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1 min read

首相敦马哈迪他在韩国釜山,他在当地召开记者会,受记者询问关于陈平骨灰回国课题时,显得一脸无奈,右手来回揉擦额头多达4次。他接着指出,陈平已经逝世,虽然对方领导的马共以前曾经像日本军一样蹂躏人民,但毕竟事情已过去,不应再追究。“只是他(陈平)的骨灰回来而已,我们以前也给珊西娅法姬回来,都没有人投诉。难道因为她是马来人吗?”珊西娅法姬(Shamsiah Fakeh)是马来亚共产党第十支队领袖,也是上世纪40年代著名的马来左翼民族主义斗士及马来妇女运动家。马哈迪续称,政府当年也允许前马共领袖拉昔迈丁(Rashid Maidin)和其他人回来,只有陈平是马共领导人的关系,才不允许对方回来。“是,我们知道游击队以前在战争中杀害了很多人,但我们也杀了很多人。所以干嘛挑起这些事情?要满足谁的心?”“难道要我们去把他的骨灰捡回来,再送回去外国吗?”外界经常针对一些小事来污蔑和怪罪政府,但前首相纳吉过去的所作所为却没人挑起。他指出,如今希盟执政了“却这个不可以,那个做错”。马哈迪强调,陈平骨灰回国一事,政府根本毫不知情。“我们怎样知道呢?他们把骨灰放在瓶里带回来。我们不知道。”“瓶子里有什么好看的?就算去看也只是看到一坨灰。”“若要我下台就下台吧”马哈迪更语带埋怨表示,要是为了陈平一事而需要下台,那么他就只好下台。“如果因为陈平的事情要罢免我,那就罢免吧。”“比起我们所做的发展,和平照顾国家,这个看来比较重要。”

1 min read

根据政治观察员的分析,早在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中希盟支持者已经用选票告诉希盟,其中一个影响他们投票立场的议题,便是希盟政府在彭亨莱纳斯稀土提炼厂课题上的态度U转。 他们警告说,如果政府执意要在霹雳开采稀土,希盟可能会在第15届全国大选中,在目前掌控力度就已经微弱的州属遭选民“惩罚”。 希盟国会议员黄德告诉《透视大马》,由于民众对于1980年代的类似计划有所担忧,因此若当局有计划开采稀土,民间料会大力反抗。 “莱纳斯的课题都还没解决,现在我们还要在霹雳开采稀土。人民不会允许,因为他们已经有过很糟糕的经验。” 黄德在加入希望联盟之前,就领导“绿色盛会”,反对在关丹格宾工业区兴建稀土厂,并在之后诉求关闭厂房。 他也以莱纳斯未能兑现承诺把辐射性废料运回澳洲为由,要求政府关闭稀土提炼厂。 前朝国阵政府是在2013年的第13届全国大选前,批准兴建莱纳斯稀土厂。 政治分析员林宏祥也说,绿色盛会有很高名望,并且对于将环保人士导向支持希盟,尤其是行动党方面,极为有效。 林宏祥也是大同工作室执行主任,他说:“当绿色盛世在2012年举行从格宾徒步走到吉隆坡的活动,有大批的家庭主妇参与其中。” 他解释说,有关的运动成功抓住鲜少参与社会运动的选民。 “他们为了共同的目的,顶着大太阳走了很长的路。” 推动关闭莱纳斯运动,也被视为保护大马环境的工作之一,它在第13届及第14届大选转为民联及后来的希盟的选票。 “如果希盟如过去的国阵般,开采稀土,他们的支持者就会觉得被骗,认为希盟就和国阵一样烂。” 批希盟假研究作为接口 对此,水源、土地和天然资源部解释说,霹雳州政府不过是和来自中国的中国铝业(Chinalco)GNXF稀土开发公司展开研究合作,鉴定州内的稀土。 天然资源部也驳斥我国即将开采稀土的说法。 马华公会则乘势追击,批评霹雳政府虽然嘴边挂着“研究”的借口,但还是可以开采稀土。 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就说:“如果真正的目的是研究,那为何要和一家私立公司签署了解备忘录,而不是选择非盈利的学术或是政府机构?” “没有私人机构会在不期待利润的情况下,和海外的机构签署跨境的备忘录。” 若是在霹雳开采稀土,相信将会引起当地人的悲惨回忆,因为在80年代红坭山的亚洲稀土厂就曾导致许多人受到辐射影响。...

1 min read

大马教育文凭(SPM)考生昨日企图以飙摩哆方式庆祝考试结束。 对此,青年与体育部长赛沙迪提醒,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并不是终点,斗争之路还有很长,必须把家人和国家牢记在心。 “一颗老鼠屎,坏了整锅粥。就因为一小撮青年的行为,让所有青年感到羞耻。 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不是终点,我们的斗争之路还很长。 “谨记家庭,谨记国家,我们需要一起为国家建设。若不是我们,还有谁呢?” 赛沙迪提醒SPM考生,SPM并不是终点。 他今日在推特转发他人对该起事件的推文,如是撰文指出。 昨日,马六甲有一群刚考完大马教育文凭考试的考生,企图以飙摩哆方式庆祝, 成群考生骑着摩哆聚集一起引起“喧扰”,影响公路使用者安全,最终遭警方扣查, 当场遭发出17张罚单,其中12名学生被带返巴当知甲警局查。

1 min read

马智礼在国会下议院委员会阶段,总结部门财案时表示,校园免费早餐的这项计划需要分阶段落实。 “教育部已经数度开会,发现先行计划中有准备不妥。 这涉及校方、食堂和家教协会。” “基于此,经济行动理事会建议,分阶段落实。” “第一阶段计划,将在多B40学生的学校落实。” 马智礼说明,免费早餐计划将涵盖半小时正餐和水果,以及10分钟饮用营养饮料、 食用面包饼干、小麦零食、糕点和水煮蛋。 他指出,这项计划不只是提供食物,而且也要教育学生处理食物残余。 “食堂、校方和家教协会必须准备好,避免浪费食物。” “不但只是进食,也涵盖处理食物。我们要训练学生如何处理食物残余。”

1 min read

马智礼今午在国会下议院委员会阶段,总结部门财案时表示,校园免费早餐这项计划需要分阶段落实。 “教育部已经数度开会,发现先行计划中有准备不妥。 这涉及校方、食堂和家教协会。” “基于此,经济行动理事会建议,分阶段落实。” “第一阶段计划,将在多B40学生的学校落实。” 马智礼说明,免费早餐计划将涵盖半小时正餐和水果,以及10分钟饮用营养饮料、 食用面包饼干、小麦零食、糕点和水煮蛋。 他指出,这项计划不只是提供食物,而且也要教育学生处理食物残余。 “食堂、校方和家教协会必须准备好,避免浪费食物。” “不但只是进食,也涵盖处理食物。我们要训练学生如何处理食物残余。”

首相敦马哈迪今日声明,即便换新人出任部长,也未必比原任好,除非能够证明原任部长无用,才能将之踢出局。 他今日在韩国釜山召开记者会时,一开始开玩笑说:“当我下台,就是内阁改组,给其他人掌权,看会发生什么事?” “你更换部长,不代表一换就会更好。 甚至可以更糟糕。你必须小心思考。” “我时常选择错的人,全部人都不妥。因此我很小心改组内阁。” “是啦,请丢完所有部长。我们可以丢完所有内阁,委任新的的内阁。 当你能保障一切顺利?全部都是新人。” 他补充,过去一直在野的希盟从未有执政联邦经验,因此需要获得机会证明自己。 “内阁部长不太明白,等下需要有所调整。 给他机会证明,如果他真的无用,才踢他出局。” “迄今,他们看起来有用。因为他们向我汇报。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1 min read

《星洲日报》摄影记者冯依健和其他两位摄影同行遭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拿督莫哈末丁可达比辱骂“垃圾”,引起媒体的不满,强烈要求部长道歉。 根据冯依建所述,莫哈末丁可达比先辱骂站在前方的今日自由大马摄影记者莫甘拉,然后再轮到他和马来邮报摄影记者尤索依沙。 他说,部长以“垃圾,你拍够了没有?我今天有课题吗?”来辱骂他们俩。 “身为国会议员兼部长,他的言行令人感到失望,我们要求他道歉。” 莫甘拉在国会走廊拍摄旅游部长抵步国会的照片时,遭后者辱骂“垃圾”,质问“为何拍摄他的照片?我今天有什么课题?”,还示意摄影记者最好走开(get lost)。 莫甘拉表示,他当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例行拍照国会议员抵达国会的照片,如果部长不喜欢的话,可要求不要拍照即可。 上述三位记者对于部长的垃圾论感到失望,一致要求部长道歉。 在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于国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莫哈末丁可达比受询时否认有这回事,还要求记者出示证据证明。 新闻发布会现场的希盟部长也频频说“下个问题”来缓解尴尬的局面。 由于事发突然,记者们都没有相关录音和录影,只有当时部长与尤索依沙、冯依健对话的照片。 莫哈末丁可达比否认有说过“白痴”和“垃圾”的言论,只询问摄影记者“为何拍我?什么事?” 他在国会走廊受询时澄清,自己不是说“白痴”或“垃圾”的那种人,而是有就说有,没有就说没有的真我。 “我只记得有个摄影记者走向我拍照,然后我说‘够了。” 询及他是否向摄影记者说“走开”(get lost),他否认有此事,并说明自己要去厕所,要求摄影记者停止拍摄和离开。 “没有白痴(言论),没有垃圾(言论),这不是身为一名国会议员该说的。”

峇都区国会议员柏巴拉卡兰正式反击蔡添强! 柏巴拉卡兰周四在脸书撰文,所谓的“务实”是与峇都选民建立良好关系。 他自喻为“更务实”的前任国会议员蔡添强,指该区需要一名年轻的国会议员。 他认为,自己和蔡添强口中的“务实”有不同的诠释,但他认为最好让年轻的国会议员为峇都区服务。 柏巴拉卡兰说,他会继续在当地领袖的协助下致力为选区服务,让他对没有贡献的课题无后顾之忧。 蔡添强今日终于打破沉默,说他是为峇都区服务的最实在人选,因为当地选民认识他且已建立密切关系。 蔡添强告诉《透视大马》说:“交由党来决定是否要这个席位,对我而言,最实在的是继续服务峇都区。” “那里的人认识我。我不止和他们建立了密切关系,对该社区领袖与人们也有很大眷恋。” 他现在是工程部长巴鲁比安的部门特别顾问及大马生产力机构主席。 吉隆坡高庭早前宣判,蔡添强有权在来届全国大选参选,同时,选委会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否决蔡添强的竞选资格是不合法的,他再次成为众人的焦点。 随后,有人要求现任峇都区国会议员柏巴拉卡兰辞职,以为蔡添强重返国会铺平道路。 23岁的独立候选人柏巴拉卡兰去年在大选中获得公正党的支持成功拿下峇都区,他过后加入公正党。 这位最年轻的国会议员希望可以在峇都区服务满一届。 公正党主席安华早前说,柏巴拉卡兰不必为了蔡添强制造补选而辞职。 不过,他说,党领袖还没讨论这个课题。 “柏巴拉卡兰是受人民委托,我们必须尊重这一点,而蔡添强则是党重要领袖。” 无论如何,蔡添强对《透视大马》说,他将在第15届全国大选参选,但他拒绝回应柏巴拉卡兰是否应该做满一届。 “我们(公正党)必须安排合适的人选服务人民。 我可以为峇都做到这一点,但是如果党有其他想法(其他议席),我们可以讨论。” 他说:“他(柏巴拉卡兰)作为第一届国会议员,难以指望他提供相同水平的服务。”...

首相敦马哈迪今日开腔捍卫陈平!他指出,由于前马共总书记陈平他已经死了,认为各造都不应该去挖掘这些事情,更何况回来的只是他的骨灰。 敦马说:“过去很多人的骨灰或遗体都回来了,都不见有人吵闹反对, 如今陈平骨灰回来就说不可以,难道你要去把他已经撒了的骨灰收集起来,再送出国外?” 马哈迪今日在访问韩国之际,在首尔召开新闻发布会时,一听到有关陈平的提问就就手摸额头, 露出无奈表情说,如果有人因为陈平骨灰回国而要换掉他“那就换吧!” 他的骨灰放在盒子里,谁会去看? 如果有人因为陈平事件而要换掉我,就换吧! 希盟政府做了那么多利民的事,国人都不会感恩, 那些发生在 纳吉年代的事,人人都不要紧,现在就怪希盟政府。” 就在极端份子为陈平骨灰时间闹得沸腾之际,前全国总警长拉欣诺开腔捍卫陈平。 根据网媒《当今大马》的报道,他在接受访问时指出, 马共与大马政府于1989年12月签署《合艾和平协议》,结束21年武装斗争。 “和平协议显示,一旦和平达成,大马要放下过去,展望未来。” “自协议签署后,没迹象显示共产党人要恢复斗争,设立新的共产党。” “除非你可以出示证据,(否则)我认为,全球已经拒绝共产主义。” 根据和平协议其实允许陈平等所有马共成员回国,只是陈平和一些资深马共领袖选择不返马。 “根据协议,其中一个条款为所有马共成员都可以返乡,条件是不可以恢复斗争。” “所以,既然(协议)允许陈平回国,则那些人为何要争吵,说他的骨灰不该获准返乡?” “全体国人都必须根据1989年合艾和平协议来看待事情。我认为,这一切不该成为课题。”...

柔佛州立法议会今日正式接纳反对党议员临时动议,要求政府对涉及私运前马共领袖陈平骨灰回马的人士采取严厉行动,以免该事件触发社会问题;议长基于朝野双方动议口径一致,宣布该临时议案无需经过表决,直接获得州议会接受。 上述临时动议是由巫统龙引州议员阿育嘉米尔提出,柔佛州议会议长苏海占基于有关动议涉及公众利益及迫切,接纳上述动议,并开放让朝野议员辩论。 这也是柔州议会首次接纳由反对党议员提出的临时动议。 代表反对党辩论的阿育嘉米尔及在柔州议会反对党领袖兼巫统文律州议员拿督哈斯尼均表示,陈平骨灰被带回家乡是重要事件,此事挑起大马军警对抗马共的黑暗历史,让许多殉职警员家属心中的伤痛重新被挑起。 阿育嘉米尔强调,上述事件无关种族及宗教,而是有关意识型态,共产主义不能在大马死灰复燃。 哈斯尼则表示,陈平并非是“阿猫阿狗”,而是马共重要领导人物,若州政府不对此事表明立场,则州政府建设武吉哈逢警察历史博馆,以纪念在武吉哈逢警局遭马共袭击,导致多名警员牺牲,警惕众人和平重要性的努力付诸东流。 另一方面,公正党武吉南宁州议员莫哈末亚萨鲁丁代表执政党发言时强调,陈平骨灰是由其亲友私自带回国,因此希盟政府并未涉及有关过程。 “陈平骨灰明显是经过走私途径运回大马,涉及违反法律,就让警方调查,作进一步行动。” 诚信党新加兰州议员凯鲁丁表示,我国拒绝共产主义,惟他同意陈平骨灰回国事件应该从法律角度处理,让警方调查及决定是否控告涉案者。 经历20分锺辩论后,议长苏海占援引州议会常规第29(3)条文,指由于朝野双方动议口径一致,该临时议案无需经过表决,直接获得州议会接受。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