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日表示,行动党的立场是希盟大选宣言必须要实践,当中包括列入大选宣言之承认统考在内。 他也是峇眼国会议员。他今日(27日)发文告指出,对于承认统考,行动党重申三个重点: 一、承认统考是希盟的大选宣言。行动党领袖已经数次在内阁提起承认统考兑现诺言的必要。 二、我在内阁最近一次提出要承认统考兑现大选宣言的时候,教育部长当时说,在年底之前向内阁提交最终研究报告。 三、我将在本周内阁会议提出其时间表是否有改变。 教育部长昨天(26日)在国会回答时并没有说不承认统考,他只是坦诚不容易做, 但将在今年呈上内阁核准,这与他较早前在内阁所说是相一致的。 林冠英说:“我较早前在内阁已经提出要承认统考以兑现大选宣言,教育部长称将在年底之前向内阁提交最终研究报告。 我也将在本周内阁会议提出其时间表是否有何改变。”

1 min read

霹雳大臣机构与中国铝业公司日前签署谅解备忘录,以系统化方式开发霹雳州稀土资源。 水源、土地与天然资源部表示,该部致力于发展我国的铝土矿业和管理国家天然资源,并努力探索全新且对国家经济有利的天然资源。 基于此,水源、土地与天然资源部长长拿督赛维尔周五见证了霹雳大臣机构与中国铝业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以系统化地方式开发霹雳州稀土资源。 文告指出,签订这项备忘录乃积极举措,将让我国的铝土矿业能够迈向更高水平。 大马环境之友主席美娜拉曼今日发文告批评,霹州政府似乎没有从红泥山辐射污染事件的“惨痛教训”中学习。 她举例,红泥山事件造成许多孩子因患上白血病和癌症而死亡、居民血液里含有高浓度铅、及许多流产案例。 “只是把’永续’两字放在开发稀土过程,不会让原本就危险和高风险的活动变得安全,特别是含辐射的钍(thorium)及铀(uranium)废料,会对下一代持续造成环境危害。” “纵使有红泥山事件和争议的莱纳斯稀土厂,霹州政府及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门竟然还联手推广有害环境投资如稀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 她表示,大马环境之友非常关注这个事件的发展。 她提醒,霹雳已是埋藏红泥山亚洲稀土厂“危险和有毒废料”的地点,这些废料遗害万年,并对霹州人民带来极大风险。 为此,她促请霹州政府和天然资源部门,停止上述投资,因为那只会带来短期利益,但遗害世世代代。 “反之,我们应该推广的投资是对环境友善,又能短期和长期为大众和环境带来好处。”

1 min read

就在希盟执政一年半之后,饱受批评表现不佳无法改善经济,元老理事会主席达因认为,这是因为执政联盟当了太长时间的反对党,而且在未执政前自认可以比前朝政府做得更好。 “希盟在未执政前认为自己可以比前朝政府做得更好,然而在执政后才发现,很多事情不如想像中容易。” 他说,过去的反对党认为换政府很容易,自认可以比前朝政府做得更好,然而在换了政府后才知道,原来当政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达因是今日出席“马来西亚贫穷:事实VS印象”座谈会上,这么指出。 他向希盟政府提出建议,要求政府用人不疑,因为没有人是蓄意要来制造问题。 另外,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部前主席拉蒙询问达因,为何后者在政商领域拥有丰富经验,但是其建议不被政府采纳。 达因回答:“他不是政治人物。” 达因先感谢拉蒙的夸奖,并指自己只是一名领袖不是政治人物。 “任何成功的领袖,并不是靠个人的努力,而是需要一班得力助手的协助,才可以取得成功。” 他不忘强调,政府需要公务员的支持。 接着,达因说,现任的政府认为他们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财政部长林冠英早前就坦言,各政府部门存在“暗势力”扯后腿,让希盟执政面对许多阻碍。 当时,他说,希盟执政至今18个月,但有时候在宣布的政策后面对执行问题,阻力来自这些暗势力或公务员; 不过,林冠英相信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希盟政府肯定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他在担任槟州首席部长初期也面临过类似的情况。

陈平的骨灰昨天被他的的战友把其骨灰运回大马,引来伊党不满! 今天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更批评,这做法是不顾及军人和受害者的感受。 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表示:“把陈平骨灰带回马目的是什么?国家对抗共产党,导致众多军人和公众牺牲。” “如果回来是为了推崇共产党的斗争,我想这是最大的错误。” 端依布拉欣表示,这件事并没考虑军人及受害平民的感受。 “对我来说,他(陈平)已经逝世了,无关要紧了,但目的是什么? 虽然只是骨灰,葬在哪里也没关系,但我们应该关注军人、警员与公众的情绪。” “我认为,这做法没有考虑到军人和警方的感受。对我来说,我感到难过……” “想象,若之后又说要建纪念碑,每年都要纪念那日子。我们的国家会变得怎么样?” “我们设立国家纪念碑,标志着对抗共产党的努力。 所以,如果我们反而要庆祝他(陈平)所做的,我认为这是非常错误的行动。” 内政部将彻查前马共总书记陈平骨灰带回大马,惟现阶段拒绝发表任何的谈话。 另一方面,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在国会走廊被追问此事时说,交给内政部展开调查,而他本身会在调查结束后才发文告。 “在内政部调查结束前,我都不会发表任何看法。” 陈平逝世6年后终于回到家乡实兆远,完成生前想要“生于斯,死于斯”回到大马的心愿。 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发言人蔡建福在新闻发布会宣布这项消息。 陈平的骨灰于今年9月16日,已从泰国运回家乡实兆远,一部分洒在离开红土坎约3公里之遥的大海,一部份洒在中央主干山脉山脚森林处。 当天来自外国和全马各地的亲属友好丶老友和同志们一百多人,在怡保举办庄严的仪式, 堂堂正正的迎接陈平回家,实现了他生前的心愿,也实现了大家的共同愿望。 内政部副部长莫哈末阿吉斯说,政府从未接获任何有关陈平的骨灰带回马的申请,因此会调查并对付涉及的人士。

1 min read

CK经典国际跆拳道锦标赛负责人卡兰澄清,其赛事的官方标志是特意设计为5角星,也是雪州州旗、大马国旗、集结5大洲参赛者以及大马是伊斯兰国家等多元因素的综合,与大马篮总误置5角星国旗的情况并不相同。 大马篮总主办的第28届林文泽杯15岁及以下全国篮球赛,在开幕典礼奏国歌时,误把5角星旗播放在视频上,引发巨大风波后,网民随即也揭CK经典国际跆拳道锦标赛的标志亦是使用5角星旗,并纷纷涌入此赛事的脸书专页进行批评。 该赛事的5角星旗设计是故意为之,而且仅仅只是赛事的标志,并非大马国旗。 “这不是国旗,只是比赛的标志,与大马篮总的情况不一样,这项比赛是在雪州举办, 所以设计采用了雪州州国旗与大马国旗的结合,5星的设计寓意着比赛集结了来自5大洲的参赛者,而星月标志则寓意着大马是伊斯兰国家。” 卡兰补充,此5星标志是从2002年就开始沿用至今。 CK经典国际跆拳道锦标赛是由CK跆拳道俱乐部所创办,而从该官方脸书网站的每一年每一届赛事照片以及视频可见, 主办方的赛事标志虽是5角星旗,但奖牌上的国旗设计以及比赛现场悬挂的国旗都是正常的14角星星设计。 卡兰指出,倘若有关设计引发民众的不满,而青体部长亦要求修改设计,该俱乐部也愿意撤换此5角星设计的标志。

在本季国会希望联盟国会议员的出席率一直以来都备受关注,昨晚因执政党议员不多,妇女及家庭发展部拨款险遭反对党拦下。 国会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佐哈里申诉,最近下议院都在讨论财案的内容到晚上,早上需要继续开会,有些则需要出席活动,导致议员感到疲劳。 他在国会走廊指出,他会向国会下议院议长反映这件事,确保议员们都能享有有素质的时间。 “一般上你可以看到在本季国会在讨论财案,我们通常晚上10点左右结束,回到家都凌晨12点,冲凉洗澡都到凌晨1点,到了凌晨1点半才和老婆打招呼。” “当你睡醒,你可能迟一点到国会,身体有点疲劳,我们或许需要和议长讨论,确保如何可以获得有素质的时间。” 佐哈里直言这样的开会方式并没有效率。 他说另一个问题是年底有许多活动需要出席,虽然国会有班表,但一些议员因活动无法到国会。 “无论如何,我们会确保议会厅的法定人数足够。” 他也承认执政党应该有更多议员在场。 佐哈里补充,接下来会写信通知公正党的国会议员要尽量留在国会,以及要求解释昨日缺席的原因,当中有些已经解释。 “正副部长如果没有公务,他们知道许多后座议员在开会,应该来国会,不能每次依靠同样的议员。”

1 min read

乡区发展部副部长西华拉沙说,两名代议士因涉嫌与淡米尔之虎有联系而在反恐法律下被控一案中,有“暗势力”(Deep State)在操控着警方和总检察署。 有关逮捕旨在破坏希盟执政联盟;而援引《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进行逮捕一事激怒了在第14届全国大选时支持希盟的人士。 他指出,该逮捕行动不曾获得内阁或是资深部长的认可,而是警方自己所采取的行动。 他补充,“暗势力”的存在,是希盟在改革主要机构所面对的最大挑战。 “暗势力”的意思是官僚制度内存在着个人或是团体,以自身利益优先,与当选政府的目标可能有所冲突。 “当中对政治所造成的破坏包括激怒大量印裔选民,以及部分支持我们的华裔及巫裔支持者。” “当中的影响可从丹绒比艾补选中看到,因为(我们的支持者)说我们承诺废除国安法内的严酷部分,但却用轻浮的说法来使用此法,既不存在的复兴淡虎活动。” 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时惨败,代表上阵的候选人卡麦尼以1万5000张多数票败给国阵候选人,该多数票也破了执政党败选的记录。 “我们的支持者感到生气,他们这么做是为了要对希盟造成政治伤害。但他们深处机构内如警方,并对前朝政府忠诚。” 60岁的行动党龙城州议员古纳思嘉兰和34岁的牙力区州议员兼州行政议员沙米纳登,连同另10名人士于上个月在国安法令下被起诉。 他们被指涉嫌为淡虎极端组织筹资和复制复兴。 其他的希盟政治人物指逮捕两名行动党代议士,是为了报复该党对备受争议的印度籍传教士扎基尔进行批评。 自2009年开始,淡虎便是斯里兰卡武装行动的主要打击对象,该组织在过去20年来以武力为当地的淡米尔社区平等权益。 西华拉沙说,在法庭上提控12名扣留者,是发生在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身在国外时的决定。 “‘暗势力’存在超过一个机构。总检察长休假两个星期,这就是我说的,一个人的力量有限。” “若当局已经签署进行检控,要撤回不容易因为会有反弹。所以你需要在发生前阻止这一切,现在你看到‘暗势力’是多层面的。” 较早前,希盟也曾指责“”导致签署罗马公约不成功。 西华拉沙说,为了减少这些人士的影响,政府目前正修法例如国安法令,以防止被滥用。 首相马哈迪已指示,最初在本届国会期间,或是明年3月时将国安法令修法呈交给国会会议。...

1 min read

“如果马来西亚人想要,我也可以让大马成为火箭发射的基地。” 企业发展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里祖安今日表示,原定于上周在梳邦试飞的飞行车, 是来自中国的“空中德士”;至于他口中那架“马来西亚飞行车”其实还没送到。 他于周一到访《星报》并接受专访时说, 马来西亚飞行汽车是由本地公司Aerodyne集团负责,且是参考日本Vector无人机的点对点运输系统。 该无人机已在日本进行碰撞测试,但目前尚未送到。 至于原定于上周在梳邦试飞的,则是来自中国的“空中德士”。 “未获大马民航管理局(CAAM)授权试飞的,是中国要在马来西亚组装的“亿航216”,他们只是要向我们展示他们要在本地组装的是什么。” 他笑说,他说的马来西亚飞行车并不是第三国产车,因为常有人混为一谈。 他在受访时也说,他不介意被人标签为“飞行车部长”,因为政府就是要促进航空业创造技术产业可以成长的环境。 关于研发飞行车的由来,莫哈末里祖安说,他其实是在访问日本,以推广下届奥运会的清真食品时,首次接触飞行车的讯息。 他说,他在回国后召开的经济理事会会议上,就和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谈及要重振赛城的研发区域地位及飞行车计划。 “他(马哈迪)问我,谁要去试飞,我就说说‘我去’’。 然后马哈迪说好,我们就这样展开飞行车计划。” 里祖安说,马来西亚“飞行汽车”的私人倡议,是由Aerodyne集团领导。 “他们是无人机服务行业的全球参与者, 无人机市场调研的机构Drone Industry Insights的调查中名列国际第7。 现在,它在全球24个国家或地区雇用员工,也是是我们空中交通计划的战略合作伙伴。”

吉兰丹民主行动党在暹罗和马来社会对该党的支持度与日俱增的基础上,放眼在第15届全国大选出战3个州议席。 丹州行动党主席席蔡振辉对马新社说,上述的州议席是哥打峇鲁国会议席属下的哥打拉玛, 以及位于话望生国席内的加腊士和古吉,该党在这3个州席有胜算。 “我们将委任3名党员出任上述每一个州选区的协调员, 以提供无私的服务,并能够争取到这3个选区的选民支持。” “行动党现在是时候安排候选人出战丹州,因为在目前,人民包括来自马来和暹罗社会的支持,在第14届大选后与日俱增。” 他说,行动党目前在丹州有38个支部,与第14届大选之前的7个相比,大幅增加。 “这证明人民对伊斯兰党和国阵是多么的失望,对于马来社会的支持,我们很感动,由此证明我们并非种族政党。” 蔡振辉举例,之前在加腊士只有1个原住民支部,但现在话望生有8个原住民支部,党员人数超过2000名。 “马来人为主的支部现在有7个,之前在哥打峇鲁只有1个,而马来党员的人数已超过1000名。” 他说,吉兰丹的行动党党员总人数已达到近6000名,并有信心可在明年集结到更多人。

1 min read

在希望联盟政府执政一年之后,不少部长有“怨言,指一股“暗势力”正在扯后腿,导致政府被指服务迟缓和没有效率,然而在丹绒比艾补选希盟惨败后,政府严正看待问题症结。 近这一年来,坊间流传的“第三势力”甚嚣尘上,而这一股第三势力并不是指的小党,而是游离在朝野政党之间的政治势力,伺机而动, 这一股真正的第三势力指的是“公务员”,其杀伤力轻则可伤政党的元气,让政党的公共形象蒙污招损,重则可令其改朝换代,分崩离析。 据了解,内阁曾经多次讨论公务员扯后腿的议程,随着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被马华亚依淡国会议员魏家祥“揭”颁发工程给朋党后,上周召开的内阁会议有谈及官方信函外泄的事宜,认为是公务员泄露信函,有感事态严重。 据悉,目前有不少部长要求“申请”更换部门秘书长及官员,知情人士透露,12月将陆续有针对部门秘书长调任的消息公布。 知情人士透露,至少有8个部门“希望”调换秘书长,即乡村发展部、旅游、艺术及文化部、人力资源部、企业发展部、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工程部、教育部,以及通讯及多媒体部。 “不仅仅是8个部门,还有更多部门要求撤换官员。” 农长沙拉胡丁也是国家诚信党署理主席,他被指控“私相授受”事件后,曾经有一名诚信党领袖为他抱不平,指有“高官”扯后腿。 不仅如此,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日前末指农业内部出现“内奸”,蓄意在该部部长不知情之下,取消工程招标并将它“私相授受”。 但是,沙拉胡丁接受媒体访问时,自己则不愿意回应。 其实,财政部长林冠英早前就坦言,各政府部门存在“暗势力”扯后腿,让希盟执政面对许多阻碍。 当时,他说,希盟执政至今18个月,但有时候在宣布的政策后面对执行问题,阻力来自这些暗势力或公务员; 不过,林冠英相信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希盟政府肯定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他在担任槟州首席部长初期也面临过类似的情况。 副首相旺阿兹莎也曾提醒持有不同政见的公务员,不要扯后腿搞破坏。 她说,希盟政府知道有一批公务员是支持前朝政府,公务员可以持有不同政见,但为了服务人民,不应该以不同群体、种族及宗教的差异作为障碍。 旅游部因受到此影响,已有1年之久没有召开部门内阁后会议;该部秘书长依桑依萨早在10月1日,已在交通部走马上任,未有正式宣布,目前旅游部秘书长一职悬空。 其实,早在希盟执政后8个月,即出现第一次部门秘书长人事洗牌, 当时,政府首席秘书依斯迈巴卡指出,这次的部门秘书长人事变动,分别是因为出现职缺(原任者达到强制退休年龄或任期结束),还有因应部门之间的例常互调。 根据一名资深公务员透露,调任属正常程序,一些还未被确定调职何处的秘书长都会先安置在公共服务局内“游水”,公务员彼此间称之为“Berenang di...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