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admin233

在马汉顺宣布霹雳州土地及矿物局、以及近打土地局撤回向怡保19个洞穴神庙发出的30天清空通告后,霹雳行动党今日发文告表示欢迎,但同时也敦促州政府告知华社,背后是谁指使发出清空通知,并即刻采取行动对付。 文告中,霹雳行动党表示,霹雳州土地及矿物局的决定,证明民间在事发后的施压有效。 “我们相信,当局在毫无预警下发出清空通知,肯定事出必有因,如果州政府采取纵容的态度,将难以取信于民。” 此外,霹雳行动党不禁感叹在喜来登政变之后,霹雳州已经失去以多元主义,反而逐渐走向单元伊斯兰文化的趋势。 “行动党在2008年以及2018年,两度在民联和希盟的短暂执政期间,不但首开先河历史性给予州内非伊斯兰事务拨款,也确保非伊斯兰事务不会受到任何的干预。” “但是,在喜来登政变、伊斯兰党成为中央和州政府的主要一员后,许多涉及国内非穆斯林的课题都被挑起,使到国家迈向伊斯兰化,对国家发展是十分不健康的。” 最后,霹雳行动党指出,政府体系必须有坚定的问责制度,事件幕后的指使人不能够就此逃过责任。 “同时,州政府必须在撤销清空通知后,向华社保证未来不会有类似事件的重演,并让洞穴神庙继续地运作。“

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今天和霹雳土地及矿物局会晤,并单方面宣布撤回限怡保洞穴庙宇30天内搬迁的通知。 然而,此举显然不被反对党议员买账。公正党新邦波赖州议员陈家兴随后指出,马汉顺无权决定此事,撤回搬迁令很可能仅是缓兵之计。 “只要相关政策和规范尚未明朗,洞穴庙宇所面对的逼迁危机依然存在,目前的宣布只是无助根治问题的政治秀。” 在马汉顺发文后两个小时,陈家兴便发文告点出盲点。 “由于马汉顺无霹雳州行政权力,而霹雳州务大臣沙拉尼早前也表示,将于周三行政会议中定夺此事,那么这意味着这项撤回搬迁通知的宣布随时都有可能被推翻。“ 他调侃说道,马汉顺作为联邦副部长,也曾担任霹雳州行议员,却连基本的行政权力架构都搞不清楚,混淆大众。 他也抨击马汉顺的做法便是从政策层面上回避问题。 “这次的土地矿务局见面和宣布显然只是将问题重新扫入地毯。” 新邦波赖州议员陈家兴认为,土地及矿物局通知数十间庙宇搬迁,或与州政府改变洞穴管理和山边土地发展政策有关。 “土地矿务局不会贸然发出通知书,尔后在短短的三天内全面收回成命,州政府务必讲解此举的目的,不然同样的戏码还是会不断上演,问题依然没有取得根本性的解决。” 他表示,此次洞穴庙宇迫迁危机,突显州政府缺乏洞穴和山边土地发展相关法律规范,以致多年来对庙宇的问题视而不见。 “州政府必须借此次事件为契机,具体探讨相关宗教场所、旅游胜地的土地使用、安全评估、发展规划,以觅得妥善的长期解决方案,达致双赢的局面。“ 此外,陈家兴不约而同地提议州政府成立“洞穴管理特别委员会”,纳入当地民意代表和技术部门,共商管理洞穴相关立法,明确规范洞穴的管理和使用权。

1 min read

霹雳怡保多家洞穴庙宇自1月7日起,接获土地局的通告,必须在30天内搬迁。 目前收到搬迁令的洞穴庙方有:南天洞、巴占福昌宫(佛母洞)、Wat Puthanimittan暹庙、新邦波赖聚宝岩泰国寺庙、菩萨洞泰国庙等。 百年洞穴庙面临迫迁危机,马上引起朝野领袖的关注与抨击。 今天,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今早带领19所庙宇领导和土地及矿物局总监见面。 会议结束后,马汉顺单方面宣布土地局已经撤回限30天内搬迁通知。 他表示,这位土地局总监认同怡保洞穴庙宇的珍贵文化,也同意所提呈的建议。 “大家都希望长远解决洞穴神庙的土地使用问题。” 马汉顺也是马华署理总会长,在记者会上,他也宣布将成立“洞穴庙宇临时委员会”,与土地局商讨土地使用和操作的解决方案。 他指出,该委员会将从土地使用权、洞穴安全和保护大自然及历史古迹三个面向制定解决方案。 “第一,各神庙的土地使用权。土地及矿物局将寻求以宪报公布土地作为神庙用途或TOL的方式,让神庙合法使用土地。” “其次,土地与矿物局将委派专业人员勘察及评估洞穴神庙,在可以保障洞穴及神庙的安全,以及保护大自然和历史古迹的前提下,协助神庙安全操作。” ”第三,提高醒觉及监督,确保未来神庙及洞穴的活动不会破坏大自然及历史古迹,也同时保护神庙负责人以及游客的安全。“ 在文章的结尾,他感谢土地与矿物局总监的配合,并会接着协助庙方处理和文件以长治久安的方式,解决洞穴神庙的问题。 他也再次忽悠选民说政府”充分体现大马一家的精神“。 不过,网民纷纷不买账,首先,马华作为国阵的成员党之一,拥有政委代表在市议会里,为何马华在接获土地局要逼走庙宇时,不马上反对建议呢? 马汉顺如今的做法根本就是自导自演,而且州政府还没有宣布接纳撤销通告建议。 根据早前的报道,巫统霹雳州务大臣沙拉尼声明,必须在州行政会议商讨后,才能进一步决定。 “本次课题涉及法律课题,我们需要(在行政议会)讨论。” 不过他透露,明天会会晤在野党代表,如行动党后廊州议员倪可敏和宋溪州议员西华尼申等人。...

反贪会主席超额购股丑闻的雪球越滚越大,这几天都有支持者和反对者发文捍卫和谴责该行为。 反贪会更有三名高官发文捍卫主席一举,引来网民讨伐,不禁令人感叹官官相护、无法无天。 根据报道,反贪会昨日发声明,指全体反贪会官员力挺首席专员,并指外界对阿占巴基的批评带有政治报复和不良动机。 同时,反贪会在声明中也敦促别有居心者,立即停止对阿占巴基的攻击,以让调查工作和程序能够以公平、透明和公正的方式进行。 为此,雪州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毫不客气地在自己的面子书发文抨击。 他说道,反贪会发文告支持首席专员丹斯里阿占巴基的行为,有违公务员守则。 邓章钦点名批评反贪会发布声明,即是指外界对阿占巴基的批评带有政治报复动机。 “这种行为有欠妥当,且非常可耻。” 他反建议反贪会,当下应厘清的问题是,首席专员阿占巴基是否有犯罪,而不是质疑外界的批评是否带有任何动机。 “反贪会官员不具法律和问责的豁免权,因此,一旦有嫌疑,就不容批评和谴责吗?” 拿督邓章钦强调,反贪会官员的正面形象和公信力应该是建立在专业、正直、高效的工作表现上,而不是建立在豁免权上。 他直言,反贪会的护主行为和言论,除了抵触公务员的守则外,也彰显出耻辱的一面。    

1 min read

继火箭军师刘镇东发文指行动党不能只是为非马来人斗争后,留言区多数都是一片谩骂声,许多选民都不买账。 其中一位网民的留言甚至获得近20多个赞,提出尖锐的质疑,反击刘镇东的【中间路线】。 这位网民名为 Koh Ling Xian ,他的留言和贴文同时获得超人丘光耀的粉丝专页转发和称赞。 丘光耀说道,这是行动党人必读的一篇文章。 这位网民如此写道: 如果行动党本来就不是极端政党那何必为回应政敌而强调自己需要走向中间路线? 倘若行动党本身就是全民政党那何必一而再再而三标榜自己并非只为单一族群服务? 军师没有告诉你的是,他的所谓“中间路线”和“大帐篷”的合作对象究竟是谁? 如果依旧包含马哈迪的斗士党,那何来“中间路线”可言?这不过就是为了重新夺权而铺垫出来的论述而已。 同样的,军师一直强调不要把马来人政治当作是雷打不动的一个板块,这点我认同。但是军师却一厢情愿地认为(或是要你认为)诚信党就是一群开明派领袖,无视当中一直和伊党进行伊斯兰竞赛这一点。 回来继续谈军师提出的“中间路线”。 他的潜台词其实就是——行动党之前的论述、论调、诉求和关注议题都太过“华人”了,所以才需要跑回中间。 军师的意思就是在说,行动党必须摒弃这些会“吓跑”马来人和引起“马来人不安”的论述和诉求,走向“中间”,才能和盟友合作。 他的“全民政治”、“大帐篷”和“中间路线”听起来非常美好,仿佛我们只要放下一些,走向中间一些就可以打动马来选民开始接受行动党。 问题来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一直以来高喊的承认统考、平反赵明福事件、513转型正义、警政贪污、土著固打制一律不提? 如果行动党真的走向这个路线,是不是在告诉几个世代坚定投选行动党的选民说:“对不起,这些诉求会吓跑盟友和马来选民,我们不提了!”。...

1 min read

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于2022年1月9日在面子书拟写一篇文章,重新表明“中间路线”的重要性: 为什么中间路线才是王道? 身处于充斥着各种极端思想的时代,我们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从“马来西亚中间路线”(Middle Malaysia)的理念出发,以凝聚所有国人。 正如学者黄进发所言,中间路线犹如“无糖咖啡”,虽然比较健康但不爽快。但身为负责任的政治领袖,我们必须做出对国家有益的抉择。这个社会如果是一边马来人的极端力量与另一边非马来人的极端力量相互拉扯,最后的结果就是撕裂。 走偏锋不是长治久安之道,虽然两端对中间的压力非常巨大,但基于建设国家的重任及务实的选举需要,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或任何想要赢得全国大选并顺利执政的政治联盟,都必须往中间路线靠拢。 我在2009年就撰写关于中间路线的文章,后来也于2013年出版《决战在中间:共创马来西亚2.0》。 许多政治分析家或政治人物似乎都无法理解和接受,唯有赢得马来西亚中间选民的支持和信任,才能组建稳定的联邦政府。 不同的人对于中间路线的定义有不同的诠释。简单来说,决定选举胜负的就是中间选民,他们将会选择最有能力代表自己福祉的代议士。而政党最终要说服社会的各种力量,并且争取中间选民的全力支持,才能胜选,也在执政后有坚实的底气。 马来社会真的是铁板一块吗? 主要的所谓“马来政党”——巫统、土团、伊党、斗士党——仍然相信并主张全国各地的马来人都是一个板块,都会团结一致支持马来人至上的议程。 遗憾的是,有些非马来人反对这些马来政党,但也在不知不觉中掉入认同马来社会是铁板一块的说法,进而拒绝马来人多元性,否定马来西亚存有中间路线的可能。 一些非马来人作者/评论人也相信,由于非马来族群在人数上不占优势,因此他们应该放弃选举斗争。这样的说法源于马来西亚只存在族群对立问题,全部马来人会一致打压非马来人的两种假设。 另一些人则认为,民主行动党是非马来人政党,不应好高骛远想与其他政党结盟赢得政权;对他们来说,行动党应该当永久反对党,只为非马来人的权益而斗争。 一厢情愿认为行动党只属于非马来人,并把党内马来同志视为橱窗的想法,不仅对建设国家百害而无一益,对党的未来路线和选举策略也适得其反。这只会延续“这个国家的所有问题都根源于种族之争”和“行动党不应透过结盟赢得政权”的迷思。 行动党只为非马来人斗争? 如果行动党只专注于赢取非马来人支持,行动党将沦为仅剩15至20个国席的政党,不可能在2018年赢下42个国席。 若行动党没有执政的志向,我们很可能会回到2008年前的状态,即只赢得9席(1995年)、10席(1999年)或12席(2004年)。如果华裔选民意识到行动党没有长远改革国家、努力争取执政的抱负,支持度还会进一步下跌。 行动党在国家的历史进程推动下站上全国政治舞台。民众并不想看见火箭甘于成为永远的在野党,因此,行动党必须与盟友齐心展现“候任政府”的姿态。 我们不能纯粹为了反对而反对,反而必须提供可行的替代政策。我们必须为所有的马来西亚人发声,也必须站稳马来西亚人的中间路线,不随极端声音起舞。...

灾难当前,每个人都应该放下政治歧见,救济灾黎,让他们可以早日重回家园。 没想到,现在救灾直接救人绕过复杂的作业程序,直接把救济品交给灾黎也变成一个罪名。 昨天晚上,统民党主席赛沙迪今晚在面子书直播,揭发警方针对他党的行为。 由于6名统民党志工在柔佛昔加末直接把救济品派发给在临时疏散中心的灾黎,被指涉嫌违反救灾作业程序。 柔佛警方已经连续两天传召他们问话,让疲惫不堪的志工多一份工作。 赛沙迪透露,其中5名志工是昨天到昔加末县警局给供,另一人则是在今午给供。 “他们遭传召的原因是,他们直接把救济品派发给来自临时疏散中心和部分住家的求助者。” “他们没有把救济品送到指定地点。“ 为此,赛沙迪特地开了直播,代表统民党领导层向各界道歉。 “我们的目的不是为了制造困扰。” 同时,他也透露那些求助者是来自住家或临时疏散中心的灾黎,此次会直接送到他的家门口是因为从水灾到现在,他们都没有获得救济品。 “至今仍有媒体报道,还有灾黎无法获得政府承诺的救济品,有的甚至陷入饥饿。” 目前人在昔加末的赛沙迪指出,统民党志工一旦收到任何求助讯息,都会直接把救济品送上。 “我们承认,逾越地方当局权限是该党不对。但也希望警方给予志工多一些弹性空间,从事救灾工作。” 另一方面,柔州统民党主席莫哈末阿兹洛说明,志工队是在1月5日到昔加末一所学校,派救济品给求助的灾黎。 他说,他们应灾黎要求同时获得批准,运送枕头和床垫各200个,以及食物包。 “我们被指违反标准作业程序,因为我们没有获得昔加末县官员的批准。” “我们离开后的隔一天,就获得通知,警方接获数项针对我们的投报。” 但他说,警方在问话过程态度友善,惟没有告知他们是否会有下一步行动。 昔加末是柔佛今年水灾最早的灾区,也是整个柔佛州下雨量最高的地区。1月2日,昔加末共有29个村落的2000灾黎撤离家园,安置在30个疏散中心。

1 min read

日前,有网友上传了一段揪心视频,引起网友的关注热议。 视频中,巴西一旅游景点山壁突然毫无征兆的崩塌,并且直挺挺的砸中下方的多艘游船,而将要被砸到的游船上,游客绝望的惊恐尖叫,随后被巨石砸下,船只瞬间被毁,倾覆在水面,简直现实版的“死神来了”。 据报道,当地时间1月8日,巴西东南部著名的旅游村Capitolio,一处山壁突然崩塌,巨石倾倒砸向下方的游船。 当局消防员发言人表示,目前已确认7人遇难,3人失踪。同时,至少有32人已被送往医院,其中9人仍在重伤中康复。 消防员最初报告有 20 人失踪,但“这个数字已大大减少,因为下落不明的受害者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自行前往医院的人。” 关于山壁垮塌的原因,初步被认定为“过度降雨”造成的,同时当局当天早些时候警告当地人,要避开该地区的瀑布,该地区可能容易受到大量降雨的影响。 船只运营商 Rovilson Teixeira告诉媒体,他以前在该地区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我们都惊呆了,没有人知道有多少受害者,但我可以说这不仅仅是一两个人死亡,而是很多人死亡,有很多受伤的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Sjuoz06LY0  

昨天首相沙比里端出“等调查再说”的立场,已经饱受朝野政党和网民的抨击。 没想到政府还不知悔改,晚上又搬出奇怪的理由辩护反贪会主席阿占超额持股的丑闻。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为反贪会主席阿占辩护,并强调国内没有任何一条法律禁止公务员拥有上市公司的股票。 来自土团党的旺朱乃迪这样说道,根据1993年公务人员管制法令,政府公务员只是不得参与国内外的期货市场交易。 “至于那些拥有上市公司股票的公务员,他们只是需要把它们视为财产,然后再向相关单位申报。” 不过,最令人愤怒的是,旺朱乃迪竟然在文告表示,阿占于2016年购买相关股票时,100万股也才要价33万令吉,因此“许多人都买得起”。 “当相关股票首次在2016年购买时,100万股也只值33万令吉,每股大约30到33仙,而它们目前股票数量是多年来累积的结果。” “根据原初的价格,它不算是昂贵的股票。” “我相信,我们许多人都买得起。对于那些活跃的股市交易者,随着时间推移而累积手上股票是正常的事情,尤其当你发现有潜力的股票。” 无论如何,旺朱乃迪向民众保证,政府会依法调查阿占。 作为补充,他向大众透露,目前有两个执法单位正在执行调查,即警方和证券委员会。另外,政府也会把反贪会顾问团的意见加入考量。 他说,政府收到很多要求,许多人要求对付阿占。不过,他也借此提醒所有人,因为案件正在调查中,我们只能够在证券会和警方完成调查后才做决定。 “在调查完成之前,我希望所有人保持冷静,我们正在竭力以最妥当的方式来解决这次的课题。” 针对反贪会转交国会监管的呼声,旺朱乃迪表示,这种机构改革并不容易,所以必须花时间谨慎的研究和处理。 “为了让反贪会有效执法,它需要能够独立运作。2009年反贪会法令(或694号法令)下成立反贪会,能够确保反贪会的独立地位,而这种情况不容任何形式的破坏。” 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从上个月开始面对“超额持股”的指控,而他本周三的“借弟弟交易户口”的解释弄巧反拙,使得外界批评的声浪更加激烈。 首相沙比里今天较早首次回应这个课题,要求各界给予执法单位一些空间,先查明,再下判断也不迟。

反贪会主席阿占的“超额持股”课题成为近期内最受关注的议题,各界纷纷批评政府和反贪会办事不周。 没想到,即便外界施加了那么多压力,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却毫无感觉,截稿为止,不见有相关行动。 沙比里反应缓慢惹来行动党的严厉警告,若他再后知后觉,或将因此沦为史上最糟的首相。 林冠英昨晚发文告表明要求首相马上介入解决此事,并严厉处置阿占。 “当阿占承认其弟弟在2012 年至 2016 年期间,借用他的股票户头交易股票和凭单后,从伦理、道德及法律而言,阿占都已不再适任反贪会主席。” 也是行动党秘书长的他抨击阿占状告吹哨者拉丽塔诽谤,要求后者道歉并赔偿1000万令吉的做法。 “……阿占要对陈述事实的吹哨者采取行动,已使他失去成为反贪会主席的资格。反贪会应该保护那些勇于揭露贪腐、滥用权力和滥用金融行为的人士,但如今他却反其道而行。” 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也同时警告首相沙比里,出于这个原因,若后者还想要保住阿占,也不能为所欲为,因为这样做是在政治上站不住脚的。 “除非沙比里想再添两大败笔,比他的前任表现得更糟。” “在沙比里担任首相期间,截至 2022 年 1 月 7 日为止,经济和冠病疫情并没有改善,我们已有 3万1644...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