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1 min read

随着开斋节即将来临,尽管在多名朝野议员纷纷向沙比里政府喊话促再让公积金会员提领存款,但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如今坚决表明,政府已关闭提款大门。 根据报道,东姑扎夫鲁是于今天在国会为部门总结时强调,政府绝不会再让雇员们提款,因为这将对未提领的会员不公平。 他指出,如果政府第四度允会员提款计划,公积金局或被迫抛售更多的国外资产来变现。 他也揭露,去年公积金局原可派息高达6.7%说道:若非之前3次的提领计划,去年的公积金派息将可高达6.7%,而非实际公布的6.1%。”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之前的3轮提领,公积金可有额外的54亿令吉可派给所有会员。” “因为失去的这54亿令吉,导致530万名之前没有提领存款的会员,被迫收到较低的派息。“ ”我想要问所有议员们,你们也代表未提领存款的公积金会员,这又是否公平?“ “如果我们再允许单一次提领1万令吉,有资格提款的会员大约是630万人,因此涉及的数额可高达630亿令吉。” “如果真这么做,公积金局将不得不实施投资组合平衡,而其影响可能超过价值630亿令吉的提领数额。“ “要知道,为了准备这630亿令吉的款项,公积金局也必须在动荡的市场中,出售更多的海外资产,特别是当下正发生俄罗斯与乌克兰危机。” 他表示,i-Sinar丶i-Citra和i-Lestari提款计划,2021年公积金派息率将高于公布的6.1%。 他也说,公积金也将需要在短期和中期内停止在国内的投资。 “在新冠疫情期间推出的提取计划,共有高达1010亿令吉的公积金存款被提取,这使超过7.3%至58%的公积金成员受惠。” 他透露,提款计划也使55岁以下的公积金会员中,有48%的人在账户中的存款不足1万令吉。 根据报道,多名国会议员之前在参与国会辩论时,都呼吁政府允许公积金会员再提领存款。 这些议员包括了行动党峇眼议员林冠英、伊党巴西马议员阿末法德里、巫统北根议员纳吉、民兴党吧巴国会议员阿末哈山、巫统华玲议员阿都阿兹、巫统京那巴当岸议员邦莫达、巫统马章议员阿末玛兹兰、行动党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以及伊党士兆国会议员沙哈里祖基纳因。

1 min read

继3次的州选希盟连接吃败仗后,多位反对党领袖都皆认为,主要原因是投票率低所致,行动党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则不认为。 根据拉玛沙米,他今日表明,反对党持续在选举中落败,主要是未能突出人民关注的议题,反而继续用一马发展公司弊案争取选票。 他指出,尽管打击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和前首相纳吉的策略可能在上届大选奏效,但在补选和州选却没有取得效果。 “反对党过份关注一马发展公司的课题了,以致忽略人民切身关注的其他课题。” “希盟无法打破支持国阵/巫统的文化障碍,从而降低不利影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曾经的政治恶棍兼前首相纳吉已经成为部份马来选民和非马来选民的民间英雄。” 对此,他阐明,随着国阵在马六甲和柔佛州选取得胜利,显示金融腐败的课题,已经无法对巫统和国阵造成任何打击。 他强调,不要理会州选中出现低投票率的问题,而事实是国阵在柔州56个州议席中,赢得40个州议席,这显示我国的政治体系确实出现问题。 他重申,将低投票率作为无法推翻国阵的藉口是没有任何意义。 他坦言,在巫统积极施压举办全国大选之际,希盟必须采取行动,确保能够成为强大和可信的反对党。 因此,他建议,希盟必须解决内部分歧,当中包括在选举中使用上阵旗帜等简单的议题。 “公正党在柔佛州选使用本身的旗帜上阵,似乎没有带来任何影响或效果。” 他直言,从国阵最近在马六甲和柔佛州选的胜利显示,所有关于巫统或国阵的贪腐不端行为的负面宣传,都不足以将此联盟从大马政治主流中驱逐出去。 “无需介意柔佛州选举中的低投票率,因为国阵在56个州席中赢得了40个绝对多数的事实已表明,马来西亚的政治体系确实存在问题。” 他认为,将略高于50%的低投票率和选票的增加,归咎于未能推翻国阵的原因,是毫无意义的。 “反对党全面关注1MDB丑闻,而忽略了选民所面对的其他重要问题。” 根据报道,继马六甲州选举后,国阵在大马半岛的第二个州选举以三分二强大优势,重新执政柔佛州。

继在此前的马六甲和柔佛州选伊党都选择跟国盟站在一起,不惜与巫统对垒,两党领袖也不停地互批指责至今。 随着国盟则遭遇选举重挫,国阵更在前天的柔佛州选一举拿下40席,以超过三分二议会优势的姿态重新执掌柔州政权后,如今再引起伊党的不满。 当中,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直言,虽然巫统与伊党常有争端,但伊该党从未想要放弃两党合创的“国民和谐”阵营。 沙努西也是伊党选举主任,他认为,随着国阵接连在数场选举获胜,这也意味着两党的合作关系将加速瓦解。 “尽管两党看起来常有争端,但伊党从未想要终止国谐。” “而且,我看到国阵接连在州选胜出,这将加速他们为国谐插上墓碑。” “但是,伊党由始自终都不想要结束这个(国谐)联盟。“ ”所以,我们就等等看巫统是不是要插上墓碑(终止国谐),如果发生了,我们也只能在坟墓前祈祷了。“ 根据报道,伊党与巫统于2019年成立国民和谐,原意是合作备战第15届大选。 但是,在两年前大马爆发“喜来登政变”后,伊党就慢慢倾向与土团党合作,并共同成立国盟;巫统则反对与团结党合作。 此后,两党间的裂痕逐渐加深,更曾多次公开在媒体上相互攻击。

就在巫统副主席沙比里面对党内的强大“大选压力”之际,被指亲前首相慕尤丁的巫统格底里国会议员安努亚慕沙终于出面护主。 根据报道,也是前国谐总秘书兼通讯与多媒体部长的安努亚今天发文告声明,国家目前不适合举行大选,并不点名批评党内“法庭族”给于沙比里压力。 他表明,尽管自己同意必须着手准备大选,但至于何时大选则要等备战工作完成后再议。 “我同意是时候准备举行大选,如果我们真的准备好,我想应该尽快举行大选。” 他直言,支持者不应该施压依斯迈公开何时大选,否则巫统是“在自己项上套绳”,自取灭亡。 “执政党需要保密解散国会的日期,这种做法仿佛在自己的项上套绳。大选时机必须保密,而首相有权决断。” 他指出,巫统最高领导层的责任是给依斯迈建议,这是因为沙比里拥有决定大选日期的权力。 “至于具体日期,则应该交给首相与最高理事会深入探讨后,再由首相决断。” 他也警告,如果巫统一意孤行触发全国大选,那么到时国阵恐怕无法复制马六甲与柔佛州选的效应。 “(马六甲与柔佛巫统)可以依靠巫统母体、首相、所有正副部长、部门主任、州务大臣和全国各区部主席的支持。” “没有任何政党能够抵挡这种竞选机制,尤其是候选人获得首相与政府的支持。” 安努亚也认为,说大选时期党领袖与各区部将忙于各自的选区,无暇顾及他人。 “如果我们准备不足,尤其是资源与资金不够,整个竞选机制都会瘫痪。” 他举例,柔佛的一些地区基础设施不足,甚至没有手提电脑与网络供应,但靠着来自各州的竞选团队援助,才得以撑过投票日。 “再加上巫统在国会只有微弱席位,在执政联盟的116名国席中只占42席,但沙比里所领导的政权却能获得绝大部分议员的支持。” “大选不是小事,更何况要解散的是获得几乎所有国会议员支持的政权。” 他也指出,施压闪选者必须理解,当前的政府并非由单一政党组成,因此要解散国会必须寻求其他执政盟党的意见。 “因此,沙比里必须考虑民情,毕竟马六甲与柔佛选民的投票倾向,未必等同于全国选民的倾向。” “如果我们做的决定不符合人民意愿,他们就会透过投票箱来表达。” 另外,安努亚也盛赞沙比里的“做好准备才大选”回应有智慧且成熟。...

柔佛州选刚落幕不久,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和前首相纳吉这几年来已不得不忍受关于他们腐败的指控,如今他们利用柔佛州选来推动他们的个人议程。 然而,如今这两名领袖继续宣传国阵政治稳定的信息似乎奏效了。 而随着州选国阵在大捷,以阿末扎希为首的“法庭族”声势更加浩大,并将逐步加强施压副主席沙比里,以便尽快举行大选。 根据媒体报道,昨晚一众巫统领袖在国阵指挥中心唸出捷报时,国阵支持者除了纷纷高喊“解散国会”之余,沙比里更在记者会上被当透明。 根据照片显示,沙比里在参与在大合照时,阿末扎希甚至刻意将纳吉拉来身边合照。 针对此事,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日认为,在柔佛州选胜选后,国阵里面的矛盾和斗争也已开始。 他直言,从国阵胜选后沙比里进去国阵指挥中心的那一刻已显露出巫统内讧已达到严重地步。 “他(沙比里)全程竟然脸黑黑,而且,昨晚在国阵胜选后,连发言的机会都没有。” “在拍大合照照时也不是站在第一排,请问哪里有首相这样的?” 对此,林冠英认为,巫统“法庭族”在柔佛州选狂胜后施压沙比里尽快举办全国大选,其真正目的是要换首相。 “因为这对阿末扎希在早前已说明,未来首相未必是沙比里。” “此外,相信巫统也是因为担心当疫情过去,边界开放后,希盟可自由进行讲座等活动,有时间向民众解释,届时巫统会失去优势。” 据了解,沙比里目前并无尽快大选的动力,因为后者才在去年8月当上首相,至今还未满一年。 但是,巫统大会就在不远的本周三(16日)启动,而阿末扎希势必会推动大会议决,进一步施压 依斯迈提早大选。 根据观察,沙比里昨晚出现在国阵竞选中心后,脸上一直面无表情,而在胜选记者会上,他就一直脸黑的站在一旁。 根据报道,扎希在上台致词,在致感谢词时,也多次遗漏沙比里的名字。

随着国阵在柔佛州选大捷以三分二强势议席执政后,导致巫统内部的“尽快大选”声音更加响亮。根据报道,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昨晚在国阵指挥中心唸出捷报时,国阵支持者纷纷高喊“解散国会!”针对此事,身为巫统副主席的沙比里今日表明,他不会因为一些人的叫嚷而解散国会举行大选。他认为,巫统要办大选是属国家大事,即必须经过多方面的考量。他除了重复之前的立场,也强调唯有在所有方面都准备好,他才会举行大选。“我在演讲时讲过很多次了,当我们准备好了,就会举行大选。但我们必须准备妥当。”“至于是否准备好,我们会商量,我们必须考量其他很多事情,我们不能够只是因为一小撮人喊着要大选就举行大选。”据了解,柔佛巫统总部不断传来捷报,而再沙比里抵步后,巫统党员与国阵支持者对他高呼“解散国会”。但他在护卫的护送下,仅是沉默低头,没有理会支持者的呼声。当再度被受询及此事时,沙比里表示,解散国会是件大事,必须先在党内讨论。“这是一件大事,因此党会探讨与做决定,之后也必须处理程序和其他事宜,我必须觐见国家元首获得劝告与同意,因此我们先等待适当时机。”此外,沙比里也表示,他会考虑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提出的“跨党谅解备忘录2.0”建议。“我们会考虑行动党的建议,重要的是照顾人民利益,因此我刚刚说了,还不是时候举行大选,我们先等等。”根据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他曾上周四(10日)建议朝野签署“跨党谅解备忘录2.0”,以便沙比里可以抗拒巫统党内要求立即大选的压力。另一方面,针对即将在周三召开的巫统代表大会,沙比里透露,党的方向将是主要讨论重点之一,不排除包括与伊党组成国家和谐联盟相关课题。“我也在等党主席(阿末扎希)政策演词及辩论者内容。随着时事发展包括柔州选,现在的方向可能与之前有所不同。”“所以,我等每州代表的辩论内容及提案,这将是巫统之后的方向。”

昨天,希盟阵营在柔州又再步上马六甲和砂拉越州选悲剧,不仅遭遇选举重挫,多位候选人更痛失按柜金。对此,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今日分析,希盟败选皆因有2大因数,更表明他们坦然接受柔佛州选成绩。根据末沙布文告,他认为希盟败选其一是投票率低是主要因素,特别是住在城市地区的华裔选民投票意愿低,才会导致希盟在混合选区落败。他强调,有关失败必须作为反对党的教训,重新部署第15届全国大选以便能重新掌权。“我必须提醒所有人,如果我们在面对国阵时继续分裂,在第15届大选时,我们将一起‘喝西北风’。”他表示,这也符合希盟选前的估算,即城市地区的华裔选民投票意愿低。“这个因素导致希盟在原本是自身强区的混合选区败北。”“至于希盟落败的第二个因素是在野党选票分散,因为柔佛州选成绩清楚表明,在野党的得票数比国阵多20万张。”“对我而言,这说明国阵并没有变强,反之他们获益于反对阵营的分裂。”“这也意味着其实国阵的得票率并没有增加,反之是因为反对党分裂才胜出。”“如果将20万张选票在56个州席平均分配,反对党可以4000张多数票胜过国阵。”“这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个教训,我们要如何重新集结,有策略地协调,以应对不久后将举行的大选。”根据资料,希盟目前的三个政党在上届大选赢得28个柔佛州席,不过在本次州选,却席次却大幅萎缩近六成,只剩下12个议席。其中,诚信党从上届大选囊获的9席,大挫剩下1席;行动党从14席变10席,而公正党从5席变1席。根据选委会公布的数据,昨日共有142万6573人出来投票。在2018年全国大选,则有150万3995人出来投票。

1 min read

尽管希盟3党在本届柔佛选举赢得12席,比2018年大选锐减24席,但行动党能够在选举中保住原有的议席,也因而成为柔佛州议会最大的在野党。 根据正式成绩显示,希盟在第十四届大选在柔佛赢下36席,如今输掉其中的三分二,只剩下12席。 就算计入选举伙伴统民党的1席,希盟+也只有13席,不足以挑战柔佛国阵的强势执政。 而且,在希盟+阵营中,行动党胜出最多,共赢得10席,但比上届大选少了4席。 此外,行动党在所有议席的对手都是国阵马华,这也表明马华也从上届大选的一席未获,突增至4席。 而行动党丢失的四个州席是彼咯(甘南)、永平(郑凯聪)、北干那那(杨敦祥)与巴罗(谢奥马)。 至于行动党成功守土的10个州席是利民达(黄炣卿)、东甲(黄俊历)、文打烟(黄益豪)、帆加兰(颜碧贞)、明吉摩(周忠信)、柔佛再也(廖彩彤)、士都浪(曾笳恩)、柏伶(刘镇东)、士姑来(玛丽娜),以及士乃(黄勃扬)。 随后,行动党也在《火箭报》官方专页面子书发帖文谢票,并表明从2022年柔佛选举尘埃落定后,该党感谢这一路来给予希盟候选人支持的选民,并感谢选民们再一次给予的信任和委托。 “火箭成功守土10议席全靠大家的大力支持,衷心的感谢大家!” “德不孤必有邻,我们看见和听见人民拒绝贪污腐败和坚持改革的心声,我们必定与民同在,继续守护民主。” 值得一提的是,行动党的两个希盟盟党——公正党与诚信党各赢得一席。 根据报道,公正党是靠武吉峇都“破蛋”,候选人张善深以137张多数票微差,击败最接近的对手——国阵国大党候选人苏巴亚(S Suppayah)。 至于诚信党唯一胜出的议席,则是由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守住新邦泽兰。他也是该席的原任州议员。 柔佛希盟兼柔佛诚信党主席阿米诺胡达也无法保住巴力安尼,以294张多数票输给国阵候选人。 阿米诺胡达在败选记者会上表示,柔佛希盟将检讨,并确认州选期间缺点和不足之处,以便面对来届大选。 国阵在本次州选赢得40席,掌握超过三分二优势,其中巫统34席、马华4席、国大党3席。

1 min read

随着柔佛州选成绩出炉,在州选中上阵7议席而成功拿下1议席的统民党,如今由该党总秘书阿美拉拿下优景镇(Puteri Wangsa)州席。根据报道,尽管统民党在另外6席的候选人落败,但皆全部都保住按柜金。成绩显示,阿米拉艾莎以新兵姿态在六角战中取胜,以狂胜7000多选票的姿态击倒一众“服务牌”的资深老将和其他新兵。值得一提的是,公正党叛兼马来西亚全民党(PBM)候选人锺少云这名老将,也被她击败,更让他失去了按柜金。从本次的投票成绩看来,当地选民点燃了渴望改革的烈火,选择了新面孔的年轻女将。此外,其他5名候选人分别是国阵马华候选人黄有益、斗士党候选人凯里尔拉查里、锺少云、国盟民政党候选人罗家荣及独立人士阿兹林。根据报道,统民党主席赛沙迪今晚召开记者会下令阿美拉必须努力工作,服务选民。“唯有如此,统民党才有机会在接下来的其他选举中胜出。但我恭喜阿美拉,也向她致以哀悼(takziah)。”“恭喜,是因为你赢了。哀悼,是因为你获得人民的委托后,你必须把人民利益置于个人与家庭利益之上,努力再努力工作!”赛沙迪指出,虽然投票率低,且该党首次以自家标志上阵,但统民党的所有候选人皆保住按柜金。他因而向选民承诺,无论输赢,该党在所有竞选地区的服务都不会停止。“在座的我们都认为,MUDA是个已经开始站稳根基的政党,我们承认我们是个新政党、新人、处于劣势,但我们已尽了最大的努力,想为国家,不仅是柔州,带来新的政治局面。”他提及,MUDA在丁能的表现出色,尽管败选,但候选人林伟捷在四角战中仍能位居第二,领先其余两党的候选人。根据官方成绩,阿美拉在优景镇赢得2万2884票,以7114张多数票胜出。随后,阿美拉在发言时,则感谢竞选团队,并承诺接下来将落力服务选民。除了优景镇,统民党竞选的议席是:丁能、武吉柏迈、武吉加逢、马什、巴力拉惹与拉庆。统民党与希盟在6个议席合作避免硬碰,唯有在拉庆跟公正党相斗。不过,统民党是以自家旗帜上阵,没有使用希盟的箭簇旗。该党本次出战州选,也获得希盟友党的落力支持。根据选委会成绩,阿米拉得票2万2884张。黄有益有1万5770张票,罗家荣有8957张票。另3人则失去按柜金,包括锺少云(2471张票)、凯里尔拉查里(2468张票)及阿兹林(398张票)。根据报道,黄有益及锺少云属于长期耕耘的资深老将,但锺少云因退出公正党支持国盟,后来再加入新创的马来西亚全民党而备受争议。这也意味着,随着他这次的落败,凸显跳槽形象难以挽回民心。

1 min read

尽管未能拿下柔佛州政权,但希盟行动党在本次选举中所派出的3为女将不仅为该党守土成功,反而还以打赢了一场漂亮的一仗。当中,首次以巫裔候选人上阵以华裔选民居多的行动党士姑来候选人玛丽娜,她今晚为行动党成功守土,并以1万3943张多数票狂胜马华。根据非官方成绩显示,马华候选人倪顺海,以及土团党候选人邱光益分别获得1万2416票,本地姜邱光益获得6258票,并成功保住按柜金。这也意味着,行动党在士姑来已连续4届夺下这个议席。根据报道,玛丽娜在今次州选首次出战士姑来州席,尽管选前发生原任州议员陈泓宾被撤换的风波,再加上玛丽娜在竞选期确诊冠病,但双重挑战并没有影响她的选情。上届大选,陈泓宾以全柔最高的3万5120张多数票战胜国大党的对手,当时的投票率高达85.2%。根据早前的计票结果,玛丽娜的票数基本上一直领先另2位对手,截至晚上10时,随着越多票箱开箱,玛丽娜的票数已将倪顺海和邱光益的得票远远抛在后头。而这个势头也一直延续着,显示士姑来州席虽然面对低投票率的挑战,但行动党的铁票仍相当稳固。据了解,士姑来州席共有28个投票中心,票箱总数为182个。另外,首次代表行动党上阵N02利民达的候选人黄炣卿,也以714票保住利民达州议席。根据截至晚上9时15分非官方成绩显示,希盟行动党利民达州席候选人黄炣卿以8877票,为希盟成功守土。至于国阵马华候选人徐安岄获8163票,国盟伊斯兰党麦努娜获4654票。随后,黄炣卿也在面子书宣布自己拿下利民达州席的消息,并感谢所有利民达选民,让她成功为希盟及行动党保住此州席。她承诺,自己接下来将会继续努力,为大家做到最好!另一方面,第三次代表行动党上阵柔佛再也州席候选人廖彩彤,也以2000多数票再度当选柔佛再也州议员。根据非正式成绩为,她以19782票赢国阵马华17860,民政党1447多数票拿下柔佛再也选区。尽管如此,廖彩彤在上届全国大选的多数票破万张,如今已缩小至2000票以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