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1 min read

霹雳苏丹纳兹林沙说,我国第二任首相,即“发展之父”已故敦阿都拉萨坚信培育年轻人才,并允许后生在政府内扮演关键角色。 苏丹纳兹林今日在牛津大学,为布拉瓦尼克(Blavatnik)政府院校的敦拉萨讲堂正式命名仪式上,发表演词时,如是指出。 据悉,布拉瓦尼克政府学院(Blavatnik School of Government)是附属于牛津大学的公共政策学院,创建于2010年。 苏丹纳兹林直言:“历史给了我们很多例子,那些当权者不让有才华的人上位,担心自己被取代,或被削权。但敦拉萨就不是这样的人。” “他很早就了解培育有才华的新人和投资在年轻人身上,是非常重要的。 “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很多年轻男女从政和在政府机构里,获委以重任,在国家发展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苏丹纳兹林说,敦拉萨深信发展不该只专注于物质,也该涵盖人力资本发展,以缔造经济稳定的国家、人民独立和开心。 苏丹纳兹林说,敦拉萨两大持续性的倡议是在多元的社会里,能做到异中求同,以及社会经济公平。 苏丹纳兹林说,首先是国家原则(在1969年5月13日的流血事件后,于1970年诞生),这仍是国家价值观。 “其次是1971年,敦拉萨推介新经济政策(NEP),或许这是他最记得的事。 这是透过扶弱政策(Affirmative action),尝试降低种族、社会、经济、和区域不平等的现象。 “其实,新经济政策成功重组大马社会,结束赤贫、让马来社群和其他弱势群体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到先进领域工作等。”

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说明,在希盟政府拨出的3000万令吉进入由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监管的基金会后,该笔资金不会仅存放生息而已,而是用来造福拉曼和其学生。 他说,拉曼校友会不隶属任何政党,而上述拨款是用以造福学生,并立即生效。 他是今日出席拉曼校友总会召开的记者会时,如是指出。 他表示,有报导指政府批准拨款3000万令吉予拉曼校友会监管的信托基金会, 只能在马华放弃对拉曼的掌控权后才能动用的说法,是不正确且毫无根据的。 他也非常遗憾,其声明遭断章取义。 他说,拉曼校友会不隶属政府或希盟,它仅是一个聚集拉曼毕业生的团体,而且其成员都事业有成,都是来自各领域的翘楚。 他重申,只要马华不再控管拉曼,这笔拨款将直接给拉曼。 “换句话说,透过拉大校友会监管相关基金会,可确保每年3000万令吉的拨款,不会被政府或任何政党包括马华甚至是希盟所干预。 财政部的代表也不是政治人物,而是公务员。” 林冠英澄清,这笔拨款并非只是“放在新设的基金会里生利息”,而是真正用以造福拉曼大学学院及在籍学生。 他也强调,新设的基金会由拉大校友会管理,只是过渡方案,一旦马华不再管控拉大,则政府拨款会直接拨给拉大。 “如果拉大能够免于任何政党的控制,政府会直接拨款给拉大。 不过,基于那样的原则还无法实现,我们也不希望人民质疑政府拨款的诚意,我们才会交由拉大校友总会设立此基金会。” “这意味着,马华放弃控管拉大之前,这个基金会将会监管及利用这笔拨款,用来造福拉大及在籍学生的利益。” “这些钱并不只是放着不动它,而是用来照顾拉大及学生的福利。 我知道有些媒体报道不是这样说,那些报道不够精确,请务必要更正报道。” 昨日,林冠英指出,新设基金会的信托人将涵盖拉大校友会、拉大学生代表和一名财政部代表。他今日也澄清,财政部代表将“不是政治人物,而是公务员”。 他补充,拉大校友总会并不隶属政府或希盟,而是一个汇集拉大毕业生的团体,且成员事业有成,都是各自领域的翘楚。 “拉大校友总会将负责管理及使用来造福拉大及莘莘学子,并且马上生效。”...

1 min read

拉大校友会今日召开记者会表明,感激政府的委托,并将尽速设立新的基金会,以管理这笔拨款。 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TAA) 会长叶国煌协同林冠英及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召开记者会,并表明支持这个推动“政教分离”的过渡措施。 “我们拉大校友会会由始至终的立场是,教育应该与政治分离。我们也曾经表明,愿意作为解决拨款问题的桥梁。” 叶国煌也宣布,拉大校友会法律顾问黄美锦将主导基金会的成立工作,以尽速成立基金会,接收政府的拨款。 “拉大校友会将以‘担保责任有限公司’(Company Limited by Guarantees, CLBG)的方式设立基金会。” “我们昨晚已经达成共识,由资深的法律顾问黄美锦率领这个基金会的成立工作,他是个非常有经验的法律顾问,他会成为领导者。” 也向媒体表示,他将会从法律专业的角度,研究此基金会的内部结构,盼在一个月内完成设立工作,以接受政府已准备好的3000万令吉拨款。 他也强调,这将是一个非营利的担保责任有限公司,而信托委员将包括来自财政部的代表、学生代表及校友会代表,且全都不能拥有政党背景。 “原则上,所有成员都不能隶属任何政党,而是来自社会各领域的专业及资深人士。” 根据拉大校友会说法,现有的“拉曼大学学院教育基金会”(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的信托委员全数为马华成员,信托局主席则是马华总会长魏家祥。 黄美锦也强调,拉大成立之初的教育基金会属于公共基金,惟升格为大学学院后转为私人基金会,信托局成员才变成皆有政党背景。 他将之形容为一种“技术违规” 。...

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警告党内领袖,对于那些影响公正党在砂拉越州选举胜算的党内人士,他绝不会妥协或纵容。 他今日的谈话被指是针对特定的砂拉越公正党领袖及基层支持者。 尽管他在美里举办的州代表大会上并没有直接点名,但是相信安华是针对早前宣布杯葛大会的砂州公正党主席巴鲁比安及多数区会领袖,他也坚称不会让党内的互斗影响到公正党在州选的目标。 虽然被视为署理主席阿兹敏阵营的领袖,日前已宣布取消砂拉越公正党大会,但安华的支持者却强力继续推动。 在今早的大会上,安华也表明会在近期和巴鲁比安沟通。 “没理由我不能够和他谈话,是我委任了他。” 另一方面,安华在今日的大会上也阐明了公正党在来届州选挑选候选人的方案。 他说,遴选候选人必须是透过“民主”程序进行。 “这是个民主的政党,所以任何决定都是必须经过民主程序。” 安华提醒砂州代表,公正党创党的基石是民主与公正。 因此他强调,公正党在遴选砂州候选人时,务必会确保符合民主原则。 “只要我是党主席,我就不会在这项原则妥协。” 不过,他表示,在遴选候选人时,将尊重砂州公正党领导层的意见。 “我必须确保你们的决定考量到所有利益。 这是我的承诺,我也已经告诉政治局,砂州(领导层)必须跟所有区部开会,要求他们提呈书面的(候选人)建议。” “过后在州层次讨论,接着再带上中央委员会。若有任何问题,就打电话给那个区部讨论。” 安华说,身为党主席与政治局主席,他将确保按照所有程序遴选候选人,否则他不会签署候选人委任状。 “砂州(领导层)会决定(候选人),但过程必须要有足够的各方面参与。” 安华是今早从吉隆坡飞到美里一家酒店,为砂州公正党大会开幕。 较后,他又乘飞机回返布城,以出席希盟主席理事会。...

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阐明,每年至少3000万令吉的拨款进入由拉曼校友会监管的基金会后,不会只是放在里头生息而已,是真正用以造福拉曼和学生。 他说,拉曼校友会不隶属任何政党,每年至少3000万令吉的拨款是用于造福学生,并马上生效。 他说,报章报道指政府批准每年至少拨款3000万令吉予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监管的信托基金会, 只能在马华放弃拉曼的控管权后才能动用的说法是不正确和毫无根据的。 他遗憾其声明遭断章取义,强调这笔拨款进入拉曼校友会监管的基金会后,不会只是放在里头生利息而已,而会真正用以造福拉曼和学生。 林冠英今天出席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召开的记者会时发文告,这么指出。 他说,拉曼校友总会不隶属政府或希盟,它是一个汇集拉曼毕业生的团体,成员事业有成,都是各自领域的翘楚。 每年至少3000万令吉的款项将由该校友总会管理,并用来造福拉曼及莘莘学子,立即生效。 “可以肯定的是,一旦马华不再管控拉曼,这笔款项将能直接拨款给拉曼。 换句话说,透过拉曼校友总会监管相关基金会,可确保拨款不会被政府或政党包括马华甚至希盟所干预。至少财政部的代表也不是政治人物,而是公务员。“ 林冠英说,在马华尚未放弃拉曼管控权之前,拉曼校友总会将负责监管这笔拨款,并以学校和学生利益为重。 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会长叶国煌指出,该会肩负管理拉曼拨款重任,他强调于一个月内成立基金会,造福拉曼学生。 他指出,以执业律师黄美锦为首的基金会,是个独立运作的基金会。 叶国煌说,基金会目前仍在筹备阶段,一旦准备就绪,就能拨款给学生。

根据《透视大马》报道,自从我国实现了史上第一次的政党轮替后,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问题一直扰扰嚷嚷,而在日前的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中,这项课题更被视为是对希盟构成“致命伤”的武器。 尽管财政部长林冠英否认,拉曼拨款是导致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惨败的主要因素之一; 但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和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却不这么认为,并直言统考和拉曼拨款皆促使华裔选票回流国阵。 教育学者杨泉接受《透视大马》电访时也直指,拉曼拨款课题一年多都还在发酵,主要是两党政治化课题。 他提醒马华和行动党:“只要政治化课题,就不可能解决问题”。 “虽然,马华称没有干涉拉曼行政和学术,但一般上宣传活动或典礼都是他们的人出席, 若你说没有涉及党关系,似乎不能自圆其说。” “但,行动党林冠英和马华对着干的做法,给人一种负面印象。因为华教不管怎样都是华人华社所办, 就算是马华办也好,都是华社的大专学院,这样下去两败俱伤。” 他估计拉曼拨款课题短期内都无法解决,但希望两党为了华社利益设想,各退一步。 “再这样下去,我担心拉曼的下场会向新纪元一样,必须向华社筹款。” 创立于1969年的拉曼大学学院(前称拉曼学院)由马华公会成立,校名是以我国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命名。 今年初踏入50周年的拉曼,历年来共培育了20万毕业生。 政府从1970年代开始,就每年以一元对一元的方式, 补贴拉曼学院常年的行政开销,直到2012年,政府设定上限为6000万令吉。 往年,拉曼大学学院所获得的行政拨款介于3000万至6000万令吉, 但在去年11月,财政部长林冠英提呈2019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拉曼学院获得550万令吉拨款。 当时,引起马华反弹,斥希盟政府因为政治而“惩罚”学生。 林冠英今年宣布2020年财案时,拉曼的拨款进一步减少至100万令吉,遂引起另一波争议。 当教育扯上政治,受苦的非广大学生莫属。...

1 min read

原本反贪会规定所有国会议员在10月1日之前申报财产,但如今已超过一个月了,反贪会仍未接获在野党国会议员的财产申报书副本。 国会下议院今年7月1日通过希盟政府提呈的动议,强制所有国会议员向反贪会申报资产,并要求现任议员在三个月之内提交申报。 反贪会副主席山顺指出,所有国会议员都必须向国会下议院议长提交法定申报书,而议长随后将转交申报书副本到反贪会。 不过,直至今日,反贪会仍然未接到国会下议院议长所提交的申报书副本。 “唯有在我们接到所有申报书副本之后,我们才会在网站上公开这些资产申报资料。” 随着旅游及文化部部长拿督莫哈马丁终于申报财产,他与妻子的资产总额仅为9388令吉,是内阁部长中“最穷”的部长。 反贪会网站最新资料显示,去年曾表示自己“很穷”,没有任何资产科申报的莫哈马丁在今年9月26日向反贪会申报财产。 身为内阁部长的他月收入5万4979令吉53仙,可是他和妻子的总资产仅有9338令吉。 此外,在内阁成员中,最富有的是首相敦马哈迪,他月收入为7万5861令吉57仙,他和妻子敦西蒂哈斯玛的总资产为3235万7900令吉的财产。 紧接著是企业家发展部长拿督斯里礼端,他月收入为6万5407令吉20仙,与妻子的总资产为2307万5000令吉。 副部长方面,最富有的是房地部的拿督拉惹卡玛鲁,他申报自己、妻子与孩子持有的财产数额为1350万9130令吉。 接著是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月收入为4万7000令吉,他申报自己、妻子与孩子持有的财产数额为1367万令吉。 内阁成员中,月收入最高的是财政部长林冠英,为8万6464令吉92仙。 紧接著是工程部长巴鲁比安,月收入为8万3736令吉48仙,马哈迪月收入则为7万5861令吉57仙,排名第三。 希望联盟政府在上台执政后,以首相敦马哈迪为首的内阁反贪特别委员会就在去年8月议决, 要求所有内阁成员、政府行政人员及希盟议员公布个人资产,以展现透明度。 随后反贪会在去年11月于mydeclaration网站公布首批希盟国会议员的财政状况。 根据反贪会网站最新资料显示,希盟内阁已经全体申报了财产。 根据最新的资料显示,掌管国民团结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瓦达慕迪在10月25日申报财产, 他月收入为4万8736令吉48仙,他与妻子总资产为10万5000令吉。...

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今日指出,人民的心声永远放在第一位,希盟政府是“三到”,即听到、知道及做到。 因此,政府决定拨款3000万令吉给拉曼大学学院。 他说,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政府拨款3000万令吉,交由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监管的基金会。 “基金会能协助拉曼清寒子弟,有了希盟政府做靠山,学生就不用担心。” “今年给3000万令吉,明年再拨款3000万,总共6000万令吉。”倪可敏也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兼安顺国会议员。 他昨晚受邀为安顺南霹雳福州公会庆祝50周年庆兼承办第33届马来西亚福州社团联合总会暨第19届榕联青及妇女组2019年度代表大会致开幕词时,如是指出。 倪可敏说,政府已听到人民的心声,做得不好的都会改进,希望人民继续给政府机会,能够做到更好。 安顺南霹雳福州公会会长王立光赞扬倪可敏,不仅拨款2万令吉,款项更提前汇入该会户头,讲到做到。 他说,这一年半来,希盟政府对于华教可说是带来建设和改变,尤其制度化拨款给独中、华中与华小。 “我们任内承诺一定会承认统考文凭。 长城不是一天建成,大马是马来西亚福州社团联合总会总会长督斯里刘为强指出, 在安顺举办的福州社团联合总会全国代表大会,是历年来出席率最高的盛会,破了记录。 多元种族国家,这确实非常困难,但困境中一定能找到出路。”

继昨晚7巫统议员发表声明之后,今天再有15名国会议员发表联署声明,他们一致强调在当天晚上夜会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完全无关退党或跳槽。 他们也否认曾指责巫统党领袖失去方向,而且有意退党。 “我们可以证实,国阵议员再会面中曾经提及此事。 相反的,这次的会面主要是讨论各自选区的课题,以确保选民的利益受到维护。” 他们重申完全无意退党或者跳槽到其他政党。 “如果希盟领袖意识到他们已受到人民唾弃,而且民众也对希盟政府的领导失去信心,而诚心诚意要加入巫统与国阵,我们无任欢迎。” 这15名议员说:“我们可以一起恢复希盟执政后陷入困难重重的国家。 更重要的是,为了保障人民和下一代的前途,将国家导回正轨。” 针对首相交棒一事,他们说,由于此事是希盟内部问题,无关反对党,所以在会面中不曾提及这项课题。 阿兹敏事后媒体追问时,称那只是一场普通的会议。 “普通的会议,没有不寻常的事情。” 首相马哈迪周五爆出巫统议员见阿兹敏是因为觉得巫统失去了方向, 不知道何去何从,也不知是否需要跳槽到其它政党。 马哈迪万宜出席一项活动后指出,他已经询问阿兹敏有关对方和反对党见面的事情。 “他说巫统的人感觉巫统失去(方向),不知道要做什么,因此他们看(咨询阿兹敏)是否要加入其它政党。” 在数小时前敦马才爆料说,巫统议员夜会阿兹敏是为了要跳槽希盟。短短数小时,却峰回路转! 这7名巫统国会议员今晚强调,他们当晚并没向阿兹敏提到有意跳槽,反而是他们邀请阿兹敏跳槽。 他们发表联合文告,反驳首相敦马哈迪数小时前的言论。 根据马哈迪的说法,阿兹敏已向他解释,当晚巫统议员透露有意退党,转投其他政党,而且支持马哈迪的领导。 不过,7名巫统国会议员强调,马哈迪的说法完全不符事实。...

尼泊尔教育、科学及科技部长吉里拉兹说,该国拟在学校推介马来文选修课。 不过,他说,此事仍需与尼泊尔内阁及相关单位进一步讨论。 吉里拉兹近期与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举行双边会谈时透露上述意向,也欢迎马智礼的建议,即在该国设立马来文学校教授尼泊尔国民马来文。 马智礼出席于11月19日至21日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2019年世界教育革新峰会期间,对马新社说: “目前约有35万7000名尼泊尔人在大马工作,主要从事保安、制造业和酒店业。 “设立学校教导马来文将有助尼泊尔国民在大马觅职,因为他们更能流利沟通,有助他们提升事业。” 马智礼说,他们会谈中也讨论如何改善尼泊尔的技职教育培训。 “尼泊尔部长对我国采纳的德国双元技职培训系统印象深刻,认为这将对他们有帮助。 这是因为尼泊尔希望能培养熟练劳工,若拥有技职证书,在海外工作也能获得更好的薪资。” 他说,尼泊尔也期许有更多机会该国学生到大马深造,并与大马大学合作。 配合尼泊尔2020旅游年,吉里拉兹也邀请马智礼访问该国,并出席明年将在加德满都举行的人工智能大会。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