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1 min read

民航局禁止“飞行车”上天,企业家发展部长礼端昨日只能闭门参观“飞行车”。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认为,整起事件只能以“羞耻”两字来形容。首先我要先注明一点:我并不是以国会公账会副主席的身分写这篇文章,而是作为一名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给出评论。我受到议会常规的规限,不可揭露公账会的机密内容。对此,我以下的评论,是根据企业发展部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礼端过去发表的言论,无论是记载在新闻或国会记录,而这些都属正式和公开的文件。国会记录的相关日期包括2019年3月28日、7月2日、10月17日及10月31日。大马民航管理局(CAAM)对原定今日的飞行车试飞活动发出禁飞指令。从部长去年末/今年初首次宣布飞行车计划,直到如今被民航局禁飞,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羞耻!若要我再加上另外的两个字,也是:羞耻!企业发展部长曾多次强调及澄清,此项目没有动用人民纳税钱,并且是私人界发展项目,不是政府项目。同时,他也曾在国会表示该部门有责任协助和鼓励企业推动他们的创新概念。我十分赞同,这确实是该部门的职责,而我们也不能够抹杀任何好的创想。事实上,这是很好的创新概念和计划,而相关科技在其他国家已是相当普遍。我国企业去拓展此科技产品也属好事,但来到企业发展部这环,这却最终成为了一个大问题!在过去的一年来,企业发展部长看起来已经把飞行车计划当作是干儿子,以错误的方向对这计划高谈阔论,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同时已经让投选我们的人民感到愤怒。在部长宣布飞行车计划的时候,许多人都会问我:为何我国第三国产车计划是个飞行车计划?这就是混淆所在,同时部长给人民的感觉就是,政府是在进行一个国家计划,但事实上却完全不是。既然不是国家计划,就不要说到好像是国家计划一样。这飞行车的概念,其实可能就是也政府或部门每天接到众多私人企业企划书的其中一个计划,就这样简单。我也曾咨询一些律师界的朋友关于飞行车要飞的法律。我问,车子行驶在路上,我们有《陆路交通法令》;飞机飞行在天上,我们有《民航法令》。若说飞行车要飞行,我们有相应的法规吗?答案是:没有。部长也曾说从吉隆坡到槟城,飞行车仅需1小时航程。其实在现在同样的旅程,乘搭福克(Fokker)螺旋桨飞机需要1小时,部长是否在说飞行车可以和福克以同样的速度飞行?人民并不是笨蛋,究竟谁会相信?现在,民航局发出禁飞指令,飞行车试飞喊卡。明显的,这个计划并没有准备好,我们也没有准备好,但为何部长每天都把计划形容得已经准备就绪一样?每当这个课题在国会中提及,在野党议员就会借机谈笑嘲讽。我并不担心他们把部长当成笑柄,我只担心会议厅外的人民,会用什么眼光看我们政府,特别是实际上这计划与政府毫无关联。

内阁可能改组的消息传开后,财长林冠英受询是否会担心自己被搁置时,回应记者“下一道问题,谢谢”,引起在场媒体哄堂大笑。 林冠英坦承,自己也是通过媒体才获知内阁可能改组的消息,希望媒体给希盟一些时间讨论。 首相马哈迪则在记者会上笑称,“我想媒体比起内阁部长们更关注改组的事。” 尽管伊党要求首相在内阁改组中换掉财政部长林冠英,但是首相马哈迪他说,任何人都可以提出意见,但最终还是需要希望联盟和沙巴复兴党讨论同意后,他才做决定。 马哈迪在布城出席活动受询有关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建议换财长一事做出回应。 马哈迪在简短的回应中说,“任何人都可以发表意见。” “但我会做出(最终)决定,若这是执政联盟所同意的事情。” 在希望联盟于丹绒比艾国席补选遭遇重挫后,首相马哈迪表明,可能会考虑进行内阁改组。 “我作为首相必须对内阁改组负责。 我已经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并将考虑他们对内阁改组的要求。” “这不会在今天或明天发生,而是在考察及观察了现有部长的表现后,再作出议决。” 马哈迪是在20日主持土团党最高理事会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向媒体发表谈话。 就在敦马昨日表明会考虑内阁改组之后,伊斯兰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他认为,最应该被换掉的是财政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 他说,当内阁改组消息一传开,网络即进行民调,短短的一小时内,就有数千人支持要换掉财政部长。 他认为,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惨败,可能是因为行动党。 端依布拉欣也是伊党古邦阁亮国会议员,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受询时,这么指出。 询及为何他会认为需要撤换财政部长,他说,财长所提呈的财政预算案,是个失败的预算案。 “槟城的发展拨款有100亿令吉,但是发展清真事务的拨款仅有1000万令吉, 国内发展拨款无法取得平衡,东海岸区并没有发展项目以推动当地的经济。” 另一方面,询及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原定在日前到博特拉大学进行交流会遭临时取消,端依布拉欣认为,政府应该采取开放态度来处理此事。...

1 min read

吉隆坡高庭继续审讯阿末扎希涉嫌挪用健康思维基金会(Yayasan Akalbudi)资金案。 马来亚银行副主席阿诺星古扎拉星在庭上说,这名巫统主席拥有2张信用卡及1张签账卡--威世白金卡、万事达金卡及美国运通白金卡。 他说,美国运通卡在2015年5月26日在首尔的两间零售店及超级市场有总共3万600令吉的交易,随后又在另一间零售店有一笔1810令吉的交易。 阿诺星是本案的第9名控方证人,今天主要针对阿末扎希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信用卡交易而供证。 他指出,阿末扎希在基辅期间,也在数间零售店共花费了7600令吉, 但没有详细说明花费的细节,当时阿末扎希及时任全国总警长卡立前往乌克兰调查马航班机MH17遭击落的事件。 承审法官为科林劳伦斯,主控官为李敬发副检察司及拉惹罗泽拉。 此外,第8名控方证人慕哈末纳比尔在供证时也表示,阿末扎希曾于2012年,要求他成为健康思维基金会的信托董事。 纳比尔说,他自2012年成为信托董事后,不曾在基金会的任何活动、账目、开销及捐况被咨询。 “这些事情全权由阿末扎希管理及决定,我对这些毫无知情。” 他在接受阿末扎希代表律师阿末再迪的交叉盘问时,被询及是否知道阿末扎希在MH17事件中,使用基金的款项支付大马拯救队伍的开销。 “你是否知道阿末扎希在那期间以基金来支付所有马来西亚拯救队伍的食物、住宿、津贴及其他开销?” 纳比尔说:“不,我一无所知。” 纳比尔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担任阿末扎希的峇眼拿督国会选区的特别助理,他承认一些基金也用来在槟城诗布朗再也兴建清真寺、孤儿院及伊斯兰宗教学校。 阿末扎希也是峇眼拿督国会议员,他被控27项洗黑钱控状、12项为刑事失信、8项贿赂,涉及数额高达1亿1700万令吉。 他被指使用基金会款项来偿还信用卡的欠债。

1 min read

有越来越多呼声,要求希盟政府未废除争议性的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惟当局一直按兵不动,政府表明目前只是修法,而不是废除有关法令。 首相署部长刘伟强指出,政府目前正在检讨没有审讯情况下扣留嫌犯28天的规定,以便为扣留者提供法律咨询。 他强调,无论如何,国家需要国安法令,因为稍不谨慎就会遇到安全问题。 他是今日在国会走廊受询及警方援引国安法来扣留12人涉及淡米尔之虎(LTTE)恐怖组织活动,而政府何时废除法令时,这么回应。 遭逮捕者包括龙城区州议员P古拿、马六甲州牙力区州议员沙米纳登、马六甲绿色工艺机构总执行长占德鲁、 市议员苏烈斯等。刘伟强补充说,希盟政府承诺会检讨国安法令,并且修订条文。 “我与内政部一起参与委员会会议,我们希望可以尽快完成。” “我们需要与各相关单位进行咨询,我不能透露更多,因为这是内政部长的职权范围内。” 约30人今早聚集在国会大厦外举行抗议活动,呼吁政府废除国安法令。 日前,全国人权组织(HAKAM)及人民之声(SUARAM)也到国会呼吁政府履行承诺,废除国安法。 全国人权协会组织主席安美嘉强调,政府承诺会会尊重法治,但是国安法并不是遵从宪法, 而是违反法治,是未审先扣对遭逮捕的人不公平。 “许多被国安法扣留的人没有获得正常辩护的程序,我们要求政府尊重法治。”

1 min read

旺阿兹莎周二在国会表示,全国已有5个州属包括槟城、沙巴、柔佛、马六甲和霹雳,都愿意修法禁止童婚, 而砂拉越、彭亨、登嘉楼、玻璃市、森美兰、吉打以及吉兰丹则不同意修改法律禁止童婚。 然而雪州苏丹沙拉弗丁于2018年9月曾接纳建议,谕令雪州议会修订伊斯兰条例,将男女穆斯林结婚年龄,从16岁调高至18岁。 根据伊斯兰法局(JKSM)数据,大马童婚申请数量最多的州属是砂拉越、吉兰丹及沙巴。 为此,这位已为人父的马来青年艾扎益在推特掀起发信运动,呼吁集体致函当局要求修法。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道,艾扎益育昨晚在接受访问时说: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向州政府提出抗议,要他们聆听我们的声音, 因为童婚并不是我们要的。我们没有权力决定是否允许童婚。” “这对我们并不公平,因为这个决定影响我们所有人,不只是影响政府而已。 因此,政府为了我们人民,应谨慎地关注此事,所以这项行动主要是为了施压。” 他访问时也表示,自己是两名女儿的父亲,所以他非常重视童婚的问题。 “我自己是两名女儿的父亲,孩子个别4岁及2岁。 对我而言,禁止童婚非常重要,因为婚姻是需要成熟思考的事情,结婚前有许多面向需要考量。” “他们还没成熟到会去想这些事,更何况是结婚。 另外,伊斯兰姐妹会(SIS)周二发表文告指出,旺阿兹莎日前在国会透露,目前有7个州属不同意禁止童婚,同时州政府也有权这么做。 “希盟政府必须解释7个政府不愿合作的原因,这是为了儿童的利益着想,政府不能只是陈述州政府有权拒绝,而联邦政府不能做什么。” “童婚已经证明了对儿童有害,民选的联邦政府有责任介入,捍卫儿童的最佳利益。” “旺阿兹莎称‘目前无法证明’性诱拐儿童(grooming children for...

1 min read

首相马哈迪今日狠评一些国会议员缺席国会下议院会议,以致人们会认为这些议员不屑服务人民。 马哈迪也指出,国会议员的出席率,将会成为改组内阁的其中一个考量。 他今日为2019年国际社会福祉大会主持开幕后,在记者会上被问及国会下议院会议周三再次险些流会之后, 他会否以议员的国会出席率,作为改组内阁的考量的问题,这么指出。 “他们在选举前渴望成为候选人,但是在中选后,他们看起来没有认真地服务人民。” “我必须和这些国会议员谈谈。” 他是今天出席国际社会福利大会及[email protected]推介礼后,向媒体发表谈话。 周三,国会下议院今早基于法定人数不足,延迟开会2分钟。 在祈祷后进入问答环节,议长莫哈末阿里夫邀请旅游、艺术及文化部副部长莫哈末巴迪亚回答希盟淡边区国会议员哈山第一道提问时,立卑区国会议员阿都拉曼质疑开会人数没有达到法定的26人。 莫哈末阿里夫立即计算议员人数2次,发现会议厅只有24名议员,因此响起铃声提醒在外的议员赶紧回到议会厅。 近日来,国会议员缺席议会的课题频频被挑起,而这也并不是马哈迪首次评论国会议员缺席议会的课题。 在上个月22日,马哈迪透露,内阁已经深入探讨并从中了解到许多部长和议员所面对的问题,而当局也会提醒议员们务必出席会议。 “我们在内阁深入讨论此事,我们发现很多内阁部长要出席国际会议, 国会议员也有其他事务,一些议员虽然身在国会大厦,但没有进入议会厅。”

首相署部长刘伟强今日开腔吁请黃日昇跳槽,才能让选区发展顺利。 “如果黃日昇希望该选区的发展计划可以顺利,很简单,请过来执政党。” 刘伟强今日在国会下议院部长问答环节,回答黃日昇针对政府在选举改革的工作,以便在任何选举期间不会发生滥用竞选机关的附加提问时,这么建议。 刘伟强说,在丹绒比艾补选期间,没有任何人在竞选期内宣布发展计划。 他指出,无论是执政党或反对党的选区,政府都会一视同仁地给予发展以惠及所有人民,这是希盟政府的承诺。 刚刚落幕的丹绒比艾补选,华裔和巫裔选票大幅回流的支持下,国阵以狂风扫落叶之势,重夺丹绒比艾国会议席。 黄日昇胜选后表明,首项任务,即监督希盟政府在补选期间所承诺的2000万令吉拨款发展计划是否落实。 此外,在投票日当天,发生3名合格选民的票被人率先投票,3名选民就此事向警方报案。 3名选民分别为华裔选民杨忠庆(72岁,退休人士),巫裔选民哈碧芭(72岁,退休人士)、丽哈娜(62岁,家庭主妇)。

臂膀大会公青团代表大会将维持传统还是打破传统是个问号,但公青团团长和署理团长就隔空开战,前者说要党顾问旺阿兹莎,后者却表明要维持传统,由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为大会开幕。 公青团署理团长兼阿兹敏的政治秘书希尔曼火力全开,公开唱反调批评党违反传统做法。 早前公青团长阿克玛说,早在10月20日的公青团会议上,已经议决邀请旺阿兹莎。 希尔曼昨晚通过文告声称,获得全国大部分被党员选出来的区部和支部公青团团长的支持,要阿兹敏为12月6日在马六甲展开的臂膀大会开幕。 他指出,大部分的区团团长都认为,他们将会捍卫首相马哈迪继续担任首相,不允许有人搞破坏。 公青团和妇女组大会原定在12月6日至8日展开,不过公青团今年欲打破传统,撤销要求党署理主席开幕。 阿兹敏反击说,这做法的目的是要他在党内闭嘴。 目前雪州公正党主席兼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已证实,他们会展延大会,至于砂拉越也要取消砂拉越代表大会。 公青团副团长迪班要求党中央对公青团署理团长希尔曼采取纪律行动。 公青团署理团长兼阿兹敏的政治秘书希尔曼昨日(20日)坚持要求,代表大会必须维持传统,邀请阿兹敏开幕。 迪班今日(21日)发文告,要求党对希尔曼采取行动。 他说,希尔曼必须受到对付,因为他违反公青团的决定。 “他也违反了数项行为,其中包括在未获得公青团领袖同意下,私下召开会议。” “他的立场是要遵守传统,在代表大会邀请其他嘉宾,但这显然未经公青团会议批准,且违反党规。” 他批评希尔曼私下召开会议的举动,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他身为领袖却没有纪律,每个月都不出席例常会议,却还把党分歧带到媒体面前,这是一种恶意破坏党形象的行为。” 因此,他强烈建议党中央领导层对希尔曼采取行动。 公青团和妇女组原定在下个月6至8日举行代表大会,但今年公青团欲打破传统,不邀请党主席主席开幕,改由党顾问旺阿兹莎,因此引起轩然大波。 希尔曼昨晚通过文告声称,获得全国大部分被党员选出来的区部和支部公青团团长的支持,要阿兹敏为12月6日在马六甲展开的臂膀大会开幕。 他指出,大部分的区团团长都认为,他们将会捍卫首相马哈迪继续担任首相,不允许有人搞破坏。

1 min read

根据土团党内部消息人士透露,最高理事会在经历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惨败之后,都希望首相马哈迪能够调整内阁阵容。 他们都认为,希盟在执政18个月后,因为表现欠佳而遭到国人激烈批评,更在丹绒比艾遭遇滑铁卢,因此内阁重组将能够协助希盟重新获得民众的信任。 一名了解土团党最高理事会昨日在八打灵再也开会内容的消息人士说:“这是大多数人的意见。” 希盟的败北目前也被视为人们透过选票,表达对新政府政策的不满,以及希望首相马哈迪辞职的诉求。 尽管如此,党内消息人士透露,马哈迪并未被说服,未全然相信重组内阁将能够解决希盟所面对的问题。 首相昨日在记者会中就曾经对此作出暗示。 “重组不是恢复政府地位的方法。即使我们重组,也需要时间让新人习惯其工作,及让公众来评估他们的表现。” “也可能这个新的人选表现不如预期,那就会有更多人要求另一次的重组。” 马哈迪也是希盟总裁,他说:“这样的做法,其实是假设‘重组’就是一切问题的答案,但是情况并不是那么简单。” 另一个让马哈迪不热衷于重组内阁的原因,在于大马将会于明年成为亚太经贸合作机构(APEC)会议的主办国。 他周三在受到媒体询问有关内阁改组一事时说:“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完成。我们明年的关键问题在于要主办APEC会议,我们不能轻视它,这是全球最大的会议之一。” 土团党的领袖们在会议上也没有为内阁改组定下一个期限。 首相马哈迪公开声称,他将会和其他盟党及亲希盟的沙巴民族复兴党讨论此事。 其实从去年希盟执政开始,就不断传出内阁改组,但是马哈迪过去都否认相关的说法。 目前内阁成员中,除了马哈迪、内政部长慕尤丁及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其他25人都是首次入阁出任部长。 希盟过去执政的18个月内,有多项政策遭遇民众的攻击, 其中包括生活成本、教育、大道过路费、农民及渔民援助金、汽油补贴机制的展延,及体制改革缓慢等。 目前的内阁部长阵容中,公正党以7人居首位, 其次则是土团党和行动党各6人、诚信党5人、民兴党3人及兴权会1人。

关丹的“商业广告牌附加爪夷文”今日在州议会继续延烧! 民主行动党都赖州议员邹宇晖他认为,彭州政府如果要推广爪夷文使用,应以鼓励方式,甚至以折扣执照费或招牌税来鼓励商家增加爪夷文在招牌上,而不是强制落实,那只会劳民伤财。 “尊重爪夷文作为国家的文化遗产,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有权推广爪夷文的应用, 但根据指南显示,州政府要求爪夷文的文字必须与招牌上的马来文字一样或大过是非常不合理的。 “事实上如果州政府只要求在招牌的左上或右上的商业性质加上爪夷文,相信没有太多人会反对, 但如今这个指南有反客为主之嫌,甚至马来文都要次之于爪夷文,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他是今日在州议会辩论环节上,针对此课题这么说。 他认为,商家招牌不止要清楚及明确,有时也要有创意的空间,若强制一样大或大过马来文的爪夷文加在招牌上,将会进一步挤压招牌的设计空间。 “若商家生意是顾客群是华裔如神料店或烧腊店,其招牌必定也会加上中文, 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商家就必须把三种语文全部挤入有限的招牌空间里, 毫无主次之分,甚至有可能出现杂乱无章的排版,让招牌失去了吸引力,更遑论吸引消费者的眼球。” 另外,针对来自武吉依班州议员珊霞质询为何一定要放招牌在马来文,难道还有人不会看马来文吗? 他回答,的确还有些人不会看马来文,而且这是非马来人的权利。 张玉刚:华语是品牌及需要 另一方面,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说,华语是品牌及需要,也是一种宣传,而非不懂马来文。 针对伊斯兰党米昔拉州议员安丹苏拉质问,如果只是鼓励,不是强制,如何确保爪夷文能够推广? 邹宇晖回答,华人都不会爪夷文,为何要强制? 因此州政府应该采取包容态度,以鼓励方式,非强制方式来推行。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