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1 min read

人权律师茜蒂卡欣今日在2019年国家建设国际大会(ICNB)上对政府开炮! 她直言政府就是希望马来人愚蠢,以便他们不会思考,不会对当权者提出问责或质疑。 她说,本身向来主张国家与宗教不可混为一谈,国家并没有参与管理宗教事务,因此教育部不能在政府学校也就是国小强加宗教科目。 她指出,反之学生若要学习宗教应该利用自己的课余时间,而不是在学校学习宗教科目。 她说,我国的执政者喜欢利用宗教来“控制”马来人,利用宗教教育来达到当权者的目的。 因此,她认为,我国的教育制度有必须改变。 “马来人长期以来受到政客的洗脑,也被自己的族群领袖所利用,这是很不幸的。” 茜蒂卡欣今日是在2019年国家建设国际大会(ICNB)上,参与“管理种族、宗教和政治的紧张局势来驾驭国家建设”为题的讨论环节,发表个人看法。 在回答马华上议员拿督郑联科的询问, 一般国家都是少数民族被大多数族群所欺压,可是偏偏在大马却有说法指马来人才是受到打压最多的族群时, 茜蒂卡欣表示,这说法没有错,可是若论贫富差距,马来人的确是最多贫穷的民族。 “根据政府的数据,大马最富有的人只有少数的马来人。 很多人以为是华人,但其实不是。再来,中产阶级M40群组里, 马来人的比例也比其他民族少 ;可是偏偏在最低级的B40群,马来人却又是占最多数的, 马来人的贫富悬殊确实比其他族群来得大。” 她说,所以很多人误以为这个国家的马来人受益最多,但事实不是这样。 “真正得益的马来人只有区区的少数。”

就在极端份子为陈平骨灰时间闹得沸腾之际,前全国总警长拉欣诺开腔捍卫陈平。 根据网媒《当今大马》的报道,他在接受访问时指出,马共与大马政府于1989年12月签署《合艾和平协议》,结束21年武装斗争。 “和平协议显示,一旦和平达成,大马要放下过去,展望未来。” “自协议签署后,没迹象显示共产党人要恢复斗争,设立新的共产党。” “除非你可以出示证据,(否则)我认为,全球已经拒绝共产主义。” 根据和平协议其实允许陈平等所有马共成员回国,只是陈平和一些资深马共领袖选择不返马。 “根据协议,其中一个条款为所有马共成员都可以返乡,条件是不可以恢复斗争。” “所以,既然(协议)允许陈平回国,则那些人为何要争吵,说他的骨灰不该获准返乡?” “全体国人都必须根据1989年合艾和平协议来看待事情。我认为,这一切不该成为课题。” 拉欣诺更抨击炒作陈平骨灰课题者,若非不了解和平协议, 就是种族主义者,或蓄意排斥共产主义不再获得世界接纳的现实。

这位前峇都区国会议员蔡添强今日终于打破沉默,说他是为峇都区服务的最实在人选,因为当地选民认识他且已建立密切关系。 蔡添强告诉《透视大马》说:“交由党来决定是否要这个席位,对我而言,最实在的是继续服务峇都区。” “那里的人认识我。我不止和他们建立了密切关系,对该社区领袖与人们也有很大眷恋。” 他现在是工程部长巴鲁比安的部门特别顾问及大马生产力机构主席。 吉隆坡高庭早前宣判,蔡添强有权在来届全国大选参选,同时,选委会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否决蔡添强的竞选资格是不合法的,他再次成为众人的焦点。 随后,有人要求现任峇都区国会议员柏巴拉卡兰辞职,以为蔡添强重返国会铺平道路。 23岁的独立候选人柏巴拉卡兰去年在大选中获得公正党的支持成功拿下峇都区,他过后加入公正党。 这位最年轻的国会议员希望可以在峇都区服务满一届。 公正党主席安华早前说,柏巴拉卡兰不必为了蔡添强制造补选而辞职。 不过,他说,党领袖还没讨论这个课题。 “柏巴拉卡兰是受人民委托,我们必须尊重这一点,而蔡添强则是党重要领袖。” 无论如何,蔡添强对《透视大马》说,他将在第15届全国大选参选,但他拒绝回应柏巴拉卡兰是否应该做满一届。 “我们(公正党)必须安排合适的人选服务人民。 我可以为峇都做到这一点,但是如果党有其他想法(其他议席),我们可以讨论。” 他说:“他(柏巴拉卡兰)作为第一届国会议员,难以指望他提供相同水平的服务。” “在这里解决这里的问题需要很多经验。这很难提供和我同样水平的服务。指望第一届国会议员维持(这种服务水平)是不公平的。”

1 min read

资政理事会主席兼前元老理事会敦达因反驳马来西亚土著比其他种族更优越的说法。 他也质问,你是否有证据或更显著的成绩,来证明上述的说法。 “有什么让你感到骄傲呢?若你还在苦苦挣扎,你要如何比其他人优越?” 达因是今日出席“大马贫穷:事实VS印象”座谈会时,如是指出。 他也提醒,在上苍的眼里,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若你要说自己更优越,那你的优势是什么?若你表现出色,又有什么成就?” 达因是针对国家经济政策(NEP)纳入土著拥有30%企业股权的目标,以增强土著在经济的参与度一事,做出回应。 不过,当询及为何是30%企业股权时,达因也表示不确定。 “我不晓得这30%是如何设定的,这是之前所设下的目标,也没有任何科学研究为依据。” 就在希盟执政一年半之后,饱受批评表现不佳无法改善经济,元老理事会主席达因认为,这是因为执政联盟当了太长时间的反对党,而且在未执政前自认可以比前朝政府做得更好。 “希盟在未执政前认为自己可以比前朝政府做得更好,然而在执政后才发现,很多事情不如想像中容易。” 他说,过去的反对党认为换政府很容易,自认可以比前朝政府做得更好,然而在换了政府后才知道,原来当政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达因是今日出席“马来西亚贫穷:事实VS印象”座谈会上,这么指出。 他向希盟政府提出建议,要求政府用人不疑,因为没有人是蓄意要来制造问题。 另外,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部前主席拉蒙询问达因,为何后者在政商领域拥有丰富经验,但是其建议不被政府采纳。 达因回答:“他不是政治人物。” 达因先感谢拉蒙的夸奖,并指自己只是一名领袖不是政治人物。 “任何成功的领袖,并不是靠个人的努力,而是需要一班得力助手的协助,才可以取得成功。” 他不忘强调,政府需要公务员的支持。 接着,达因说,现任的政府认为他们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1 min read

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蓝卡巴星今日要求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夫,对付在国会发表“PUxxxxK”粗话的巫统丹绒加弄区国会议员丹斯里诺奥马。 莫哈末阿里夫要求蓝卡巴星正式致函给他,并附上证据,他将在收到信函后,给予被指违反议会常规的议员回应的机会后,再作出谕令。 蓝卡巴星今晚在内政部副部长拿督阿兹斯查曼于国会下议院,进行内政部2020年财政预算案三读总结时突然站起来表示,诺奥马在参与辩论时对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说了上述不雅的字眼。 他援引议会常规第36(4)条文(议员禁止在议会厅内使用武力及没有教养的言语),要求议长对诺奥马采取行动。 诺奥马则望著议长问道:“你要我反抗他还是你叫他安静?” 虽然议长已要求蓝卡巴星针对此事致函给他, 但蓝卡巴星表示,既然诺奥马如今人在议会厅,为何不让他现在就回应,自己有没有发表过上述字眼? 由于蓝卡巴星是引述网络媒体《今日自由大马》的报道,因此议长莫哈末阿里夫表示,他不能单凭一篇报道就作出谕令。 “我不能作出任何谕令,除非我从正确及可信的来源及管道,确认报道的内容是真的。” 他也说,自己没有亲耳听到诺奥马这么说。 事发时,主持议会的是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拿督莫哈末拉昔。

1 min read

陈平亲朋好友及同志骨灰处理工作组负责人蔡建福今日表示,该组是联络在泰国的陈平亲属,然后把陈平的骨灰透过陆路运回我国。 不过,他不方便透露太多的细节,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事端。 他目前还没有接到警方传召问话通知,但已作好面对警方传召的心理准备。 “我们都老了,安定安定过一下日子就好,还有把陈平骨灰拿回来,公布一下了结这个事情也好。” “但是你要安宁,人家也不给你安宁。拿着骨灰回来就破坏了安宁。” “哇,这坛骨灰不是比核子武器还要厉害?我就想不通了。” 蔡建福强调自己愿意配合警方调查,只要警方良好对待,他会如实告诉警方想要了解的事情,不会抗拒。 惟如果警方利用暴力或酷刑盘问,他则难以配合。 “如果我们一去到(警局)就把我们的手铐起来、蒙脸和打我们一顿、坐几天监牢,叫我怎么配合?” “没什么好担心啦,我们年纪这么大了有什么好担心。我们这几十年生生死死都捱过来了,看得很开。” 无论如何,他说明自己目前尚未收到警方的传召,也还没接到任何相关通知。 “我们同志所有人多高兴,不但没有影响和谐,还增进了和谐。很多老百姓也很高兴啊,我看网上很多人点赞。” “如果你要极端分子也满意,怎么可能呢?这样什么都不能做了。” 另外,针对巫统今日声称担忧共产主义思想复兴,蔡建福笑称,陈平又不是上帝,一坛骨灰就能宣扬共产主义,实在好笑。 “把一个死人骨灰拿回来就恢复共产主义?陈平不是上帝哦!他又不是耶稣,能够这么神吗?” “一坛骨灰就能宣扬共产主义,哎呀这些也是太过分了啦。这些(言论)很好笑,为什么搞得这么紧张?” 蔡建福续称,一班老同志也年事已高,根本不可能做些“复兴共产主义”的事情。 “我们这些七八十岁的怎样去恢复?再过两年就要去见阎罗王了……这些太过恐怖了啦。” 他说,如果警方的态度是友善,他愿意百之百的给予合作,不过,倘若受到警方的恶劣对待,要他穿上囚衣或是戴上手扣,就另当别论,这就难与警方合作。 他透露,他都已经年过八十,都一把年纪,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好怕,因此,他现在等着警方的传召。...

1 min read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今日表示,要求国会议员从早上10点开会到半夜12点,可说是让国会议员陷入过劳当中。 他认为,除非有不可避免的重大事件必须延长会议,否则主要议事厅理应只从早上10点开会到下午5点半,或甚至在更早前结束。 “若社会大众清楚了解国会议员的职责并非只有在主要议事厅开会,媒体将对清点法定人数的无聊游戏不再感到任何兴趣。” 刘镇东也是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柔佛州居銮区国会议员,他指在野党为了博取廉价宣传,最近还频频在下议院要求清点法定人数。 “事实上,他们可笑的举动并不会为国会改革带来实际的意义,也无助于增进国会的效能。” 他说,马来西亚第一届国会在1959年开议,距离今年已是60周年,是时候让国会彻底革新,加速改革议程以强化其监督效能,确保国会的每分每秒获得善用。 自2008年当选国会议员以来,我一直关注国会改革,我们有必要加速国会的制度改革,尤其是让国会设置的委员会成为议员们的首要议政平台和工作。 在其他国家的立法机构里,真正的政策制定一般是在委员会研议拟出。很可惜,马来西亚在国阵与其前身联盟执政的年代,国会没有针对政策做出讨论的委员会制度。 唯一负责监督政府施政与政策的委员会——公共账目委员会,还一度在2015年遭到噤声。 因此,媒体有关国会的新闻报导,经常把焦点放在国会议员之间在主要议事厅的争吵、骂架与挑衅。 在野党为了博取廉价宣传,最近还频频在下议院要求清点法定人数。 事实上,他们可笑的举动并不会为国会改革带来实际的意义,也无助于增进国会的效能。 然而,希望联盟政府应该借此机会,加速落实更全面的国会改革。2018年政党轮替后,国会已有几项显著的改善,但我们还必须推动更进一步的国会赋权。 在国会下议院议长阿里夫的领导下,国会设置了10个委员会专责处理不同领域的政策讨论,如国防与内政委员会。国防部即将推出的国防白皮书,至今也已咨询了国防与内政委员会多达三次。 对政策制定有兴趣的后座议员和在野党议员,可以透过这些新设立的委员会,直接参与政策的研拟过程,并借由跨党派合作的委员会机制,凝聚朝野共识推行符合多数人福祉的政策。 为了让委员会可以运作,媒体应该给予委员会的相关新闻更大的篇幅。 国会议员必须加强本身对政策的认识与知识,而媒体工作者也一样,以便能够更准确地报导政策的新闻,且深入浅出地把政策分析给阅听众。 这些委员会需要具备相关专业的国会议员担任委员,并且配有秘书处协助委员会的研究工作,以确保委员会的问政品质。 2020年财政预算案就这方面拨款了300万令吉,让委员会得以设立秘书处着手幕僚工作。 此外,国会在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的辩论,也应该要改变形式来进行。...

巫统议员安努亚慕沙今天改变昨天的立场,他坚决反对陈平的骨灰返马。他更把总检察长拖下水! 不但如此,他更抛出“死灰能复燃”的指控,质疑运回骨灰者企图复兴共产主义。 安努亚慕沙表示,他支持内政部及警方介入彻查, 并公布究竟是何者当局批准了陈平骨灰回国。 “我们也要政府保证,希盟政府没有受到共产主义思想或同情者,或者其他恐怖组织的渗透。” “马来西亚人民不可忘却陈平及马来亚共产党的残暴,希望这些骨灰不会再复燃起来……” 总检察长汤米汤姆后者是否有利用自己如今的职位,实现陈平的斗争? 因为汤米汤姆斯过去曾经担任陈平的律师。 “我们也知道如今当上总检察长的汤米汤姆斯,曾经是陈平的辩护律师。 他是否利用目前的地位来实现其当事人的斗争?” 昨天巫统总秘书安努亚慕沙才表示,世人最重要的任务是照顾活着的人,而不是把精力花在已逝者身上。 他说:“不过若从宗教角度来看,先知若面对非穆斯林的遗体,他也会给予尊重。这意味,只要不违反伊斯兰,先知从宗教角度尊敬已逝者。” “我想,我们不是执政党,可以用政党或个人角度处理。” “我想,只要不违法,我们应该需要尊重家属的意愿。” “我们没掌权,没有问题。” 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今日正式运回国。纳吉今日炮轰希盟政府批准陈平骨灰返马,更声称此事将加剧国内种族关系的紧张。 纳吉说,负责任的政府应该照顾国家的安宁与和平,而前朝国阵政府不允许陈平骨灰回国,必然有其道理。 “我们知道,许多大马人民对此课题十分看重和愤怒。 因此,我们当时不允许(陈平骨灰回国)。” 纳吉进一步表示,第14届大选之后,种族关系更加紧绷和敏感,因此他不解为何希盟政府依然做些有争议的事情,进而火上加油。...

1 min read

就在朝野政党为前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运回国一事引起强烈争议之际,行动党拿督倪可汉今日在国会质问政府,前朝国阵政府拒绝让陈平回国,是否违反了当年大马政府、泰国政府以及马共三方于1989年签订的《合艾和平协议》。 倪可汉今日在国会下议院说:“副议长,我只想问政府一件事。 国阵领导下的大马政府,是否真的违反了政府与马共在1989年12月2日所签署的和平协议?” “我想读出这份协议,它只有四段。 我希望得到政府的解释,以便大马人了解真相,了解(协议里)同意了什么, 这样我们可以明白,已故陈平的骨灰被带回来是有所依据的。” 根据大马政府、泰国政府以及马共在1989年12月2日签订的《合艾和平协议》, 马共自愿解除武装,其成员则被允许返马定居,或回来拜访。 其中,被政府允许回国的前马共成员包括马共主席阿都拉西迪(Abdullah CD)。 虽然同为马共高层,不过陈平与阿都拉西迪的待遇,却有天渊之别。 他多次试图通过法律途径申请回国,均遭到政府拒绝。 原名王文华的陈平于2005年入禀法庭申请回国安享晚年, 并要求宣布《合艾和平协议》对政府有约束力的诉讼,以失败告终。 上诉庭在2008年驳回陈平的上诉,理由是陈平无法出示文件证明在马来亚出生, 而陈平则声称其证件在1948年警方突击中被充公。 联邦法院在2009年4月以同样理由驳回陈平的申请,使他最终回国无望。 2013年9月16日,陈平在泰国首都曼谷的一家私人医院病逝,享年89岁。 媒体昨日报导,陈平的骨灰已在今年9月16日被运回实兆远家乡, 一部分撒在离开红土坎约3公里外的大海,一部份撒在中央主干山脉山脚森林处。...

国会反对党领袖依斯迈沙比里今日批评陈平为“恐怖分子”,他反对陈平骨灰返马。 他指出,马共的受害者部分至今还依然在世,因此政府不该允许“恐怖分子”的骨灰回到马来西亚。 “虽然那只是骨灰,但我们须明白,从历史角度来看,陈平是我们国家的恐怖分子。” “所以(不该)允许带回他的骨灰……虽然他已经去世,但也不改他是恐怖分子的事实。” “陈平在领导马共的时期,曾经多次袭击军警,造成数千军警乃至一般民众死伤。” “他们(受害者)的家属还在,可能是孩子、妻子,或是孙子辈都还在。 在袭击军人事件中,丧生者可能就是他们父亲,对他们来说一定无法释怀。” 当年的部分受伤者,如被砍掉手脚的受害者更还在世,因此带回陈平骨灰的做法,形同不尊重死伤者及他们的家属。 国阵执政时期,内阁曾经议决禁止将陈平的骨灰带回大马。 “我读到内政部副部长的声明说,旧的议决仍然有效。我不知道内政部之后要怎么做。” “人民质疑,他们悄悄带回骨灰已经违反内政部的指示,我们要知道政府将会采取什么行动。”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