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admin233

1 min read

柔佛州选随时引爆,无奈行动党内部未战先出现内讧,候选人名单面临大地震。 柔佛火箭B队在挑战行动党柔佛州委失败后,作为柔佛州主席刘镇东完全没有大将之风,选后不但没有重整军心,反而企图逼走火箭良心 - 陈泓宾和巫程豪等人。 传闻指出,刘镇东心狠毒辣的手段还包括在来临的州选将这几个有担当的议员换走,让他们从此无法在柔佛政治生存。 没想到事情演变太快,如今行动党原任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证实,他上周五与柔州主席刘镇东见面,获知他在本次州选中将被除名,无法在原区上阵。 无论如何,陈泓宾但被献议来届全国大选竞选拉美士国席。 据悉,行动党的州内选举机制由州委会领导和拟定候选人名单;全国选举则由中央领导和决定候选人的最后名单。 根据报道,陈泓宾是上周五特别驱车前往吉隆坡与刘镇东会面,刘镇东向他表示这次州选他将被调走,但来临的全国大选会让他到拉美士上阵。 无独有偶,陈泓宾的政治启蒙师傅巫程豪在第14届大选时,同样被献议他弃州攻国,让他不再到原区士姑来上阵,而是到拉美士竞选国席,他当时婉拒了。 陈泓宾受访时感叹,从北干那那开始耕耘,到转战明吉摩州议席和士姑来州议席,如果接下来他被派往拉美士上阵,他的人生主题曲将会是“山南山北走一回”,从柔南、柔中到柔北都有他的足迹。 针对这个安排是否让他和刘镇东的关系陷入僵局?陈泓宾表示,这要看“当事人”如何看待。 他指出:“不是说你有权力就可以为所欲为的。” 陈泓宾认为,刘镇东在会面期间向他画了一个大饼,但他认为当来到全国大选时,也许就会出现“策略有变,我们需要重量级的领袖”,他就需要“去吃肥一点”才能上阵。 陈泓宾强调,在这个时候将原任议员调走,会让选民质疑该党是否将所谓的安全区视为理所当然,可以随意调派候选人。 他认为,持续在选举时将领袖调离原区,会让基层认为他们在当地的耕耘最后变成了“无用功”。 “这个所谓的安全区(士姑来),也是行动党过去30年经几代领袖打拼下来的,不是某个人或特定领袖的功劳。” 他感谢一些朋友在脸书公开支持他继续上阵,他感到欣慰;询及未来的动向,陈泓宾表示,他需要先养活自己和一家人,再做打算。 作为前任明吉摩州议员,陈泓宾今天也出席了行动党在明吉摩州议席候选人的宣布活动,他在活动后受访时指出,他只是回到居銮和老朋友们拜年。 针对他是否会再为上阵权再做争取,他回应说:“我觉得有些东西该做的做了,该争取的争取了,就不要再强求,做过头就太难看了。”

随着全国上下迎接农历新年,各种族都一起放长假和群聚,我国单日病例直逼一万大关,恐再重现去年六月的情况。继昨日新增7000多宗病例后,我国单日冠病确诊病例持续攀升,今日持续飙升至9000多宗,达9117宗病例!根据记录,我国单日确诊病例最后一次超过9000宗是在去年10月8日,当天的确诊病例为9751宗。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在社交媒体发文指出,截至中午12时,全国累计290万4131宗冠病确诊病例,而今日的确诊病例较昨日增加1883宗。我国疫情近日起伏不定,过去有5天的单日确诊病例皆是超过5500宗,而昨日更突然暴增至7230宗。至于过去一周的新增病例都是介于4700多宗至7000多宗之间。无论如何,各位在前往拜访亲戚朋友家或出席聚会前,一定要先做好检测,若确诊就别出席,不要害到其他人。

1 min read

随着柔佛州议会于1月22日解散,选举委员会将在2月9日开会商讨与择订州选日期。 早前就曾经传出柔州行动党5名“B队”的原任州议员未知能否上阵来届柔佛州选。 这5人是陈泓宾、黄益豪、原任东甲州议员黄俊历、原任柏伶州议员邹裕豪,以及原任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 柔州行动党的候选人布局却暗流汹涌,如今传出有多达7个议席将换人上阵,原任议员恐无缘上阵。 根据柔佛行动党59个支部和7个社青团昨日发联署文告透露,行动党上届大选所胜出的14个州议席当中,可能多达7席(50%)会“换人上阵”。 因此,这些基层公开联署,向党中央和州领导层喊话,要求舍弃“天兵策略”,保留原任议员继续迎战,避免再度上演选举失利。 “党基层仍是雾里看花,不知原议员是否能够再次上阵,也不了解关键选区的部署工作,因此促请党领导层勿再做出“不接地气、不咨询基层的政治操作”。 他们表示,综合各种原因,‘大风吹’临阵换将,而且不接地气、不咨询基层的政治操作,对守住509的战绩十分不利。我们要求党中央和州委会重视草根基层的观点。 “希盟多场补选失利,接着在马六甲和砂拉越也无法突破重围,当下的政治氛围与2018年509大选时的激昂相比已是显著降温。” “因此,行动党须舍弃天兵策略,注重原任议员及在地领袖,因为他们已在各选区建立良好的服务口碑。” 文告特别注明,原任议员和在地基层多年来密切合作,默契良好。在这个关键时刻,‘临阵换将’只会增加不确定因素,不利于迎战州选。” 虽然文告没有列出“换人上阵”的议席,但目前所知,换人上阵的行动党议席有永平、利民达与士乃。 士姑来和文打烟的布局“尚未明朗”,但两名原任议员陈泓宾与黄益豪此前已经表露有意守土。 另一方面,参与联署的66个柔佛行动党支部和社青团认为,柔佛州选的大多选区都有可能面对多角战夹击,新面孔“天兵”候选人只会让原本投票意愿不高的选民裹足不前。 “倘若党内不重视内部整合,选票分散亦是一项挑战。这次州选不容有失,否则必对全国大选造成冲击。这不是基层党员们希望看到的结果。” “有鉴于此,我们希望党中央和州委会要紧接地气,优先让原区议员上阵守土,为行动党守住得来不易的政治版图。” 参与联署的柔佛行动党支部与社青团包括: 士姑来支部 金成功支部 新山支部...

1 min read

肉鸡、鸡蛋、食物价格或在2月4日后大飙升! 贸消部副部长罗索华希出席大马一家顶价计划活动后接受采访,表示餐饮业者可在不赚取暴利的情况下调高食品售价。 “不希望业者因为原价高涨而亏损倒闭,但他们不可谋取暴利。” 早前贸消部宣布,原定于12月31日结束的管制令再延长35天,到2月4日才终止。 鸡肉、鸡蛋和蔬菜类别的12种食品价格受到管控。 但养鸡业者也投诉大马一家顶价计划的延长让业者吃不消。 部长拿督斯里亚历山大在另一个活动上则指出,大马一家顶价计划也增加肉鸡业者的负担,因此当局将商讨肉鸡的顶价。 “鸡饲料从国外进口。若长时间把肉鸡的售价维持每公斤9令吉10仙,将影响业者的成本和生产线,最终也会导致市场出现供应短缺问题。” 单单过去一年,大马就有好几种物品的价格攀高,当中又以鸡肉、鱼肉和肉类的涨幅最为明显。 Jalan Othman中央市场的肉摊小贩Zulkarnain Shahbari说,物品来到商家手里时,价格肯定会提高。因为供应商和批发商都以将成本纳入价格。 ”现在,有少部分人完全没有购买力,如果政府没有干预,他们陷入饥饿的风险将会越来越大。“ 一位菜摊小贩Fikri Misnon说:“目前蔬菜还足够应付消费者的需求,而商家也能够从批发商获得足够的货品供给消费者,这方面也不成问题。” 他说:"蔬菜价格有涨有跌,这是正常的,尤其是佳节到来之际,这种情况更是十分常见。 可是,价格受到管制的蔬菜,像是番茄、长茄子、辣椒等,价格还是很昂贵,洪水爆发也造成许多农产品无法种植。’’

新年前两天,游子们都纷纷回乡过年,国内各大道都出现阻塞情况,更发生多起车祸。 年轻华裔男子今早驾驶休旅车失控撞柱,当场夹在车内。 这起车祸于今早8时41分,在新山巴西柏兰宜清真寺前的路段发生。 据了解,男子驾驶的白色休旅车遭受强大撞击,车头毁不成型,遗体较后已从车内移出。 车祸现场也留下玻璃碎片,路上也可见两张扑克牌散落在地。 涉及的轿车是从新山市区驶至车祸地点,途中突然休旅车失控打滑,撞向桥底下柱子。 不具名的南方环保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披露,根据他的观察,车祸发生后,车上的华裔男司机困在车内,奄奄一息。 “约20分钟之后,司机就毫无反应了。” “这一带时不时就会发生车祸,其实很久之前,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也曾提醒子民,不要在这一带快速驾驶。” 相关路段附近的店铺大多数都没营业,记者尝试向其中一间咖啡店的员工了解,惟他们表示不知情。 截至目前,消拯局和警方暂未对这起车祸发布详情,有待进一步调查。 根据警方的报导,配合农历新年举行的“安全行动17”启动首天,警方已在全国各地接获1300宗车祸投报。 “警方昨天接获1300宗车祸投报,有9人去世,其中4人涉及在文冬的休旅车与货卡迎面相撞事故。” 巴克里说,虽然是华人农历新年,但其他种族也会趁机放假,一家大小外出旅行。 “因此,警方估计全国30条主要大道的车流量将增至平均一天460万辆。” 他表示,警方也在14个黑区设立紧急应对小组,协助遭遇车祸的民众。 希望各地返乡过年的大家都可以开车小心,平平安安到家,与家人团圆。

巫统引爆柔州选举,导致巫统与伊党关系紧张。 土著团结党与伊党召开记者会宣布,他们将以国盟旗帜出战柔佛选举。 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发表7点声明,强调伊党和团结党对于联邦政府的支持是有条件的,需要受到尊重,并基于廉正、反贪和福利加以谈判。 土著团结党在国会有32个国会议员,伊党有18人,共有50议席。国会总共有222个国席,但当下只有221名国会议员,剩下1席悬空。 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共获得116国会议员的支持,其中50人来自团结党与伊党。 两党也对某些政党关上团结大门深感遗憾。 虽然慕尤丁与哈迪没有点名,但他们指桑骂槐,暗示巫统在疫情期间导致柔佛州选,威胁政治稳定、沉迷政治博弈、导致民不聊生。 “关于两党的议席分配,我们会在这一两天内敲定。“ 他表示,国盟将采用与马六甲州选举同样的策略,来委派候选人上阵柔州选。 “我们清楚(柔佛的)局势……我们会依据马六甲州选的结果,实施适当且正确的策略,以取得胜利。” “我们不会透露这个策略,但我们清楚我们要做什么……但请放心,剩余的事,我们会在州选时处理。” 尽管团结党、伊党与巫统共组联邦政府,不过双方的关系越渐紧张。 早前报道指出,团结党与伊党不满柔佛巫统单方面决定解散州议会的做法,以致于两党考虑退出联邦政府。 不过,他们也担心这么做会导致依斯迈政府垮台、触发大选,毕竟近期举行大选则对巫统较有利。 柔佛州议会已在1月23日解散,而大年初九(2月9日)将确定州选日期。

1 min read

早前,能源及天然资源部长拿督斯里达基尤丁宣布,2月1日将实施新的家庭电费,但是不到48小时,政府宣布U转。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在社交媒体贴文说,内阁已经决定不会调涨家用电费。 林冠英在社交媒体炮轰,“内阁部长在一天内U转。虽然这项U转对人民而言是好消息,但是希望内阁未来在做决定时,能够更为谨慎和负责任。" "在做任何决定前请三思。不要每次使人民受苦,激怒了人民后才来U转。一个决策混乱、政策朝令夕改和令投资者丧失信心的政府,委实不值得人民的授权委托。 他继续,联邦政府从未在一系列灾难性的失误中吸取任何教训,包括过去的全面封锁、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不断U转 、执法双重标准,以及政策朝令夕改等。 他说,这一连串的失败,已经导致近 3万2000 人丧生、290 万人染疫,并且造成经济损失超过5000亿令吉。 林冠英也炮轰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长阿兹敏的发言,部长早前指马来西亚在2022年是东南亚诸国当中,对外国投资最具吸引力的国家。 ”阿兹敏的资讯来源,乃来自一个鲜为人知的智库——米尔肯研究所。“ ”阿兹敏应告知全部事实,即米尔肯研究所并没有将新加坡纳入他们的研究,尽管新加坡是东盟的成员并且地理位置位于东南亚。“ ”当马来西亚在2022年的投资尚且未能超过印尼、泰国、新加坡甚至越南之际,我实在不希望看到阿兹敏一再打嘴炮。“ ”马来西亚在2020年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为 30 亿美元,而新加坡为910 亿美元、印尼 190 亿美元、越南 160...

1 min read

相信2021年的贪污滥权案,人民还历历在目,年尾时还爆出作为反贪会之主的阿占竟然违反法律高额持股,至今还没被对付。 当中更有许许多多的贪污政客,包括纳吉继子立扎、东姑阿南被释放,阿末玛斯兰则是只需被罚款(罚款金额低过贪污金额)便获释。 如今,国际透明组织发布2021年贪污印象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CPI)显示,马来西亚的分数和排名连续两年双双下跌。 其中,贪污印象指数评分跌至2018年之后的新低,即48分;而大马在全球180个国家的排名,则由2020年的第57名,退步5名,到去年的第62名。 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提供的图表显示,在东盟国家中,新加坡的评分(85分)和排名(第4名)最高,而马来西亚、泰国和菲律宾去年的表现皆退步。 为此,透明组织列出大马评分暴跌的8个因素。 其中,是现任和前朝政府遏制贪污和加强人权努力乏善可陈。 “例如,过去两个前朝政府原本要提呈政治献金法令,至今始终不了了之。” “而且,《独立警察投诉和不当行为委员会法案》(IPCMC)修改成无效的版本,即《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法案》(IPCC)。” “即使2015年展开皇家调查委员会后,警察扣留所命案仍然不断。” 它表示,政府缺乏政治意愿改革反贪会,官方机密法令的定义过于宽松,部分知名人士获判“获释但不代表无罪”(DNAA)都是导致大马表现退步的原因。” 此外,它提到,多宗重大案件至今毫无进展,包括2015年旺吉连(Wang Kelian)的罗兴亚乱葬岗事件,沙巴水供工程丑闻和政府买贵濒海战斗舰(Littoral Combat Ship,简称LCS)事件。 其他原因还有反贪计划毫无进展,国会在限行令期间停摆,以及国家总稽查报告揭露公仆行为不当和治理不善的问题一再重复,事后却没有遭到对付。 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TI-M)在文告中指出,马来西亚的分数和排名连续两年下跌,显示大马在打贪、人权和民主方面的“方向错误”。 “我们目前的处境非常令人担忧,除非政府果断和决心改革所述体制,否则很难翻身。”...

1 min read

继公正党数名议员为希盟主席安华决议使用公正党旗帜上阵之行为开脱,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再次于脸书发表文告,恳求火箭不卑不亢,无需再看蓝眼眼色,既然蓝眼自己本身弃用希盟旗帜,火箭也无需死守希盟旗帜。 邹宇晖先是打脸公正党议员颠倒是非,类比错误,不能借用东马例子来进行反驳。 “为什么火箭在沙巴州选可以借用民兴党旗帜、在砂拉越州选可以用自己旗帜,但是公正党在柔佛州选就不能用自己旗帜?” “我惊讶有人尝试颠倒是非,用以上的论调来蒙骗人民。” “不管在509还是砂沙州选,希盟早有共识。” “由于东马政情有别,各党在东马一就是用自己旗帜出战,二就是借别人旗帜出战。” “要强调的是,在沙巴还是砂拉越,从来没有两个党用“希望联盟”旗帜,一个党用自己旗帜出战的尴尬情况。“ 邹宇晖也说到,关键在“希望联盟”的旗帜,它代表的是一个注册的联盟,一个曾经执政中央和数个州属的政党联盟。 “如果公正党的主席不是希盟共主,如果公正党不是希盟里的主要政党,说真的,用什么旗帜没有人理。” “但是现在弃用希盟旗帜的,是希盟主干公正党,那问题就来了,现在是三个盟党,两个选择用希盟旗帜,共主的党用自己党旗,这要传达什么讯息给选民?” “希盟共主对希盟旗帜没有信心?这是希盟还是公正党+希盟?” 他直接用一场足球赛的球员作为类比,一个足球队不可能出现两个制服,这样不只是让球场上的球员乱了阵脚,支持者也不搞不懂发生了什么情况。 “这就等于在足球场上,英格兰队的队长选择穿曼联的球衣上阵,而其他球员则穿英格兰队的球衣。” “球迷怎么不会被混淆?选民会怎样看这个奇怪的联盟?这还叫联盟吗?” “其实如果大家有共识,各自都用自己旗帜(或借党旗上阵),回到505民联模式,那反而不会有争议。” 邹宇晖再次强调,行动党不要再拿热脸贴公正党的冷屁股了。 “既然公正党已经行动上表态了要单飞,行动党也就应该勇敢点,成全公正党吧,不需要紧抱希盟旗帜了,让希望联盟自然死亡,在柔佛州选让火箭旗帜重新飘扬。” “(用火箭气质)也展示在一片政治乱局中,还有火箭这个捍卫世俗多元的老招牌让你投选, 因为选民宁愿选一个立场坚定的反对党,也不会选一个已经分裂还谎称可以执政的联盟。” “只有让一切回到根本...

自从国家体育理事会向民众宣布不再续约144名国家运动员之后,便引起不小争议。 网民和朝野领袖纷纷炮轰政府为了省钱,不砍臃肿内阁,反而牺牲运动员的生涯。 如今,更多运动员一字一句说出他们这一路走来的心酸,认为政府不珍惜人才,仿佛他们就是用完就丢弃的物品。 国家柔道队选手张伟富揭露出很多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让人不禁感叹,原来政府一直以来都在亏待运动员。 张伟富曾在五年前的吉隆坡东运会上为马来西亚摘下银牌。 离金牌只有一步之遥,政府不但没有投入更多资金培训国家柔道队,反而给他们更差的待遇。 这么近那么远,离金牌只有一步之遥,张伟富在比赛结束后,黯然坐在赛场边,满是失落。 “输了这场比赛后,国家柔道队再难争取训练经费。” “我与队友往后拿不到政府的援助,连训练场地都成问题。“ 更令人痛心的是,就算他在训练时拉伤肌肉,也无法像其他运动项目的国手一样获得理疗师的治疗与按摩,只能冰敷自救。 赢得银牌,政府却将其成绩视为输了比赛停了所有资助。 张伟富却依然想重新站上国际比赛的舞台,继续为国争光。 张伟富并没放弃梦想,仍然刻苦训练,但没有了津贴,他被迫依赖自己的储蓄,并自行找赞助,才能继续培训。 在这种训练生活下,张伟富在隔届的2019年东运会再次落败,不仅摘金梦碎,甚至进不了半决赛。 网民不禁感叹,一个有潜力的银牌选手,给不惜人才的政府折腾到如此,令人非常心疼。 张伟富表示,他如今正在备战今年5月的越南东运会,他一边训练备赛,一边卖保险,同时还得兼任柔道教练来维生。 “运动员花很长时间在练习,一天早晚加起来要5个小时,中间的间隔则需要休息让身体恢复。” “像我这样很难全职练柔道,我有时间就训练,(毕竟)我现在也开始做工了……说老实话,我知道我不能全心投入,我也是有热情,但没有以前那么强烈,因为没有钱去‘烧’(指维持热情)。” “一直以来,国家柔道队都不受关注与栽培,属于冷门竞技运动项目,也不曾与国家体育理事会签署长期的培训计划。” 虽然他是代表国家出赛的“国手”,但不获体理会签约则意味着他的地位与资源不同于其他国手。...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