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9,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这个谣言,迅速被安华正身在国会出席下议院议会的照片辟谣,以证明这是假消息。 社交媒体周三(20日)早上流传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在王宫觐见国家元首,公正党宣传局主任法米否认此事。 他说,有人冒用其名字以便在社交媒体发送错误讯息。 “有人冒用我的名字来发送讯息,我谴责这样的肮脏伎俩。” 法米是在国会走廊向媒体透露,他会就此事报警。 他认为这样的传言是一项政治动机,且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呼吁媒体,有任何疑问可以向我本人查询及就求证。” 他说,安华周三上午正在国会出席议会,并没有如传言般到国家王宫。 安华是今早10时10分抵达国会下议院。 根据社交媒体流传一则简讯,内容指“法米证实安华现在在王宫觐见国家元首,并要求媒体在王宫前守候,以便采访”。

国会下议院再次因为议员人数不足,在国会口头环节还未开始就被迫中断,暂停2分钟! 就连执政党议员都感叹,希盟政府必须再加把劲。 公正党梳邦区国会议员黄基全在脸书发帖表示,在早上10时国会会议开始时,议会厅内只有25名国会议员,包括1名部长、1名副部长及23位国会议员。 国会下议院会议的开会法定人数为26人。当时,在议会厅内的部长及副部长分别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还有旅游、艺术及文化部副部长峇迪亚。 今早,国会下议院会议的祈祷环节结束后,准备进入国会口头问答环节, 就在诚信党淡边区国会议员拿督哈山提出第一道问题后,巫统巫统立卑区国会议员拿督阿都拉曼要求援引议会常规,表示议会厅内未达开会法定人数。 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夫点算后发现人数的确不足26人,因此他指示响铃2分钟。 根据黄基全,响铃两分钟后,会议终于在28名国会议员的出席率下顺利进行,其中1人是部长,还有5名副部长。 他也写道:“这个政府,需要加把劲。”

希盟执政以来的诸多表现留下了“讨好不了马来人选民,还会惹怒非马来选民,最终两头不到岸”的说法,这种本是假设性的分析,但在丹绒比艾国会议席补选化为现实。 第14届大选时希盟借著反风刮起确实打了漂亮一战,然而掌握了中央和州执政资源,希盟的丹绒比艾补选打得非常难看, 所获选票只达26.3%,输掉包括华人区在内的所有投票站,甚至在128个投票渠道中,只赢得其中一个。 在华人选票大幅下跌,又争取不到马来选票的情况下, 希盟在丹绒比艾尝到两头不到岸的苦果,取得了第14届大选后最为糟糕的补选成绩, 或许在希盟领袖的设想中,虽然马来选票难以增加,可能还会下跌。 但在华人选票加持下,还不至于输得太难看,首相敦马哈迪也坦言,国阵以1万5086张多数票大胜,始料未及。 诸多国内课题已对希盟不利的情况下,柔佛州务大臣发生纠纷,加上在关键竞选期爆发行动党和土著团结党基层不和, 公正党内斗等,对形势失去了主导和管控,看不到希盟对丹绒比艾采取有力策略,一如执政以后被巫伊牵著鼻子走的情况。 上台执政18个月,取消《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和《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庇护争议性宗教司扎基尔、 参与马来人尊严大会等,让人感觉在面对巫伊合作、极端右翼时处于弱势和妥协; 同时还走向比拼种族主义路线,强硬推行爪夷文字单元、更新莱纳斯稀土厂运营执照、拖延承认统考等问题。 毫无良策来拆解全国课题,无止境消费华裔选民支持,路线越走越模糊, 希盟领袖还对丹绒比艾补选的成绩始料未及,显然是与民脱节,错估了选民的情绪,尤其是华裔选民的愤怒。 丹绒比艾补选统计显示,希盟在华人区平均流失近36%选票,首次在华人选票上落败于国阵。 华裔选民真心支持国阵吗,我看未必,更多的是意在教训希盟,发出“把你送入布城,也能够让你输”的声音。 希盟以多元种族路线起家,多年来吸引了非马来人支持,也渐渐赢得部分马来人的心,失了根的希盟,没有了特色,还可能会留著支持者吗, 当被形容为国阵2.0,希盟要如何自容?这可是他们所推翻,最为不齿的政权。 距离第15届大选还有3年半的时间,政局诡谲多变,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希盟应尽快找回本色,勿置支持者于最痛的选择中,不想选国阵,但还能选择希盟吗?...

1 min read

政治分析员认为,政治人物透过“走后门”筹组政府是危国危民的做法,最终只是为了满足个人政治利益。 因此,政治领袖以走后门的方式筹组政府,所下的每一步棋子都是为了个人政治利益,最终让人民成为受害者。 北方大学讲师阿兹祖汀认为,马来西亚的情况不适宜采用“走后门方式”筹组政府。 “马来西亚政坛有一种不健康的现象就是他们拒绝人民的委托,其实要更换政府就举行大选吧!” “这会看起来让政治更有延续力,他们害怕一旦安华出任首相后,他们在政府就无立足之处,其实他们在国内依然有机会。” 阿兹祖汀是对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昨晚在布城的官邸会见22名巫统议员的课题时,如是指出。 这项会面被指是阻止任何向马哈迪逼宫的力量而召开。 希盟在丹绒比艾惨败后,希盟就出现要求马哈迪下台的声音。 巫统前副主席希山慕丁也是其中一名出席秘密会面的领袖,这名森波浪国会议员曾经被指试图带领一些巫统国会议员跳槽希盟,但这项说法已被希山慕丁断然否认。 阿兹祖汀说,这些努力是否奏效,取决于成功被说服加入行列的国会议员人数。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考虑他们的未来,但我认为问题最终还是回到数目的课题,他们无法凑组数目组后门政府。” “除非宣誓,否则难以掌握支持或者倾向安华的正确数据。但他们是否敢于宣誓?他们是否敢签名组另外一个政府?” 另一方面,马来亚大学讲师莫哈末道菲则认为,这是一项让安华无法当上第8任首相的企图。 “对我而言,希山慕丁及阿兹敏已经偿过了在担任前部长及部长期间的政治利益。” “他们两人现在重组政治策略不单是为了他们的存亡,而为了涉及更大的政治生存,如马来人、安华派系及希盟内部的特定权力。” 道菲说,若这些努力奏效,阿兹敏及希山慕丁的努力就有了巨大回报。 “我相信一个由马哈迪及马来人主导的新政治联盟,让马哈迪继续担任首相,届时就清楚终结了安华的首相之路。” 道菲认为,加入后门政府者计有巫统与伊党国会议员、阿兹敏团队、土团党、民兴党以及砂拉越政党联盟(GPS)。 阿兹祖汀则不以为然,并认为这番努力将因为沙巴及砂拉越的政治局势而荆棘重重。 “这是阿兹敏及安华终结安华及行动党计划的时刻,丹绒比艾补选的成绩可助一臂之力。”...

就在部分公正党领袖要求首相敦马哈迪下台之际,哈迪今日把行动党也扯进来!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今日指控,行动党要把公正党主席安华当作是他们的政治傀儡。 “虽然行动党表面上声称安华要成为首相,但其实是他们自己要接掌国家的领导权,晋升为首相。” 哈迪也不点名地讥讽有人野心勃勃,以致迫不及待地等待适当的时机,要当上首相。 丹绒比艾补选六角战在11月16日落幕,而国阵候选人黄日升获2万5466票当选, 希盟候选人卡敏获1万零380票,落后1万5086张票。 希盟在丹绒比艾的所有27个投票区全部落败,总体而言只获得26.7%支持率,翻转了第14届大选的局势。 选举数据显示,希盟在超过80%巫裔选民的投票区,流失2到12%的选票; 在超过80%华裔选民的投票区,希盟则严重流失高达27到38%的选票。 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落败后,掀起一阵要求马哈迪退位的声浪,公正党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 公正党元老赛胡先阿里、公正党梳邦国会议员黄基全都声称,马哈迪应该辞职下台谢罪。 虽然希盟在第 14届大选之前有内部协议, 马哈迪将在中途交棒安华,但伊党之前表明,支持马哈迪担任首相至任满。

首相敦马哈迪今日表示,只要适当时机到了,首相职权交棒一事就会有决定了。 他表示,我们不知道以国家目前的情况,是否已做好准备领袖交棒。 “无论如何,当时机一到,就会做出决定。” 马哈迪今午为2019年东南亚伊斯兰学者大会主持闭幕后,在记者会上如何表示。 人民公正党元老赛胡先阿里日前指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惨败, 显示人民对由马哈迪领导的希盟非常失望,借此教训希盟,尤其是马哈迪。 同时也要求马哈迪尽快交棒。 马哈迪回应说:“可能我有错,但我怎么会知道!” 另外,马哈迪在会上致词时也提及伊斯兰文明在过去曾有一段辉煌时期, 甚至成为典范,惟较后却逐渐衰落,伊斯兰国家随后也被西方殖民。 “尽管伊斯兰国家重振旗鼓,但也无法恢复昔日辉煌。 不过,无论如何,寻找原因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也希望大会可以诚心地找出问题的基本。” 马哈迪强调,只是去怪罪他人,不会让人知晓如何去确保幸存与繁荣, 而且透过期盼他人去行动让自身享有收获是不合理的, 所以鉴定自身的错误更为合理,更可能自救。 “如不懂得自我检讨,面对现实,反而会让问题恶化。”

前巫统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等多名国阵与公正党国会议员,聚集在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的布城官邸开会,引发诸多揣测。今天网络流传一份出席者名单,指称共有22名巫统国会议员和5名公正党国会议员受邀出席这场会面。根据流传的这份称为“后门党”的名单,共有22名巫统国会议员和5名公正党国会议员,包括巫统国会议员有,野新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末韩沙、亚娄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沙希淡、瓜拉吉挠国会议员拿督斯里依斯迈、宜力国会议员拿督哈斯布拉、巴耶勿刹国会议员莫哈末沙哈尔、马兰国会议员拿督斯里依斯迈阿都慕达利、布隆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边佳兰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莎丽娜、江沙国会议员拿汀玛斯杜拉、而连突国会议员拿督阿末纳兹兰、东南镇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汉峇峇、巴力士隆国会议员拿督诺莱妮、立卑国会议员拿督阿都拉曼莫哈末、仁保国会议员拿督沙林沙律菲、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南利。另外,其他巫统议员为日叻务国会议员拿督嘉拉鲁丁、巴东勿刹国会议员拿督扎希迪、巴力国会议员莫哈末尼扎、巫统哥打丁宜国会议员拿督哈丽玛、京那巴登岸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邦莫达、甲抛峇底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理查尔力、丹绒加弄国会议员丹斯里诺奥玛。巫统目前有38个国会议员,如果名单属实意味著有超过一半议员在官邸与阿兹敏会面。其中,10月份爆出的组成排除行动党与诚信党的后门政府消息及“保马行动”时,阿末韩沙、希山慕丁的名字出现其中。名单也显示有5名公正党领袖在深夜前往阿兹敏官邸出席这场深夜会面,这5人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兼安邦国会议员的祖莱达、交通部副部长兼敦拉萨镇国会议员卡玛鲁丁嘉化、高渊国会议员拿督曼梳、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玛丽亚陈、峇株巴辖国会议员拿督莫哈末拉昔。卡玛鲁丁嘉化今日证实,昨晚在阿兹敏阿里的官邸会面,但是否认会议上讨论支持首相敦马哈迪任满5年。他在国会走廊受访时证实了昨晚的会面,并称已有图为证。至于会议上的讨论内容,他表示并非重要事情,大家讨论有关国家未来的课题,必须团结国家,必须减少政治人物之间的政治课题,并促进未来的政治发展和稳定。同时,会议也讨论和汇报有关共享繁荣的政策。他解释,该会面并非只邀请国阵议员,而是邀请所有有兴趣的国会议员出席。他强调,该会面并没有讨论支持首相任满一届的课题,因巫统和伊斯兰党已多次发表支持敦马哈迪坐满一届的立场。另外,尽管在流传名单内,但巫统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邦莫达则说,他因有事情要处理,没有出席该会议。他今日在国会走廊受询时说,如果有时间,他或会出席该会议,以了解会议究竟讨论什么。他表示,有收到“私底下”的邀请,但没有透露何者邀请邀请他。早前盛传有人密谋组织“后门政府”的事件引起政坛关注后,昨晚又传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等多名国会议员,聚集在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的布城官邸,再度引发揣测。【流传出席阿兹敏官邸会面国会议员名单】巫统1.野新国会议员 拿督斯里阿末韩沙2.亚娄国会议员 拿督斯里沙希淡3.瓜拉吉挠国会议员 拿督斯里依斯迈4.宜力国会议员 拿督哈斯布拉5.巴耶勿刹国会议员 莫哈末沙哈尔6.马兰国会议员 拿督斯里依斯迈阿都慕达利7.森布隆国会议员 拿督斯里希山慕丁8.边佳兰国会议员 拿督斯里阿莎丽娜9.江沙国会议员 拿汀玛斯杜拉10.而连突国会议员 拿督阿末纳兹兰11.东南镇国会议员 拿督斯里阿汉峇峇12.巴力士隆国会议员 拿督诺莱妮13.立卑国会议员 拿督阿都拉曼莫哈末14.仁保国会议员 拿督沙林沙律菲15.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 南利16.日叻务国会议员 拿督嘉拉鲁丁17.巴东勿刹国会议员 拿督扎希迪18.巴力国会议员 莫哈末尼扎19.哥打丁宜国会议员 拿督哈丽玛20.京那巴登岸国会议员...

1 min read

一马发展公司(1MDB)稽查报告遭窜改一案审讯,前总检察长阿都甘尼是因失去前首相纳吉的信任而被革职。 前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今日在主控官哥巴斯里南的引导下供证时,如此表示。 阿都甘尼是从2002年1月1日至2015年7月27日担任总检察长,并由阿里韩沙宣布,前者因健康原因而卸下该职。 阿都甘尼曾领导由多个机构组成的特工队,以调查一马发展公司丑闻。 纳吉被控利用其职务,在2016年2月22日至26日之间, 在一马发展公司最终稽查报告提交公账会前,在首相署删除报告部分内容,以保护自己免受刑事提控。 阿里韩沙是控方第四名证人。询及谁是当时的总检察长时, 他表示是阿班迪,接着被问及阿班迪的前任发生了什么事。 阿里:首相对阿都甘尼失去了信任。 斯里南:你知道为什么吗?别担心,你可以说。这里是法庭。 阿里:当我把信交给阿都甘尼,告诉他将会被解除总检察长一职时,他表示这已在预料之中。 阿里韩沙指出,解雇阿都甘尼共分为两个阶段。 首先是致函国家元首告知已解除其职务,接着是纳吉给予阿都甘尼的信函,通知他已被解除职务。 阿里:我接获首相的来电以签署有关信函,并交给阿都甘尼,让他辞去职务,以及禁止将任何文件带出办公室。 斯里南接着询问证人,前副首相慕尤丁为何被革职的原因。 斯里南:你知道是什么导致失去信任(阿都甘尼)吗? 阿里:当时在内阁中,时任副首相有一些问题。 首相告诉我,阿都甘尼与慕尤丁在吉隆坡某购物广场见面。 这可能是其中一个问题。 慕尤丁在内阁会议上,提出许多有关一马发展公司的问题与课题。...

继网络流传一份27人深夜会面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名单之后,又有一份支持公正党主席安华,并希望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他辞职的名单流传,不过其真实性令人质疑。这份未经证实的名单显示,有101名国会议员支持安华担任首相,并促请马哈迪辞职。除了玻璃市,来自吉打(8人)、槟城(10)霹雳(14)、雪兰莪(17)、联邦直辖区(7)、马六甲(2)、森美兰(5)、柔佛(12)、彭亨(4)、吉兰丹(1)、登嘉楼(1)、沙巴(8)、砂拉越(12)均有国会议员在名单之内。大部分为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的议员,而其中有4人来自巫统,分别为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林茂国会议员凯里、话望生国会议员的东姑拉沙里、勿述国会议员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峇眼拿督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也在名单之内,不过名单将其标记为土著团结党成员。根据名单土著团结党也有人“背叛”马哈迪,为古邦巴素国会议员兼财政部副部长拿督阿米鲁丁为、新邦令金国会议员马智礼。鉴于马智礼被视为马哈迪爱将,出现在名单之内,真实性不禁令人怀疑,也有消息人士称这份名单是假的。

1 min read

前首相阿末扎希涉嫌挪用健康思维基金会(Yayasan Akalbudi)3100万令吉而面对47罪状一案,今日继续审讯,健康思维基金会前董事会成员指,该基金会是为了保护阿末扎希的政治利益而设立的。 本案的第四名证人桑苏里指出,阿末扎希在1996建议成立该慈善基金会,他不确定该基金会是否为了慈善而设。 “1996年阿末扎希建议成立基金会,以维护巫统巴眼拿督区部的利益和福利。” “就我而知,成立基金会的背后原因是为了获取资金,用作巫统峇眼拿督区部的发展用途,以及支援阿末扎希的政治事业。” 桑苏里也揭示了基金会是如何运作的,证明了董事会中只有3名成员。 “一开始,董事会成员是阿末扎希、祖尔基菲和我自己。 我们还有一个叫伊德里斯的公司秘书。当时我们甚至连办公室都没有。” 桑苏里还告诉法庭,在他任职期间,他预先签署了几张健康思维基金会空白支票,因为他是基金会银行账户的授权签署人之一。 “当阿末扎希问我时,我只签了健康思维基金会(空白)的支票,没有人告诉我这些支票是用来干什么的。” 桑苏里还说,尽管他在2012年4月4日辞去董事会成员的职务,但他的名字仍作为受托人在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SSM)注册处注册。 他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仍被列为董事会成员,因为阿末扎希指示我在2012年辞职。” 此前,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CCM)执行官沙曼作证称,自1997年成立以来,健康思维基金会从未提交过年度财务报表和报告。 她作证说,基金会已经不再在公司委员会的CBS ROC系统中,因为它没有遵守CCM的条款和条件。 阿末扎希也是峇眼拿督国会议员,他也被控27项洗黑钱控状,指他在2016年3月29日至2018年4月11日之间涉及非法活动所带来的收入。 他是在反洗黑钱法令第4(1)(a)条文下被控,一旦罪成可被判入狱最高15年、罚款非法活动收入的5倍或500万令吉,视乎何者更高。 他同时面对40项接受企业贿赂以取得海外签证系统的控状,将总控状数量提升到87项。 他在6月26日在地庭否认7项受贿424万新币的控状,他之后再6月27日于莎阿南地庭被控33项因海外签证系统而接受4276万令吉贿款的罪名。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