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1,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1 min read

PTPTN借贷者对于政府不再像前朝国阵政府,提供20%折扣给予一次性还清贷款的人士感到不满。 数名借贷者对《透视大马》说,希盟政府不仅没有正视借贷者的问题,在最新的财政预算案中,也没有提供新方案来解决教育贷款问题。 这些受访者对政府的态度皆表示失望。 30岁的工程师沙菲祖说:“我已经用公积金的第二户口将欠款还清,那些是我的养老金,我用来解决债务。” “但是,无奈的是没有如国阵政府般给予20%折扣了,这就是为民着想的政府?宣言去了哪里?什么都没有兑现。” 29岁的沙希拉也指出,她被迫取消还清高等教育贷款的打算,并希望政府改变想法,恢复之前所提供的折扣优惠。 “去年我有偿还贷学金,过后高等教育基金局有献议若我一次性还清,就可享有高达20%的折扣。但当时候我的存款不足。” “最近当我前往该局要还清贷款时,已经没有提供优惠了。所以我希盟政府的假承诺感到相当的失望。” “贷学金课题不是希盟之前时常提及的主要事项吗?但现在,看看怎样了?承诺究竟还是承诺。” 31岁的阿兹里也同样对此感到惋惜和失望。 “我感到相当惋惜,因为当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完全没有提及高等教育贷学金。 在上届全国大选时,高教贷款时常成为希盟的宣言,也是对那些投票给希盟的青年最多的影响。” “但是现在,承诺究竟是承诺,什么都没看到。若无法废除高教贷款,至少要像前朝国阵政府那样给予借贷者折扣。” 对于以上情况,《透视大马》特向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副首席执行员(政策与执法)玛斯杜拉提及。 玛斯杜拉解释,截至目前为止,政府的决定是没有为一次性还清的借贷者提供折扣,是最终的决定。 “在这之前,从2012年开始,分别有10%、15%或是20%的折扣,但已经在2018年12月31日结束了。” “所以2019年开始,已经没有为任何贷款者提供折扣了。” “因为这取决于政府的拨款,目前政府先专注在解决国债事宜。” 玛斯杜拉进一步解释道,虽然政府没有在预算案提及有关高教贷款,但这取决于现时的情况。 “若2020年时,突然有提供拨款给高教贷款,政府将会宣布借贷者是否向前朝政府那样是否可享有折扣。”...

在补选中惨败后的希盟,林吉祥今日发表文告时坦承,在过去18个月内,希盟为了跟种族与宗教偏激份子竞争导致渐渐偏离了中间路线,最终同时失去巫裔与非巫裔的支持。 在过去18个月,我们偏离了原本中庸中间的路线,试图要与诉诸种族及宗教仇恨偏激的人竞争。 结果,希盟两头都不到岸,我们因为相互矛盾和相悖原因,同时流失了巫裔和非巫裔的支持。 希盟必须回归到中庸的中间路线,不再与那些鼓吹仇恨及偏狭的人竞争,因为他们只是种族及宗教政治里的边缘人。 希盟有必要检讨现有的运作模式,以确保希盟团结之余,也允许各成员党能够自由地提出不同意见。 我们务必要检视希盟成员党的运作模式。 举例来说,行动党从前被视为社会的领导之声,而今不断遭指说是不为人民发声。 事实上,行动党领袖秉持的原则与初衷从未改变,只不过过去数十年都是在野党,而如今已经成为政府的一份子。 即便行动党领袖不苟同联邦政府的部分政策及行动,也必须寻求内部管道表达意见,但却因而被视为懦弱,或是己抛弃了原则及初衷。 要维持希盟的团结纪律,各成员党也要阐明原则及初衷。 在这两者之间,我们必须寻找一个新的平衡点。 惟目前在希盟政策,还没有找到这样的大致平衡。 我其实并不同意首相马哈迪“宣言不是圣经”的言论,也不同意将飞行车计划作为政府计划, 同时亦不苟同政府扣留12名淡米尔之虎的涉案人士。 希盟应该创建一套机制,允许各成员党领袖及社运分子表达不同意见,而不会轻易被解读成“在野党思维”或是有意陷害希盟。 我们必须设法让希盟领袖和内部的运动份子能对政府政策及措表达异议, 同时确保他们发声的时候,他们才不会被视为‘在野党思维’,抑或隐藏着破坏希盟政府的动机。 “新马来西亚”的意涵在于无论任何种族或肤色都能和其他公民享有共同的“国民身份”,保持多元之余异中求同。 行动党不会成为马华2.0、希望联盟也不会成为国阵2.0,而其中的一个简单理由就是, 行动党和希盟都正在为重整国家打造新马来西亚的议程而努力,...

安华表示,有部分人想要阻止他成为下一任首相的目的不会达成。 “这两三个人想要通过肮脏的政治手段,阻止和平移交,但这些不会成功。他们不能决定任何事情。” “我将会在人民的支持下成为首相。转移过程将会很顺利,我希望我们能够有耐心, 让马哈迪医生在没有阻碍的情况下治理国家,好让当我接管时,不会有问题。” “这些人不代表多数。这些只是很微弱的声音,而我也不在乎。 他们的肮脏伎俩已经被曝露,而我们都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安华在致辞中也补充,希盟主席理事会将会决定权力转移的正式日期。 “主席理事会将会决定这个事情,而他们将会决定权力转移何时发生。” 希盟主席理事会早前就赞同马哈迪将会将权力转交给安华,但是并未定下确切的日期。 阿兹敏则认为马哈迪应该完成5年的任期,更指各党之间根本就对权力转移一事没有协议。

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今日讽刺党内其他领袖滥权,尤其是掌握官职之人。 安华并没有点名任何人,但他指这名公正党领袖不只是贯彻“发放工程换取支持”的方法,更与敌对政党进行协商。 “他们忘了自己的根,忘了这个斗争不是为了一两个人的利益,不是为了一两个人的部长职位。” “这个斗争无关‘谁支持我就会获得工程,谁不支持我谁就拿不到工程’。” “那是以前巫统的恶劣态度,也是我们要纠正的事情。” “我们需要停止这样(发放工程)的习惯,这属于滥权。不只是善忘,还和敌人谈论有关工程事宜。” 他今日在莎阿南举行的第二届改革家大会致辞时就说:“支持的就得到工程,不支持就没有工程。” 日前因为22名巫统国会议员与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在布城官邸会面,让希盟内部情况有些意见分歧。 巫统国会议员事后也发声明,澄清会见也是经济事务部长的阿兹敏阿里,不过是讨论各选区的发展。 尽管如此,安华也遗憾部分公正党领袖已经忘记作为该党斗争核心的改革精神。 安华也是波德申国会议员,他说:“不只是其他政党忘记了烈火莫熄, 公正党的朋友也是忘记了。要提到烈火莫熄的字眼字眼都怕了。” 今日有上百名出席这项大会,并且讨论在国家改革内的多个议题。 其中的核心内容就包括改革议程必须要符合人民利益,及在应对环境课题上的改革议程。

马华公会前署理总会长李金狮逝世,享寿82岁。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今午在面子书专页贴文,以“马华一代巨人的陨落”为题,公布李金狮逝世的消息。 “丹斯里李金狮活跃于政坛风云激荡之时,他经历过大起大落,但依然坚持到底,站在最前线捍卫党国与民族的尊严。” “他曾在90年代担任署理总会长与马青总团长,他也曾经出任卫生部长及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无论在官职,抑或党内,他敢怒敢言,敢做敢当,这就是‘金狮本色’。” “一代巨人就此陨落,丹斯里李金狮,一路走好,他的贡献及传奇故事,华社及党员将铭记于心。”

1 min read

社青团团长李存孝今日质疑,马华为了拉曼拨款吵来吵去无止休,之前拨款被截停又吵、如今拨款透过拉曼校友会发放,马华还是吵,吵来吵去,难道马华在意的是拨款不过自己手? 他发表声明指出,马华为了保持拉曼大学学院6亿3千万令吉的现金和银行结余,除了调涨拉大学费、 跑遍各大小贩中心募款之外,同时又要继续开口抨击财长不往6亿里再拨3千万锦上添花,真是忙得不可开交。 他披露,近日张盛闻再次冒出声称替拉曼大学学院讨公道,抨击财长根据个人喜好发放拨款。 他揶揄,既然张盛闻事到如今还不知道拨款风波的症结在哪,还要强辩归咎,态度实在让人无法恭维。 “其实张盛闻作为马华人,对于拉曼大学信托委员局操作应该熟悉不过。 这个信托委员局,目前共有8名清一色为马华人的信托人,包括马华现任总会长魏家祥、前总会长廖中莱、前总财政刘衍明、前总秘书江作汉、 前副总会长冯镇安、前副总会长何国忠、前总财政关炳顺以及现任副总会长姚长禄。(tarc.edu.my/tarc-uc/the-board-of-trustees/) 建议张盛闻自行查询,也不必再度被害妄想地以为外界喜欢污蔑马华。” 他说:“信托人名单与政党紧密联系,并且单一政党源流,当中不妥早已不言而喻。 再者,资料显示信托委员局里17名成员当中,15名成员都是马华中央党职领袖。 根据基金会章程,50%的信托人必须是和创办人无关的独立人士以保持基金会的独立操作性。” 李存孝也提到,拉曼信托委员局不仅违反章程,还被被如此浓厚的马华色彩笼罩,张盛闻还试图撇清什么。 他调侃,或许张盛闻不是信托人之一,对于信托委员会的操作一知半解,没关系,还请张盛闻可以亲自问问魏家祥,以免再次打脸自己。 他狠批,马华为了保住拉曼这会下金蛋的鹅,胆敢对全体华社招摇撞骗, 声称拉曼入不敷出,事实上不算拨款也年年盈余蒸蒸日上,还能不断投资添加不动产。 他揭露,实际上马华这边厢嚷嚷3千万拨款的同时,拉大2018年度财务报告清楚显示,单单是利息收入就高达2千400万令吉. “马华在拨款事件上,非但拒绝摆正有违章程的操作、拒绝政府的拨款献意,甚至第一时间采取的竟是向学生开刀涨学费! 马华利用拉曼课题炒作仇恨、分化华社的意图如此明显,这才是真正的搞邦派、图分裂!” 他说:“马华口口声声维护拉曼,却又拒绝党教分离甚至对于政党分立的概念也装聋作业甚至不惜违背基金会章程来保护马华在拉曼基金委员局的地位。...

1 min read

拉曼学院教育基金(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秘书,也是拉曼校友的王辉忠周六表示,拉曼大学学院并不属于马华,而其全权拥有者其实是称为拉曼教育基金会(TEF)的一间担保责任有限公司,并由贸消部和教育部,以及财政部通过税收局严密监督。 他说,包括财政部长在内的很多人,普遍上误以为拉曼大学学院属于马华。 他是在一篇文告中,如是指出。 他表示,拉曼教育基金会作为一家私人公司,它所提呈的财务报告,也必须遵守高水平的国际会计准则。 由此可见,这是受到严密监督和管制的机构,因此,质疑其管理不当者,若不是对拉曼的运作一无所知,便是一知半解。 他说,拉曼拥有4层管理,第1层是一名必须经过教育部批准的首席执行员,在第555法令和第2层的理事会指引下,独自负责拉曼的行政工作。 理事会包含了教育部5名及财政部1名代表,因此,首席执行员和理事会主要负责学院的每天运作。 第3层管理来自信托人,他们的职务和董事相像,只是因为基金会非为营利而被称作信托人,主要负责遵守法定合规,包括2016年公司法令、1967年税务法令、1996年高教机构法令(555法令)及其他相关法令。最后,便是第4层的管理,即基金会的成员。 他指出,必须强调的是,信托人和基金会成员完全是自愿和无偿工作,以确保基金会的目标工作能够如期实行,不受有隐议程者的干扰。 他说,基金会的章程也明文规定,如果它有一天清盘(即关门大吉),其所拥有的财产必须悉数捐献予政府或另外一个得到内陆税收局批准的基金会,因此最终受益人将是政府或大众,而不是基金会的发起人。 发起人和过后的信托人仅以信托人的身份行使职权。 他指出,拉曼迄今共栽培了超过20万名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其中大部份选择了留下来为国家建设出力。与其惩罚拉曼,政府更应该给予鼓励,即提高行政拨款,让拉曼能够栽培更多的合格专业人士协助发展国家。如果政府真的有诚意要把马来西亚打造成卓越教育中心,那么打压拉曼便是完全错误和不受欢迎的。 王辉忠强调,拉曼教育基金会和其他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的成立,都是为了帮助当下的政府实现它不能做到的社会责任,因此当今的政府有必要尽全力资助它们,而不是一再制造不必要、不可理喻的条规,打击这些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的工作。 为此,王辉忠希望理智能够战胜政治仇恨,政府回心转意,重新发放行政拨款给其母校拉曼。 拉曼学院教育基金(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秘书,也是拉曼校友的王辉忠周六表示,拉曼大学学院并不属于马华,而其全权拥有者其实是称为拉曼教育基金会(TEF)的一间担保责任有限公司,并由贸消部和教育部,以及财政部通过税收局严密监督。 他说,包括财政部长在内的很多人,普遍上误以为拉曼大学学院属于马华。...

1 min read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表示,行动党党的纪律很重要,更何况行动党是执政党,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行动党不是“酒店”,不是今天喜欢就“check in”,明天就“check out”,没有这回事。 该党将在霹州成立首所党校,以推动党的思想理念和政治理念,将强制霹州国州议员参加培训课程,否则将被剥夺选举候选人的资格。 他指出,包括现任国州议员在内,必须参加党校提供的初级,州级及高级课程,及格者都获颁赠金、银及铜枚的火箭牌。 “没有参与课程的国州议员及党员,将不被有资格遴选成为大选候选人。” 倪可敏周日在霹雳州行动党举行第20届常年代表大会,致开幕词时,这么说。 他今天在霹雳州行动党第二十届常年代表大会上致词时表示,行动党同志绝对要牢牢记得,党有是纪律的政党, 不能让你胡作非为、为所欲为,他温馨提醒大家,若故意公开羞辱党,当纪律委员会对你采取行动时,自己只有自求多福。 “每个党员都必须记得,没有党,我们是谁?没有党,哪里会有政府?所有从部长到村长, 每名党员都必须遵从党的指示,每个职位都是党提名的,谁不遵守党的指示,就没有资格出任任何职位。” 他强调,行动党不会对忘恩负义的人妥协,这不是党的文化,行动党是干净、 有纪律和原则的党,不要以违反党的纪律来侮辱党,要对自己的行动负全责。 早前涉及性侵女佣案的霹雳州行政议员兼霹雳州行动党财政杨祖强,日前表示全力支持倪可敏的领导; 另两名原本因为反对倪可敏而辞去霹雳州州委职位的双溪古月区州议员兼霹雳州行动党副财政梁卓经和保阁亚三区州议员兼霹雳州行动党副组织秘书廖泰义, 也在昨日宣布决定重返州委会,不过却被州委会“打脸”,指这只是他们单方面宣布。 杨祖强、梁卓经、廖泰义,支持杨祖强的霹雳州行动党副组织秘书兼文冬区州议员四華, 以及出任杨祖强辩护律师的霹雳州行动党州委添仁奈都和倪福齐,都没有出席今天的代表大会。其他则全员出席。

行动党全国政教主任兼柔州主席刘镇东今日表示,丹绒比艾补选前后,华裔选民对希望联盟和首相马哈迪不悦;同时,在马来社会流传着大量反林冠英和反行动党的讯息。 “这不禁让我感叹。还有不到六个星期的时间,我们就要步入2020年,无奈国家依然纠结在这样的困境当中。” 从晚近数十年的历史事件,从茅草行动、马哈迪2020年宏愿演讲、烈火莫熄运动到巫统领袖希山慕丁的举剑,乃至伊党在2015年退出民联。 “2015年,在伊党退出民联后,在野联盟陷入了低迷状态。 次年,林吉祥和我是当时极为少数的领袖,认为希望联盟有必要和马哈迪的势力整合。” “初期,行动党支持者对马哈迪的不信任感,并不小于马哈迪支持者对我们的不信任感,大众媒体不看好亦不愿意看到我们成功整合,当时只有少数的声音主张政治重组。” “马哈迪、林吉祥、末沙布,以及安华,突破了种种阻力和挑战,成功整合起来。” 靠马安和解才能胜选 刘镇东认为,希盟在去年大选之所以能够入主布城,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主要就是归功于马哈迪与安华的大和解及结盟。 “回到现实面,我们确实需要马哈迪与安华联手,巩固马来西亚的新兴民主。” “我们需要尽全力赢下第15届大选,不是为了我们的权力与私利,而是要守护2018年509大选的民主果实,避免因为纳吉和党羽的反扑,让其贪腐与威权的统治白费我们的一切努力。” 马哈迪交棒安华是希望联盟的共识与承诺。 “我们要予以肯定的事实是,这个政府是马哈迪—安华政府,也是安华—马哈迪政府。” 希盟政府的主旨简单明了,即改革与巩固民主,同时打造马来西亚的政治中间,防止种族份子摧毁国家。 “我虽不算老,但也不年轻了。我自1999年12月加入行动党以来,投身在政治前线已有20年。近期的种族言论,难免让我感到痛心。” “许多华印裔朋友把一切怪罪马哈迪,我也收到不少充斥怒气与怨气的讯息,我都明白大家的感受。” “事实在于,我们必须以联盟的形式合作才能走得长远,也要竭尽全力保住我们中间路线的政治联盟。” 刘镇东表示,身处不同族群、宗教、语言和文化的多元社会,民主政治的运作并不容易。 “这也是为何我们要坚守在中间路线,扩大我们的政治中间。希望联盟政府是时候,加紧我们改革的步伐。”

1 min read

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蓝卡巴星认为,首相敦马哈迪表明部长能直接颁合约的说法,破坏希盟承诺除贪的决心。 蓝卡巴星发表文告时说,即使这样颁合约是合法的,但也不道德,因为这会制造一部长偏袒的坏印象。 他指出,希盟承诺要公开招标,而这不仅鼓励业界竞争,也能除贪,避免任何一个人(即使是部长)单方面授予合同。 “首相的言论会让部长以为他们能擅自颁合约。 “这正是希盟立志要摆脱的事。” 蓝卡巴星呼吁反贪会,不要受马哈迪的观点影响,并调查那些疑似滥用权力,直接授予合同的部长。 今年9月,马哈迪宣布,中央政府将增设新条件,好让特定项目的采购直接洽商,唯必须阐明缘由,才会获得财政部的批准。 尽管如此,本月22日,马哈迪说,只要是权限范围内,部长可以自行授予合同。 本月21日,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指控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拿督斯里沙拉胡丁阿育,向首相敦马哈迪要求直接将总值14亿令吉的工程合约,颁给国家农民组织(NAFAS)。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拿督斯里沙拉胡丁阿育承认,他曾致函给首相敦马哈迪,要求直接将总值14亿令吉的工程合约,颁布给国家农民组织(NAFAS)。 他今日在记者会上指出,他只是履行其职责,发出一封支持信来协助NAFAS,而有关工程的公开招标也尚未有最终决定。 “只要公开招标仍在进行中,任何人都可以提呈其招标书,任何人都可以看见我参与其中,我只是履行我的责任,为NAFAS拟写一份支持信。” 他说,只要公开招标尚未有定案,或还未决定工程花落谁家的话,那写信支持NAFAS也不是一件错事。 他说明,NAFAS并非是任何普通的组织,而是一个发放花红且照顾农民福祉的组织。 “即便NAFAS是由农业部掌管,也不等同于他们代表农业部参与招标,此举是让农民受益。” 针对亚依淡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魏家祥指,农长取消先前已在公开招标程序中成功得标的公司合约一事, 沙拉胡丁认为,前者应出示证据来证明相关指控。 “我们是按照程序行事,没有证据显示我们取消已得标的合约。” 他说,至于谁能成功得标,则取决于财政部。 “我没有参与招标程序,我想要解释,是因为不想被质疑要将合约颁布给亲信。”...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