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今天,前交通部长陆兆兴在国会下议院出示几张照片照片指控国阵领袖在补选期间为了展现自己亲民的一幕,不惜乘坐摩哆却未有穿戴头盔。事后,不甘之前被陆兆福“打脸”的巫统华玲国会议员阿兹阿兹也向陆兆福喊话,指自己手上有10张照片证明希盟领袖也同样违例,包括公正党主席安华。陆兆福当场霸气回应表示,既然有证据就赶紧去投报,因为不管任何人,只要违法的所有人都应该被对付,甚至不分朝野。“是的,有请!全部都必须发出罚单。全部都发给我,包括反对党领袖的,也该受罚。”随后,陆兆福表示,他将会向陆路交通局举报没有戴头盔的政治人物,希望当局公平执法。根据报道,陆兆福是在交通部长魏家祥给《2020年陆路交通法令修正案》进行部门总结时被阿都阿兹突然打岔,更放话他手上掌握10张照片,也能证明希盟领袖有违规的行为。陆兆福回应:“我赞同,因为这应该落实在所有人身上,不管是那边或是这边,国会议员不管是什么政党,就算是来自我的政党也全部照开。””是的,只要有证据,请立刻给他们开罚单。”他说,过去在乡村内就有人因为没有戴上头盔,被拍照后,陆路交通局也发出通知要求前往解释。随后,阿都阿兹则回应陆兆福指出,若此课题再继续讨论,无论是朝野双方都会不愉快。对此,陆兆福态度变得强硬表示:“华玲,请把所有人都发罚单,包括反对党领袖也开罚单,没关系的。”随后,魏家祥则要求阿都阿兹将照片发给陆路交通局,并强调会根据标注作业程序来处理此事。针对陆兆福的指控,魏家祥则回应在陆路交通法令下的确可以采取行动,但关键在于证据。“如果议员要提供证据,我将会要求陆路交通局根据程序调查,但是必须根据第114通告的发出是需要有强力的证据,我会交给执法单位来执行。”

在今年8月初,前首相敦马哈迪宣布他将成立一个名为“国家斗士党”之后,导致土团党在全国各地爆发了一连串的退党潮。今天,这位前土团党总裁在其部落格上调侃慕尤丁,随着国家斗士党的成立后他将面对两大问题,因此如今他会觉得很头晕。他指出,目前慕尤丁所面对的两大问题即,1)斗士党的出现,导致土团党流失大量基层,影响下届大选的执政。2)国盟如果失去6个议席,慕尤丁就会失去首相职位。他指出:“如今,已经有很多土团党基层跳槽过来斗士党这里,因此到时土团党将不再获得巫伊的支持,就连希盟也不要。”“最终,土团党可能在大选前就消失,并回到巫统身边。”他表示,如今国盟和土团党都必须依靠巫统,因此假设巫统不支持,国盟就会随时倒台。“但是,如果巫统现在不支持国盟,他们也会倒台,所以被迫支持国盟。”“如今,在巫统里仍有5人面对刑事提控,他们可能被判有罪(1人已被判有罪,等待上诉程序),因此一旦定罪他们就不能继续担任人民代议士。”“这也意味着,但是若他们真的失去议席,那么土团党和国盟都会倒台。”因此,慕尤丁为了自救他必须想办法,以避免类似这样的情况发生。“慕尤丁必须寻找替代方法,会是公正党吗?可是他要付出代价很高。”“所以,慕尤丁头很晕,因为他目前找不到方向,此麻烦是他自找的。”马哈迪也指出:“慕尤丁日前才刚宣布,该党将开放让非巫裔及非土著加入,这是否意味土团党失去了土著政党的地位,只保留其名字?”“如今土团党已决定加入国民和谐,但该协议是以团结马来人和宗教的联盟,但如今土团党却走向多元种族和宗教路线。”

1 min read

抢救猫山王联盟于2020年8月26日到国会下议院呈交备忘录之新闻稿: 若皇家彭亨榴莲成功收地 榴莲工业被被全面垄断 1. 抢救猫山王联盟今早到访国会大厦,打算针对猫山王危机一事,提呈备忘录予国会议员。但是却遭国会守卫拒于门外,联盟代表只好在入口处提交备忘录。 所幸获得来自希盟9名议员的接待,并接过备忘录,表达对此课题的关注。 2. 该联盟在备忘录点出重点,皇家彭亨榴莲(Royal Pahang Durian-RPD) 一心想做世界榴莲市场的大庄家,因此设立全马最大的榴莲冷冻加工厂,并拥有负责出口业务的子公司,准备把所有无准证芭猫山王占为己有,在不需付出任何心血下,掠夺农民的猫山王,实在可耻。 3. 联盟提醒,RPD强抢农民榴莲园不止是一场土地风波,而是会影响马来西亚的农产业发展,毕竟猫山王是马来西亚品牌。 一旦被垄断,榴莲产业链将全面被打击,急速压缩小农民的发展空间,更会导致数以千计的劳勿人的生计受到威胁。 因此联盟把备忘录呈交予国会议员,希望联邦政府和朝野议员关注这起官商勾结,对农民赶尽sha绝的浩劫。 4. (左起)前国会副议长倪可敏、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马、前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拿督斯里慕扎希、前副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沈志勤。 (右起)文冬国会议员黄德、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劳勿国会议员东姑祖布里、前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阿育前来接见抢救猫山王联盟主席郑益清及一众代表,并领取联盟所呈交的备忘录。

一直以来,华淡小一直都被国家的一些极端份子用来政治化,导致多源流教育体制多次成为政治人物攻击的目标。 继上次巫统议员邦莫达在国会上发表“华淡小分裂国民”后,如今这位刚刚“击败”赛沙迪新上任的土青团团长兼青体部副部长万费沙,今日开腔呼吁国盟政府,主张分阶段关闭华淡小。 今天他针对此事而发表文告表明,土青团的立场是反对政府维持现有的多源流教育体制。 此外,他也狠批国家团结部长哈丽玛昨天在国会的说法,即政府无意改变现有教育体制。 他表示,由于华淡小根本就无法培养学生的国家认同,甚至违背了联邦宪法,因此土青团主张废除。 他写道:“尽管根据1996年教育法令,当时已取消教育部长关闭华淡小的权力,但华淡小很显然无法让学生培养出深厚的国家身份认同。” 此外,万费沙也批评华淡小毕业生不仅不能精通国语,更无法实践“社会契约”。 “所以,若要维持符合‘社会契约’的社会文化,国民必须掌握我们的国语,那就是马来文。” “但是,根据观察显示,许多华淡小毕业生只能够讲流利的母语。国民大学教授张国祥的研究及数据,也支持了这个说法。” “大部分华淡小的学生,他们都只会展现出对于‘特定族群’的身份认同,看起来也没有实现民族融合的决心。” “因此,从多方面意见表明,华淡小的存在确实违背了联邦宪法。尽管我国的的多元社会是我们的特色及优势,但多元也必须团结在一起!” “因此,为了巩固国家团结,我们坚定认为华淡小必须分阶段废除。” 此外,他也澄清土青团并非拒绝多元社会。

1 min read

近日来,彭州劳勿因为州政府连同彭皇家榴莲公司因为以不合理的合约和采取强硬的手段对付榴莲芭主,导致事情如今已闹得变僵局。 就在此时,行动党安顺区国会议员倪可敏今天在国会上位彭亨州猫山王农民请命,揭发原来所谓的彭皇家榴莲公司,其实就是一家“亏多过赚”的公司。 他今天在国会上出示一张大马公司委员会的资料显示,负责这次经营劳勿榴梿芭的彭亨皇家榴梿集团(RPDG)的缴足资本,只有区区100万令吉,然而亏损则高达270万令吉。 不仅如此,根据资料显示,州政府还是在没有经过公开招标直接颁布给有关公司,而该公司的收入只有区区的702令吉。 根据报道,倪可敏今天在国会下议院向农业部副部长阿都拉提出附加提问时揭露此事。 倪可敏说,如今彭亨劳勿榴梿芭农民更面对被驱赶问题,甚至为了以阻止彭亨皇家榴梿集团“不劳而获”得到榴梿收获,他们不惜自己“下手”毁掉自己辛苦多年种植的榴莲。 因此他针对此事而追问农业部的立场,即该部门是否有更好的方案来解决农民的局面,以便达到双赢局面。 他说:“针对此事,农业部要如何维护这些榴莲芭农民的福利?因为一些农民已从事榴梿芭长达40年。” 此外,倪可敏也要部长解释,即为何劳勿榴梿芭的项目会颁发给一家亏损比收入更高的彭亨皇家榴梿集团? 此外,倪可敏也询问农业部将会采取甚麽措施以有机方式发展榴梿种植,确保控制其品质和品质持续保持。 而农业部副部长仄阿都拉则回答,目前政府的意愿是,希望各种蔬果以有机方式栽种,除了获得证书,以确保有关农产品可以得到最好的市场。 根据该公司网站指出,该公司在2017年开始种植榴梿树,并预计2022年会有果实。 此外,彭亨州政府与彭亨皇家榴梿签署合作备忘录,把劳勿2168英亩的土地,以“30加30年”的形式出租,将土地合法化,解决劳勿大规模非法栽种榴梿的问题。 据知,州政府此举是为了遏止砍伐树木,扩大榴梿园的行为。 另一方面,“抢救猫山王联盟”斥责彭亨州政府突然把土地租借给财团,并且假借合法化之名,行剥削农民之实,无耻地开出不平等条约,把农民逼到走投无路。

继昨天前首相马哈迪与一众希盟议员促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公开希盟直颁101工程合约的细节后,如今身为国盟的巫统领袖也加入行列,向财政部喊话,根据《当今大马》报道,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今天开腔东姑扎夫鲁喊话,无论此合同涉及任何政府内外的人,财政部都有必要公开合约细节。根据报道,纳兹里认为,既然财政部已让此事在国会里曝光,那么部长就有必要公开这次的合约指控,因为人民有知情权。他指出,财政部必须要公开这101项工程,无论任何人涉及。他说:“既然在国会部长已提出此事,因此我认为最正当和正确的做法是,直接应该公开这些是什么计划。”“这对我来说,民众有知情权。财政部必须要公开细节,无论这会影响到政府内或政府外的人。”另外,今天财政部第一副部长阿都拉欣今天也解释,所谓的希盟政府101项直颁合同并没有违反政府规定,也这只是违反希盟的大选承诺。有一点必须强调,希盟在上届大选的竞选宣言,并未真正说过会停止直颁合约。根据根据希盟宣言第23项显示,希盟政府采购时应采取的政策:“为了确保纳税人的每一分钱都用得其所,希盟政府将会改革政府采购系统以及颁发合约的方式。”“这是为了确保更具竞争力,并让纳税人的钱发挥最大作用。我们会确保广泛、透明地使用公开竞标,尤其是大型的项目。”

日前,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在国会下议院指控希盟财政部在执政时,通过直接协商的方式颁布了一共101项总值66亿1000万令吉工程合约。 随后,多位希盟领袖包括林冠英本人已多次澄清,直颁合约都经内阁通过。 同时,前首相马哈迪也交通林冠英等人挑战财政部,他们所谓的公开直颁工程合约的完整名单。 然而,今天在国会下议院上,国盟副部长在面对希盟议员的挑战时,他们竟然回答不到,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直接避而不谈,反而由第一副财长阿都拉欣回答。 根据报道,今天来自公正党居林国会议员赛夫丁纳苏丁在国会提出附加提问时,再次挑战财政部公布所谓的希盟政府101项直颁合约详情。 财政部不仅不敢应战,反而还说国盟之所以会揭发希盟直接颁布工程事宜,目的只是为了踢爆希盟违背承诺。 除了逃避所有希盟议员的问题挑战,副财长更指出,所谓的希盟政府101项直颁合同,其实并没违反政府规定,只是违反了希盟本身的大选承诺。 “这项课题之所以成为争议,那是因为希盟在竞选宣言中保证不会再有直接协商然而,他们却讲一套做一套!” “这很明显的,希盟根本就没有彻底贯彻竞争、问责与透明原则。” 根据过去在上届大选时希盟所订下的竞选宣言,当中并没有任何一条是表明要禁止直接协商。 希盟的竞选宣言的承诺是,广泛和透明地对大型项目贯彻公开招标制度,同时检讨政府采购与招标采购的惯例。

1 min read

今天,国会下议院辩论2020年陆路交通(修正)法案,前交通部长陆兆福在国会上展示了几张照片,力证一众国盟领袖在助选期间罔顾交通条例,骑坐摩哆不戴头盔。根据报道,陆兆福在国会下议院放话,他将把这些巫统领袖违反交通规矩的照片提交给陆路交通局(JPJ)。陆兆福指出,执法官员必须同仁执法,因为慕尤丁曾说过“无人可凌驾法律之上”。根据陆兆福今天在国会公开多张照片显示多位巫统领袖在仕林骑摩托助选时没有戴头盔。他强调,既然慕尤丁亚较早前就已表明,官员犯法与庶民同罪,那么陆路交通局就不必害怕对付这些执政党违反的领袖了。根据陆兆福照片显示,这些为例的领袖包括纳吉,阿末扎希、理查玛利肯,安努亚慕沙、再迪和末哈山统统都没有戴头盔。“如果领袖都不以身作则,这要如何让人民提高交通安全的意识?我也将会向陆路交通局举报这些领袖,要求当局公平执法。”此外,陆兆福提醒纳吉,自己身为前首相到补选地区助选没问题,但是一定要戴头盔。他直言:“我是担心你等下跌倒出车祸,我是照顾你的安全。”这时,护主心切的巫统华玲国会议员阿都阿兹站起来打岔表示:“纳吉只是去清真寺罢了,而且很靠近。只是要拍照,我有在哪里,周五去祈祷。”陆兆福则反驳表示:“就算靠近也要戴头盔。”“JPJ官员你们不用担心,因为你们有首相作为后盾,因为慕尤丁日前讲过,没有任何人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因此若部长犯错也应要受罚。”“我们要给予摩哆骑士一个正确的讯息,即凡是任何道路使用者,都必须戴头盔,有责任照顾自己和他人生命。”

为了不再让前朝国阵政府烂用首相职权的制度再度发生,前朝希盟政府在还未大选前就已向大马人民承诺,一旦执政将限制首相任期为两届10年。 而这项承诺最终也在大选前被纳入希盟的竞选宣言,为了实现这个承诺,前朝希盟政府在去年12月就已将此向国会提呈修宪案,放眼限制首相最多两届任期。 根据报道,这个修宪案原本已完成一读,更预计在今年3月国会辩论。 然而,前朝希盟政府在去年底所向国会提呈修宪案,如今被这个从后门执政的国盟政府推翻了。 根据报道,今天掌官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在国会下议院议会上,援引议会常规所赋予政府的权力,撤回希盟的这项修宪案。 达基尤丁的动议撤回2019年联邦宪法(第二)修正案,如今已正式获得通过。 但是,达基尤丁并没说明任何理由,为何会撤销这项法案。 根据有关法案寻求在联邦宪法第43(2)条之下,增加一则条文,即限制首相任期为两届10年。 所透过这项修改成功,这也意味着已担任两届的首相,那么他就不能再获委为首相。 在希盟执政时期,前首相马哈迪也曾表明,希盟也有意限制州务大臣和首席部长的任期。

1 min read

近日来因为彭州政府授权彭州皇家榴莲集团向劳勿榴莲芭主展开令人发指的行为,已导致人民的严重不满。 就在此事闹得沸沸扬扬之际,昨天彭亨州政府更派出执法当局包括警方拉大队前往这些“非法芭地”设置路障,限制这些芭主的出入,情况一度陷入僵局。 面对彭亨皇家榴莲集团(RPDG)的指控,即彭亨农民实行“先种植后注册”的方式错误一事,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驳斥财团的指控毫无根据。 根据网媒《透视大马》报道,邹宇晖表示,“抢救猫山王联盟的农民尽管在“非法土地”上种植榴梿,但他们都是拥有州政府和土地局曾颁发农作物生产准证。 他说:“该集团的言论皆是诽谤,因为农民不曾实施先种植后注册,而在1970年代,这些农民更被允许可种植和生产农作物。当中一部分的文件,是从1976年开始。” 他今天针对财团的指控而向媒体出示农民几张已付准证旧收据时表示:“尽管不是全部(农民),但当时是绝大多数都获得由州土地局颁发的准证。” 根据《马来邮报》报道,彭亨皇家榴莲集团接受访问时指出,这些农民所实行“先种植后注册”的方式,而不是遵循正确的程序进行。 针对此事,邹宇晖指出,曾在70年代,大马第二任首相已故敦阿都拉萨曾提出“绿皮书计划”,主要是鼓励农村的居民探索荒芜土地,以种植蔬菜和水果,减轻国内粮食短缺的压力和提高农业生产能力。 他指出,州土地局发出的准证显示,农民不是随意或非法侵占土地,而是当年他们被州政府鼓励在经济复兴中从事农业耕种。 他同时也出示了一张地图,并指出分配给农民耕种的土地。 “当时,许多劳勿农民为了配合政府的呼吁,当中更有许多人通过土地临时使用准证从事耕种行业。” “但很明显的,如今彭亨州政府不仅没有感激农民的所有付出和努力,反而因土地政策问题进而导致绝大多数农民都没有获土地补助。” 他说:“在彭亨州确实有一些案例通过先种植后注册的方式成功授权土地。” 不仅如此,邹宇晖还透露,较早前有些农民更被迫与财团签署不公平的合约。 此外,根据《透视大马》报道,彭劳勿榴梿农民也向彭州政府喊话,他们不愿当谈判租赁土地的“第三方”,他们要的是州政府直接与农民对话。 根据报道,因为该财团的介入,农民被强迫签署任何不公平的合约。 这些农民同时也强调,他们绝不会接受目前的献议,因为一旦同意签署,他们将会沦为现代奴隶。 报道指出,一名来自劳勿二代榴莲农民63岁的梁锦民(译音)表示,如果财团想要获得榴梿农的同意和支持,那么他们就必须想出一个合理和公平的合约。 他表示,从头到尾州政府和财团根本都没针对此事与农民会面,更没解释合约的内容。 他本身也是通过其中一位农民才得知此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