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4,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刚刚结束的仕林州议席补选尘埃落定,一如所料,国阵候选人莫哈末再迪以1万945张多数票狂胜补选并成功守土。 根据选举委员会宣布的官方成成绩显示,莫哈末再迪是以1万3060张票狂胜两名对手,即马哈迪派系的阿米尔古赛里和独立人士桑达拉史卡。 选委会指出,尽管马哈迪派系候选人阿米尔古赛里得票2115张票,但他得以保住按柜金。 至于另一名独立候选人桑达拉史卡只得276票,所以他痛失按柜金。 此外,仕林补选投票率为68.40%;废票一共有327张。 随着国阵候选人再迪以高票狂胜敦马的斗士党所支持的独立候选人阿米尔,国阵主席阿末扎希今天放话,国阵这次在仕林补选中的胜利,把这股动力化作下个月的沙巴州选和来临的第十五届全国大选。 此外,扎希也表示,这场胜利象已彰显了选民开始恢复思念国阵了。 扎希感谢友党的鼎力合作和恭贺再迪当选之余,同时也也感谢霹雳国阵、霹雳巫统、伊党、“我的老板”前首相纳吉全力助选。 他透露,国阵在上届大选丢失的6个投票区,如今巫统成功扳回一城,在仕林选区的13个投票区狂胜两名对手。 他说:“如今我们在所有的投票区都过得选民的鼎力支持,再加上竞选主任的努力,我们在所有的13个投票区取胜了。” “感谢上苍,因为这也显示了选民开始恢复思念国阵。但是我们不会骄傲,反而会持续努力地赢取选民的支持,因为这些选民都很想念国阵。” 根据报道,国阵在上届大选在13个在仕林区的投票站输掉6个,如今国阵已一举拿下所有投票站的选票。 目前,仕林区共有2万3094人,当中的2万2815人是普通选民,277人是提早投票选民,两人是海外投票选民。

民主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促请原产业部长凯鲁丁交代,后者带同家人到土耳其出差的开销,是否都由政府买单。 林立迎说,凯鲁丁本身承认前往土耳其是属于半官方拜访,即带其家人同行,那其部门必须透露谁负责买单机票和其他在行程里的开销。 “如果是政府买单,凯鲁丁就必须给予解释。” 林立迎针对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是在19日揭发凯鲁丁7日从土耳其回国后没接受14天隔离事件,发表文告这么指出。 “当局包括警方至今没有给于公众一个清楚交代,凯鲁丁是否真的在本月7日缴付了卫生部开出的1000令吉罚单,或该罚单的日期是被改回溯到7日?” 他说,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所造成的经济冲击下,国家的资源应用于振兴经济计划,而不是部长及其家人的一些免费旅行,而这个疑惑,只有凯鲁丁可以解答。

仕林州议席补选刚刚结束,根据选委会的非正式成绩,目前国阵候选人莫哈末再迪以大幅多数票轻松领先两位独立候选人,胜选已在握。根据报道,截至目前仕林补选56个投票室中50个已开票的成绩显示,莫哈末再迪获1万1352票,“马派”独立候选人阿米尔古赛里则得票2110张(13.7%),另外一名独立候选人山德拉得票率为1.7%(丢失按柜金)。换言之,国阵以1万多数票遥遥领先。此外,如果候选人得票率低于12.1%将丢失按柜金。而根据非正式消息,马派候选人阿米尔古赛里得票率为13.7%,保住按柜金。目前,仕林州席补选已注册的合格选民为2万3094人;截至下午3时,共有1万4342或60%选民出来投票。在7月15日,原任巫统仕林州议员古赛里是因心脏病发而逝世,导致其议席悬空,触发我国在第14届大选后的第12场补选,这也是霹州的首场补选。

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如果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认同违反行动管制令条规的罚款应该提高2至3倍,那首相便必需指示总检察署重新检讨因没有遵守居家隔离而被对付的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拿督凯鲁丁的惩罚,因他也需面对比现在更严厉两三倍的惩罚! 她质疑慕尤丁昨晚的宣布是否会一视同仁对待所有国人,概括凯鲁丁;因为凯鲁丁所违反的条例,比起一般人民的没有遵守人身距离及没戴口罩更为严重,不应该持双重标准。 “慕尤丁指将提高罚款的宣布,显示政府并没有听取人民的声音,也对人民缺乏怜悯之心,因大部分人民目前所面对的,是残酷的经济拮据与压力。” 她是针对慕尤丁昨晚宣布,认同卫生部要求提高违反行动管制令条款的罚款2至3倍,发表上述回应;她也指慕尤丁并没有正视真正的问题,反而增加对人民的压力是无理与不明智的。 她表示,慕尤丁也无视增加罚款后,可能会加据执法单位内害群之马的贪污事故。 “以凯鲁丁的事故,我们基本可以认定执法单位在执法时出现双重标准等弊端,可是政府却选择视若无睹,继续敷衍人民。”

1 min read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8月2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祖莱达对其部门被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东姑扎夫鲁揭发涉及1亿7080万令吉直颁工程而感到愤怒,但被责怪的却是林冠英。 财政部长拿督斯里东姑扎夫鲁公布房屋及地方政府部(KPKT)涉及2项,总值1亿7080万令吉的直颁工程,分别是甲洞增江帕林京园(Taman Beringin)的固体废料处理站(价值1亿7029万4400令吉),以及Century会计系统(价值50万1206令吉37仙)。 而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在清单公布后反应激烈,并尝试逃避责任。 祖莱达第一个反应是他对直颁工程毫不知情。他承诺将调查希盟的指控。 祖莱达忘了揭露那2项值1亿7080万令吉合约的是扎夫鲁本人,而非希盟。 如果有关直颁工程不应被算在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底下,那为何祖莱达不谴责财政部长呢? 其实,扎夫鲁所公布的总值66亿1000万的希盟直颁工程清单是一份假清单,并应该获得更正,但没想到祖莱达自己会对此提出异议。 扎夫鲁编造了谎言,其公布的66亿1000万令吉中,有95%或62亿5800万令吉是希盟不得不承接国阵时期所批工程。 换言之,希盟的直颁工程并非如所渲染般的达到66亿1000万令吉,而只是占该数额的5.3%,也即是3亿5200万令吉。 我挑战祖莱达出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在2018年由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秘书长提交给财政部,总值1亿7030万令吉的增江帕林京园固体废料处理站直接谈判申请信。 昨天,祖莱达态度转变并指责是我在2019年2月20日,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批准总值1亿7030万令吉的江帕林京园固体废料处理站工程。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我要在此强调,政府的惯常做法是由负责部门提交申请信予财政部,以进行直颁工程。 因此,这必须会有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门给予财政部的申请信件。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给予财政部的申请信,必须是由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高级官员在2018年时呈交给财政部。 该信必须是由具有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秘书长(KSU)职位的高级官员所撰写,因为该工程涉及1亿7030万令吉的庞大数目。祖莱达不能否认有这份申请信的存在,为此我挑战他公开申请信,让人民可以知道真相。 此外,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秘书长不可能在2018年时,在其部门部长,即祖莱达不知情或不批准的情况下撰写正式信件给财政部。 如果申请信真的是在祖莱达不知情的情况下提交,,秘书长会受到纪律处分。我不相信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秘书长是会做出此“背叛”行为,尽管他面对的是一名“叛徒”部长。 或者祖莱达对其部门事务一无所知,以至于他不知道部门秘书长提交直颁工程申请信给财政部。...

1 min read

昨天,国大党因为摆乌龙选择加入国盟后突然态度来个大U转,抛震撼弹宣布撤回加入国盟的申请。今天,来自国大党内部的消息人士爆料,揭该党之所以会选择退出国盟的主要原因。根据报道,国大党的消息来源透露,该党是因为不满3件事进而选择退出国盟,即:1)土团党宣布招收非马来人2)阿兹敏目无中人喜欢操控别人的作风3)副青体部长兼土青团长万费沙日前发表的关闭华淡小的言论。根据来自一名要求匿名的国大党领袖透露,阿兹敏一直以来的作风就是喜欢试图控制国盟的其它政党,进而导致国阵成员党“不爽”。他说:“国大党根本无法跟阿兹敏握手,因为他总是喜欢尝试操控别人,更边缘化国盟内的其他盟友。”“举个例来说,最近房地部建议成立200个地方社区动力委员会,建议的薪金是2000令吉。据我们所知,委员会的名单已提呈给部门。”“但,阿兹敏却没有把任何一个职位留给我党。所以,这算是什么联盟?”日前,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宣布该党将开放门户招收非马来人的决定,也因而“得罪”了国大党。消息人士说:“他们讲是讲国盟是个共同的联盟,但是当土团党选择接纳阿兹敏的非马来人支持者时,为了不能让他们加入国盟其他成员党,尽管不是来自土团党又如何?”“每次一讲到有关系到华裔和印裔社群的职位时,这班人就施压交给他们。结果每次都是遗漏掉国大党和马华。”“你们看在吉打州,巫统在市议员的分配上遭到这群人排挤。”“国大党如果要求目前的4名吉打市议员辞职,这并非不可能的事。”尽管如此,其中一个导致加速国大党退出国盟的原因是,针对土青团团长万费沙日前所发表的言论,即关闭多源流学校。“本来,我们是要等到仕林补选后才移交志期8月24日的信件给国盟的,但到最后信件在这名青体部副部长发表该番言论的隔天我们就选择提呈给社团注册局了。”

霹州苏丹纳兹林曾在去年2019年曾谕令,为了团结穆斯林,任何人都不允许以政党名义,在该州内的所有清真寺或祈祷室范围办活动。但是,近日来却有一名深得伊党支持者信任的传教士阿都拉凯里,他被揭曾到仕林的清真寺为国阵与伊党站台助选,引起霹州行动党霹州副主席的批评。根据报道,也是宪法专家的阿都阿兹巴里今天开腔表示,他严厉指责一名与伊党有关联的传教士,曾到仕林助选时竟在清真寺里发表政治演讲。他今天召开记者会是炮轰这名传教士,在清真寺内谈政治,此举已违背了霹雳苏丹纳兹林沙的指令。阿都阿兹说,霹州苏丹已警告多次,清真寺和其他宗教场所并不是任何人谈政治的地方。他说:“最近,有一名伊党政治传教士他公开承认,自己曾在清真寺里助选。但是,霹雳苏丹早已提醒过,勿把宗教场所牵扯进政治。”他指出:“我们希望仕林选民,能够想办法阻止这样的行为再次发生,以确保政治不会分裂人民。”根据报道,在8月26日,有媒体报道指这名伊党的传教士阿都拉凯里自己承认,他在清真寺助选,目的就是以确保国阵在仕林州席补选取得胜利。根据视频画面显示,阿都拉凯里指出,伊党党员在清真寺里已很努力帮国阵候选人莫哈末再迪拉票。在去年5月26日,霹雳州苏丹纳兹林谕令霹雳州伊斯兰宗教事务局,下令彻查该州发生的3宗有关没授权的演讲者,藉政党名义在州内的清真寺办宗教讲座会事宜。根据报道,当时霹雳王宫王室事务协调官拿督阿都拉欣发表文告时说,苏丹纳兹林严厉警告朝野政党,勿在州内任何清真寺和祈祷室办政治活动。“苏丹纳兹林不允许以政党名义,在清真寺或祈祷室范围办活动。殿下也同时强调,在未获得伊斯兰及马来习俗理事会授权办讲座,政党不能邀人在州内发表宗教演讲。“殿下强调,清真寺和祈祷室是宗教场所,目的是团结穆斯林。”“如果允许他人以政党名义在宗教场所内办活动,就担心宗教场所的宗旨变质。”

1 min read

为了遏制大马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慕尤丁曾前后四度宣布延长限行令,更在今年6月初时宣布“复原限行令”(PKPP)直到8月31日。随着这个日子即将到来,慕尤丁今晚再度宣布延长“复原限行令”多4个月,直到12月31日为止。他今晚在全国电视直播宣布上述消息并表示,随著复原限行令的延长,大马依然可以援引1988年传染病预防和控制法令采取执法行动。“这是为了确保各方都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慕尤丁第一次宣布限行令是在3月18日,之后分别是4月1日,4月15日,4月28日和6月9日。此外,针对没戴口罩的罚款,慕尤丁也宣布,他将会支持卫生部的建议把罚款调高。他表示,卫生部建议在1988年传染病控制与防范法令(342法令)下,把目前的1000令吉的罚款提高2单3倍。“无论如何,此事必须事先做出改进和首先必须修正法令才能执行。”“没任何人可以凌驾法律,任何违反法令的人都应受到适当的惩罚。”较早前,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曾指出,由于世界卫生组织预计新冠肺炎疫情将持续不少于两年,因此卫生部将建议国家安全理事会延长复限令。

1 min read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0年8月28日在吉隆坡民主行动党全国总部发表的文告:政府并没有为直播2018年世界杯赛事花费一分钱,反之还赚了330万令吉。在众多被算在希盟“账目”的直颁工程中,其中一项为由国营电视台RTM支付2990万令吉直播2018世界杯赛事。这工程应当从扎夫鲁清单中被抽起,因为此费用由私人企业,即亚航和明讯所赞助。追问何以政府要支付2990万令吉予Sports Media & Distributor(持2018世界杯独家播映权)的科学、科技及创新部长凯里,理应敦促扎夫鲁将此工程从清单里剔除。如果两位部长还是不明白,就让我再解释一遍:亚航和明讯付费给RTM,而RTM则付费给Sports Media & Distributor。时任多媒体及通讯部长当时已经宣布,政府不会承担任何一分钱。反之,政府还从广告收益和播映赞助中赚取了330万令吉收入,并将钱拨入政府的统一基金(Kumpulan Wang Disatukan)。被算进希盟清单的62亿5800万令吉的国阵直颁工程中,还包括第二期巴生谷双轨火车系统(KDVT 2)基础设施提升计划。这其实是国阵政府是通过直接谈判后以52亿6500万令吉将项目颁发给相关企业。经过了全面谈判,和考量到其工程涉及武装部队基金局(LTAT)和避免任何的诉讼行动,希盟政府同意以较低的价格,即44亿7500万令吉继续有关工程。财政部长应该赞扬希盟政府,因为我们成功为人民节省了7亿9000万令吉。扎夫鲁没有说明希盟节省了7亿9000万令吉及这是国阵时期的直颁工程,显示财政部长的举动具政治动机并充满恶意。让事实说话。我相信,真理无惧。林冠英

原产业部长凯鲁丁阿曼违反隔离令,除了反对党议员要他辞职谢罪之外,一个要他下台的网络联署网站目前已突破5万大关。尽管如今,但这名原产业部长则表示,自己只是违反防疫指南,所以没有理由要他辞职。他指出,自己并没在公务上犯错,因此他认为自己无需辞去部长职位。“在这件事上,我也有我自己的看法,但我不想多说,全交由警方调查,而且卫生部也已经发表文告了。”根据媒体报道,指他自己已在昨晚到武吉阿曼全国警察总部录口供乃是第一时间,而不是一些媒体所报道的二度给口供。凯鲁丁透露,自己是在昨晚8点45分抵达警察总部,是以证人的身份去供两小时,直至大约晚上10点45分离开。“口供我已经给了,其他交由警方或总检察署来谈。”“我已道歉和捐出4个月的薪水予抗疫基金。目前最重要的是,我会继续如常工作。”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