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自从在上个星期天社交媒体流传视频,指吉隆坡蕉赖一带的街道上,有罗兴亚儿童因为拼命敲打车辆车门疑似向车主掏钱,进而被部分网民批评其行为“过分”。 就在此事引起网民的仇外反应之际,巫统边加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今日表明,罗兴亚儿童之所以会沦落街头,皆因是“我们的错” 她今日在推特发文表明,大马人民不应该怪罪这些儿童,并指如果国家无法保护他们,避免他们向人乞讨,那就不应该责怪他们。 “罗兴亚儿童最终沦落街头时,他们不应该受到责怪。” “因为当他们在大人吩咐下而沦为乞丐时,这是我们无法适当地保护他们。” 她也质问:“儿童保护协调理协会在哪里?”并附上理事会成立规定和《2001年儿童法令》第32和33条文的截图。 也是沙比里的特别顾问,负责提供法律与人权事务的咨询的阿莎丽娜强调,根据儿童法令第32条文,一旦有人利用儿童乞讨或从事不法活动,将会挨罚最高罚款5000令吉,或坐牢高达2年,或两者兼施。 “倘若有人放任孩子,没有合理监督的话,则可在同一法令的第33条文,面对上述相同刑罚。”

1 min read

在去年12月因为发表“华人筷子论”引起巨大风波的前首相马哈迪,他今日终于开腔解释,尽管当时自己只是拿华裔使用筷子为例突出国内种族间的差异,但却意外的遭到极端分子的炒作。 根据报道,马哈迪今天接受CITYPlus电台专访时强调,当初他之所以会以筷子为例,皆因那只是因为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事物。 “尽管当时我可以举舞狮为例,但他们也会大做文章,因为这些人总是要互相攻击……普通无伤大雅的言论,但是这些极端分子却要大做文章,使得人民难以和平共处。” “我们要找一些东西来显示,文化之间有差异,而我选择筷子是因为,那是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东西……” “就是如此而已,我是为了显示有差异,而我我不是说筷子比较落后或劣质。我知道韩国、日本甚至越南人都使用筷子。” “所以,我用筷子形容这只是用餐的方式之一,因为不同种族有不同的用餐方式。” 此外,马哈迪也指出,在许多的多元种族国家,外来移民入籍之后,接受了当地人的文化,甚至忘记自己的语言。 “如马来西亚的部分印裔和阿拉伯裔国民,他们就完全变成马来人,不再能够讲自己的语言。” “但是在马来西亚,印裔和华裔坚持记得自己的来源地,来自那里而不是这里,他们依然跟自己的来源国家有着联系。” “我能够理解第一代移民,他们有适应的困难,但是那些在这里出生和长大的(却依然无法适应)。” 另一方面,马哈迪也强调,在印尼谈同化是可能的,因为那里的华人已经可以习惯将印尼语作为他们的语言。 “在许多多元种族的国家,外来移民进入一个国家并成为其公民,他们接受那个国家的文化,他们甚至忘记了他们的语言。” “在马来西亚,印度人和华人坚持相互提醒他们不是来自这里,即使(他们)出生在马来西亚,在这里长大,(他们)还是将自己与原籍国联系起来。” “出生在这里的人,他们了解当地人的文化。我们可以在印尼看到了这一点,(那里的)华人比马来西亚(人数)多,但他们的语言是马来语或印尼马来语。” “在泰国和菲律宾,他们也使用该国的语言。” 马哈迪坦言,这对于种族的“拉近桥梁”很重要。 他认为,大马也应该努力推动单一的语言和文化。 他补充,任何族群想保留其根源和传统并没有错。 尽管如此,他也认为,大马华社使用筷子表明他们保留了本身的习俗,并没有采用“马来西亚的饮食方式”,如马来人,部分是用手吃饭的习惯。 “在大多数的多元种族国家只有一种语言和文化,我们无法立即实现,但可以慢慢来,希望我们能做到。”...

就在马来西亚人民饱受新冠肺炎疫情折磨之际,数周前的一场大水灾再度冲击国人的生活,进而让更多人陷入绝境之中。 然而,以沙比里领导的“大马一家”数名内阁部长被指正当国人在大水灾受苦之际,自己却在外国度假,更被批评为水灾救灾不力。 针对此事,向来敢怒敢言的前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前部长拉菲达“铁娘子”今日在面子书发帖文,批评沙比里政府所运作的模式是“看不见、听不到、说不出、做不到”,如同患上《国王的新衣》“综合症”。 “大马政府和当权者似乎已逃离现实,且远离民困,对受害者的求救声充耳不闻。” “而且,他们反而对高官的不当和错误行为坐视不理。“又来了,他们又都患上《国王的新衣》综合症。” 她直言,当国家陆续面对毁灭的水灾侵袭时,那些现代的“暴君”却人在国外享乐,对灾情无动于衷。 “可以进行的报告,他们没看到;很多课题和行事偏差已被大家看到和听到了,还引起了舆论,他们也听不到。” “就连许多确凿的证据都公之于世了,他们还是什么也不做。” 她强调,这首东方的古老谚语被刻在日本著名的神殿,被解读为猴子具有良好的心智、语言和行动,常被用来指那些处事不当的人,因为他们对事情视而不见。 “这句谚语正好能恰到好处地反映出世界各地在现阶段的社会环境,包括在马来西亚。” “因此,我选择将这句话改为……看不见、听不到、说不出,还有:做不到。” “我国的管理到底怎么了?政府治国的方向又是什么?” “难道冠病大流行和洪水已淹没了一些人的思想和价值观,一切不好的、不可接受得。” “甚至是国家的耻辱,都统统可以视若无睹,毫不在乎,轻轻松松地抛诸脑后,再糟糕的事都可以完全忽视,并掩盖起来?” 她不解,即为何联邦政府在塑造一个容忍不良行为、错误行为、贪污行为,以及与国家和人民权益对立的“大马一家”? “他们建立一个功能失调的家庭,加剧了错误行为和恶名,以致伤害社会,给国家带来耻辱,谁能容忍?” “这对国家与人民的未来并非好事,愿上苍拯救我们的国家。” “是,他们看起来就是这样,这个政府看见,也听见灾民的处境和求助声,说了一堆话,然后什么都没做。”

1 min read

自从大马半岛在两周前发生大水灾之后,多位巫统领袖呼吁并施压首相沙比里重推i-Citra计划,允许雇员公积金会员提领1万令吉存款应对水灾急用。 这些巫统领袖包括主席阿末扎希、巫青团长阿斯拉夫与前首相纳吉等多名巫统领袖接连发出此呼吁声。 尽管如此,沙比里与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已表明,联邦政府无意再次批准i-Citra计划,并称将提供系列援助措施,灾黎无需动用公积金存款。 对于巫统领袖不断施压,公正党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今日发文告,狠批巫统一再打人民退休金的主意。 他强调,这也是继公务员退休基金(KWAP)爆出借出40亿丑闻之后,如今巫统又要“摧毁”雇员公积金。 他直言,巫统领袖过去迫使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给SRC公司贷款40亿令吉,“几乎摧毁”了这个退休基金单位。 “现在的巫统领袖是什么样的马来领袖?因为从巫统主席到青年团长,都要假借援助水灾灾黎之名,典当雇员在公积金局的退休金。” 对此,他质问:“巫统领袖已经黔驴技尽了吗?” 他形容,时任“巫统最高领袖”及其亲信在一马公司案中的行径,导致国家如今不得不背负300亿令吉的债务,每年须偿还数10亿令吉。 “如果没有一马案丑闻,政府就会有钱援助水灾灾黎。巫统领袖是否意识到这一事实?” 对此,他促那些窃取国家和政府财富、失信、未缴所得税,以及“潘朵拉文件”调查报告揭露藏富国外的巫统领袖,把有关财富归还帮助水灾灾黎。 “把人民的公积金存款当作赌注。巫统领袖是否已思想破产(idea bankrap)?” “大马因为巫统最高领袖的贪污、失信、洗黑钱,以及一马丑闻的'同伴',欠下300亿令吉的债务,并造成政府每年得承担一马公司数十亿令吉的债务。” “现在,数据显示,人民已公积金局提领了1010亿令吉,那巫统领袖是否知道,约600万名缴纳公积金的人士,他们的公积金存款不足1万令吉?74%提领公积金者是土著?” “巫统领袖是否又知道,他们在照顾低收入群体的权利和利益方面已失败?” 根据报道,过去一年,联邦政府基于2019冠病疫情三度允许民众提领公积金。最后一次是去年7月的i-Citra计划,符合资格的会员可提出存款,最高限额为5000令吉。 此前,雇员公积金局提醒,联邦政府三度允许民众提领公积金,已导致610万名会员的公积金存款低于1万令吉,其中更有360万人的存款不足1000令吉,退休时可能会陷入经济困境。

1 min read

曾经在2017年为大马在布达斯佩世锦赛女子个人10公尺跳台赛的水泳运动拿到的历史第一枚世锦赛金牌,的大马跳水队世界冠军张俊虹在昨晚正式宣布退役后,此消息一出震撼国人。 31岁的张俊虹昨晚在面子书发帖文表示,自己在东京奥运回来后一精力都放在尽量尽快把伤病治疗和身体恢复好。 根据报道,她是因为伤患及不获大马游泳总会的续约,因而选择告别她喜爱的跳水运动。 对于爱徒张俊虹的退役,感触最深的无疑是杨铸梁,因为早在上个月张俊虹不获续约后,杨铸梁就在其个人社交媒体为爱徒打抱不平。 此外,张俊虹强调,尽管自己有一定的年纪,但她认为年龄只是个数字,在伤病部分我经历了不少,也一直在学习如何去应对,至少我知道我还能。 “没有任何一个当运动员是没有伤病,靠的是积极去治疗和顽强面对。” “尽管她仍想继续为国争光,但不被续约是事实,只能接受这个决定。” “成功一定有办法,失败也一定有原因;成功不骄傲,失败别气馁,我坦诚面对自己的失败。” 她表示,尽管在2018年9月份膝盖第二次手术过后,因为热爱所以无所畏惧,从治疗到康复到重新鼓起勇气站上跳板和跳台,到全球疫情,拼尽全力为了冲东奥。 “虽然东奥旅程比起之前确实更不容易,当然不得不承认遗憾是我表现不佳,没有取得好成绩。” 贴文中,她在文中也感谢国家体育理事会(MSN)、青年体育部(KBS)及大马奥理会(OCM)一直以来对她的支持与帮助。 此外,她也感谢国家体育研究院(ISN)在各方面的辅助,包括:医生、康复物理治疗、心理辅导等等。 最后,她也感谢各方一直以来对跳水的支持和鼓励,并真心感恩在每个阶段都有贵人指点及感激有他们的陪伴,并祝福大家在崭新的一年平安喜乐及身心健康。 报道指出,张俊虹不止是奥运银牌得主,也是唯一一个击败过中国跳水奥运金银牌选手,勇夺含金量最重的世界冠军。 可惜,因为跳水队后来的人事和管理纠纷,让马来西亚的跳水队无法延续辉煌,总教练杨祝梁的离去和张俊虹的退役,意味着马来西亚跳水黄金时代的终结。 此外,中国籍教练杨铸梁杨祝梁也在她宣布退役的面子书贴文下留言,并形容“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原本人生美如画,曾想夺金赠天下,怎奈人心太毒辣,只能卧槽浪好大”;同时也建议她做点生意。” 另外,杨铸梁当时也表示,如果张俊虹最后因为这样而被逼退休,也只能祝福她,希望她赶快忘掉伤痛,迎接新的人生。而她为马来西亚跳水运动写下的历史,足以让她一个深深的敬意。 “一个优秀运动员就这样被终结体育生涯,但我想告诉张俊虹,你已经没有遗憾。” “10年之后,当有人谈起马来西亚跳水的历史,一定会有人记得你,马来西亚永远的跳水世界冠军,张俊虹。”...

1 min read

根据媒体报道,公正党双溪毛糯国会议员西华拉沙于去年12月14日在国会揭露,截至2016年3月21日,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持有上市公司——力扬科技有限公司(Excel Force MSC Berhad)的215万6000张凭单(warrants),总额近200万令吉。 因此,身为反贪会主席的阿占巴基被指进而违反公共服务通令,也存有利益冲突。 尽管如此,在此案涉嫌延烧半月有余至今沙比里尚未表态,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今日对后者开炮,并敦促他立刻取行动别再“静静”。 他发文告直言,由于反贪会是由首相署监管,因此沙比里必须对此负责。 “因此,首相不能在这等重要的事情中保持沉默。反贪会是由首相署监管,他必须对反贪会(的问题)负全责。保持沉默意味着他无能处理此事。” “根据《2009年反贪会法令》已很明确显示,旨在促进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行政的廉正和问责。” “首相应该采取行动,以表明廉正和问责也是反贪会的重要元素。” 此外,他例举《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2条文和第5条文,质问依斯迈是否致力达成该法令中的目标。 “首相是否致力于达成这个目标?如果是,他的沉默又能够如何处理反贪会主席所面对的指控?” 根据《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2条文阐明,该法令的主旨是透过设立独立、负责的反贪机构,促进公私部门行政的廉正与问责。 而第5条文则规定,反贪会主席将负责指示和监管反贪会相关的所有事务。 根据报道,阿占巴基在2015年至2016年期间,是反贪会调查总监,2020年3月9日,他升任反贪会主席,取代拉蒂花。 此外,监督反贪会的咨询与防范贪污顾问团成员哥美兹去年12月27日在多次内部争取讨论阿占案不果后,愤而辞职抗议。 另外,反贪会前顾问局主席东姑阿都阿兹也吁请政府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来彻查这项指控。 至于公正党的6名国会议员则认为,国会应该成立一个跨党派的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来调查阿占巴基持股的指控。 这6名公正党国会议员包括: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丶双溪毛糯国会议员西华拉沙丶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玛丽亚陈丶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丶礼让国会议员赛依布拉欣丶以及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 哥美兹也在昨日强调,有关指控已影响反贪会的公信力及形象,因此政府务必尽速采取行动,例如成立独立调查团。...

继在2020年年秒吉打州大臣沙努西放话,他们要跟槟政府追讨生水费而上庭对薄公堂后,如今槟州首长曹观友今日正式放话“放马过来”! 根据报道,由于截止目前为止吉打政府并无诉讼,对此曹观友今日毫无惧色直说“法庭见”。 他直言,槟州政府准备在法庭上,与吉打政府对簿公堂。 “我们等着到法庭上见真章。我们只是在外讲讲,没有什么用处。没有人会受益。” “事实上,我们真的要把这件事情带到法庭上。我们也有我们的观点。” 他强调,尽管两州从未遇过这个局面,但他交由吉打州政府全权决定。 “他们(吉打)已经委任律师团队研究此事,看看是否要将此案带上法庭。” “因此,我们槟州政府正在等待吉打州政府采取行动。” 报道指出,沙努西已在1月1日披露,州政府已经委任律师团队,向槟城追讨使用姆达河生水的赔偿。 他还表明,既然槟州政府不理会他们的要求,因此以此显示吉打政府严正对待此事。 根据报道,姆达河源自吉打,沿着槟城和吉打边界流向马六甲海峡。 而根据普通法,河岸权允许土地毗邻水域的持有人合理利用水源,而且不可在不顾及下流人民的情况下取走河水。 这项概念记录在联邦宪法第9列表,是属于州的权限。

由于西马半岛在两周前发生了百年一次的大水灾,进而导致许多国人的家园不仅被摧毁,如今一名女网民刚试管配对成功的冷冻卵子也全部没了。 根据媒体引述一位在一个与法律有关的面子书群组女网民申诉,向来不孕的她在近期内已在一家医院做了试管婴儿配对成功,但因为这家医院遇到水劫,不幸的让她吃了不少苦头后所存放了配对成功冷冻卵子全都毁掉了。 根据事主,她强调,她成功冷冻的卵子医院打了一通电话给她,告知随着医院已淹水,因此她的卵子全部没有了。 女事主在相关群组发帖文询问群主,并写道:“请问我可以要求赔偿或一笔精神损失费吗?” “我刚付了一笔钱,打了无数的针最后换来一通电话通知我而已,欲哭无泪!” 根据贴文,有些曾做过试管婴儿的女网民看后都为郑敏女事主的遭遇感到悲伤,并纷纷留言鼓励她要坚强。 此外,一些网民也促请女事主,联系相关律师咨的专业意见,看看是否可以起诉这家医院获得赔偿。 “讲真的,我看后真的非常心疼楼主,因为我曾试过,所以我非常明白备孕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 “因此,我在此建议楼主删帖并去找真正的律师帮忙。” 此外,也有一些网民希望院方可以免费提供重做的赔偿,有些也质疑指为何医院会淹水,按照逻辑医院是在高楼的。 “为何医院会如此疏忽?把那么重要的东西存放在可能会淹水的地方呢?” “而且你存放在医院的费用也不便宜,因此我认为医院理应有个交代,而不只是道歉。”

1 min read

自从在司法抗争胜利后,统民党(Muda)终于在12月23日获得社团注册局批准注册,成为合法政党。而一向来强调MUDA是全民政党的党主席兼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今日表明,该党将会举办党选让任何种族与宗教的人士竞争党高职,当中包括他的主席职位。他今日在推特上指出,自己被追问非马来穆斯林是否有机会当上党魁一事而作出回应指出,非马来人未来是否有可能出任此职。他强调,由他现有的主席职务是可以在党选中被任何人士挑战,当中包括非土著也能成为MUDA主席。根据赛沙迪,他在推特回复网民的提问即他在MUDA主席职位是否可以被挑战,以及非土著是否能够成为主席时如是指出他写道:“没错,到时候我们将举行政党选举,任何人都可以争夺最高职位。”“因为MUDA是开放予所有种族和宗教,不管你是生活的城市或乡村的老少皆宜。”Yes & Yes.We will have our party elections & anyone can contest for the top post.MUDA untuk semua bangsa &...

1 min read

尽管大马半岛发生大水灾后,多位巫统领袖再度倡议政府允许国人在公积金的i-Citra户口提款应急,但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已经关闭了“会员从公积金局户头额外提款”的大门。 根据报道,扎夫鲁认为,若政府再允许公积金会员提款应急,这只会为下一代带来负担,导致他们将不得不照顾没有退休储蓄的老年人。 对此,巫统最高理事卜艾今日狠批扎夫鲁,指我国有这样的财政部长实在是人民的不幸,并促后者“离开大马”。 根据卜艾,他认为财政部不允许水灾灾民动用公积金的储蓄应急,是“冷血”的举动。 “有一个如此不关心人民的财政部长,是国家不幸。” “他(东姑扎夫鲁)声称那些继续争取透过i-Citra提款计划一次提取1万令吉的人士,这是在煽动人民!” “不仅如此,他还说政府已在应对水灾,包括发放1000令吉给受影响的家庭。” “但是。人民的问题不仅是水灾所致。自国盟政府落实半生熟的行动限制令以来,他们就历尽艰辛。” “东姑扎菲鲁有没有把握,那些失业的群体能重返职场?他们的生意全面复苏了吗? “这无关想变成民粹主义者的问题。这关乎人民艰辛时刻的生计!人民因疫情而失业,如今再因水灾而失去家园。” 对比,他要求扎夫鲁重新思考“政府帮助公积金局会员提高储蓄的方法”,而不是一再重复一次提款会影响日后的退休生活。 他披露,尽管政府已经向面对水灾的灾黎提供援助,但并非所有人民的困境都是水灾造成。 他进一步说明,自从国盟政府实施限行令后,人民一直显然困苦的生活中。 “在饱受疫情的打击之后,人民再次面对水灾来袭,所以人民的情况不能给有好转。” “提取公积金与民粹主义无关,这是涉及人民生活陷入困境。 “他是否有信心,人民的生意已经复苏,失业问题已经解决?” 另外,卜艾也揶揄扎夫鲁,指后者来自什么星球?可以离开大马。 “这是来自什么星球的部长?这种来自“天堂感染群”(kluster kayangan)的部长可以离开大马了。” 据悉,截至今年10月,雇员公积金局会员通过i-Citra提款计划,共提取了1010亿令吉,以度过各种封锁和经济放缓的时期。...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