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下届大选仍如散沙不重新归队.“希盟恐丢失雪槟森3州政权”

1 min read

有鉴于希盟在本次的柔佛州选时采用“一国两制”策略,行动党与诚信党用希盟旗帜,而公正党采取自家党旗上阵,导致州选兵败如山倒,政治分析员认为,下届大选希盟的命运将会更堪忧。

根据报道,政治分析员一致认为,如果希盟在全国第十五届大选时仍不能重回团队,那么他们就会有失去执政的雪兰莪、槟城及森美兰之忧。

此外,他们不排除,若在马六甲及柔佛的投票模式会出现在第15届全国大选中。

当中,独立民调机构巧思中心执行主任希索慕丁预测,如果公正党在下月进入党选模式情况会更恶劣,因为每次党选都无法避免的出现分裂。

“在第15届全国大选前举行党选只会造成党分裂而削弱党的力量。”

“公正党必须有复兴的程序,如果人民还是处于同样的模式即厌倦政治、害怕冠病,再加上投票率低,我担心无论在中央或希盟执政的州属,如雪兰莪、森美兰和槟城或落入对方手中。”

希索慕丁表示,选举期间发生的内斗事件也让人们厌倦了该党的政治文化。

“公正党的铁粉依然会忠心耿耿,但对于普通选民及中间选民来说,他们已经厌倦这个永不停止内斗的政党。

“他们必须改善政党本身,否则一旦这种持续内斗的形象留在选民心中,他们会失去政府,这是最辉煌的成就。”

他指出,过去两场的州选显示希盟还没有整顿零零散散的竞选机关。

“希盟确实以各自竞选的机关闻名,他们无法在竞选机关团结一致,在选民心目中,若提及国盟或国阵,他们就会看到一个政党。”

“但若提到希盟,选民会看到不同的政党,如国家诚信党、民主行动党、公正党,希盟盟党之间没有良好的协调。”

他直言,森美兰和雪兰莪的公正党政府也没有显示该党承诺的体制改革。

“如果单看公正党的负面角度,执政两个州属的他们若在党内有何改革,人民就会质疑他们对雪兰莪和森美兰的改革议程。”

另外,政治分析员阿旺阿兹曼也有同感表示,政府提供的免费水和其他援助等计划无法保住他们的地位。

透露认为,任何政府都可以为人民提供这种做法。

“政府可以提供这些援助,但如欲巩固地位就得有A计划和B计划,可更胸有成足的向前迈进。”

”在雪兰莪,公正党执政了近三届,州政府为人民提供了30多项涵盖福利、健康、家庭、职业、商业及房屋的计划。

报道指出,阿旺阿兹曼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并建议希盟寻找新盟友来巩固其地位及捍卫他们掌控的州属。

“柔佛和马六甲的局势将影响雪兰莪的局势,虽然雪兰莪是公正党的堡垒区,但他们仍需做好准备,以增强公正党在雪兰莪的地位。”

另一方面,来自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分析员玛兹兰也指出,公正党必须有民主行动党的支持,因为单凭这个由安华领导的政党,没有能力吸引非马来社会的选票。

他还说,马六甲及柔佛州选已经证明,公正党无法吸引大部分的马来选民支持。

因此他认为,公正必须继续留在希盟内,与行动党和诚信党合作。

“雪兰莪马来人对希盟的投票率较高,大约20%,柔佛只有7%至10%,马来人对公正党及诚信党的投票并不多。”

“投给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的选票是一样……华人和城市地区的马来人,这显示城市区马来人可以接受希盟,但郊区马来人则比较困难。”

他说,目前看来,希盟尚无法达成共识,因为在柔佛州选中,公正党采用自家党徽上阵,而行动党和诚信党 则使用希盟标志参选。

“希盟现在看起来仍不团结,如果继续分裂难以保住雪州,反之,若这三个政党能够团结,即便不如以前强大,也尚有保住的机会。

“巴生谷是希盟的最后堡垒,若在这里都败选,那就呜呼哀哉了,只能等到下次才能取胜。”

希盟在第14届大选击败国阵执政中央政府,公正党除了保住雪兰莪外,也夺下森美兰。

公正党当时与行动党及伊党组成的民联,在2008年大选攻下雪兰莪后成功执政雪州。

当时的行动党也成功槟城执政。这个政治联盟最终也再下一城,否决了国阵在下议院三分二的议席。

希盟领导人之间的危机和内部分歧是导致喜来登行动的发生,导致希盟在执政约22个月后就在2020年2月垮台。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