还。政府要摆脱财政危机,需要还债,以避免国家面临破产的难题。就是单偿还债息, 政府就需要支付数十亿令吉。 如果政府立刻收购大道公司,这将加重国家的财政负担,导致政府无法拥有足够的资金, 先解决更重要的事情,即是优先发展基本建设,以及惠及人民的福利计划。 在经过深入研究后,如果政府收购大道后,将没有能力负担维修费以及优先发展惠及人民福利的计划。 文告指出,政府无力立刻收购大道,因为这涉及庞大的费用。 在努力减轻人民负担的这条路上,新政府需要时间。 希盟政府在能力可及的范围内,降低大道收费以减轻人民的交通费用。而如果有私人界愿意降低过路费,他们的建议将会获得考虑。

1 min read

马来人尊严大会今早顺利开展,大会以执行秘书再纳吉林的演讲掀开序幕,其中他以强硬姿态再三强调马来主权和特殊地位。 再纳吉林(Zainal Kling)说明,马来人长久生活在这片土地,建立了自己的规矩和主权。 “凭着我们的价值观与文化,我们允许我们的国家受到其他人统治和管理(殖民),然后我们再以独立的名义收回它(国家)。” “我们今天再次收回这个独立,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独立,我们才有自己的主权和权力。” “我们接受其他人成为我们国家的同等公民,只是我们要求一些特殊待遇。” 警告勿变更社会契约 再纳吉林续称,联邦宪法时依据马来历史和传统而设。 “联邦宪法保障马来权益,及最高元首的位置。” “这是我们的土地,我们照顾它。” 然而,他表示,一些人却趁机利用马来人的温厚善良,操纵和挑衅他们,更侮辱伊斯兰和君主立宪制。 他也警告,任何人不得企图想要改写现有的社会契约。 再纳吉林是在今早9点半发表演讲,获得大约5000人出席聆听。而首相马哈迪会接着再纳吉林发表演讲。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