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admin233

大马民主阵线主席赛沙迪早前开直播,指因为成员亲自派送物资给灾民,没依据赈灾流程做申请,反遭警方开案调查,让他觉得不可理喻。 毕竟灾难当前,当局当务之急是要救人,繁重的程序只会拖慢救援工作。 无论如何,赛沙迪已针对有关事件公开道歉,也强调当局应该放宽规定,以确保水灾灾黎能够获得即时援助。 没想到,即便赛沙迪和党员都奉公守法,事前交上申请表格,依然被政府拒绝。 为此,赛沙迪抨击麻坡县署持双重标准,拒绝其团队申请协助灾黎重整家园与派送物资的申请,却让国盟政治人物身著党服到访灾黎住家。 赛沙迪也是麻坡区国会议员,他质疑为何身为该区国会议员的自己,无法被获准进入自己的选区内赈灾。 “他们拒绝了我的团队提出下周为水灾灾黎清理房屋的申请,且没有给出任何的理由,同时也表示只有在我们能够提供受影响者名单的情况下,才能够向灾黎提供物资援助。” 他不禁抨击,当局拒绝其在选区内进行赈灾活动含有政治目的,并认为有关双标举措十分“恶心”。 “很多照片显示国盟、巫统和其他政党的领导人穿著党服探访灾黎,并提供清理房屋和物资援助等福利。” “无论是我们向有关当局申请与否,大马民主阵线都不被允许向水灾灾黎施援,未申请时遭警方调查,申请时却又被无故拒绝。” 大马民主阵线遭受了当局的不平等对待,为此,赛沙迪质疑由巫统所领导的柔州政府出于政治目的,而拒绝了该党对灾黎的援助。 “这是极其不公平的做法,柔州政府为何要惧怕大马民主阵线帮助受苦的人民?” “尽管我们无法获得当局的许可,但我们依旧会尽可能地为选区内的灾黎提供援助。” 他说,尽管摆在眼前的阻碍甚多,但该党将不惧强权继续前进,为有需要者提供援助。 “我将带上我们的职工团队,一路与他们战斗,而我们自始至终只是为了帮助人民,如果仅仅是因为我们想帮助人民就像对待罪犯一样惩罚我们,那就顺其自然吧。”

青体部因为预算不足而和144名运动员解约的风波后,早前传出运动员说津贴太少,宁可做麦当劳服务员。 如今,又有一名被解约的国家运动抱怨政府不尊重运动员。 亚运会前金牌壁球选手刘薇雯感叹,认为国家体育理事会在和运动员解约之前本可以好好沟通却没做到,突然解约太不尊重运动员。 “我们完全被蒙在鼓里,知道被解约的时间太短了,有些还是从社交媒体、新闻中得知自己被解约。” 刘薇雯并不在意被解约,也不会因为国家体育理事会只和年轻运动员续约而感到不满。 “年轻选手表现不错,也在国际赛会证明自己的实力。” “如果事前通知,我也不会想和他们(国家体育理事会)起争执” “我想强调的是,国家体育理事会处理(解约)事件的方式非常有问题。” “他们完全没有和我面对面商讨。” 刘薇雯以自己为例说,她并不介意自己被解约,但如果当局提前通知会跟她解约,那么她就知道自己不需要比赛,也可以选择不做手术,免去手术之苦。 “我9月完成了手术,你现在才告诉我,你知道手术后康复的路途很长吗?” “这段日子,我有些时候是完全走不到路的。” “我又不可能临时放弃复诊,因为未来我可能走不到路。” 刘薇雯在前羽球国手吴堇溦社交媒体频道昨天播出的影片中谈到,她能理解国家体育理事会因为预算不足而和运动员解约。 但如果当局提前坐下来和她沟通,那么她就会选择回归正常的生活,不必为了继续运动员生涯而再次做手术。 在不受当局尊重的问题上,吴堇溦似乎也和刘薇雯同病相怜。 吴堇溦透露,她原本已经成功注册在这个星期开打的印度羽球超级500赛,但大马羽总却出手阻拦,要求撤回会报名,并先向羽总注册成为自由球员。 但据她了解,其他自由球员却不需要经过这样的程序。 两人感叹,他们都曾拒绝外国的奖学金,他们选择留在马来西亚,是因为希望继续为国家打球,为国争光。 “当时我13岁,我收到新加坡体育学校的邀请,但我拒绝了,因为我想为马来西亚争光。”...

1 min read

政府公务员服务态度恶劣经常引起各界的诟病,这次风波是在吉隆坡中央医院上演。政府医院公务员没有坚守职责,差点酿成一条宝贵生命白白失去。 名为Syafarizal Sharif网民,也是被牵连的病人,在面子书上公布其遭遇,鼓励民众一定要勇敢揭发无理取闹的公务员,并积极向卫生部投诉。 根据他的帖文说道,他是在今年1月10日前往吉隆坡中央医院药房领药时,被告知他必须每两周前往该医院领药,直到7月份。 不过,在他要求如往常一样通过卫生部推行的MyUbat寄送药物至他家时,该药剂师表示MyUbat已经不能再使用。 这令他感到困惑,因为卫生部才刚刚推行新的MyUbat系统,旨在方便病人领药。 该系统可以让病患预约领药的时间,或是选择让相关单位直接寄送药物至住处。 他尝试向药剂师解释,并希望得到药剂师的谅解。 “我住在双溪毛糯,且他患有第一型过敏性反应,一旦中断用药将会导致过敏性休克。” 不料,该药剂师抛出惊人回应,竟然表示“Not My Problem”(那不关我的事),并转身不再理会他,还抛下一句“如果要药就去其他医院吧”。 这令Syafarizal感到气愤不已,他之后在被叫到号去领药时,特意问了同样的问题及该药剂师的名字并录音,他表示将向卫生部和吉隆坡中央医院院长投诉。 令人发笑的是,他到家后吉隆坡中央医院的另一名药剂师打了几次电话给他,表示要解决该事件,只求他不要到卫生部投诉。 不过,他并未理会其请求,也勇敢的以“Not My Problem”回击。 “这‘不关我的事’,有什么事你自己去跟卫生部说,你对多少病患做了这种事?有多少病患因为你苛扣医生所给的药而死亡?如果我因为没有药而过敏性休克,你将会面对法律行动。” Syafarizal的遭遇在社交媒体上引起关注,截止为止,点赞数高达3万4000个,并获1万1千次分享。 这名病人投诉吉隆坡中央医院的药剂师态度不佳引起关注,吉隆坡中央医院承诺将对该药剂师采取行动,以免事件重演。...

“我奉劝马华或马汉顺,勿在华社课题上鱼目混珠并添乱,免得把问题加深。” 随着霹雳州务大臣证实政府的搬迁令依然生效,马华署理会长马汉顺反过来怪罪于行动党。行动党霹雳州财政李存孝马上发文炮轰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马汉顺在洞穴庙宇清空令事件上,不但没有进行实际的建设性工作,更发布误导性言论欺骗人民。 也是兵如港州议员的他今午发文说,行动党党要昨日与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沙拉尼会面商讨此事,以旅客与相关人士安全、在地历史文化、旅游业发展的角度,建议设立特别委员会。 “我们的建议获得大臣的认同并接纳,更答应会带上行政议会讨论。” 也是社青团团长得他说,大臣今日主持行政议会后表明有关洞穴庙宇清空令并没有撤回,至今为止仍然有效,并不如马汉顺向媒体所言即时取消。 “因此,马汉顺行为如同欺骗人民,捞取政治资本。” “行动党在此课题上积极寻求解决方案,提出建设性的建议被接纳” “然而马华及身为教育部副部长的马汉顺不但没有建设,反而有欺骗人民之嫌。” 最后他表示,行动党会积极跟进此事,让文化传承,让历史延续,使地方特色发光,发展旅游业经济,进而促进民生。

1 min read

“我感到非常惊讶,毕竟庙方周一在会面上亲耳听到土地与矿物局总监宣布取消。” 在霹雳州务大臣沙拉尼严正否认霹雳土地及矿物局已撤回洞穴庙宇搬迁令后,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随后发文告表示,对霹雳州政府没取消搬迁令的决定感到惊愕。 更可恶的是,马汉顺的谎言被拆穿后,并不知悔改,反而用谎言来掩饰另一个谎言。 他直接把矛头指向行动党议员说,既然沙拉尼是在会见他们后宣布保留搬迁令,行动党一众议员需向神庙领导及大众交待。 也是教育部长的他,即便欺骗大众、公信力全毁之后还不忘强调,马华将与所有神庙共进退,叫人民不知道是否还该相信的的承诺。 “我将与团队继续之前承诺的工作,与神庙成立临时委员会,带领他们与土地矿物局配合,以长远解决洞穴神庙的问题。” “我本身将联络土地矿物局总监了解状况。“ 他不忘提醒,任何人都不应该政治化这项课题,更不要因为政治立场的不同,而罔顾神庙的利益,把神庙当成政治操弄的工具。 无论如何,他说,大臣宣布成为特委会与土地与矿物局总监的谈话一致。 其实,马汉顺的辩驳有些牵强,毕竟他单方面宣布政府撤回搬迁令时,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证明。 不过,民众也不震惊,毕竟马汉顺也有过欺骗大众的黑历史。 当初,彭亨华小校长已经哭诉说招牌被拆,教育局换一个爪夷文且没有中文的招牌还给华小,但马汉顺竟然在之后告诉媒体招牌一直都在,只是火箭炒作课题而已。 最终,Astro AEC 的报导和校长的直播证明招牌的确被拆,直接打脸马汉顺,明确指明马汉顺为了选票,不惜欺骗选民。  

事实证明马汉顺有意混淆民众指土地局已经撤回搬迁令。幸亏霹雳州民主行动党没有被马汉顺的招术糊弄过去,依然默默耕耘,致力于帮助洞穴神庙寻找解决方案。 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今日率领该党国州议员与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沙拉尼会面要求合法化历史悠久的怡保洞穴神庙并获得大臣同意将于明日的州行政议会讨论以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也是安顺区国会议员的倪可敏今日在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州副主席兼宋溪州议员西华尼申及州财政兼兵如港州议员李存孝陪同下于今早抵达大臣办公室与州务大臣会面,双方会谈约1小时并取得积极进展。 火箭呈3建议获大臣同意 倪可敏在会后召开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了捍卫华社的宗教信仰自由及权益,行动党向大臣提出了三点建议,即第一,设立包括朝野议员代表及技术官员在内的洞穴庙宇合法化委员会以探讨合法化的方式,包括把有关地段列为宗教保留地,第二,定期派遣专家及技术官员在洞穴神庙进行安全鉴定工作以确保游客及善信的安全及第三,成立委员会研究如何把怡保独有的洞穴神庙建筑申请成为世界文化遗产,进一步提升霹州旅游业的吸引力。 倪可敏指出,该党提出的三大正面建议皆获得州务大臣同意并将在周三举行的行政议会提出讨论,大臣也透露州政府明日将传召霹州土地局长向州政府汇报,相信此次19间洞穴神庙遭下令清空及停止运作的事件将获得圆满解决。 “事实上此次洞穴神庙遭土地局下令清空的事件根本都不应该发生,州政府应该珍惜霹州华社的贡献,施政必须展现开明中庸与进步的思想。” 倪可敏说。 向大臣反映要求取消禁酒令 倪可敏也指出,双方会面时行动党也积极向大臣反映要求取消江沙市议会及司南马県议会从今年1月开始正式实施的禁酒令,该党希望州政府能够尽快发出指示撤销地方政府不合理的措施以维护多元种族文化和谐共赢的精神。

1 min read

马汉顺在两天前单方面擅自宣布土地局撤回搬迁令后,就有多方质疑其宣布的可信度,毕竟没看到白纸黑字,大权在握的土地局和大臣都没有做出任何宣布。 马汉顺也只不过是教育副部长,没有权限干涉霹雳的土地问题。 今天,霹雳州务大臣沙拉尼严正否认霹雳土地及矿物局已撤回洞穴庙宇搬迁令。 他表示,自己会交由行政议会决定,并成立特委会来鉴定14间庙宇的土地使用状态,制定未来使用条例。 “搬迁令依然生效,而当局是按例发出通知,以确保不会再有新庙违法侵占洞穴。” 至于现有的14间庙宇是否需在30天内马上清空搬走,他说,近期内会开会,并交由特委会与庙方讨论后决定。 “近打县土地局是基于数个因素援引《1965年国家土地法典》第425条文发出搬迁令,包括相关单位非法侵占土地,以及当局担心改造洞穴的安全风险。” 沙拉尼指出,土地局向他汇报之余,也已会晤庙方管理人员,告知州政府基于安全风险而采取行动。 尽管如此,霹雳州务大臣今午在记者会上透露,特别委员会之后将与庙方商讨,以执行3项工作。 该特别委员会主要处理这几项问题: 鉴定14间在政府土地的洞穴庙宇 到底是要透过保留地临时使用准证或租赁的方式来使用土地以便让庙方申请 制定土地使用权条件、改造和建设准绳 最后他强调,清空洞穴庙宇完全是基于安全考量,不存在歧视和种族课题。否则一旦发生意外,政府将被归咎失责。 根据政府统计,近打县共有41间庙宇,即怡保32间和华都牙也9间。其中3间庙宇位于私人地、24间位于保留地,剩余14间是在政府地。 因此,沙拉尼也表示,州政府未来打算成立特别小组,探讨州内建庙都须遵守的安全准则。 值得关注的时,马汉顺也有过欺骗大众的黑历史。 当初,彭亨华小校长已经哭诉说招牌被拆,教育局换一个爪夷文且没有中文的招牌还给华小,但马汉顺竟然在之后告诉媒体招牌一直都在,只是火箭炒作课题而已。 最终,Astro AEC...

因17年脸书帖文被警方问话 张念群:坚决捍卫言论自由 警方翻近五年前的旧账? 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透露,警方最近联络她,针对她近五年前在面子书分享的内容,要求她给口供。 张念群于今天早上在面子书揭发了这起事件: 1月8日,警方联系我说他们正援引《刑事法典》第504条文,及《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调查我在面子书分享的一则帖文,并传召我录取口供。 我已给予警方全力配合。昨日我在律师沙立占的陪同下,于民主行动党总部,在《刑事程序法典》第112条文下提供口供。 过程中,警方透露他们正在调查我在2017年4月间,分享一则由他人所发布的面子书帖文。 我坚持我所写的内容,即捍卫联邦宪法第10条赋予的言论自由。 警方的资源应善用于打击实际罪案,而非作为打压人民言论自由的工具。 虽然如此,我必须说此案调查官法汉办案专业,而且态度礼貌友好。我也要感谢沙立占,给予我法律意见。

早前,被揭发超额持股的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捍卫该行为没错,更何况是他弟弟借户口来购买股票。 时隔一周,他又大言不惭强调自己不会辞职,更不会向具有政治议程的人低头。 阿占巴基是在昨天接受《阳光日报》访问时如此表示。 “我不会跟随任何拥有特定政治议程的人士起舞。” “要开除我的话,也只有元首”,他还拿国家元首做挡箭牌,呛声说只有陛下才有权革除其职务。 尽管面对各界施压,卷入违规超额持股案的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拒绝辞职并强调,自己已交由反贪会的相关委员会调查,相信真相会水落石出。 此话再次引起网民讨伐,认为这个国家已经无可救药,涉贪或滥权都不会被立即处置,反而还可以光明正大原地不动地坐在权力之上。

老虎出没事件逐渐升温,“伐木导致老虎丧失栖息地”的问题再次获得民间的关注。 继吉兰丹话望生近期有老虎出没后,一批特米亚族原住民今日前往首相办公室递交备忘录并召开记者会表明他们的诉求。 这群原住民促请政府停止当地的伐木活动,并正视环境问题对野生动物及原住民的伤害。 “伐木活动令野生动物失去栖息地,这导致最近老虎出没,攻击原住民村落。” 原住民代表纳西尔是与一批原住民在首相办公室外召开记者会,敦促政府正视过度发展森林而引起的社会及环境问题。 “我们的备忘录里主要议程是促请联邦政府支付吉兰丹州政府石油开采税,以便丹州可以不必依赖伐木作为收入。” “这是因为吉兰丹副州务大臣(莫哈末阿玛)曾说过,如果联邦政府支付丹州石油开采税,他们就不会再继续伐木。“ ”所以,我们希望布城能够支付石油税给吉兰丹,那么我们就能知道(州政府)是否真的会停止伐木。“ 纳西尔和该部落的原住民一同前往布城,移交备忘录给首相办公室代表。 此外,他也表示,出现老虎咬死人的悲剧,不应归咎于动物,反而应该检讨“只注重发展,忽略环境保护”的政府,是人类过度开发森林,让老虎走投无路,才会进入居民的住宅区。 “我们相信,发生这些事情(老虎攻击人类)是因为有发展计划,包括伐木活动、采矿和大面积的种植活动。” “当森林面积越来越小,野生动物的栖息地也会跟着减少,导致它们没有足够的食物,最终来到了原住民的村落。” “我们没有责怪这些动物。这个问题发生是因为人类的所作所为,是那些掌权者,即州和联邦政府的作为。” 同时,纳西尔否认,话望生萨乌村咬死人的老虎患有疯狗病。他直言,这种说法不可信。 他指出,当地原住民都相信老虎会出没在人类村落的主要原因,是它们已经失去栖息地。 上周五早上,一名59岁的原住民村民阿聂阿隆在话望生比海村附近的萨乌村被老虎咬死。 附近的比海国小担心学生的安全,决定展延上实体课。 据报道,当村民找到遗体时,发现老虎在附近徘徊。 目前,当地两个村落的原住民学校已经因为老虎出没,而暂时关闭。 话望生内陆地区曾经森林茂密,但由于农业和伐木严重毁林,进而威胁野生动物和原住民社区。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