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5,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admin233

1 min read

大专生租住发起了联合文告,就政府救灾失败为由,要求全体内阁成员一同总辞。 上星期起,大马多州下起连绵大雨,导致吉兰丹、彭亨、登嘉楼、吉打、雪兰莪和森美兰州的多地引发水灾,其中一个水灾重灾区是莎亚南的太子园(Taman Sri Muda)。大水不仅破坏了灾民的贵重财产,而且还夺去了许多宝贵性命。 马大新青年与一众学运、公民组织谴责政府应对水灾失败,导致民众损失惨重。政府应该对它的无能付出代价,我们要求应对水灾不力的救援单位领袖和内阁整体辞职谢罪,并呼吁广大民众和公民团体对此一同进行施压。我们认为,政府的失败共有四点: 1. 水灾警报迟钝,民众措手不及 雪隆区许多灾民被大水困在家中,甚至有在大水中罹难的案件。大马气象局早已在水灾前发布气象警告,指多州将面临持续暴雨。雪州许多水灾黑区没有良好水灾警报系统,当天气恶化时,气象局、国家天灾管理机构(NADMA)及国家安全理事会(MKN)等机构没有善用政府机关向民众广传水灾警报,积极警告民众赶紧疏散,民众也不了解事态的严重性,导致许多民众对快速上涨的洪水措手不及。 2. 洪水困住民众,政府耽误救灾 巴生、莎亚南、文德甲和东海岸原住民地带是水灾的重灾区,当地民众投诉政府救灾行动缓慢,导致有灾民被洪水困住数日、缺乏粮食、流离失所。当雪隆部分地区洪水上涨时,有两个执政党还在举办大会大肆庆祝。政府不仅无能动用资源充足的救援单位快速救灾,而且救援单位秉持官僚作风、反应迟缓、协调失灵、求救管道瘫痪,这导致许多灾民求助无门,反而寻找民间志愿者的援助。 3. 民众守望相助,部长作秀宣传 自水灾引发,国内大批民众同心协力援助灾民,甚至比政府单位更加积极。然而,许多部长到灾区只想到灾区作秀宣传,对政府的救灾失败毫无愧疚,而被民众抨击为离地。被民众抨击的作秀行动包括:青体部长Ahmad Faizal Azumu 在振灾前举办多余的推介礼、妇女部长 Rina Harun 巡视灾区时占用救灾船只、还有财政部长...

1 min read

我国连日几天的豪雨造成多个地区大水灾,由于大马政府救援缓慢,迟迟派不出救援队,至今累计46人死亡。 苹果公司总裁库克(Tim Cook)发文表示,公司将伸出援手帮助我国赈灾。网民虽然纷纷留言感谢,却也要求他“不要捐给政府!” 库克在12月21日在推特上发文指出,台风“莱”在菲律宾和大马造成巨大破坏,因此苹果公司决定出手相助赈灾,符合国际人道精神。 他这么说到,“台风‘莱’在菲律宾和马来西亚造成巨大破坏,许多家庭损失惨重。苹果公司将为救灾、恢复和长期重建的工作作出贡献。” 该推文一出,很快就获得了网民的热议,当中不乏大马和菲律宾网民向库克表示感谢。 不过,也有不满政府救援行动缓慢无力的网民促请库克,不要将捐款给大马政府,而是直接联系非政府组织,向他们提供援助。 有网民直言不讳地谴责政府“不值得信任,非政组组织比政府可靠”,甚至有人直接写道“避免发生贪腐。” 另外,也有网民直接在留言区列下非政府组织的联系方式,希望库克可以直接捐钱给他们。 “大马有很多非政府组织都是可靠的,千万不要把钱交给大马政府,我求你了。” “请直接转给大马的非政府组织。他们比政府更有能力。相信我,来自一位热爱祖国的人。” “请不要通过大马政府来提供任何金钱援助,他们会为了自己利益而滥用它。”  

1 min read

无论是妇女部长丽娜哈仑、企业发展与合作社部长诺奥玛,还是财政部长东姑扎夫近日应对水灾的言行惹议,在网上引起广泛批评。万万没想到,政府不但没有自我检讨,还派出了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出来举报网民。 他们要求推特删除这些贴文,结果遭拒绝。根据网民@BadBoy2662的说辞,他昨天收到推特电邮,告知通讯委会要求删除其发表的一些贴文。然而,推特拒绝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的要求。 网民@BadBoy2662贴出推特的电邮,其中说明:“为透明之故,我们谨此告知,推特收到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的要求,指你推特户口以下贴文违反马来西亚的法律。” “目前,我们不会基于该要求,而处置所举报的内容。” 根据该电邮,通讯委会要求删除的贴文,是批评丽娜推介的大马一家水灾援助基金。丽娜表明,公众若捐款可享税务减免。通讯委员会要求删除另一类贴文,则是批评诺奥玛规定索取1000令吉灾难援助金的条件。 被询问时,多媒体部长安努亚只是简单回应说:“荒谬。 该委员会没有否认网民的说法,并承认称向推特举报数个带有“冒犯”意味的标签。根据文告,通讯委会解释,举报那些言论,是要确保网民遵守《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该条文攸关不当使用网络设施或服务。 坊间批评,政府以此定义广泛的条文,打击网上异议言论。“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尊重推特等各平台提供者。 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有责任确保确保(各界)遵守既有的法律,如通讯及多媒体法令所规定的第233条文。” “因此,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举报推特上数个带有冒犯意味的标签。” @cheryltanxr的贴文说:“有些人可能感到奇怪,我原本提到庇护中心排挤外国人的贴文去了哪里。我这里就告知新的情况,我收到推特的警告,大马通讯委会要求删除贴文,因为违反了马来西亚法律。” “我想要维持该推特贴文,看他们想要做到什么程度,但是我的父母为此不满我。可以知道的是,政府有这种,胆敢做类似的荒谬事,想要检禁这时候有助益的声音。”

1 min read

丁杰隆是一名城市规划师,在水灾数天后,他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当中更爆料了官商勾结内幕。   他指出,马来西亚城市地区排水系统的承载力平均为每小时60毫米降雨,这意味如果降雨在连续2至4小时内超过60毫米,则有发生水灾的风险。   “根据水利灌溉局的数据显示,上周五至六在雪隆地区的连续性降雨,许多地方的测雨站都录得超过100毫米甚至200毫米以上降雨,特别是在巴生和沙亚南,这样的强降雨若发生在其他先进国家城市如新加坡、东京或纽约,一样也会有淹水的可能。”   他表示,在气候变迁的时代,发生水灾是必然的,但重要的是政府到底有没有能力减缓水灾的冲击和提前向人民发出警讯,避免更多人伤亡。   “毕竟面对极端气候变迁,没有任何一座城市的政府会胆敢保证“永不发生水灾”,因为要把城市排水系统的承载力从每小时60毫米降雨量提高至200毫米,短时间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也不符效益。真正的关键在“防洪”,政府采取了什么策略和超前部署,以减低灾情发生时的人命伤亡和财产损失?“   “我想大家应该关注今年9月国家总稽查司提呈给国会的稽查报告。根据报告,2015至2020年吉隆坡共录得48次水灾记录,且发生频率有日益增加趋势(从2017年5次增加至2020年13次)。国家总稽查司更点名造成水灾的主要原因是吉隆坡市政局在土地用途转换程序存在缺失,特别是原本充作防洪作用的湖泊面积因开发活动而减少,间接导致湖泊蓄水容量也减少。“   他也归咎政府乱批地,开发森林,没根据地形而乱批准发展商在危险区盖房。 “当然,防洪池的消失不仅发生在吉隆坡。许多扮演水土保持和滞洪功能的地段,如公园、草场、湿地、天然湖泊、废矿湖、河流周遭缓冲区、原始森林、山坡地带乃至政府公共设施保留地,都逐渐变成可开发地段,或充斥影响排水的违建物。这些地段实际上并不适合开发或居住。“   “这次的重灾区——雪州沙亚南太子园便是其中一个例子。如果仔细对比地形和水纹,其实和2014年吉兰丹大水灾有许多相似之处,同样是12月份,重灾区都属于中下游、曲折且是低位河阶的洪泛平原(floodplain),这些地区应该保留为强降雨时的滞洪空间,如果雨水因遭遇涨潮无法排出大海而倒流,同一时间上游的雨水又源源不绝,就会停滞并溢满在这些地区。“ 早前,就有一名匿名人士爆料,太子园的前身是莎亚南的防洪区,该滞留池是为了应对暴风雨,让多余的雨水可以流到那里,避免城市区发生水灾。无奈,一些人的贪婪,把这地区变卖给了发展商,发展成住宅区,也就是这次水灾的重灾区 – 太子园。  ...

1 min read

后门政府救灾动作慢条斯理,至今已经有41个人不幸身亡,网民到现在还继续讨伐政府无能。   今天,有一位名为 Boon Heng 的网友直接拿当今政府和老马安华政府作比较,称做一个政府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里,而不是像无头苍蝇,弄不清楚自己的本分。   他的标题这样写道:当我们有一个无能的政府!   “1993年12月11日,淡江高峰公寓坍塌。时任首相老马和副首相安华巡视现场后,第一时间向国外求援。”   “新加坡、澳洲、美国派出救援人员和带来救灾科技设施,事故导致40余人罹难。”   “那个时候是大马美好的岁月,无论经济和社会都呈现一片繁荣昌盛的气象,但是政府也知道自己能力所及,必须动用国外的援助。”   他也表示:28年后的今天,一场"世纪雨量"带来的不只是政府的无能,而且还恶心的让人民看到各部长推卸责任的办事心态。   根据惯例,大马一旦发生国家级的天灾,统筹和决策人都是副首相,而且过去副首相也是大马灾难管理机构NADMA的主席。   这种模式,让大马在发生天灾时,轻易动用政府机关和单位。这次明显没有了这种模式,Nadma的主席是来自土团党的部长,这位名不经传的巫统叛将,居然连自己的权限和职责都不知道,还是大言不惭的发表荒谬谈话。...

环境部长端依布拉欣从麦加朝圣依依不舍回来后,针对半岛大水灾席夺走41条人命,表示民众不认真看待天气预报和警报,以为水灾只会在东海岸发生,所以才会毫无防备。 他强调,每次各大电视台的新闻时段都会播报天气预报。 “而且,气象局准备各种应用程序,报告天气、风向、海浪和全国的所有气象。” “可是,有多少人在收看和关心。现在,所有人开始重视天气预告。” 但气象局只是预警巴生谷地区将会连续下豪雨,但并没有提到会酿成水灾一事。 端依布拉欣承认,政府需要更先进的系统,提升民众对气象局的信心。 “科技经常在变,可是我们需要添增更先进的系统。那也是增加公众信心的努力。” 由于政府救灾缓慢,民怨沸腾,网上对国盟的批评不断,包括有要求坏境部长下台的呼声。

1 min read

气候学家警告,近期在全国造成广泛破坏的洪水泛滥事件会再次发生。 大马国立大学气候学家弗多林教授(Fredolin Tangang)指出,人民不能假设此类洪水只会发生在东海岸,如今它也可能发生在雪兰莪西海岸、吉隆坡和森美兰。 他表示,相较于东海岸地区,在这些地区爆发洪水将带来灾难性后果,因为城市地区的人口稠密。 弗多林教授在接受《星报》访问时说,这次的大水灾是执法人员和人民应吸取的教训,人民未来需要注意当局发布的警告。 弗多林指出,此类事件有机会再次重演,因为热带低气压并非首次发生。 他指出,热带低气压过去也曾出现在沙巴、柔佛和槟城,而造成洪水发生。 询及近期洪水是否由气候变化所造成的,弗多林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需要一套计算模拟以及进一步的详细研究。 无论如何,他认同,过去二三十年的气候变化带来了极端天气。 “事实上,大马的洪水事件在过去20年来一直在增加,包括东南亚其他地区。” “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当温度上升时,空气中的水分达到饱和,就会凝结成云及降雨。” 他说,这样的情况或会加剧这种极端气候。 “盘旋在马六甲海峡上空的热带低气压是于12月15日首次在砂拉越和南中国海附近发现,并且向西移动。” ”在12月16日和17日,该低压系统十分靠近东海岸,导致登嘉楼、吉兰丹和彭亨出现豪雨及发生水灾。“ 他指出,热带低气压一般在经过内陆时会渐渐消失,然而这一次并非如此,因此引发过去数天的连绵豪雨。

1 min read

转载自彭亨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脸书: 这个国家最大的问题在臃肿的公务员体系和设计出来那种繁杂的程序。 每次大难当前,各个部门还在讲程序,还在跟平时的SOP,行动超级缓慢,每天只是等上头指示,每天只是纸上谈兵,开电脑print一堆数据出来,赖这个赖那个,根本不会变通,分不清什么是主次任务,有了那么多次的水灾“经验“,难道不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吗? 第一天水淹滤水站,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如果水退了后,就应该知道灾民要水喝,要水洗家里,加速“洗滤水站“应该是重中之重,然后进行地区配水,让灾民早点有水喝,有水用。 与此同时,可以向没有水灾的地方(临近县属、州属)借用水车来派水,借用消防车来协助清理,借用JKR和其他政府部门的罗里、神手来载垃圾(如果路断另当别论),政府真的有太多太多资源可以调动了,包括也应该运用直升机派物资到水陆无法抵达的灾区,而不是只是载大人物巡视灾区,但是就是动不到,或者反应缓慢。 现在大部分地区,灾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都是民间自救,真是苦了灾民们。 水灾是天灾也是人祸,但救灾失败肯定是人祸。

1 min read

今年的冬至,对巴生居民来说,少了团圆的气氛,多了一份悲戚,因为我们刚经历60年来以来最严重的水灾。 从星期五晚上开始,巴生雨量已经超过正常水平。我在巡视选区时,已意识到不对劲,并向政府求助,希望政府及时应对。除了筹划全面的水利工程,政府当务之急的任务是要做向民众发出警讯,并开始启动撤离和救援工作。 东北季候风的来袭加上低气压系统的移动,巴生在周末持续下雨,期间更出现暴雨的情况。短短的几个小时,我们现有的排水系统已无法负荷超乎正常的降雨量,过剩的雨水和河水冲入各个住宅区和大马路,造成此次的大水灾。 无奈,在关键的黄金二十四小时内,两个执政党却悠闲地举办党大会,切蛋糕、发表陈腔滥调的政治演讲,结束后还大肆放烟花庆祝。在这黄金二十四小时里,政府人员与外界断了联系,仿佛我们是两个国度的人。首相更是后知后觉,直到晚上11点才对大水灾发表了第一场似有若无的记者会。首相的记者会当然无法扭转灾情的恶化。 水灾进入了第二天,救灾现场依旧一片混乱,政府无法有效介入、协调和指挥,救援工作极度缓慢、无效率、且缺乏协调。我的办公室每分钟都会接获求助讯息。我们尝试进入重灾区,派发物资和救援,但还是被凶猛的洪水拒在区外。处于安全考量,警方也不允许民众擅自闯入灾区。直至第48个小时,仍有数千人被困在灾区里。受困灾民当中有小孩、孕妇和行动不便的老人,有些更是长时间浸泡在水中,饥寒交迫地度过好几个漆黑的夜晚。有的灾民不幸罹难,从此再也无法在冬至和家人团聚。 灾民憔悴和无助的样子、灾区狼狈不堪的场景,我依然历历在目。灾民求助声撕裂了整片天空,我深刻感受到灾民的绝望。身边的家人、同事、朋友都受到灾害影响,在团队缺乏人力情况下,我们都恨不得有个三头六臂、全天无休帮助灾民。 此时此刻,我也对政府的无作为感到无比的愤怒。这本是一场可以避免的人间悲剧。 民众的智能手机经常收到政府无关痛痒的信息,比如「大马一家」的政治宣言、政府100天庆典的邀请函等。那么,为何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政府却没有善用此信息系统,发出水灾警讯,提醒民众立刻撤离家园,让民众提前迁移去赈灾中心? 比起民间团体,政府拥有丰富的资源和机关,如受专业训练的救援队、直升机、救援船只等,甚至还有调动资源的权力。为何政府无法有效指挥工作,搬动其他州属的救援部队来支援巴生和其他重灾区呢? 根据报道,来自国防部的消息人士抨击国家天灾管理机构(NADMA )救灾期间优柔寡断、管理失灵,武装部队在等不及指示,才率先行动。更令人愤怒的是,掌管国家天灾管理机构(NADMA )的部长不知悔改,还辩称其机构只负责处理灾民赔偿金事务。 发生天灾时,州属国家安全理事会 MKN 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作为总指挥中心,他们有权调动政府机关,做出与灾情相关的决策。雪州MKN主席一职理应交由州务大臣出任,但首相沙比里上任后,却让巫统部长诺奥马架空其职位。沙比里甚至要等到今天(21/12)才正式宣布由雪州大臣阿米鲁丁重新接管其职位。政府没有及时纠正天灾管理不当的问题,错失弥补过失的良机。 性命攸关,我们看到马来西亚人如何发挥守望相助的精神,民间团体出动船只、四轮驱动车、卡车,在各灾区发起了自救行动。我们也接获许多善心人士的捐赠和帮忙,无论是出钱还是出力,我都要向你们致以万二分的谢意。 没有大家的团结互助,我们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内,派发那么多物资给灾民们;没有民众在社交媒体施压,国防部部长也不会那么快答应我的请求,出动军队支援救灾工作;没有大家一同聚集的信息,救援队不可能那么快寻获灾民,将他们救出来。 水开始退潮,居民们也纷纷回到家中,处理善后工作。我也亲自转达首相,要求政府在修建家园和店铺的过程中,提供中小企业和灾民援助,这包括延缓还贷、扣税、租金补贴和零利息贷款。 气候变迁是当今人类文明最大的威胁,作为东南亚的岛国之一,马来西亚同样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影响,未来还会面对更多恶劣天气、暴风雨来袭等挑战。政府需此次的大水灾吸取教训,为将来做好充分的准备。我会继续在国会为民发声,施压联邦政府立即拨款给地方政府和公共工程局,除了每个星期定期清理沟渠,也要扩建防洪沟、滞洪池与滯留池,做好水灾防范工作。 我的办公室和志工队承诺,在这期间,我们会继续派发物资,参与社区的清理工作,和居民一同重建家园。...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