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4,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1 min read

第16届沙巴州选在昨天已正式落幕,而选委会也在昨晚原本,由获得38门槛执政议席的“沙民阵”掌权沙巴州,因此“民兴党+”州政府已经倒台 尽管“沙民阵”的沙巴新任首长人选难产,但他们今天已迫不及待进州元首府见沙巴元首,并要求尽快委任新任首长和组新政府。 然而,正当一众“沙民阵”的4党领袖在今天下午相继乘车抵达沙巴州元首府并准备觐见沙州元首之际,沙巴组巫统主席邦莫达却透露,沙巴州元首敦朱哈向他表示,指自己针对委任沙巴首长人选还需要一点时间。 “沙巴州元首敦朱哈表示,他会“尽快”决定。州元首表示,再给他一点时间。” 虽然“沙民阵”已赢下沙巴州政权,但宪法专家阿兹巴里表示,身为沙巴州元首的敦朱哈,根据沙巴州宪法,他有绝对的酌处权,以委任一个能够组成最稳定州政府的联盟和筹组新政府。 根据媒体报道,也是行动党德宾丁宜州议员的阿兹巴里表明,沙巴元首必须有足够的时间,来决定最终的首长人选和支持哪个联盟组成最稳定的州政府。 他直言,尽管“沙民阵”已在沙巴州选中胜选,但他们如今却面对着两大的争议。 当中,“沙民阵”面对最大的争议那就是,他们是个还未注册的联盟,第二,即胜选后至今,国盟和国阵因为首长人选而存有分歧。 正因如此,他认为这个联盟存有极为不稳定的因素。 他说:“现在的问题是,这个联盟并没注册,而且他们是向谁注册的?是社团注册局还是选委会?” “另外,他们的沙巴首长人选也同样存在分歧,这是很危险的!” 他表明,如果因为首长人选问题而存有纠纷,那么此举恐怕在未来也可能会再次出现纠纷而影响政局。 “所以,这是州元首必须考量的重要因素。” 他表明,打从沙巴州选开始,国盟和国阵就因为首长人选就出现严重的分歧。 “所以,就算他们现在能够就首长人选达成一致协议,但这也难保未来再次出现分歧。很明显的,这也是他们要面对的风险。” 他表明,各界必须给沙巴州元首一个足够时间,让他可以更准确的依据局势,来定夺首长和州政府人选。 “尽管没有时间限制,但也应该要尽快进行,而这些也是州元首可以做出决定。” 沙巴人民联盟,是由国盟、国阵和沙巴团结党(PBS)所组成。 根据选委会的官方成绩显示,他们在这次的沙州选的73席中,成功拿下38席,并以5席简单多数议席胜选。

希盟兼公正党主席安华在上周三时突然自行宣布,自己已“凑够数组新政府”后,引来大马政坛的混乱。当中,巫统主席阿末扎希随后更证实“许多巫统及国阵国会议员支持安华”后,进一步证实了安华所指的“凑够数”正是他已获得巫统的支持。今天公正党的所有国会议员针对党主席的“923变天”事宜召开了一场会议,并达成数项共识。公正党或会党鞭佐哈里阿都今日发表文告证实,该党主席安华已获得国阵和巫统的国会议员支持,这也意味着国盟首相慕尤丁已失去多数议员的支持。他在文告中表明,今天该党的38国会议员召开的特别会议所达成,即任何国会议员若要支持该党安华任相,首要条件就是必须真心诚意认同该党的救国目标。佐哈里阿都也指出:“今天公正党所有国会议员都一致支持这项行动,并恢复人民在2018年5月9日的政治委托。”他表明,此举目的是为了重于经济发展和缩小人民的收入差距。他声明:“任何朝野国会议员若要支持安华,他们就须立足于要拯救国家于新冠肺炎疫情所引致的公共卫生与经济危机。”“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稳定及有动力且强大的政府。”“我们获知,目前已有许多国阵及巫统的国会议员已转向支持安华的说法。”“这足以证明,慕尤丁已经失去担任首相所需的多数支持资格。”他也表明,该党主席安华所组建的政府,必然会由宪法并进行改革。“我们必须妥协维护宪法、尊崇法治以及维护新政府诚信的承诺。”“新政府必须专注良好施政以及执行机构改革,当中包括司法改革。”在文告中,佐哈里阿都代表公正党国会议员表示,他们也祈愿国家元首能尽快康复。根据安华在9月23日召开记者会表示,他原本定于在9月22日觐见国家元首,但因为陛下龙体不适,必须入院治疗,因此会面被展延。据知,安华目前已获得稳固的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所以他希望能尽快觐见国家元首。当时,安华也透露,自己“不仅只是获得5至6位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而是接近2/3多数议席”的说法。尽管如此,国家王宫在9月25日已指出,由于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正在留院观察,因此未来7天之内都不会接见任何人。

昨天刚在沙巴州选丢失政权的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尽管他在州选中失利,但这完全无损他在前首相敦马哈迪心中首相人选的地位。 根据《透视大马》的报道,这位国家斗士党总裁敦马哈迪今日表明,沙菲益失去沙州政权不代表他将逝去联邦的首相人选。 他指出,沙菲益仍然是反对党在第15届大选的未来首相人选。 他表示,这次的沙巴州选成绩,完全没对沙菲益有任何的影响。 不仅如此,敦马还表明,一旦反对党在第15届全国大选取得胜利,则沙菲益将获推荐担任首相。 “他还是其中一个人选首相。” 根据《透视大马》报道,马哈迪也对民兴党+阵营在这次第16届沙巴州选中,遭“沙民阵”击败感到失望。 他说:“当然,我会感到失望。因为我希望沙人民可拒绝以不正当方式夺取的人士,特别是他们利诱他人跳槽筹组政府。” “这样任何人只要有钱就可以筹组政府,哪怕是在中央或沙巴也出现一样的情况。” “若这已成为马来西亚的常态,那么这个国家的民主将会宣告灭亡!” 他也表明,自己原本期待沙巴选民会拒绝国盟,但事实并非如此。 “我原以为,沙巴人民会拒绝那些没有根据适当程序夺取政权的人。” “他们蓄意贿赂一些人,以推翻原有的政府。” 他也表示,昨天在沙巴州选胜选的议员,他希望可以为沙巴政治带来稳定。 “我必须恭喜那些取胜的人,同时我也希望沙巴的政坛会更稳定,更不会再有试图夺取州政权的行动。”

1 min read

沙巴州选投票成绩接近点算完毕,根据非正式成绩显示,由国盟与几个沙巴本土政党所组成的“沙民阵”在这次的州选中,成功拿下超过一半的州议席。来自国盟总秘书韩沙随即宣布,沙巴民阵已经赢得至少37席,因此成功执政沙巴。根据报道,目前国盟领袖和支持者已在聚集在竞选行动室,场面欢腾热闹。根据非官方成绩显示,国盟在这次的沙巴州选,他们与国阵和沙巴团结党所组成沙巴人民阵线(GRS),目前已在总数的73席中,成功拿下获得37席,刚好越过了执政门槛。因此,如果上述非正式成绩较后获得官方宣布后,这也意味着沙民阵就已在本届州选胜选,民兴党+阵营终于败阵了。在这次的沙巴州选举中,有15个政党共447名候选人,包括56位独立人士提名竞选73个议席,多个议席出现多角战。除了较小的政党,主要竞选的政党为泛民兴党阵营与沙巴人民联盟(GRS)阵营。民兴党+包括希盟(公正党、行动党及诚信党)与沙巴民统党(Upko)。至于沙巴人民联盟,包括国盟(土团党、沙巴立新党、沙巴进步党及伊斯兰党)、国阵(巫统、马华、国大党及沙巴人民团结党)与沙巴团结党(PBS)。

1 min read

根据非官方成绩显示,来自“民兴党+”阵营的民统主席马迪奥斯在九鲁州议席败选。根据英文《星报》掌握的非正式消息报道,马迪奥斯输给沙巴团结党原任州议员佐尼斯顿。来自民兴党+阵营的民统党(Upko),在2018年大选前属于国阵阵营,但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宣布退出国阵,加入以沙菲益为首的民兴党州政府。在这次沙巴州选,尽管民统属于“民兴党+”阵线,但他们以自家党旗竞选。根据报道,民统主要竞选卡达山杜顺姆律议席。

1 min read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9月26日(星期六)沙巴州选举投票日在亚庇发布的媒体文告:沙巴州选举不仅决定谁将担任沙巴首席部长,还决定马来西亚首相的未来。沙巴选民今天投票,不仅决定谁将成为沙巴首席部长,还决定马来西亚首相的未来。在沙巴州选举中,没有哪个首相曾经像丹斯里慕尤丁那样努力助选。他在任职的首6个月内从未以非法的马来西亚第八任首相的身份走访沙巴。然而,为了沙巴州选举,他走访沙巴四次。第一次是8月29日至30日举行州选举之前,其他三次是在9月12日至26日的竞选期间。在此过程中,慕尤丁将沙巴州选举变成了全国大选,特别是在安华的新闻发布会之后。安华在新闻发布会宣布已拥有支持他(安华)担任首相的足够人数,非法的慕尤丁政府已经垮台。沙巴州选举出现了怪象——慕尤丁没有得到他后门政府的所有政党的支持。星期四晚上,沙巴人民联盟在必达卡士(Petagas)的甘榜森迪尔(Kampung Sendil)举行的压轴讲座,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和沙巴国阵主席邦莫达没有现身。这对慕尤丁来说,这是最明显的痛楚。慕尤丁希望如果沙菲益被推翻,哈兹兹诺将担任沙巴首席部长,但巫统希望它的沙巴主席邦莫达上任。沙巴人民联盟这个“联盟中的联盟”的争吵、冲突和矛盾从提名日一直持续到投票日。尽管土团党总秘书兼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想要调停沙巴团结党和沙巴立新党的冲突,但是在投票日前夕,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恳求沙巴人民联盟这个“联盟中的联盟”,继续专注于解决他们在15个席位上的冲突。可是,强加在沙巴团结党和沙巴民兴党之间的“和议”,迫使沙巴团结党放弃其神圣的发源地坦布南是一大灾难。1984年,因为一场奋起对抗压迫和残酷的州政府而举行的补选,使坦布南一举成名。它标志着沙巴团结党的兴衰。沙巴团结党已经走到愿意为了赢得几个席位,而拱手把政治圣地坦布南让给另一个政党的地步!一个接着一个的巫统国会议员站出来表示他们不会支持安华成为首相。他们重申“向安华说不!向民主行动党说不!”我曾经为了巫统领袖如此强烈地厌恶民主行动党感到困惑。可是如今我明白了,因为民主行动党是他们贪腐和实施盗贼统治与恶人政治的照妖镜。因此,他们不遗余力地以捏造的贪腐指控,起诉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告诉人民,民主行动党的领袖与巫统领袖一样贪腐和滥权。我给沙巴选民最后的忠告是,拯救沙巴就是拯救马来西亚,拯救马来西亚就是拯救沙巴。沙巴和马来西亚的未来紧密纠缠,密不可分。就像沙菲益在沙巴各地的布告板上所说的:“信奉上苍,众志如城”。林吉祥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9月24日(星期四)在亚庇发布有关2020年沙巴州选概要的媒体文告:前所未有的2020年沙巴州选概要2020年沙巴州选现在已经进入尾声,我想要在这里陈述即将于2020年9月26日星期六投票的本次沙巴州选的12项概要,并说明为何泛民兴党候选人应该获得全力支持。这12项概要如下:1. 本次沙巴州选本来就不应该举行的。那些原本策谋13名沙巴州议员“青蛙跳”以夺取沙巴州政权,且无需举行沙巴州选的计划落空。沙菲益较这些策谋者和政治青蛙捷足先登,所以我们现在就有这一次的沙巴州选。沙巴选民应该证明沙菲益比沙巴和吉隆坡的策谋者更高明,在星期六坚定投选泛民兴党,让后者可以拿下沙巴州议会的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2. 在野党联盟面对本次沙巴州选的准备不足,尤其是国盟,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没有标志,并在为沙巴州选做最后一刻的准备时无法端出任何标志,结果只能用国盟的名字当标志。3. 本次州选创下历来候选人人数最多的一次。共有来自16个政党和56名独立人士的447名候选人角逐第十六届沙巴州选的73个议席。所有的议席都出现多角战,最起码的都有三角战(没有一对一对决),最多的则是11角战,那就是坐落在古达国会选区的冰哥卡州选区。其他的,还有15个5角战、26个6角战、13个7角战、6个8角战以及3个9角战。4. 只有泛民兴党候选人拥有稳定的政策计划,那就是成立一个以沙菲益为首席部长的下届州政府,不再只是赢得简单多数议席的37个席位,而是一举拿下至少49个席位的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并终结沙巴和马来西亚的政治青蛙歪风。首相要哈吉吉出任下任沙巴首席部长,但沙巴巫统却不同意这个人选。倘若屡爆粗口的邦莫达出任沙巴首席部长,那么沙巴人民在接下来的五年无论在马来西亚还是世界任何地方都抬不起头,邦莫达除了任意爆粗口,他也因为经常在国会发表贬低女性的尊严和社会角色的言论而恶名昭彰。5. 沙巴州选里最重要的操盘手并非首相,或者是堪称为“联盟中的联盟”的沙巴人民联盟的各个政党的各别主席,而是某一名在幕后操控沙巴政治青蛙的神秘人物。6. 主导沙巴人民联盟的领袖都是来自马来西亚半岛的,如团结党总秘书兼内政部部长韩沙再努丁和阿兹敏。7. 沙巴团结党在如韩沙这样的来自马来西亚半岛的领袖强加在该党和沙巴立新党之间的“和解”之下,放弃在其神圣的政治发源地坦布南上阵,好为沙巴立新党让路。坦布南的十名沙巴团结党领袖和他们的支持者炮轰该党领导层将该选区交出来。我自己虽然不是该党党员,但也有被背叛的感觉,我曾经在1984年至1986年期间在国会内外维护约瑟拜林和沙巴团结党。我认为该党在全沙巴的领袖和党员应该对坦布南这个沙巴团结党政治圣地被交给沙巴立新党上阵表达他们的厌恶和失望。8. 沙巴的严重贫穷状态已经持续长达57年了,尽管它是马来西亚其中一个最富饶的州属,拥有如石油、天然气、木材等的丰富天然资源。在沙巴州选期间,沙巴在2019年的贫穷率达到最高即19.5%,而40%的沙巴原住民处于贫穷线下,相对而言,全国的贫穷率只有5%。9. 首相将根地咬宣誓石和它的三大承诺,即“沙巴享有宗教自由”、“沙巴土地由沙巴政府掌控”还有“沙巴子民的风俗习惯受到政府所尊重和捍卫”列为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特别委员会的议程。10. 慕尤丁赋予沙巴州选一个全国性意义,这攸关他的首相权位的安危,尤其是安华昨天在记者会上宣布他掌握了足够议席成为首相,并把慕尤丁拉下台。11. 让沙巴和马来西亚不再成为世界上以严重贪污和洗钱问题闻名的国家。12. 前任首席大法官理查玛兰尊呼吁沙巴人民投选泛民兴党,以建立一个团结、包容,并且能够秉持国家原则五大原则的新沙巴和新马来西亚。林吉祥

昨天,公正党主席安华与自家党领袖召开记者会,单方面宣布自己掌握国会多数后,网络上随即流传了一份所谓的“新内阁”名单。 这张“新名单”被纳吉公开在自己的面子书专页,因为他就是自己榜上有名的那个人。 根据纳吉所发布的网传的“安华与巫统纳吉及阿末扎希组成的新内阁”名单显示,首相是安华、副首相是阿末扎希。 到了财长就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第二财长是巫统的阿末马兹兰、国防部长是有诚信党主席末沙布担任、内政部长是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经济事务部长正是纳吉。 至于行动党的陆兆福,则是“重新”担任会交通部长,和诚信党的马夫兹刘任能源及天然资源部长。 纳吉在面子书发帖文时,也不忘自嘲说,如此一来自己可要沦为政治宿敌,即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下属了。 “有一个网站报道,我和其他19名巫统国会议员将支持安华任相,名单上也声称我出任经济事务部长。” “我想问,我是否要向我的上司,财政部长林冠英汇报?” 昨天,公正党主席安华宣称自己掌握“强大”支持,并足以组织一个以马来人与穆斯林为主的中央新政府。 但随即慕尤丁的驳斥,指安华的说法虚假,他更要求安华循宪法证明自己获得国会多数支持。 至于巫统方面,该党主席阿末扎希声称,许多巫统与国阵国会议员将支持安华,而巫统与国阵将无法阻止属下国会议员支持安华。 今天前首相马哈迪也提醒安华,别重犯慕尤丁的错误,即有巫统国会议员未来势必牵制安华以达到满足他们的利益。

1 min read

就在公正党主席安华宣布已筹够数组政府后,行动党柔州主席刘镇东直言,因为土团党主席慕尤丁的“愚蠢”信错该党总秘书韩沙再努丁,导致他被安华“踢出局”刘镇东今天在其部落格指出,随着慕尤丁为巩固自己的在国盟的权力,委任韩沙为国盟在沙巴助选的主将,结果人算不如天算,一时失算导致使他将失去一切。他直言:“慕尤丁的末日到来了。”他表示,慕尤丁因为错信韩查,让后者在瓦解执政22个月的希盟政府时扮演关键作用,如今却是导致自己丢失政权的祸首。“由于慕尤丁过分依赖韩查再努丁,才会导致韩沙对巫统以外的世界政治了解有限。”“韩沙的此举,已导致慕尤丁卷入沙巴的政变,即造成慕尤丁在治理国家时受到不必要的干扰。”“所以,慕尤丁的末日到来了。”“当韩沙接管沙巴担任主将之后,慕尤丁的脸色气炸了,因为慕尤丁的实力已比之前减弱很多。”“而慕尤丁最近的一次的失败,是他大胆委托韩沙在在沙州选举,这是一个愚蠢的行为。”“在公正党主席安华宣布拥有足够议员支持人数后,慕尤丁被人踢开了。”“慕尤丁在沙巴助选时,曾告诉选民必须选出受中央政府支持的政党。”“问题在于,安华在星期三在记者会上的宣布,已破坏慕尤丁的如意算盘。”“因为,没有人会知道慕尤丁是否还可以当首相,和国盟是否还能否执政中央。”他表示,慕尤丁从今年3月从后门上台执政后,都连续犯下了几个政治错误。“这当中包括,他不能在沙巴启动国盟以及决定首席部长人选。”他说,慕尤丁将这次9月26日的沙巴选举,视为他可否赢得第15届全国大选的一把标尺。“不仅如此,他还表示,沙巴州选还可衡量自己的声望,并引导他在下一届全国大选的胜利。”刘镇东也表示,希盟政府之所以会倒台,一部份都是慕尤丁和韩沙所致。“他们所属政党—土团党与巫统、伊党和砂拉越政党联盟一同筹建国盟政府。”“慕尤丁也一直在任用韩沙来说服沙巴各政党加入,但是这似乎无济于事。”随着安华在周三自行宣布国盟政府倒台后,他认为慕尤丁不再是大马首相。而砂拉越联盟(GPS)也已开腔否认他们支持安华,。至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望他昨天却说出了耐人寻味的话,即如果该党的国会议员愿意,可以自由表示支持安华。

昨天,公正党兼希盟安华突然宣布“已获得强大的议员支持组新政府”后,引来巨大风波。 随后,安华表明自己已与国家元首通电话,但由于元首因入院被迫展延。 针对自己前盟友安华指已“凑够数”说法,这位前首相马哈迪今日开腔警告安华,如果重犯土团党主席慕尤丁的错误的话,那么就算安华成功任相,这个有巫统存在的新政府随即倒台。 马哈迪今天发表文告表示,就算安华成功掌握多议席组新政府,但他也会势必受到涉及贪案的巫统巨头所掣肘。 马哈迪表示,如果有巫统的国会议员支持安华任相,那么这些议员肯定是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和纳吉的支持者。 他写道:“这是可以肯定的,因为那些支持安华的,通常都是忠诚于纳吉或扎希多过安华。” “因此,若安华无法满足这两人的要求,那么他们就会重复对付慕尤丁的手段,收回支持并推翻新的政府,让它倒台。” 马哈迪表明,巫统对安华支持是有条件的,就像对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一样。 他也直言,巫统主席扎希昨天发表“很多巫统议员支持安华”的说法,足以证明慕尤丁根本不够数支持任相。 “慕尤丁原本在国会下议院的2个多数议席优势已不复存在。” “若我们认为扎希不是撒谎,而且是以他作为巫统和国阵主席的身份发言。” “这意味,慕尤丁已不能再称,他所成为首相的稳固多数议席。” “至于安华,他是否获得多数,这点需要他自己去证明。” 他表示,支持安华的巫统国会议员肯定会向他要求撤,销党内领袖的贪腐案件,就比如前纳吉和扎希目前所面控的案件。 “就算没公诸于世,但巫统支持安华是有条件的。虽然安华说他没有得到6名面对提控的巫统领袖支持。” “在此之前,我早就劝告慕尤丁,指勿接受巫统领袖,因为这会导致后者必须妥协于巫统领袖的贪污案件。 ” “当时,我已经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场,即拒绝与巫统领袖合作,不然我必须接受那些面对控状不胜枚举控的巫统领袖。” “但是,慕尤丁却愿意与巫统领袖合作,就算一旦巫统领袖的要求无法达成,而对他造成威胁。” 此外,马哈迪也炮轰慕尤丁,指他当时仅得到党领袖的支持,但却选择蒙骗国家元首,说他已获得多数议员的支持。...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