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揭MySJ与政商关系密切.安华:数据隐私将被盗没公开招标卖私企

1 min read

为了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政府于数年前开创了”吾安“(Mysejahtera)应用程序,并在至今已掌握至少3800万名用户个资的”吾安“应用程序。

然而,随着政府在去年表明,将会把Mysejahtera出售给一家私人企业后,如今此事再度引发拥有权归属和数据隐私的问题。

根据公正党主席安华,他今日发文告揭露,指MySJ与政商关系密切,并内阁解释为何不把吾安保留给卫生部掌管,反而准备通过直接颁发合约的方式,转售给一家私人公司。

安华指出,政府在未经过公开招标就出售给一家私人企业,此举将触发数据隐私安全及私人卫健资料遭滥用的问题。

他表明,事实上内阁在去年11月26的会议上批准,卫生部通过直接谈判的方式,将吾安转售给MySJ私人有限公司。

“为何政府决定卖吾安给一家私人公司,而不是让卫生部继续管控它?为什么不采取公开招标的形式,确保出售过程透明?”

“为什么MySJ公司是这个项目唯一受考虑的公司?”

根据安华,卫生部官员最近在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听证会上供称,MySJ与吾安开发商KPISoft Malaysia私人有限公司无关。

他直言,MySJ不仅与KPISoft有关,而且持有MySJ的个人和公司,跟政府有密切的政商关系。

安华指出,KPISoft两名创办人是间接通过Revolusi Asia私人有限公司,拥有MySJ的81.4%股权。

对此,他质疑政府通过直接谈判颁发合约给MySJ是否合理,以及该公司的工作范围。

“此外,卖吾安给一家私人公司,引发了种种有关数据隐私和潜在滥用卫健数据的担忧。”

他要求内阁解释,政府与这家公司的合约条款,是否依然与卫生部向来的承诺一致,即所有个资仅限于管理和遏制2019冠病,不会向第三方揭露或转至海外,作为商业用途。

”MySJ的职责义务为何,以确保马来西亚人基于公共委托,而通过吾安所分享的数据,不会作为市场、产品发展、监控和歧视之用途?“

他也表示,根据卫生部数据,自2020年12月以来,迄今共有110亿笔登记(Check in)资料,内含私密资料如用户个人偏好、消费模式和社交网络。

“我们假设吾安数据库也记录了个人卫健资料,如个人呈报的健康症状和冠病确诊资料。”

他说,根据公账会获悉,所有吾安的数据都是私密且全权由卫生部拥有,而国家网络安全机构(NACSA)和国家安全理事会(NSC)则负责监管。

他续指,NACSA执行长保证吾安资料仅作冠病疫情监督用途;除此,吾安官网和政府都一再保证,个资不会向任何第三方揭露,而且个人登记数据将在90天后清除。

根据大马公司委员会(SSM)资料显示,MySJ的董事是绿盛世(Eco World)董事刘启盛和连国汶、前沙布拉能源公司(Sapura Energy Bhd)执行长沙里尔、土团党纪委会主席兼前巫统区部主席梅格纳兹慕丁,以及KPISoft两名创办人兼股东安努亚罗占(Anuar Rozhan)和拉文德兰(Raveenderan Ramamoothie)。

而KPISoft是在2020年以公司企业责任之名,在不收政府任何费用下,研发吾安应用程序。

但沙比里去年9月在国会透露,这项免费服务仅限一年,直至去年3月31日,而政府需要从同年4月1日起付费。

当时,公账会主席黄家和即已要求政府接管整个“吾安”应用程序,包括相关数据和维护工作等,而不是付费给开发商。

KPISoft成立于2005年6月21日,后来在2020年5月20日,易名为Entomo Malaysia有限公司。促交待职责与合作条款

另一方面,根据医疗媒体《Code Blue》报道,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揭露,政府起初请KPISoft开发吾安程序时,双方并没有立下妥当合约,直至为期一年的免费服务到期,内阁需要确定接下来的购买程序后,卫生部才开始重新确认研发成本和负责公司等。

报道也指,黄家和不满,何以卫生部官员经历4个月后,仍然无法说清楚MySJ公司的背景,以及其与KPISoft之间的关系。他说,事实上,这只需要花10分钟上网查核。

报道续指,卫生部官员在听证会上透露,卫生部只是取得财政部的批准,但尚未和MySJ直接谈判,而且,财政部已经批准931万7000令吉,支付第三方的谷歌地图API和手机简讯费用。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