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0,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一向来推崇“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行动党,是一种选举政治意识形态,通过财富更均匀分配,以促进更公平的社会。然而,曾与行动党共事并曾在希盟阵营的土团党直言,基于行动党是推崇社会主义,因此导致该党难以与行动党合作。根据网媒报道,来自土团党的宣传主任旺赛夫直言,行动党对国家最大威胁是它所推崇的社会主义议程。他表示,自己只是不认同行动党所推崇的政治意识形,而不是任何有关宗教或种族议题。他指出,社会主义真的非常不适合大马国情,对此他希望,行动党每次在争辩时,别开口闭口就把有关意识形态的话题转换为种族话题。他说:“对我个人而言,这就是行动党一直以来的策略,因为每当有人批评它,它直接回怼‘这一定是不爽华人咯’。”“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我只是不喜欢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他表示,行动党得党章清楚阐明,该党要把大马迈向社会民主主义的国家,也就是左派思想。“你看!每当有人批评行动党,他们的标准回应就是:‘看吧,他们拒绝行动党因为种族关系,因为马来人啦,不喜欢华人’,但其实不是这回事。“因为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背景,我一直都推崇不论宗教或种族,都要服务全民。”此外,旺赛沙也表明,土团党与行动党的分别在于,后者自我定位为左派政党。“这关乎政治哲学,正因如此,民主行动党社会主义青年团(社青团)也是因为社会主义的背景,才有此名称。”“而且,当年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表明,大马是在一个自由与公平的原则上建国的,这属于右派思想。”“所以,这一切关乎意识形态,即右派思想对垒左派思想。”对此,旺赛夫认为,行动党必须解释,即为何要把推崇自由的大马,变成社会主义的国家?“我们的差异不该是个人层面,这无关我们讨厌林冠英或喜欢林冠英。我与王建民和刘镇东是好友。“我们私底下可以交朋友,也应该是朋友的。但谈及政治,就有哲学差别。”他直言,尽管自己从政时间不长,但如果把政敌当成仇家来看,那就是大错特错。

前天,大马媒体引述一封来自大马电影局的信函表明,首相慕尤丁指示从即日起把东马沙巴以及砂拉越从原本的“州”改为“邦”一事后,引起国人的喧哗。 今天,民兴党针对此事而批评慕尤丁,指后者宣布把砂沙的“州”改为“邦”仅不过是博取东马人民支持的政治伎俩。 来自民兴党副主席王鸿俊今日发表文告,他促请慕尤丁立刻召开国会并修宪,用实际行动来证明国盟政府要平等对待东马的决心。 对此,他挑战慕尤丁讲多无用,若不通过修宪把沙巴恢复为“邦”,一切都只是他在自讲自爽。 他直言,用嘴巴宣布沙砂为“邦”没有修改联邦宪法1(2)条文的话,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他的“自爽”,因为根本。没有实质的意义。 “沙巴人不会被这种技俩所误导,因为这分明就是国盟选举前的政治伎俩。” “如果首相认真,就立刻召开国会以通过沙巴为“邦”。” “如果他仅仅做这种没实质的宣布,只不过在自爽,沙巴若只是在称呼上改为‘邦’,但却没有‘邦’应有的灵魂和内涵。” “而且,多年以来沙巴的油气权依然被联邦否定,而且出口权利依然掌控在马来亚手上。” “1963年大马契约未被履行,所以只能‘自爽’。” 他表明,根据联邦宪法1(2)条文,沙砂依然和其他州如吉兰丹、彭亨、登加楼和玻璃市。 “在民兴党领袖已故刘伟强担任法律部长时,他曾积极推动修宪以使沙砂和西马半岛享有平等地位。” “结果,当时一共有197名出席的国会议员当中,只有138人同意,其他59人弃权,所以没有达三份之二。” “而且,那59位导致这项修宪失败的人中,包括沙巴国会议员,也就是现任副首长,还有一群砂拉越国会议员。” “对此,我认为,今次首相的宣布只不过是拉票的技俩。” “因为如果得到支持,就成立什么某某委员会来研究为由,继续否定沙砂权利。” “所以,如果首相有诚意,就应立刻召开国会,让全体议员一致通过修宪。” “到时,所有民兴党国会议员都会支持修改联邦宪法1(2)条文。”

今天,吉兰丹行动党进行了首次该党的改选,行动党总财政方贵伦在主持开幕仪式时表示,该党有意在下届大选时上阵吉兰丹州议席。 他透露,这是该党在吉兰丹州党员代表大会举行之后所做出的考量。 “来届大选,我们将派出候选人征战丹州议席上阵,而党中央会与州代表也在探讨此事。” “因此,我们会派出道地人在丹州上阵,而且还是不分种族,因为我们最重要的是候选人的为人廉洁。” 他也表示,行动党来届大选既有可能将会成为造王者。 “虽然希盟执政22个月后就倒台,但希盟从未放弃恢复真正的民选政府。” “而且,希盟和希盟+将会继续携手合作,我相信,全国的选民将会在来届大选继续支持希盟执政。” “所以,我有信心行动党在来届将会成为造王者。” “对此,丹州行动党必须做好准备迎战大选,以便我们能够确保希盟能够赢得大选。” 此外,行动党吉兰丹州筹委会主席蔡振辉表明,伊党在吉兰丹已执政30年,但却无法良好管理州属。 “这一箩箩的问题有很多,当中还包括水供问题至今尚未解决,同时也无法吸引外资到来。 ” “我希望,人民尝试更换政府,就试换一次,他同时希望中央政府也能改朝换代。” 另一方面,行动党全国组织局秘书伍薪荣也表明,民主行动党自1966年成立以来,一直都是为我国多元社会和族群奋斗的政党,为全体马来西亚人民的福祉和福利而斗争,不论他们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杜顺人、伊班人或原住民。 “目前除了原住民同胞外,我们都有来自各个族群的民选代议士,尽管如此,我们在吉兰丹、登嘉楼、柔佛和彭亨州也成立了多个原住民支部,民主行动党对此深以为豪。” “我们知道,在多元民族和文化的社会中,没有任何一个政党可以单独获胜,因此,要建立政治联盟,组成联合政府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政治局势每一天都在变化,没有人可以预测什么时候会大选。但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意识到,国盟政府的极端和专制,通过紧急状态任意行驶行政权力,已经逐渐侵蚀我国宪政体制的基石和精神。” “来届大选,是决定我国命运最重要的一战,所有干部党员都要时刻备战,赢得人民的信心,就算火箭没有上阵的选区,我们也要努力协助我们的盟友。” “我们将会与所有坚持自由、平等与团结互助精神的盟友一起努力,共同建设这个国家,让所有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这也符合我党创党55周年的主题,即《团结互助,和谐共荣》”

自从在日前一段被指与公正党主席安华“串谋”的音频曝光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被党内领袖逼宫已越演越烈。 针对此事,巫统林茂国会议员凯里今日再度表态,促巫统尽快举行党选不容再拖。 根据报道,凯里认为,身为党主席的阿末扎希在录音曝光后他的地位已陷入“风雨飘摇”。 他相信,只有提前举行党选才能解决目前所面对的内患。 “因为疑似阿末扎希和安华的通话录音后,导致许多党员都感到不舒服。” “因此,我想党主席阿末扎希越渐站不住脚。” “有鉴于此,最高理事必须立刻允许举行党选。” 据了解,这次的通话录音是在3月28日,即扎希在巫统大会上发表闭幕词数小时后进行。 随后,扎希在录音传出不久后严正否认此事,并指这种龌龊的政治手段让人作呕。

较早前,前首相敦马哈迪表明,他不反对行动党与巫统合作,因为行动党和马华一样,有时候会“极端”后引起马华和行动党的批评, 继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反驳马哈迪之后,如今轮到向来开明又漂亮的行动党马来领袖兼彭亨吉打里州议员雪芙拉,今日带着一行人与马哈迪见面。 根据雪芙拉在推特的贴文,她在贴出数张与马哈迪会面的照片后写道:“我们与马哈迪分享大马身份政治。” “我们有机会跟马哈迪分享,事实上行动党比较极端,但那是对在民主、人民福祉和政府施政的课题上。” 雪芙拉指出,自己与行动党一些非华裔党员一同拜访马哈迪,与之谈论马来西亚的身份政治问题,和行动党针对民主、人民福利与政治治理的理念。 “我们见面,向马哈迪分享马来西亚身份政治的观点,并且向他展示,事实上行动党是为全民服务的多元族群政党。” “我们必须强调,我国有必要远离种族政治。” “此外,我们也有必要认识到,大马经历了2020年,不应该再容许特定人士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利用族群与宗教课题。” “此外,我们也向马哈迪解释,为何巫裔青年选择加入行动党。” “我们希望他认识到,现今的巫裔青年认为行动党的斗争目标是成为全民政党。” 根据照片,一同造访马哈迪的行动党党员还有拉惹阿末依斯甘达、诺米思瓦力、凯里尔卡立和伊兹米尔。 此外,前通讯部长哥宾星助理兼社运分子曼迪星也有同行。

在较早前因为拖欠17亿税务而被内陆税收局发出破产通知书的前首相纳吉,今日再度针对这宗案件而开腔炮轰现任国盟首相慕尤丁和时任希盟首相敦马哈迪滥用《1967年所得税法令》对付政敌。 他今日在面子书发贴文表示,事实上他被指“偷了26亿”而被税务局追税17亿令吉,实在不该发生。 他指出,如果这26亿令吉被视为应缴税款收入,那么为何他一再被指控盗窃国库的钱? 他透露,自己在3月份时曾质问前财政部长林冠英,指有关他退还政治献金的4个月后,仍接获内陆税收局要求支付所得税欠款的原因。 纳吉说道:“当时林冠英给我的回答是‘内陆税收局现有的政策与税收法令,都是在纳吉掌政及出任财长时已经制定’。” 对此,他也狠批林冠英未正面回应他的问题,更质疑内陆税收局拥有非常大的权力。 “我们确实有必要制定一些被称为恶法的法令,如《1960年内安法令》。” “但是,这个法令也有可能给予政府过多的权力,为达到政治目的而遭到滥用。” “因此,当我出任首相时就废除了《1960年内安法令》,并以更公平且更能够‘制衡‘的《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给取代。” “当然,这也包括《1967年所得税法令》。” “而且,根据《1967年所得税法令》第106条文阐明,内陆税收局有权向任何人追讨附加税款或罚款,以及根据该法令第106(3)条文,就算税款计算错误、出现税款不公或不应该支付税款的情况,法庭都没有权力要求减少或取消内陆税收局的应付和应收税款。” “这就是这个法令的原则,那就是‘先支付,后讨论’。” “因此,若税收局提出10兆令吉的税款。依据法令,那就是先支付10兆令吉的税款,过后再来讨论。” “如果被追讨税款者,无法支付税款,政府就能够对你启动申请破产程序。” 他表示,被征税者只有一种申辩方式,那就是通过所得税特别专员办公室,它能够判定被征税者是否需要支付税款。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所得税特别专员办公室属于内陆税收局管辖。” “所以,若该局拒绝处理有关案件或未制定时间,来接见被征税者,则他们就没有办法得到解释的机会。” “因此请问,你们向我追讨17亿令吉是否公平?” “而且,没有任何一名会计师或税务律师,包括最受推崇的大马税务专家,会说这项税务追讨是正确的。” “相反的,他们认为政府是在胡作非为,这对于人民相当危险。”...

1 min read

两天前,大马穆斯林教师联盟入禀联邦法院,要求针对多源流学校的合法及是否符合宪法作出判决。根据报道,他们要求联邦法院厘清1996年教育法令第17条和第28条是否允许教育部长建立多源流学校,和是否违反了联邦宪法第152条(1)(a)的规定。针对此事,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对不断有组织入禀法院挑战多源流学校的合法感到担忧。对此,他敦促教育部正副部长正式表态国盟政府将捍卫多源流教育。李政贤表示,自2019年开始便有多个组织陆续到法院提出相似挑战,包括土权党,大马半岛马来学生联合会,以及日前的大马穆斯林教师联盟等。然而他认为,这些组织想要通过法庭来否决自建国以前便扎根本土的多源流教育,纯粹是痴人说梦。“在2019年的裁决中,联邦法院大法官已拒绝发出准令予土权党,并在指出宪法第74条款赋权赋权国会制定教育相关之法令。”“当中也包括1996年教育法令中允许教育部长设立华小及淡小的权力也是宪法所赋。”李政贤认为,他们真正的目的恐怕不仅司法挑战,而是欲挑起族群矛盾,让其背后势力能够从中得利。“正如希盟执政期间频频遭马来右翼份子恶意狙击,巫统及伊党再推波助澜的做法相同。”他对国盟教育部,尤其是在野时非常高调的副部长马汉顺在面对种族主义份子正挑战我国教育基础时默不出声感到纳闷,并呼吁他拿出过去的胆量捍卫多源流教育。根据穆斯林教师联盟主席莫哈末阿齐兹向哥打峇鲁高庭提出中间申请,他们要求法院厘清,联邦法院在1982独立大学有限公司起诉政府一案中适用于高等教育机构的第152条中的“官方目的”一词,是否同样适用于小学和中学。

在经过一连两天的波德申干训营后,希望联盟3党今日终于达成7项议决,一致推举公正党主席安华为下届大选我国第9任首相人选。 根据希盟文告,该阵营声明,他们将按照原则与烈火莫熄议程,同时开放看待与任何一方合作。 “为了人民利益,希盟将按照原则与烈火莫熄议程,开放看待与任何一方协商及合作。” 此外,三党也一致表明立场,即交由希盟主席安华来领导第15届全国大选的备战工作,将会在胜选后推举安华担任我国下一任首相。 至于其他议提出的事项,也包括施压首相慕尤丁劝告国家元首召开国会,且结束紧急状态。 “我们也重复过去的承诺、努力,巩固希盟应对第15届全国大选,并展示以诚信、民主和公正来治国的能力。” “此外,我们也认可沙巴和砂拉越两邦作为新经济增长引擎、推动国家经济复苏和国民和谐的潜力和重要。” “我们也必须担保一个更公平的资源分配,以配合印尼在加里曼丹设立首都的决定。” “希盟也将会动员所有的民意代表和州领袖,善用各种的潜力和能力来解决有关经济复苏和人民福祉的议题。 “我们也将会继续和所有与利益相关者的协商工作,来打造希盟的竞选宣言。” “我们也将以开放的态度看待和任何人的协商与合作可能性,而这也将会是以为了人民利益的改革原则和议程为主导。” “随后,我们也决议,将会展开到各州的行动,向人民讲解希盟的立场,和所提供的选择。” “其中,希盟将会专注人民经济、政治稳定和新冠疫情危机等议题。” 另外,希盟也呼吁慕尤丁,尽快劝告国家元首召开国会结束紧急状态。

1 min read

在经过一星期被逮捕之后,今天由云尊集团创办人拿督斯里廖顺领导的“喜尼基党”一干等人被警方控上法庭。 根据报道,16名男女疑犯包括廖顺喜的2名亲弟弟在今天(9日)被带到法庭面控。 报道指出,在控辩双方经过约3个小时的辩论后,基于所有被告不认罪,因此法官嘉玛鲁丁裁决,所有人不得保释外出,并宣布案件订于本月22日过堂。 据知,多位当中的6名被告,即廖顺喜的二位弟弟,廖伟劲和廖伟伦、李汉杰、李进安、李进荣、与古欣琼,因声称在被拘留期间被da,而获得法官批准报警。 他们这6人是在庭上通过代表律师,向法官提出报案申请。 以廖顺喜为首的云尊集团因涉及非法借贷、网络诈骗及投资骗局等不法活动后被警方列为肃清目标。 尽管在警方展开系列行动逮捕68名涉案人士,但今日只其中16人带上八打灵再也法庭提控。 在法庭,疑犯在通译员以华语念出控状后,其中2名被告表示不认罪,其他人则表示明白控状。 根据报道,警方目前援引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提控落网的16名主要嫌犯,其中包括廖顺喜本人,以及他的2名弟弟廖伟勤和廖伟伦。 根据控状指出,他们被控在2017年1月1日至2021年3月20日期间,在蒲种Persiaran Wawasan的Setiawalk地区成为尼基犯罪集团的一员,抵触刑事法典130V(1)条文(被认定有组织的犯罪集团),罪成可被判监禁不少于5年及不超过20年。 此外,被告林今明同时在2017年1月1日至2021年3月29日期间,在蒲种一带被发现帮助尼基犯罪,进而抵触刑事法典130W条文和刑事法典130W条文。 根据条文,如果罪成将被判监禁不超过10年。

在日前一段被指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与公正党主席安华“串谋”的录音曝光后,引来政坛的巨大风波。 尽管阿末扎希和安华都已一致对外否认都说,并声称这段通话录音是假的,但依然有不少人相信并无造假。 除了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和房屋部长祖莱达等人表明这段通话录音是真的后,这位在亲马哈迪的前资深报人卡迪耶欣认为,录音是真的还是假的并不重要。 他昨日在面子书上发贴文表示,事实上阿末扎希和安华两人是已结交有20年的情义,因此他们本来就是好朋友。 他贴出一张扎希和安华的老照片写道,若有长期关注安华和阿末扎希政治道路的人,对他们要重新合作的事不会感到意外。 “因为安华扎希两人,他们的政治联系已经有几十年,扎希在巫统的时候就已经是安华的徒弟。” “而且,在1998年巫统大会上,当时还是巫青团团长阿末扎希就曾公开批评时任首相马哈迪的裙带关系和朋党主义。” “因此,若没有时任副首相兼财长安华的支持,扎希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胆量。” 他表示,要注意的是当时的扎希掌握多家上市公司。 他指出,当安华和马哈迪在1998年决裂后,扎希当时能够选择加入安华或者留在巫统。 “但是,如果加入安华,扎希可能会失去他所拥有的资产,因此扎希选择留在巫统。” 另一方面,卡迪也揭露,在1998年时,安华在面对牢狱之灾后,现在则轮到阿末扎希。 “如果安华真的能在扎希等“法庭群体”的支持下当首相,那么跟慕尤丁掌权的情况相比,那么扎希等人获释的可能会比较高的。” 他表示,那些巫统代表在该党大会上高喊“不要安华,不要行动党,不要土著团结党”,对他们而言是说得容易。 “但是,这对于面对可能坐牢的阿末扎希就不是这样了,因此他私底下跟安华谈判,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而且,扎希否认通话录音的说法没有说服力,因为扎希和纳吉去年10月曾经致函给国家元首,支持安华当首相。” “对国盟政府来说,特别是土团党,挑拨巫统和公正党是维持国盟政权的主要手段之一。”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