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4,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KingKong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0年10月2日(星期五)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诺希山表示马来西亚可能正经历着“新一波”的新冠肺炎疫情,但这究竟是第二波还是第三波呢?卫生总监诺希山医生昨天表示,马来西亚可能正经历着“新一波”的新冠肺炎疫情,因为该病确诊病例一直在攀升。他昨天在记者会上是这样说的:“如果我们看图表,我们最近的确诊病例有在增加。这很可能就是新一波的开始。”昨天通报的新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到260宗,这是自6月4日以来录得最高的日常确诊病例。但马来西亚所面对的究竟是第二波还是第三波的疫情?不负责任的国盟部长宣称马来西亚在希望联盟政府治理下的新冠肺炎病例可能会更多。实际上的情况却是相反的。在2020年2月23日的臭名昭彰的“喜来登行动”和袭击我国的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在希望联盟卫生部部长祖基菲里的带领下,马来西亚在对抗新冠肺炎上拥有良好的记录。马来西亚在“喜来登行动”登场前,截至2月15日的新冠肺炎累积病例是21宗,并且没有死亡病例,然后从2月16日至26日这十一天内,也只有一宗新病例,从而使累积病例微升至22宗。马来西亚在仍是希望联盟政府治理的那个时候的新冠肺炎记录是全东南亚最好的,其表现甚至比泰国还要好。举例来说,泰国在2月15日的累积病例是35宗,并在2月26日升至40宗,而马来西亚在这两项数据上都较泰国好。马来西亚的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是在国盟政府上台后爆发的,马来西亚的累积病例在3月4日超越了泰国,共录得50宗,相对于泰国的43宗。当国盟内阁在3月7日成立时,我们的累积病例达到93宗、日增病例是10宗,没有死亡病例;而泰国的累积病例是50宗、日增病例是两宗,并在同一天有一宗死亡病例。然而,当马来西亚的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4月3日达到顶峰时,我们的累积病例有3333宗、死亡病例则有53宗;相对于泰国的1978宗累积病例,以及19宗的死亡病例。马来西亚和泰国的差距至那天起就一直在拉开,来到今天马来西亚共有11484宗累积病例、136宗死亡病例;泰国的累积病例是3575宗、死亡病例59宗。在希望联盟政府治理下所临到的第一波新冠肺炎瘟疫的时候,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数据比泰国好,后者的人口是马来西亚的两倍多。但在国盟政府上台后所爆发的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里,情况却逆转了,如今马来西亚共有11484宗累积病例和136宗死亡病例;而泰国的累积病例和死亡病例分别是3575宗和59宗。卫生部副部长诺阿兹米在2020年7月27日的一次访谈中向《透视马来西亚》承认,马来西亚目前正经历着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他当时这样表示:““我们自3月以来到今天所经历的其实就是第二波。”他还表示马来西亚在1月杪经历了短暂的第一波疫情,而第一批患者都是来自疫情的中心点即中国。他接着说第二波疫情始于3月,这也是政府实施行动管制令的同一个月份。管制令成功抑止病毒的传播,这样政府才能令“感染曲线平坦下来”。重要的是,国盟政府的政治人物不应该破坏公共服务界的专业卓越,尤其是卫生总监诺希山医生,他因为在对抗新冠肺炎上所展现的杰出领导能力而被授勋丹斯里头衔是实至名归的。假如我们和美国还有南美洲、欧洲、亚洲、非洲和中东的其他国家比较,我们的表现实在是很不错的,但按照祖基菲里担任卫生部部长还有希望联盟政府的往绩,后者可能会比国盟政府表现得更好。如果没有发生“喜来登行动”、如果可以躲过后门和非法政府所带来的第二波疫情的话,马来西亚在卫生部部长祖基菲里和希望联盟政府的带领下,我们在对抗新冠肺炎方面的纪录可能会比泰国更好,因为我们的人口只是泰国的一半。但因为“喜来登行动”和后门政府的缘故,正当全世界都在担心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瘟疫的来袭,我们担心的却是第三波的爆发!林吉祥

在今年2月大马发生“喜来登政变”,有前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与土团党主席慕尤丁策划这次的政变行动,推翻执政了22个月民选的希盟政府。根据报道,这次的政变计划全因公正党主席安华与前首相马哈迪因为首相人选课题所致,而安华派系的阵营多次向敦马哈迪施压,最终让这次的政变计划发生。尽管希盟政府已倒台半年多之久,但马哈迪似乎至今对安华较早前的逼宫行为而感到不满。在希盟倒台后,马哈迪与安华的关系渐行渐远,而马哈迪也在这次接受媒体访问时也直言,尽管在5月9日希盟执政入主布城后,他坚守承诺请求最高元首特色安华,并安排安华出狱。但他却直言,当时至今他依然未获得安华的支持。他说:“我安排他获得释放和特赦后,他却不要支持我。因为他会见许多人,包括觐见统治者和会见外国人。”“但他不但未支持我,反而还一再批评我。”不仅如此,马哈迪还指控安华,在他第一次任相委任安华为副揆时,他就试图多次推翻自己的领导。他也坦言,当年安华在巫统内获得他的扶摇直上,更在1993年就顺利登上副首相的宝座。“但当他成为副首相后,就却试图要推翻我。”此外,敦马也数出安华是通过其代理人并且煽动民众抗议,以图推翻其领导。不仅如此,他也指控安华协助他的朋党累积惊人财富,更点出现任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就是其中一人。“这就是安华的手段了!他不支持我,而是一直在批评,所以我要怎么把他召入阁呢?”“若他要入内阁,那么我应该剔除他的妻子,但他的妻子作为副首相表现很好,她在女人方面很专业,那么我如何剔除她再把他带入阁。”此外,马哈迪也声明,自己并没有违反移交职权给安华的诺言,但当时的事态发展打乱了他的计划。“如今我已经承诺会下台,到那时他就可以接任了。”“我承诺在亚太经合论坛峰会后,而现在亚太经合峰会未到,我已经离开职位了。”至于安华在日前高调宣称,自己已掌握足够的国会议员支持组新政府,对此马哈迪直言,安华之前已多次这么说过,但他就不确定安华这次是否能成功。他说:“我可以很肯定的是,如今的慕尤丁如处境很危险,但安华能否取得足够人数又是另是另一回事。“谁支持安华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尽管“沙民阵”在这次的沙巴州选拿下州政权,但巫统和土团党却因为沙巴首长职位而关系闹僵。 最终,沙巴巫统主席邦莫达让路给土团党沙巴主席哈兹兹诺,而后者也在星期一时宣誓就任为沙巴第16任首长。 由于巫统自从与土团党在今年2月共组国盟政府后,前前后后已让路给土团党多达三次,因为今天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向党主席阿末扎希放话, 巫统不能任由类似沙巴州选对该党不利的状况延续下去。 他今日发表文告向扎希喊话指出,身为党内“老大”的扎希必须尽快作出明确的决定,即是否应继续与土团党合作和维持无法受益的联盟关系。 他指出,在这次的第16届沙巴选举的结果中可看见,尽管巫统赢得最多议席,但巫统仍被迫让出首长职给予土团党。 他直言,有关分配沙巴部长职的共识,两党也差一点就撕破脸。 “所以,身为巫统主席是时候向党和党员,应尽快给予明确方向和指示,即党是否应继续与政敌合作。” “因为我们必须达成政治共识,以解决党员就巫统在沙巴州选遭受的待遇之下所产生的担忧、不满和愤怒情绪。” 他直言,除非有任何改变,不然在沙巴州选所发生的一切,预示着巫统未来的命运。 “在沙巴所发生的事情,很明显的巫统必须重新思考其政治方针。” “如果以沙巴作为依据,巫统的生存、影响力和人气将在短期内,继续受到威胁,最终削弱党的力量。” 他指出:“作为一个已有27年来执政沙巴的政党,巫统现在在沙民阵中只是一个处于边陲的政治角色。” “以沙巴的状况,我促使巫统须重新思考我们的政治方向。” “更令人悲伤的是,巫统甚至还被逼面对一些人士为了削弱巫统,而赞助的独立候选人。” 他直言,总不能让巫统吃亏后还大言不惭地自我安慰。 他认为,“喜来登政变”已经历已告终,而接下来巫统要做的事情是,要如何通过国阵,而不是其它政治平台来领导这个国家。 “所以从这一刻起,就让巫统重返正轨,以成为马来族群和全民信任的平台。”

1 min read

上星期,国家王宫发表特别通告已证实,原本安华已被安排好在22日(星期二)早上11时觐见国家元首。但由于国家元首龙体欠安,国家王宫当天以陛下必须在星期一晚上进入国家心脏中心为由,表示7天之内不会接见任何人。尽管如此,来自公正党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今日透露,当时该党主席安华为避免日后有人猜测他觐见国家元首的用意,因此安华只好提早作出宣布。根据报道,法米表示,安华此举是为了避免有人尝试破坏或阻止“变天”。法米表示,这次该党主席安华高调宣布自己“凑够数”表示他这次是选择主动出击,他形容安华此举就犹如是孙子兵法所提及的作战指挥和战场机变,以确保计划能一击如即中。他坦言,大马的政治局势很快就会有新的格局出现,他也个人预测,有变化的不只是中央政权,一些州属也可能会有新的局面产生。尽管如此,他似乎也不想把话说得太白,因为该党主席安华至今还没有见到国家元首的机会。我表示,目前可以预见的是,这次安华的“凑够数组政府”的情况会出现变化的几率非常高。因此他希望,全民能够保持冷静,因为这项改变是为了成立更稳定的政府。根据报道,法米也表示,安华目前已清楚说明,即国家元首必须是第一个知道确实人数的人士。因此他认为,只要安华完成觐见,到时人民就会知道,支持安华的国会议员人数有多少。另一方面,法米也爆料指出,其实安华早已上书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以汇报他已“凑够数组新政府”的证明。此外,安华也随函附上支持他的国会议员名单,至于人数是多少,法米表示只有在安华觐见国家元首后自然刘会揭晓。他表示,安华组织新政府已如箭在弦上,就只等候最佳时机,而这个时机就是等待国家皇宫安排正式的觐见陛下的日期。不仅如此,法米还表示,安华已上书给国家元首,国家元首也知道最新的局势发展包括确实的人数。“这次与之前两次肯定不一样,因为真正支持安华的人数只有少数人知道,而这次安华保密做到很好,当中他也不让太多人知道。”“人数是有的。即使是国阵兼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自己都承认,有不少来自国阵和巫统的国会议员支持安华,这已是一个事实。”“我希望,有宗教信仰的希盟支持者,一起为这个意向祈祷。国家元首很快就会恢复视事,到时自有分晓。”他表示,安华要成立一个政权稳定、目标一致的新政府。“这个新政府不只要拯救国家经济,更有责任确保国家的未来方针是迎合人民的期望,善用公帑。”他也坦言,如果这次安华的“凑够数”变天不成,公正党和安华的威信确实会受到影响。“但是,这次不同!安华宣称获得绝大多数国会议员支持并非空谈,这也是铁一般的事实。”他表示,这也意味着慕尤丁的2席优势113-109,已经失去。“他们如今是个弱势政府,因此已无法通过任何法案。

1 min read

公正党主席安华在9月23日宣称自己已“凑够数”后,为大马政坛抛下震撼弹。面对自己的前盟友如此高调地宣布,前首相敦马哈迪今日再度表明,他由始至终都不相信安华的这个说法,并认为这只是他“声东击西”的伎俩。根据《MalaysiaNow》访问他的谈话内容显示,马哈迪认为,若公正党主席安华宣称是真的,那么由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就会倒台。但是他对于安华的说法,显得不是很相信。但他坦言,如今慕尤丁的地位非常脆弱,因此若安华真有足够的国会议员支持,那么国盟政府就可能会倒台。他指出,在阿末扎希领导下的巫统,如今党内至少已经分裂成3大派系。他表示,这3大派系是阿末扎希派、署理主席拿督斯末哈山派和希山慕丁为首的派系。他说:“现在的巫统已是一个四分五裂的政党,这里有派系,那里有派系。一个派系说这个,另一个派系则说其他。”“这要怎样领导巫统,哪个派系?你是哪个的主席?”根据报道,马哈迪曾担任巫统主席长达22年直到2003年卸任,并把一切职权转交前首相敦阿都拉。尽管马哈迪已经成立新党捍卫马来人的权利,但他似乎对于自己的首个政党巫统仍然带有强烈的感情。他声称,如今的巫统被派系主义困扰,在现任主席阿末扎希的领导下,导致巫统没有明确的方向。因此,马哈迪将其归咎为前主席纳吉破坏他曾经领导的马来政党。对于自己与纳吉之间的分歧,他直言自己“无法原谅破坏巫统的人”,更表明自己对纳吉曾经抱着很高的期望。“我无法原谅破坏我党的人!因为这些都是他做的,才会导致巫统今时今日被人们讨厌。”根据报道,有人问过马哈迪,他是否会原谅纳吉,就像他与公正党主席安华达成和平协议一样。尽管马哈迪透露纳吉和安华是有区别的,但他没有评论当中细节。此外,马哈迪回忆过去点滴,当时他促请阿都拉任命纳吉为副首相,最终阿都拉也将相位交给纳吉而感到高兴。但他表示,他原本的期望因为有关纳吉被指没能力领导党和政府的谣言而破灭,但纳吉在公共决策中很容易受到妻子罗斯玛的影响。“纳吉对罗斯玛的辩护和以“现金为王”的领导方式,导致一马发展公司爆发金融丑闻并摧毁了巫统。”“所以,我永远不会原谅摧毁巫统的人。”

在国阵执政时期被前首相纳吉委任为总检察长的阿班迪,他曾在记者会前高调宣布纳吉的“26亿门”无罪。在2018年4月,他更获得时任政府延任3年任期至2021年。但当希盟在2018年5月9日上台后,时任首相敦马哈迪立刻下令他告假,并在同年6月5日革除他,并由由汤米汤姆斯取代之。事隔两年之前,这位前总检长阿班迪突然在昨天向总检察署发律师信,要求赔偿他在2018年被马哈迪开除后以“不当革职”的理由要求赔偿损失。根据《当今大马》报道,阿班迪在律师信中表明,他要求总检察署在7天内给于答复,不然的话他将诉诸法律行动。报道指出,阿班迪在律师信中控诉,自己在2年前被希盟政府开除乃是非法的,他也认为这项决定是无效的。此外,阿班迪在律师信中表示,自己是在2015年7月27日获得最高元首的御准下,合法受委为总检长,直至2018年7月26日为止。他指出,到了2018年4月6日,时任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通过志期2018年5月7日的信函通知他,国家元首同意延长他的任期。他表示,自己当年被革除职务,全是由时任首相马哈迪所策划。此外,他也在律师信中指控,当年敦马哈迪滥用职权革除他。他表明,自己当年身为总检察长,若他辞职或成为内阁一员,不然他应该获得国家元首所同意给予他的报酬。因此,他在律师信中表明,他要求总检察署赔偿他在2018年7月27日至2021年7月26日之间的所有薪资、津贴和福利。

1 min read

沙巴巫统与土团党为了首长人选课题而互相展开骂战,而战火也燃烧到两党的中央领袖。 前巫统主席纳吉昨天因为在沙巴首长课题批评土团党后,结果引来一个名为“Armada Bersatu PPBM”的土青团面子书专页骂“盗贼”。 针对此事,土青团新任宣传主任阿斯拉夫今天发表文告喊冤,并澄清这个专页其实是由一些前党员所掌控。 他在文告中声明,这个名为“Armada Bersatu PPBM”所代表的一切,并不代表现在土青团的立场。 他也批评这些前党员利用这个面子书专页捣乱,进而破坏土青团领导层的形象。 他说:“在此之前我已经宣布,土青团的面子书专页不再是‘Armada Bersatu PPBM’。” “我要再次重申,这个账户是假的,不是土青团的正式账户了。” “现在,我们的面子书官方专页名为‘Armada Bersatu Malaysia’。” “土青团现在的这个官方专页不曾用来挑起任何奚落政敌的活动,更不用说我们攻击自己的盟友。” “而这个专页只会用作发布资讯的媒介。” 他也表明,这个专页是由前土青团宣传团队管理,尽管新的领导层已要求他们交出该专页的管理权限,但他们却拒绝了。 他也声明,新的管理层已向面子书举报这个旧的专页,并已要求所有土青团青成员集体举报,让这个旧专页被关闭。

在今年2月,希盟因为被自己盟友背叛策划“喜来登政变”,进而导致丢失22个月的中央政权。 就在今年5月,由民兴党,敦马派系阵营再加上希盟3党组成了“希盟+”阵线,试图部署重夺布城大计,但他们因为首相人选陷入僵局。 就在此时,行动党和诚信党均力荐沙菲益为首相人选,并认为沙菲益身为东马领袖,更容易拉拢砂拉越国会议员的支持,但由于公正党主席安华不同意,导致这项计划最终搁置至今。 上周三,公正党主席安华突然高调宣布,自己已“凑够数”准备见最高元首证明自己有能力推翻慕尤丁领导的国盟。 然而,安华却因为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生病的缘故必须就在医院接受治疗,因此他必须在等待一段时间。 就在此事,刚刚结束的沙巴州选,由“沙民阵”拿下38州议席成功执政沙巴,而首长人选昨天也谈妥,即由来自土团党的沙巴州主席哈兹兹诺当选。 尽管如此,巫统党主席阿末扎希透露,沙巴巫统主席邦莫达因为被“自己人”施压,所以才会妥协让出首长位子。 然而,土团党或许不知道,巫统痛失沙巴首长权柄,或会导致引发部分巫统国会议员心生不满,进而选择背离慕尤丁国盟联邦政府。 根据报道,巫统国会议员的不满如果进一步激化,此举将有利于安华部署重归布城。 尽管难以保证这项夺权大计会成事,但当中还有许多不可预测的变数。 因为要较早前,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就已证实,“许多巫统与国阵国会议员将支持安华”,然而如今土团党夺得沙巴首长权位,或会更形加深巫统国会议员对慕尤丁的不满。 而前巫统最高理事洛曼今天也对扎希下最后通牒,即限他7天之内退出国盟,不然将发动逼宫行动。 “我们是要支持安华的,但最高元首目前在医院治疗,因此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只有等待。” 根据报道,另一个有利于安华的因素那就是如今已在沙巴州选丢失政权的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导致他的声势大降了。 那些支持沙菲益的人,原本希望借着这次的沙巴州选取得大胜,以便为他拉抬声势,进一步部署重夺布城,然而很明显的这项期待已正式落空。 较早前,安华曾一再拉拢砂拉越联盟的支持,但由于砂盟不领情,因此安华转而唆使巫统国会议员离心。 尽管如此,身为盟友的行动党对于安华的夺权行动的发展感到惊讶。 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日前已明确表明,该党绝对不会与阿末扎希和纳吉领导的巫统合作。 据知,目前希盟三党在国会有91名国会议员,因此安华还需21名国会议员支持,才能达到过半执政的门槛。 而马哈迪领导的斗士党方面,他们一共有五名国会议员,但他们早前就已表明,不会支持安华任相,并坚持只会推举沙菲益。...

1 min read

今天,“沙民阵”一众当选州议员的领袖到州元首府进行宣誓仪式,而来自土团党的哈兹兹也顺利宣誓就任为沙巴首长。 在这次的宣誓仪式上,巫统沙巴主席邦莫达任第一副首长兼地方政府与房屋部部长,但令人觉得诡异的是,才刚宣誓就任不到3小时后,新任沙巴首长哈兹兹又突然宣布,把邦莫达调到沙巴工程部长。 如今“谜底”似乎已揭开,原来邦莫达本来就想要掌管沙巴基建发展部,但新任沙巴首长哈兹兹却将这个职务分派给自己人——土团党沙巴州署理主席马西迪。 根据报道,传闻邦莫达因为不满自己被分配到掌管房屋部,欲召开记者会表达不满。 在最终哈兹兹在与巫统商议之后,并迅速将邦莫达更换其原有的职务,抚平了不满才避开了与巫统公开撕破脸的局面。 报道指出,原本邦莫达是受委第一副首长兼掌管地方政府与房屋部。 至于其他两名副首长,即沙巴国家团结党(STAR)主席杰菲里与沙巴团结党(PBS)副主席佐津,分别受委农业与食品工业部长以及贸易与工业部长。 根据一名党工的透露,邦莫达对于哈兹兹给他的部长职务感到极度不满,并且将针对此事在亚庇路阳的家中召开记者会或会与后者撕破脸。 然而,就在邦莫达还没得及召开记者会师,他已被沙巴首长传召到州政府大厦开记者会。 在此此前,针对沙巴首长人选的问题巫统与土团党已多次公开互呛,因此相信如果邦莫达这次再公开表达不满的话,恐怕导致两党再生间隙。 报道称,邦莫达师是在中午1点连同巫统副主席沙比里、马哈基尔和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走进哈兹兹的办公室。 最终,哈兹兹在下午2点召开记者会,同时宣布了邦莫达和马西迪的职务对调。 所以,邦莫达在获得属意的基建发展部长职务后,平息了这场风波。 针对突然被“对调”职位,邦莫达否认巫统和土团党在沙巴内阁小改组一事上发生争执和内部分歧。 邦莫达为此解释,这仅是沟通上出现问题。 “我们完全没有问题,只是沟通出了问题,我们很高兴能成为州政府一份子。” “部长职会基于我们的需求而出现变化,所以我们并没有存在任何问题。” 至于原本工程部长是由玛希迪担任,他之后与邦莫达对调位子,即他被委任为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同时兼任第二财政部长。 此外,哈兹兹也解释,此举是因为他需要借助玛希迪的经验,来帮他刺激沙巴经济。 “我在此宣布,第一副首长(邦莫达)也将担任基建发展部长。”...

自从公正党主席在上周三高调宣布“已获得强大议员支持”后,昨天希盟3党就召开的首次的希盟月会。 尽管希盟在今天也有发表文告,指昨天的会议只是讨论一些国内课题和沙巴州选的事宜,但如今有媒体根据消息人士指出,公正党主席安华在昨天的会议上,已揭露自己所掌握的支持数目。 根据希盟文告,他们3党齐声明指绝对不会对贪污腐败而妥协,并且会致力恢复人民在2018年5月9日所给与希盟的委托。 根据报道,消息人士透露,安华已在昨天的希盟最高理事会议会上已向盟友透露,目前自己一共获得超过120人的支持。 不仅如此,消息人士还表示,这些至少120国会议员都是不设条件包括没有授予部长或官职支持安华。 报道指出,希盟在会议上确实是有讨论安华日前所宣称的“凑够人数”组成新政府一事。 消息人士也表示,当天安华也备有支持他的所有名单,但在会议上的领袖并没有要求安华出示议员名单。 “是的,没错名单是有的,但我们没要求过目。” “因为对我们而言,比较重要的是必须谨守希盟的原则。” “根据安华的说法,确实是有超过120国会议员,而且当中不包括伊斯兰党。” 尽管如此,消息也表示,确实人数和名单需要等见过国家元首后安华才会正式公布。 此外,一如早前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所说的,即行动党绝对不会与纳吉和扎希领导的巫统合作组政府,而这点昨天有份出席会议的行动党领袖也已表明其立场。 除了行动党之外,诚信党领袖也已在会议上表达了该党对于组新政府的看法和设下条件,即该党也同样绝对不会接受涉嫌贪污滥权的巫统领袖如纳吉和阿末扎希。 另外,这位不愿具名的领袖也透露,有意过档支持安华任相的国会议员,同样是在没有条件下支持安华,更没授予任何部长官职。 “是的,当时我们也有讨论到支持条件,而安华也同意这点。” “我们不会对维护公正、反贪等原则妥协。” “目前,行动党和诚信党也已各自表态了各自的立场,即我们不是要与整个党合作,仅是国会议员个人。” “就像他们之前加入国盟是以个人身份加入,而不是整个政党。” “而且,我们也已在会议上表态支持的条件,即就如今天希盟秘书处的声明内容一样,即希盟致力恢复人民委托,坚持铲除消除贪污、维护正义及改革制度的原则。” 今天,属纳吉阵营的前巫统最高理事会洛曼也已正式向该党主席阿末扎希放话,限他在7天之内宣布退出国盟。...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