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即将在来临8月29日(星期六)投票的仕林补选,这次的补选将会是由国盟的巫统将直接对垒前首相敦马哈迪刚宣布成立的新党“国家斗士党”的独立候选人。补选还未知谁胜谁负,如今就有消息传出才执政不到半年的霹国盟政府倒台的消息。根据《当今大马》报道,来自前民联时期执政的前霹雳大臣莫哈末尼查指出,如果由敦马的国家斗士党所支持的候选人阿米尔在这次补选中胜出,那么霹州国盟州政府或会在下届大选前就先倒台。根据报道,尼查表示,如果阿米尔的胜出,此举将会导致与土团党有过节的数名巫统州议员跳槽至斗士党,进而导致由希盟叛徒阿末费沙所领导的霹州国盟政府倒台。他说:“因为巫统老将之间对阿末费沙所领导的州政府,目前有许多混淆和不满。”他表示,因为巫统一些老一辈的州议员在霹州国盟政府上台执政时,没被霹大臣阿末费沙委任任何职位在州议会,进而引发这次的导火线。“因为他们至少已当选3届的州议员,但这届阿末费沙却委任那些巫统的新领袖来担任行政议员。”“在霹州有4到5名像那样的州议员。所以,如果阿米尔在补选中胜出,他们或许就会考虑自己在州政府的地位。”“如果这次仕林补选由斗士党胜选,他们或会跳槽到斗士党。从原则上来说,两党的差异并不大。”“若此事真的发生,到时霹雳或会再出现政权更迭。因为我们现在有24席,如果阿米尔胜出我们会有25席。”“当5名巫统议员跳过来,我们就有足够人数重夺政权执政了。”目前,霹雳共有59个州议席,若要执政最少需有30席。而原本是执政党的希盟原有30席,但在今年3月因为数名土团党州议员变节之后,如今国盟在霹州议会总共有35席,希盟却只剩下24席。

1 min read

自从国盟政府自今年3月上台执政以来,巫统和土团党就已多次因为一些问题而闹出分裂。尽管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日前已表态,该党不会加入国民联盟后,如今巫统再次向土团党放话,在来临的第十五届大选,巫统将收复失地把国阵之前胜选后跳槽至土团党的议席,统统将拿回来。根据《Suara TV》若所上载的视频显示,来自巫统最高理事扎希迪今日表示,该党的最高理事在日前已作出议决,即将拿回国阵和巫统议员在上届大选后跳槽的所有议席,而且还是一席都不会让给土团党。他说:“之前国阵在上届大选胜选后跳槽的议席,这些我们将统统拿回来。因为这是最高理事的决定,而不是党主席的决定。”“既然巫统最高理事已决定,那么巫统将会把在上届大选所失去的议席的议席都必须全部要拿回来。”他直言,就算那些前巫统议员在胜选后跳槽至土团党,但这些议席仍然归属国阵。“所以,我们很肯定得是,一席都不会给土团党。”“如果他们要上阵的话,那么请上阵其它议席。马派的国会的议席,欢迎他们去上阵,又或者他们就到其他地方上阵吧!”“这件事已经敲定了,所以不用再讨论。国阵和巫统也不会放弃一些上届败阵的选区。”不仅如此,他甚至还放话尽管身为国民和谐的盟友,但巫统未必会让路给伊斯兰党。他透露,巫统可能只会让出席位给国民和谐的伊党最高领袖上阵。“比如,要是哈迪阿旺想在某个选区上阵,或是他在该选区必胜无疑的话,那么我们就会让路给他。”“但如果是伊党副主席等其他领袖的话,那么这就另当别论,因为这是需要先讨论。

在8月22日,卫生部发表文告证实原产业部长凯鲁丁确实违反隔离令,更表明已在8月7日向他开出1000令吉罚单,而对方也已经缴付。但奇怪的是,8月19日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才声称,卫生部还在调查凯鲁丁涉违反隔离令的事情。直到今天,诺希山坦承,自己和一班卫生部高层,直到上星期前根本就都不知道凯鲁丁违令的事情。随着诺希山的这句话,这名律师沙立占随即表示,诺希山这番言论已抖出更多疑问。他今天在其面子书发出已7道疑问,并希盟卫生部可以解答。他质问,究竟当初是谁代表卫生部发文告,称凯鲁丁已接罚单。“根据《1988年传染病预防和控制法令》(342法令)阐明,只有卫生总监,或任何得到书面授权的官员可发出罚单。”“因此,若卫生总监本身和其他高层上周才知道部长犯错,那么究竟是谁发出‘志期8月7日的罚单’给部长?”他直言:“只有卫生总监才可授权普通官员发出罚单。但这是一宗涉及大人物的案件,也是一名内阁部长。难道普通官员开出罚单后没告知卫生总监?”别人可代表卫部发文告沙立占澄清,自己从头到尾都不曾质疑过诺希山,同时也相信他的确跟别人一样刚获悉此事。“但是我的质疑是,卫生部在8月22日的文告。该文告说,已在8月7日发出罚单给部长。”他指出,上述文告并非由诺希山所发布。反而,卫生部正副部长或者部门公关部等抖,同样也可以代表卫生部发表文告。此外,沙立占给卫生部的7道有待解答的问题是:1)部长到土耳其的目的是什么?2)部长的家属是否同行?3)他的家属和随从是否也违反隔离令4)是谁开出志期8月7日的罚单?5)为何卫生总监没被告知此事?6)是谁指示在8月22日发表文告?7)首相又是否知道部长到访土耳其,并违反隔离条例?他直言:“如今人民要的就是答案,而不是接二连三的疑问?。”

上星期六,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宣布,该党已正式接纳阿兹敏派系的加入,下一步就是将修改党章,开放门户让那些非马来人加入。根据新加坡《海峡时报》的报道,慕尤丁此举将会避开与巫统在来届大选的议席冲突,但由于土团党誓言要扩大政治地盘,因此该党或会在来届大选攻打马华和民政的传统议席,增加非马来人的选票。根据报道,慕尤丁此举已殃及向来自称代表大马华社,同样来自国盟的马华,和在几个月前态度突然180度大转变支持慕尤丁的后门民政党。此外,《海峡时报》也指出,随着土团党开始招纳非马来人,这将会减少他们与巫伊党的议席重叠。根据报道,阿兹敏政治秘书希尔曼受访该媒体访问时证实,此举也能够扩大土团党的政治地盘。不仅如此,根据该媒体引述一名国盟消息透露,如今国盟已就议席分配达成一个基本共识,那就是目前他们手上113个马来国会选区,尽管在来届大选时将由现有的议员上阵,但他们依然可讨论交换议席。至于反对党所掌控的109个国会选区,如果是混合选区很有可能是由土团党上阵。至于马来选区,巫统会要求上阵马哈迪阵营上届大选赢得的选区。此外,《海峡时报》也分析,如果土团党确定在来届大选攻打这些混合选区,他们将与公正党直接对垒。“一旦土团党胜出就会取代巫统,那么他们将顺理成章成为国盟里的最大政党。”

在几个月前,被土团党“自动开除党籍”的敦马哈迪等人,事隔多个月后由于他们在法庭挑战土团党的这项决定失败,在上几个星期马哈迪也随即宣布成立一个名为“国家斗士党”的马来政党。向来视马哈迪为“偶像”的前土青团团赛沙迪,宣布众人以为他会跟随马哈迪等人的脚步,加入国家斗士党。然而,赛沙迪却在前天作出语出惊人的宣布,震撼了所有人!根据报道,赛沙迪宣布,他将成立一个以年轻人为主的多元种族的政党,他认为大马如今已不能再以单个族群的路线走下去。此外,他也认为国家目前已不再需要“这班老人的主导”,此话一出随即引起各界的议论纷纷。根据《当今大马》报道,政治评论员认为,赛沙迪创新党做法不仅可摆脱马哈迪的影子,此举或将为大马的800万新选民带来巨大改变。报道指出,政治分析员认为,赛沙迪也可引领国内政坛,让我们告别这些熟悉的政治老手。尽管赛沙迪没指名道姓说这班“老人”是谁,但可以猜测到这些人正是大马人民所在熟悉不过的政治老将,他们分别是前首相马哈迪,公正党主席安华,土团党主席慕尤丁等等。根据报道,在过去的几个星期内,为了实现自己创办一个跨越种族的年轻政党的目标,赛沙迪已在网络上不断号召,而其推特上的百万名追随者以投票淘汰“旧面孔”,让年轻人有更多的政治参与。根据《当今大马》报道,政治学教授穆哈默纳兹里诺表示,赛沙迪创立新党有助于颠覆目前“精英化和具有阶级之分“的政治文化。他指出,由于赛沙迪年轻轻轻就已担任过内内阁部长的经验,外加上他以28岁的年级在网络上的高人气,他肯定可以很好地争取到大约780万名年轻选民的支持。根据记录,在希盟执政期间,担任青体部长的赛沙迪曾积极推动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而如今政府已修宪成功,这也意味着未来在2023年的大选,预计到时将迎来大约800万全新的首投族。此外,纳兹里诺也表示,在日前赛沙迪选择不加入马哈迪的“国家斗士党”,此举将有助于他避免掉入族基政党政治的陷阱。他说:“他这样做,可在未来为有近800万名新选民在来届大选带来巨大的改变。”“他也创造一个平台,让年轻人把政治从这班老人手中带回来。”“所以我觉得,他厌倦了国内的政治只围绕在相同的这班老人之间。”根据报道,目前赛沙迪至今还未正式具体公布他接下来的部署,但外界认为他将会在未来几星期内有新宣布。

上星期,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在国会下议院上被人爆出自己曾在7月7日出国出访土耳其,但回国后因为违反隔离令而闹出一连串的风波。尽管卫生部在上星期已澄清,在8月7日卫生部已就针对凯鲁丁没隔离一事开出1000令吉的罚单,而凯鲁事后也为了平息民愤宣布捐出4个月的薪水到新冠肺炎基金。尽管如此,面对这些被反对党议员挑起的疑问,导致卫生部饱受指责之际,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今天开腔表示,他自己直到上星期,因为凯鲁丁的案件上了新闻后,他才知情的。根据报道,诺希山表示,包括他在内的卫生部高层被蒙在鼓里,原先根本就不知道凯鲁丁违令而没进行隔离的事情。他指出,如今卫生部已完成内部调查,在厘清所有凯鲁丁回国之后的一系列事件后,卫生部也已经把调查结果分享给警方。此外,诺希山也透露,当初根本就完全没有人把凯鲁丁的事情通知他、副卫生总监和传染病防治主任。“没有人通知我们,而我们也是在上个星期才知道这件事,在我们知道后就已立即下令进行内部调查。”“昨天我本人才拿到了内部调查报告,而这份完整报告也清楚说明了,当时卫生部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根本就没有人通知我们,所以如果卫生部高层发生了任何事情,我们的前线人员千万要告诉我们,通知你们的上司,因为这样我们才可以尽快采取行动。”

昨天,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揭发在希盟执政时期曾直接颁布66亿的工程合约后,引来巨大的风波。除了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和公正党主席安华等人向东姑扎夫鲁喊话,要他公开合约内容后,就连前首相马哈迪也看不过眼开腔为同僚林冠英向东姑扎夫鲁喊话,挑战他把自己所谓的“101项直颁合同”详细公诸于世。今天,敦马哈迪针对此事发表文告向东姑扎夫鲁喊话,指为了让此事能够展现得更透明,财长应该公布所谓的前朝希盟政府透过直接谈判而颁发的工程合同细节。“我们要知道,究竟是谁拿到这些工程。但是很遗憾的,东姑扎夫鲁他却不敢拿出这些工程的细节。”“因此,为了确保维持‘透明度’,我今天促请他列出这些工程,包括那些拿到工程者的名字,不管任何人,他们是谁。”“我们希望,财政部能够更诚实行动,因为人民有权知道全部的实情。”今天,林冠英也表示,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所谓的直颁合同,其实只是占希盟政府采购总额的1.4%而已。

“罗里司机每天送菜到新加坡啦!他们有隔离吗?没有隔离!他们从新加坡回国,有隔离吗?也没有隔离。”这句话,是出自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为了替原产业部长凯鲁丁辩护,第二次抛出“送菜罗里司机”的言论,如今引起巨大争议。根据报道,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的这番言论,如今激怒柔州罗里运输业业者。根据《当今大马》报道,柔州罗里同业公会副会长谢金成直接炮轰端依布拉欣,指他的言论简直就是“愚蠢至极”。他直斥:“部长犯法和罗里司机送菜,这根本是两码事!你做部长的,错就是错了,你不可以再拖别人下水。”他表示,罗里司机每次载送物品,此措施早就在限行令期间获得政府获准了。“你是做官的,天天讲要平等,但是你触犯了法律就是触犯,你还要再拿别人来顶罪。”谢金成也认为,根据隔离的条例,不管任何人,那些所有患冠病风险都必须隔离。“就算马哈迪、慕尤丁乃至国家元首全都有遵守隔离令。”“但是你身为部长的,不但不以身作则,反而还拿我们这种司机来开刀,简直就是荒唐至极。”根据报道,谢金成透露,大马的罗里司机送货到新加坡的巴刹或工厂时,其实司机本人不能下车,搬货的工作则由对方的工人来做。这也意味着,大马的罗里司机往返马新送货的过程中,就是很少接触到人。

在两个星期前,曾表明不会加入由前首相敦马哈迪创办的“国家斗士党”的前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昨天意外发现他竟然出现在仕林补选敦马的阵营。 根据报道,昨晚奥斯曼特地前来此处,目的是为了帮助马派候选人阿米尔助选。 报道称,尽管奥斯曼前来助选对这次的选情或许影响不大,但却可能动摇国盟柔佛州政权。 目前奥斯曼依然还是土团党党员,但他昨晚却与马哈迪前政治秘书阿布巴卡雅亚等人,一同出席在仕林垦殖区竞选行动室的一场活动。 根据阿布巴卡雅亚在面子书所提供的照片与视频显示,奥斯曼与众人一起举起“一号”手势拍照,并呼吁当地选民投给一号候选人。 根据《当今大马》报道,阿布巴卡雅亚也已证实,昨天奥斯曼到场确实是来支持阿米尔。 尽管如此,身为当事人的奥斯曼也针对此事表示,他到选区“只是会见朋友而已”。 询及他是否有为阿米尔助选,奥斯曼回应称:“没有啦!探望而已。” 目前,柔佛州议会共有56席,而执政联盟的国盟目前掌29席,而反对党希盟则掌握27席。 这也意味着,只要有一名来自国盟阵营的州议员跳槽,那么这个后门政府随时会倒台。 值得一提的是,马哈迪在8月7日宣布将成立“国家斗士党”之后,土团党随即在全国爆发退党潮,甚至传出传言大本营柔佛也有大批党员与议员等着出走。 而在刚结束的土团党党选,身为老将的奥斯曼竞选最高理事职位,竟然败给一名刚刚入党半年的新人,甚至连20名额也挤不进。

昨天,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在国会上指控前朝希盟政府,一共直接颁发101项总值约66亿令吉的工程事件持续燃烧。今天在接获民众投报后,反贪会随即发表表明指出,随着他们已接获投报,因此他们会开档调查,彻查看确定其中是否涉及贪腐。根据反贪会文告显示,他们接到数个民间组织所提呈的备忘录,并要求彻查上述指控。因此,反贪会呼吁民众,必须给该局足够的时间去彻查,这宗案件是否存在贪腐的指控。“我们已将向财政部拿了相关101项前朝政府所直接颁发计划的名单,所以,我们会全面彻查当中是否存在贪腐的元素。”今天,前财政部长的林冠英也强调,这些所谓的直接颁布的合约都是所有由当时的内阁通过,并同时符合直接协商所需具备的条件。他也表明,希盟政府通过直接谈判方式颁布的66亿令吉工程合约,只占采购总额4774亿令吉的1.4%。他表示,根据财政部长扎夫鲁的阐明显示,希盟在执政的22个月里,通过直接谈判方式颁布101项总值66亿令吉工程合约。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