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5,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由于大马目前的新冠肺炎疫情扩散日渐严重,许多家长由于担忧自己的孩子会有染疫的风险,因此多数家长们都已纷纷向学校请假。 然而,卫生部第一副部长诺阿兹米则认为,以目前学校所实行的抗疫措施严格看来,他声明政府目前不打算关闭所有学校。 根据《前锋报》的报道,诺阿兹米表示,与外面的社区比起来,目前学校比较安全。 他指出,如果没有一所学校出现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因此无需关闭。 他强调:“目前,所有学校都有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必须保持社交距离、检查体温、没有造成拥挤或群聚的活动。” 他表示,外面的公众人士不能随意进入校园范围内,至于学生方面则住在宿舍不得回家。 因此他认为,只要学生待在校园内,此举远比在校外的社区安全。 他说:“在学校比你在外面更安全,如果没有任何确诊病例,则学校不会关闭。” 目前,大马正面临新一波疫情,当中陆续有8所公立学校和6所大专学府都有确诊病例。 然而,昨天慕尤丁已表示,他将交给国家安全理事会决定,是否要关闭全国所有的学校。

随着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祖基菲里证实确诊新冠肺炎后,目前曾与他有过接触的部长,包括慕尤丁和达基尤丁等人目前正在自我居家隔离14天。目前,网络流传指高级部长阿兹敏确诊新冠肺炎一事,他的政治秘书希尔曼开腔表示,他恳请各界尊重阿兹敏和他家人的隐私。针对自己的老板确诊的谣言满天飞,希尔曼昨晚在推特发文回应此事时,他并没有否认或正面回应。他写道:“我收到了很多关于阿兹敏的健康状况的询问。我希望大家都可以尊重阿兹敏和他家人的隐私。”“我也希望,各界能够冷静并祈祷全体大马人民的安全及健康。 ”根据《马来邮报》的报道,希尔曼表示,有关阿兹敏确诊的任何猜测都是“假新闻”。阿兹敏并未像其他部长那样,说明自己的筛查结果,因此至于他是否确诊,目前我们不得而知。另一方面,根据《当今大马》报道,阿兹敏的助理阿菲夫也透露,目前阿兹敏人在家里自我隔离。他指出,上星期自从阿兹敏从沙巴州选返回半岛后,他已在机场接受冠病检测,二当时的的结果呈阴性。因此目前阿兹敏正接受居家隔离14天。他说:“目前阿兹敏也打算在隔离的第13天做一次自愿的检测。”他也强调,由于阿兹敏想要完成14天的隔离程序,因此在上星期六他并没有出席国家安全理事会召开的会议。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10月7日(星期三)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昨天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的脸书直播演说必定吸引了最多的观赏,不过这是他自3月1日成为“后门”首相以来,最糟糕的直播演说。当他自称“阿爸”并开玩笑地威胁将“使用藤条”对付那些不遵守政府为了遏止病毒而实施的标准作业程序的人民,社交媒体上马上出现了负面、焦虑和愤怒的反应——因为当他声称对于贯彻新冠肺炎的标准作业程序没有“双重标准”时,他显然犯下了“双重标准”的过错。公众的愤怒是明显的,因为有个1岁的小孩死于新冠肺炎。这是我国死于新冠肺炎的最年幼病患。我同意卫生总监诺希山的看法。诺希山认为马来西亚人民不应该让前线人员的努力化为乌有,必须携手对抗共同的敌人,而不是“对于已经发生的事继续怨天尤人”。可是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所采取的行动,是衡量政府表现的指标。政府是否从错误中汲取教训,开始着手处理它在国内的信任赤字,同时开始成为鼓舞人民的典范,以便团结全体马来西亚人民全力以赴地投入对抗新冠病毒的战争?我们庆幸特朗普不是我国首相,特朗普轻率地离开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并在白宫的阳台告诉他的支持者,不必惧怕让他缺氧和入院72个小时的危险病毒。他接着就除下口罩。一位通讯员这样评论特朗普的行为:“他不只不惧怕新冠病毒,也不怕把病毒传给他周围的人。这不是勇气,这是反社会行为。”令人悲哀的是,对于新冠肺炎的课题,人民信赖的唯一政府官员是卫生总监。即使处于隔离期间,他不得不继续在家中进行现场新闻发布会。这是因为卫生部长在3月宣誓成为部长后,以让人难以置信的话语宣示了自我淘汰。诺希山在他的脸书写道:“我们要往何处去?我们必须决定要携手一致,团结起来以更强大的力量对抗共同的敌人,还是在数字持续上升时,继续对已经发生的事怨天尤人。我们的前线人员已经在战场上挥洒他们的汗水和泪水。”诺希山也指出马来西亚从出现第一个新冠肺炎病例,自今已进入第10个月。“控制大规模的社区传染是首要任务。”“我们需要强大的团结和一致的力量。只要携手一致,我们就能更好地对抗共同的敌人。”诺希山是对的,尤其是在全国新冠肺炎病例呈指数级增长的时期。我国昨天创下691个新病例的新高,而正接受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为2,936名。这是自4月5日以来的最糟糕情况,当时有2,595名活跃患者。尽管内阁现在已因新冠肺炎大流行而无法运作,但马来西亚人有权期待我们的部长表现得更好。慕尤丁必须让他的部长们明白,在对抗新冠肺炎的战争中,恢复民众的信任和信心是多么重要。政府领袖必须停止一边厢劝诫人们遵守新冠肺炎标准作业程序,另一边厢本身却不愿意遵守有关的标准作业程序。慕尤丁的第一步应该是确保下一次的国家安全理事会新冠肺炎会议,不会把槟城、雪兰莪和森美兰的希盟首席部长和州务大臣排除在外!林吉祥

在今年8月的国会下议院议会里,被人爆出曾在7月3日造访土耳其后返马后没遵守隔离法令自行隔离14天的原产业部长凯鲁丁的案件,如今警方已第二次提呈调查报告给总检察署。根据报道,凯鲁丁的案件在闹得沸沸扬扬之后,警方已在9月时就已呈上他的调查报告给总检察署,随后总检察署退回报告,并要求警方进一步调查。报道指出,武吉阿曼全国刑事调查局副总监米尔今日证实,今天警方已再次提呈凯鲁丁被指违反隔离令的调查报告给总检察署,并暗示目前警方在等待进总检察署一步指示。他说,警方日前已二读提呈凯鲁丁的调查报告。他也暗示,由于这宗案件的调查却仍未完结,目前有待总检署进一步检查。“是的(我们已再次提呈给总检署),以作一步检查。”尽管卫生部曾证实凯鲁丁违反隔离令,更声称其实卫生部早在8月7日向他开出1000令吉罚单,而凯鲁丁也已缴付罚款,但各界似乎不接受这个理由,导致此事再度引发巨大争议,最后警方被逼介入调查。

刚刚在两个星期前结束的第16届沙巴州选,由于在这段助选期间,有许多政治人物知法犯法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导致他们在返回西马后确诊新冠肺炎,更无隔离还到处趴趴走,把病菌传染给更多人,才会导致如今的疫情已失控进一步扩散。 就在此时,来自民政党副总秘书温蒂则认为,在今年7月尾由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等叛变议员所发动的沙巴政变计划,若当初民兴党主沙菲益能够以国家与人民的利益为优先避开州选,把政权和平地移交给这些“获得大多数州议员支持的一方”,那么如今国内的新一波疫情是可被避免的。 她今日发表文告声明:“这次的沙巴州选,同时也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州选。” “因为在这次的州选之后,沙巴的新冠肺炎疫情已失控,而且明天起政府还采取锁州政策,导致多个疫情红区需实施加强行动管制令。” “这对于原本正在逐步复苏的沙州经济是一种打击。” 她直言:“就为了争夺一州政权,结果导致全州人民受苦,而且这一场战我们大家都输了。” 此外,温蒂也在文告中批评行动党政治化卫生部所作出的标准作业程序,也嘲讽公正党主席安华在“发首相梦”。 她指控,行动党竟然为了自身政治利益不顾人民死活,将卫生部研究落实强制沙巴返回半岛者需隔离的措施政治化,更直指这是国盟政府吓阻选民回乡投票的伎俩。 “结果,在没第一时间落实这项措施的情况下,结果导致在州选后引发了这次的后遗症。” “此外,我也希望安华能够高抬贵手放人民一马,让人民能够安全渡过眼下的疫情。” “至于政权,就应该等到来届大选才让人民做出决定。” “我希望,安华能够以沙巴州选后所引发的新一轮疫情为前车之鉴,避免在新冠肺炎疫情处于上升期间触发闪电大选。” “他应以国家与人民的利益为优先,别将国家与人民拖入苦难之中。” 温蒂的文告被媒体发布在面子书的专页后,随即引来大批网民的不满,炮轰温蒂当初“搞事”的人是国盟和国阵的人,如今温蒂却把矛头指向反对党阵营,实在不公平。 “这样的话出自她口真是大跌眼镜,可悲的思维。”,“我真的没想到民政党素质随着人民遗弃后会更难站起来,民政党什么时候恢复昔日光辉岁月呢?” “是后门搞出来的,还好意思说人家吉打州的疫情更严重。这难道又是沙巴州选的错?” “这都是那条要搞政变的人的錯(慕沙阿曼)他是大马人民的罪人。” “有人要抢你的位子,难道要软弱交出政权?你这个议员是脑子有问题吗?还有木老头好搞不搞,不管那时有冠病疫情也硬要抢,你不去说他却说沙菲益?不说那些青蛙说沙菲益?”

在9月23日星期三,公正党主席安华突然召开记者会时高调宣布,指自己目前已“凑够数组强大的政府”后,引来大马政坛的喧哗,因为毕竟安华不是首次如此宣布。 随着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在上星期已完毕治疗并已回到王宫自我休养,但陛下是否会接见安华至今依然是个未知之数。 尽管如此,有媒体引述公正党的消息来源指出,如果一切进行顺利的话,该党主席安华预料将会在这个星期内就可觐见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 根据网媒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安华预料将在这个星期内觐见国家元首,并向陛下汇报他已获得多数议员支持成为新任首相的最新详情。 报道称,安华极有可能或在明天就能获得觐见陛下的机会,但是消息指出必须等到今晚才能作出最后确定。 报道指出,昨天公正党全体国会议员已在线上进行了一次视讯会议,而该党主席安华同时也向所有公正党议员透露,他应该会在这个星期内就会觐见最高元首。 消息说:“是的,我们和安华在昨天有出现在会议,他也要求大家不要太过急躁,因为必须耐心等待元首何时传召他入宫。” 此外,这名不愿具名的公正党党领袖告知媒体,指安华原本已获得123个国会议员的支持,但是现在已增至126个,并足以有资格组新政府。 “那些原本支持的人有些已跑掉了,但也有新增包括来自沙巴州的议员。” “尽管有很多巫统议员已陆续跳出来作出否认,指自己支持安华,但以从巫统和土团党领袖的反应来分析,目前他们已大致上知道形势有变。” 不仅如此,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在较早前也曾透露,目前安华已呈上支持他任相的名单给国家元首。 另一方面,媒体也引述另一名不愿具名的公正党领袖表示,目前安华一共掌握约130名议员的支持,而这些支持他的人当中除了大部份都是来自巫统之外,还有来自半岛政党一些“意想不到”的重量级领袖。 尽管有消息一直流传指有很多议员支持安华的名单,但据了解,由始至终安华对实际掌握的议员数目守口如瓶,只只愿意等分他见过元首后才会透露。 据知,大部分的党内高层都不清楚实际人数。 媒体也引述一名消息人士表示:“除非是安华亲自己爆料给媒体,不然这些盛传的说法都是假的。” 至于外界有不少人不看好安华的923变天计划,认为这是安华的“声东击西”的伎俩,但这名消息人士仅以“拭目以待”回应媒体 以目前的政治局势的观察,大马若要变天一般上都需要一定的程序,并非安华宣布足够议员支持就说了算。 这是因为,最高元首也需要召见国盟首相慕尤丁。 但是,由于一名内阁部长在昨日确诊新冠肺炎,因此慕尤丁目前已在居家隔离14天。 这也意味着,安华的923变天行动或被“拖慢”,这进而导致这场计划充满变数。

1 min read

随着沙巴州选落幕后,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再度爆发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另一波疫情,然而还有一些马来宗教司对新生儿进行“塔哈尼克”(tahnik)仪式。根据报道,在穆斯林的社会里,通常父母都会为自己的新生儿进行“塔哈尼克”仪式。所谓的“塔哈尼克”(tahnik)仪式,那就是将甜食例如海枣嚼烂后,再用手放进新生婴儿的嘴里,此举的意思是给新生的宝宝最初的营养和滋养,通常只有由德高望重的宗教司主持。然而,此举却引来向来敢怒敢言的人权律师西蒂卡欣不满,更狠批这些宗教司“愚蠢”!她今日在其面子书发文表示,她促请那些宗教司停止 “塔哈尼克”(tahnik)的仪式,因为她认为,此举会让婴儿有染上疾病的风险。她写道:“什么?至今还有马来人进行这种塔哈尼克?请停止这种不卫生的仪式,不要别将病菌传染给孩子,真是愚蠢!”较后她还在留言写道说:“显然,那个染上病毒的部长(祖基菲里),他也有向新生儿这么做。”在西蒂卡欣的贴文一出后,她的观点引起许多穆斯林网民的认同,并开始热烈讨论。而大部分的网民都难以置信,在现今的社会里还会有人进行这种仪式,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期间。其中一位网民Nalini Suppia留言写道:“虾脑 超级散播者在助长飙升,请上苍打救我们。”此外,一名Shila Ahr的网友也表示不认同写道:“我不曾听说过这种文化仪式,因为我父亲知道此仪式,但他也拒绝遵守,所以我们得救了。”另一位Zahir Othman网民也表示:“没错,直到现在还有很多马来人还奉行该仪式,特别是逊尼派。”“那是古老的阿拉伯文化。为何要我们遵守?”

1 min read

目前正在自我隔离的慕尤丁,今日通过电视直播时向全马人民放话,必须遵守防疫措施(SOP)。 他直播上,慕尤丁声明,无论任何人的身地位背景,只要违反标准作业程序的人,政府都会一律严惩违反规定的人士。 他说:“如果有人违反法律,就会不分身份地位地处以罚款等处分。” “非常抱歉,阿爸要开始使用藤鞭了。” “瑞特有人违反,我不管你是什么阶级人士都会受到罚款或其他惩罚。” 此外,他也强调,国盟政府在遵守隔离一事并没有双重标准,身为首相的他也没有特权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他说:“在我得知我主持的国家安全理事会会议上有一名部长确诊后,这也是我第二次在家进行隔离。” 他表明,除了他之外,目前也有7名部长及6名副部长正在隔离当中。 “他们也不能幸免!他们一定要遵守所定下的规矩,若违反就必须被对付。”

1 min read

在9月26日的沙巴州选结束后,导致大马爆发新一波的新冠肺炎疫情,而许多网民也归咎政治人物不以身作则导致疫情渐渐失控。 然而,身为首相的慕尤丁今天通过社交媒体与电视台直播特别演讲时表示,尽管自己曾到沙巴助选,但他却有严守防疫指南。 他表示,在沙巴州选期间,他每次到竞选活动都严守防疫指南,防止散播病菌。 在直播中,慕尤丁也举例,指自己每次出席竞选活动都会戴着口罩。 至于被指不公平的说法,慕尤丁则解释,包括他在内的多达13名正副部长目前正在居家自我隔离。 他表明,目前共有7名部长与6名副部长正在隔离,包括他在内。 此外,慕尤丁也强调,国盟政府在落实居家隔离令上并没持有双重标准,因为身为首相的他也都必须遵守居家隔离令。 他表示,自己在主持了一场会议,与会的其中一名部长过后被证实感染新冠肺炎后,本身目前也正在执行居家隔离令。 “所以,这是卫生部所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 他指出,在隔离令上沒人可以有特权,因此那些不遵守的人士都将收到对付。 慕尤丁周二下午直播,针对我国新冠肺炎疫情进展发表特别演说时坦言,我国曾将确诊病例压低至个位数,但是如今却上升至3位数,令人担忧,而大部分病例来自沙巴及吉打。 他说,沙巴有些非法入境者确诊,导致其他人包括官员也受感染。 他说,作为首相也没有例外,而这也是他第2次居家隔离,且他会遵守条规。 他也坦承,在9月26日的沙巴州选是导致新冠肺炎疫情扩散的祸首之一。 他直言,沙巴州选是无法避免的,因为宪法规定,在州政府解散议会后,必须在60天举行选举而无法拖延。 他声明,虽然选委会已制定了标准作业程序,以防止新冠肺炎疫情不会因为选举活动而扩散,但很不幸的是这些标准作业程序没有被人遵守。 他表示,在沙巴和吉打蔓延开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一开始是来源于来自邻国的非法入境者,之后传染给扣留所的工作人员、其家属,以至于造成社群感染。 另一方面,他也表明虽然大马面对爆发新一波的疫情,但政府不会再次实行全国限行令。 他声明,国盟政府只会在疫情严重的地区,颁布“目标式加强限行令”(TEMCO)来遏制疫情扩散。 因为他担心,如果再次实行全国限行令,可能会导致社会和经济体系崩溃。...

由于曾与确诊新冠肺炎的首相署部长祖基菲里在一起开会,因此目前在居家进行自我隔离14天的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今日放话警告民众,若国内的新冠肺炎疫情扩散,传染基数达到2.2,到时确诊病例将会大暴增。诺希山今日发布一个图表,他预测出新冠肺炎有不同的传染基数,而且还得出差不多的结果。根据诺希山所发布的图表资料显示,他警惕民众,如果传染基数达到2.2的话,那么这也意味着到了这个月底,国内每日新增将达到将近5000人。他表示,由于疫情日渐严重,全民有必要一起压平这个曲线。“我们都必须团结一致,一起面对当前新冠肺炎大规模的传播,让我们一起压平曲线。 ”根据图表,诺希山预测如果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染基数为1.5的话,那么将会比2.2指数较低,但月底的单日新增依然也会暴增但1千5000人。“只有传染基数低于1,或以0.3来计算,每日新增病例才会在月底时下降。”根据诺希山的另一张图表也显示,若以传染基数1.86来计算,而曲线无法压平的话,在月底的累计确诊病例也会突破20000大关。对此,诺希山也表示,为了不让前线人员这些月来的努力所白费,因此大家都必须团结抗疫。“我们也必须决定,是否要一起联手对抗共同的敌人。”“还是要等到数字上升之后才后悔莫及。我们的前线人员已经到了战场付出泪和汗。”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