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 Apr 8th, 2020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林吉祥:5大理由需重查蒙古女郎案 納吉支持揪出阿茲拉「假供」黑手

1 min read

(吉隆坡17日訊)民主行動黨資深領袖林吉祥表示,隨着蒙古女郎阿旦杜雅命案的死囚、前特警阿茲拉(Azilah Hadri)揭露他是受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指使犯案,他呼籲政府對此案整個法律程序展開新的調查。

也是依斯干達公主城國會議員的林吉祥今日發文告表示,阿茲拉在等待受刑期間做出的驚人法定聲明,證明需要檢視阿旦杜雅命案在2006年10月的調查、提控和審訊的整個過程。

林吉祥也質疑,納吉是否贊同重新調查這宗13年前的謀殺案。

「過去13年間,我在關於阿旦杜雅謀殺案的所有發言中,從未指責納吉謀殺了阿旦杜雅。」

林吉祥表示,他去年10月31日在關於此課題的聲明中指出,「對這個令人髮指的蒙古女郎謀殺案的動機進行充分而令人滿意的調查,以及真兇被繩之以法之前,阿旦杜雅的幽靈將繼續糾纏納吉和馬來西亞。」

他表示,在納吉執政期間,政府未能對阿旦杜雅命案重新啟動調查以確立其動機。

他說,地毯商人迪巴(Deepak Jaikishan)之前錄製的視頻,加上阿茲拉的證詞,都足以重啟調查這宗命案。

林吉祥也重申他於2018年10月14日的文告中,提出5個重新調查阿旦杜雅命案的理由:

1:私家偵探巴拉蘇巴馬廉在2008年7月1日所作的法定宣誓書,實際上挑戰了在阿旦杜雅於2006年10月被謀殺的案件中,納吉所作的各種聲明和否認的真實性及可信度

2:被判謀殺阿丹杜雅的前特警西魯阿查哈(目前潛逃澳洲),在2006年11月9日的警方口供中表示,他只是阿旦杜雅謀殺案里的工具

3:西魯於2009年2月3日在吉隆坡高庭讓人動容的聲明,請求法庭不要因為謀殺阿旦杜雅而判他死刑。他說自己只是「必須被犧牲的害群之馬」,以保護從不曾被帶上法庭或接受審問的不具名人士;

4:納吉有沒有發送「酷」的電話短訊給阿都拉薩巴京達,以及和阿旦都雅謀殺案有關聯的電話短訊的性質

5:阿旦都雅謀殺案和鮋魚級潛水艇的交易及醜聞有沒有關聯。

據報導,阿茲拉早前在法定聲明中,聲稱他是受納吉和其親信阿都拉薩巴京達指示,才殺害阿旦杜雅。

納吉已駁斥阿茲拉

的說法,並指這是對方和希盟政府聯手誣陷他,以轉移人民視線。

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向法院入稟申請尋求介入此案!

納吉是透過其代表律師丹斯里沙菲宜入稟介入的申請。

媒體昨日報導,阿茲拉透過一份志期2019年10月17日的法定聲明拋出驚人指控,聲稱納吉及其親信拉薩巴京達,才是這宗命案的幕後指使人。

阿茲拉也向聯邦法院提出檢討其罪成死刑裁決並允許案件重審的申請,以便他能提呈完整的證據,讓「司法正義得以伸張」。

聯邦法院副主簿官阿茲妮扎今日在內庭進行案件過堂;沙菲宜之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證實其當事人納吉指示他申請介入此案。

涉及納吉利益

沙菲宜說,阿茲拉提出的申請直接涉及納吉的利益,因為阿茲拉在其入稟的法定聲明及要求檢討其死刑裁決的申請中,拋出各種涉及納吉的指控。

「法庭不能在遭問罪的人士沒有獲得出庭辯護的情況下,對相關人士作出裁決。

「我們的當事人了解這是依據一份宣誓書入稟的申請,他(納吉)已全盤否認所有指控。」

阿茲妮扎今日擇定聯邦法院將於2020年4月20日,聆審阿茲拉提出的申請。

雖然如此,沙菲宜披露,聯邦法院仍未擇定日期,以聆審納吉提出介入案件的申請,但法庭肯定將於4月20日或之前,先聆審納吉的申請。

沙菲宜接受媒體採訪。

「納吉在政治上成為目標」 沙菲宜:迫害他直致入獄

沙菲宜認為,其當事人納吉在政治上成為目標,迫害納吉至致納吉被逮捕並在無法保釋之下入獄。

他質疑,阿茲拉的指控是在10年後被提起,而此指控是在阿茲拉料將受刑前的最後一分鐘時提出。

「我們認為這是孤注一擲的申請(desperate application),我不知道誰在他(阿茲拉)幕後,但我認為我的當事人幾乎在政治上成為目標,以將他(納吉)迫害,讓他可被逮捕並在無法獲保釋的情況下入獄,我認為這是其目的。」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