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1,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公正党元老赛胡先阿里他正式向敦马出招,他促请敦马哈迪遵守承诺,在2020年5月9日前移交首相职权。 他指出,马哈迪必须有诚意地卸下首相职位,确保职权转移能够顺利落实。 他披露,在希盟赢得执政权后,马哈迪已经逐渐偏离改革斗争,而且没有作出太多的革新。 “马哈迪自己讲要担任首相两年,而四党是在安华获得特赦后达致共识。” 赛胡先阿里也是前公正党副主席,他是在出席于莎亚南举行的改革者大会的论坛上发表谈话。 论坛的主题是:“落实职权转移完成改革任务:梦想或现实?全国改革者一同见证” 赛胡先阿里狠批,马哈迪在职权转移的课题上似乎反复无常。 “如果旺阿兹莎可以在选举的夜晚遵守承诺把首相的职位转让给马哈迪,马哈迪地也应该如此。” “安华真诚相信马哈迪会落实职权转移,我希望在进行权力转移时会有一定的共识。” 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希盟达致共识公正党主席安华将成为马哈迪的接班人。 不过,希盟领袖多次阐明没有列明职权转移的时限,而且希盟总秘书赛夫丁阿都拉也曾就此事在1月发布声明。 与此同时,安华和马哈迪也曾多次公开阐明将会落实职权转移。 马哈迪曾暗示,最多担任5年首相,即解决所有国家的问题后,即会卸下首相职位。 安华表示,有部分人想要阻止他成为下一任首相的目的不会达成。 “这两三个人想要通过肮脏的政治手段,阻止和平移交,但这些不会成功。他们不能决定任何事情。” “我将会在人民的支持下成为首相。转移过程将会很顺利,我希望我们能够有耐心, 让马哈迪医生在没有阻碍的情况下治理国家,好让当我接管时,不会有问题。” “这些人不代表多数。这些只是很微弱的声音,而我也不在乎。 他们的肮脏伎俩已经被曝露,而我们都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安华在致辞中也补充,希盟主席理事会将会决定权力转移的正式日期。...

唱反调惹祸!人民公正党青年团署理主席希尔曼与数名青年领袖,他们被指违反公青团就下个月大会开幕者作出的决定,党领袖要求纪律委员会他们采取纪律行动。 尽管公青团已在会议上议决,邀请党顾问旺阿兹莎为在马六甲举行的大会开幕,不过,来自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阵营的希尔曼,坚持应该要维持传统由阿兹敏为大会开幕。 公正党吉打州主席佐哈里认为,希尔曼的举动是奇怪且不合理的,并指说公青团对此事的决定是最终决定。 “当公青团已作出正式决定,署理团长此举是不寻常的,他想要骑劫这个大会。这是很奇怪且不对劲的。” 他昨天出席在莎亚南举行的改革者大会时对《透视大马》说:“纪律委员会当然要采取行动,因为这是很不寻常的举动。” 与此同时,彭亨州主席傅芝雅也抨击某些人士违反党决定的举动,并指这些正在试图制造问题,如此一来他们就会被开除。 “这交由政治局来决定。不过我觉得即便采取行动,他们也不会听,因为他们要被开除。” “我认为党比这些还要强大,就让这些蚊子嗡嗡作响。我对党的改革议程有信心。” 这名关丹国会议员说:“他们没有遵循党章。 他们只是要推动个人议程而不是为了党斗争。” 无论如何,两名领袖认为如果意见分歧在正确的平台提出来,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佐哈里补充:“任何组织都会有意见分歧。这是为何党主席安华说,有不同意见者应该出席会议。” 傅芝雅则认为,“他们若有批评应该在会议上提出来。通过正确的平台,党内所有人都可以这么做。” 另一方面,公青团长阿克玛纳西尔指出,行为不当与顽抗的党领袖必须做好准备面对纪律处分。 他说,党的纪律委员会有责任对这些领袖采取行动。 公正党因安华与署理主席阿兹敏无法达成共识而造成内讧,随着公青团拒绝邀请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为大会开幕,内讧情况进一步恶化。

1 min read

根据总稽查司报告指出,登嘉楼州政府于2018年的财政表现欠稳定。 根据总稽查司报告审查2018年登州政府和机构财报,截至2018年底,统一基金(Kumpulan Wang Disatukan)整体收入从2017年的1亿6375万令吉减少908万令吉至1亿5467万令吉。 马新社报道,总稽查司聂阿兹曼发文告说:“统一基金的赤字达8024万令吉。 登州于2017年有7763万令吉盈余,但截至2018年底,却面对261万令吉的赤字。 他说,登州政府收入从2017年的20亿7300万令吉缩减13.5%,或2亿8034万令吉至17亿9300万令吉。 他指出,2018年的管理开销(转移至发展基金之前)相比2017年的13亿3300万令吉,下降6.4%或8530万令吉至2018年的12亿4800万令吉。 他说,公共债务相比2017年的9亿零694万令吉,降低19.2%或1亿7381万令吉至7亿3313万令吉。 “州政府积欠公共债务相比2017年的5亿3608万令吉,降低21.3%或1亿4亿2212万令吉。” 总稽查司报告没有发出警告,仅对登州政府2018年财报给予意见。 此外,聂阿兹曼说,16家州机构包括法定机构和地方政府机构中有15家已提呈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财报接受审计。

1 min read

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他说,他上周在国会批评希盟政府,要求希盟不要做“U转政府”,他今日踏入吉隆坡尊孔独中校园时遇上许多不认识的民众,都表示他说出了“应该说的话”。 他说,确实希盟政府在过去两年,尚未实践竞选承诺,不过在他批评政府的同时,也必须强调希盟已实践拨款予独中事项。 “希盟中央政府执政2年,许多大选承诺包括关闭莱纳斯工厂、承认统考事项都未实践, 不过希盟制度化拨款予国内独中,确实每年都持续执行。 第一年就拨款1300万令吉,在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拨款增至1500万令吉,款项是一年比一年更多。” 林立迎在吉隆坡尊孔独中,出席该校校友回校日暨113周年校庆联欢午宴,致词这么指出。 他相信在明年宣布的财政预算案,在希盟政府节源与肃贪政策下,我国独中会获得更多的拨款。 出席嘉宾包括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尊孔独中董事长兼大会主席黄位寅、署理董事长兼建委会主席沈德和、 筹委会主席拿督杨括添、雪隆尊孔学校校友会主席龚铭恩、中国驻马大使馆一等秘书兼领事荣强等。

1 min read

人民公正党纪律委员会今日宣布开除涉嫌贪污及贿赂的两名党员,其中一人是该党中委。 公正党纪委会主席阿末卡欣说:“开除2人党籍的决定,即日起生效。” 被开除的两名人士分别是中委查卡利亚(Zakaria Abdul Hamid)以及依斯迈(Ismail Dulhadi),而。 阿末卡欣是今日在公正党八打灵再也总部召开记者会时,宣布这项消息。 他透露,公正党是在10月23日接获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来函后,才做了上述决定。 在场的公正党宣传局主任法米补充说:“证据显示当中涉及了贪污。” 不过,他拒绝进一步透露详情。 公正党青年团执行秘书阿末苏克里于去年9月25日向反贪会报案,指竞选该党最高理事的查卡利亚涉嫌滥用职权,以提供工程合约及政府拨款为条件,涉嫌向彭亨州党员买票。 阿末苏克里在报案书中指控该名涉嫌贿选的查卡利亚,滥用本身的部长政治秘书职位, 于9月1日在彭亨会见当地公正党领袖,并提出以价值2万令吉的工程合约和30万令吉的政府拨款,争取他们的支持。 巴鲁比安随后发文告说,由于事关部门的声誉,他要求执法当局对此调查。 “对我来说,若此投报属实,我也绝不容忍,必会采取行动。” 询及反贪会是否表明将提控两人时,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表示,这件事仅能交由反贪会决定。 “这必须交由反贪会决定,惟他们建议我们革除这两人。” 法米也补充,由于中央理事会今日才有这项决定,因此两人目前还未收到正式信函通知。 询及更多的案件详情,法米及阿末卡欣都拒绝透露细节。 不过,公青团成员阿末苏克里(Ahmad...

1 min read

尽管多名希盟领袖在大选前力争关闭莱纳斯稀土厂,不过企业家发展部长拿督斯里利祖安强调,有关诉求并非希盟的大选宣言承诺。 他说,所有希盟领袖都应该尊重政府的立场,那就是允许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运作。 “在第14届全国大选承诺,希盟不曾承诺关闭莱纳斯,大家可以去查查。” “我也呼吁希盟同僚,不要再炒作此课题,这会导致人心惶惶,毕竟专家已经鉴定稀土厂是安全的。” 利祖安是今日出席登州马来商会的活动时,这么指出。 针对礼端的言论,林立迎较后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行动党的立场依然跟在野时期一致,即反对莱纳斯稀土厂。 “我不知道土著团结党是怎样。但对于行动党来说,我们在第14届大选前的立场就是跟人民一起反对莱纳斯在马营运。 如今,行动党的立场一样,即跟人民一起反对莱纳斯在这里营运, 上周三,林立迎在国会参与环境部辩论时向希盟政府开炮,斥责希盟不守信,包括没有撤销莱纳斯稀土厂执照,才会在丹绒比艾补选惨败。 “上届大选前,希盟承诺撤销莱纳斯(执照),把毒物送回给来源国。现在做了些什么?没有!这到底是什么政府!?” 林立迎也不点名要求部长别玩弄字眼,声称“竞选宣言没有提到莱纳斯”来玩弄选民。 “我们不要成为颠倒政府,我们不要成为U转政府!” 演讲视频与新闻传开后,林立迎告诉《当今大马》,虽然中央领袖没有施压他,但“党内其他人”却向他表达不满。 此前,公正党、行动党与诚信党领袖在野时曾经坚称,莱纳斯稀土厂所排出的废料危害环境与人民健康。 他们身在“民联”时,于2013年大选竞选宣言中承诺,若胜选将下令莱纳斯稀土厂停止运作。 不过,他们在2018年大选与土著团结党合作,以希盟姿态出战大选时, 在竞选宣言中未直接点名莱纳斯稀土厂,仅概括性地指出,将检讨已获批准的“争议性发展计划”, 并根据国际良好规范检视环境政策,执行严格规范,以确大马不会沦为他国企业财团的废料垃圾场。 莱纳斯已经多次强调,稀土厂所排出的废料没有危害。

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今日指出,若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重组内阁,他将不接受任何官职。 他表明,在未受委第8任首相前,他没打算进入内阁。 “我不打算进入(马哈迪)内阁。” “给予马哈迪空间,以便职权移交能顺利进行。 “如果局势平静及和平,方便马哈迪执行任务。 我不烦躁,我没有不安,虽然有人试图动摇这共识。” 他说,只有希盟主席理事会能决定第8任首相及职权交接日期。 安华在致辞中也说道,公正党党员及领袖应当停止再提起首相交棒问题,以免对马哈迪造成压力。 “我们要给马哈迪空间,权力交棒的过程才能以恰当的方式完成。 如果情况是冷静平和的,那么马哈迪也比较容易卸下他的职务。” “……我不会难过或担忧,虽然很多人都试图要损害我(对权力交接的)这份理解。” 马哈迪还未决定改组内阁 安华也补充说,只有希盟主席理事会能决定谁出任第8任首相。 今日出席这场大会的还包括副首相兼妇女部长旺阿兹莎。 随着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惨败之后,土著团结党建议内阁改组,而马哈迪允诺征询希盟各党意见及研究各部长表现后,再做决定。 昨晚,希盟主席理事会开会后,马哈迪表示已征询盟党意见,而盟党并无反对。 但马哈迪表示,还未决定是否改组内阁。 当时一起出席记者会的安华也打趣地说:“我没有申请(加入内阁)。”

公正党元老赛胡先阿里今日正式向敦马出招,他促请敦马哈迪遵守承诺,在2020年5月9日前移交首相职权。 他指出,马哈迪必须有诚意地卸下首相职位,确保职权转移能够顺利落实。 他披露,在希盟赢得执政权后,马哈迪已经逐渐偏离改革斗争,而且没有作出太多的革新。 “马哈迪自己讲要担任首相两年,而四党是在安华获得特赦后达致共识。” 赛胡先阿里也是前公正党副主席,他是在出席于莎亚南举行的改革者大会的论坛上发表谈话。 论坛的主题是:“落实职权转移完成改革任务:梦想或现实?全国改革者一同见证” 赛胡先阿里狠批,马哈迪在职权转移的课题上似乎反复无常。 “如果旺阿兹莎可以在选举的夜晚遵守承诺把首相的职位转让给马哈迪,马哈迪地也应该如此。” “安华真诚相信马哈迪会落实职权转移,我希望在进行权力转移时会有一定的共识。” 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希盟达致共识公正党主席安华将成为马哈迪的接班人。 不过,希盟领袖多次阐明没有列明职权转移的时限,而且希盟总秘书赛夫丁阿都拉也曾就此事在1月发布声明。 与此同时,安华和马哈迪也曾多次公开阐明将会落实职权转移。 马哈迪曾暗示,最多担任5年首相,即解决所有国家的问题后,即会卸下首相职位。 安华表示,有部分人想要阻止他成为下一任首相的目的不会达成。 “这两三个人想要通过肮脏的政治手段,阻止和平移交,但这些不会成功。他们不能决定任何事情。” “我将会在人民的支持下成为首相。转移过程将会很顺利,我希望我们能够有耐心, 让马哈迪医生在没有阻碍的情况下治理国家,好让当我接管时,不会有问题。” “这些人不代表多数。这些只是很微弱的声音,而我也不在乎。 他们的肮脏伎俩已经被曝露,而我们都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安华在致辞中也补充,希盟主席理事会将会决定权力转移的正式日期。...

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表示,希盟拨予华校的款项比前朝多了9200万令吉,希望有心人“要以事论事,勿意气用事,以数据及事实说话”。 他周日巡视恒毅中学分校时指出,在希盟的财政预算案中,华教拨款增加6700万令吉,即独中1500万令吉、 华中2000万令吉、水电费1200万令吉、华小2000万令吉,而公益金也同意拨款2500万令吉予华教。 他说,前朝早前欲通过公益金拨款予华教,但其程序多,没有直接拨款予华教,而且数目方面较少,如今出于对学校董事部有信心,公益金首次直接拨款予校方。 他举例,通过公益金,全津贴学校首度获得总额2000万令吉的拨款,而12月13日也会公布公益金细节。 他续说,他早前也宣布拨款至少3000万令吉予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拉曼校友会)监管的信托基金会,惠及拉曼及和拉曼学生。 林冠英亦宣布拨出20万令吉予恒毅分校,作为硬体设施用途。 他解释,恒毅中学董事部早前致函教育部寻求拨款, 而教育部将信函转交至财政部,因此今日宣布拨款予恒毅分校。 申请公益金拨款 黄继樑: 前朝困难重重 董事长丹斯里黄继樑表示,以前向前朝申请公益金拨款困难重重, 而且也未必能获批,此次致函寻求拨款,未到1个月,就已获批,因此感谢希盟及财长对华教的贡献。 出席者尚有恒毅董事部总务拿督吴文宝、上议员林慧英、爪夷区州议员方美铼等。

1 min read

PTPTN借贷者对于政府不再像前朝国阵政府,提供20%折扣给予一次性还清贷款的人士感到不满。 数名借贷者对《透视大马》说,希盟政府不仅没有正视借贷者的问题,在最新的财政预算案中,也没有提供新方案来解决教育贷款问题。 这些受访者对政府的态度皆表示失望。 30岁的工程师沙菲祖说:“我已经用公积金的第二户口将欠款还清,那些是我的养老金,我用来解决债务。” “但是,无奈的是没有如国阵政府般给予20%折扣了,这就是为民着想的政府?宣言去了哪里?什么都没有兑现。” 29岁的沙希拉也指出,她被迫取消还清高等教育贷款的打算,并希望政府改变想法,恢复之前所提供的折扣优惠。 “去年我有偿还贷学金,过后高等教育基金局有献议若我一次性还清,就可享有高达20%的折扣。但当时候我的存款不足。” “最近当我前往该局要还清贷款时,已经没有提供优惠了。所以我希盟政府的假承诺感到相当的失望。” “贷学金课题不是希盟之前时常提及的主要事项吗?但现在,看看怎样了?承诺究竟还是承诺。” 31岁的阿兹里也同样对此感到惋惜和失望。 “我感到相当惋惜,因为当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完全没有提及高等教育贷学金。 在上届全国大选时,高教贷款时常成为希盟的宣言,也是对那些投票给希盟的青年最多的影响。” “但是现在,承诺究竟是承诺,什么都没看到。若无法废除高教贷款,至少要像前朝国阵政府那样给予借贷者折扣。” 对于以上情况,《透视大马》特向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副首席执行员(政策与执法)玛斯杜拉提及。 玛斯杜拉解释,截至目前为止,政府的决定是没有为一次性还清的借贷者提供折扣,是最终的决定。 “在这之前,从2012年开始,分别有10%、15%或是20%的折扣,但已经在2018年12月31日结束了。” “所以2019年开始,已经没有为任何贷款者提供折扣了。” “因为这取决于政府的拨款,目前政府先专注在解决国债事宜。” 玛斯杜拉进一步解释道,虽然政府没有在预算案提及有关高教贷款,但这取决于现时的情况。 “若2020年时,突然有提供拨款给高教贷款,政府将会宣布借贷者是否向前朝政府那样是否可享有折扣。”...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